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三题点心] 三题点心第三期(试行)开始!

[ 5525 查看 / 5 回复 ]

本期三题题目:

白色、禁止、兔子


本期的指定味道是:冰凉透爽的白糖棒冰味道

嗯,天热了,果然还是想吃凉快的东西呀

1. 何谓三题点心?
每期将会出三个关键词,将这三个关键词连成一篇短文,就是所谓的三题点心了。

2. 三题点心的活动周期?
一期以一周为限。4期为一个周期。

3. 三题点心的限制要求?
首先是字数限制。咱一向坚持三题是点心,长篇是邪道,所以字数范围请控制在100~3000字。2000字左右为宜。

其次是味道限制。每次题目会附加味道要求。比如香甜可口的棉花糖味道之类的。
当然,把味道搞得怪一点也是可以的,不过在评分上就不保证了。有可能会被评得很低,也有可能会评得很高哟。不过,其实咱还是很期待奇怪口味的哟。

嗯,基本上就这两个限制,其他没什么限制。当然违反版规的内容也是不允许的!

4. 三题点心的奖励?
基础奖励:10KP10积分~50KP50积分。由咱跟苍樱同学一起评吧,所以如果两个人的评分合起来,可以达到20KP20积分~100KP100积分哟~ 很丰厚的哟。

特别奖励:以4期为一个周期,得分最高的前三名可以得到文学少女勋章1枚,或折合成1学分。【注:一个周期内,如有两期以上参加人数突破10人,则前三名可以获奖。如果参加人数5人以上,10人以下,则前2名可以获奖,如果不足5人,那就得分最高的可以获奖。】

附加规则:允许将一个周期内的4期题目连成一个相互有关联的系列故事。如能达成连击,可以直接获得文学少女勋章或1学分。
注意:将一个长故事拆成4份是不允许的哟。每期故事必须是能够独立成篇的,不能独立成篇的故事是不会被判连击成立的哟。
附加规则的达成条件是相当困难的,不过也许也会有意外的乐趣。非常期待能有谁可以达成连击
editor/images/smilies/miffy/lovelove.gif

5.如何参加三题点心?

只要是keyfc的注册会员,谁都可以参加。参加方式就是在本帖后,以回复的形式将你写的三题点心贴上来。注意不要开新帖,三题点心新帖多了就会容易乱,集中在一个帖子内便于欣赏。


注意事项:
本期三题点心截止时间为:7月11日23:59
本帖为三题点心专用帖,除三题点心的正文外,其他一切类型的回复均禁止。违者扣除20积分20KP。
另設三题点心讨论专用楼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31954.aspx,吐槽讨论请移步讨论专用楼。




###############################
插话:虽然有不少同学参加三题是很高兴啦,不过很奇怪,为啥都没人去讨论楼去吐槽呢?难道是因为讨论楼没有加亮,所以没人注意到?三题一半的快乐就在于相互吐槽啊 TVT 这么愉快的事情不去做的话,热情很快就会消散的哟。所以,大家都踊跃去讨论楼吐槽吧。有什么觉得不爽的,有什么觉得不懂的,都可以去讨论楼质问作者哟~~
这是上期的文章: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32425.aspx 大家都去看看,然后在讨论楼一起吐槽吧
最后编辑蓝空公主 最后编辑于 2009-06-29 01:12:50
1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管理员 kameu03 于 2012/7/25 0:42:48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这年头
    做魔王难
    做公主更难
    TOP

    回复: 三题点心第三期(试行)开始!

