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第三章 星之人

[ 52359 查看 / 48 回复 ]

内容简介:在星之梦游戏的最后,废墟猎人最终逃离了封印都市,改行带着自己做的投影仪旅行,当了一位星象解说员,几十年后,他来到了南美洲的某地(大概是阿根廷附近,即第二章发生的地方,只是教堂已经不在了),因为天气恶劣,在雪地中行走的他最终因为年事已高和长途跋涉,体力不支倒下了.风雪停下了,在他的面前出现的是三个瘦小的身影,三个一直在地下居住,第一次踏足地上的小孩,故事就这样开始................



资源转自百度贴吧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ntkS8hb 密码: c2d5


原作:Key/涼元悠一
插画:駒都えーじ
翻译:立扑(repslew)
校正:あゆあゆ(BlueBlink)





第一话 蕾比,攸布和路茨

攸布:啊…路茨,果然是个人啊。
路茨:真的啊,被雪这样埋着,你竟然都看出来了。
攸布:会不会已经死了啊?
路茨:别动他啊,攸布,用棍子什么的捅他的话可能会弄痛他哦。
攸布:那,你说该怎么办嘛!
路茨:这个嘛……嗯……该怎么办呢……
蕾比:让一让。
攸布:哦,蕾比。
路茨:对,对哦,要先把他从雪里弄出来才行。来吧,攸布也快点帮忙。
攸布:嗯。嗨—哟—。啊,这身体……
路茨:身上穿着残旧不堪的的防护服,还带着面罩,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
攸布:是什么样的人啊?
路茨:隔着面罩没办法知道啊。
蕾比:攸布,路茨,你们谁去把大人叫来。
攸布:欸?可是啊,蕾比……
路茨:我们擅自跑出来的事被知道的话……
蕾比: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吧,遇到有困难的人一定要帮助他,爱祖拉总是这么教我们的吧。
攸布:可是……
路茨:算了,攸布,无论怎么做回到村里都会被骂的,而且,(小声)和蕾比吵嘴的话绝对赢不的了哦。
攸布:呜……知道了,我去吧。
蕾比:小心地上那些洞啊,我们还没有走习惯这种路啊。
攸布:我知道,呃、呃啊。(马上跌倒了)
路茨:呐,蕾比,这边好像还有些东西。
蕾比:这个人的行李吗?
路茨:我想大概是吧。
   (路茨查看行李)
路茨:…这是什么东西呢?有个奇怪的东西埋在雪里哦。
   (路茨把积雪弄掉)
  黑黑的,圆圆的,从来没有见过啊。
蕾比:不要碰它!
路茨:蕾比,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蕾比:虽然不知道,但是搞不好是炸弹哦。
路茨:是这样吗?我倒是觉得不是炸弹哪……
蕾比:那路茨你觉得是什么?
路茨:这个,我不知道……
攸布:喂~
蕾比:啊,攸布回来了,喂~在这里啊,这里!

路茨:到底是什么呢?圆圆的,硬梆梆的……
蕾比:啊,明明叫你不要碰的。
路茨:没问题啦,不是什么炸弹啦。
蕾比:那…你说是什么嘛。
路茨:唔……我不知道……
   (路茨抬头看向天空)
蕾比:嗯?怎么了?天上有什么吗?
路茨:不,没事。什么也没有,什么都看不到啊。


Planetarian Drama CD 最终章 星之人




第二话 来访者

艾蕾米亚:真是的!为什么要瞒着我们跑到地面上去啊?
  攸 布:因为听说暴风雪停了嘛……
  路 茨:我劝过他不要的哦。
艾蕾米亚:可是你还是一起出去了吧!
  路 茨:是的…
艾蕾米亚:蕾比,你是最年长的,应该阻止他们两个的啊。
  蕾 比:我是阻止过他们的…
  攸 布:说谎!蕾比不是第一个跑出去的吗!
  蕾 比:是、是这样吗?
艾蕾米亚:好了好了,不要吵了。
  蕾 比:呐,艾蕾米亚,那个人怎么样了?
艾蕾米亚:活着啊,不过要不是你们发现的话肯定会死去。
  攸 布: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望他啊?
艾蕾米亚:暂时还不行,因为他的身体还非常虚弱。
  村 人:咈咈咈,至少再年轻一点——点就好了嘛。
  蕾 比:那个人…莫非是男的吗?
艾蕾米亚:对呢。
  攸 布:欸?!有三个了!现在男的有三个人了!是我找到的!
  路 茨:那个人会被赶出去吗?
艾蕾米亚:不要紧的,因为他不是这里的人。(艾蕾米亚说的应该是繁衍后代的问题)
  蕾 比:那…是从远方来这里的?从哪里?从别的的村子来的?
  攸 布:那种事怎么可能,用那么小雪橇哪里也去不了的。
艾蕾米亚:好了,到此为止。作为擅自外出的处罚,你们三人玩的时间暂时取消,
  还要帮大人们干活。
  蕾 比:欸?!
  攸 布:怎么这样。
  路 茨:呜……
艾蕾米亚:回答呢?
  三 人:是……
艾蕾米亚:很好。那么,已经很晚了,去和女神道晚安之后就睡觉吧。
  三 人:是。
     (三人怏怏地走开)
  攸 布:啊~,又要去挖芋头了啊……(下略)


蕾比独白:我们的村子位于被厚厚的冰雪覆盖的地面之下非常深的地方。
  听说很久以前,村子理所当然是建在地面上的,可这种事我却无法想象。
  不穿防护服根本就出不去的“地面上”是个连大人们也很容易丧命的地方。
  所以,擅自跑出去的话被狠狠地骂也是当然的。
  过去的村里有很多人,可是也越来越少了,
  现在村子里只有19位成年女性和我们三个小孩,在女神的保佑下生活着。

  (三人来到神像前)
蕾比:快点向女神道晚安吧。
攸布:呐,这个女神像到底在这里多久了?
蕾比:呃?嗯……有人开始住在这里之前就已经有了,爱祖拉是这么说的。
路茨:到底是谁做出来的呢?
蕾比:还能是谁?做出女神的当然是天神大人了。
路茨:也对呢。
蕾比:来,向女神道晚安了。
两人:好的。


