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 10055 查看 / 16 回复 ]



以下故事接着《交织的思念(上)》继续下去。

连接 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28721.aspx

请观赏,并给予批评意见。

PS:上篇给写出来后,发现一是质量不好,二是给自己挖了一个超大的坑,以至于自己花了接近一个月才填好。

PS2:我果然不善于写作啊,一个月里也就写写逃逃,不少部分是被自己推倒的,然后自己却逃跑了,过了几天才回来重建。

PS3:基本成杏Fan文了,如果对杏这个角色不是很在意的话,应该会有点看不懂吧。

PS4:发现又给自己挖了个更加大的坑,天啊。

------------------------------------------------------------------------------------------------------------

正文始

[场景1]

幼儿园门口

纠缠在一起的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

汐:                不要欺负老师!

朋也:                呵……

[BGM:Clannad OST:存在-piano-]

朋也紧扯着椋手臂的手无力的落下

朋也:                对不起,一时着急,所以……

椋努力拭去泪水

朋也:                就是说……已经三天了

椋:                那天中午
[电视:                ……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

[电视:                ……转向时失控,导致一名骑车人与司机身受重伤。在此提醒,暴雨期间……]
椋:                ……我隐约感觉到了。

椋:                直到下午
[电话:                椋吗?!是椋吗?!]

[椋:                是我,爸爸,怎么了?]
椋:                父亲打来电话

[电话:                快回镇里!杏她出事了,妈妈她也……]
[椋:                姐姐……她怎么了?!妈妈怎么了!?]
[电话:                ……总之,快回来!在镇医院里,快回来!]
[椋手中的话筒落在地上]
[话筒:                快回来!快!]
椋:                ……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朋也:                现在她怎么样了?

椋:                休息着……

朋也:                没事了吗?

汐拉住椋的手

汐:                老师在哪里?

椋:                她……

椋蹲下身子,抚着汐的头发

椋:                老师她……很累,要多睡一会。

汐:                她睡地香吗?

椋:                恩……就像孩子一样。

汐:                老师什么时回来?想和小锅玩。

椋:                总有一天……

朋也:                ……

椋的声音又次颤抖起来

椋:                ……会带着牡丹回来的。

椋:                小汐要乖。

矽:                恩。

椋:                冈崎君……我还要回医院去,请……

绕开朋也,椋急急地离开了

朋也:                喂……

望着匆匆离去的椋,朋也不知所措

[场景2]

冈崎家

[BGM:Clannad OST:東風-piano-]

电视:                本周连绵的降水使得全国各地发生了多次山体滑坡、山洪等地质灾害……

朋也:                (三天了……)

电视:                ……同时引发多起交通事故和其他次生灾害……

[椋:                总有一天……]

朋也拿起电话

朋也:                喂喂,是大叔吗?

秋生:                正是本大爷,小子,怎么了?

朋也:                明天可能下午才能来。

秋生:                你这家伙,只要是打电话来,就肯定没好事,棒球可是约在早上打的啊。

朋也:                抱歉,明天要去医院探望一个朋友,所以……

秋生:                哦,那我叫早苗来照顾下汐。

朋也:                不用麻烦了,我会带着汐一起去的。

秋生:                哦?那代我们问声好。

朋也:                一定。

朋也挂断电话,汐就在身边

汐:                不去阿秋那里吗?

朋也:                恩。明天……先去看望老师吧。

汐:                恩!

[场景3]

光坂镇医院

冈崎父女俩从院外一棵大树边经过

朋也:                (这树,果然保留下来了。)

接待处

朋也:                我是来探望藤林小姐的,请问在哪间病房。

护士:                藤……林,不好意思,是哪位。

朋也:                哎?

护士:                说下全名,这里有两位。

朋也:                杏,藤林杏

护士:                杏……2楼E区219房,请登记。

俩人按着门牌顺序找着,转角处,一辆轮椅转了出来,汐指着轮椅上的人

汐:                那人怎么了?

朋也:                截肢病人吧……啊。

朋也迅速用手遮住汐的双眼

护士推着轮椅消失在另个转角

朋也:                (不该带着来这里……)

声音:                那个……打扰下

背后有人叫住了朋也

朋也:                什么事?

声音:                请问219在哪……哎?!

朋也:                啊?你,你是……

声音:                冈……冈崎先生。
朋也:                新……新郎先生。

胜平:                那个……就请您叫我胜平吧

朋也:                抱歉,一时想不起名字了。对了,刚才你问的是?

胜平:                219怎么走?

朋也:                ……大概就在前面了吧,我正要去那里。

胜平:                哎?

胜平略显惊讶地看着朋也和汐

胜平:                姐姐她……一定会高兴的。

三人并肩往前走着,朋也看着胜平略显沉重的行李

朋也:                真辛苦啊,给杏带了这么多东西。

胜平:                有一些是的,大多是给椋带的。

朋也:                恩?

三人来到E-219病房的门口,突然走出个身影,吓地汐躲到朋也的背后

椋:                爸爸,您先回家休息吧,这里我来……

男人:                不,那边我还要再去看下

一个面容疲惫、满眼血丝的男人走了出来

男人:                哦,胜平君来了。

男人注意到面前的胜平

胜平:                抱歉,父亲,没能帮上忙……

藤林父亲:        不……有椋在,我就放心了,而且她也需要你支持。

胜平:                是。

藤林父亲:        我先去另一边了。

拍了拍胜平的肩膀,藤林父亲离开正要,注视了一下朋也

藤林父亲:        这位是……

朋也:                我是……

藤林父亲:        哦,冈崎先生……谢谢

椋:                哎?!

向朋也略略点了点头,藤林父亲拖着疲惫的步伐离开了

椋:                胜平君,姐姐这里你照顾下,我先去妈妈那里。

胜平:                好。

椋:                冈崎君,谢谢……

说罢,椋急急地追着她的父亲而去

朋也:                令堂怎么了?

