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三题点心] 三題點心第四期(試行)

[ 5267 查看 / 3 回复 ]

本期三题题目:

伸出、湖畔、搖籃


本期的指定味道是:溫暖的白粥
今次的關鍵字應該很容易接下去,但是很後悔出了兩個實物名詞,限制了可寫的範圍。
好了,要在白粥上灑上胡椒粉、醋,還是殺蟲劑我就不管了。不過加了奇怪調味料的還是白粥嗎?

1. 何谓三题点心?
每期将会出三个关键词,将这三个关键词连成一篇短文,就是所谓的三题点心了。

2. 三题点心的活动周期?
一期以一周为限。4期为一个周期。

3. 三题点心的限制要求?
首先是字数限制。咱一向坚持三题是点心,长篇是邪道,所以字数范围请控制在100~3000字。2000字左右为宜。

其次是味道限制。每次题目会附加味道要求。比如香甜可口的棉花糖味道之类的。
当然,把味道搞得怪一点也是可以的,不过在评分上就不保证了。有可能会被评得很低,也有可能会评得很高哟。不过,其实咱还是很期待奇怪口味的哟。

嗯,基本上就这两个限制,其他没什么限制。当然违反版规的内容也是不允许的!

4. 三题点心的奖励?
基础奖励:10KP10积分~50KP50积分。由咱跟苍樱同学一起评吧,所以如果两个人的评分合起来,可以达到20KP20积分~100KP100积分哟~ 很丰厚的哟。

特别奖励:以4期为一个周期,得分最高的前三名可以得到文学少女勋章1枚,或折合成1学分。【注:一个周期内,如有两期以上参加人数突破10人,则前三名可以获奖。如果参加人数5人以上,10人以下,则前2名可以获奖,如果不足5人,那就得分最高的可以获奖。】

附加规则:允许将一个周期内的4期题目连成一个相互有关联的系列故事。如能达成连击,可以直接获得文学少女勋章或1学分。
注意:将一个长故事拆成4份是不允许的哟。每期故事必须是能够独立成篇的,不能独立成篇的故事是不会被判连击成立的哟。
附加规则的达成条件是相当困难的,不过也许也会有意外的乐趣。非常期待能有谁可以达成连击


5.如何参加三题点心?

只要是keyfc的注册会员,谁都可以参加。参加方式就是在本帖后,以回复的形式将你写的三题点心贴上来。注意不要开新帖,三题点心新帖多了就会容易乱,集中在一个帖子内便于欣赏。


注意事项:
本期三题点心截止时间为:7月31日23:59
本帖为三题点心专用帖,除三题点心的正文外,其他一切类型的回复均禁止。违者扣除20积分20KP。
另設三题点心讨论专用楼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31954.aspx,吐槽讨论请移步讨论专用楼。
最后编辑ceruleanpearl 最后编辑于 2009-07-14 20:57:18
本主题由 管理员 kameu03 于 2012/7/25 0:42:48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My treasure box
蔚藍色的珍珠,將它們一顆顆放進寶箱裡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四期(試行)