  (第二天)
蕾比:你们觉得那个人是从哪里来的?
攸布:我想是从邻村来的吧,看他只用那么小的雪橇就知道。
蕾比:可是邻村已经不存在了吧,爱祖拉说的。
攸布:这种事可说不准,我们又没有亲眼看过。
路茨:要是那个人是从远方来的话,就是说远方还有人活着吧?
攸布:没有了啦,有人在的地方只剩这个村子了啊。
蕾比:哎呀,你不是说那个人是从邻村来的吗?
攸布:邻村就只剩他一个人啦,然后觉得寂寞,所以就来这里了。
蕾比:是这样吗?
攸布:一定是这样的啦。
路茨:虽然有这个可能……
攸布:但是就算去问大人也不会告诉我们的吧……
蕾比:呐,不去见见他吗?
路茨:又会被骂的啊。
蕾比:没关系的啦,又没有规定“不准去见从外面来的人”。
路茨:可是……
攸布:我们不是他的救命恩人么?那个人也会想向我们道谢的吧。
蕾比:决定了,我们走吧。

  (三人偷偷摸摸地)
攸布:没问题,没有人在。
路茨:这边,伊札雅说过在里面最大的那个房间。
蕾比:嘘—就快到了。

  (三人走近)
路茨:啊,在那里。
蕾比:是那个的布制的客房吧,从下面那个缝隙好像可以看到里面。
攸布:去吧。
路茨:被发现的话会被骂哦。
蕾比:都来到这里了,不偷听也是被骂。
路茨:欸!明明是蕾比你说没事的!
蕾比:嘘—!静一点!
攸布:好像在说什么,爱祖拉好像在里面。

  (房间里)
爱祖拉:艾鲁布兰卡居住区全灭了,已经是4年前的事了。
老 人:是这样啊。
爱祖拉:交易商最近10年也都没有来过这里了,本来,就像你所看到的,
  这里是个隐蔽的村落,知道这里的人并不多。
老 人:我也没有想到这里会有居住区,多亏了你们,我才得救了。
  那么村长,其他的居住区的情况又怎样呢?
爱祖拉:关于这个,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老 人:这一带土地的放射线污染不算太严重,但是遗传因子受到的影响却到处都看得到。
爱祖拉:正如你所说,这里也不例外。
老 人:出生率极端低下,是吗?
爱祖拉:要详细说明这些影响的话说也说不完。不管怎样,对我们来说孩子可是宝物啊。
  蕾比(哇),攸布(哇),路茨(被发现了)
  不要在那里偷听了,进来。

  (三人进来)
三 人:对,对不起。
老 人:哎呀,这是……
攸 布:啊…
蕾 比:啊……
老 人:哈哈哈……我很罕见吗?
爱祖拉:这些孩子是第一次看见年长的男性哟。
攸 布:那个…年长的男性好像是叫做…那个…
蕾 比:爷爷,是这么叫的吧。
老 人:啊,对啊。
路 茨:这个是…拐杖?好像有点短…
老 人:这是义肢,我的义足。
攸 布:那个,颈上挂着的是什么呢?
蕾 比:看起来像是个盒子…
老 人:这个吗?这个里面装着的是我的宝物啊。
攸 布:宝物!?
爱祖拉:你们三个,到此为止吧。
攸 布:……
蕾 比:……
爱祖拉:很抱歉丢丑了,请原谅他们这么失礼。
老 人:不会不会,孩子们拥有旺盛的好奇心是一件好事,让我也心情愉快。
  说起来,村长,我想我应该是有带着行李的……
爱祖拉:是的,散在地上的都拾起来了,放在别的房间。
  只是,其中有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三 人:那个圆圆的!/那个炸弹!
老 人: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那是用来显示星星的机械。
爱祖拉:星星!?那么,你是……
    (爱祖拉跪下)
攸 布:啊,爱祖拉怎么了?
蕾 比:向爷爷祈祷?
爱祖拉:感谢你的来访,我们全体欢迎你的到来,星之人。




第三话 让人怀念的日子

蕾比:路茨,帮我把蚯蚓拿走。
路茨:嗯,好了。
蕾比:还有新鲜的土壤吗?
路茨:嗯,不过我想明天就会用完了。
蕾比:那…大人们要到外面采集了呢,能出去真好啊。
路茨:可是,听说外面好像又刮起暴风雪了。
攸布:怎样都好啦,我们还有这——么多要处理啊。
蕾比:唉,前路漫长呢…

  蕾 比:呐,艾蕾米亚。
艾蕾米亚:嗯?什么事?
  蕾 比:星之人是什么?和普通的商人不同吗?
艾蕾米亚:我也不清楚,爱祖拉以前在较大的居住区住过,大概在那里听说的吧。
  蕾 比:星星是什么?
艾蕾米亚:那个…像是太阳啊,月亮之类发光的东西。
  攸 布:那星之人就是卖灯泡的人咯?
艾蕾米亚:不对啦(笑)。太阳不是灯泡,是在外面的发亮东西。
  攸 布:可是我们之前出去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阳哦,从来没看到过那种东西。
  蕾 比:星之人是从哪里来的呢?从星星上面来的吗?
艾蕾米亚:嗯…不对啦,星之人也是普通人啦。
  攸 布:那为什么要叫星之人?为什么像商人那样到处旅行呢?
艾蕾米亚:呃……等下你们去问爱祖拉好了。
  蕾 比:欸~
  攸 布:不要啦,爱祖拉太凶了。
  伊札雅:好了,你们三个,大声说话的话又会被骂哟。
  蕾 比:伊札雅知道星之人的事吗?
  伊札雅:非常遗憾,不知道。可是嘛,说是给别人看星星又怎样呢,看了又不会饱的,
  快点开始市集的话反而有趣多了。
  路 茨:呃?市集?
  攸 布:要开市集?什么时候?
艾蕾米亚:这个倒还不知道,可那个人的行李中有很多奇怪的东西哟,
  其实我也有看中的东西呢。
  蕾 比:是什么?是什么?
  伊札雅:知道了又怎样?市集是以物换物的,你们不可能换到什么好东西的。
  蕾 比:呜……
  路 茨:那个…是这样啊。
  爱祖拉:在认真工作吗?
  攸 布:欸?!
  路 茨:是的,有好好在做。
  蕾 比:刚才只是稍稍,稍稍休息了一下而已。
     (艾蕾米亚和伊札雅笑了)
  爱祖拉:你们三个,跟我来。
  蕾 比:呃?
  攸 布:可是我们还没给田地换完土……
  爱祖拉:星之人说想见你们。

  (来到老人的房间)
爱祖拉:打扰了。
蕾 比:打扰了。
攸 布:打扰了。
路 茨:打扰了。
爱祖拉:来,顺序说出自己的名字
蕾 比:我是蕾比。
攸 布:我是攸布。
路 茨:我是路茨。
老 人:听说是你们救了我一命的吧,我想向你们道谢,谢谢你们。
爱祖拉:星之人说有事想要拜托你们呢。
蕾 比:呃?拜托我们?
爱祖拉:必要的物品等下我会送过来。
老 人:接下来,你们知道伞吗?
攸 布:伞?
老 人:用来遮雨挡雪的东西……这样说你们还是不明白吧。
攸 布:蕾比,知道吗?
蕾 比:既然是遮雨挡雪的,说的是不是到地面上时穿的防护服呢?
路 茨:我…在画里看过。
老 人:我想请你们帮忙做一把大伞,因为之前做的那把弄丢了呢。
路 茨:在外面用吗?一定会被吹走的啊。
老 人:哈哈哈……不是的,在室内使用的啊。

