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三题点心] 临时三题活动(即日起至2010.6.1)

[ 13429 查看 / 24 回复 ]

在咱论坛上居然看到有小学老师让学生写三题……
受到刺激的咱决定来开一起临时三题,题目就用那老师出的:

周末、面包、油漆

来吧,让咱看看你们的实力跟小学生比如何 (虽然咱只看到一篇小学生的……)


1. 何谓三题点心?
每期将会出三个关键词,将这三个关键词连成一篇短文,就是所谓的三题点心了。

2. 三题点心的活动周期?
本期是临时的,时间半个月。

3. 三题点心的限制要求?
首先是字数限制。咱一向坚持三题是点心,长篇是邪道,所以字数范围请控制在100~3000字。2000字左右为宜。

其次是味道限制。每次题目会附加味道要求。比如香甜可口的棉花糖味道之类的。
当然,把味道搞得怪一点也是可以的,不过在评分上就不保证了。有可能会被评得很低,也有可能会评得很高哟。不过,其实咱还是很期待奇怪口味的哟。

嗯,基本上就这两个限制,其他没什么限制。当然违反版规的内容也是不允许的!
嗯,本期没有味道限制!

4. 三题点心的奖励?

1KP1好感~10KP10好感 不等。

5.如何参加三题点心?

只要是keyfc的注册会员,谁都可以参加。参加方式就是在本帖后,以回复的形式将你写的三题点心贴上来。注意不要开新帖,三题点心新帖多了就会容易乱,集中在一个帖子内便于欣赏。


5.截止日期?


2010年6月1日
2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管理员 kameu03 于 2012/7/25 0:42:20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像喜剧一样。
    TOP

    父親依然忙碌的出外工作,我跟弟弟現在正值放暑假的學生,整天出外遊玩,捉蟬,捉蟬時,我朋友說「吶,這星期日好像就是8月8日的父親節耶」 (台灣的父親節是8月8號,今年剛好星期日) 於是我跟弟弟打算在這週末準備不一樣的父親節給爸爸,並且開始與媽媽討論滿著爸爸去準備驚喜,父親節當天,父親依然假日要加班,我們微笑目送爸爸去工作,然後我跟弟弟和媽媽約好,各自準備自己的驚喜給爸爸,於是媽媽開始準備大餐,我跟弟弟一起做禮物給爸爸。
    我跟弟弟打算畫一張好大好大的爸爸畫像,於是在倉庫翻來覆去的,攀爬在充滿灰塵的陳年往品,在一道陰暗處終於找到好大的壁紙和幾桶油漆,我跟弟弟就在戶外準備好後就開始繪畫,我們打開油漆,並把刷毛沾上顏料蹲在這張紙上開始用力擠壓刷毛,途中,我跟弟弟也玩起潑油漆的遊戲,在經歷過我們許久的時間繪畫,廚房飄來很香的味道,隨後媽媽的囉唆也隨之而來「孩子們~該準備進來洗澡,我們要吃飯了~」我跟弟弟看了看這畫作,於是就把這畫作滿意的帶回屋子,進到屋子裡,看到飯桌上滿滿的菜餚,最先印入眼裡的是焗烤,上頭散發著金黃色的起士,不時會跳動著,連同旁邊的雞肉跟香菇也都在跳舞一樣,再來是旁邊的義大利麵,白色的醬汁果腹在黃通的麵條,使的黃與白的搭配使的既融合又溫暖,上面還有翠綠的九重塔相伴,飄舞著濃郁的奶油或奶汁的味道,再來是蔬菜湯,雖然我們兄弟不喜歡蔬菜,不過這湯的顏色略偏黃色,仔細可以發現蘿蔔、洋蔥、番茄熬成的蔬菜清湯,搭配貝殼麵,看起來就清爽美味。媽媽從廚房另一端走出來,看到我們滿身的油漆,就皺起眉頭,叫我們趕快去洗澡,我們就滿心期待今天的大餐去洗澡,洗完澡和穿好衣服,等待父親的歸來,父親回來了,我跟弟弟就衝上前說聲『父親節快樂~~』並把我們的畫作交給的爸爸,爸爸打開看完後,眼角泛著淚光並抱起我們,我們也都害羞的不好意思微笑,爸爸走到廚房,媽媽就叫爸爸先吃飯,我跟弟弟坐好座位,準備動刀叉之時,媽媽叫我們等一下,並轉身從烤箱裡拿出一道料理,那是…….麵包!? 不過,不是普通的麵包,上面有爸爸,媽媽,弟弟,還有我的全家福畫像,爸爸看了不但感動,也捨不得吃,還親了媽媽,害我跟弟弟都不好意思轉頭,今天真是最快樂的父親節了~
    最后编辑水羊 最后编辑于 2010-05-13 14:29:16
    1

    评分次数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我只是在站在那,看着而已。
        父亲在我的头上方,靠着梯子支在那,准备刷下个作业面。而我就提着油漆桶,在下面默默地等着。
       
