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1/11]全話修復完成,繼續連載中]《~夢羽~》

[ 28833 查看 / 49 回复 ]

回复: [6/22]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原帖由 憶星 于 2005-11-23 15:08:47 发表
PS:這個素某星日記+KEY的邪惡混合物…… ]


miyuki...看得出來。

順帶,我還是像看去年你給我推薦的涼宮那樣看你的這東西算了,雖然第一章都寫完了,然而我盡量把興趣抑制在你的寫作速度左右,以免後來看上癮時只能苦等...
最后编辑bosscong 最后编辑于 2007-09-01 11:45:32
TOP

回复:[6/22]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好多省略号 我也来玩玩
看来CLANNAD……
已经成样板戏了……
怎么说呢……
其实我是想……
写得是不是不好……
感觉上来说……
我能够理解的……
想象力这东西嘛……
不太了解生活……
生活是种概念……

没办法我太含蓄了 谁能读懂我字里行间的意思呢
最后编辑ilovesswdr 最后编辑于 2007-09-01 13:00:03
TOP

回复:[6/22]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楼主太强了.............................先拜一个[:Admire:] [:Admire:] [:Admire:]
自嘲与反自嘲,就是人生了
TOP

回复:[6/22]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好多省略号 我也来玩玩
看来CLANNAD……
已经成样板戏了……
怎么说呢……
其实我是想……
写得是不是不好……
感觉上来说……
我能够理解的……
想象力这东西嘛……
不太了解生活……
生活是种概念……

没办法我太含蓄了 谁能读懂我字里行间的意思呢
TOP

回复:[6/22]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好多省略号 我也来玩玩
看来CLANNAD……
已经成样板戏了……
怎么说呢……
其实我是想……
写得是不是不好……
感觉上来说……
我能够理解的……
想象力这东西嘛……
不太了解生活……
生活是种概念……

没办法我太含蓄了 谁能读懂我字里行间的意思呢
TOP

回复:[6/22]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好多省略号 我也来玩玩
看来CLANNAD……
已经成样板戏了……
怎么说呢……
其实我是想……
写得是不是不好……
感觉上来说……
我能够理解的……
想象力这东西嘛……
不太了解生活……
生活是种概念……

没办法我太含蓄了 谁能读懂我字里行间的意思呢
TOP

回复:[6/22]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前7章……或者甚至10章我自認都是黑歷史,要我給自己評價也都只是“嘛,寫得很糟,現在一定寫不出這樣的東西來”

反正我的人生都是黑歷史湊出來的 = w =




總算把前面的都修復成現在看得過去的樣子了~
於是連載繼續=w=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7-12-26 13:37:53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 [6/22]第二章連載中]《~夢羽~》

原帖由 憶星 于 2007-9-12 11:00:00 发表
反正我的人生都是黑歷史湊出來的

我對自己同感。
TOP

回复: [12/22]全話修復完成,繼續連載中]《~夢羽~》

第三話

約定 - promise -


煙火在天空飛舞,發出巨響,照耀着在地上注視一切的人們。

這是夏祭,大家穿上和服和浴衣快樂的聚在一起。


唯獨那個男孩,一個人坐在可以坐滿5人以上的長凳上,死盯着地面。


“哈,那傢伙像是闇也呢。”
坐在我旁邊的笨蛋發表意見。

之後一個女孩走到男孩的身邊,並趕走了和剛才一直和自己一起的同伴們。


“那女孩像你一樣笨蛋呢,居然爲了那笨蛋放棄自己的同伴。”
我沒有惡意的説道。

“對啊,男孩就是笨蛋呢,居然因爲約好的女孩跟別的傢伙去了而鬱悶。”
旁邊的笨蛋不甘示弱。

“啊,那個男的就是笨蛋啊。”

電視機前有兩個確實的笨蛋——我和美有紀

“說起來闇也,乃一次都沒去過夏祭?”

