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老杨的一天(完整)

[ 3990 查看 / 3 回复 ]

最近一段时间感触最深的,还是在前门那里,不是改造后的前门大街,而是尚未改造的两侧街道。保持着十几年都没有变化的样子,杂院、水管、炉子,大树、自行车等等。当然,在我的记忆中,也有许多其他的画面,前门只是给了我一个写作的动力而已。
这个故事的场景不在前门,而在什刹海,那里是我见过的最悠闲的生活地,特别是夏天。
主人公老杨是我凭借记忆完全构思出来的人物,他可能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生活了几十年,他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快乐,与他的儿子们的生活完全不搭界,虽然缺少了缤纷五彩的现代化,但他却并不在意,这原本就是老一代人与新一代人之间的最大代沟之一。
电影《剃头匠》就是描写着这样的一个,与现代化急速发展的北京脱节的老人(们)的故事,片中主人公敬大爷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老北京。但是《剃头匠》的色彩偏冷,剧情也较为黯淡。尽管社会生活中充满了许许多多这样的悲凉之色,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用明亮的色彩去描绘一个快乐的老北京的生活。我相信,生活中,有着太多老杨这样坚信”生活是快乐的“的人。

印象曲全部都出自林海的《琵琶相》,建议大家都去听一听这张专辑。

---------------------------------------------------------------


叮铃铃铃……
叮铃铃铃……
老杨缓缓睁开眼睛,他已经习惯了闹钟的铃声,更何况,这点声音对于听力已经大不如前的他来说也根本不算什么。
他躺在那里,盯着闹钟上的指针看。
为了方便他把闹钟按掉,小儿子特意把闹钟放在他伸手就能够到的最远的距离。小儿子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也只是在不打扰到老爷子的情况下为他图个方便而已。
六点。
又过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
老杨不擅长数字什么的,但他却让小儿子告诉自己这些关于时间的计数,死记硬背下来,还特意抄在自己平时记点东西的小本上,生怕忘记。他觉得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深切的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对于自己这样一个老人来说,每一秒的流逝都代表着生命的流逝。
有些吃力的爬起身来,他靠在床背上发了一会呆。昨天被隔壁的老刘头叫去,非说要切磋一下羽毛球,结果两个上了岁数的老人都累得精疲力竭。老杨回家后被小儿子一顿数落,说他这么大年纪,还要逞能比什么羽毛球。老杨听此也只是笑笑而已,但昨晚还没感觉什么,今天早上就觉得全身疼痛了。
老啦……不中用了……
老杨感慨道。
想当年,自己和老刘头可是在这条胡同里摸爬滚打出来的,没想到这晃晃数年一过,自己和老刘头都老了。
穿上衣服,老杨把床被重新铺好,端着脸盆去打水。小儿子虽然在院里盖了自家用的厨房,但老杨就是不适应,总喜欢那在院里的自来水管打水的感觉,原来夏天时,他就干脆把那根水管当喷头了,身子一弯就在那里冲澡。老刘头隔壁的李大妈每次看见都要皱眉头,说他没公德。当然,老杨也不在意,他知道李大妈只是爱唠叨,而没有什么恶意。

走出屋子的那一刻,老杨回头看看放在箱子上的相框中的照片。
那是自己已经去世的老伴。
她离开自己已经两年多了。
每次一看到照片,老杨就会感叹:“唉,你怎么就这么去了。”不过他随后又会想:“老伴啊,我离见到你又近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啦。”
老伴刚走的时候,老杨好一阵难过,他们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后来结婚、生子,十分的恩爱,生活虽然贫苦,但却幸福快乐。但渐渐的,老杨就觉得没什么了,虽然他还是会想起老伴,却已经不再难受。人嘛,总会有这么一天。但是,自己一定还会见到她的,老杨坚信如此。因为他原本就是个比较豁达的人。