胜平:                哎……一下家里倒了两个人,真痛苦呢……

胜平叹着气走进病房

[场景4]

病房E-219

朋也:                (杏?)

[BGM:MAGINOBI Remix:光りあふれる揺りかごの中で(町, 時の流れ, 人)]

洁白的病床,一个女人躺在那里,细丝般线缆将她与周围的仪器连接着

带着呼吸罩,脖子被固定住,周围的医疗器械如同心跳般规律地工作着

床边柜子上,竖着一束鲜花与几本书本

床头,挂着几个摇摆着的东西,阳光下闪耀着紫色的光芒

胜平:                果然很严重呢……

胜平边说边打开行李

汐:                爸爸,老师怎么了?

朋也:                我……

[杏:                为了汐要努力工作哦!]

朋也:                ……不知道。

在朋也发呆的时候,胜平整理着另一张空的床铺

朋也:                胜平先生,杏这是怎么了?

胜平:                大概……就这么睡了三天了吧

朋也:                有醒过吗?

胜平抽出包里的一条毛毯,在空床上叠放起来

胜平:                好象没有吧,椋她似乎没说起过。

朋也:                现在她是什么情况?医生怎么说的?

胜平:                姐姐她……

胜平回头望着冈崎父女

胜平:                像睡美人一样

胜平回头继续把枕头套上枕巾

朋也:                那是什么?

胜平不语,继续整把包里的一些东西摆放在枕头边

汐:                爸爸,睡美人是什么?

朋也:                好象……是一个故事,讲的是……

朋也:                (难道……)

汐:                是什么?

朋也:                (不,现在不能……)

朋也:                啊……我忘记了,去问问早苗阿姨吧,走吧……

朋也拉着汐准备离开

汐:                不等老师醒吗?

朋也:                不,走。

汐:                唔恩……还没和老师问好呢。

朋也:                ……好吧

汐:                老师早上好!

朋也:                早上好……杏

朋也:                (几天前还是这样的……)

[场景5]

古河家

[BGM:Clannad OST:白詰草]

秋生:                早上我的那下本垒打太帅了!

早苗:                是啊,大家都被迷住了呢。

秋生:                小汐没来看到真可惜呢。

早苗:                是啊,错过真是遗憾呢。

汐:                我还要看!

秋生:                啊哈哈,那别跟着你这个笨蛋爸爸住了,来外公这里吧,每天都有Live哦。

秋生:                别让我把自己说地那么老啊!

朋也:                是你自己在说吧!

汐:                早苗阿姨,什么是睡美人呢?

早苗:                睡美人啊,好象是个挺长的故事了。

汐:                很长吗?

早苗:                对了,应该有那本故事书,我这就去拿,汐等一下。

汐:                恩!

早苗走开后

秋生:                喂,小子,你那朋友我认识么?

朋也:                大概……认识的吧。

秋生:                是谁?现在情况如何?

朋也看着汐

朋也:                啊……我搞错了……应该不认识的。

秋生:                你有点古怪呢。

朋也:                哪里……啊,我去照看下店面,大叔你陪汐玩一会。

朋也支身离开客厅

秋生:                喂,只剩下早苗的面包了,不照看也没关系了……

啪嗒

早苗:                我的面包……

故事书掉在地上

秋生:                ……糟糕……

早苗:                我的面包……

朋也:                饿……

早苗:                我的面包不需要照看……

早苗从朋也身边飞奔而出

秋生:                我……

秋生急追过去

秋生:                最喜欢了……!

汐拣起故事书

汐:                爸爸,来读故事。

朋也:                自己读吧。

汐:                唔恩……

朋也:                ……要听话。

朋也叹了口气,走出店门

[BGM:无]

[胜平:                像睡美人一样]

朋也:                (一百年么?)

朋也:                (笨蛋,怎么可能这样!)

朋也:                (也许能做点什么……)

………………

幼儿院门口

汐:                老师早上好!

朋也:                汐拜托你了……

朋也:                ……杏

可在面前的是一张空床

朋也:                呵!

朋也猛地醒来

转头看着身边熟睡的汐

朋也:                呵……(……是梦)

星期日清晨

秋生:                早苗,我先去做面包了,有什么新花样的话早点来做掉。

早苗:                恩!

朋也:                早苗阿姨……

朋也小声叫住早苗

早苗:                怎么了?

朋也:                早上拜托陪一下汐

早苗:                恩?

朋也:                我有点事出下门,应该午饭前回来。

早苗:                那一路小心。

[场景6]

光坂镇医院

[BGM:Clannad OST:町, 時の流れ, 人]

朋也:                (应该是这里右转……)

两名护士推着一辆空推车从病房里出来

朋也:                (这是怎么了?)

踏入门口,朋也停住了脚步

声音:                刚才的情况如果再发生一次。

床边背对房门并肩坐着三个人

声音:                也许会是另外一个结果。

藤林父亲:        说吧……石川医生,到底会怎样?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站在边上

医生:                藤林小姐的现在的情况是这样。

医生:                我们仅有的医疗手段、药物、器械,只能勉强维持她的生命。

杏依旧躺在床上

医生:                抱歉,不能说我们已经了尽力,但是……

椋紧紧地抱住胜平

医生:                能不能活下来,能不能醒来,更多地依靠病人自己了。

颤抖着

医生:                现在只能祈祷她的情况能稳定下来,不要出现刚才那样的反复。

藤林父亲的肩膀沉了下去

医生:                请做好心理准备。

藤林父亲:        知道……了

医生:                还有其他病人,先失陪了。

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                借过。

朋也收回跨入门的那一步

朋也:                (……什么也做不了吗?)

