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翻译】小狐狸阿权

[ 3829 查看 / 2 回复 ]





小狐狸阿权
新美南吉


原文链接:http://www.aozora.gr.jp/cards/000121/files/628_14895.html


这是我小时候,从村子里的茂平大爷那听来的故事。

从前,在俺们村附近,有一座名叫中山【注1】的城池,城池里住着一位名叫中山的城主。【注2】在离中山城不远的山里头,有一只名叫“小狐狸阿权”的狐狸。阿权在长满羊齿蕨的森林里头,挖了个洞,自己一个人住着。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它都爱跑到附近的村子里去,尽干些恶作剧。比如把埋在土里的芋头给拔出来啊,给晾晒着的油菜花枯枝【注3】放把火啊,拿走人家晒在后院的辣椒啊之类,总之干了很多很多。

有一年秋天,连着下了两三天雨,阿权没法外出,只好窝在洞里头。

终于,雨停了,阿权从自己挖的洞里头钻出来。天空清澈明朗,伯劳鸟在啾啾地叫着。

阿权来到了村旁小河的堤岸前【注4】。四下里,狗尾草的草穗上全都挂满了闪闪发光的水珠。河里的水原本总是浅浅的,这三天的雨一下,河水就暴涨起来。原先长在河边,没被河水淹到的狗尾草呀、胡枝子呀也都被浑黄的河水冲倒,乱糟糟地缠作一团。阿权沿着泥泞的小路,朝河的下游走去。

不经意间,它发现河里有一个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阿权为了不叫那人发现,嘿的一下钻到草丛深处,从那儿紧紧盯住那人。

”是兵十嘛。”阿权想道。

兵十挽起黑黑的破烂衣服,泡在齐腰深的水里,正摇晃着地笼网【注5】捕鱼呢。他那缠着头巾的脸上,粘着一张圆圆的胡枝子叶子,就好像一颗大大的黑痣。

过了不一会儿,兵十把地笼网底部那个像袋子一样的部分,从水底下拉了上来。那里头虽然满是枯枝败叶烂木头,但也到处闪着白色的光亮。那是肥美的鳗鱼和雅罗鱼的白肚皮。兵十把那些鳗鱼和雅罗鱼【注6】连同垃圾一起,一股脑儿倒进了鱼篓里。然后扎紧网底的袋口,再次将网袋沉入水中。 然后,兵十就拎着鱼篓上了岸,像是要找什么东西似的,将鱼篓留在岸边,往上游走去了。

兵十刚一离开,阿权就嗖地从草丛中蹿了出来,飞奔到鱼篓边上,想干点恶作剧。他从鱼篓里抓出鱼,啪啦啪啦地朝地笼网下游的河里扔去。那些鱼发出咚的一声响,全都潜到浑浊的水底去了。

就剩下最后一条又肥又大的鳗鱼了,伸手去抓,却老是滑不溜湫的,总也抓不牢。阿权急了,把头伸进鱼篓,一口咬住鳗鱼的头。鳗鱼嗖地一下缠紧了阿权的头。就在这时,兵十的怒骂声从对岸传了过来:“啊,贼狐狸!”

阿权吓得一蹦有多高。它想要甩掉鳗鱼逃走,可鳗鱼紧紧缠住阿权的头,怎么都甩不掉。阿权只好就这样朝旁边跳开,拼命逃走了。

到了洞口附近的赤杨树下,阿权回过头一看,兵十并没有追上来。

他松了口气,把鳗鱼的头咬碎,这才把鳗鱼甩脱掉,扔在洞外的草丛上。

二、

过了十来天,阿权路过村民弥助的屋后时,看到弥助的老婆正在无花果树底下染黑牙齿【注7】;路过打铁铺的新兵卫家时,看到新兵卫的老婆正在梳头。

阿权心想:“唔,看来是村里要办什么事了。是什么呢?秋日祭吗?如果是祭典的话,就会有太鼓啊、笛子什么的声音。而且首先,神社前就该会升起鲤鱼旗。”

它一边想一边走,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门前有口红色的井的兵十家。那间小小的、有些可怕的屋里,聚集了很多人。穿着正式的礼服,腰里垂着条手巾的妇女们,在屋前的灶台里烧起火,一口大锅里头,咕噜咕噜地煮着些什么东西。

“啊,是葬礼啊。”阿权心想,“兵十家的谁死了呢?”

