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更新完毕】(有纪姐~)

[ 12018 查看 / 16 回复 ]

序章~4月15日:
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30695.aspx


四月十六日(星期三)


没有学生身影的上学路上。
朋也【……】
我正穿着制服,走在这样的上学路上。
从时间上来讲,大概即使用跑的也很难不迟到了。
朋也【哈…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我想起了藤林昨天说过的话。

椋【…冈崎君…明天…】

椋【…来不了…学校了…】
椋【那…那个…在来学校的路上,会看到一位过不了马路而犯愁的老奶奶,善意地去帮了她的忙…】
椋【…结果被突然窜出的摩托车撞飞,冈崎君从此告别人世…】
椋【但是肇事者会反省,并不断地道歉】

朋也(占卜之类有什么好信的啊…)
关于“来不了学校”这一点,基本上是占对了。
这样看来,剩下的部分也有说中的可能性吧。
我这么想着…决定奋起反抗命运!
朋也(我偏要到校给你看!)
朋也(而且也不会帮老奶奶!)
朋也【……】
朋也【嘛,也不会真的有什么老奶奶啦】

朋也【…真的有啊】
在人行横道前,有个老奶奶在不停地左右张望着。
来往的车辆完全没有等她过去的意思。
朋也【……】
我转过身,沿着来路往回走去。

朋也【…等等】
如果我就此逃走,那么就到不了学校了。
这不就又进入了命运的大潮之中了么。
朋也【也就是说正确答案是…无视老奶奶走过去,吗】
我再次转过了身。

噗噗噗噗噗…
噗-噗噗噗噗噗…
朋也【嗯?】


咣!!
一阵强烈的冲击席卷了我的全身。
朋也(咦…)
朋也(…骗人…)
朋也(我…我要在这种地方…这么死掉了吗…)
我的意识…正向着遥远的世界…飞散…

……
朋也【…啥,是哪个混球啊!!】
我回过身怒吼道。


杏【呀呼!】
朋也【等…等下,你…!!】
朋也【难道说,你是骑这个撞过来的…?!】
杏【上周才拿的驾照,还不太熟练呢】
朋也【这摩托是啥啊!?】
杏【啊哈哈。不错吧~是新车哦。新车☆】
朋也【不…你就别炫耀车子了】
杏【有什么关系啦。很帅吧】
朋也【起码道个歉吧…】
杏【诶?刚才不是说了声“抱歉”吗?】
绝对没说过。一个字都没有。
朋也【哈…算了】
朋也【话说,这违反校规了吧】

杏【嗬,我可不想听因为打架被停学的人说教】
朋也【你怎会知道这种事的啊…】
杏【在那种从教室一目了然的地方闹,注意不到才怪吧】
杏【你可是现在学校里传闻的焦点啊】
杏【是“在全校学生眼前打架,因而被停学的不良”…呢】
朋也【…真的假的】
杏【真的】
本来风评就不好。事到如今变成怎样也无关紧要…不过还是令人不舒服啊。
杏【……】
杏【不过,你没出手吧】
朋也【…你看得真仔细】
杏【哼…】
杏下了摩托车,推着车走了起来。
我也在一边一起走着。
杏【……】
朋也【……】
杏【…其实,我因为这件事有点烦躁啊】
朋也【哈?】
杏【你停学的理由是?】
朋也【这不是很显然的吗。打架啊,打架】
杏【什么时候打的架?不是昨天那场吧】
朋也(这家伙有时相当敏锐啊…)
朋也【…一周前干了那么一架】
杏【那是几号星期几?时间是几点钟?】
朋也【呃…这个…】
朋也(今天是16日,所以…)
杏【地点是?】
朋也【诶?…这个…是…】
杏【对手有几个?打架的起因是?】
朋也【呃…等…等等…】
糟糕。
关于打架的情况我完全没考虑过啊…
我试着想出能让杏认可的状况。
朋也【啊…】
杏【……】
朋也【……】

杏【…果然】
朋也【…啊?】
杏【没事了。我大概了解了】
朋也【等一下…你肯定是做了奇怪的脑内补完吧】
杏再次骑上了摩托车。

朋也【喂,喂】
杏【虽然不知道你穿着校服想去哪里…不过还是在家好好呆着吧】
朋也【呃…嗯…】
杏【那,我走了】

朋也【…啊,对了。杏,骑摩托车上学下不为例啊】
朋也【不管是自己受伤还是让别人受伤都不是闹着玩的】
杏【呃…拜拜!】
噗噗噗噗噗…
朋也【……】
朋也【…逃了啊】
我想了想接下来的行动方针。
朋也(虽说在家老实呆着最好…但是演剧社的事也令人在意…)
朋也(总之,先去看看情况吧)
我又开始在熟悉的上学路上走了起来。