        这只是个周末而已,对于父亲和我来说都只是个周末。对于这周前的我来说,周末仅是在家里做功课照顾常年病卧在床的母亲而已,对于父亲来说,周末也仅是利用起来不多的休息机会继续替别人刷漆而已。但这个而已
      我只是刚刚知道,然后就倔着性子随父亲来了,在这个空旷的单元房给别人打临时工。
       
        我是知道的,父亲除了周末以外几乎都在做各种兼职,每天要打好几份工,为了能给不富裕的家多赚点钱,为了能给我多买几本课外书,为了能让母亲在床上躺的舒服些。母亲也是知道的,所以每次父亲回来,总会有一个淡淡微笑为消除点劳累,而我仅能因父亲在周末总是出去聚会而感到点点欣慰,因为那个人过加劳累了。
       
        然后我在知道一直以为父亲周末是出去放松身体的“聚会”是打油漆工的代词时,突然感到很失落。为什么那个人可以如此固执,如此魁梧,即便不惜身体也肯放下。其实我们是知道的,我还有父母都懂得的,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因为有家族这羁绊,才有了每个人各自的倔强和坚强。我没有犹豫地要求跟着父亲帮忙了,父亲没有说什么,只是叨了句“不要太勉强。”然后拍了下我的头一起去了。

        到了中午,活总算快干完了,父亲没有去吃饭的意思。他只是敷衍了下叫我回家去然后继续抄起了刷子。虽然应和的那么自然,但我仍能听的出父亲已经饿坏了。我跑到街上用母亲出门前给我的3块钱买了个面包,然后又折回去了。

       

        “给,把面包吃了快点结束吧,我先不回去,帮你一起干完。”



          我把面包递了过去,父亲楞了下,然后笑了。他掰了一半递过我说了声“一起吃吧。”就背着我做了下来大口大口啃着面包。尽管啃着面包时我没有哭出来,但我想,我一定是鼻子很酸很酸了,就同背后大口大口啃着面包永远不会哭出来的父亲一样。我们都只是啃着母亲递过来的钱而来的面包眼涨的通红通红,屏住很已经很酸很酸的鼻子,流着无形的泪,感受着家人的温暖。



          吃完面包我们继续开始了作业,父亲在我头上穿着脏黑的工作服刷着墙,我站在他汉雨淋漓的身影下,为他递着油漆桶。

         

          然后我仍只是站在那,看着少语的父亲而已,只是站在他的身下,感受着羁绊,感受着宽大肩膀的安详,仅此而已。
      最后编辑板烧团子 最后编辑于 2010-05-13 16:07:47
      1

      评分次数

        走了那么远

              我们  去寻找一盏灯 .