当神真的是件无聊至极的事情。
虽然很多修道修仙的人听到这话也许会怒发冲冠,当咱还是要说,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比做一个神还要无聊了。
什么?问咱为什么这么说?那当然因为咱就是一个神,而且无时无刻不被无聊所折磨着。
作为一个守护一方的土地神,自己的地盘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自己的日常生活,如果是管着百亩良田或者一座圣山的土地神,大概会过的很滋润吧,每年有祭典可以去玩,肚子饿了还可以随意吃贡品。
如此说来并不能说当神绝对是件无聊的事,但是,当一个像咱这样倒霉的土地神是绝对很无聊的。因为咱守护的地方,是个人烟都看不到的湖。每天所做的,除了数数湖里的鱼,就是和岸边的青蛙对掐。几十年前好不容易有人看上了这个地方,想要盖一座旅馆,但后来那宅子的主人不知道是破产了还是怎么了,总之最后旅馆还是没有建起来。说来也是,在这荒凉的连来玩试胆游戏的人都没有的地方盖旅馆,也活该这个老板破产了。于是在湖畔就这样多了一栋废墟,这废墟稍稍改变了湖边的景色,但却丝毫对解决咱的无聊没有帮助。
于是咱就这样持续的无聊着,能做的就是睡觉,醒五年睡五年。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了,很快又一个醒着的五年过去了,就在咱打算去睡觉的时候,咱的无聊生活稍微有了一点转机。
这天傍晚,那栋湖畔废墟突然响起了歌声,那是一个充满稚气的男孩子的歌声,咱抱着打发无聊的想法凑近过去,发现了一个浑身脏兮兮,脸上挂着眼泪的小男孩,这孩子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貌似很宝贵的样子,就这样唱着唱着....直到天快黑的时候才回去。
坦白的说这并不是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对于快要无聊死的咱来说,这个孩子的出现可以算的上是祭典了,于是咱每天傍晚都成了他的忠实听众。过了一段时间,咱发现听众除了咱又多增加了一个,那是一只刚出道的兔子小妖,按理说不吃人的妖怪一般都尽量回避着人类的,这个小妖竟然如此大胆的接近,在咱看来实在是缺少常识。嘛,不过算了,反正它不影响咱听歌,就随它去吧。
当然,不论是那兔妖还是那人类,都是看不见咱的。除了神,其他的万物要看到神都是有先决条件的,首先是要坚定的相信神的存在,其次是要有迫切的想要见神的愿望和理由,最后一点,神要愿意搭理它,不过如果有哪个家伙叫咱的话,咱大概会毫不犹豫的显现吧....什么?咱不够矜持?没办法,太无聊了嘛.......
总之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直到天气恶劣的某一天,那男孩子哭哭啼啼的来了,那天他没有唱歌....反而朝咱大声嚷嚷着要咱复活他父母,不然就杀了他.....咱稍微读了下他的心,了解了原来这孩子父母早逝,平常又饱受别人欺负,所以每天来这里唱歌发泄,但这天有人把他最宝贵的玻璃项链摔碎了,那似乎是他母亲的遗物,于是,他心中的悲伤决堤了。嘛,虽然看一个人的遭遇如何对咱如同看戏并没有太多的同情之内的感情,可咱还是很愿意实现他的愿望的,但咱怎么说也只是一介普通的土地神,在冥界没什么门路,复活什么的是不可能的。至于杀了他,咱倒是可以做到,但是咱却无法在他面前显现...你问原因?回想一下要见神的条件吧-------他符合了第二个和第三个,却不符合第一个啊...是的,他当时从心底里,并不相信神的存在......或许是觉得如果有神,早就来救他了吧.....
