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 35655 查看 / 79 回复 ]

回复: 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原帖由 Crane 于 2008-3-8 0:33:00 发表
读了星之梦后如果没有痛,就不会去认真审视世界,不认真审视的人是无法安顿自己的灵魂的。您要做的、能做的不是去改变世界,而是把握好您自己的人生。

我再次说明我不反对您采取您自己的行动去改变世界,但是您最后总有一天会发现,其实您用一辈子做的事情,和我这里说的您能做的事情仍然是一回事。


總而言之,人各有志,我也不會去反對您的想法,畢竟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有著不同的想法也是正常的!

一個平凡的人,要改變整個世界確實是一件難事,但是一個平凡的人若要改變一個人,卻不見得就辦不到!

如果每個人都只改變一個人的話,那麼一直持續下去也是很可觀的:1-2-4-8-16-32-64-128-256-512-1024-2048-4096-8192-16384-32768-65536-131072-262144-524288-1048576-。。。。。

以二的次方成長下去,只要二十次,就可以從一個人變成一百萬人以上了!

其實討論了那麼久,終究脫離不了人性是本善還是本惡的這個觀念,如果人性是本善,那麼始終會回到「善」的這個思想,相反的如果人性是本惡,那麼就算強行為善,也只能是一時的而已。

把握好自己的人生?試問您所謂的人生因該做些什麼事情呢?您的人生目的又是什麼?

星之夢的世界壞掉了,所以廢墟獵人活著的目的就是為了生存,因為在那時代沒有什麼多餘可享的事物。廣播劇中村落裡的人們活著的目的,只是為了要讓人類足以延續下去,不會滅亡,然而生存在這個世界裡的您,活著的目的又是什麼?
最后编辑幻幻 最后编辑于 2008-03-09 22:41:50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您那个二的次方的成长式是无法无限增长的哦。它有一个极限。您在说能够改变一个人之前,还应该先定义一下这是一个怎样的人,要具体问题具体看待,不是所有的人——任意找来的一个人都能够被你改变的哦。
还是那句话,不能过于想当然,理论上的东西终究是理论上的。要是真能这样成长下去,世界早就和谐了。

您问我我活着的目的?我可以这样说,我认为人生不是一个目的论。硬要说目的的话,我只能说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人之为人,成其所是。康德说得好:“人是目的而不是手段。”人活着不是用来实现什么目的的手段,而人本身就是目的。这里所说的都是哲学上的含义,这里的人,是指哲学意义上完全的人,而不是指生物学和社会学上的自然人。这里的“成”,不是变成,而是“去实现”,这里的“是”,是人的终极意义。这种意义的实途径现可以是多样的,其环境也可以千差万别,我可以在我的环境中努力实现,而有位曾被囚于纳粹集中营里的老者,他留下的一部著述中让我们知道即使是在那样的环境中,这种努力依然可以得到实现。(并不是所有人在绝境中都只能行尸走肉般做求生这一件事哦。星之梦的世界是坏掉了,但并不是说就没有人能够在个人意义上成其所是、安顿自己的灵魂了哦。)

若要改变别人,还是先深刻自问吧。
最后编辑Crane 最后编辑于 2008-03-10 09:51:16

We always keep minority spirit.