*****


哗啦啦啦……
哗啦啦啦……
水盆里渐渐满水了。老杨心说糟糕,刚才有点心不在焉,结果水接多了。
唉……自己真糊涂。这么多水,要是倒掉多可惜呀,但自己又觉得端不好,就这么端着,还没到屋里就该洒的差不多了。
“老杨啊,打水哪。”老杨正在发愁,身后传来了老刘头那慵懒的声音。
老杨心中一喜。这老刘头别看身子瘦小枯干,那双臂、双手的力气可是大得很,过去在厂里干活,就数他能搬能扛。在家里,换个煤气罐也跟玩一样,自己可没法和他比呀。
“哟,怎么?老杨,水打多了吧?”老刘头看看老杨手中的脸盆,笑着说,但他没有调侃的意思,“我帮你分点吧。”
老杨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向老刘头点点头。于是老刘头飞快的回屋,拿出自己的脸盆来。
哗……
老杨盆中的水减了半,都跑到老刘头的盆里面去了。
“行行,这下子不用自己打水了。”老刘头拍拍老杨的肩。
老杨把脸盆端回屋,又从暖瓶中倒了些热水到盆里,这才把毛巾放进盆里投湿,慢慢的在自己的脸上擦了起来。
小儿子曾经给自己买过洗面奶,还说什么现在大家都用这个,对面部皮肤有好处。老杨心里不以为然,心说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那张脸风吹日晒的都千沟万壑了,还要什么保养?再说了,自己脸上别说油,恐怕连汗都出不了多少了,用普通的肥皂多好,比那好几十块钱的什么洗面奶强多了。所以,家里肥皂倒是买了不少,而小儿子买的洗面奶却放在架子上,只用过一次,那次还是小儿子挤出来点,教自己怎么用的。
过一会儿,老杨洗完脸,用梳子好好拢拢头发,这是他唯一会做的对自己的打扮工作。那把梳子还是老伴最爱用的。那个时候,老伴总说自己的头发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梳理梳理,然后就会拿出这把据说曾经是大清朝哪位贵人用的梳子,替自己梳头。梳着梳着,老杨也养成了习惯,即使老伴哪天忘记了,老杨也会自己去梳头,然后让老伴看自己的头发怎么样。一到这个时候,老伴就会笑着说好看。虽然知道老伴多少带点敷衍的意思,但老杨还是觉得高兴,他觉得自己的老伴眯起眼睛笑的样子特别漂亮。另外,至少他还觉得自己比起老刘头和隔壁院那几个总是蓬头垢面的老家伙们更体面一点。
一切都收拾好了,老杨拿起装着钱的小塑料袋和钥匙串,走出家门,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蹬着自己最宝贝的那辆小三轮车,到附近的早市去买菜。
“老杨,去买菜呀?”老刘头这个时候还在洗脸,老杨一直不明白他究竟为什么会花那么长时间洗脸,看他总是用毛巾蘸水在脸上胡乱擦的样子,应该不至于花那么长时间呀……
不过都是老邻居了,老杨也懒得理会,他笑着点点头说:“是呀,今天也给那小子买点好菜的。”
“慢点啊。对了,帮我买两个胡老板家的菜包子回来啊。”老刘头所说的胡老板,是个在早市附近开家小饭馆的人,主营包子和其他主食,也有炒菜,但原本应该作为主业的炒菜总是没什么起色,反而是作为副业的包子先博得了名声,便宜好吃,按小儿子的话说,那叫性价比高。一次买十几二十个包子的人也不在少数,有人问干什么买这么多呀?买者回答说:早饭吃完了当午饭吃,午饭吃完了当晚饭吃,反正比自己做的好吃呗。
您瞧,这倒也方便。


*****


叮铃铃铃……
叮铃铃铃……
蹬上小三轮车,老杨出发了。
老杨住在湖的北面,早市在湖的南面,穿过中间的一座有百年历史的石桥,再有那么四五分钟就到了。从住房角度看,老杨住的地方那绝对属于黄金地段,这里挨着交通大道,离繁华地段又近,而且这里也是紧挨公园的老住宅区,怎么说也都有百年历史了。大儿子和二儿子撺掇自己把这里的房子卖了,搬到城区北边的楼房去住,这是好心,毕竟楼房方便,而且住在一起,怎么着也都有个照应。但是老杨拒绝了,他觉得这里没什么不好,住在这里有几十年了,也不觉得不方便,更多的是,他舍不得那些老邻居,平时聊个天下个棋打打麻将,小日子过的挺好,搬到楼房去的话,他每天就只能抱着电视机过活了。这样的生活老杨可不干。
早市早已喧闹起来,原本就不宽的地方挤满了人,小贩在这里摆摊,大叔大妈大爷大婶在这里买菜,弄得是水泄不通。没人在乎,也没人管,反正大家都觉得方便,也觉得高兴呗。
推着小三轮车,老杨开始四处寻摸要买的菜。这些菜有些是自己买来做饭吃的,有些则是帮小儿子的。
小儿子大学毕业后,找工作总是不顺,后来一下狠心干脆就和朋友一起在这附近盘了个店下来开饭馆,别看他找工作不行,但开饭馆倒有点水平,一年多下来,这饭馆倒干的有声有色。没多久,小儿子的朋友不知从哪弄到的出国的机会,就干脆把自己的股份按低价都转给了小儿子。于是这饭馆就变成小儿子独自经营了。
这下子,小儿子决定大展宏图,把饭馆搞好。老杨听他说,他总在研究网上的评价和宣传方式,每次都会写点心得什么的,然后根据网络上的消息,调整饭馆的东西。
不过老杨一直就没弄明白,那个网络什么的,究竟是什么。而且他也没看见小儿子钓鱼呀……
每当说起此,小儿子就说父子之间有深深的代沟,老杨深信不疑。不过小儿子为人虽然有时滑头了点,但也颇为正经,对老杨也很孝顺。所以对于那个网究竟是渔网还是什么网,老杨也从不去管,反正谅那小子也不敢用蜘蛛网这个词糊弄自己。
“老杨,您也来买菜呀?”向老杨打招呼的是隔壁院老罗头的老伴。其实这已经是重复了无数遍的话,但老邻居了,不打声招呼心里总是不舒坦。
“是呀,不过您今天可够早的呀。”
“嗐,可不是么!今天儿子儿媳出去的早,我这买完菜可还要赶紧送孙女去学校呢。”
老杨这才注意到那个有点怯生生的小女孩,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平时常见面,但这个小丫头就总躲着自己,生怕自己把她吃了似的。
老杨伸出手,想摸摸小丫头的头,但小丫头动作挺快,一下就又躲到老罗头老伴的身后去了。
“不能没礼貌,出来,叫杨爷爷的。”老罗头老伴斥责孙女说,然后带着歉意向老杨笑了笑。
“没事没事,别怪她。”老杨不以为意,说,“那您也先忙着,我也赶紧去买菜了。”
“好,慢点啊您。”
老杨走出没几步,又回头看看身后,发现那个小脑袋探了出来看看自己,但马上又缩了回去。