于是咱就这么目送他离开了,和旁边那兔子小妖一起,那天后那男孩一直没出现,那小妖似乎很伤心样子。可对咱来说,这不过是一出戏谢幕了,沮丧也是有的,但是比起伤心,没有遵循醒五年睡五年的作息“熬了夜”的咱的睡意更快的占据了咱的意识.....快睡着前,咱好像听到那兔子小妖在呼喊着什么.....
嘛,算了,管他呢,睡了.......
大概是因为稍微睡晚了吧,这觉睡的稍微久了点呢,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年。
可咱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竟是那兔子小妖......那家伙就这样坐在湖畔的废墟前,一直在那里祈祷着.....
“请修复那孩子破碎的心。”它就这样反复地请求着咱.....
施法是很麻烦和累人的事情,不过刚睡醒的咱心情不错,况且这小妖祈祷的十分陈恳,咱心里就破例决定帮它了。但是,要修复已经散碎的东西,光靠咱出力是不够的。
于是咱显现在它的面前,提出了条件。
“要修复破碎之物,持有愿望之人需将其对欲修复之物的思念作为依凭送入修复之物中。换句话说,吾若满足汝之愿望,汝便会彻底忘记他,汝可愿意否?”
结果那兔妖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于是,咱伸出手拿起了地上那躺了许久的破碎的项链。
于是那天,那兔妖在保持着记忆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把那个已经长大的男孩带到了这里,那晚,阔别了十一年的歌声又一次想起了。
你问咱感不感动?嘛...咱是神,人呀妖精呀什么的,他们的种种言行咱都是以纯净的旁观角度去观察的,至于咱本身,只有打发无聊这一个想法。
满足迫切的愿望,这就是神最常做的事情。在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存在。
只是看着那只已经没有了思念,却还呆在那男孩附近呆呆地听着他的歌的兔子,咱突然觉得,那小妖满可爱的。
...........................................
...........................................
就这样又睡了两觉,十几年过去了,据路过的候鸟讲最近人们到处在盖房子,很多神都没地方住了,可咱这附近却基本没什么大变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幸运。
啊,对了,除了一点变了,湖畔那废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买下来盖成了座别墅,那别墅里似乎住着一家三口,一家子平常基本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半夜那家的孩子常常哭,算是稍稍改良了以前晚上的青蛙奏鸣曲吧。
某一天,这家人一起在湖边乘凉。这时那只兔子小妖突然出现了,只见它呆呆的盯着那家人的看着。
难道这家伙又对人类感兴趣了?咱回头细看,却马上明白了那小妖出神的原因。
躺在那摇篮里的婴儿的手里,紧紧的握着一串玻璃兔子项链。
这家伙,明明都没有记忆了啊,却还是在哪里保存着一份思念么?
真是个笨蛋啊.......................
这时,咱突然听到了那已经是成年男子的男孩的心声:
“神啊...谢谢你......”
啊啦,头一次被人感谢呢,可是,咱却婉拒了。
“别谢咱,要谢谢旁边那只笨蛋兔子。”
那男孩刹那间浮现了吃惊的表情,随后,他摆出一副幻听了的表情,恢复了常态。
这也好那也好,到处都是奇怪的事情。
咱收回咱的观点,就算是像咱这样的倒霉神,有时候也不那么无聊呢。


