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 35672 查看 / 79 回复 ]

回复: 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从各种经济理论在实践中的修正来看,引起修正的普遍的原因都是实际的物质生产力环境、市场环境的改变,于是需要理论去适应新的情况,而不是“对人性假设的不准确”,在政治经济领域对人性的基本认识历经长期实践一直没有改变过。至于局限性,我说的制度的局限性是指它无法在某一领域发挥根本性的效果,因此一个制度不能允诺给人类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就引出了对人文精神以及人本身的发展的需要。而您说我的“人本身的发展”也有局限性,这我承认,但这种局限性只是对于一定数量的人而言的局限性,和上面说到的那种根本的局限性的性质是不同的,它能给一部分人带来“人本身的发展”,那么它的意义就是不可磨灭的,我对它的强调也就合情合理,因为我本来就没有说过它在每一个人身上都能产生意义。

我说到的巴比伦,明确写明是指一种抽象的“巴比伦式思路”,其源于圣经故事。造塔象征着用纯粹物质的高度发展来实现“天国”,这层意思我已经在上文中表达过了,看来我们的思维还存在很多差异,这不要紧。但这里我要说明的是,塔的命运象征的是一种对顽疾的揭示,而不可否认的是,当今人类过于注重物质发展而没有对人本身的发展给予足够的重视,而且这种倾向性也越来越明显,您期望一种制度带来富足从而就带来光明未来这点也是其中的一种表现,这无疑是一种未来的隐患,因此如果我们始终不能从根本上扭转这种失衡,始终用物欲来作为创造未来的动力,那么这种发展模式体系的崩溃就并不是危言耸听,但这并不等同于末日论,并不等同于说“人类必然灭亡”,这都是您自己加上来的。您如果从一开始就把我作为一个末日论者,那么我想您在这点上是不必这么激动了。但是,当今世界确实没有一种普世性的促进“人本身的发展”的办法,“人本身的发展”(如废墟猎人被梦美“唤醒”)也从来只有每个具体的个人能够对自己负决定性责任。然而,我们也不能因为没有普世性就不重视终极关怀。星之梦就到处散发着这种关怀。当然,还有其它的一些优秀艺术作品也有着各自的思索和启示。它们一起为我带来了许多意义。除了哲学等层面的意义和思辨,就说一些最生活化的方面,比如,我在处世中能够更泰然,尽可能不去和人计较利益得失,对弱者有更多的体谅,不追逐世间权力,抵制拜金主义,重视精神世界的探索等等。至于哲学化,内涵化,这是每个人的内心诉求的不同,您觉得不需要,我觉得需要,这也很正常,也没有否定追求本身的意义。

在每个人对于这个世界的问题上,我仍然认为,“一个对这个世界满怀抱负的人”未必就比“一个与世无争平平凡凡的人”要好。当然抱负也有积极和消极之分,但人的主观想法和其实际产生的效果也经常是不一致的。我提出这个“未必”,只是希望您不要否定那些对世界没有抱负的人的人生价值。他们对自己精神世界的追求也是一种意义和价值。关于圣人,我也本来就并不强调普世意义,因此还请您息怒。

至于象牙塔和出家,我认为我的环境使我更适合于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所谓“义务”一定要像您说的那样到什么不发达山区的、非文物保护的寺庙中去,如果您认为这是一种圣人的“义务”,那这也只是您的一种偏狭。或者还是说,您根本就是在故意讽刺、挖苦人?