转过身

朋也:                (这算是……命运吧……)

朋也:                (还没能享受生活多久,家人……)

[朋也:                渚……哪里都不要去!]

朋也:                (朋友……)

[椋:                ……出车祸了……]

朋也:                (而我自己……)

[朋也:                不是说好要一直陪在我身边么……]

朋也:                (什么也阻止不了……)

[医生:                更多地依靠病人自己了]

朋也:                (什么也做不到……)

朋也:                (为什么……)

[场景7]

古河家

朋也:                我回来了。

秋生:                你这家伙,悄悄地去哪里鬼混了啊?

朋也被秋生挡住去路

秋生:                哼,是昨天的那朋友吧?

朋也:                让一下。

秋生:                呵,是新~~的女朋友吧?

朋也:                胡~说~八~道!

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秋生:                哎?!

早苗应声从里间冲了出来

早苗:                朋也,是真的吗?

秋生:                什么?

早苗:                睡美人……是真的吗?

秋生:                睡美人?

早苗:                早上读故事的时候……

朋也:                是的……

绕开秋生

朋也:                是的…

走入走廊

朋也:                是的。

午饭后,古河夫妇和朋也围座在一起

早苗:                藤林小姐从开学开始就挺关照汐的……

秋生:                接孩子时晚了一些她依旧陪着呢。

秋生吐着烟云

早苗:                一些事也是她帮忙下了决心……

秋生:                世事难料啊。

朋也:                大叔,给一只。

秋生:                你不是戒了么。

朋也:                稍微……想抽几口。

早苗:                ……我去照顾汐。

深深地吸了一口,那熟悉的感觉在胸口扩散开来

秋生:                喂,你对她有意思?

一阵麻木后,恋恋不舍地吐了出去

朋也:                ……对谁?

秋生:                别装了,看地出你很在意她。

朋也:                我们……只是朋友。

秋生:                这种情况下,别考虑太多了,就在心里祈祷吧。

朋也:                恩……

秋生:                何况,是在那个地方。

朋也:                恩?

大树在眼前闪过

秋生:                说不定哪天,就突然醒来了。

朋也:                是啊……

朋也:                在那个地方。

第二周,周日清晨

[BGM:Clannad OST:東風-piano-]

秋生:                别找早苗了,在做面包呢,你去吧。

朋也:                那个……汐拜托了。

秋生:                等你吃中饭。

[场景8]

光坂镇医院

朋也走进病房,椋趴在杏身边

朋也:                (这是?)

边上的床铺上被褥扭曲着,床边的脸盆里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

朋也:                (难道住在这里……)

悄悄地走到病床边,椋双臂下压着一本书

朋也:                (看着书就睡着了……)

呼吸机静静地工作着

朋也:                (早点醒来吧)

在花瓶中插上手中的鲜花,回头望着病床,朋也悄悄地回到门口

妇女:                哎哟

朋也:                哎!抱歉,没撞到吧?

妇女:                没关系……

朋也:                嘘……嘘……

妇女:                哦?

朋也指了指门里,挥手示意后便离开了

妇女:                恩……

看着朋也离开后,女人走入病房

朋也:                (似乎有点面熟?)

第三周,周四

门卫:                请问你是来修电梯的人吗?

门卫疑惑地看着朋也的着装

朋也:                不是,我是来探望病人的。

走入病房

朋也:                你……

椋座在地上,面前摆着一些卡牌

朋也:                不用工作了吗?

从牌堆里抽出一张

椋:                辞掉了……

[BGM:Clannad OST:潮鳴りⅡ]

摆放下去

朋也:                什么?

又抽出一张

椋:                姐姐……对我很重要。

摆放在对角

椋:                看着姐姐这个样子。

椋:                就没办法离开她。

再抽出一张

朋也:                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

椋:                今天……

摆放在另一边

椋:                是我和姐姐的生日。

朋也:                ……抱歉

抽牌

椋:                我想试试

椋:                姐姐新一岁的运势

放在了中间

椋:                我想知道……

六芒星呈现在眼前

椋:                姐姐的未来!

朋也:                这一点上,你还是这么认真啊。

椋:                第一张……代表着过去的卡片。

『The Hanged Man』

椋:                正位置的倒吊人……意味着自我牺牲与乐于助人

朋也:                (杏?)

椋:                第二张表示的是现在

『Temperance』

椋:                正位置的节制……意味着自我约束与克制

朋也:                (怎么感觉很奇怪)

椋:                第三张,预示未来的卡片

『The Empress』

椋:                正位置的皇后……这意味着得到美满的幸福

朋也: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椋:                第四张是当前的环境与状况……

『The Sun』

椋:                逆位置的……

椋的肩膀颤抖起来

椋:                意味着……

眼泪哒哒地落下

椋:                失去生命……

朋也:                胡说!

椋:                第五张……是……解决办法……

『The Hermit』

椋:                正位置的隐者

擦了一下眼睛

椋:                ……意味着自我探求、寻找内在真实的自我。

朋也:                (可是她……)

椋:                第六张……代表着潜意识、愿望……

『Death』

椋:                的是逆位置的死神

朋也:                别说了……

椋:                意味着不希望变化,希望时光停留。

朋也:                她不会希望一直现在这样的啊!

椋:                第七张…将暗示最终的结果

『The Lovers』

椋:                正位置的……恋人

椋:                意味着与心爱的人结合。

椋看着朋也

椋:                过去乐于助人、自我牺牲,现在自我克制的姐姐……

椋:                在渐渐失去生命时希望时光停留……

椋:                只有探求真实的自我,才能与心爱的人结合。

朋也:                是吗……至少结果不错。

椋:                可是……

头低了下去

朋也:                怎么了?