  (蕾比和攸布在削伞骨)
攸布:蕾比,削得那么直不行啦,要稍微削得弯一点才行。
蕾比:我知道的啊,可我不擅长做这种事…
攸布:唉~真够糟糕的。
蕾比:都是小攸和我说话才害我手的动作乱掉了啊。
老人:不用那么在意也没关系哦,因为接下来缝的时候那个是缝在里面的。

攸布:第二支完成,蕾比呢?
蕾比:还在削第一支…
攸布:要我等一下你吗?
蕾比:不用你等!
路茨:我回来了。
两人:辛苦了。
路茨:你看这个怎么样?是用来修补风车的钢丝,能作为骨干吗?
老人:我看看,嗯……嗯……
  没问题,这个的话应该能用呢,应该剪成多长你知道吗?
路茨:是的,我计算一下看看。
攸布:蕾比,路茨好有干劲啊。
蕾比:嗯,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路茨呢。
路茨:攸布,蕾比,有好好地在做吗?全部要做15支呢。
攸布:嗯,没问题,我们正在做。
路茨:啊,忘记拿剪钢丝用的道具了,我去拿来。
蕾比:真的啊,路茨异常地有精神。
攸布:好,我们也继续做吧


攸布:第五支完成,蕾比呢?
蕾比:第二支完成…
路茨:蕾比好慢啊
蕾比:人家不擅长做这个嘛。
老人:好了,今天就做到这里吧,谢谢你们三个。
   (老人倒下打呼)
攸布:已经睡着了?
蕾比:一定是旅行的疲劳还没完全恢复吧。
路茨:我们也回房间去吧。
三人:晚安了。


  (三人跑着回房间)
攸布:我是第一名~
路茨:攸布好诈,明明说好了说开始以后才能跑的。
攸布:就算这样我也是最快的哦。
路茨:蕾比,你没事吧?
蕾比:果然男孩子的体力比较强,小路,你先跑吧,我自己走过去。
路茨:那样的话我也陪你走过去。
蕾比:可是,让攸布一个人的话,让人很担心啊。
路茨:明白了,那我先去了哟。
蕾比:唉~以前明明是我跑得比较快,力气也他们大的呀…

  (蕾比无意中听到了村人的对话)
村人1:为什么一直留着就快死的老家伙不赶他走啊?
村人2:就是啊,只会增加我们的食物消耗啊。
村人1:是年轻男人的话倒是在其他各方面有用哪。
村人2:外面的男人可不一定能生小孩哟。
村人1:那样的话除了赶他走就别无选择了。

蕾比 :什么嘛,就会在爱祖拉不在的地方说坏话,反正房间多的是,有什么关系嘛。


  (三人在缝制伞)
  蕾 比:好痛!
  路 茨:没事吧?
  蕾 比:好痛,裁缝好难啊。
  攸 布:是蕾比你粗枝大叶啦,像这样,这样做,就能缝得又直又漂亮…哎呀?
  蕾 比:看吧,攸布还不是一样
艾蕾米亚:大家,有努力在干活吗?
  伊札雅:我们送水来了哟。
  攸 布:哎呀?你们两个怎么了?
艾蕾米亚:什么怎么了?
  路 茨:身上都穿着只有祭典时才穿的最漂亮的衣服。
  蕾 比:啊——伊札雅连香水都喷上了。
  伊札雅:你们在说什么傻话呢,这是和男性见面时候的礼仪哦。
  蕾 比:呃?是这样吗?
艾蕾米亚:嗯,没骗你哦。
  伊札雅:啊~啊,说起来这东西还真是不得了呢,连边边角角都用掉了。
  这么多布的话可以做很多漂亮的衣服了。
  攸 布:比起什么衣服,我们正在做更好的东西啊。
  路 茨:完成之后会让你们看的哦。
  伊札雅:哎~是这样吗?那可真让人期待呢
艾蕾米亚: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水就放在这里了哦。
  蕾 比:咦?不是来帮我们的吗?
艾蕾米亚:我们还有的田地的换土工作等着去做哟。
  伊札雅:你们的那份力也会帮你们出的,回头见。


攸布:好耶,是水啊~
路茨:攸布,不要这样,应该让星之人先喝啊。
老人:哈哈哈…不要紧,我最后喝就行了,你们先喝吧。
攸布:好耶
   (攸布开始喝水)
路茨:啊…那样一口气喝下去的话……
   (攸布咳嗽)
蕾比:那个,爷爷,现在我们做的是什么?
攸布:你在说什么啊,蕾比,是伞啊,一开始不是说过了么?
蕾比:爷爷说过伞是为了遮雨挡雪而造的东西,可是爷爷又说这不是在外面用的,而是在屋里用的。
  雨啊雪啊又不会在屋里下,这不是伞啊。
老人:原来如此,你真的想知道这是什么吗?
蕾比:……是的。
老人:哈哈哈…很好的回答,这个是宇宙啊。
蕾比:宇宙?
老人:正确地说是为了显示宇宙的模型的一部分。当然,真正的宇宙并不是这么小,
  可做太大的话就拿不动了,所以只做这样的大小。
蕾比:为什么要拿着它走呢?
老人:为了让很多人能看到啊。
蕾比:宇宙是什么呢?
老人:有着星星的地方。
蕾比:星星又是什么?
老人:星星是有着各种颜色,在漆黑的夜空中闪耀着的东西哦。
蕾比:星星在哪里呢?
老人:在非常遥远的地方。
蕾比:有多远呢?
老人:就算怎么伸手也够不着那么远哦。
蕾比:明明看得见也够不着吗?
老人:是啊,所以大家都对星星心存向往呢。
蕾比:可是……
   (老人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
路茨:您没事吧!
攸布:我去叫爱祖拉来。
老人:没事,我没事的。
蕾比:啊,那个,我,这个,对不起!
老人:不用在意,回答你的问题真的非常愉快啊,蕾比。
  好了,刚才的问题就留给大家睡前去想吧,
  对了,攸布,那里缝合的地方像这样就可以了。


  (三人完成了缝制)
攸布:完成了!
蕾比:这边也缝完了。
路茨:蕾比在最后已经非常熟练了呢。
蕾比:我已经不怕裁缝了哦。
攸布:就算这样我还是比你快吧?
蕾比:什么嘛。
攸布:我说的是事实吧。
老人:哈哈哈……那么展开来看看吧。
路茨:好的,来吧,你们两个。
二人:好!