    他的我
            有些事情,在冰凌剔透的年纪里,是永远也说不清的。
            我是一个不合群的孩子。我喜欢和蓝天说话,与细雨嬉戏,檐间燕子是我的朋友,同样大的孩子却无法与我一同玩耍,我打心底,厌恶那些与我格格不入的怪兽。
            这种寂寞持续了11年,直到与他的初见。
            在冬日里阴沉的阳光下,他缓缓而来,微笑着走到我的面前。
            从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我所厌恶的人类的气息。我痴痴地望着这个奇怪的男人,浑身洁白的装束如同空气本身稀薄,似乎将他的全部隐瞒其中。
            冷不防,他伸手褪去了我的棉衣与衬里,温热的大手滑过我外露的肌肤,在寒气侵蚀下的皮肤却意外的感到灼烧之痛。火辣辣的灼烧感传到双颊,发热的脸袒露在冬风下,红彤彤的躁动不已,莫名的亲近感席卷全身——我的身体告诉自己,我并不讨厌他的行为。
    你是一个半成品
            “含羞待放的蓓蕾呢,”他凝视着我的外露的胸口,自言自语,“等这对花儿开了,一定能压断不少又黏又粗的草茎呢。”
            抱起我,他开口了:“御,是我的代号,我呢,最喜欢纯净无暇的白,你的名字呢?”
            “陈雯佳。”毫无犹豫,我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嗯,佳,很好听的名字呢,”他微微眯了眼,“不过,还是叫你槿儿更好听呢,你就叫我哥哥,好吧。”
            “哥哥。”我搂住他的脖子,想多留住这份温暖。
            “嗯,走吧,槿儿。”
            嗅着久违人类的芳香,我进入了梦乡,梦醒时分我正躺在柔软的床上。他俯在床边,微微一笑:“槿儿,在这里,你可以做任何一件事情,但是,”冰冷的语气,转瞬即逝,“有三件事除外:别出房子去,不要爱上我,以及千万别碰沙之书。”
    我是爱着你的
            怎么可能呢!我是如此的喜欢他,喜欢他的一切。我喜欢上他所爱的白色,我喜欢像他一样微笑,我喜欢他的说话方式,一切一切都是如此喜欢。
            每天傍晚,我总是特意换上他最喜爱的白色衬衣,怦怦的心跳,爬上他的床头。他也总是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唤着:“小兔子,你来了呢。”然后翻开那本沙之书,讲起一个又一个美妙的故事——直至我睡眼朦胧。
            第二天醒来,床头总是誊写了一份昨天讲过的故事,我如饥似渴的阅读,然后将他们一字不差的背下来。空的时候,我常悄悄翻看他看过的书。看不懂,便只好慢慢琢磨,回头学习更好懂的知识,——我觉得似乎这样,就能一点一点的接近他。
    原来你会长大啊
            时光便在如此从容的岁月里流逝,一如既往的他,一如既往的生活。只是我变了。
            从来都不像他一样,几年以来从不见年岁的增长:我的身体在悄悄的蜕化。第一次的流血,让我开始讨厌红色;在柔软与坚挺之间徘徊,不知不觉,我似乎成了另一具躯体。我的身体的某个部位常常莫名的灼烧,或许是腹部,或许是胸口,烈火在舔舐着——也许是,我在渴求着他:带我回来后,我从没亲过我,他再没抱过我。
            想他的时候,我抱坐在椅子上,低头看那儿一点一点地湿润——因为泪珠儿总是不争气的滴下,濡湿了白色的裙裤。
    对不起,再见
            18岁生日那天,我暗暗许愿要告诉他我喜欢的感觉,我想在沙之书上写上我的心声,我期待着今晚他给我讲故事时发现那3个字时惊讶的表情,然后温柔的搂我在怀里。我终于拿起了沙之书,然而上面,一片空白——那些故事,从来都不存在于这本书上。原来7年来每日每夜的故事都是不曾存在的——茫然的望着沙之书,心如乱麻。他是为什么不让我看呢?我抱着书,痴痴的等待,我要道歉,我要趴在他的肩头,我要被他抱在怀里,哪怕被骂被打,我也要,触摸真实的他。
    然,你看不到呢
            然而,他没有回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群陌生人闯进了我的房间,久违的讨厌的人类气息再度弥散开来。恶心晕眩溢出我的喉咙,濡湿了白色睡衣,在恶寒呕吐中我昏了过去。
            梦里,冉冉渐翳的阳光透过窗棂,被分割成错落的金黄,打在我泛着红晕的脸上。
            那是哥哥给我讲的第一个故事,一个关于蒲公英少女的故事。
            哥哥读到最后,我哭了。
            “多美好的结局啊,槿儿,为什么要哭呢。”
            “那个女孩子终于和男孩子在一起了呢。可是,可是,小兔子多可怜啊,遇见了那个女孩子,转眼就被忘记,不会像那个男孩子一样,与她永远在一起,只能伤心的等着永远不会再来的她。”
            “我若是那小兔子,好想好想,和那个女孩子再玩一会儿。”
            哥哥笑了,轻轻摸了摸我的头:“那我就做小鹿吧,以后在同样的地方,永远陪着同样的小兔。这样大家就都不寂寞了啊。”
            你是前天的小兔子,我是昨天的小鹿,今天我们在这里相遇,明天永远在一起。