椋:                可是现在的姐姐……怎么才能做到呢……

哒…哒…哒…哒…

椋:                怎么才能……

朋也:                我……不知道……

[场景9]

[BGM:Clannad OST:東風-piano-]

古河家,周五晚上

秋生:                喂,怎么今天就来了?

朋也:                不是打过招呼了么……

秋生:                切,那要加收住宿费。

早苗:                秋生!

秋生转过身去抽烟

早苗:                朋也……怎么了?

朋也:                明天要去探望藤林老师,所以……

秋生:                老实承认了吧。

朋也:                承认什么啊!?

早苗:                那汐就让我来照顾吧。

朋也:                谢谢。

汐:                老师她要睡一百年吗?

早苗:                ……不会的。

汐:                那会怎么样呢?

早苗:                像故事一样,有位英俊的王子……

汐:                可是……

汐:                故事里说,是一百年后的事了。

早苗:                是啊……那……

秋生:                切。那让本大爷拔起石中剑。

朋也:                你起个什么劲啊!

早苗:                咦?

秋生:                劈开这岁月的荆棘!冲进那记忆中的堡垒!

秋生:                给老师她温柔的吻,然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秋生:                啊哈哈哈哈……

汐:                阿秋真厉害!

早苗盯着秋生

早苗:                秋生……真的要吻藤林老师吗?

秋生:                ……早苗……我爱你!

早苗:                恩!我也爱你!

朋也:                笨蛋……

汐:                唔……爸爸能做那王子吗?

朋也:                哎?

秋生:                一看这家伙就知道不是王子的料。

早苗:                朋也,加油!

朋也:                ……

[椋:                ……意味着自我探求、寻找内在真实的自我,向过去的自己作告别。]

朋也:                (不是我……)

[场景10]

光坂镇医院,周六早晨

声音:                ……朋也……

断断续续的声音

声音:                ……渚……

模糊地分辨不出是谁

声音:                ……是笨蛋……

朋也:                (什么?)

[BGM:Clannad OST:潮鳴り]

冲进房门

声音:                ……连自己的孩子……

椋拿着一本本子,一边擦着眼睛

推车上放着一个完整的蛋糕,插着融化的蜡烛

椋:                都不能照顾……

朋也:                你在对她说什么啊!?

椋:                哎!

手中的本子落在床边

朋也:                你在对她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椋:                对不起……

拿起床边的本子,看着封面

朋也:                工作笔记?

椋:                姐姐的……日记

朋也:                哎?

椋:                一直……在给姐姐读些书……

一周前的场景眼前一闪而过

朋也:                (原来……)

椋:                想到昨天的占卜

椋:                我想……

椋:                也许读了日记,就能帮姐姐……

哒…哒…哒…

椋:                但是……但是我自己却……

朋也:                别勉强了……

椋:                对不起……

椋起身奔了出去

椋:                对不起……

看着面前纹斯不动的杏

朋也:                你也记日记吗?

看着手中本子

朋也:                (探求真实的自我,然后就能醒来吗?)

朋也:                可是……

[汐:                爸爸能做那王子吗?]

朋也:                ……

[秋生:                冲进那记忆中的堡垒!]

朋也:                喂,你介意吗?

朋也:                喂……

[秋生:                一看这家伙就知道不是王子的料。]

朋也:                那……失礼了。

翻开扉页

朋也:                把重要的事情记下来,不仅是美好的回忆,也能从中自我反省吧。

朋也:                (居然这么正经呢)

朋也:                日耀日

朋也:                (似乎只是今年的吧)

朋也:                上个学期真是一团糟啊。

朋也:                (果然……)

朋也:                所以这个新学期一定要好好加油。今年的分班名册里看见好些熟悉的名字呢,隔壁家的那个可爱的小娃娃分到班里了。

朋也:                对了,冈崎汐……

朋也:                总觉得这个名字挺特别的。

朋也:                汐,渚……

停顿了一下

朋也:                恩,一定是他们的孩子吧。好象很久没见了,似乎到了大学二年级之后,演剧部的人大多失去去联系了。

朋也:                很期待明天早上呢,估计应该是做妈妈的送孩子的吧。也许还是以前那个呆呆的模样。

朋也:                咳,咳恩。

朋也:                他们的孩子居然那么大了,算起来应该是我大二时生的,出人意料地厉害呢。

朋也:                (是的……)

朋也:                那两个还像孩子的家伙带着个一个小女孩,这模样想想都觉得有趣呢。

朋也:                (恩啊……)

朋也:                月耀日

朋也:                今天丢人丢大了,居然把早苗阿姨错认成渚……

深呼吸

朋也:                罪过……罪过……弄地阿姨她好象挺难受的……

朋也:                (坚持住)

朋也:                ……不过这也不能责怪我,她们母女太像了。

朋也:                小汐长地挺像妈妈呢……

朋也:                (别停下)

朋也:                ……不过看起来更加机灵些,既然分到我的班,就让我好好照顾吧。

………………

[BGM:Clannad OST:潮鳴りⅡ]

[金耀日Fri]

[杏:                小汐挺特别的,总是静静地,被其他孩子欺负了也不哭,似乎有点像她妈妈。]

[杏:                至于那两个家伙,真的有那么忙吗?连接一次孩子的时间也没有,受不了。]

………………

[火耀日Tue]

[杏:                感觉很奇怪,早苗阿姨似乎在回避我的问题。算了,他们的家务事我就不操心了。]

………………

[水耀日Wed]

[杏:                以为能从小汐那里问到什么,结果居然是那种回答。朋也和渚怎么了?冷战了?离婚了?]