  (三人正把伞撑起来)
攸布:那样不行,那边先穿过去的话这边很难做的。
路茨:不是这样啦,把它拗弯然后插进去啊,像这样。
蕾比:啊!
路茨:蕾比,没事吧?
蕾比:别随便乱动啊,要从这边开始按顺序来。
路茨:攸布,那边弄错了,那样的话这边的袋子该怎么办嘛。
攸布:哎呀?
老人:哈哈哈……慢慢来吧。


攸布:路茨,拉着那边。
路茨:唔…怎么样?
攸布:嗨~哟,完成了。
蕾比:啊…好大的——碗?
路茨:看起来像是这样呢。
攸布:可以把我们大家全部装进去哦。
蕾比:我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攸布:不知道…
老人:还记得顶部有一个铁环吗?在那里穿上绳子吊在天花板上。
蕾比:啊,那个环原来是这么用的啊,安上去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可思议了。
攸布:那就赶快…啊,够不着啊。
蕾比:刚才先穿上去就好了。
路茨:蕾比,攸布,扶住梯子,把伞斜过来,我来把绳子穿上去。
攸布:知道了。
蕾比:这样可以吗?
路茨:…啊……还差一点…嗯,搞定了!
攸布:应该吊多高呢?
老人: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伞的底部大约在眼前那么高。
攸布:那就这么高吧,搞定了。
蕾比:就像一只白色的碗翻过来浮在空中一样。
路茨:这样就完成了?
老人:之后再在伞的下面挂上黑幕,让光线进不到里面。在这之前……
   (老人站起身走了起来)
蕾比:爷爷,你可以走了吗?
路茨:还是第一次看见。
老人:哈哈哈……勉勉强强啦。
蕾比:啊,是那个炸弹?!
路茨:不对啊,那是看星星的机器,爷爷说过的。
攸布:怎么上面有好多小孔……
老人:这个是投影仪啊,是我自己做的哦。就是用这个在伞的里面映出星星。
三人:星星?!
攸布:快点让我们看啊,马上关灯吧。
老人:现在投影仪的调整还没有完成,再等一等好吗?
路茨:让我来帮忙可以吗?
老人:啊,务必请你帮忙。


第四话 投影开始


攸布:调整还真是花时间啊。
蕾比:还以为只要稍微擦拭一下就好了。
老人:哈哈哈……就是这样的了啦,
  投影仪这东西总是难以侍侯,总是状态不好,非常耗时费力的家伙。
  不管什么时代,哪一台投影仪都一样呢。
路茨:做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老人:啊,接下来要调整那边的齿轮的咬合。
路茨:好的。
老人:哈哈哈……你似乎会成为一个不错的钟表修理师呢。
攸布:蕾比,那边缝好了没?
蕾比:这样可以吗?
攸布:嗯……我觉得应该没问题。
蕾比:这样就可以挡住外面的光线跑进去,能够看星星了吗?
老人:对啊,因为星星是在夜空中闪耀的东西啊。
   
  (投影的准备完成了)
老人:哈~好了,试一次看看吧。
   (攸布关灯)
蕾比:啊,全黑了。
攸布:让我也进去嘛……啊!
蕾比:那是我的脚啊,小心点。
攸布:什么也看不见,有什么办法嘛。
老人:那么开始吧。

  (开动投影仪)
攸布:啊,雨伞上有洞。
蕾比:欸,我有好好地缝起来了啊。
攸布:咦?等等,我已经把外面的灯关了,有洞也看不见的啊。
路茨:你们认真看清楚点吧。
蕾比:啊,不对,那不是洞,在闪光。小小的光点,很多,非常多…这就是…星星?

攸布:这真是……太不真实了,因为……这实在……太过美丽了……

蕾比:那是什么?
老人:哪里?
  蕾比说的是这一带的星星吗?
蕾比:嗯,那里为什么会排列得那样整齐呢?其他地方的星星散布得更开的啊。
老人:这样明显地排列起来的星星们叫作星座,明亮的星星偶然靠近集中在一起。
  尽管看起来它们聚在一起,可排列出来的形状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老人停顿了一下)
  原来如此,我这么回答虽然没错,可是太乏味了呢。
  比如说,这里的明亮的星星排成了一个四角形,在正中央有三颗倾斜的星星。
  在蕾比看来,它像什么呢?

蕾比:那个……嗯……放进杯子里的蚯蚓……
攸布:不对啊,蚯蚓不会那么直的啦。
蕾比:可是我就是那么觉得嘛。
老人:原来如此,蕾比看起来像的话,那对蕾比来说这就是正确答案咯。
  那么轮到攸布你了,你觉得这个像什么呢?
攸布:那还用说,那是……嗯…嗯……蝴…蝶…
蕾比:蝴蝶?
攸布:因为你看嘛,和之前看的那幅画一样啊,有两只翅膀。
蕾比:那个不行啦,蝴蝶什么的现在可是已经没有了。
老人:哈哈哈……但是啊,以前的人也曾经用不存在的东西给星座命名。
  所以这也是一个答案。
攸布:看吧。
蕾比:欸——
老人:接下来是路茨,你觉得像什么?
路茨:我觉得像一个人。
蕾比:虽然是有点像…可是,手啊,脚啊,头啊都没有哦。
攸布:就是,太奇怪了。
老人:手,脚和头全都有的哦,要倒过来看。
  以前的人把这个星座想象成巧手的猎人。(猎户座)
路茨:可是,为什么是倒过来的呢?
攸布:猎人是什么?
蕾比:以前的人是多久以前的人?以前的人全都这么觉得吗?
老人:哈哈哈…这些问题留待以后再回答吧。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月亮吧。
   (打开幻灯片)

三人:哇——
蕾比:为什么只有一半?还有一半怎么了?
攸布:好大哦,比太阳还要大。
路茨:不对啦,一定是离得非常近所以才显得那么大。
老人:接下来,给你们讲一个特别的故事吧。
  这是憧憬着遥远闪烁的星星的人们最终到达星星的故事。
攸布:欸?天上有人吗?
路茨:书上倒是这样写着,是真的吗?
蕾比:你们两个别说了,好好听爷爷说话。
老人:哈哈哈……最初的时候,有一个将鸟的双翼固定在手臂上试图翱翔天际的男人,
  可是他的结局却是悲惨的。
攸布:那样能飞上天才怪呢。
蕾比:嘘——
老人:向天空的挑战,不是只有振奋人心和愉快的事情啊。
  有人曾经乘坐一种叫热气球的东西飞上了天空,不过他是被国王强迫坐上去的,
  其实国王也一定是想试试热气球是否真的可以飞吧。
  也有用简陋的滑翔机默默地重复着试验的人,但是,周围却没有愿意帮忙的人。
  最初的飞机飞翔在沙丘上的时候,目睹的只有寥寥数人。
  没有飞起来便死去的人也有很多。
  本来是用来去宇宙的火箭却被作为战争道具的事也有过。
  许多的人留下了眼泪,再也不看什么星星了。
  但是,人类决不会停下脚步。前人的失败和错误,由后人一点点、一点点地跨越过去。
  终于,人类到达了那个月亮。
蕾比:人类去到那里了?
老人:对啊,那个只看得见一半的月亮啊。它其实非常远,但是在星星当中是最近的。
  当然,真正的月亮并不是只有一半,我们看到的只有受到太阳光照射而发亮的一面。
蕾比:那么,月亮其实是圆圆的吗?
老人:对哦,圆圆的哦,像这样呢。
   (下一张幻灯片)