“什麽祭都沒去,要留在家裏陪婆婆呢,那個時候你也不是常到我家裏去閙的麽。”

“也是呢,在下不太喜歡人山人海的場合呢。嘛,現在想起來還是想去去,不如就今年去玩玩吧,闇也。”

“不要。”

“在下請哦。”

“要去。”

“闇也果然還是很有趣的啊。”
她又把視線轉回到電視熒光幕上。

“說起來闇也,這種情節還真有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呢。”

當反應過來的時候,心裏一陣痛楚。的確,我本來就是不太受歡迎的人,還幾次以爲叫交到朋友最後都被抛棄了。
美有紀跟我這笨蛋混在一起以後,多少被人說了些閒話 …


“喂,美有紀啊……”

“怎麽了,一副鬱悶的樣子。”

“一直以來多謝關照了。”

“……”
“啊,還以爲乃要說什麽對不起呢,還在想哪裏找到可以丟的東西呢……啊哈哈。”
反應足足漫了一拍。


関了電視機電源,兩個笨蛋又回到房間裏了。

我坐在書桌前,她坐在地板上背靠床邊,各自看着自己的書。

“說起來我們第一次在哪相遇的事情乃還記得麽。”
還是會有耐不住安靜的傢伙啊。

“記不清楚了,大概就是在幼稚園郊遊的時候,就我們兩個笨蛋走失了,然後不知在哪碰在一起,然後手牽手走出險境。”
我說出還不容易搜索到的古老記憶。

突然一個畫面在腦海閃過。

“我好像想起,是你趴在一棵大樹下的吧?”

“樹下麽…”
“或許吧,一定是在睡大覺呢,都不想想會被蟲子咬呢,阿哈哈。”
反應又是慢子一拍。

“啊啊!我們在這裡幹什麽,居然閑到中午了!”
想起重要事情的我抱起頭。

“去吃午飯吧。”

“吃你個頭!劇本啊劇本,沒時間可以浪費了,抓緊時間排練!”

“想不到闇也君更緊張了…… 說的也是,有什麽差錯好像就會被趕走的吧?”

“啊啊,就是,托你的福呢!”

“還是先去吃午飯吧。”

“…………”

不負責任的傢伙離開了房間。

不知爲何,我是的確很在意那個劇本的。




=====回憶分隔綫=====



“你們兩個以後請注意點,回去吧。”
訓導主任最後丟下這句話,似乎已經是公式化的臺詞了。


我們兩個如以往一樣,無精打采地離開教師辦公室。在走廊上拖起腳步,往教室走去。


“都是你的錯。”
爲了打破這種不愉快的氣氛,開個玩笑,不過也是事實。

“是,是俺的錯…”
旁邊的傢伙還是沒打起精神。


“美有紀你個笨蛋。”
開個過分一點的玩笑試試,當然,也算是事實。


“別越說越不靠題哦!先動手可是對方!乃也算是共犯耶!”
總算恢復元氣了。


又闖禍了,因爲和橄欖球隊的傢伙們產生了衝突,差點閙到要動手了。

由於這次錯基本在對方,所以我們沒被處分,只是説教了一頓。


美有紀還是很不服氣,在教室裏繼續說着這件事,拿在手上已經插好吸管的果汁也遲遲沒喝。

“那幫傢伙真沒出息,就塊頭大點罷了,就向低年級勒索了。”

“啊,就是。”

目睹那時情景的美有紀,“救”下了那個低年級生。然後跟那些大塊頭閙起了起來,在一旁的我只是吐糟了幾句,也被視爲眼中釘了。

“不過那低年級生也可惡,要是他能出來作證,俺們就不用如此了。”
終于吸了口果汁。

“也沒什麽啦,教師也是按程序說了我們幾句,說到印象方面,橄欖球隊那幫人也好不了哪去的吧。”


“跟印象沒關係,那些傢伙都是受到學校特別待遇的特別推薦生哎。”
又吸幾口 。

“什麽推薦生?”