        TOP

        “阿志,你现在在哪里?”电话里传来女朋友小雪的声音。
        听到小雪的声音我吓了一跳,在出门前我就已经对她说我要去外拍了,难到宽的事让她察觉了吗?
        绝对不能让小雪知道我每周末都去医院看望宽的事,这是绝对绝对不能让小雪知道的。
        “啊啊……我在一个工地做外拍呢。”慌忙中我这样回答到。
        “嗯……?工地?哪个工地,怎么周围这么安静啊?”小雪疑狐的说到。
        “现在工地停机检修,不工作当然安静了。”
        “我不信,虽说你每个周末都去外拍,我都没问原因,但是我看了你每次外拍回来的照片,都有相似的地方,总觉得你是固定在一个范围内拍的吧?”
        啊……没想到她竟然能察觉得出来这一点,因为每周都以外拍的理由去宽那里,然后就在医院附近乱拍了些照片,没想到她竟然能察觉出不对劲来。
        “啊哈哈……小雪你真聪明,是啊,前段时间我都一直在一个地方拍的啦,因为那的风景很美,每次拍都有新鲜的感觉嘛。”
        “真的吗?我怎么不觉得美丽呢?怎么看都是太过平凡的场景,那些草地,还有那些休息的人,怎么看都像是统一穿着哪里发的睡衣”
        我心里一惊,怎么可能去拍医院的人?我在印象里没有拍过什么草地什么医院里穿睡衣的人之类的啊,最多只是去拍了医院附近的风景树,喷泉和街头雕像而以,如果拍了医院里的病人这本身就是暴露了地点嘛,所以我这么回答到
        “不可能啦,怎么会去医院拍病人,我没事去医院干什么。”
        “医院?原来是医院吗?那些人是病人,然后穿着医院发的睡衣吗?”
        呃,自掘坟墓,怎么办?突然感觉宽的事就要在小雪面前暴露一样,心里惊慌失措起来。
        “啊啊,小雪,这件事等我回去再和你解释吧,我现在正忙着拍照呢!”
        说完不等小雪的追问声传来,我果断的挂掉了电话,把手机关掉丢进了口袋里。
        怎么办?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小雪知道我每个周末都会去医院这种地方的,她会起疑心,她会想起宽的。现在她这样平静的生活,我不再希望宽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真的真的不再看到她想起曾经的那些伤痛了。
        我买了奶油面包去看望宽,他在医院只吃这个,因为就算放再美味的食品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看一眼,每一次来我也总是劝他多吃些营养丰富的食品,但是都无功而反。
        熟悉的和值班护士打招呼,护士小姐也依然面带苦笑的回应,我推开了宽的病房,一股刺鼻的油漆味从病房里扑面而来。
        “宽!你怎么又在捣鼓油漆了。”我生气地说到。
        “文志快来看,我用油漆画了个小雨哦!哈哈,你看,小雨在对我微笑呢!!哈哈哈哈哈。”宽站在病床上,手里一边拿着刷子,一边拿一块黑板冲着我傻笑。
        “宽!到底要我说多少遍啊,小雨已经死了,你别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好吗?”我向他怒吼
        小雨是宽的女朋友,也是我的女朋友小雪的姐姐,小雨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子,很细心也很会照顾人,宽也对小雨始终如一,他们两个的爱情故事就像奶油面包一样甜蜜,但是就在一年前,我和小雪还有小雨和宽四个人一起结伴去看电影,在一段过马路的途中小雪吵着要返回街对面买奶油面包,所以我和宽就先过了马路,在这边等待姐妹两的归来,但是在她们归来的途中,发生了车祸,姐姐小雨被一辆刹车未及的卡车撞倒了,小雪却被推到了一旁,惊恐的看着姐姐倒在一边。宽更是在那里绝望的哀号!而我只能抱着颤抖的小雪无法做出任何的动作。一切一切来得那么的突然,形影不离的好姐妹,热恋如荼的恋人都因为小雨的突然去逝而被无情的碾碎了。
        之后小雪由于脑部受到撞击晕倒,失去了那段记忆,而宽因为承受不了挚爱离逝的打击精神崩渍地住进了这家医院的精神病科,从此他就这样捣鼓着油漆和只吃奶油面包度过每一天。
        所以,为了小雪和宽,只有我必须振作起来。我在两边游走着,一面是照顾失去记忆的小雪,让她远离那段记忆,我只告诉她,小雨和宽去了国外发展,暂时还没有联系我们,而宽这边,我会每个周末都来看望他,希望他能走出那段阴影。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我刚想要把刷子和黑板从宽手中夺过来的时候,背后出现了小雪的声音。
        “阿志,你果然瞒着我在背后搞鬼啊。”回头望去,小雪正提着包拿着手机站在病房门口。
        “小雪!!你竟然跟踪我!”
        “我早就觉得你有鬼了,从你每个周末都要外拍一次就我觉得不可思议,以前你对摄影的兴趣什么时候有这么大了。果然有鬼呢”
        “才没有,总之你快离开这里……”我正想推小雪出病房。
        “小……雪?”这时另一个声音打断了我和小雪的争吵,那是宽的声音。宽正呆在那里,两眼死死的盯着突然出现的小雪。
        完蛋了,我知道这个我坚持了一年的秘密就要被无情的打破了,我拼命的想要推走小雪,但是小雪却也呆在那里死死的盯着宽。这个突如其来的重逢给我们三个人的打击都太大了。
        “宽?你是宽!你是宽!”突然小雪兴奋的跳着冲上去拥抱了宽,我吓了一大跳,宽也吓了一大跳。
        “我找你找了好久啊,宽,原来你在这里啊,哈,自从一年前你失踪后我就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呢。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咦?”我不解为什么小雪看到宽会这么的兴奋,这么狂热。
        就在我即将要开口说点怎么的时候,小雪不顾心情的狂喜对着宽嘘寒问暖,心疼的抚摸着全身裹满油漆的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太突然了。
        但是接下来从小雪嘴里吐出来的话更是让我如堕地狱般……
        “你知道吗?我一直一直都好喜欢你,宽!比姐姐比任何人都要喜欢你一千倍一万倍,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只喜欢姐姐呢?每次听到姐姐说你们相爱的故事,约会的总总,我就觉得好嫉妒她,真的很嫉妒,我也想吃你亲手为我买的奶油面包,我也想和你一起去看电影,我也想和你一起去逛游乐场,但是为什么会是姐姐,为什么?为什么?那天我们四个人一起去看电影,我就在想,姐姐在这里死掉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我就可以替代姐姐的位置了,所以我假装吵着要吃奶油面包而和姐姐返回去买,哈,那个天真的傻姐姐哪里知道在过马路的时候就这么用力一推,姐姐就完蛋了,当时那露出来的惊讶的表情果然和平时幸福的表情不一样啊……哈哈!”小雪疯狂的说出了这些话,我和宽都呆在了原地,这实在是太过于惊讶了,惊讶到我任何回应也没办法作出。
        小雪的声音继续传来:“但是我没想到用力过猛自己也摔倒在了地上撞到了头部失去了那一刻的记忆,之后你就失踪了呢,你去了哪里,我好不容易除掉了姐姐,你却不见了,你在哪,我问了阿志,阿志说你和姐姐去了国外,但是我不会相信的,因为姐姐死了啊哈哈。被我亲手杀死了啊,所以留下宽一个人孤独的在这里是小雪的错啊,小雪应该更早的发现阿志的不对劲才对,要是能更早的发现你在这里,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所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我感觉世界都要跨掉了一样,天旋地转,几乎站不稳脚,只能撑着墙拼命的呼吸,什么,原来小雪不爱我,小雪爱的是宽?还因为嫉妒把姐姐小雨给杀了……。这……这太难接受了,这不可能吧,对吧,小雪!
        “小雨……你杀了小雨吗?是你杀的?”宽开口了,身体还是僵硬着,小雪依然紧紧的拥抱着宽,露出了坦率的笑容,开心的回答到:“是的。所以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突然,小雪从提包掏出一把柴刀,砍向了僵直着的宽,还来不及怨恨的宽只留下了惊骇的表情倒了下去,鲜红的血从宽的肩头流出来,喷洒满了整个病床,然后全身是血的小雪面向了呆住的我,微笑着说:“阿志,你恨我吧,我一直都只是在利用你,所以恨我吧,把我也杀了吧。哈哈,这样,我就可以永远和宽在一起了,永远在一起了。”
        ………………
        我在无意识中拿起了小雪那把柴刀,砍向了微笑着的小雪,不要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只有这样,小雪才能幸福,我能做的也只有这样,虽然她不爱我,她利用我,但是我却恨不起她,这也是我唯一能做的……