………
……

朋也【……】

朋也【…啊?】
我看了看四周。
朋也(睡着了么…)
这里是旧楼一楼的资料室。
大约三年前似乎曾经是图书室。
自从有了新的大图书室后,这里就成了放置阅读频率较低的书籍的闲散场所。
朋也(所以是躲过教师的绝佳场所啊)
侵入了校内的我,决定在这地方待到休息时间。
朋也(现在…正在上第二节课么…)
要有所行动,还是休息时间比较好。
尤以学生大群走动的午休为佳。
虽然我是全校闻名的不良,知道我长相的应该不多吧。
朋也(总之要和琴美…还有演剧社的那家伙说一声啊)
琴美的话,大概现在就在图书室,不过还是第四节课再去比较好吧…
朋也(…一直睡到那时候吧)
我再次趴到了桌上。

-------another side--------
第二节课课间休息。

杏【阳平~在吗】

春原【杏…什么事?】
杏【…你为什么这种时间会在学校啊?】
春原【我说…你就是来找我的吧】
杏【话虽如此,不过还是觉得这是个吐槽点啊】
春原【哼…今天我有要干的事】
春原【要把坂上智代给大卸八块】
杏【坂上智代…?】
杏【什么?你打算对女孩子动手?】
春原【要看对手是谁吧】
春原【那是昨天让冈崎停学的女人】
杏【诶…】
杏【…你对这次事件知道得很详细吗?】
春原【某种程度上能猜出个大概】
春原【昨天放学后和今天早上,也收集到了一些情报】
杏【也告诉我】
春原【怎么?要帮我忙吗?】
杏【要看情报内容了】
春原【无所谓了,就说给你听好了】
春原【昨天那事件你也从窗户看到了吧?】
杏【嗯】
春原【当时,干掉不良成了英雄的女的,就是坂上智代】
春原【好像是今年春天编入本校高二的】
杏【坂上智代…吗】
春原【然后,昨天那不良,十有八九是托】
春原【那都是为了赚人气而演的戏啊】
杏【为什么这么说?】
春原【接下来要说的就很有意思了】
春原【那女的似乎要参加这次的学生会竞选】
春原【她刚转过来,不认识她的人很多。这种情况下要参加竞选,需要制造话题吧】
春原【说到这份上,你能明白了吧?】
杏【…嘛,有一定的道理】
春原【退一百步,即使不管这一点】
春原【只有冈崎被停学太奇怪了】
杏【差不多吧】
春原【显然是那女的嫁祸给冈崎了】
春原【只看昨天的事件,对不良出手并收拾他们的绝对是那个女的】
春原【在这种情况下,还只有冈崎被停学,其他学生会怎么想?】
杏【…朋也招来了麻烦,这麻烦被那女生解决了】
春原【我和杏姑且不论,其他人绝对会这么想】
杏【……】
杏【…问句话行么?】
春原【什么?】
杏【朋也他一周前打过架吗?】
春原【没有】
春原【我们每天碰面,这种事能明白的】

杏【…OK。我会协助你的】
春原【不愧是杏!理解得真快】

-------tomoya--------
第三节课课间休息。

朋也【zzz…】

-------another side--------
杏【知道在哪个班吗?】
春原【是2-B没错】
杏【胸围?】
春原【鬼知道啊!!】

春原【就是这了…】
杏【谢了。你可以回去了】
春原【我只是一带路的么!!】
杏【能不能叫坂上智代出来下】
女生【啊,好】
……
春原【呵呵,手腕都痒痒了呢】

杏【骨头断了?不但废柴还体质虚弱啊。啃自己的骨头补充补充钙吧】
春原【怎可能啃啊!!】
声音【找我有事吗】
杏【嗯…?】

智代【我就是坂上智代】
智代【是有事要找我吧?】
春原【跟我们走一趟,听到么!】
智代【你们怎么了…来寻衅的吗…?】
智代【我现在没那心情…】
杏【别问,过来一趟】

智代【……】
智代【…知道了】

智代【那么,是什么事?】
春原【就是马上要把你教训一顿这么个事】

智代【…这家伙是笨蛋吗?】

杏【嗯】
春原【你不是我的同伴么!!】
智代【我刚才也说了…现在没心情来这一套】
智代【趁着没受伤,快回去吧】
春原【嗬,会受伤的会是谁呢?】
杏【你啊】
春原【怎可能啊!!】
春原【总之,这边就是来寻衅的!】
春原【接招!!】
嗒!!
智代【嗯】
踹!…唰唰
智代【满意了吗?】
杏【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智代【…什么啊,你们到底是…】
智代【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我认错。…所以今天让我静静吧…】

杏【说是昨天因你而停学的人的朋友,你能明白么?】
智代【…诶?】
杏【总之,那边那个笨蛋也是】

春原【疼疼疼…】
智代【……】
杏【说句话啊】

智代【……】
杏【连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么?】
智代【…抱歉…我只能说这两个字】
杏【……】
杏【昨天的不良,是你认识的人?】
智代【…是】
智代【是我埋下的祸端】
杏【…是吗】

啪!

智代【……】
杏【你很能打架是吧】
智代【…嗯】
杏【一天到晚打架?】
智代【有过那样的日子】

杏【是吗】

啪!