[杏:                不能想象那两个傻瓜会吵架啊。]

………………

[金耀日Fri]

[杏:                今天是古河大叔来接的孩子,而且那么晚。算了,那种相亲不去也罢,就是回家又要被爸妈唠叨了。]

[杏:                朋也、渚,你们两个真是笨蛋吗?连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了。]

[杏:                必须家访了,让我来好好收拾你们两个。]

[土耀日Sat]

[杏:                难以置信!渚 死了 五年 可是 出生 没有 妈妈]

[月耀日Mon]

[杏:                直到现在才明白,小汐为什么会那么安静乖巧,那么与众不同。]

………………

[月耀日Mon]

[杏:                小渚,对不起,今天居然就按着课件预案去上课了,虽然班里也有单亲家庭的孩子,可是汐她,简直没有爸爸。]

[杏:                冈崎朋也!你这个混蛋!怎么能对孩子做这样的事情!]

[杏:                小渚不在了,你倒一个人去逍遥了。如果让我见着你非大卸八块!]

[火耀日Tue]

[杏:                那个家伙是夜游神仙吗?我可没功夫熬夜打他的电话。]

[水耀日Wed]

[杏:                早苗阿姨为什么要护着那个没用的家伙呢?明明对汐做了这么过分的事,可还是要为他开脱。]

[杏:                小渚,先让我替你守护这个孩子吧。]

…………

[水耀日Wed]

[杏:                至少这孩子还挺喜欢牡丹的呢,多点笑容吧。]

…………

[日耀日Sun]

[杏:                那混蛋真是够逍遥的,休息日也打不通电话。]

…………

[金耀日Fri]

[杏:                再过两周就要暑假了,小汐会怎么过呢?]

[杏:                必须得找早苗阿姨谈谈了。]

[土耀日Sat]

[杏:                早苗阿姨说的的确没错呢,这家伙,以前一遇到小渚生病时就那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杏:                果然是个脆弱的家伙,没用的东西。]

[杏:                但是,无论如何,至少小汐她不能没有爸爸。]

[杏:                早苗阿姨,加油。]

……………

[金耀日Fri]

[杏:                似乎早苗阿姨有办法了,那就期待着假期结束吧。]

……………

[月耀日Mon]

[杏:                小汐今天感觉很精神呢,听说是个陌生人来接送的,难道是他?明天留意下。]

[火耀日Tue]

[杏:                终于来了。多了一些胡渣,头发也邋遢了些,而且这个年纪就有了白头发,没以前那么帅了。不过,更有点饱经沧桑或者成熟的感觉吧。]

[杏:                但是那嘴巴还是和以前一样地不客气。]

[杏:                太好了,小汐有爸爸了。]

………………

[木耀日Thu]

[杏:                夏天就要结束了,椋的婚期也定了,好事不断呢。]

[杏:                不知为什么,总是很期待上学放学那一会。也许是因为逗逗那个笨蛋还是挺有趣的吧。]

………………

[金耀日Fri]

[杏:                哎,冲动了,居然把请贴发给朋也了,还没和椋商量过呢。]

[杏:                算了,就这样吧。]

………………

[日耀日Sun]

[杏:                居然这么轻易认地被识破了,明明什么都隐藏了。]

[杏:                居然是他,难道他在意我吗?]

[杏:                不能这么想呢。]

[杏:                他已经有了小渚,他们已经有了小汐,不会有我的地方了。]

[杏:                我好傻,明明过了那么多年,明明遭遇了那么多事,还是放不下那时的心情。]

[杏:                明明没有可能,却还想去尝试。]

[杏:                如果没有小汐,如果没有小渚,如果没有椋的那句话,只有我和他。]

[杏:                如果还能回到过去。]

[月耀日Mon]

[杏:                其实,只要现在这样就行了。]

[杏:                假如急于前进的话,或许会伤害一些宝贵的东西。]

[杏:                也许会发生童话般不可思意的事吧。]

………………

………………

………………

声音:                冈崎君。

………………

声音:                冈崎君。

趴在床沿的朋也渐渐醒来

朋也:                那个……大概……读着读着就睡着了。

椋:                我听见了,所以没有进来。

朋也:                对不起。没经过允许就……

椋:                谢谢,能为姐姐做这些……

看着手中的本子,已经翻到了空白页

朋也:                那个……藤林

椋:                恩?

朋也:                杏她……以前……是不是对我……

椋:                ……是。

[杏:                这样一看,你们俩挺合适的嘛。]

朋也:                可……她以前为什么那样?

椋:                咦?

朋也:                比如午饭什么的。

椋:                因为……

朋也:                喂……

椋:                因为那时的我……

朋也:                别哭啊。

椋:                ……做了件对不起姐姐的事情!

又跑了出去

朋也:                ……

回头望着杏

朋也:                我说你……也醒醒啊。

朋也:                我知道了你的许多丑事。

朋也:                我会把这些丑事都告诉汐。

朋也:                汐会把……这些丑事都告诉你。

朋也:                所以,醒一醒啊!

朋也:                爬起来揍我啊!

朋也:                戳眼睛、掐喉咙……

朋也:                对了,用字典扔……

朋也:                起来啊!

朋也:                来揍我啊!

朋也:                起来啊……

呼吸机静静地工作着

朋也:                假的……

朋也:                什么探求自我……

朋也:                什么占卜……

朋也:                什么王子……

朋也:                都是假的……

[场景11]

古河家,周日清晨

秋生:                喂,你好去了。

朋也:                不用了。

秋生:                切,是男人就不该放弃。

朋也:                不了。

秋生:                哦?那就说已经醒了?

朋也:                ……

秋生:                小子,是不是吻了她啊?

扯住秋生的领子

朋也:                别再胡说了!