        于是等到护士的尖叫声传来时,我已经抱着小雪的尸体从这个15层楼的病房跳了下去……

        (完)
        最后编辑天吹柳风 最后编辑于 2010-05-14 13:06:19
        1

        评分次数

          TOP

          周末、面包、油漆

          Part.1
          终于周五的放学了。班主任在讲台上连绵不断反反复复地说着一周的事情,似乎自己也感到厌倦了。于是他自己先长长地舒口气,然后谈谈地说道“放学吧。”此刻我起初的兴奋感已经消磨殆尽了,也只好有气无力地摆放着桌上的几落书,眼神还不时无趣地向四周漫无目的地张望。“恩?已经空了!”我忽然惊讶地想起什么,赶忙扔下一旁的书包,向教室门口跑去。
          还好,还不晚。她正背着书包,在教室门口和她一个很要好的女生在聊天。我放下心来,放稳步子向她走过去。她也发现了我的靠近,转过头来对着我浅浅地微笑。这让我有点拘谨了,还是鼓起勇气说道,“这个,这个周末,有空吗?我想……”她低头示意了一下她的手中,然后依旧对我微笑。我一看,是厚厚地一叠材料,内心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她似乎发现了我的犹豫,然后忍不住笑出声来,“是你的话,我当然很高兴啦。有事一定要找我哦!”
          “那刚才的表情呢?”我还心有余悸。她以轻松的毫不在意地口气说道“哈哈,想吓吓你的。”我终于可以舒了口气。她接着说道“那,再见喽!”也对一旁的女生摆了摆手“小衣,周一见喽!”
          回到教室拿起书包,我也走上回家的路。看着夕阳染红的天空,忽然觉得肚子有点饿,所以决定先去楼下的小卖部买个面包。

          Part.2
          “起来,起来啦!”我感受清晨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很不情愿地,但似乎还是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地,从床上支起了自己的身子。然后以一种茫然的麻木的眼神去打量周围的世界。“好了,不要偷懒。赶紧起来干活!”一个老汉在我面前温和地说道。那份柔软的语气,让我觉得是包裹了无比沉重的份量。内心体会到一份压迫感,但是又无法分辨出这种感觉的份量。
          于是我只好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还沾着油漆的刷子,凭直觉将脚伸进床边的拖鞋里,猛地立起身子。然后走向门口,提起门边的油漆桶,也没回头去看老汉一眼,径直向对面的一个毛坯房走去。房子上已经自己覆盖了一层白色的灰粉,看起来十分的普通。恩,我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给它刷上鲜艳的色彩。
          我很没力气地将手抬到眼见,看到就是那个很普通很普通的油漆刷。接着我很小心的蹲下身来,将刷子很小心地浸入油漆桶中,很小心地让手没粘到油漆。然后慢慢地把油漆刷提起来,让刷毛从黏糊糊的液体中分离出来,并看着刷毛上的油漆一滴滴地一滴滴地落在油漆桶中。直到油漆刷变得似乎干糊糊的,我才忍着头晕立起身子,走到房屋的墙壁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内心似乎在做着很庄严的宣告,“今天的活,我开始干了!”
          于是最终,还是干了一天的活,我还是一点兴奋感也没找到。今天只是在油漆桶和墙壁之间来来回回的往复着,房屋上只留下了我随意刷的几道痕迹。
          在夕阳染红天空的时候,我有气无力地拿着油漆,刷提着油漆桶,向着一个散发着面包香味的小屋走去。背后,留下一个班驳的墙壁。