“哟,杨大爷您来啦。”卖菜的小贩一看到推着小三轮的老杨,赶紧热情招呼,老杨可是他的老客户了。
“小子,今天生意也挺好嘛。”看着小贩前面的人,老杨调侃说。
“那都是托您和各位的福。”小贩很机灵,嘴上恭维着人,心里也已经乐开了花,今天估计收入不错。
“那也是因为你这孩子心性不错,菜也新鲜,也从不来不弄什么缺斤短两的事儿,大伙才爱买你的菜。”老杨还没说话,倒是一个心直嘴快的老年妇女说话了。
“是啊是啊,这孩子是挺好。”
“没错没错,我可爱买他家的西红柿了。”
“对对对,还有黄瓜也不错。”
一句话引来了无数句,大家似乎不是来买菜,而是来聊天的。
老杨把小三轮推到一边,走上前来,小贩十分机灵的递过一个塑料袋来。老杨挑了四个大西红柿,弄点蒜,这就把晚上吃的东西备齐了。他中午一般都是去小儿子那里吃饭的。
鸡蛋西红柿打卤面,老杨很喜欢吃这个,因为这是老伴最拿手的东西之一,久而久之的,老杨自己也学会做法了,现在连开饭馆的小儿子也不时跑回来吃这面,当然,只要老杨做的话。
另外的那个大西红柿,是老杨中午让小儿子做糖拌西红柿用的。
“您慢走啊!”小贩的声音犹在身后。老杨已经朝着另外一个摊位去了,买圆白菜、土豆、茄子、芹菜等等,这些就是专门帮小儿子买的了。
另外,他也没忘记帮老刘头买两个菜包子,因为他自己也要去那里吃早饭。

老杨蹬着小三轮车,回到了自家的院门前。
听到那熟悉的车铃声,老刘头探出头来,说:“老杨,回来啦?”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眼睛一直盯着老杨的小三轮车。
“没忘了你的包子,拿去。”老杨拿出用塑料袋装着的菜包子,被老刘头一把接了过去。
“今天胡老板生意不错,差点就买不着了,我看老李家就比我晚去了五分钟,就没买上。”
“是是是,这片的人都指着胡老板的包子活着呢。”老刘头嘴也损,一句话就把街道的人都得罪了。
“你还是吃你的包子吧。”
老杨把小三轮停回老地方,把自己要用的菜都拿回屋里去,看看闹钟,小儿子也该起床了,等会儿就把这些菜给他送过去。


*****


叮铃铃铃……
叮铃铃铃……
老杨又蹬着小三轮车出发了,给小儿子送菜。小儿子这人其实不懒,但睡觉就是起不来床,总要多耗一会儿才有精神头。据说也是因为每天晚上都Q什么,什么游的弄到挺晚才睡。老杨也懒得管他,都是大人了,自己应该学会安排好自己的生活。
“杨大爷,又送菜去哈。”住对门院的中年男人大明看到老杨蹬着小三轮出门,笑着打招呼。
“是啊,估摸那小子也该醒了,怎么,今天不去那儿吃饭?”老杨眯起眼睛笑呵呵的,明目张胆地替自己的儿子拉起生意。
“去去去,今天我休息,晚上拉上几个哥们到您儿子那儿喝酒去。”大明是个出租汽车司机,平日跑出租挺辛苦,而且还不能喝酒,这次申请了几天休假,好好在家休息。大明是个爽快之人,热心肠,街里街坊有什么事情,他都愿意帮忙,遇到邻居们有需要用车的时候,他都直接拉送,而且分文不取,为此,大明没少遭他媳妇儿埋怨,不过大明媳妇儿也是明理之人,埋怨大明也只是图个嘴上痛快,过会儿就没事了。邻居们也知道大明辛苦,所以平时如果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也从不向大明开口。