杏【朋也他啊!虽然又傻又呆不积口德又经常迟到…!】
杏【但是,不是会没理由地打架的人啊!!】
杏【但是却…】

智代【你…真的是个很好的朋友啊】

啪!
春原(可…可怕…)
杏【不反击吗?】
智代【…我…没有那种权利】
杏【是吗…那么做了倒是会很方便】
杏【我也可以毫无顾虑地打烂你了】
智代【那么做也无妨】
杏【你就这么一直扮演悲剧的女主人公吧】
春原(……)
杏【我已经不想再和你多说什么了】
杏【剩下的都由我来办就好,你就一辈子消沉下去吧】
智代【诶?】
春原【啊,喂,杏!?】
杏【在等什么,走吧】
春原【什么叫走吧…】
智代【等等】
智代【“剩下的都由我来办”…是什么意思】
杏【嗬,那还不是显然的。取消朋也的停学处分啊】
春原【诶诶!?】
智代【……】
春原【来真的…?】
杏【……】
春原【…看来是的啊】
杏【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没空理会磨叽磨叽的你】
杏【那么我们先走了】
智代【等等】
智代【那由我来做】
杏【多管闲事】
智代【不是】
智代【这次的事全都是我的责任】
智代【我有义务去做】
杏【……】
智代【……】
春原【……】
杏【…藤林杏】
智代【诶?】
杏【是我的名字】
杏【这边的笨蛋是春原阳平】
智代【…啊…】
杏【我就称呼你智代好了】
智代【……】
智代【…知道了。我叫你杏…好吗?】
杏【对学姐不加称谓?胆子不小啊】
智代【性格如此】
杏【嘛,无所谓】
……
春原【…这是怎么回事?】


-------tomoya--------
午休。

朋也【ZZZ…】
喀拉。
声音【…咦?】

-------another side--------
智代【那么,怎么办好呢】
智代【停学的话,是校长直接下达的处分啊】
智代【那么…】
杏【直接去找校长说】
春原【真的假的!?】
智代【最终需要这么做啊】
智代【但是只是这样还不行】
智代【需要让对方能够认可的材料才行】
春原【本来就是误解吧?口头说说总会有办法的吧?】
杏【朋也本人已经承认了,所以不会那么简单…】
杏【不过没有实在的证据,能成为材料之一呢】
智代【……】
智代【只要说出我和不良之间的关系…】
杏【驳回】
智代【为什么。要知道这事件本就是…】
杏【你啊,想践踏朋也的好意么!?】
杏【你那么做,也不过就是停学对象从朋也换成你而已吧!】
智代【这样不行吗】
杏【不行】
智代【但是…】
杏【不认可】
智代【…知道了】
智代【但是,只是一味要求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智代【要取消停学的话,应该想出什么代偿比较好吧】
杏【嗯…】
春原【什么?要打扫厕所之类吗?】
智代【春原,你有点笨啊】
春原【在挑衅吗?】
智代【但是大方向上没错。这种事一般以公益劳动为佳】
春原【那,打扫厕所不就行了】
智代【虽然不坏,但是那种事有其他学生每天在干】
智代【还是更加社会性些为好】
杏【街道的垃圾清扫之类?】
智代【不错啊。那样的话我也能帮忙】
春原【那家伙怎会去做这种事啊】
春原【如果有打工费的话倒也难说】
智代【春原,你是笨蛋吧】
杏【不用问,就是笨蛋】

春原【别笨蛋笨蛋说个不停啊!】
智代【那,想个主意出来吧】
春原【……】
春原【…】

春原【公关之类】
踹!
踹!…唰唰。
智代【那种不叫公益劳动】
杏【如果10秒内想不出像样的点子,我也来打】
春原【唏…】
春原【呃…】
杏【3……2……1…】
春原【在、在商店街白干活之类!】
智代【虽然白干活这说法有点…但是以你的脑瓜而言,还真是想出了个挺普通的点子呢】
杏【哪有店会让吃了停学处分的不良干活啊】
春原【不,我想是有的】
智代【公关吗】
春原【不是啊!】
智代【最好是给人以朴素印象的工作】
智代【菜店、鱼店之类】
春原【嘛,先听我说】

春原【有个和冈崎关系相当好的女孩】
春原【她家里是开面包店的】
……

智代【关系好的…】

杏【…女孩?】
春原【呃,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是说她家里开面包…】
杏【用亲密度来说,大概有多少?】
春原【嗬?亲密度?】
智代【用100分满分来表示】
春原【我觉得偏离话题了啊…】
春原【看起来的话…大概…75吧】
智代【这算高吗】
杏【就朋也而言,高得异常】
春原【顺带一提,我是120】
杏【什么啊,原来比陌生人还低啊】
春原【啥意思啊!?】
智代【算了。先去见见她吧】
智代【是本校的学生吗?】
春原【嗯,虽然不知道班级,但是现在大概能在食堂遇到吧】
杏【那,过去看看吧】

春原【呃…】
春原【啊,有了有了。喂~!!】

女孩【诶…啊,春原同学。中午好】
春原【今天买到面包了吗?】
女孩【是,刚刚买到…虽然是豆沙面包】
杏【喂,阳平!】
杏【闲聊前先介绍一下啊!】
春原【嗯?好】
春原【这女孩是…】
春原【……】
春原【…说来,不知道名字啊】