          Part.3
          "起床啦,起床啦。起来吃了早点好去上学哦!"我的萌音女仆闹钟响了,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热情并富有精神。今天周一,我的闹钟又如期开始工作了,我听着这样的声音,觉得人生果然是要追求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呢。于是很有精神地跳下床,洗漱一下,背起书包,呼吸着早晨清新的空气,买了一个面包作早点,充满期待地,踏上了去学校的路。
          “什么嘛,你根本就没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刚放下书包,坐稳身子,就见她带着不悦走过来,还说,“你可让我等得很着急哦。我周末两天一直在忙那叠东西,手机就放在身边,可是你一个电话也来。真的让我很失落啊。”
          “你这两天不是很忙吗?我还是不忍心打扰……”我在为自己找借口,根本就是我自己这两天忘记了有过约她的想法吧。本来嘛,周末是在一周的忙碌中终于有的空闲时间,我于是平时就积压了好多期待要在周末里完成呢。一直在周五放学的时候,自己还是充满兴奋地踏上回家的路,想象着自己可以做到的好多事情,那是好多让自己感到快乐,感到幸福,感到满足的事情。不过事实是,以匆忙的路程早早打开家的房门,猛得打开,看到家里空旷的屋子。然后就脱下鞋冲了进去,扔下书包,重重地扑到柔软的沙发上。再然后,再然后就起不来了。
          “再忙我还是能挤出空来的!”留下话,她已经带着不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估计是对我刚才冷漠的不满吧,我这两天我确实应该去约她来着。可是,实在是可惜,没有做到啊。我想现在补救来得及,人生的事情可不能耽误,于是起身想往她座位那边走。
          不过老师正从门口进来,说“大家早上要认真读书!”我收回了迈了一半的步子,心里想“还是等下课吧”。就暂且从书包里拿出了我的早餐,只是一个普通的面包。不过就是这个面包,我已经吃了许许多多次的普普通通的面包,忽然在此刻让我觉得,有了特别的甜味。我赶忙大口将面包吃了个干净。

          Part.4
          终于等到了下课,我想起昨晚做过的一个有趣的梦。我在粉刷一个小屋呢,一个温馨的幸福的小屋呢。那个小屋在我的粉刷下,变得拥有了更加令人快乐的色彩呢。
          我赶紧冲下楼,买了两个冰淇淋。我不并喜欢甜点,不过一直觉得甜味能为我带来满足感。她也一定很喜欢这种感觉吧。吃着冰淇淋,谈着这各自周末里快乐的梦,我想她会原谅我的。我真的一直喜欢着她。
          拿着冰淇淋,带着幸福感,我踏进了教室的门……

          End
          施工完成,略总结一下。貌似有点微跑题,对关键词只是有点涉及而已。然后嘛,自己终于写校园背景的纯记叙了(汗)。就是内容还是有点不明不白的感觉,努力!
          最后编辑ee.zsy 最后编辑于 2010-05-14 19:21:55
          1

          评分次数

            潜水太久了,果然是我太冷淡么……
            THE LAST STORY,THE ENDLESS FANTASY.

            「星見の塔」で、2人は互いの夢を語り合う。
            TOP

            它的表面就如涂了釉彩般光亮,不应存在于人世的诡异颜色仿佛扭曲了四周的光线。尽管淡淡的油漆稀释剂味道解释了颜色的起源,手中这个坚硬的球状不明物体依然弥漫着像周末晚二流电影中召唤恶魔用的邪恶仪式道具一般的不祥气息。

            背后响起了棒球棍划过空气中的声音。。。

            ‘毒杀扑杀,二选一么。。。’

            相比被棒球棍扑杀的痛楚,这个面包一瞬就能解脱呢。

            咬下。。。

            ‘嗯,下次还是棒球棍吧。’

            倒下。。。



            恩正好一百字。。。(殴
            3

            评分次数

              TOP

              “唔,这个电台也沉默了么。”

              我试者将收音机重新定位到98.7MHZ上,可以从扬声器中传出来的依旧是“滋~滋~”的杂音,这单调的振动渐渐向四周扩散开来,扩散到这已经凝结的空气中,似乎是想要搅乱这一切的它,最终还是被这无边的宁静所吞噬,所包容,与周遭融合成了一体。