    其实,我是蒲公英啊
            然而我要与他拉钩时,哥哥早已消失不见,那种令人作呕的生物正盘踞在我的床边。
            我知道的!三个禁忌,都破了,都破了!
            我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当我再度苏醒的时候,有个和善的人告诉我一切,关于我的村落,在我离去后我的村落的毁灭,家人的离别。我哭了,不是为着逝去的父母,只是我再也见不到哥哥了,我又是独自一人了。
            明天,真的好短好短。
    ——————————————————————
    之前写的太快太纯洁了,真对不起我自己,所以推倒再来了,顺便挑战一下四连,
    如果可以的话,让埋下的伏笔最后华丽的爆发吧
    重来后才发现,还是很和谐,这是个有点疯狂的故事。
    只想说一句我的感觉,白糖棒冰,吃多了会有苦味。
    最后编辑枸鸺槿 最后编辑于 2009-07-02 08:54:48
    1

    评分次数

      TOP

      回复:三题点心第三期(试行)开始!

      ‘那、个……上面写着什么来着的?’
      ‘狩猎禁止’
      恩……那么里面的那一片片白色的就是绵羊咯?
      为什么是绵羊?

      ‘那无所谓呢,kagami’
      镜:‘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konata’
      此方:‘哼嗯,kagami好可爱呢’
      镜:‘喂!别用那种大叔的眼神看着我,我身上有什……甚么!?’
      此方:‘果然还是兔子比较适合你呢,噗噗噗噗……’
      镜:‘为、为、为什么我是兔子,羞死人了……’
      镜:‘喂!又是你搞地鬼吧!快把我变回去!’
      镜:‘喂!别再那里叹气装傻!’
      此方:‘kagami,我真为你感到难过,因为狩猎队就要来了’
      镜:‘那又如何,这里不是写着狩猎禁……’
      此方:‘正如你所见,是指里面的绵羊’
      枪声:‘PING!’
      镜:‘救救我~~~’
      此方:‘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既然是兔子的话,只要念以下咒语大概就可以避免被追杀了吧。’
      枪声:‘PING!’
      镜:‘什么咒语都可以啊!快!’
      此方:‘咕叽咕叽XXXX……’
      镜:‘唉!?这、这……这样……’
      此方:‘而且要大声哦~~’
      枪声:‘PING!’
      镜:‘啊!不管了!’
      镜:‘我要~~~’
      ………………
      电视:‘其实,单纯的数羊是无法促进睡眠的……’
      唉?我这在……家里
      什么啊!什么梦啊……
      司:……
      镜:啊!
      司:没关系的姐姐……
      镜:司……
      司:姐姐想做兔女郎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镜:司……不是的……
      司:哦,我要去发个短信
      镜:等一下,司……

      于是,镜在最近一段日子里有没法好好做人了。
      1

      评分次数

        TOP

        回复: 三题点心第三期(试行)开始!

        那个孩子,一直都是一个人。
        无论是在打雷的暴风雨之夜,还是萤火虫飞舞的爽朗的盛夏之晚,亦或是有着略微寒冷的微风的秋季夜空,那孩子,总会在这里,总是,一个人。
        于是,我走进了他。
        ============================================================================================================

        “呼~呼~别跑...给我站住!”
        我一边呼喊着,身体却上气不接下气地做着与言语相反的往复运动。与此同时,手掌飞快的拨开周围等身高的草丛。如果稍微慢一点,眼前那白色的小小身影就会消失一样。
        “哈~哈~为...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情啊!”我又是懊恼又是无奈的想着....身体却没有停下来。
        如果这时在我的头上有部摄影机的话,这画面一定很有趣吧,就像推理电影里追逐着犯人的警探,或者探险电影里获知答案的探险家飞奔向藏宝地。但是遗憾的是,我正在追逐的,不是那么让人刺激的东西。事实上,那不过是一只在普通不过的兔子。
        是的,在将近40℃的盛夏,在正午的炎阳下,连汗水都几近被蒸干的我,正在追着一只兔子。
        看到这副情景的人,一定会以为我在发神经吧,一定以为我是因为期末考不理想,而必须在暑假的每天上午补课而心力憔悴,最后发癔症了吧...说实话,我并不否认,因为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来追这只兔子。
        身体已经逐渐适应了拨开草丛奔跑的机械运动,于是头脑也获得了相应的思考自由,我开始回忆,自己是由于什么原因,而开始了这么滑稽的行为.....