春の日は風
夏の日は太陽
秋の日は落ち葉
冬の日は雪
      ——カノン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回28楼:
(前段时间没空回复,见谅)
1.人性中的问题不可调和并不能推断那“一部分人”是无法成为主流(原命题为假,否命题不一定为假)。
2.人可以被现代性的生活逼至窒息,这句话太泛泛了,至少要找出一个直接原因来,比如说贫困,但是我们看到北欧的社会福利制度已经做到了消除贫困。
3.就我所知,同时具有高透明度、对高收入者实行高税收抑制贫富差距、高福利这些特征的制度正是从20世纪的北欧开始的,如果你认为有更早的请举例。
4.世界上已经有一些好的制度得到了推广,例如几种形式的民主制度,现在民主已经是世界的主流。为什么更进一步的改革就是"根本地违背了人性本身和历史实践"呢?
5.为什么北欧人自然就能成为你所说“一部分人”?为什么"人性根本的问题"在他们身上得不到体现?按你的说法,其他国家无法实行他们所用的制度,到底是因为历史文化原因还是“人性根本的问题”?
6.我们这个世界是有限的,如果有一个国家进行改革,未改革的国家就会减少一个。如果你认为有哪个国家"始终"无法改革,请举例说明?
KEYFC第二届版杀 - 川澄 舞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我玩星之梦时和楼主的感受几乎一样。不过有一点要告诉你,废墟猎人的未来也不长,去听听广播剧吧。我也是被别人告知的,当时深受打击呢~~~不过现在想来,两个人能够死在一起,也许反而就满足了梦美的愿望呢。。“請不要將人與機器人的天堂分開”
看似独立的个体,实为联系的命运,跨越千年的时空也会因无形的纽带感受到彼此的生命存在。

IP有点乱,应该是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
TOP

回复: 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回wdx04さん33楼的几点:

我觉得我和您明显的区别在于,您就像一位执政者,您总是站在国家与集团的立场上研究社会学课题,从而自上而下地判断人性。而我是站在每一个具体的人及其感受的立场上,研究哲学课题,从而自下而上地总结人性。你强调的是政治、制度、收入、犯罪率等等外部条件,而我关心的是个体的实现与幸福这些内因。然而人的问题根本在于人,一个人如果要与人性的缺陷抗争,他/她最终还是要自己内省与冥思,并通过自身的努力去达到。社会学讲究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和集团与集团的协调,而不是这个人或那个人乃至每一个人。好的制度只是为这种协调尽可能创造合理的社会大环境,而结果到底能够形成怎样的情形还是要看人本身。在您的那些制度下,我们能看见的是暂时守法的公民,而不是善人。一个人可以不犯罪,但他仍然可以与人在利益得失上勾心斗角,用不违法的手段整垮别人,他仍然可以歧视、冷漠、欺骗、算计;一个人可以拥有财富,但他依然可以被高速、压抑的现代生活逼得患上抑郁症,变得心灵扭曲、自虐或伤害别人;一个人可以享受着高福利,但他依然可以因各种原因而不满足、窥伺各种机会去实现那“不可能中的可能”。这样的一个社会确实表面看上去高福利、低犯罪,然而一个很小的契机,就能使之偏离幸福万里之遥。制度再好只是一个壳,而血肉、灵魂需要信仰、道德、文化、历史传承等等深层因素去感化,更离不开最基本的人性自身的特点。

人类很早就开始在制度上进行探索,但从来没有人说过制度就是万能药、制度就能解决一切。制度只是去适应各个历史条件下的人类活动关系,理·论·上·说,我们可以让世界各地都低犯罪、低贫富差距,实行高福利,然后看似未来一片光明。然而现实世界的主流氛围不是一派田园牧歌,而是快节奏、高压力、追求效益最大化、财富最大化、充满竞争、效率就是一切。更何况制度往往在民主的外衣下成为高层用来维护特定阶层利益的工具,或者仅仅成为一种表面文章。政治从出生那天起就不是用来给全人类带来福音的天使,而是不同利益集团间斗争的结果。

我也没有说过北欧人自然地成为了我所认同的那一部分人。“人性根本的问题”是普遍存在的,但有部分人能够通过自身努力在一定程度上获得超越性。历史文化原因可以使得特定人群中比较容易出现我说的这种人,同时历史、文化原因也可以使得某种制度比较容易得以深入,而某些制度又可以暂时抑制、掩盖人性的问题。因此有瑞典那样的情况并不奇怪,当然,您也不要把它过于理想化了。