再后来,就经常看到湖畔的那家人在拿着萝卜喂兔子了,而那只小妖,偶尔也会夹杂其间。

====================================================================
这次米有上次手感好了= =....咱果然不是持久性的呵= =........
哭...咱忘记说还没改过先别评了T T。。。。。
最后编辑Limbo 最后编辑于 2009-07-15 12:27:58
2

评分次数



    偶地女神啊....咱拼死拼活做您马仔N年,您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就想河蟹了我吗T T......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四期(試行)

    那是一个奇幻的故事。
    在以前的一个村子里,流传着一个传说,村口不远的小山深处,本来是空无一物的地上,会不时变成一个如蔚蓝色宝石一般美丽的湖泊,也听说有上山的农夫在湖中看到了会实现愿望的精灵的、这样的一件事。
    女孩是那个村子的居民,虽然不是很大、却很勤劳,也常常得到邻居的帮助。这天如同平时一样完成了工作之后,她就倒在床上,少见地露出了伤感的表情。那是一朵花,一朵没有什么装饰的、开始露出枯萎姿态的紫菀。每当看到这朵花,她都会回想起自己想做的事、到湖之精灵那里去、无论如何。

    有一天,她觉得准备好了,便挎着装满了面包的篮子,去寻找山上的湖之精灵。虽然市这样气势十足地出发,但其实要找多久她没有考虑过,一天、一周、一个月?当她刚开始感到困惑时,一阵哀鸣声响了起来,让她不寒而栗,不过伴随着“沙啦沙啦”的细响让她注意到了一旁的小树丛,于是战战兢兢地拨开树丛,却是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啊,不过是中了夹子的兔子,有些费力地赶紧把兔子放出来,但白色的小腿已是发紫地弯曲了。女孩自己不是医生,只能轻轻抚摸它的皮毛让它放松、然后撕下衣服一角小心地绕在伤口处。兔子虽然有些畏惧,但还是乖乖地接受了,然后一蹶一蹶地离开了.是有些不放心吗,她注视兔子远去的地方,久久才继续前行。
    午后的太阳开始毒辣起来,不过幸亏走在林荫道上,所以也不算很难受。不过说实在的,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头呢,这是完全不知道的,如果往某方面想、必要时或许有露宿的可能,那这座山林又是否有凶狠的猛兽呢、这些完全没有保证。“~~”女孩稍稍打了个寒颤,一边想着一边继续前行,却不知,远处的黑云渐渐靠近了。
    当她反应过来时,已是浑身湿透了。昏暗的天空与狂乱的雨点让时间错乱,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唯一知道的、是自己随时面临着危险。她顾不上其他了,依着轮廓在崎岖不平的路面上一磕一颠的奔走。是心理作用吗?似乎还听到了狼的吼叫,好可怕、好恐怖,可是,不能退缩。也不知摔到了多少次,好不容易在黑乎乎的岩壁上找到了一个大洞。“(似乎可以躲雨…)”于是女孩便坐在洞穴里听着那一刻都不曾停下的雨声。
    据说,当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即是最容易想念他人的时候。“(啊…好久没有这样一个人了。)”女孩不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小时的一次患病夺去了她的声音,而且由此,父母借口将她交给一个好心的老婆婆照养。其实已是抛弃了,但是女孩还没确实意识到,正是因为老婆婆对她如亲人的关爱。她还未曾想到如何报答老婆婆的照顾,对方就突然离去了。仅仅一个月而已,而老婆婆离世也仅仅一个月,虽说已经没再伤心了,但无论如何她都想再见一次老婆婆,所以,她想见到湖之精灵。

    不知不觉,她的意识中断了。朦胧睁开之时,大概是半夜了吧。走出洞穴、云朵散开,月牙直上天际,照亮四周,与下面相互闪烁。是湖畔,如幻想中、以山为摇篮的湖泊,确实出现在眼前。她惊呆了,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做,看不到精灵,却有一团光在上方、随即包围了她。还没反应过来,已置身于不明的地方,而前方…是老婆婆!她赶紧伸出手抱着婆婆,仿佛不这么做她就会消失。老婆婆只是微微一笑,轻轻摸摸她的头,说道:“一个人,也要努力啊。”这句话让女孩悄然落泪了,她很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来。“……”拼命的扯动声带却没有一点声音。老婆婆笑了,温柔地说:“叫我姥姥,可以吗?”这次,泪痕流满了女孩的脸庞。她只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遍又一遍地点头……


    是什么?总觉得脸颊上热热的、滑滑的,顶者阳光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只兔子在舔着女孩的脸。“~~”好不容易站起来,轻轻抚摸兔子的后背,但它却转身迅速地跳开了。在觉得有些遗憾后,女孩看了看四周,不知何时已是早上了,发现自己刚才睡着的地方正是昨天所登的山脚,手中的篮子也在一旁,那么难道那只兔子也是昨天所救的……?

    那个是现实?还只是一个梦?这情况让女孩感到有些困惑,但是,她确实再次见到了老婆…不、姥姥,这、也许就是湖之精灵的馈赠吧。“(谢谢您。)”女孩朝着山微微鞠躬,
    “?”此时,她注意到了,在原本装满面包的篮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朵花、一朵姥姥最爱的紫菀。女孩看着花,露出了最美的笑容。

    =======================================================
    紫菀的花语是“回忆”~恩...
    好吧...想不到怎么写...
    只好老套些写一下童话吧...(恩陈年白粥...殴)
    1

    评分次数



      「自身が ”コワレテ”いるのを自覚する
      ことは できない」


      嵐子、まだ会えるかな...?