        结束了今天的补习,我百无聊赖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反正回家也不过是打打电动,看看漫画,偷偷懒就混过一个下午,与上午在学校见周公并没有太大的分别,对于没有什么朋友的我来说,这就是标准的暑假生活。我一边想着又要这样无聊的度过一个暑假,一边听着耳边那由于过热的天气,而夹杂着疲倦与厌烦的蝉鸣。
        “啊啊.....真是无聊死了。”就在我抱怨着生活的无聊的同时,在我前方的乡下土路的正中间,突然出现了一只兔子。这只纯白的兔子,用棕黄的眼睛,笔直的盯着我看....
        我的脑袋刹那间抽了一下,就如同突然转头而抽到脑筋那样.....当然,这是很痛的。
        “啊..痛..痛...”我一边轻柔着脑袋,一边慢慢的接近着那只兔子,就在快要触碰到的那一瞬间,这小东西“唰”的蹿进了旁边的草丛里....
        “别....别跑...!”我也跟着飞奔进了草丛中.....

        “哈...哈....我这是在...发什么神经啊....”想起来自己在这草地间飞奔的前因后果,我不禁认为自己是在做一件毫无道理可言的事情。可是,身体却没有办法停下来,只是持续在这盛夏碧绿的草丛里,追逐着那只白色的兔子....

        ===========================================================================================================
        他总是在唱着歌。
        歌声欢快的旋律,会让听到的人忍不住跳起舞来。
        他在唱歌时,手里总是捏着一串透明的玻璃项链,项链上,是一只透明的兔子。
        有时候,他会哭着进来,但是每当他坐下来,双手护着项链,开始歌唱时,那还残留着眼泪的脸上,总是会浮现出笑脸。
        啊,这是当然,唱着如此欢乐的歌,没可能会继续伤心吧。
        而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

        “哈....哈.....”我已经是在草丛中慢慢的走着了,身体的极限已经不允许我再作奔跑这样剧烈的运动了,就算是这样慢慢地走,脚下的步子也开始渐渐的变得沉重了起来。
        “为..为什么...这家伙....是要带我去哪里么...?”
        眼前的白色声影,仍旧没有消失,它似乎随着我而减慢了步伐,看来,它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吧。
        “哈..哈...你是哪里的兔妖,要把我引到哪里去吃掉吗?那...那你真的该早上几年啊,现在的我,可是一点都不好吃哦~”
        是啊,如果早上几年,或许现在,就不会.......
        那兔子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我,那眼神里,仿佛充满了悲伤,但是,这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之后,它就继续奔跑,不,是走了起来。我一边想着真是只奇怪的兔子,一边迈着缓慢的步伐,跟着它。

        ==========================================================================================================

        那天天空乌云密布....当我到达那里是,天上已经开始下起了滂沱大雨,所以,他垂着头走进来时,身上已经湿透了。
        他慢慢的坐下,开始唱歌,可是那歌声,慢慢被呜咽所遮盖,最后,他那被沾满雨水湿漉漉的脸,深深的埋到了膝间。
        "呜....呜....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这样,我...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明明,只是一直在一边唱歌...可...可大家却还要缠着我.....明明...明明已经跪下来求大家了,可是,还是要弄碎它....我做错了什么啊!呜...呜...妈妈...妈妈唯一留给我的东西。"
        那天,欢乐的歌声并没有在这里响起,过了不知道多久,男孩慢慢的离开了这里。
        “等等...不要走...”我大声的呼喊着,想要走进,想要安抚他的心。
        可是,我做不到,他完全没有听到我的声音,消失了。
        在他坐着的地方,无力地摊着一串碎掉的玻璃项链。
        后来,我一直在等着他。
        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

        眼前竖着的,是一个施工牌子,上面“立入禁止”的字迹已经被锈迹遮挡的模糊不堪,这明显验证了,眼前这栋废墟悠久的历史。
        “我...来过这里.....”
        那只奇怪的兔子已经不见了,但是,我的脚就像已经知道路线似的,自动地走进了废墟.....
        每走一步,记忆里的片段就开始闪现,脑子也不断接受着那如抽筋般的痛楚,但是,身体却始终没有停下来。
        “呜!好痛....可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这是......