关于罗素的那个“蠢人论”,一,我不认为一个人对世界的贡献能完全与他/她的幸福挂钩;二,我也从来没有嫉妒过什么人。我的“份内事”即指我的基本社会角色所赋予我的义务,比如学习、工作等等。至于我的论证,我从一开始就是怀着一种人文精神对世界进行反思的,这一观念一直不曾改变,我引用的例子也是为这一观点服务的,在谈到某些领域的话题时具有一定的理性分析也是正常的论述过程,人文精神和哲学也从来不拒绝理性,只是将人性精神、终极关怀的价值放在理性之上。

关于您最后的三个“假如”,我也可以这么说,如果您认为“与世无争”就一定要做到将自己封闭起来,固步自封,对什么都充耳不闻,也不能在这里发表见解,那么这不是我所说的“与世无争”。如果我和您发生某种现实利益冲突,我可以尽量让着您,但您不能说我在这里按照我自己的想法自由发表见解,就是“与世有争”,何况我也从来就没有要求您要按照我的观点来思考。指出问题与困境,不等于打击,不等于危言耸听,我不强求别人怎么想,也没有为谁多操什么心,但是我有权表达我的观点:与其盲目乐观,不如坦然面对,做一个有反思精神和人文情怀的人,把握好自己的人生。

您可以不接受我的观点,但您不能说我不能表达我的态度和立场,还非得请我离开我生活的环境和KEYFC,去偏远山区的无名寺庙中“修身养性”。探讨问题,即使没有共识,也是一种有意义的交流和梳理,比灌水什么的要好得多。“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一种与世无争的悠闲与清高,但这同时也是陶潜对他独自的人生境界的一种表达。他“与世无争”,但有权表达。

原帖由 wdx04 于 2008-4-21 19:02:00 发表
我可以这么说:假如一个人,……假如一个人,……假如一个人,……我不会看不惯他。
就我现在所了解的人当作,好像没没其他人和你相像了,所以还请你继续修身养性,不用去为非常多的人担心了。


PS:经过仔细体会,从您那三个“假如”中,我感到您确实非常看不惯我。尽管我无从得知我的观点和您有什么利害关系,也无法猜测我的论述给您带来了什么样的心理感受,但如果我实在给您带来了甚多不悦,那么我也不至于非要“明知故犯”。
最后编辑Crane 最后编辑于 2008-04-22 12:02:13

We always keep minority spirit.

春の日は風
夏の日は太陽
秋の日は落ち葉
冬の日は雪
      ——カノン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请不要将天堂分开----这句话偶永远记住!太感人了!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从1楼看到52楼,对CRANEさん的学识广博和表达能力非常佩服,个人非常赞同CRANEさん的理念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回顾了这场星之梦哲学、制度与理性的超强论战,实在是精彩绝伦……挖内涵挖到了宇宙深处……

在此留名……

灵性的追求永无止境也……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谢谢LZ!很好!呵呵!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说明一下,本场论战并没有结束,等我有空回长篇大论的帖子时再继续,大概还要等个十几天。
KEYFC第二届版杀 - 川澄 舞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从这次辩论中学到不少东西啊,真的很精彩,感觉说战的话严重了点,很期待两位大大接下来对人性的探讨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从我们的讨论中来看,wdx04さん您可能是一个对这个世界有所抱负的人,并且您希望通过自己去改造这个世界。这是您自己的一种入世的态度。但您或许入世得太过坚执了,以至于让星之梦染上了一层她原本所没有的色彩。

关于星之梦,里面并没有坚执的入世情绪。从赞美诗312的运用,到宮沢賢治充满救赎情绪的银河铁道的主题旋律,再到对自恃的人类的讽刺,和对天堂的探讨,星之梦是一首超然的诗,她用一种超脱出来的视野反观世界。

关于凉元,就星之梦,和其它凉元的作品,以及他的经历、访谈、博客(这些在之前我也提到过一些)来看,至少我有更大的把握说,就凉元这样一个人,他写出的星之梦和wdx04さん您的信条是大相径庭的。

凉元的旧BLOG上有个问答形式的自我PROFILE。我这里贴一些给您看看,看看凉元。

·あなたの未来予想図、22世紀の世界はどうなっていると思いますか?
·どうもなっていない。少なくとも宇宙時代にはなっていない。

·世界の終末はどのように訪れると思いますか。
·自分が死んだ瞬間、唐突に訪れる。

·世界平和は実現しますか。
·世界平和? なんすかそれ? 食えますか?