秋生:                喂喂,怎么了。

朋也:                我……没能拉住渚。

手松开

朋也:                我没有抚养汐长大……

朋也:                我也没办法唤醒杏。

朋也:                我什么也做不到……

[场景12]

第四周,周日早晨

光坂镇医院

[秋生:                总之,至少去看看。]

朋也:                (应该是这里右转)

朋也:                (应该还是那模样吧。)

朋也:                (果然是不希望变化呢。)

房门关闭着

朋也:                (也许藤林还没起床吧。)

轻轻地打开房门

病床床头依旧挂着那闪耀的紫色

继续推开门,床上是空的

[BGM:MAGINOBI Remix:光りあふれる揺りかごの中で(町, 時の流れ, 人)]

转头看着门牌

E-219

朋也:                我……不是在做梦吧。

掐了自己的手臂

朋也:                不是……

[椋:                失去生命……]

深吸一口气

[医生:                更多地依靠病人自己了]

缓缓步入病房

[杏:                真的是很不错的一对呢。]

[杏:                你真的只是猜出是我吗?]

医疗仪器黑着屏幕

[杏:                小汐,没用的家伙来接你了哦!]

边上的床也空着

朋也:                结果……

[杏:                恭喜毕业,小渚。]

朋也:                还是走了啊……

缓缓走向病床

[杏:                待在他们身边的话,会被传染傻气的。]

[杏:                难不成你们刚刚正想要接吻什么的。]

床头,紫色的光芒随风飘逸

[杏:                感觉被你这么一说,好象欠了你一个恩情似地很不舒服]

[杏:                不是写了要两个人的手一起吗]

把那光芒握在掌心

[杏:                那个,真对不起,我好象有点不正常呢。刚才的事情忘记吧。]

[杏:                这样一看,你们俩挺合适的嘛。]

轻轻取下

[杏:                听好了,今天的比赛一定要赢哦!]

[杏:                总是让着别人的话,自己的梦想就没办法实现了啊!]

似乎眼前依旧躺着一个人影

[杏:                我们其实也许还不能算是她的朋友]

[杏:                椋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不可能不知道!]

摇了摇头

[杏:                如果有个非常非常喜欢你的女孩的话,你打算和她交往吗?]

[杏:                朋友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去交的吧]

幻觉已不在

[杏:                喂,你给我小心点啊!]

[杏:                敢欺负我妹妹,胆子不小嘛,你这蠢货。]

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杏:                呃?啊……啊~,嗯,这种程度完全没事的啦,谢谢关心。]

[杏:                快球战术B!]

走廊上空空荡荡的

[杏:                喂,岡崎。你叫我‘杏’就可以了。而且被人叫藤林的话会混淆的。]

一个熟悉的面容正跑来

朋也:                (又是幻觉吗?)

推了推自己的脑袋

越来越近

朋也:                (怎么变地严重了……)

盖住自己的眼睛

声音:                冈崎……

朋也:                (居然还有听觉了……)

声音:                冈崎君……

朋也:                (难道我也……)

声音:                冈崎君……

朋也:                (不对,她不会这么叫我)

椋在面前微笑着、喘着粗气

朋也:                为什么……

椋:                哎?

朋也:                为什么你还在笑!?

椋:                因为……姐姐她……

椋:                已经醒了!

[BGM:Clannad OST:同じ高みへ]

朋也:                啊?!

[杏:                嗯,朋也。啊,我以前也说过,你也叫我‘杏’就行了。]

椋:                就……就在那天晚上。

朋也:                那天……

椋:                真的非常感谢……

[杏:                啊哈哈哈—,战斗就是要讲求策略的嘛]

[杏:                呃?朋也??比赛呢?!]

朋也:                不,我会被她杀掉的……

椋:                也是哦,这个看来要对姐姐保密了……

朋也:                怎么没通知我呢?那情况真的很让人担心啊!

椋:                那天晚上打你家的,结果没人接,第二天一整天也是,所以我以为电话号码错了。

朋也:                哦,那是因为我们住在……喂,先不说别的,她人呢?

椋:                昨天转去楼上轻症病房了。

朋也:                这样啊……

[杏:                修理费就免了,记得感谢我哦!]

[杏:                牡丹,来打个招呼,说句今后也请多多指教哦]

椋:                护士说好象有东西忘记拿了,所以我下来看看,正好遇到……

摊开手

朋也:                这个吗?

椋:                恩,那我们上去吧。

朋业:                恩啊。

[杏:                对不起……因为觉得是攻击力不错的好东西,一不小心就……]

[杏:                喂……朋也君……好象没什么大问题呢,那么拜拜]

来到电梯口

护士:                受不了,怎么又坏了。

医生:                可恶,真急死人啊。我们走楼梯上去。

[杏:                喂!谁的兴趣是欺负弱者了!]

[杏:                让我拿着魔杖,咏唱奇怪的咒文吗?你能想象出那副样子的我吗?]

[杏:                因此呢,变成我们两人独处了,想玩些什么呢?]

椋:                刚才还乘着下来的怎么就坏了呢。

朋也:                在哪个房间?

椋:                在6楼呢,604。

朋也:                哦……

[杏:                啊哈哈哈,那是打死也不可能的呢。]

[杏:                你们就算是齐心协力也没有用的,零不管乘多少个也还是零!]

[杏:                你是想乘人之危推销一把新的吗?]

朋业:                走楼梯吧。

椋:                哎?!等等……

[BGM:Clannad OST:同じ高みへ]

[杏:                什……怎……怎么可能,真荒唐……]

[杏:                进了!]

[杏:                我在低年纪女生中,人气莫名地高……]

三楼

[杏:                那个……意思就是说……如果是我的话,被关在一起也是没关系的吗?]

[杏:                哟,我们来看你了哦。]

四楼

[杏:                终于成功了呢,渚。]

[杏:                你们俩越来越有恋人的样子了嘛。]

五楼

[杏:                接下来大家要去开送别会,但你已经有要去的地方了吧。]

六楼

[杏:                算了,我直说了,是椋的婚礼请帖。]

[杏:                啊,那你就是答应了!]