“乃這豬腦子,簡單點說就是,學校給他們特別訓練什麽的,讓他們能在橄欖球出色的方面推薦入重點高中,當然一定能使本校有什麽好處吧。”


“只是你想太多了吧。對了,看來那幫傢伙也不會輕易放過我們,以後你打算怎麽辦啊,少女。”

“只能這樣辦了。”
少女握起拳頭把拇指指向下方。


“你也太有自信了吧。”

“一對一的話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啦。”

“問題人家是一群人啊。”

“那到時候俺的後背就交給你了!”

“我好好地伸一腳如何。”

“別在這個節骨眼開玩笑行不行!乃說‘儘管放心交給我’這對話不就完美了麽!?”

“我說啊,你好歹也是中學生,玩裝男孩子的遊戲還要玩到幾時啦。”

“乃好囉嗦耶!那乃來説該怎麽辦啦、哼!”
把剩下的果汁一口氣吸光。


我雙手交曡在胸前,低頭沉思一陣。


“怎樣,果然還是要揍他們一頓吧?”

“給我適可而止吧你。他們的弱點不是很明顯的麽、就是如果闖下什麽的大禍還是會失去推薦的資格吧、那樣連教練也不好受是吧。”

“乃要讓人家闖禍,好卑鄙啊。”

“聼人說完,不是有個女教師和那個教練蠻要好的麽,那個女教師就是你那個演劇部的指導老師,你去拜托她讓那個教練警告下那幫傢伙就沒問題了。”

“噢噢噢,的確如此呢,這些事情乃居然也很了解。”

“那還不是以前你跟我說的麽,學校那些事情我可是從不關心的。”


就這樣,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







之後某一天
校慶節兩個星期前


“什麽,校慶節你不演出了?好歹今年都是最後一次了,下學期就要準備考試,也不會有機會再出演了。”
和長久以來一直是放學的同行者說着話。

“俺這回還是想偷懶一下,放鬆心情好好玩一下,再説一直以來乃都沒怎麽參加過校慶吧,這次來陪陪俺吧。”

啊,明白這傢伙了,是因爲要讓我能去校慶又不寂寞麽。

“真、真是的,不用管我的啦,好好地去演劇吧。讓我好好睡吧那天。”

“啊、跟你、也沒什麽關係啦,俺想偷懶而已、而已啦!”

兩個不願意擺出心裏話的笨蛋。

“算了,這樣吧,你好好去演劇,完了后我再來縂行了吧。”

“那樣玩的時間只有下午了哦,沒問題麽。”

“沒所謂啦。”

“好吧,再説俺也不想演劇部爲難。”

這傢伙,本來就喜歡演劇。



就在快要到家的時候,我猶豫不決的終于說出這樣的話:

“那個,其實也不一定非要讓我跟你去吧。你去找其他人一起一定更開心吧…… 我這個無聊的傢伙…”

“我的親友只有闇也你一個而已,我想和闇也一起去一次,或許真的會很無聊。”

兩個笨蛋都面紅了,揚起地上的落葉,各自跑回去自己的家。


美有紀,雖然總是魯莽行事,但心地不錯、長得可愛,演劇部裏表現一直很出色、也會唱歌,在某些地方舉辦的歌唱比賽拿過不少成績。怎麽看都是個充滿活力的健康女孩,想跟她成爲朋友的人不少。但据她所說,那些人都是‘希望能和可愛的女生混在一起’‘和美有紀一起就不會無聊’之類的程度。

而我,就會彈點鋼琴,寫些歌詞或短篇故事、而且也不算很好。除此之外就是個無聊的人,不會也不願意跟人交流,也不擅長找話題,長得雖説不難看的類型,但也相信沒人喜歡我這對死魚眼…………

唉!別想了,那些事情。只要我這邊做好親友的本份就是了,對方需要的時候就盡力伸出緩手,沒有互相隱瞞的事,寂寞的時候要站在對方身邊…………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這些事我想做的事、也是約定。

當初和這傢伙成爲朋友或許只是因爲一些很蠢的理由,兩個人的相遇也不過是偶然…… 但結果來看,這樣的時光是需要珍惜的。我們沒有在乎對方的外表,看到對方溫柔的一面,所以走在一起。

我不希望只是因爲高興而跟別人相處,我希望得到別人的關心,也希望別人接受自己的關心。這種想法或許很蠢很幼稚、但我就是這樣的笨蛋,所以我想盡量維持這種想法,至少現在想來我認爲這還不算是什麽壞事。



……
…………
………………

校慶日


今天是什麽日子……
啊、想起來了。

是跟我無關的日子吧、

……
…………

不對,和某人約好了…


看看時間…

現在趕去、應該勉強可以看到話劇……

但是真的要去嗎…

那個充滿掌聲……

那些掌聲爲了臺上的她…

去那種地方…好嗎?