说到底,作为内因的“人性”是决定性的,而历史、文化作为外因对人性进行教化和陶冶,而更为外在的制度等则对人与人、集团与集团,即社会关系进行调节。

我们这个世界上的国家数量确实是有限的,但请您走出理论,试着站在每个国家和每个“大人物”的立场上想一想。无论是过去、现在或是将来,必然会有始终不接受那样的改革的国家,也必然会有挂着那样美好制度的羊皮而实则与其理念相背的国家(这种情况更多),也必然会有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大人物”。也许那不是现在,但纵观世界,我们就会知道,历史总是在我们不知不觉中赐予某些人“契机”,和我们开了一个又一个很过分的“玩笑”。

我国有句古话说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果您并非是一位满心抱负想要成为领导者的人,不如先从独善其身这一步来思考自身和生活吧。四季流转,我们拥抱key的四季童话,在生活中思考,在思考中感化、陶冶;晴朗的夏夜,静静地在星空下哼一曲《巡星之歌》,不知不觉流下一道泪光,就作为是一次对梦美的怀念吧,哪怕在这世界的某处,一场“大人物的游戏”又将悄然开始。
最后编辑Crane 最后编辑于 2008-03-13 20:54:30

We always keep minority spirit.

春の日は風
夏の日は太陽
秋の日は落ち葉
冬の日は雪
      ——カノン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我记得星之梦最后男主角似乎也……
剧情上只说是去天堂,然后炮声响起……
总之看完之后马上有中毒反应,人类啊……
KEY打开了那扇门,让我看到了最幸福的,最痛苦的,最重要的。原来创造奇迹并不难,只要思念就足够了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除了国家层面上的法律法规,企事业单位内部的规章制度可以解决部分问题;另外,如果贫富差距缩小,细小的利益得失方面的纠纷也会减少;至于其他一些小恶,既然没有上升到法律法规的高度,可以认为是日常生活中的正常现象,人们应该自己去解决。只不过,很难想象一个很小的契机,如何就能使之偏离幸福万里之遥了。前面也说过,我承认制度不能解决全部问题,也正因为如此,像文化教育这类的东西才有存在的意义。再说生活的快节奏、高压力也不是绝对的,至少我们现在是双休日、8小时工作制,还有每天工作7小时的。西方国家员工经常能通过一些手段在制度允许范围内和老板斡旋,而且取得成果,这种情况下,你不能说民主制度是被某个特权阶层利用了,当然也有国家是你说的这样,但他们那一套“民主”是不被国际社会承认的。关于历史和文化对人的影响,我认为,历史和文化是由人创造和传播的,你可以想象多年以前,北欧也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文化。从19世纪开始,西方文化就迅速在中国传播开来,其中就有马克思的学说,他的实践经验来自于英国,而他的理论影响了全世界,何况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文化的传播速度远远快于那种闭关自守的年代。最后,在大多数西方国家,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大人物”已经成了过去时,在其他国家还存在的,也都得掂量掂量了,老萨的下场就是例子。
KEYFC第二届版杀 - 川澄 舞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我觉得LZ最好把这帖子的标题改为:“星之梦之哲学研究”,看到那么多来自异世界的文章我已经眼花缭乱了。。。。。。
看似独立的个体,实为联系的命运,跨越千年的时空也会因无形的纽带感受到彼此的生命存在。

IP有点乱,应该是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
TOP

回复: 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您对制度和规章有着高度的期待与乐观,但政治依然是不同利益集团间斗争的结果。您应该知道一切政治经济学都是以人性之恶为前提的。当然,没有一种政治称自己与人民为敌,因为它必须取得民众的支持,从而确保它自身所代表的利益集团的优势地位,哪怕是通过权术与蒙蔽。关于这些您可以去看看相关著述,哪怕是本有关的大学教科书,再仔细想想现实。所有的政治和民主都有其虚伪性,这不是这一套和那一套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国际社会承认不承认的问题。有的国家不承认前南斯拉夫、老萨,那么赔上众多生命之代价的战争和不断的冲突就真的是为了一个那么纯粹的至善的目的吗?还是别有它利可图呢?我觉得您多少有点理想化。我们讨论制度,不能只讨论其表面。现实是人性之恶摆在那里,从而使得政治的本质摆在那里,即从来没有一种政治是以向善为目标的。政治只是在利益的天平上和人性做着游戏,它不解决根本问题,因此也无法允诺给全人类一个绝对光明的世界,危机始终潜伏在各种因素中。而且人也不是程序,正如蝴蝶效应那样,有些契机您可以想不到,但历史做得到。在这点上没有人能作担保。