小三轮拐过弯,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前面,吓得老杨赶紧捏闸停车,这仔细一看,原来是住邻街,上小学三年级的小龙。
“杨,杨爷爷,您吓死我了。”小龙抚着胸口说。
“小龙啊,慢点,别总跑,看着点车。”老杨安慰他说。
“因为已经迟到了呀。”
“那也得慢点呀,要是磕了碰了,你爸妈得多担心呀。”
“……嗯,知道了。”
“知道就好,去吧,别跑啊!”看着小龙从自己身前走过,老杨还是有些担心的回头冲他说。
“放心吧,杨爷爷。”
“这孩子,真是……”老杨摇摇头,苦笑道。不过他似乎忘了,自己和老刘头,那时候只怕比他还要能折腾吧,只是那个时候,街道里根本见不到靠轮子行驶的东西罢了。

在湖畔骑车,是件非常惬意的事情。距离虽短,但老杨很享受这个过程。
打太极拳的、钓鱼的、做操的、跳舞的,干什么的人都有,而且各自有势力范围,互不干扰。老杨没有加入其中,他只是蹬着自己的小三轮车,每天往返于这里,作为一名旁观者,看着这一切。
看见邻居,打声招呼,看见朋友,说几句话,对老杨来说,日常的生活就是这样平淡如水,但他却总能从其中发现快乐,能做到这一点,他已经很满足了。
小三轮来到小儿子开的饭馆门口,门已经打开,小儿子眼神迷茫的站在饭馆里,似乎像在打瞌睡。
“你是不是还没醒?”老杨问。
“爸,早啊,没事儿,昨天睡得晚了点,中午忙完了我再去补个觉的。”小儿子一边抻懒腰一边说,呵欠连连。
“那怎么不多睡会儿?”
“闹钟响了,我知道您差不多该到了,这不就起来了吗?”
老杨点点头,没说话,但心里还是有一丝的欣慰,知道这小子还挺顾及自己的。
“行了,你去洗把脸吧,我先把车推进去,记得把你的胡子刮了。”老杨盯着小儿子脸上的胡茬说,这孩子岁数不大,怎么就不知道注意仪表呢?
“知道啦,爸。”小儿子迷迷糊糊的走了回去。
小儿子的这家饭馆距离老杨的家不远,刚毕业那会儿,小儿子和老杨住在一起,饭馆开张后,小儿子就搬了出去,吃住都在饭馆里了,但是每天晚上营业结束后,他都会回老杨那里一趟看看,老杨要是没睡,爷俩就聊会儿天,大概一个多小时,小儿子就回去接着上那个什么Q,玩那个什么游去了。反正爷俩都觉得相互沟通起来有点难度。老杨还是觉得和老刘头、老罗头说话更有意思。只要小儿子每天都惦记点他,他就心满意足了。


*****


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
刚把小三轮车上的菜都提进去,饭馆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小儿子赶忙过去拿起话筒来。
“喂,您好。”
“哦,好的好的。”
“中午十二点,四位是吧,好的好的,没问题,给您留着。”
“知道了,没问题,您放心。好的好的,中午见啊。”小儿子挂上电话,听内容也知道是有人打电话订座。小儿子的饭馆生意挺好,有时经常赶上客人太多而没地方的情况,老杨每天中午都在这里吃午饭,自然很清楚。不过老杨不占桌,他总是一个人在饭馆后面的小院里吃,小儿子为他在那里摆了张小桌,供老杨专用。

菜都拿进去后,老杨嘱咐小儿子几句,说自己中午想吃个糖拌西红柿的,然后就打算离开。
小儿子刚点点头,听见自己手机响了,又赶忙拿出手机接听电话。
这是一瞬间的事情,不过老杨还是注意到小儿子的脸上有了一丝的兴奋之情。
小儿子看了一眼老杨,表情略有些尴尬,老杨知道自己应该回避一下,便转身走出饭馆,虽然他对是谁给小儿子打来电话还是有点好奇。
这小子,不会是瞒着自己交了女朋友吧?一个念头涌上老杨的心头。不过他转念又一想,小儿子也二十五了,有女朋友也不稀奇,自己都老了,也别管那么多了。当年大儿子二儿子处女朋友时,老伴就坚决不让自己插手,说那都是孩子的事情,大人别瞎掺和,老杨也就没管,所以现在小儿子如果有了女朋友,老杨自然也不会去管,只会在心中替这个最小的儿子感到高兴,这小子也终于有着落了。
推着小三轮车走出院门前,老杨看看小儿子,那孩子表情有点紧张,又有点高兴,嘴里不停的说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老杨怎么看怎么觉得那孩子确实像是在和女朋友说话似的,他微微一笑,蹬上小三轮车离开了小儿子的饭馆。