·最近の凶悪犯罪についてどう思いますか。
·今も昔もあったことだし、未来にもきっとあるだろう。

·政治家に物申す!
·給料相応の仕事はしてほしい。

·現代に生まれてきて満足ですか。現代以外ならいつ頃生まれたかった?(過去・未来どちらでも)
·大正~昭和初期にかけての青臭い書生になりたかったかも。

·「ファンタジー」とは?
·現実を映す鏡。ただし、ほんの少しだけ歪んだ。

·何処かに引越しをするとしたら何処へ引っ越しますか。
·田舎。

您大可不必看不惯我,只是,至少星之梦没有说过那些本不属于她的意思,凉元也不是一个坚执于改造世界的人。

尽管如此,您仍旧可以按照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星之梦,但同时我也有充分的理由以我所了解到的资料去理解星之梦。

---------------------------------------------------------------------

同意楼下翼の憶同学关于“悲天悯地的慈悲”的观点。我在之前就谈到了“悲悯”之理念,而且其实星之梦中的那首赞美诗312的题名《慈しみ深き》也正是深深的慈悲的意思。
最后编辑Crane 最后编辑于 2008-06-12 18:30:25

We always keep minority spirit.

春の日は風
夏の日は太陽
秋の日は落ち葉
冬の日は雪
      ——カノン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观察、学习,《星之梦》哲学。
个人认为虽然《星之梦》深度涉及人之本性,可它不是自然主义作品,而是类似现实主义或浪漫主义的作品,《星之梦》没有流露出绝望般的悲观主义,而是展现出一种悲天悯地的慈悲。

走了,摆脱‘永远光辉……’
生活以质朴为上,内心以丰饶为高
                                      ——校训orz
TOP

回复:我所看到的星之夢(有劇透,請慎入)

暂时仅简略回复一下58楼:
1.比较谁对作者的“原意”猜得更准并没有意义,而且这也是与独立思考的精神背道而驰的。何况我最初一篇回复主要是对《星之梦》结尾处那个问题的回答,而作者并没有给出一个标准答案来。
2.从你给出的凉元的Blog来看,他尽管不属于乐观的类型,但也只说到22世纪人类还是有许多无法实现的梦想,和你“这样的塔,终有一天要倒”的论断不可同日而语。如果拿同样的问题问你,很难想象你能吐出些什么来。
3.《星之梦》正文中并未提及任何宗教的“救赎”,其中关于“天堂”的探讨也是非宗教性的,而《慈しみ深き》这首曲子另外的帖子里有人提到,民俗化之后已经不再是原本的含义。当然,假如凉元真的在什么地方表现出明显的宗教倾向,以你打探情报的才能,恐怕早就已经贴到这里了,当然那倒是可以消除不少疑义,否则我真怀疑是不是你在故意把凉元往基督教末日论者的坑里推了。
4.纵观《星之梦》全剧本,我不知道你从哪句话中找到了“对自恃的人类的讽刺”,至少我没见到,也没听除你以外的人提起过,故推断这是你自己的创见。但我还是不明白你是如何相信一部这样短剧能够同时摆出讽刺和悲悯两种姿态,难道你早已练就了两面人的功夫,一张脸讽刺人类,一张脸悲悯人类,转换自如,所以不以为然?
5.我查金山词霸,上面“与世无争”解释为“不夸耀;在处世态度、行动上不争胜于人”,对应的英文短语为“stand aloof from the worldly affairs”,即不过问世事之意。也不知道你之前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但现在你得明白了,只要你还想借着讽刺世人凸显你精神上的优越,就先别急着给自己立“与世无争”的牌坊。
6.关于我看不惯你的原因,前面已经说过很多,以后还会有补充。但请你不要随便帮别人出主意,提示别人“没必要”看不惯你。
KEYFC第二届版杀 - 川澄 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