我们不妨看看一部人类的近现代政治经济学历程。亚当斯密不敢做这样的允诺。他只是期望国民财富的积累能富庶一方,他对人性的根本问题束手无策,于是把目光投向了一只“看不见的手”,可是战争与经济危机的历史颠覆了这个设想,何况当今我们也看到财富不能保证幸福。霍布斯也不敢做这样的允诺。他一上来就看到人性如“饿狼”一般的恶,于是他寄希望于理性与“法”,可是人类理性本身就充满悖论,法也触摸不到人性的根本,更何况实际中法还依赖于政治。马克思也看到了人性的问题,因此他否定了道德论的救赎。他直面阶级与剥削,但阶级与剥削也是植根于人性之恶的,因此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矛盾的长期存在性。到底有多长,没有人看得到。当今的经济学家们则提出了“从经济学到幸福学”。然而幸福学本身就有一个价值观的接受与认同的问题,因此这又回到了我之前所说的“一部分人的个人努力”的范畴。您可以谈规章、谈缩小贫富差距、谈休息保障、谈民众权利,它们确实有它们的积极意义,但关键还是:人自身的问题必须通过人的主体性来解决,这点是任何政治、制度所代替不了的,因为对政治这些外在因素来说,有很多问题它们是触及不到的,其中恰恰又包含了最根本的内因的问题。

回过来再谈谈您多次提到的瑞典。瑞典有其得天独厚的条件:位于北欧经济贸易圈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南部的地理位置、不高的人口密度、中世纪在反丹麦干涉运动中形成的由贵族、教士、自由民、农民组成的议会、文艺复兴思想的影响和深厚的人文主义底蕴、北欧文化与基督教文化,特别是新教思想的影响、还有其发达的私营工商业结合于国家公共经济部门。瑞典的情况有其特殊性,不是一个制度一手造就的,因此也不是随便一个推广就能带来一片福音。忽略各国的差异因素的推广且不说能不能推广得下去,反而容易引起严重的问题,如经济的崩溃与动乱。更何况瑞典的政治也不例外,它也不是什么善人的政治,在很大程度上它一方面吸收了部分马克思主义,一方面体现着私营工商业中产阶层的要求,通过福利调节不同阶层的关系。瑞典的各阶层势力对比是一个比较安定的结构,即使这样福利在几十年中也暴露出了其局限性,因此瑞典本身也在探索新的模式,比如依赖科技的高创收的模式。

我们不能忘记,这所有的政治经济因素都是随着世界的各种态势而纷繁变幻的,各种动态中的平衡始终不能成为永久的允诺,而人性的本质以及由此引伸出的政治的本质等这些越深层的东西则是越恒久的现实。因此我们永远无法通过一些变化的外因而对人类的未来进行允诺。每个人至多只能允诺给他/她自己一段由他/她自身所领悟、努力出来的人生。
最后编辑Crane 最后编辑于 2008-03-20 10:55:33

We always keep minority spirit.

春の日は風
夏の日は太陽
秋の日は落ち葉
冬の日は雪
      ——カノン
TOP

回复: 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原帖由 fullmetalost 于 2008-3-19 18:59:00 发表
我觉得LZ最好把这帖子的标题改为:“星之梦之哲学研究”,看到那么多来自异世界的文章我已经眼花缭乱了。。。。。。


沒關西,目前的標題就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符合現在這些內容的!

現在的標題叫做「我所看到的星之夢」,然而之中的「我」字可以把它定義成每個看過星之夢的人,因為對於每個人來說「自己」就是「我」,所以各自發表自己的想法也不算是離題。
最后编辑幻幻 最后编辑于 2008-03-21 19:28:0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