*****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昨天和老刘头、老罗头、老李头约好了上午打打麻将,这不,四个人已经坐在桌前打了起来。四个人中,老罗头善谋、老李头善察言观色、老刘头经验丰富、老杨则是运气好,这样的四个人凑成一桌麻将,这情景比看话剧还有意思。
老罗头喜听评书,三国演义是他的最爱,他说起里面的谋略来头头是道。此外,他也喜欢看书,《孙子兵法》、《三十六计》这些书他看了不知道有多少遍,就差去写一本罗批某书了。生活中,老罗头没有什么显露本事的机会,所以把心思都放在麻将里了。牌桌上,老罗头说话少,总是算计着哪些牌应该出哪些不该出什么的,对输赢反倒是不怎么上心。
老李头这人在牌桌上坐不住,总是四处观望,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每当别人抓牌出牌时他都要盯着对方的脸看,非要从表情中看出些什么来才行,而且牌桌上别人一说有关牌的话题,他就会竖起耳朵,听听看有什么有用的情报没有。
老刘头此人,拥有丰富的打麻将经验,很久以前便涉足麻将行当,在此地击败对手无数,号称一霸,也因为此,他去老年活动中心的时候,几乎就没有人愿意跟他一桌。老刘头对此倒也不在意,笑嘻嘻的,有时帮其他牌桌上的人出出主意,然后就抽身离去。弄得后来也就是老罗头、老李头和老杨这三个不怎么看重输赢,而是在牌桌上各自找乐趣的人与他凑成一桌。
最后是老杨,老杨打牌没什么特点,抓了好牌高兴,抓了次牌也不在乎,输赢也不放在心上,对他而言,输赢都是运气。老哥儿几个打麻将,就是为了消遣,图个高兴,管它输赢呢!不过他倒也没怎么注意,而其他三人却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这老杨平时虽然输多赢少,但每次胡牌都是大的。即使如老刘头这等麻将神人,看老杨胡牌也只能干瞪眼。
“五筒!”老刘头刚抓牌,根本就没动就又打了出去。此时老罗头低头不语,还是在琢磨自己手中的牌。老李头则看了老刘头几眼,似乎没发现什么,又把目光瞄向了老杨,因为轮到老杨抓牌了。
老杨满不在乎的抓过牌摸了摸,似乎是张红中,翻过来一看,果然是红中,于是他想都没想就把这张牌打了出去。
“碰!”那边坐老杨下家的老罗头还在皱着眉头,这边老李头先发话,把红中拿走了。
“九万!”老李头打牌出去。
“老兄弟,谢谢啊。”老刘头笑嘻嘻的,推倒手中的两张牌,老李头一看,是七万和八万。这时,老刘头手里面就剩一张牌了。
“单听啊,老哥儿几个可注意啦。”老刘头得意洋洋,自己这把距离胜利不远了。
听老刘头这么一说,老罗头的眉头皱的很深了,老李头则开始严密注视老刘头的表情,想猜出他究竟要胡哪张牌,只有老杨,还是乐呵呵的,一点也不在意。
嗯?老杨抓牌,似乎是筒,又似乎是条。翻过来一看,是张九条。
“自摸。”老杨推倒了面前的牌。这动作吓了老哥儿仨一跳,老罗头已经顾不得皱眉了,老李头不再看老刘头,而是把目光对准了老杨的牌,而老刘头似乎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就差一步了,怎么?老杨却自摸了?
“清一色!”还是老刘头反应快,说了出来。
这下子,牌桌上的老哥儿仨都是一副哭丧着脸,老杨这把又胡的挺大……
“呵呵,对不住,对不住。”老杨一看是好牌,心里乐开了花。


*****


呼噜呼噜……
呼噜呼噜……
吃过午饭,老杨还是按照老习惯,回家里去睡午觉。
以往老杨并不喜欢睡午觉,总觉得那中午过后的时光是难得的美好,于是就自己在院门前放张小板凳,泡一杯茶,慢慢品着。尽管这时候没有什么人,但老杨却自感有一种乐趣。老伴喜欢睡午觉,但也觉得老杨总一个人坐在外面怪寂寞的,她心里很清楚,因为自己睡觉轻,老杨怕吵着自己,所以就到外面去坐着,所以渐渐的,有时中午也会忍着不睡,陪老杨一起在院门坐着。两人也不怎么说话,就是喝茶,倒也有安静中的闲逸。
老伴去世后,老杨也渐渐觉得,总是一个人在院外坐着,似乎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因为再没有人会那样毫无怨言的和自己坐在一起了,所以就回在屋里坐一会儿,但用不了多久,一股困意就会涌上来,老杨抵抗不住这困意,就去睡午觉了。
别看老杨虽然喜欢喝茶,但喝完茶该睡觉还睡觉,根本不会因为茶叶而增添精气神。
这段时间,院子中是安静的,因为孩子一辈的人,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而老一辈的人,则都选择了依靠午睡来打发时间。也许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还能做个好梦呢。
老伴去世后,老杨在午睡时会梦见她。在梦中,她还是那二十岁时的摸样,梳着大辫子,朴实漂亮,一笑起来让老杨十分着迷。她总是那样笑呵呵的坐在自己的身边,陪伴着自己,有时也会说些悄悄话,但醒过来时,老杨根本不记得她说过了什么。随着时间渐久,老杨梦见老伴的次数越来越少,但这并不能说明老伴在他心中地位的消失,而只是老杨已经渐渐从老板离去的难过中恢复过来。大儿子曾经试探过自己,问有没有意愿再找个老伴,被老杨拒绝了。老杨心里明白,大儿子怕自己一个人寂寞,想给自己找个说话的伴儿,但自己已经这么大岁数了,何必再给别人添麻烦,就这样一个人生活其实也不错。想说话,听老刘头胡扯,听老罗头说书,未尝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有这些老邻居老朋友在,老杨觉得自己其实并不孤单。