蕾比:哇——
攸布:真的啊,真的变成圆圆的了啊。
老人:后来,人类在月亮上建造了城市,能住上几千人,非常大的城市呢。
  以那个城市作为立足点,人类甚至在比月亮更远的星星上刻上了足迹。
   (下一张幻灯片)

攸布:这是…红色的…星星?
老人:人们叫它火星,过去一直被认为有生命存在的星球。
路茨:那里有人吗?
老人:很可惜,人们发现其实是没有的。尽管这样,人类还是在宇宙中继续寻找着朋友。
  接下来是这个了,知道这是什么吗?
   (下一张幻灯片)

攸布:哇——
蕾比:这是…什么?蓝色和白色的美丽的星星……
老人:这就是太阳系的第三行星,也就是我们所居住的星球——地球啊。
路茨:这么大啊?
老人:哈哈哈……因为是以以前的照片作为原版制作的,所以看起来显得比其他星星要大呢。
  其实是一个很小的星球啊。
攸布:我、我们居住的星球,原、原来是这么美丽的吗?
老人:是啊,以前是这么美丽的啊。
路茨:可是…现在呢?
老人:因为不能从宇宙看地球了,是什么样子的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自从人类再次开始战争,星星的事情就渐渐地被遗忘了。
  可是总有一天,人类一定可以再一次在星星的世界里畅游,
  告诉我星星的事情的那个人是这么相信的。
蕾比:可是,可是,这是真的吗?天空上面真的有这么美丽的世界吗?
老人:啊,是真的哦。尽管现在的地球被漂浮空中的雪云覆盖着,看不到真正的星空,
  可是现在在这里看见的星空是属于你们的哟。
   (老人停顿了一会儿)
  啊,对了,为了感谢你们认真地看到现在,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特别的秘密。
攸布:秘密?
老人:这台机器呢,并不仅仅只能投影出星星而已。
  无论是久远的过去还是遥远的未来,它都能自由自在地操纵时间带我们去,是特制的机器哦。
路茨:竟然能…
蕾比:操纵时间?那种事能做得到吗?

路茨:啊,星星动了。


蕾比:好美~
攸布:咦?停住了?
老人:这是一千年后的夜空。
路茨:一千年后的…夜空…
老人:这个夜空呢,是距今正好一千年后从这里看到的星空哦。
攸布:一千年…是多久以后啊…
路茨:我们长大成人,变成爷爷奶奶,比这个还要更久以后…
攸布:果然还是不明白。
蕾比:到了那个时候,能不能看见真正的星星呢?
路茨:不知道呢,能看见就好了。
老人:没问题的,人类一定可以再次握住星星这个梦想的。
  不过,即使有一天,星星的世界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而是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也请大家不要把在这里看到的星空忘却。
  当你迷失在黑暗中,看不到真正的星空的时候,
  就请静静地将它回想起来吧。
  这是…
  我们的,小小的梦想。
攸布:不可能忘记的。
蕾比:这样美好的东西,绝不会忘记的。
路茨:真想让更多人也看到啊。
老人:哈哈哈……是吗,谢谢你们。
  那么,该回到属于我们的时代去了,这是现在云层后面的夜空的样子哦。

  (投影进入了最后的阶段,终于迎来了尾声)

老人:好了,差不多该结束了。
攸布:欸?我们还想再多看一会儿!
蕾比:不对,想一直看下去!
路茨:因为下次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了!
老人:没关系的。你们三人,请试着闭上眼睛。
蕾比:呃?
攸布:嗯…
路茨:嗯…
老人:来吧,试着想象一下星空。
攸布:啊…看到了!
蕾比:嗯,看到了。
路茨:看见星星了啊。
老人:星星的光辉会永远伴随着你们,因为在星象馆看到的星星决不是会轻易忘得掉的东西啊。





第五话 宝物

  攸 布:(打呵欠)好困啊~
  蕾 比:忍耐一下吧,必须要在大家醒来之前去取回来啊。
  路 茨:现在的话,守田值班只守在二号田,没问题的。
  伊札雅:要去哪儿啊?你们三个?
  攸 布:艾蕾米亚和伊札雅不是醒着吗?!
  蕾 比:但是…可是可是,她们不是值班的人哦。
艾蕾米亚:在这种地方干什么啊?
  攸 布:呃…嗯…那个…
  蕾 比:因、因为醒了,所以出来散步。
  路 茨:咦?艾蕾米亚,伊札雅,为什么你们穿着礼服呢?
  蕾 比:啊,真的啊,那是在女神面前穿的衣服吧?
艾蕾米亚:等下有重要的事要商量,不要随便走动哦。
  蕾 比:我们也要出席么?
  伊札雅:很遗憾,只有大人出席哟,也包括你们的师父(指星之人)。看情况也可能会叫你们去。
  路 茨:是不是大家要一起看星星呢?
  伊札雅:谁知道呢…
艾蕾米亚:散步就到此为止,回房间去吧。
  伊札雅:不然会被爱祖拉骂的哟。


攸布:快点行动吧,蕾比。
蕾比:嗯,大人们也好像有事要找星之人的样子。
路茨:搞不好会被先下手为强啊。
蕾比:那样可不行!


攸布:嗯…在哪里来着?
蕾比:进来之后,在第四个柜子向右转,再走到头就到了。
路茨,蕾比,是左边啊。
蕾比:啊,对啊,左边啊。
攸布:唉~可是还真可怕呀,全部都破破烂烂的,大人们都不来这里。
蕾比:自从有人住在这里之前就这样了,据说是发生过火灾。
路茨:嗯,我也听说过,一定是那场火灾后这里就没有人了。
  这烧过的纸灰本来是书,现在根本不能看了。
攸布:啊,有了有了,在这个缝隙里。
路茨:嗯,蕾比。
蕾比:好。
   (蕾比拿出里面的盒子)
  我要打开了。
攸布:没错,是我们的宝物。
路茨:可是,为什么会从土里挖出来呢?
蕾比: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干农活偶尔也会遇到好事的嘛。
攸布:一年了哦,我们找到这个东西已经一年了。
路茨:嗯,幸亏那个时候藏起来了,被大人们看见的话肯定会抢走的。
蕾比:“假如村子里有商人来的时候,有极为想要的东西的话就拿这个和他交换”,当时我们是这么决定的。
  攸布,路茨,真的决定了吗?
二人:嗯!