      “如果没有遇到她,也许我依旧不幸;
      但遇到了她,我才知道这不幸才是幸运。”
      TOP

      回复:三題點心第四期(試行)

      他和她
      清晨,浓雾氤氲。
      湖畔,薄霜铺地。
      女孩儿欢喜的向湖畔跑去,浑然不知露珠打湿了轻拽的裙裾。烟影朦胧处,白衣少女呵呵的紧随其后“槿儿,慢点啊,小心摔跤诶~~”“嗯,啃……”话音未落,女孩就啪嗒一下伏趴在地上。
      “呜呜~~~~”
      “好好,乖,槿儿不哭~~吖~~”少女抱起女孩,女孩儿搂住少女的脖颈“姐姐,我把姐姐的衣服弄脏了呢。”“嗯嗯,没关系没关系,衣服洗洗就好了”少女翻出裤脚,露出了女孩蹭破的膝盖,“可是槿儿的痛,一定忘不了吧……”
      少女轻轻抱起泪汪汪的女孩儿“乖,槿儿,今天不是来划船的么,没时间了,对吧……”
      像是为了止住时间的波澜,少女似乎要固执的守住这仅有的时光。
      女孩儿被这无可驳斥的力量牵引到了船上。
      抽泣……
      喃喃自语……
      莫名的沉闷凝滞在空气中,船儿轻轻荡起觳纹,似乎如此漫长的时光随着涟漪缓缓而行。

      天空啪嗒啪嗒的掉下泪来,打破了冗长的沉默。
      “下雨了呢~~”少女仰望苍穹,似乎自言自语,“天与地呢,是被虚无所隔开的恋人呢。”
      雨丝柔柔的打在少女的脸上,复又轻轻滑落,少女便这样仰着头,呢喃:“所以,姐姐呢,好喜欢好喜欢雨哦,从天而降的雨儿是天空妈妈的宝贝呢,在风的摇篮里长大,在阳光的拥抱中蜕变,然后都回到大地爸爸的怀抱。把天空妈妈的缱绻与思恋传达给大地。”少女眯眼仰望空色的苍穹“但是,总有迷路的孩子……”偏过了头,微微一笑“对吧,御。”“诶?”女孩停止了哭泣,吃惊的看着少女。少女将手指轻轻按住女孩的樱唇,“我都知道的。对不起,是哥哥吧。”少女堵住女孩欲言又止的嘴唇,喃喃,“您不肯接近我的原因,您离开我的原因,现在,我都已经明白了。所以说,今天,没关系了。”少女趴在女孩的肩头,泣不成声,“我知道,也许我会死,也许我会变成怪物,但是,我真的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御,永远永远在一起呢”
      “嗯,是啊,我剥夺了你的一切,无耻呢,我啊,是一个……”
      “不,不是的!”少女打断了他的话语“我知道的,你的名字,你把母亲赐予你的,最爱的名字,送给了我。”
      都知道了么,那么你也一定知道,我的母亲,曾经是如何将人类变成如此丑陋的样子吧;那么你也一定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吧。”
      “知道,当然知道。可是第一眼见到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懂你的,所以,别说了好么……”
      “那么……”女孩以不容置喙的口吻缓缓道来“下定决心了么?”
      “嗯,第一次呢,有些害怕呢……”
      “好吧,那么,请你接受,我的刻痕。”
      从船上伸出无数的黑色的触手,缠绕抽搐,直到线条幻化出瑰丽绮艳的色流,宛若菊花的绽放。
      色流散尽,船上浮现出朦胧的倩影

      双唇相触,温润如水,弥散开来。

      佳红透了脸,触电般的跳开,语无伦次“额,额……我好像做了奇怪的事情的感觉……嘛嘛,算你合格了,那,那就明天再来看了……”

      佳整整衣服,“保持少女的矜持可是很重要的哦~~”僵硬笑着走出了我的家门。
      这家伙,连门都忘了关了。
      我笑笑,翻开未写完的故事,最后一页,斜斜小小的字体让我灿然一笑
      “槿儿和佳,要永远在一起呢”

      不过,
      似乎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的样子
      诶~~我的收藏啊,喂喂,把我的收藏都还给我诶~~~

      我狂奔出房门,冲着背影消失的方向大喊“佳,还给我啊,我的艾罗艾罗游戏啦~~~”

      (没写好,慢慢改~~反正还有1小时)
      -----------------------------------------
      额,要凑四连,果然很难……
      所以到截止日勉勉强强凑一个了……
      改日还是老老实实的写短篇吧……
      最后编辑枸鸺槿 最后编辑于 2009-07-31 23:29:33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