*****


叮铃铃铃……
叮铃铃铃……
老杨又蹬上那辆宝贝小三轮车,出发了。
睡醒后,他只是洗了洗脸,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带着钱去买点晚饭用的东西。
西红柿买了,鸡蛋也有,剩下就是需要买切面了。在这一片,面条属于必备品,所以胡同里的副食店通常每天都会多准备不少,但即使这样也总是供不应求,无论是手擀面还是切面。一大碗面,拌上油乎乎的炸酱,再撒上一些各人喜欢的菜码,比如黄豆呀、豆芽呀、水萝卜丝呀、芹菜末呀什么的。捧着这碗香喷喷的炸酱面,再洗干净一条黄瓜,在树下的小马扎上坐着,没一会儿,淅沥呼噜的就把这碗面送入肚中,还意犹未尽的舔舔嘴,要是吃多了,就打个饱嗝,拍拍肚皮以示“太好吃了”。
可惜,老杨不怎么爱吃炸酱面,也许是老刘头没事总端碗炸酱面在他面前炫耀,问:“老杨,吃吗?”的缘故吧。老杨就算不计较,但也咽不下这口气,他老刘头有炸酱面,我老杨也有鸡蛋西红柿打卤面,谁怕谁呀。反正小儿子总夸自己的鸡蛋西红柿打卤面好吃,没见他往老刘头家跑去吃过炸酱面。
每天差不多过了五点,这面条就卖光了,甭管您和副食店的店员说破了嘴,得到的也是那三个字“没有了。”客气点的向您道个歉,横点的连搭理都不搭理您,反正就是一个结局“想买呀?明天早点过来。”
出了胡同群的大街街面上有超市,里面什么都有,当然也包括面条了。老杨不怎么爱去那里,虽然东西是琳琅满目了,但老杨总觉得呆在那儿眼晕。听老罗头说,那个超市属于勾引人花钱的地方,进去了不买东西不行,不是因为超市强行买卖,而是进去的人,不买点什么就觉得心里不舒服。老罗头说自己闺女女婿两个人就特爱逛超市,每周都要去二、三次,每次两手空空就带着钱进去,出来时大包小包,钱花完了,甭管平时吃的不吃的,用的不用的,都买一堆,光瓜子就有好几包,还有什么罐装啤酒。
听完这个,更加坚定了老杨远离超市的想法。老杨把这个想法也告诉过小儿子,没想到小儿子就回了一句“您不懂。”
对呀,老杨是不懂。他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吃那些什么零食,而且还吃起来没完。也不明白为什么总要买生活用品。自己的暖壶和脸盆已经用了好多年,也没觉得不好用的。
对于老杨来说,不懂的,不能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吃饭,就到早市买菜、到副食店买肉、买主食、买调料;穿衣,就让邻街的施裁缝给做;东西坏了,邻居们有手艺的,就拜托人给修补一下,不行的话,还有那走街串巷的修理匠呢。基本上,老杨很少离开这片已经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最多也就是骑着小三轮车绕一圈,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又变了。尽管外面的世界距离自己很遥远,那些甚至比城墙城楼还要高的高楼大厦,对老杨来说,只是他不能理解的又一样东西罢了。每次一说到那些高楼,稍微懂点的老邻居们不说什么,而其他人则会说“那玩意怎么那么丑呀。”

“您给我来一斤切面。”看着那几乎快要干净的托盘,老杨暗自庆幸,自己运气不错,这切面没卖完,算是便宜自己了。
副食店的店员动作麻利的抓起一把切面放在电子秤上约,正好一斤。
“给您,拿好。”店员拿钱给面。
于是,那放切面的托盘空了。
老杨刚转身往那熟食的窗口去,就听身后有人问:“还有切面吗?”
店员很客气的回答说:“没有了。”
老杨提着塑料袋走出副食店,蹬上小三轮车,回家去了。