              “马上就要天黑了,看来从这个周末开始晚上就没有节目可以收听了呢。不过他们也真厉害,居然把这坚持了差不多三个月啊,愿土豆星公主能保佑他们。”我望着不远处的湖发着呆,伴随着这台仍然努力接收发号的老旧的收音机声音越发微弱,终于下定了决心,从木椅上起身,“老朋友,咱们说分别的时候也到了,希望土豆星公主业能保佑你。”说罢,便关掉了收音机的电源。突然失去了动力的收音机沉默了下去,四周的静寂立刻吞噬了一切,只留下无边的沉默,沉默的人,沉默的湖,以及沉默的星球。

              缓步回到房间中,从堆积如山的罐头中清理出一个纸箱子,我庄重地将收音机放入其中,然后端起这些,走向湖边的小船。

              “电子产品像这样做会污染环境的吧……嘛,还是算了,就这样跟你道别吧。”随着小船移到湖的中心,我将纸箱放入水中,然后轻轻地推动了它,“sa ra ba,wa ka to mo yo.”

              落日的余辉映在水面上,光秃的树木留下的残影,随波荡漾的木船和纸箱,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这是多么好的美景啊,要是有什么方式记录下来就好了。可惜我不会画画。”望着离我远去的东西,我轻轻地感叹了一句。

              送别完最后的好友,天已将近全黑,我点燃了煤油灯,“收音机没了,今天晚上就没事可做了么。”煤油灯那摇曳的火光投射在桌子上那个早已干硬的面包上,拉出长长的黑影,映在那面只粉刷了一半的墙上。看着这面包,我又想起了雨晴,“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自从那天你被离这里,已经三个月了呢。不知道你现在还好吗。”

              几个月前,雨晴跟我说到,最近似乎是劳累过度而产生有人跟踪自己的幻觉,我并没有在意,于是我们申请了年假来到这个谧静的地方。

              这间小屋是我父亲很久以前留下的,由于长期无人居住,这里已经很破旧了,我便着手开始修缮工作。修缮的工作量不小,但是有雨晴的支持,我能感到很开心。

              就这样,直到三个月前。

              小屋的修缮工程已经接近尾声,最后只需要将屋子粉刷一遍即可,而雨晴已经为我做好了香喷喷的面包做早餐。一切本是那么的美好,可是,如今天宁静般的那天,一切都改变了。

              巨大的宇宙飞船从天而降,这群自称来自土豆星的外星生物向全世界人类宣告了2012的存在,而雨晴,则成为了“伟大的土豆星公主枸鸺槿”的“被选择者”之一,承载者人类的历史,搭乘宇宙飞船离开了地球。还记得雨晴被土豆星人带上飞船的那一刻……走出小屋,仰望星空。现在整个社会已经混乱了,秩序,道德,电力系统几乎全部崩坏,以往根本无法看到的银河,却如梦似幻的呈现在眼前,“还真的和星象馆里的一样呢,记得第一次去星象馆的时候,那个解说员姐姐的'欢迎大家光临天象馆,这里有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消失的光辉,漫天的星星正等着大家到来。'太令人印象深刻了呢。不过,即使地球消失了,这些依然还是存在的吧?”那漫天的星星真的是在等待我们的到来吗?我不知道。

              夜,依然是那么的静。可是心,永远是跳动的,就算是被无尽的黑暗所包围,只要有一丝光明,仍然可以照亮前进的道路。明天依然是光明的,就算明天已剩余不多,我拿起比笔,重重的在2012年12月23号上打了个叉。













              注: 这是我第一次在文学区正儿八经的发帖子(捂脸
                  感谢槿槿姐,
                  感谢尼古拉斯凯奇,
                  感谢电影先知的工作人员。
              2

              评分次数

                TOP

                该用户帖子内容已被屏蔽
                最后编辑zjbgh 最后编辑于 2010-05-15 21:24:12
                1

                评分次数


                  墨ちゃんで読て欲しい……
                  TOP

                  隨著週末的太陽升起,漫長的一天也開始了。
                  這個世界是已終結的世界,是個沒有生命誕生和死亡的世界。
                  存在的,只有流動著的時間...不,也許連時間也不曾存在。
                  這個世界,只是一望無際的草原,或是一座座風化後的山而然。
                  啊,還有天上我稱為太陽的巨大光球,和在草原間飛舞的光球們。
                  看著這些光球,我就在想,到底這些沒有實體的光球會飄向何處呢?
                  它們又是從何而來的呢?於是我越看越入神。
                  突然,本來一片空白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個不熟悉的詞彙—「光玉」。
                  不過這樣形容這些光球倒是很合適,語感也不錯,就這樣叫它們吧!
                  不過,連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想到這些光球...啊,「光玉」的名字又如何呢。
                  話說,我怎麼會選擇這個世界,我又如何到達這個沒有誕生的世界?
                  我不知道。知道的,只是我以前曾存在於一個更溫暖的世界,
                  以及這些眼前飄舞著的光球—光玉的名字。
                  天空上的那顆光玉,真的十分耀眼呢,被它照著的我想,
                  也許我應該去探索這個世界,這個終結了的世界。