不行,已經是最後一次了、非去不可。



換好衣服,跟婆婆道別后出門了。



校慶啊……前年去了…………上年沒去。



到了學校、穿過人群和歡笑聲,到了變成劇院的大禮堂。

話劇好像還沒開始。

看似幾乎已經找不到座位……


突然,在中排座位有人向我招手……有點面善的女生。

“喂、阿憶,有紀讓我替你留了座位。”

明明沒說過幾句話,居然就這樣叫我麽。


我老老實實地走過去。


“喂、小奈,你認識他的麽。”

坐在一旁的男生瞄了我一眼。

“有紀的朋友嘛。”

“櫻田還真是什麽人的認識啊。”

“阿憶、這傢伙沒惡意,不要在意哦。”

我才沒那個閑情。

左右兩旁的人都說着話,在笑聲中等待着話劇開始。

只是盯着地板看的恐怕也只有我一個人吧。


……

不久后,隨着舞臺上亮起光芒,周圍被黑暗包圍。
聲音也只剩下優美的BGM。


那不是什麽深奧、也不是什麽十分悲傷的故事……

嘛、因爲只是不到一個小時的演出嘛。


……
…………

結束的BGM響起,掌聲如海浪般地從各個方向融來。

我只是偷偷地離開了禮堂…




因爲一個少女許願、所以那個少年和她遭遇。

少女漸漸忘記當時的願望、少年卻依舊守護在少女的身邊。

……

櫻田飾演那個消失了的少年。






第二話  完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8-01-11 16:40:02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

回复: [1/11]全話修復完成,繼續連載中]《~夢羽~》

第四話

記憶 -memory-



外婆去世了。
沒有痛苦的呻吟,也沒有悲傷的告別……
就像睡了永遠不會醒來的一覺般。

那天的昨天、昨天的昨天、昨天的昨天……都是些平常安穩的日子

就算是當天早上我也是理所當然地跟她道別出門。

…………
放學回到家裏,見到帶着一絲微笑的她躺在床上……還以爲她做着一個美夢、
結果,那是永遠奪走她、並且向我的心狠狠捅了一刀的夢。




已經是第三天了……
沒有上學、學校不會在乎我……班裏的同學也不會在乎……


“誰都不會在乎…”


“俺在乎!”

嗯、多事的笨蛋在這個絕望的笨蛋身邊。

“別管我了,去上學吧你。”

“乃真儸嗦,俺才不會讓乃一個人翹課享福呢。”

要不是她這幾天都在的話…… 説不定我可能會想跟外婆一樣離去吧。


……
…………

“那個、監護人的方面怎麽辦?”

我們吃着自己半吊子技術做出來的簡單飯菜。

“或許不知道哪裏挖個親戚來吧、反正那個大叔……”

“怎麽了?……難道會硬塞給他嗎?”

“啊……或許、真是糟透了……”

“嘛嘛、別喪氣……俺會想辦法的。”


以後的日子到底會怎樣呢……
到底還會不會有以後的日子都説不定。



翌日

“他能寫詞、也學過吉他和鋼琴哦。收留他吧、多多關照。”

“別給我自作主張!”

一拳把這笨蛋揍到地上。


一大早,被這傢伙說什麽自己的表哥認識什麽好友超級好人、超級有錢會願意收留我所以就迷迷糊糊地跟過來了。來了一閒似乎住了不少學生的大屋。

……
結果前提條件是得為這幫人……這個樂隊做貢獻麽。


“那那個……這傢伙在胡扯……我不可能加入樂隊的、我不是這塊料……對不起、耽誤你們的時間…………喂!你這傢伙還要在地板趴多久啊?!”