杏【……】

智代【……】
女孩【请问…这两位是…?】
春原【啊,这个…】
杏【我是藤林杏】
杏【朋也的朋友】
智代【我是坂上智代】
智代【冈崎的…】
智代【……】
杏【朋友】
智代【诶】
女孩【我是古河渚。请多关照,藤林同学,坂上同学】
杏【嗯,多关照了,渚】
杏【那么,马上转入正题,你知道朋也停学了吗?】

渚【不,不知道…】
智代(…喂,这反应是不是太冷淡了)
智代(哪里75了)
春原(咦?不应该啊…)
杏【说是不知道,你倒也不吃惊啊】
渚【呃…那个…】

渚【请问那位朋也同学…是什么人呢】

杏【……】

智代【……】

春原【……】

杏【阳~~平~~!?】
春原【等,等等!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杏【不会是你胡诌的吧!!】
春原【不,等一等啊!】
春原【冈崎啊,冈崎朋也!不是小渚的朋友吗!】
渚【我的朋友…吗?】
春原【昨天不是还说过两个人在一起重建演剧社吗!】
杏(演剧社…?)
渚【……】
渚【…诶?】
智代【看,怎么看都是不认识吧】
智代【你把我们给骗了吗?】

杏【胆子不小啊☆】
渚【那个…请等一下!】
渚【难道,那位冈崎同学…】
春原【就是昨天把我介绍给小渚的人啊!】
渚【是吗…】
渚【我忘记去请教名字了…】
渚【……】
渚【…那个…刚才说他停学了…】
春原【对,冈崎被停学了】
渚【诶…诶诶诶!?】
智代【什么啊…原来是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的关系啊…】
智代【白担心一场了…】
渚【我…一点都不知道…】

渚【…太好了】
杏【喂,什么叫太好了啊!】
渚【啊,不是,不是说冈崎同学被停学真是太好了…】
渚【昨天…冈崎同学没有去社团活动室…】

渚【…我以为自己被讨厌了】
杏【……】
智代(…喂,杏…这是75吗)
杏(85…左右吗…)
春原(什么什么?在说胸部吗?)

踹!…咣铛!
橄榄球社社员【啥!?你小子把人家的午饭给搞翻了啊!!】
春原【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渚【然后,是为这件事而来的吗】
智代【啊…嗯,是的】
智代【先听我们说说好吗】


-------tomoya--------
朋也【嗯…】
我揉着眼睛,抬起了头。
朋也【现在几点…?】

女生【是午休时间哦】
朋也【是吗…】
女生【是的】
朋也【……】
女生【今天这是遇到什么事了呢?】
我想了想自己现在的境遇。
朋也【嗯,受了停学处分】
女生【是吗。真是了不得】
朋也【没错】
女生【是打架了吗】
朋也【嗯】
女生【经由打架,也能发现一些东西呢】
女生【不过…请好好保重身体】
朋也【我会注意的】
女生【……】
朋也【……】
女生【…】
朋也【…】

朋也【…热咖啡】
女生【好的】
………
……

女生【请用】
冒着热气的杯子放在了我眼前。
朋也【嗯…】
喝。
朋也【好喝…89分】
女生【好可惜,没能拿90分呢】
朋也【那里正好有道壁垒啊】
女生【是!下次继续努力!】
朋也【……】
女生【……】
>咖啡

>茶

>请教芳名


朋也【…于是】
我把疑问说了出来。
朋也【你是?】
女生【忘了自我介绍了呢】

女生【我叫宫泽有纪宁】
宫泽【有纪宁的写法,是有始有终的“有”,20世纪的“纪”,宁静的“宁”】
朋也【你在这里做什么啊?】
宫泽【是呢…大概算是这个资料室的图书委员…吧】
朋也【在做些奇怪的事啊】
宫泽【呵呵,是呢】
朋也【……】
宫泽【嗯…能请教尊姓大名吗】
朋也【…大宇宙银河】
随便编了个名字。
宫泽【大宇宙银河同学吗。请多关照呢】
照单全收了啊。
朋也【…抱歉,搞错了】
宫泽【嗯?】
朋也【是冈崎朋也】
宫泽【冈崎朋也同学,是吗】
朋也【嗯】
喝。
我喝了一口咖啡杯里剩下的咖啡。
宫泽【……】
朋也【?怎么,在等着收费吗?】
宫泽【不,不是这样的…】
朋也【不过我没钱】
稍微逗逗她吧。
朋也【所以给你三个选择】
宫泽【嗯?】

朋也【1:膝枕  2:公主抱  3:掏耳朵】
朋也【那么,选哪个呢?】
宫泽【嗯……】
好像很困扰的样子啊。
宫泽【选哪个好…很迷惘呢】
在迷惘啊!!
宫泽【1和2有时间限制吗?】
朋也【…没,一直到你满足为止】
宫泽【……】
宫泽【……】
宫泽【那个…】
朋也【嗯…】
宫泽【那就…选1好吗】
朋也【呃,是什么来着】