        ============================================================================================================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他们似乎做的并不是什么正当的生意,所以在街坊邻居之中并没有什么好的评价,但我并不在意这些,我只知道,他们很爱我,无论多么忙,他们周末都会带我出去玩。所以,我一直随身带着妈妈送给我的项链,这是我在游乐场看上的,虽然当时妈妈说这东西太女气,不适合我..但觉得它十分漂亮的我吵闹着要买,于是,妈妈就卖给了我,这是妈妈,送给我的最后的东西。
        因为父母的评价不好,我一直在学校受人欺负,但是和我相依为命的爷爷没有办法帮助我,因为在受到父母去世的打击后,他一直都没有办法再站起来。
        但我却没有绝望,每当我被人欺负了,我就会悄悄到我的秘密基地,在那里,握着妈妈给我的项链歌唱,每当我唱歌时,就会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那天,握着被同学摔碎了的项链的我,依旧来到了这里,可是这次,歌声无法再拯救我了,悲伤渐渐地将我吞噬....
        我对着天空的闪电,大声地吼道“神啊!求您了!如果你存在,让我爸爸妈妈回来啊!不然,就让我去见他们啊!!!”
        当然,回答我的,除了雨声,就是那闷雷,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什么神的存在啊。
        于是之后,我完全放弃了自己,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是学校有名的不良了,就像一条孤狼,虽然仍然没有人敢和我做朋友,但是与小时候不同,也没有什么人敢找我麻烦,而与我相依为命的爷爷,也在不久后撒手西去了。

        =============================================================================================================

        我祈祷着....
        我无时无刻不在祈祷,希望能够再一次听到那孩子欢乐的歌声,希望再一次看到那孩子的笑脸,希望修复那孩子破碎的心。
        我无数次的祈祷,终于,最后,神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

        “哈....哈...什...什么嘛,这...算什么嘛”
        握着那完好如初的玻璃项链,我已经泣不成声......

        那晚,有一只洁白的兔子妖精,终于听到了她所神往了十几年的,某个男孩的快乐的歌声。
        最后编辑Limbo 最后编辑于 2009-07-09 02:52:33
        1

        评分次数



          偶地女神啊....咱拼死拼活做您马仔N年,您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就想河蟹了我吗T T......
          TOP

          回复:三题点心第三期(试行)开始!

          额...发重了米注意,请LZ删此楼....

          刪樓好像是一整樓都刪掉的,先編輯掉以節省空間
          最后编辑ceruleanpearl 最后编辑于 2009-07-09 19:15:23


          偶地女神啊....咱拼死拼活做您马仔N年,您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就想河蟹了我吗T T......
          TOP

          回复: 三题点心第三期(试行)开始!

            我与greenB——序(见面篇)

             夏,日历翻开了七月的第八面。若是以平时来说,学生们都开始享受充满沙滩与海洋气息、游览夏日祭、试胆大会等活动的充实暑假。虽不肯承认,但这美好的假日我除了家中便没有其他地方能去的生活被人称为家里蹲也是无法反驳的……
             “唉~~~~~~~~~~~~~~~~~”不由得长叹一声,打开了家门。我并不是因为无法像各种后宫男那样在暑假里泡在女生中乱插旗帜(flag)而感到不满。“我回来了”老爸老妈则趁着假日丢下我溜到外地游玩去了,明明是没有打招呼的必要了的说….不过、“啊,欢迎回来。”随着一柔和可爱的声音,一个以兔子发饰绑着绿色长发的女生小跑到玄关来迎接我。没错,我的烦恼,正是眼前的她——代号“GB”的greenB。


            说来是一周前的事了,如同往常在电脑商城购物归来,却发现买来的光盘中混进了一张白色的光盘,在好奇心之下我把它放进了驱动盘里,接着显示屏里刷地显示出绿底白字的“Greendam”。在之后的一片光芒中,她、降生了。同时,我的噩梦开始了……
             据说,这位名叫greenB的女生是来自叫做伟大派对的组织,为了向未成年人预防和禁止不良信息的危害而来的。当她一检查电脑时,一旦发现异物,便立刻霸道地把它吞进肚子里,完全无视我的挽留。最最头疼的一点,就是她竟然是极度冒失的!看到了LB的大黄猫就以为是黄色信息,连“11”也能看成是“H……
            “这种片面洗脑的手法跟最近的蓝X路教、春X教有什么区别嘛!”我想这么吐槽,但最近还是忍住了。在无法卸载的困境下,我的硬盘几进被扫荡一空……泪流满脸之中如果要用一种姿势形容我的心情,我希望是——“OTL”。“总之、我会监视你的电脑直到报废的那一天的。”她微笑着说出了审判结果般的话语,让我的世界成了一片灰啊、不对,是绿色。