过了晌午,阿权朝村里的墓地走去,躲到了六座地藏像【注8】的后头。天气很好,远方城池上的屋瓦闪着反光。墓地里,成片的彼岸花就像块红色的绸布,连绵不绝。这时,从村子那头传来“当—当—”的钟声,那是出殡的信号。

不久,穿着白色丧服的送葬队伍终于隐隐约约地出现在了视野里,说话声也越来越近了。送葬队伍进了墓地。等人们都通过后,彼岸花都被踩得七零八落了。

阿权踮起脚尖望去,兵十穿着白色的武士礼服,正举着牌位。平常总是如同红薯般健康的脸色,现在显得十分憔悴。

“唉,看来死的是兵十的妈妈啊。” 阿权这么想着,把头缩了回去。

那天晚上,阿权在洞里想着:

“兵十的妈妈一定是躺在床上说了想吃鳗鱼,所以兵十才会拿着地笼网出来捉的。可是,我却做了恶作剧,把鳗鱼都给放跑了。所以兵十才没法让他妈妈吃上鳗鱼,而他妈妈也一定没吃上鳗鱼就这样死去了。啊,好想吃鳗鱼,好想吃鳗鱼啊!她就这么想着,死去了吧。可恶,要是没做那样的恶作剧就好了。”



兵十在红色的井台旁淘洗麦子。

兵十一直都和妈妈两个人过着清贫的生活,现在妈妈死了,就剩下他一个人过活了。

“跟我一样,一个人过活的兵十啊。”从库房后头偷眼看着兵十的阿权这么想道。

正当它要从库房边上离开,跑到对面去的时候,不知从哪传来了叫卖沙丁鱼的吆喝声:

“沙丁鱼大甩卖啦,新鲜的沙丁鱼”

阿权朝那精神气十足的吆喝声方向走去。正好弥助的老婆从里屋喊道:“给我来点沙丁鱼。”

卖沙丁鱼的将装满沙丁鱼篓的车子停靠在路旁,两手捧着闪闪发光的沙丁鱼,走进弥助的家里。阿权趁着这个机会,从鱼篓里抓出五六条沙丁鱼,朝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它跑到兵十家的后门口,将沙丁鱼扔进了兵十家里头,然后就回自己的洞穴去了。途中,阿权从坡道上回头看去,身影变得小小的兵十还在井边淘洗着麦子。

这是为补偿自己偷了兵十的鳗鱼而做的头一件好事。阿权心里想道。

第二天,阿权在山上捡了一大堆栗子,抱着跑到兵十家。它从后门偷眼看去,兵十正吃午饭呢,手里捧着饭碗,在出神地想事情。有些奇怪的是,兵十的脸上有擦伤的痕迹。

发生什么事了呢?阿权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兵十自言自语地抱怨道:“到底是谁往我家里扔的沙丁鱼呢。因为这个,我都被当成小偷了,遭了卖沙丁鱼的白眼。”

阿权心想,这下可搞糟了。可怜的兵十被卖沙丁鱼的打了,留下了那样的伤。

阿权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悄悄绕到库房门口,放下栗子就回家去了。

第三天、第四天,阿权照旧捡了栗子送到兵十家。第五天,不只捡了栗子,还捡了两三朵松蘑送了去。



在一个月色迷人的晚上,阿权晃荡着出门去玩。当它从中山城主的城池下走过时,听到小路的对面传来了说话声。

金钟儿【注9】在唧唧地叫着。阿权躲到路边,凝神看着。说话声渐渐近了,是兵十和一个名叫加助的农民。

“对了对了,我说啊,加助。”兵十说道。

“啊?”

“我啊,最近碰到了件很怪异的事儿。”

“什么事儿?”

“自从我妈死了以后,不知道是谁,每天都给我送来栗子、松蘑之类的东西。”

“哦?是谁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总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送来的。”

阿权跟在两人身后。

“真的么?”

“绝无谎言。你要不信的话,明天过来瞧吧,我给你看那些栗子。”

“嘿,还真有这种怪事啊。”

然后,两个人就沉默了下来,往前走着。加助无意间回过头看了看,阿权吓了一跳,缩紧身子停了下来。加助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阿权,又继续往前走去。

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名叫吉兵卫的农民家,进了屋。屋里传来笃笃笃的木鱼声。和尚大大的头影晃动着,映在窗户纸上。

“原来是在做法事啊【注10】。”阿权一边想,一边蹲到井边。

不一会儿,又有三个人一起进了吉兵卫的家。屋里传出念经的声音。



阿权一直蹲在井边,直到法事做完。兵十仍旧和加助一起回家去。阿权想听听两个人的话,就跟了上去。

到了城池前,加助说道: “刚才说的那事儿啊,一定是神仙干的吧。”

“哎?”兵十吓了一跳,望着加助的脸。

“我刚才一直在想啊,总感觉那不是人,而是神仙。是神仙看你一个人过活,觉得你太可怜了,所以就赐给你那些东西。”

“是么。”

“肯定没错。所以,你每天都拜拜神仙就行了。”

“嗯。”

阿权心想,嘿,那家伙可真会胡说八道啊。明明是我送去的栗子、松蘑,不来谢我,却去谢什么神仙。我可真划不来啊。



第二天,阿权又带着栗子去了兵十家。兵十正在库房里搓草绳,阿权从屋子的后门悄悄溜了进去。

就在这时,兵十正好抬起头来:是不是有只狐狸跑到家里面来了?前些时候偷了我鳗鱼的那只小狐狸阿权,它又跑来恶作剧了啊。

“好。”

兵十站了起来,取下挂在杂物间的火绳枪【注11】,装上火药。轻手轻脚地接近正从门口出来的阿权,砰的开了一枪。

阿权应声倒地。

兵十走了过去,朝屋里头一瞧,发现了地上堆着的栗子。

“哎?”他吓了一跳,目光落到阿权身上。

“阿权,是你吗?一直给我送栗子的?”