宫泽【膝枕】
宫泽小步走到了我旁边。
然后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朋也【嗯…】
我也把椅子朝后挪了挪。
宫泽躺了下来,把头枕在了我的膝盖上。
宫泽【……】
朋也【……】
宫泽【……】
朋也【呼…】
朋也(这是什么…)
又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袭来。
最近才开始有的这种感觉。
不是违和感之类。
硬要说的话是即视感…吗。
朋也(我…)
这几天的我显然是有点奇怪。
不知怎么,与太多的人建立了联系。
而且在我的意识里…这居然还很自然。
宫泽【嗯…】
不知何时起,我开始抚着宫泽的头发。
朋也【抱歉,很痒吗?】
宫泽【没,没有】
宫泽的耳朵和脸颊染上了苹果色。
朋也【不好意思的话,也不必勉强躺着啊】
宫泽【不…我还没感到满足呢…】
朋也【…是吗】

看着变红的耳朵,我用手指噗尼噗尼地按了按。
比指尖稍高的温度十分舒服。








宫泽【啊…啊哈哈…真不好意思】
宫泽一起身就开始道歉了。
朋也【呃,不用…反正我也闲着】
第六节课的下课铃响了。
宫泽【真的睡着了呢】
从午休算起,睡了两小时以上。
朋也【口水流出来了哦】
我用大拇指擦了擦宫泽的嘴角。

宫泽【……】
朋也【啊,抱歉,嫌脏吗】
宫泽【怎…怎会…应该说,那应该是我的台词…】
朋也【嗯?】
宫泽【下,下次请务必让我回礼…】
朋也【啊,那么我会再奉上膝枕的】
宫泽【那么,我就又要回礼了呢】
朋也【我也得想想相应的回礼才是了】
宫泽【……】
朋也【……】
宫泽【…没完没了了呢】
朋也【是啊】

朋也【…一定是轱辘轱辘轮转着的吧】
宫泽【啊…】
宫泽【……】
宫泽【嗯,是呢】
轱辘轱辘轮转着。
以前好像听谁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不太想得起来了。
朋也【于是,欢迎加入演剧社!】
宫泽【咦?】
朋也【现在的话入社费全免!大家一起来享受快乐而又耀眼的社团生活吧!】
朋也【来,你也来一起演话剧试试吧!】
宫泽【……】
朋也【……】
宫泽【……】
朋也【…来加入演剧社吧】
总之,我正经地重说了一遍。
宫泽【演话剧吗,很有意思的样子呢】
朋也【那就来加入吧!】
宫泽【但是,我必须要留在这里…】
宫泽【所以很抱歉,无法入社呢】
朋也【是吗…】
生拉硬拽拉进来也是没意义的。
不过这也是一种缘分,就这么分开也太可惜了点。
朋也【那么,就算是演剧社同好会吧】
宫泽【咦?演剧同好会吗?】

朋也【不对。是演剧[社]同好会】
宫泽【请问…演剧社同好会里都是怎样的人呢】
朋也【聚集着一群喜爱演剧社的人们】
朋也【平时在暗中温暖地守护着演剧社,有困难时会互相帮助】
朋也【当然,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会马上伸出援手】
宫泽【那真是很美妙的同好会呢】
朋也【是吧?】
宫泽【那么,现在同好会有多少成员呢】
朋也【你一个人】
宫泽【这么说,我就是会员一号呢】
朋也【嗯,恭喜你】
宫泽【但是,一个人太孤单了,我能号召我的朋友们也加入进来吗】
朋也【嗯,当然】
真是一顺百顺。
宫泽【那些朋友们都是其它学校的呢】
…为什么是其它学校?

朋也【嗯…嘛,这状况下怎样都行啦】
宫泽【非常感谢】
朋也【我才要说谢谢呢】
感觉这样一来,演剧社的范围又增大了一圈。
宫泽【那么,随时欢迎再次光临这里】
朋也【嗯,下次会把其它成员一起带来的】
宫泽【嗯,我会全力招待的】
朋也【那么回见】
我估摸了下时间,离开了资料室。





朋也【……】
转转悠悠。
别无事情可干的我,在外面随便逛着。
出了资料室之后去了趟演剧社,但是那里没人。
她已经知道我被停学了吗。
朋也【…一般想来,我该老老实实回家才对啊】

逛到公园附近时,我停下了脚步。

朋也【嗯?面包店…】
没注意过,原来这里有家面包店啊。
有种寂寥感,让人生不出想进去的念头。
朋也(“古河面包”吗…)
面包的香味招来了饥饿感。
咕~~……
…才想起来,从早上开始就没吃过饭。
朋也【进去看看吧】
说不定是隐藏的名店呢。
我这么想着,开门走了进去。

朋也【好~】
……
朋也【…没人么?】
莫非是在里面睡觉么。
声音【你好】
朋也【呜噢!!】
突然有声音从背后传来。

女性【欢迎光临。有何贵干呢?】
朋也(店员怎会从门口走进来啊…)
女性【莫非是客人吗】
朋也【呃…嗯,有什么推荐的面包吗?】
女性【当然】
说得这么干脆,看来是要拿出这家店的招牌品种了么。
女性【这个是本周的新产品。请吃吃看】
她把一块面包递到了我手上。
朋也【多少钱?】
女性【这是特别优惠呢】
看来不要钱。
朋也【我看看…】
看起来很好吃。
于是先尝了再说。
啪喀!
…嘎吱嘎吱。
嚼…咽。
朋也【……】
朋也【…里面加了…煎饼?】