眼前的人都是一些被我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似乎都是高中生而已吧。

“沒試過怎麽知道呢?”

哎?!這女人剛才在的麽?!·

一個聲音突然在我身邊響起。

轉頭確認一下,是一個頭髮剛好長過脖子……跟這裡其他人都不同,沒有染發更沒有化妝,如果說這裡的人都像搖滾的話,這個女人就是古典音樂吧。
雖然打扮普通,長得一副看上去學生時代一定很可愛的臉,但不知爲何散發一種這裡她就是老大的氣息……即使她雙手上提着裝滿蔬菜的袋子。



其他人就像有點下人感覺的同伴一樣禮貌地跟她打起招呼以及幫她提走手上的東西。


那個女人終于把視線移到我身上了…… 她眼睛瞪了一下、哎?是錯覺吧。

“你會彈鋼琴啊,隨便給你一份樂譜能彈出來麽……”
雖然很冷淡,但那個女人的聲音很甜美。

“啊、可以是可以,但不能一下子就流利地……”

“那就是不行了。”
不客氣地打斷了。

“算了,跟我來吧。”
女人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跟着她走進一個很整潔的房間,沒有化妝台之類的東西,不是女人的房間吧……我在想什麽啊!

“這是我的房間……幹嗎,地板是乾淨的沒錯,但不能隨便躺哦。”

“我、沒事……”
真是失態、絕對失態啊我!

“好吧,彈首最喜歡的曲子來聼聼吧。”
女人指着一角的鋼琴。


我呆呆地站了半分鐘,但還是坐到鋼琴前。

彈了最喜歡的曲子,不是一首難的曲子,只要稍微會點鋼琴的話,練習幾個小時就能好好地彈出來。


……
…………
………………

“拍拍拍……”

女人做出拍手的動作,但那輕輕的聲音是由嘴傳出。

“最近發生了不愉快、倒不如説是傷心的事吧。”
女人微笑着看我。

“嗯、啊……”
我只顧盯着黑白鍵。

“你先呆在這裡。”
女人離開房間,還把門關上。

喂!把男孩留在自己的房間好麽你?!

現在的我沒心思四處張望,只是把頭放在鋼琴的鍵蓋上、閉上眼……

……
…………
………………


“你在這裡幹嗎啊,起來啦!”

睡着了都認得出是美有紀的聲音。


“宮井前輩讓乃在這裡住了啦,不過還是想辦法和那位大叔交待一聲吧。”
她抓着我的肩膀不斷的搖晃着。

“停手!宮井是哪位?”

“是我。”
剛才的女人出現在美有紀的身後。

“真、真的可以嗎。”
我看着姓宮井的女人。

“你的情況在櫻田口中我了解得差不多了,當我心情好想做善事吧,往後別添什麽麻煩就好了。我叫宮井月,是這大屋的主人的女兒,以後多多指教吧。”
宮井微笑一下,不知爲何她的話語縂是留有點溫柔的感覺。

“多謝、多多指教。”
我鞠了個大躬,爲什麽我會想要流淚。

突然彎下腰的時候,頭被撫摸了一下。

“別這樣啦,美有紀!哎?”

那是宮井的手。


她看了我一眼后就離開房間了。


…………………………
………………
…………
……


當晚,總算跟大叔(老爸)通了電話,說了大概狀況。

“是這樣啊,外婆的葬禮我會抽時間去的、如果那邊住的不舒服不妨來我這邊吧。可是我這裡有工作,不然…”
“老爸,挂了,還要收拾行李。”


……
…………
………………
切,裝什麽關心,這惡……


東西收拾得差不多了,要拿的東西也很少。這閒屋會怎樣呢……被政府回收嗎。


宮井的大屋嗎……

於是落腳地確定了。



=================未完
最后编辑憶星 最后编辑于 2008-02-09 10:48:24

『この家と、皆に幸あ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