                  踏上了我的征途,離開了一直侍在那的小屋的我,
                  孤單的在草原間走著。說起來,這個世界的時間是從我有意識時開始算的,
                  所以這天是週末。到底我待在那小屋多久了呢?
                  忽然眼前的碰到的物體,打斷了我的沉思。
                  我本能的閉著眼的向前道歉...太慨是在那個世界的習慣...
                  ...不對...這個世界不應有生物的,更何況前方的物體是毛茸茸的。
                  我張開了眼睛,才發現眼前的是一只水羊似的生物。
                  「這個世界也會有生物!?」我向著眼前的水羊問著。
                  不過眼前的水羊完全沒有反應,連逃跑也沒做。
                  很快的我就明白了,這也只是這個世界的「物品」,
                  是沒有心的存在的。
                  我放眼望去,山谷下還有一大堆的水羊,
                  無情的吞噬著眼前的草原,心內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於是我繼續走著,向著那片不盡的稻海。
                  突然發現遠處山崗上有只水羊...與眾不同。
                  其特別之處就是,牠是在注視著一些東西,是有心的。
                  我立刻奔向那些水羊,同時隱約的看到了一堆會動的垃圾...
                  我懷疑著自己的眼睛,同時向著那有心的水羊進發。
                  突然那水羊轉向了,向著其他兩只水羊走著。
                  於是我決定了跟著牠們,看看牠們的本體。
                  同時令我在意的,是牠們像是一家人的走著。
                  「想不到,牠們還會做這些事呢,真的要感謝牠們」
                  隱約的,我像聽到一名少女說著話。
                  可是我沒時間確認了,眼前的水羊家族正以超高速向前堆進。

                  走了很長的時間,我終於跟丟了水羊,天空上的大光玉也飄到我頭頂上了。
                  不同的是,眼前不是無盡的草原,而是一麼荒廢的小鎮。
                  也許以前,這個世界也有生命呢,這讓想著的我走進了那座小鎮。
                  眼前全是陌生的建築,我無意義的走過它們,
                  卻被一個比其他建築看起來不同風格的店鋪吸引著了。
                  吸引我的,不是其風格,而是似曾相識的招牌「古河」。
                  進去了後,眼前是很有氣勢的星形面包陣。
                  我隨手拿起了一個面包看著。
                  「在這種世男我連饑餓也沒有,有面包又如何!?」
                  我把拿個面包用力的丟到牆角。
                  可是,一個念頭忽然出現,「如果吃了會如何?」
                  於是我把那個星形面包放進嘴內。。。
                  眼前一白。

                  醒來時,天上「太陽」已快西下。
                  「這是什麼味道...」
                  於是我決定快點話開這小鎮。
                  臨行前發現門旁有枝油漆,貌似是可噴式。

                  離開小鎮後,又是一個無盡的旅行。
                  到底這世界的盡頭是在哪呢?是以前我的那個熱鬧的世界嗎?

                  經過一週後,又是一個週末的開始。
                  其怪的是,這個世界的天氣變冷了。
                  「連這種的世界也會有冬天嗎?」我抖震的自問。
                  草原間的光玉數量也明顯的減少了。
                  真想一直睡在草原呢...
                  這樣想著時,天空卻下起雪來。
                  可是,睡下去太慨就會一睡不起吧。。。
                  這樣想著時,一顆光玉近距離飄過。
                  於是我拿起之前在古河那拿的油漆,對著那顆光玉按下了開關。
                  「啊,原來這是黑色的油漆。」
                  眼前的光玉立刻黑化了。
                  於是我就呆呆的打著冷顫,觀察著那個黑化的光玉。
                  突然本來一片烏黑的天完,開始出現了變化,
                  一道道的光柱劃破長空,像油漆的包圍著我。
                  「難道這是懲罰麼?」
                  隨著光柱照耀著我,我漸漸的失去人的形態。
                  當我想逃跑時,郤想起了那逝去了的往事。

                  對了,明明是我自己想進來這個世界的,
                  怎之後卻開始討厭它了。
                  於是,我便走向光茫最的焦中的那裡,
                  尋找著我本來的目的—那光茫中的唯一。
                  --------------------------------------
                  第一篇文學圖書館的回帖,獻給三題活動。
                  小弟才疏學踐,請勿見怪(逃
                  --------------------------------------
                  最后编辑scord 最后编辑于 2010-05-17 16:47:56
                  2