女性【嗯,是煎饼面包呢!】
毫无变化的命名。
啪喀!
嘎吱嘎吱…
朋也(…并不好吃啊)
嘎吱嘎吱…
朋也(但是…有种令人怀念的味道)
不记得以前吃过这样的东西。
应该说,不可能吃过。
嚼…
不知何时,我已经把面包吃完了。
朋也【……】
味道是没救了…但是不知为何,吃了有种放松的感觉。

女性【……】
女性【…请问…如何呢?】
找不到能用来表达的词句。
朋也【嗯…】

朋也【硬要说的话,很恬静】

女性【!!】
她吓了一跳的样子。
女性【请问,您叫什么名字呢】
她满脸笑容地问道。

就好像有生以来头一次遇到了知己一般。
朋也【大宇宙银河】
女性【大宇宙银河吗!好名字呢】
这个人也压根不吐槽。
我都想哭了。
女性【如果有什么想吃的面包,就随便拿吧】
朋也【呃?费用呢?】
女性【全部免费!】
完全不想做生意的样子。
朋也【呃,今天没什么特别想吃的面包啊】

女性【明天起也一直免费!】
不知怎的享受永久VIP待遇了。

男人【等等等等等等!!】
神秘男登场了。
男人【早苗!别进行莫名其妙的优惠啊!】
早苗?【不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优惠】
不,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吧。
早苗【他说我的面包很好吃…很高兴地吃了很多】
夸张了太多了吧。
男人【真的假的…】

他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我。
男人【喂,你小子!看看你干了啥!!】
男人【以此为契机,早苗的超难吃面包无限分裂增殖然后在臭氧层上开个洞怎么办啊!】
那根本不是面包了吧。

泪目状…
早苗【我的…】
早苗【我的理解者只有银河一个人啊…!】
嗒!的一声,她冲出了门。
男人【早苗…!】
男人【可,可恶…】
男人拿了好几个煎饼面包塞进嘴里…
男人【银河是谁啊!】
一边叫着一边追出了门。
…是谁呢。
朋也【………】
朋也【……】
朋也【…】
朋也【…啥,店就撂下不管了么…】



……

朋也【多谢惠顾】
我目送客人离开,又环顾了一下店里。
朋也【呼,不太卖得动啊…】
没什么召集客人的方法吗。
朋也【………】
朋也【……】
朋也【…】
朋也【…啥】
朋也【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我不禁掩面。
不知怎地,我代替跑出去的两人看起了店来。
而且还脱了校服外套,从里面拿出了围裙穿了起来。
朋也【…话说,要等多久才会来啊】
在店里打转的时间里,大部分面包的价格都记住了。
因为不知道怎么开收银机取零钱,所以总价的零头全部不算,必要时用之前的客人付的钱来找零。
因为客人很少,所以这样倒也能应付的来。
朋也【啊,欢迎光临】
又有一名新客人走进了店里。
朋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啊…)
但愿不是认识我的人。

女生【……】
是第一次来这里吗,少女饶有兴致地环视着店里。
朋也【……】
过了一会儿,少女把手伸向了托盘和面包夹。
…不过,样子有点奇怪。
女生【嗯…】
一会儿放下托盘,一会儿拿起夹子,很困扰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又把托盘放到膀子上,想要拿住。
我看着那样子,很快就猜到了原因。
朋也【喂】
女生【诶?】
在背后喊这么一声,似乎是吓到了她。
朋也【我来拿。你只管挑就好】
女生【诶…】
我从少女手上夺过托盘和面包夹。
朋也【要哪个】
女生【……】
少女一副不明所以的神情,愣愣地看着我。
朋也【怎么了?】
女生【啊…没…】
女生【…谢,谢谢】
……
我把少女挑选的面包一个个放入托盘中。
她似乎有点紧张,不过似乎也没有特别警戒我的意思。
大概是不认识我吧。
女生【那个…请结算吧】
她微微低着头说道。
朋也【好的好的。…嗯…】
大概算了算价格,省去零头。
朋也【500日元】
女生【好,好的】
她有点不稳地从钱包里取出了一枚500日元硬币,放到了我手上。
朋也【多谢惠顾】
我把装进袋子的面包递了过去。
少女把袋子装进了背在肩上的书包中。
这时,我似乎瞥见了书包中有乐谱状的东西。
可能是个搞音乐的人吧。
女生【……】
她鞠了个躬,直直地奔出了店。
我默默目送她远去。
朋也【那样子…是握力么…】
我抬了抬自己的右臂。
不过,臂膀并没能抬得高过肩膀。
…这是和老爸吵架的后遗症。
朋也【那女孩也受了不少苦吧…】
嗯,她大概也和我有着同样的境遇。
与无法灵活使用的手臂一同活着。
虽然我不知…她的困境是暂时性的,还是终其一生都无法改善的…
朋也【…先不想这个,那两人还不回来么】
我觉得撂下店不管也无所谓了。
朋也【哈…】