阿权无力地合上眼睛,点了点头。

火绳枪“咣”的一声,从兵十手中掉到了地上,枪口还冒着一缕青烟。

***********************************************************
注释和图片,点击打开




最后编辑watashia 最后编辑于 2010-02-18 16:35:24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8:36:53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像喜剧一样。
TOP

回复:【翻译】小狐狸阿权

自己论新美南吉作品的某篇论文的选摘:

    如前所述,《小狐狸阿权》之所以不是民间故事而是现代创作童话,最大的原因也是因为阿权是一个孩子,它具有真正的儿童的特性,而不只是一个游离于孩子本身的异物,它是新美南吉走进“昆虫”的内心所创作出来的一个真实的儿童。

    阿权是一个孤儿,这一点很重要,这是理解阿权行为和心理的一个关键点。因为是孤儿,阿权难免是会感觉很寂寞的,它之所以常去村里搞恶作剧,除了孩子好玩的天性外,就是因为这份寂寞感,希望能够引起大人们的注意吧。瞧它干的那些恶作剧:拔芋头、烧油菜花枯枝、把人家的东西偷偷藏起来……没有一件是出于恶意或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干的。说到这里,不能不让人想起南吉自己的身世。他在八岁那年作为母亲娘家的养子,被送给孤独一人的外祖母抚养。“外祖母送别了死去的丈夫、送别了死去的儿子、送女儿出了嫁,就自己一个人长久地生活寂寞之中。所以当我来到她的身边,她也无法给予我幼小纤细的心灵以温暖、抚慰。”[ 摘自新美南吉《无题 长夜灯下》]没法得到温暖的南吉,也常常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以期望能引起外祖母的注意,然而并没有亲自抚养过孩子的外祖母最终无法理解南吉的心情,两人的距离越来越大,最后仅仅不到半年时间,南吉就被送回了原本的家里。在创作《小狐狸阿权》时,南吉心中恐怕也不时会浮现出当时的情景吧。正因为有过类似的心境,所以南吉才能把阿权那种心理写得活灵活现吧。

    在看到兵十的母亲病死后,阿权躺在岩洞里一直后悔自己做的恶作剧。因为阿权是个孤儿,所以看到一个母亲因为自己的关系没有得偿心愿,就产生一种格外大的负疚感。不管怎么淘气的孩子,内心都是善良而单纯的,阿权也是如此。所以,他会有一种强烈地补偿愿望。而这种愿望在看到兵十一个人在红色井台旁淘洗麦子时,更是化作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同体感。“‘跟我一样,一个人过活的兵十啊。’从库房后头偷眼看着兵十的阿权这么想道。”这个时候,阿权对兵十的感情就产生了巨大的转变,它把兵十看成了自己的同伴,看成了和自己一样是个孤儿的同伴。所以,它给兵十送东西已经不再只是赎罪了,而是一种和同伴交流的途径,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和寄托。正因为如此,当加助告诉兵十,东西是神仙送的,只要多拜拜神仙就好了时,阿权虽然生气地想:“明明是我送去的栗子、松蘑,不来谢我,却去谢什么神仙。我可真划不来啊。”但第二天仍旧还是送栗子去了。最终的结局,阿权死在了兵十的枪下。面对兵十追问栗子是不是他送的问题时,阿权只是无力地合上眼睛,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生气、怨恨和后悔的表情,只是无力地点点头。这就是阿权最后的心理,一瞬间,我的眼前似乎飘过曹文轩的阿雏的形象。
……
……
……
比如《小狐狸阿权》,前面已经分析过,阿权给兵十送东西已经不再只是赎罪,而是一种和同伴交流的途径,是一种精神上的安慰和寄托。《小狐狸阿权》的主题正是一个孤独的孩子寻求同伴的过程,然而这个寻求和交流只是单方面的,所以最终的结局只能是一个悲剧。
像喜剧一样。
TOP

回复:【翻译】小狐狸阿权

很悲凉...很悲凉..
布满童话尸体的路上我是没时间看了
但还是觉得..这种东西..嗯怎么说呢..
很怀念吧....
......呐......
木人流的狂欢开始了?


还有Holiness这名字真是欠扁的不行..好不容易从字典上查的崇拜词.却变成了污点..看来马甲是我的归宿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