            “怎么了主人?这样直狠狠地盯着人家的脸……”啊、思绪被拉回来了,“没什么,一时发呆了而已。”我随便回答。“果然还在埋怨我删除了电脑的工口物吗”突然间,greenB却像受了委屈地低下头,湿润了的眼睛旧这样看者地板。“喂喂,我不是说了没关系了吗?这是你的责任嘛,那么就应该理直气壮一些。”对于她的举动我只好饶饶头说道。
            确实,当我的收集多年的禁物被一扫而空时我是很生气,但更对眼前的女生心灵承受力的程度感到无奈,是的,当我不小心说出“把你赶出去”的气话时,无力地跪坐在地上的greenB那希望得到救援的眼神,深深地打动了我。她是由人们制造出来净化网络而存在的,如果没有了这个需要,她们就是无用的产品;但是,如果强行净化的话,又随时会冒着被主人赶出去的可能。处在这两面困境之中,她们确实很脆弱。不过几天,我就不知不觉地接受了她的行为,也许是性格上的逆来顺受吧,要不就是人类对环境变化的适应力的体现了。
            “……真的真的真的不会赶greenB出去?” greenB悄悄地瞧了瞧我的眼睛,小声地说道。我只好伸出手,像是抚摸小猫一样摸摸她那兔子发饰绑着的长发说:“啊、不会赶的,因为小绿(我对greenB的呢称)的家就在这里,而我是你的主人,就是这样。”“恩。”她微微地笑了,那是安心而幸福的笑容。让我的心一震,一种想要紧抱她的冲动涌上脑海,让我觉得耳根变得通红。
            “唔?主人,你的耳朵怎么了?”不明所以的greenB歪歪头看着我的脸,继续追问。啊,不要这样看着我,太耀眼了,我的内心不断挣扎着回避她的视线。为了摆脱这尴尬困境,我故意咳了一声,“那么,作为收留你的‘房租’,今后我收集工口时你就要放行哟。”“……”一阵沉默,只听到greenB颤动着肩膀,好不容易挤出两个字:“禁止”“那触手系呢”“禁止!”“猎奇系”“禁止!!”“脱衣系”“禁止禁止!不管什么都要禁止!!!你这笨蛋主人————!!!!!” greenB突然地红着脸发起脾气,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只大河蟹的牌子,尽力地往我拍来。于是,在惊天的惨叫声中,我的灵魂貌似看到了三途河,耳边也似乎传来了去世多年的爷爷的亲切叫声……
          —? END—(...才怪!)
          .......
          .......
          .......啊,回来了。
             看着greenB生气地在房间里喝着饮料,喃喃地说着“主人是笨蛋……”的样子,啊啊,今后与greenB的生活将是多灾多难的呀,我不禁泪流满脸地想象。
            “只是——”躺在地板上,我瞧了瞧不远处的小女生那气呼呼的脸蛋,“这样子下去、也不算坏吧。”我无奈地轻叹了一口气。夏日的阳光,似乎照射得更加猛烈了。


          ================================================================================================
          偶一直认为写greenB也是可以写出平和的治愈文而不是疯传的OX文,因而试着挑战一下,
          由于是写greenB,貌似寥寥千来字是写不全的,所以选择以“我”的视角来进行自述的.....希望没有写坏...

          虽然自己也觉得太多地方能吐槽了...不过毕竟还是坚持写下去了。
          说起序的话也许会有破吧...(喂不是EVA)
          因此如果下次的题目适合的话可能会写的哟~(不过貌似不可拆写那就写平行世界观吧...)
          PS:好吧...最后还是没吃上白糖冰...所以口感不对的别拍砖...(逃)




          附一张认为很赞的小绿~~


          最后编辑幻夜空 最后编辑于 2009-07-12 15:00:32
          1

          评分次数



            「自身が ”コワレテ”いるのを自覚する
            ことは できない」


            嵐子、まだ会えるかな...?

            “如果没有遇到她,也许我依旧不幸;
            但遇到了她,我才知道这不幸才是幸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