                  评分次数

                    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
                    TOP

                    主人公视角
                    1楼门诊的前方
                    在地板上贴着不同颜色的胶带这些胶带是指示者红色,蓝色,绿色,等不同的颜色,所代表的是各课室该前往的方向。
                    在这些颜色不同的胶带中,我沿着白色的胶带前进。
                    今天,就是我要入住7楼的日子。
                    心里一点也没有悲伤,也丝毫不见绝望,因为已经是第三次回到这里。
                    也许是心里想哭的吧,可是在这里,没有人看到你的悲伤,没有人会来安慰你。
                    我沿着走廊,走向属于我的房间,据说,曾经有一个住在这里的人逃出了这里,在一片靠近海的地方自杀了。
                    没有意义。
                    无论怎样,都是死。
                    这里像一个监狱,但同时这里也是一个家。
                    如果逃出了这里,也就逃出了这个家,至少,对于我是这样的。
                    我的母亲死于肺癌,父亲很早就把我抛弃,常年的流浪生活使我的身体渐渐虚弱。
                    3年前的一天,我被送到这里,不久就到了7楼。
                    在这个时候,那个父亲却回来了。但那里却不是家。
                    “你回来了,干嘛站在这里不进去?”
                    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
                    “没什么。”
                    一如既往的冷淡,却无法沉默不理会,因为她是我唯一的“家人”。
                    即使嘴上不说,她却是我唯一肯说话的对象。
                    但我却不是她唯一所照顾的对象
                    “明天是礼拜天,我要去做礼拜,就不能来照顾你了,抱歉”
                    “嗯。我知道了”
                    然后两个人互相什么也不说,她开始整理起东西了,两个星期时间把这里变成了灰尘的世界,看着她的背影,我默默的闭上眼睛。
                    她是个正统的天主教徒,每个周末的星期天都要去做礼拜。
                    她的名字叫做千寻。
                    就在我刚进医院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哭泣着的她。
                    也许,那时候就喜欢上她了吧?
                    不能表现出任何的感情,因为我的人生只能在中途下车,而她,却还有大半的路程。
                    “明天给我带个面包。”
                    “嗯,为什么?”
                    “医院的伙食太难吃。”
                    “撒娇了,撒娇了。”
                    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摸着我的头说着。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
                    “那我走了,别给医生添麻烦哦。”
                    “嗯。”
                    每天就重复着这种无聊的对话。
                    即使这样,人还是得活下去。
                    即使是这样没意义的人生,人还是得活下去。
                    即使不想活下去,人还是得活下去。
                    即使快死了,人还是得活下去。
                    人在接近死亡的时候总是想做些什么。
                    打开窗户,让凉风进来。
                    要是她在的话,一定会说“会着凉的”笑着把窗户关上吧。
                    想着眼前好像就出现了她的笑脸—一张哭着的笑脸。
                    每天面对死亡,依旧要笑着开导那些失去信心的人。
                    这样的生活,很痛苦,很压抑吧。
                    有点冷了,的确受不了寒冷啊,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了啊。
                    起身想去关窗户,忽然眼角瞥到一只油漆桶。
                    记得千寻说他姐姐以前很喜欢修一辆红色的跑车,弄的身上全是油漆。
                    就是它了。



                    千寻视角
                    自从礼拜回来后,他就再也没和我说过话。
                    以前虽然也有过,但至少会回复几句话让我安心。
                    可是现在,不敢我怎么哄,他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坐着,看着天空。
                    “我死了以后你会哭么?”
                    仿佛是要回应我的想法,他却在这时开口了。
                    ”当然不会咯,笨蛋。难道你以为我会对着你的遗体痛哭流涕吗?”
                    “那为什么你这几天都待在这里。”
                    “没有为什么,倒是你这几天都不说话,想吓死我么。”
                    “因为我不想看你笑。”
                    是我听错了么,他说,“不想看我笑。”
                    “为什么?”因为心情激动我的声音都在颤抖
                    “因为我看到过你哭的样子。那才是你真正的样子”
                    之后他就完全不说话了。
                    这件事之后一切都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他也在没提起那件事。只是渐渐的对我冷淡起来。
                    我很害怕。
                    因为这就像姐姐死前一样。
                    第四次“回家”之后就再没他的消息了,想必,他已经见到她的妈妈了吧。
                    接到通知后我来到他的房间,当然现在已经不是他的房间了。
                    走进房间里,锁上门,我坐到床上,慢慢躺下。
                    把身体捂在被子里。我哭了。
                    就像他预计一样的,我哭了,也许真的像他说的一样,那才是我真正的样子吧。
                    将头转向另一边,忽然看到几个用油漆写上去的字。
                      千寻,当你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我大概已经见到天国的妈妈了吧。
                      你知道吗,我一直把你当作我唯一的家人。
                      记得我最后对你说的话么。
                      我不想看你笑,想看你哭的样子。现在终于如愿了,你现在一定在哭吧,不然也看不到这个了。
                      我一直以来都对你很冷淡,只是因为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哭泣。
                      油漆不够了呢,写多了你处理起来会很麻烦吧,就这样了吧,要好好活下去啊,就算为了我。
                      最后,不要记得我,因为  我爱你。
                    也许这东西应该发到水仙那里去...

                    [/O]
                    最后编辑凌舞 最后编辑于 2010-05-16 07:51:19
                    4

                    评分次数

                      小町真是太可爱了~当然最可爱的是小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