*****


咕噜噜噜……
咕噜噜噜……
小奶锅的水烧开了。
老杨把洗好的西红柿丢进了锅里,这样煮一下,就可以很顺畅的把西红柿皮剥下来。
西红柿一进锅,老杨用筷子拨拉一下,马上就用笊篱捞上来,放进盘子里。然后老杨三下两下就把西红柿皮剥下来了。两个大西红柿放在案板上,看上去那么的鲜红。
老杨虽然上了年纪,但手脚不哆嗦,他拿起菜刀嚓嚓几下,就把西红柿切好。
切好西红柿,然后就是打鸡蛋了。三个鸡蛋碎壳入碗,随着筷子的拨动,鸡蛋液仿佛在飞舞着。老杨这手不可谓不熟练,他几乎能打出花来,这点让那些老邻居们由衷的赞叹,甚至是常年做饭的几个人也是自叹不如。
西红柿和鸡蛋都准备好了,剩下就是炒了。
“爸,我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小儿子进厨房来了。
“哦,正好,那你帮我把面煮上。”老杨也不回头。
“好嘞,看来马上就能吃上了,我回来的还真是时候。”
“你这孩子。”
“中午一看您吃糖拌西红柿,我就知道晚上能吃上这面了。”
“对了,晚上大明和他几个朋友可能要到你那儿吃饭的,别慢待了人家,人家平时没少给咱们帮忙。”老杨想起了上午和大明的对话来。
“瞧您说的,我哪能怠慢明叔呀。”小儿子笑嘻嘻的回答。
“你明白就好。”
父子二人一边随意说着话,一边做饭,这边厢老杨的鸡蛋西红柿卤炒好装碗端出没一会儿,面条也煮好了。
“面条要过水吗?”小儿子问。
“过吧,温和点就行,还有,给我盛碗面汤的。”
“没问题,我也要喝的。”
小儿子端着装面的盆上桌,给老杨盛上一碗,再给自己盛一碗,待老杨浇上卤之后,他迫不及待的拿起勺来浇卤了。
“给你蒜。”老杨递过几瓣蒜给小儿子。
“嗯。”小儿子已经淅沥呼噜的吃起面了,朝父亲点点头。
“吃慢点。”
“哦。”小儿子的动作丝毫没减慢,转瞬间就吃完一碗,几乎要把碗舔的干干净净。
“你这孩子。”老杨只好装作没看见,“给我留一小碗面的,剩下的你都吃了吧。”
“好嘞。”
“还有,你吃完了就先回店里忙去吧。碗我归置就行了。”老杨心里还惦记着大明的事情。
“没事,就这仨碗,吃完了我刷。”
“行了行了,有你刷的时候,不急这一次。”小儿子拗不过老杨,被老杨三句两句的打发走了。


*****


吱吱吱吱……
吱吱吱吱……
在树下乘凉的人的聊天声中,掺杂着知了的叫声。
老杨刷完碗后,在屋里休息一会儿,便出了院子,在树下摆个马扎坐下,轻摇着扇子乘凉。空调那种东西,老杨是很不适应的,尽管夏天天气很热,老杨也会认为那才正常,像大儿子和二儿子住的楼房,夏天一开空调就凉飕飕的,这会让老杨觉得不像是夏天。在自己的屋子里,有一台买了十几年的电风扇,现在上面的按钮已经不怎么好用了,但老杨舍不得扔,毕竟这也是伴随了自己十几年的老伙计了,而且也不是不能用,凑活着就行了,没必要花好几十块钱再弄一台。
这个时候,不少人也都不在自己屋子里闷着,都到外面来了。三五个聚一堆,说话聊天下棋打牌斗贫嘴什么都有。
街坊老林正拉着自己上大学的儿子下象棋,这老林在这一代是有名的棋痴,三句话不离棋,平时就爱在院子外面摆个棋盘琢磨,连有人问路他都要拉人家对上一把才行。老林的儿子从小对父亲下棋耳染目濡的,也成了半个棋迷,在小一辈人中无人能敌,甚至还发展了好几个棋友出来,而且这孩子进步神速,现在老林多半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五局中经常要输掉四局,但老林也充分发挥了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的精神,一找到机会就摆出一副“定把儿子拉下马”的样子,对其穷追猛打。
围观这棋局的多是周围的邻居,看这父子二人对弈也多保持缄默,因为他们也自知水平差的太远,指点江山那只会露怯。
看那边老罗头身边那一圈子的人,都是围着听老罗头说书的。今天正好是说到三国演义的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这在书中就是精彩的段子。老罗头说书的本领不差,说起来是眉飞色舞,听众们也是听得兴趣高涨。其中不乏几个小学生和中学生。能让这群整天就知道娱乐圈的孩子去崇拜关羽、诸葛亮这样的人物,其中绝不能忽视老罗头的功绩。
老杨乐呵呵的坐在那里,和老刘头、老李头随便聊聊天,也是自得其乐。