  (三人来到老人的房间)
蕾比:打扰了。
攸布:打扰了。
路茨:打扰了。
攸布:啊,伞收起来了。
路茨:机器…还放在那里。
蕾比:爷爷呢?
攸布:可能还在睡吧。

  (老人起床)
老人:呀,早上好,今天来得很早呢。
蕾比:那、那个,我们有事情想拜托爷爷。
老人:哦?什么事情呢?
攸布:嗯……
路茨:那个…
蕾比:我们,想要成为星之人!
老人:哦~?唔…(老人注视三人)你们三个的眼神非常认真呢。
蕾比:机器呢,路茨一定可以制作出来的,调整也可以做到的。
  要去其他地方的村子的话,有攸布在就一定没问题。
  向大家讲述星星的故事,我想我可以做。
  可是…在学习更多各种各样的知识之前,我们可能还不行。
  所以,在我们能够成为真正的星之人之前,希望爷爷能教导我们!
路茨:拜托了!
攸布:拜托了!
蕾比:这个,请收下我们的宝物!
   (老人打开盒子)
老人:呵,这个是十字架呢。
路茨:十…字架?那是什么东西?
老人:是用来祈祷的东西啊,你们是怎么得到的呢?
攸布:在田里工作的时候,路茨捡到的。因为它很漂亮,所以我们三个把它当作宝物来看待。
老人:哈哈哈……你们的运气还真好呢。
蕾比:只有这个作为礼物,虽然可能还远远不够…
老人:不,没有这样的事,有这个就十分足够了。
蕾比:可是……
老人:只是有一件事要拜托你们,可以收下这个吗?
   (老人取下颈上的项链)
路茨:那是…爷爷一直挂在颈上的盒子,这不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老人;啊,是我的宝物啊。
蕾比:这到底…是什么呢?
老人:是星之人的证明啊,我希望你们可以好好地保管它。
  假如有一天你们看到了真正的星空的话……
   (脚步声让老人止住了话)
蕾比:呃?艾蕾米亚?
攸布:你生气了吗?
路茨:因为我们没有回房间…可是……

  (艾蕾米亚走近并向老人行礼)
艾蕾米亚:请您务必到女神广场来。




第六话 女神

艾蕾米亚:我带星之人来了。
     (老人在三人的搀扶下缓缓走来)
  爱祖拉:蕾比,攸布,路茨,我应该跟你们说过回房间去的。
  蕾 比:我们已经成为星之人的弟子了。
  攸 布:所以我们要扶好星之人让他可以走路。
  路 茨:我也是…我也是星之人的弟子。
     (村人开始小声议论,到底怎么回事啊之类的)
  爱祖拉:星之人,请到女神的面前来。
     (老人走上前)
  老 人:哦…哦……这个是…
  攸 布:这是女神大人。
  路 茨: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时,大家都在会女神的面前进行。
  蕾 比:因为在重要的守护神面前大家都不会说谎,也不允许说谎。
     (爱祖拉来到老人面前)
  爱祖拉:我现在向你传达本村的全体意见,
  今天午后,请你离开这个村子。
  蕾 比:呃?
  攸 布:爱祖拉…你在说什么?大家,都还没有看过星星吧……而且…星之人还没有恢复健康啊!
  现在让他出去外面的话,他是到不了下一个村子的啊!
  爱祖拉:这是全体村人的意思!
  攸 布:可是…我们约定好了啊!他会教我们很多星星的事情,说好了让我们成为星之人!
  路茨也被夸奖了哦……我们…要成为星之人…要到其他的村子去旅行!
  然后总有一天…我们要到月亮上去!
  爱祖拉:我不允许你们那么做。
  攸 布:为什么!
  爱祖拉:在这个世界,星之人的使命已经完结了。
  蕾 比:这种事…这种事是不对的,全都是不对的!大家看了星星的话一定会明白的!
  为什么连星星都还没有看过,就做了这么重要的决定呢?!
  还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连这一点都还没明白,怎么能肯定自己就是对的啊?!
     (村人骚动)
  女神大人,我说错了吗?世界上已经不需要星之人了吗?
  请回答我…女神大人…请告诉我!请回答……
  老 人:机器人…
  路 茨:呃?
  老 人:这个并不是女神像,是机器人啊。
     (老人走近)
  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啊……
  蕾 比:爷爷?
  老 人:记忆卡……记忆卡的插口……
  蕾 比:怎么了?女神的耳朵有什么吗?
  老 人:哦啊……
     (老人突然倒下了)
  蕾 比:爷爷!
  攸 布:爷爷!爷爷—!
  路 茨:爷爷!


(三人的房间)
艾蕾米亚:我要进来咯。
  伊札雅:有乖乖呆着吗?
  攸 布:艾蕾米亚……伊札雅。
艾蕾米亚:蕾比…她睡着了呢。
  伊札雅:嗯?路茨,你在看什么?
  路 茨:星之人带来的书。尽管是不认识的语言写的看不懂,
  不过我想上面写着星星和那台机器的事。
  攸 布:呐,我们还不能出房间吗?
艾蕾米亚:嗯,还没有得到允许。
  蕾 比:大家打算在这期间,把星之人赶出去吗?
艾蕾米亚:蕾比,你醒着啊?
  蕾 比:爷爷呢?
艾蕾米亚:已经送他回客房了,放心吧。
  伊札雅:再怎么样,大家是不会做把病人赶出去这种事的。
  蕾 比:病人?
  路 茨:还没有治好吗?
  攸 布:但是,很快就会回复健康了,对吧?
     (艾蕾米亚和伊札雅沉默了一会儿)
艾蕾米亚:你们三个,认真听我说。星之人他呢,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进行着艰辛的旅行。
  在生命难以存活的土地上,只有他一个人……
  因为这样,肺和神经都损伤得很严重了。我想即使是走几步,说几句话也会让他很痛苦啊。
  攸 布:可是…这不对劲啊,他和我们一样高兴地笑着的啊!
  路 茨:他不仅教我修理的方法,还和我们说了那么多话的啊……
  伊札雅:就像你们喜欢星之人一样,星之人大概也喜欢上你们了吧。
  蕾 比:可是……
  伊札雅:好了,我们要去田里工作了,你们要乖乖呆在房间里哦。
艾蕾米亚:再过一阵子的话,爱祖拉也一定会原谅你们的。
     (艾蕾米亚和伊札雅走出房门前突然停住了脚步)
  蕾比,攸布,路茨……
  大家之所以会说要赶星之人出去……是因为你们太喜欢星之人了。
  蕾 比: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喜欢他就要赶他走?
艾蕾米亚:因为…不想让你们遭受痛苦的事啊……
  但是…那也许是错误的……假如真的从心底为你们考虑的话……
  伊札雅:回头见了。