朋也:                (左转还是右转呢?)

[杏:                你真的是猜的吗?]

朋也:                (右边)

606

[杏:                喂!记得给小汐准备好明天的画笔。]

605

已经有点喘不过气

604

手撑着门框,呼呼地喘着粗气

朋也:                (果然……缺乏锻炼啊)

声音:                喔哎,冈崎先生,没问题吧?

呼吸平缓下来,直起身子

朋也:                恩……那个,打扰了,我可以进来吗?

藤林父亲、胜平和一位女士正回头看着朋也

声音:                咦!朋也!

一声惊叫后,躺床上的人颤抖着拉扯被子盖住脸

藤林父亲:        请进,真的辛苦你呢,来了那么多次。

朋也:                哈……朋友么,应该的。

女士:                呵呵,住院的事果然要瞒着大家呢。

胜平:                还是妈妈更了解姐姐呢。

被子绻缩地更厉害了

朋也:                那个……怎么了,没问题吧?

藤林母亲:        这孩子还有些虚弱呢。

朋也:                似乎脖子也有伤吧。

藤林父亲:        哦……那个已经确认没大问题了,医生说通过康复训练的话应该会恢复过来吧。

藤林母亲:        冈崎先生很细心哦。

朋也:                饿……哪里哪里……

被子里传出声音

被子:                [别说了啊……]

藤林父亲:        喂,杏……也见见客人吧。

被子摇了摇头

藤林父亲叹了口气

椋:                请进。

椋来到门口

朋也:                恩?

秋生:                哦,谢谢。

朋也:                哎!?

早苗:                各位午安。

朋也:                早苗阿姨?

早苗牵着一只小手,探了半个头望着房间里

[BGM:Clannad OST:白詰草]

汐:                爸爸!

汐小步跑了进来

藤林父亲:        这是……?

藤林一家人疑惑地看着椋

椋:                我来介绍下,这是冈崎君的岳父,古河秋生。

秋生:                本地无人可比拟的男人。

椋:                这是他的夫人,早苗阿姨。

早苗:                初此见面请多关照。

藤林母亲:        哪里哪里,应该是我们才是。

朋业蹲下抱住汐

藤林父亲:        那么,这是冈崎先生的孩子咯?似乎在哪里见过呢。

被子:                [糟糕透了……]

朋也:                大叔,你们怎么突然过来了。

秋生:                来监视你的约会么。

被子一颤

朋也:                请别胡说了……

早苗:                秋生!……因为今天小汐很担心藤林老师,所以不得不过来探望一下了。

藤林母亲:        小女让各位担心了,太感谢了。

早苗:                我们一家也受过老师不少关照,应该的。

藤林母亲:        那么……古河先生也算是冈崎先生的家长了吧?

秋生:                那是,这小子对我言听计从的。

朋也:                不是啊!

早苗:                有什么事吗?

藤林母亲:        不如我们这些老头老太去外面说吧。

藤林父亲:        是啊,呵呵。

古河夫妇被藤林夫妇带出门去,其他人疑惑地看着

胜平:                这是做什么呢?

椋:                不知道呢。

胜平:                难道……我去听听说些什么,你先陪着姐姐吧。

椋:                恩……

胜平说罢就悄悄地走了出去

汐:                老师人呢?

朋也:                就躲在被子里。

汐:                咦?老师醒了吗?

朋也:                醒是醒了……喂,空气不错的,你可别闷死在里面了。

没有动静

汐:                唔……爸爸吻了老师吗?

朋也,椋,被子:哎!?

被子:                [冈崎朋也……]

朋也:                不是的!不是的!

杏缓缓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朋也:                这是误会!这是误会!

汐:                恩?

红透的面庞,伸手去够床柜上的书本

朋也:                藤林,你快劝劝她……

椋:                不行啊,姐姐,还不能做剧烈运动。

抓着书的手臂十分费力地向朋也甩去

汐:                哎?!

朋也护住汐

椋:                姐姐……

书在床沿弹了一下后落在了地上

朋也:                别在孩子面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啊!

杏:                哈…呼…

杏边喘气边把头转了过去

椋:                那个……两位……别生气了。

椋试图打圆场

椋:                姐姐还是看一会DV吧,我带来了。

杏:                呼……是……是吗?

椋:                恩,家里收藏的一些片段都COPY来了呢。

杏:                太谢谢了……椋。

胜平:                喂……椋

椋:                恩?

胜平带着一副惊讶的脸色,在门口示意椋过去

椋:                哦……那么……冈崎君帮姐姐操作一下吧。

朋也:                啊?

把DV塞到朋也手里,转身向胜平走去

朋也:                喂,藤林,别让我同时照顾两个人啊。

椋:                冈崎君,对我的称呼要换下了。

朋也:                哎?为什么?

椋微笑着闪动着指间的光芒

[BGM:Clannad OST:願いが叶う場所]

朋也:                啊……是呢。

椋:                怎么了?

胜平:                爸爸妈妈又……

房间里只剩下三人

汐:                (老师生我的气了吗?)

汐小声说着

朋也:                (没关系的,老师最喜欢你了。)

汐:                恩!这是什么?

朋也:                这个,算是个小型电视机吧。

杏:                哎……被大家甩下了呢……

朋也:                说什么呢?

杏:                朋友里面一个个都成家了呢,椋也……哎……

朋也:                那么多年了,你也没个男朋友吗?