-------another side--------

杏【嗯…嘛,能有个着落真是好事】
智代【还算不上成功呢】
智代【还要获得古河父母的允诺】
渚【那是没问题的】
渚【我父母一定会答应的】
杏【但是朋也是不良啊,不良】
渚【…那个…我现在也很难相信这说法呢】
渚【冈崎同学一点也不像不良学生】
智代【我也可以说是基本不认识他…不过感觉冈崎的确和其他不良有所不同】
智代【嘛,也有性格好的不良之类的啊】
渚【……】
渚【藤林同学认识他的时间最长了吧】
渚【冈崎同学真的是不良吗】
杏【嗯…】
杏【嘛,也不能说不是不良呢】
杏【不过,只是做做上课迟到和翘课这种事】
渚【是家里有什么情况吗】
杏【…不知道啊】
杏【朋也从没提到过自己家的事】
杏【嘛,在意的话,下次问问阳平吧?】
杏【说到底,还是那家伙和朋也处得最长】
渚【是】
渚【……】

渚【…话说,春原同学去哪里了呢】
杏【咦?什么时候起不在了的来着?】
智代【完全没印象啊】
渚【好像午休时是在的呢】
三人【……】
杏【算了算了。区区阳平】
智代【也是啊】



渚【这就是我家】
智代【嗯,很有味道啊】


杏【打扰了】

朋也【欢迎光临】
哧唰唰唰唰…!
朋也【客人,店内扬尘会另我们困扰,请不要在店内进行扑地救球的练习】
杏【为,为,为为为为为为】
杏【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杏【而且,为什么在当着店员啊!】
杏【还有那印着卡通人物的围裙是什么啊!】
渚【啊,那是我的围裙】
杏【非常感谢你回答最无所谓的问题】
渚【哇,冈崎同学竟在我家干活】
杏【反应太慢了!】
智代【怎么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朋也【杏和智代还有…渚?】
朋也【呃,难道这面包店…】
渚【嗯,是我家呢】
朋也【真的假的…这么说刚才跑出去的两个人是…】
渚【我想,是我父母吧】
声音【晚上好】
早苗【好热闹呢!】
渚【啊,妈妈,你回来啦】
早苗【嗯,你也回来了呢,渚】
杏【呃…这个…】
早苗【各位是渚的朋友吗?】
智代【嗯】

古河·父【什么——!!】
杏【呜啊,这大叔是谁啊!?】
杏【…呃,好像在哪遇见过】
渚【是我爸爸】
古河·父【好!早苗,今晚开宴会!】
早苗【好的】


-------tomoya--------
古河·父【哎呀…没想到渚这么快就会带朋友回来】
早苗【而且一下就是三个人哦,秋生】
秋生?【什么!?三个人——!!】
杏【你连数数都不会的么!】
热闹得一塌糊涂。
古河【不过今天真是吓了一跳】
古河【一回家,就看到冈崎同学穿着围裙干活】
朋也【把它忘了吧…】
我欲哭无泪地拿起桌上的面包嚼了起来。
啪喀。
…嘎吱嘎吱。
是煎饼面包。
古河【这么说来,还没有好好地自我介绍过呢】
朋也【嗯,的确】
古河【我是古河渚。请多关照】
朋也【我是冈崎朋也。多关照了,古河】

早苗【请叫她渚吧,银河】
古河【妈,妈妈】
早苗【这样的话,渚会更高兴对吧?】

古河【诶…那个…这个…】
智代(这是什么情况…)
智代(已被母亲完全认可的关系吗…?)
杏(为什么渚的妈妈的好感度会这么高啊…?)
朋也【…嘛,想叫时会那么叫的】
秋生【居然想直呼人家女儿的名字,你还早了2年啊!!】
出现了个很实际的数字啊。
秋生【实在想叫,就加上个“大人”吧!】
渚大人。
超有违和感啊。
秋生【嗯?这么说来,我还没问过你那渺小的名字啊】
为什么没问就知道是渺小的啊。
早苗【是大宇宙银河啊,秋生】
秋生【这还真是宏大啊…】
渚【咦?冈崎同学其实是大宇宙同学吗?】
渚【真困扰。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名了…】
杏【你是傻孩子么!】
智代【哈哈,真是热闹的一家子】


杏【啊,对了对了。忘了说了…】
杏【你的停学处分取消了】
朋也【…呃?】
我愣愣地应了一声。
朋也(等等。她在说什么啊?)
杏【我们和校长直接谈判成功了,所以你明天起又能去学校了】
朋也【……】
朋也【喂喂,等一下】
朋也【直接找校长谈就能取消处分么】
渚【都是真的】
渚【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呢】
朋也【……】
智代【另外,也没有我被停学之类的事哦】
智代【被杏制止了】
朋也【……】
朋也【…切】
这些家伙为什么要为了我…
……
朋也【我知道了】
朋也【大家,非常感谢。…谢谢你们】
我微微鞠了一躬。
智代【然后…该说是交换条件么…】
杏【这周周日,你要一整天参加公益劳动】
杏【加油吧♪】
……
朋也【完…】