攸布:星之人他…等他恢复健康后……接下来让他教我们些什么呢?
蕾比:我想让他给我讲更多星座的故事,他说过星座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说的。
路茨:我想让他教我有关机械的事,要是我能够自己做出来的话,就可以让更多的人看星星了。
攸布:我的话,像是其他村子的事呀……只要是好玩的事,什么都可以。
蕾比:果然,攸布就是攸布呢。
攸布:这是什么话嘛。



第七话 星之人

  (几十年前的游戏主角从封印都市脱出后的记忆)

  (某人接近的声音)

废墟猎人:右脚废了呢。
  (说完用枪口捅了捅主角)
年轻主角:啊……
废墟猎人:嗯?喂!你还活着吗?
年轻主角:……大概吧。
废墟猎人:你也是废墟猎人吗?
年轻主角:废墟猎人?嗯……直到十几个小时前还是。
废墟猎人:嗯?你在说什么啊?
年轻主角:我改行了。
废墟猎人:改行?
年轻主角:我是…第几人了呢?从第一个由洞穴向外眺望夜空的傻瓜开始算起的话……
废墟猎人:你不是废墟猎人吗?
年轻主角:我是……我是…传颂星星的人。
主 角 :从那以后到底过了几十年了呢?想起来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一样。
  (听见有规律的脚步声)
  是谁啊?是攸布吗?来听我说其他村子啊用雪橇旅行那些事吗?
  莫非是路茨吗?投影仪的操作方法得给你再详细点解析清楚呢。
  还是蕾比呢?星星的故事无论怎么说都说不尽,
  可是你一边双眼闪闪发着光一边听我说,真的让我很高兴哟。
  机器人?启动了啊?
  不,还是说,你真是女神?
  啊,对了,记忆卡啊…
     (艰难地翻弄衣服)
  防水盒……
  (寻找)
  不见了!
  (寻找)
  在哪里…?
  (十字架从盒子里掉了出来)
  这是……十字架…啊,对了,这也是宝物啊,和蕾比、攸布、路茨交换的宝物啊。
  真是的,明明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告诉他们的,作为师父的我却这么不中用了。
  但是,那三个人的话没问题的,一定会比我走得更远,哈……
  (机器人跪下了)
  为什么跪下了?电池没电了吗?

  这样啊,你来迎接我了啊?
  那么,请告诉我,天堂的入口是只有一扇吗?
  天堂是分开的话,我可…不去哟,哈……
  (机器人动着嘴唇,可是却发不出声音)
  你想对我说什么啊……哈…哈…
  是吗……我被宽恕了啊……
  作为一个为星星苦恼着一直活到现在的…小小的传颂星星的人…



  这是一个让人怀念的、温暖的夜晚,一个很大的圆形房间,半球状高耸的屋顶,数不清的坐位。
  啊,观众密密麻麻的坐着,里面还有熟悉的面孔。
  有年轻人,也有老年人,
  有一家同行,有朋友齐聚,也有情侶相依。
  大家悠然自若,衷心期待着接下来的节目。
  观众席中心的是那台巨大的双球式的投影仪,
  就像刚从工厂出货那样,一点瑕疵也没有地被组装完好,而在那旁边……

主角:好久不见了。
梦美:是的,好久不见了。
主角:……你看起来很有精神呢。
梦美:是的,因为我是机器人,因为是…机器人……
主角:原来,你已经会哭了啊。
梦美:是的!
主角:在这里,人类的愿望也好,机器人的愿望也好,全部都能实现呢。
梦美:是的,客人。
主角:我已经不是客人了哟。
梦美:你……你说什么?
主角:接下来,那个就拜托了,没有那个的话我也进入不了状态。
梦美:好的。欢迎大家光临天象馆,这里有着无论何时都决不会消失的,美丽无穷的光辉,
  满天的星星们正在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主角:好了,投影开始吧。


  如雷般的掌声之中,我悟到了,
  在这个星球出生,在这个星球长大的星之人的系谱,
  而如今,我也包含在其中。



  (三人的房间里)
艾蕾米亚:你们三个,在吗?
  攸 布:怎么了,艾蕾米亚?
  路 茨:已经可以离开房间了吗?
艾蕾米亚:你们去和星之人道别吧。
  攸 布:呃?怎么回事?
艾蕾米亚:星之人他要走了。
  蕾 比:欸!
     (蕾比跑了出去)
  路 茨:蕾比!
  攸 布:艾蕾米亚,果然是要赶星之人走吗?!村里的人都不明白吗?!
艾蕾米亚: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攸布……
  星之人他……


  (蕾比气喘吁吁地跑到老人的房间)
伊札雅:蕾比。
蕾 比:爷爷呢?
爱祖拉:蕾比,来道别吧。星之人漫长的旅途已经结束了。
蕾 比:为什么…明明还有很多事想要他告诉我们的…
    (攸布与路茨也跑来了)
攸 布:爷爷…
路 茨:爷爷…呢?
蕾 比:攸布……路茨……爷爷他……
爱祖拉:来吧,二人也来向星之人道别。
攸 布:怎么会…爷爷……
路 茨:……爷爷……
蕾 比:爷爷他觉得开心了吗,经过不断的旅行,不觉得寂寞吗?弄得…弄得遍体鳞伤的,
  尽管这样,他也觉得幸福吗?
爱祖拉:星之人他是幸福的,能在最后遇到你们,他真的觉得很高兴啊。
  不是这样的话他也不会以这样满足的表情安眠。
  可以这样说,星之人和你们渡过的这段时光,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告慰了。
蕾 比:我还有很多话想和你说,还想让你告诉我更多星星的事……
路 茨:我也是,想你教我更多,更好地展现星星的方法,使用机器的方法,还有制作方法……
攸 布:我…你已经教过我了,让我知道有更远方的世界……可是……
  可是…我……我是想……和爷爷你一起去的啊!
爱祖拉:你们三个,请看这里。
蕾 比:为什么…女神大人会在这里?
路 茨:她是来为爷爷祈祷的吗?
爱祖拉:星之人是非常高尚的人,所以女神带他到天国去了吧。
路 茨:天国…在哪里呢?
爱祖拉:那是在比天还要更高,怎么伸手也够不着的地方。
蕾 比:可是,总有一天,我们也能去得到吧。
爱祖拉:是的,总有一天,一定能。
  星之人作为村里重要的客人,将被安葬在地下墓地,这是大家商议的结果…
攸 布:不可以啊!……爷爷他是星之人,所以,应该让他在可以看见真正星星的地方安眠!
路 茨:我也这么认为!
爱祖拉:蕾比,你也和他们的意见一致吗?
蕾 比:是的!
爱祖拉:我明白了。将星之人安葬到地面上去吧。
  如果那是他的愿望的话,我们就应该回应他的愿望。