杏:                别提了,那些人个个都是胆小鬼……

朋也:                ……

朋也:                喂,给。

朋也把DV递给杏

杏:                恩。

杏缓缓伸手去接,朋也松手时,DV却从杏的指间滑落

杏:                哎呀……

朋也:                喔喂喔喂,怎么了你。

杏:                对不起……

朋也:                这东西怎么用?我放给你看吧。

杏:                哎?恩……这个是菜单,这个是确认……

朋也靠在床边,杏伸手指着说明

朋也:                哦,出来了么。

杏:                操作很简单的。

朋也:                屏幕虽小,画色却不错么。

汐靠在朋也身上,伸着脖子,可是看不见画面

朋也:                恩?

汐:                想看!

杏:                那个……瞧我这模样……你和汐先看吧。

看着汐期待地眼神

朋也:                不……

放下手中的DV

朋也:                来,汐。

朋也抱起那小小的身躯,靠在了杏的枕边,转身拿起DV

汐:                老师真像睡美人呢,嘻嘻。

杏:                哦?谢谢小汐夸奖。

朋也:                一起看吧……

椋走回房间,看着房间里的景象呆住了

汐:                哇,是我吗?

朋也:                喔喂喔喂,还可以这样玩啊?

………………

杏:                啊啊啊,这个不能看,快跳下段。

朋也:                哪个键是快跳?

杏:                这个啊,笨蛋!

椋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悄悄地离开了

………………

朋也:                好亮……

杏:                哎?

试图用手档住眼睛,光芒突然消失了

杏:                怎么了?屏幕坏了?

朋也:                饿,也许是幻觉吧……

………………

汐:                真厉害!

朋也:                你这样也太虐待动物了吧。

杏:                少罗嗦!

[场景13]

[BGM:Clannad OST:空に光る]

几周后,光坂医院门口

藤林父亲:        石川医生,小女的事真的太感谢了您了。

医生:                哪里,主要的是病人自己恢复速度很快……不,是很惊人。

藤林母亲:        还是医生您的医术高明啊。

医生:                啊哈哈,那就不客气了。不过,也算是巧合吧,能收到您女儿这样有丰富经验专业的护士也是我们医院的福气呢。

藤林父亲:        那请多多关照。

杏、柊夫妇、冈崎父女走在了前面

杏:                喂,胜平。

胜平:                怎么了姐姐?

杏:                快把工作转回来。

胜平:                那边可能稍微要拖一下的样子……

杏:                切,如果你敢让我妹妹感到一丝寂寞,看我怎么收拾你!

胜平:                是!是!
椋:                ……姐姐……

朋也:                这还不都是托你的福……

杏:                哼恩!?

朋也:                当我什么也没说……

[场景14]

幼儿园门口

朋也:                你好,我来接汐了

杏:                哟,辛苦了

杏一边招手一边走了过来。

朋也:                汐呢?

杏:                正在和牡丹玩呢。

朋也:                在玩些啥呢?

杏:                把牡丹的背当作是滑梯,玩得很高兴哦。

朋也:                那家伙不会生气吧?

杏:                嗯,看来感觉很舒服,牡丹也很喜欢呢。

朋也:                是么

杏转身向还在幼稚园里玩耍的汐喊道

杏:                小汐──没用的家伙来接你了哦──

朋也:                喂!你这家伙……不要在孩子面前这么叫啊……

…………

两人持续着如同往日的对话

杏:                是运动会的日程表,也有给监护人们参加的项目,把身体好好锻炼一下吧。

杏:                啊,下周还有面向家长的说明会

朋也:                我不一定来得了哦,可能要工作。

杏:                正式比赛的那天能来就可以了。

抓……汐拉住了朋也的裤子。

朋也:                怎么了?

汐:                ……想看。

朋也:                想看什么?

汐:                爸爸威风的样子。

朋也:                啊,可以啊,一定会让你看到的……

………………

路边树上的叶子稀稀落落的,冬天就要来了。
2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6:46:22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太....大强大了!!!
    「堕落是不需要理由的」
    「但是,不堕落却是有原因的」
    「……要是没有理由的话,谁都会变得堕落吧」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不是吗」
    ……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期待下集……
    Depression is a trap. I choose quit.


    10/29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小蔥........沒有下集吧.........
    這是只有上下兩集而已耶........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可惜……我还期待    《杏的婚礼》呢…… LZ真的没有下面了吗?
    Depression is a trap. I choose quit.


    10/29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不错不错,如果能够做成同人游戏就好了
    看似独立的个体,实为联系的命运,跨越千年的时空也会因无形的纽带感受到彼此的生命存在。

    IP有点乱,应该是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再往后的那个坑之大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填了 .......

    角色的细节还没办法定型呢,而且觉得越来越像写给自己看的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期待LZ的下一集  写的很好~~~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很欣賞你能一路堅持寫完,用word計了一下發現竟過了萬字,汗(可以抵上一篇論文了)……
    以交通意外為中心,內容很紮實,起伏節奏也把握的很好,當然那萬能的「走馬燈」亦起了一定作用
    對白的運用已經差不多,接下來要注意就是敘述方面,不要完全忽視旁白敘述,畢竟敘述在劇本中佔了不輕的份量
    1

    评分次数

      My treasure box
      蔚藍色的珍珠,將它們一顆顆放進寶箱裡
      TOP

      回复:[剧本类][Clannad After Story]交织的思念(下)

      嗯嗯,终于看到续作了的说…………很好很好…………

      人物把握的很到位啊,特别是朋也,比如说上篇里诱导汐画牡丹火锅那段,确实是朋也会干的事情,不过也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就实在有点太糟糕了……下篇中加入了很多回忆的元素,如果做成游戏或者动画的话,气氛一定非常好……不过仅仅是读文字的话就要发挥一下想象力了……
      最后结局好像还没完的样子,或者说还不是像个结局的样子,难道这就预示着楼主准备再接再厉把下面的After Story补完吗?加油啊…………
      这个世界果然是不真实的…………

      万年不更新的blog,浪人小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