完全是多管闲事啊!!
朋也【…道谢的我是傻瓜】
我默然掩面。
渚【啊,对了】
渚【妈妈】
早苗【嗯,什么事,渚?】
渚【冈崎同学这周日要在这里干活】
渚【可以吗】
朋也(…虾米?)
早苗【嗯,当然没问题】
渚【谢谢】
秋生【我的意见呢!!】
怒吼的大叔。
渚【可以吗,爸爸?】

秋生【不行。我绝对不答应】
渚【……】

渚【觉得有点讨厌爸爸了呢…】

秋生【笨蛋。谁说不答应了】
你啊,就是你。
渚【诶嘿嘿。太好了】
朋也【…喂,我要在这里干活么?】
杏【是啊】
杏【不错吧。反正今天也是在干活】
朋也【打工费?】
智代【当然没有】
朋也【…可恶】

朋也【真是热闹的一家子啊…】
杏【是呢】
智代【……】
朋也【…智代?】
智代【冈崎…】
智代【虽然道歉了你也不见得肯原谅我…】
智代【对不起】
杏【……】
朋也【我并不在意啊】
朋也【你今天为我做了很多的吧】
智代【我自己会于心不安】
智代【有什么我能做的,我什么都愿意做】
智代【有什么想让我做的事吗】
朋也【嗯…】
我抚着下巴想了想。
想拜托的事…
也不能说没有。
朋也【对了,是有一件】
智代【是什么。说吧】

朋也【加入演剧社吧】
智代【……】
智代【…演剧社?】
杏【演剧社?】
朋也【对】
智代【那…办不到】
智代【我有着加入学生会这目标】
智代【大概是没空参加社团活动的】
朋也【…是吗…那就算了吧】
智代【呃?】
朋也【勉强拉你进来也不太好】
我沿着路继续往前走。
杏【啊,等等啊】



智代【等等!】
朋也【嗯?】

智代【不是说了,这样一来我会于心不安吗!】
朋也【呃,毕竟也没什么其它想拜托的事了…】
智代【咕…】
智代【…真的没别的了么?】
朋也【嗯】
智代【……】
朋也【那么】
朋也【愿意加入演剧社同好会吗】
智代【演剧摄茼蒿会?】
朋也【不对!演剧社·同好会!】
智代【那是什么啊】
朋也【是喜欢演剧社的人们聚集的协会】
朋也【平时在暗中温暖地守护着演剧社,有困难时会互相帮助】
智代【这…】

智代【我不可能拒绝得了啊…】
朋也【那就决定了】
杏【嗬…】
杏【你真的在打算建立什么演剧社呢】
朋也【差不多吧】
杏【为什么?】
朋也【啊?】
杏【你对这类事不是毫无兴趣的吗】
朋也【…以前的话,的确】
杏【现在不同了?】
朋也【嗯,我…】
我要…
……
杏【朋也?】
朋也【……】
朋也【…我先回去了】
智代【诶】
有点搞不懂了。
现在的我…到底是想怎么样呢。
……
心底微微有点刺痛。



-------another side--------
智代【冈崎…他是怎么了?】
杏【谁知道呢…】
杏【猜也猜不出名堂。回家吧】
智代【…嗯】
………
……

杏【现在补一句】

杏【如果这次你没参与帮忙,我是打算用尽一切手段把你赶出学校的】
智代【…是吗】
杏【嗯】



-------tomoya--------
朋也【…于是,事情变得挺麻烦】

春原【啊,那是我的点子】
朋也【是你小子么!!】
踹!
最后编辑一家一台ことみ弐号 最后编辑于 2009-08-26 17:03:52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Roc-Dark 于 2010/8/26 0:55:26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
分享 转发
…???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贴图中)】

LZ强大,佩服,我也要去学日语了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贴图中)】

lz的翻译机属性终于爆发了,但 帖子标题加上剧透吧(误
lzmk3该不会想把全文打出吧,这坑很大哦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贴图中)】

看完clannad后,对日本这个国度产生了兴趣,最近都在youku,土豆什么的狂找介绍日本文化习俗的片子来看.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贴图中)】

哦哦 又更新了 辛苦了~
留名慢慢看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贴图中)】

哦~更新了
可是怎么有种被透了个精光的感觉啊...
花了10年长大了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贴图中)】

这是啥?
原来是同人
LZ强大,赞
PS:这坑是什么时候开始刨的?
It's my Blog(荒废已久了╮(╯▽╰)╭)http://lylclamp.01.02.blog.163.com/


追风少年,边路精灵,你是我们这代德迷永远的队长!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贴图中)】

不管來幾次,總覺又長又強大.........先支持一下.........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更新完毕】(有纪姐~)...

膜拜LZ...而且竟然还没完结啊...神似真的是个巨坑....
那俺还是等坑填完再看好了....orz
LZ加油~~
TOP

回复:【巨坑·2】【DNML影闪·自翻】影子闪耀之时【4月16日更新完毕】(有纪姐~)...

我只能纯支持嘞~~~。。。。。。
夢與理想只有共現實同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