  (大家在外面安葬老人)
路茨:让星之人在寒风冰雪之下沉睡…
攸布:他不会觉得冷吗?
蕾比:没问题的,用冰盖起来的话,一定会暖的。
路茨:暴风雪变小了实在太好了。
攸布:再过一会儿,正好就是晚上了。
蕾比:果然爷爷是个高尚的人呢。
攸布:可能真是这样呢。说起来……高尚是什么?
蕾比:不知道…
路茨:我想一定是好人的意思啊。
攸布:啊,原来如此。
蕾比:假如云全都散开,能看到真正的星星就好了。
攸布:今晚的云比较厚,或许不太可能呢。
蕾比:可是…总有一天,一定能。
攸布:呐,蕾比,路茨,看那里啊!在云的后面有东西在微微发亮!
路茨:真的啊!
蕾比:那个难道是爷爷给我们看的……
攸布:嗯嗯,那一定是月亮了!
蕾比:不知道是什么形状的呢?
路茨:是圆圆的呢,还是半边的呢,又或是很细长的呢?
攸布:啊,真想到月亮上去啊!


艾蕾米亚:蕾比,攸布,路茨,到这里来!大家都在等哦。
  伊札雅:送行的祈祷要由你们来进行啊。
  蕾 比:来,我们走吧。


  (若干日后,爱祖拉叫三人来到女神广场)
爱祖拉:总算来了,蕾比,攸布,路茨。
  在女神面前商议的结果出来了。
三 人:是!
爱祖拉:你们三人希望继承星之人的事,经过我们19人全体商议,我们承认你们。
    (掌声)
攸 布:好耶!
路 茨:获得承认了啊。
蕾 比:谢谢你们!
爱祖拉:你们三个请记住,你们成为星之人,是为了继承你们的老师,前代的星之人的梦想。
攸 布:是,我们明白。
路 茨:我们已经从爷爷……不,从老师那里接受了…
蕾 比:老师的宝物,星之人的证明。
攸 布:可是,这个,到底是什么啊?
路 茨:薄薄的像块板,到底该怎么用,不知道啊。
攸 布:总有一天会知道的吧。
路 茨:知道的话就太好了。
蕾 比:看,这样摸着它的话,总觉得,有些暖暖的。


  欢迎大家光临天象馆,这里有着无论何时都决不会消失的,美丽无穷的光辉,
  满天的星星们正在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欢迎大家光临天象馆,这里有着无论何时都决不会消失的,美丽无穷的光辉,
  满天的星星们正在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欢迎大家光临天象馆,这里有着无论何时都决不会消失的,美丽无穷的光辉,
  满天的星星们正在等待着大家的到来……




最后编辑立扑 最后编辑于 2016-04-01 10:50:49
本主题由 版主 立扑 于 2008/8/20 22:12:33 执行 主题置顶/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潜水中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呼,搞了一个多小时总算编辑好了,还没有来得及检查一次看看呢

嗯,总算发出来了= =
这篇东西其实4号就译完了,不过校译的あゆあゆ始终在忙所以也就拖到了现在(恨他吧,笑,感谢他的帮忙啦,不然予一个人也搞不定)
翻译方面借鉴了KFC汉化组和之前那篇星之人 系谱的文章,希望不要介意<(_ _)>


之所以翻译这个嘛....因为要向kevin1223君报恩啦
因为听到最后不自觉的流下眼泪了,连续听了三次还是在梦美可以哭了那一段的时候哭了
这份感动让予那灭了很久的翻译魂死灰复燃了(不过翻译完毕又灭掉了,笑)

最后感谢你们花上了接近80分钟来听这篇drama  (别叫予赔你眼泪哦XD)

欢迎转载,也欢迎改成歌词文件(这人懒也就没做了)
最后编辑立扑 最后编辑于 2008-07-05 09:44:30
潜水中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啊~终于有翻译了~
真是太感谢了~[:Sao:]

立扑君辛苦了[:Admire:]

———————————————————————————————————————————
立扑君真是太客气了哈~
某人只是闲着的时候转下格式再上传下而已,哪有立扑君翻译来的辛苦啊~

总之谢谢立扑桑了~
最后编辑kevin1223 最后编辑于 2007-10-13 12:04:10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寝室断网一天后,上来就看到终章的翻译,真是太感动了口牙[:Cry:] [:Cry:] [:Cry:]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见到好物了,[:Admire:] 立扑殿辛苦了

等等,你说广播剧有80分钟,(眼睛成星星状),太棒了呀,
正愁没事情做呢,再次感谢一下☆☆☆
最后编辑观铃的小恐龙 最后编辑于 2007-10-13 12:19:13
啊啊,虎子和魔理莎长得很像呢=ω=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好物好物,又可以回去温习一遍了,话说听不懂日语只听声音的话真是浪费drama呢.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偶果然和XO一样是没有影子的啊(泪)。。。

这篇听得懂的话很容易湿的,但是仅仅看剧本可能还是有那么一点不足吧,虽说偶还是尽力了。。。

すずきけいこ萌え!这个正好作为给小叶留的生日礼物吧。。。

>这份感动让予那灭了很久的翻译魂死灰复燃了(不过翻译完毕又灭掉了,笑)
原来眼泪是这么好的燃料啊。。。立扑,下次找人弄点洋葱给你吧。。。(逃)
僕のことを忘れないで下さい、約束。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すずきけいこ..........在那张梦美的朗读CD的时候予老是会睡着......orz

话说她的声域还真的很广呢,很难想象和叶留佳是同一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叶留佳呢)

付上梦美卡片一张





请别问第2章的事了-v-,予不想翻>w<不想翻>w<不想翻>w<不想翻>w<不想翻>w<不想翻>w<不想翻>w<(死)
最后编辑立扑 最后编辑于 2007-11-10 09:50:31
潜水中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百感交集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T_T)rz
绝对妹至上主义者XDDDDD
http://www.csk.cn/Photo/Uploadimages/07/02/7856_200727105214.jpg
TOP

回复:【Drama翻译】星之梦广播剧最终章 星之人

不知道该说什么。。。。。。。T  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