*****


嘟嘟嘟嘟……
嘟嘟嘟嘟……
乘凉回屋还没有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
老杨拿起话筒,从里面传来了小儿子的声音。
“喂,爸。”
“哦。”
“爸,我今天晚上有点事儿,不过去您那儿了。”
“你是不是喝酒喝多了?”
“哪能呀?您听我说话像喝了酒吗?”
“你这孩子,要喝也少喝点。”
“哈哈,其实是这会儿来了两个朋友,他们也想开饭馆的,想让我帮他们出出主意,估计今晚会弄到挺晚。”
“哦,你都给别人要出建议了?”
“没有没有,瞧您说的,我也没干多长时间呢。”
“不用跟我装谦虚,要不是你干得不错,人家能来特意找你?”对于小儿子经营饭馆的本领,老杨是颇为得意的,现在有人跑来向小儿子求教,老杨当然觉得面上有光。
“我也就是帮忙出出主意什么的。”
“行了行了,你也别让人等你,挂了吧,我等会儿就洗洗睡了。”
“行。”
“还有,你晚上早点睡的,别整天折腾,你才二十几呀,有的是折腾的时候呢。”
“行了,爸,我知道了,挂了啊。”
大概是小儿子担心老杨又唠叨,所以连忙挂断电话,听着听筒中传来的“嘟嘟”的忙音,老杨不禁嘀咕一声“这臭小子。”


*****


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老杨端着脸盆到院子里接水,正碰上老刘头在刷牙。
“怎么,也要睡了?”老杨问。
“是呀,这不正刷牙呢嘛。”
说来,老刘头每天晚上睡前要刷牙这件事情也算是件趣闻。因为他过去喜吃大蒜,老伴总嫌他口臭,就要求他每天睡前必须刷牙,否则不准进屋睡觉。在此威胁之下,老刘头只好乖乖听令,每天老老实实的刷牙,刷好后都要大张着嘴让老伴问,直到老伴满意。后来习惯成自然,即使老伴去世多年,他也没有忘记,每天晚上都会好好刷牙,也正因为此,他的牙齿倒也一直很好,吃东西依然可以“嘎吱嘎吱”的开怀大嚼,让不少牙不好的邻居们好生羡慕。
“这一天又过去了,真快。”
“是啊,对我们这帮老骨头来说,多一天是一天呗。”
老刘头的话透着些许的悲观,但又有那么一点乐观。是呀,上了年纪的人,其实更应该去享受生活,享受快乐,活着不就是图个高兴么?老杨、老刘、老罗、老李,这些在胡同里生活了一辈子的人,虽然都不富裕,但是却都很快乐,他们没有受到来自现代社会的诱惑,也没有多大的野心,没什么讲究,自然也就没有多大的压力,而且儿女各自有各自的事业,也很尽孝。这样子,他们已经很知足了。每天虽然不出这片街道,生活却也悠然自在。

老杨端着脸盆回屋,往盆里对上点热水,把毛巾在水里沾湿,拿起来轻轻擦着。湿热的毛巾在脸上擦过,感觉很舒服,仿佛又重新充满了活力。
擦完脸,老杨看看表,时间正好是九点。
于是,他朝着放在箱子上的相框中照片上的老伴笑了笑,脱下外衣,躺在床上,盖好毛巾被,轻轻闭上了眼睛。
老杨在心里念着那句他已经重复了很多遍的话。
明天早上一觉醒来,就又过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
老伴啊,我离见到你又近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啦。
最后编辑瑞树 最后编辑于 2009-06-22 20:58:24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8:57:28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老杨的一天(完整)

>>>>即使老板去世多年,他也没有忘记<<<<<
打錯囉 = =

幸好之前有看過前面的........所以花個50分鐘就把後半段看完了........
我覺得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小兒子怕老揚嘮叨,急著掛電話,老揚最後默默一句"你這臭小子"~~XD
>>>>老伴啊,我离见到你又近了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啦。 <<<<
唉........結尾是不錯.......但被這句話給衝擊到了........
一想到自己老了之後........就開始擔心起來了 = =IIII
話說,一天老揚做還真多事阿
我記的那打麻將,只要沒事的,一群老人也可以打發一個下午.........OTL
超市阿......我爺爺也是不常去那地方........(但現在時代變遷太快了,我爺爺也不得不接受了)
以前常去軍公教那裏買東西 = =
而且他討厭吃泡麵阿.......(嘆)
現在老人家生活雖然不富裕,但也挺愜意的
不像我們整天被學業和人際關係壓得喘不過氣來.........

唉......總結就是........
看完感觸真深阿

同時也恭喜女神把老揚一天給完成~~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回复:老杨的一天(完整)

谢谢水羊的提醒,错字已经修改。
其实老年人的生活与我们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而过着传统生活得人与新式生活的人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可以不回到那种生活,但我们却应该去了解并记住,毕竟等我们都老了的时候,也会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TOP

回复:老杨的一天(完整)

每部分的开头都是拟声词啊,很有意思。话说老杨对时间还真是执着啊,咱又何尝不是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