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第十八話 Team Hope

[ 4457 查看 / 3 回复 ]

前言:
  大家好!老套的開場白就省下了。又是我,埃神。
  嗯……第一次自稱埃神感覺有點不習慣呢……
  不過這既然是大家賦予我的稱號,那本神也不好意思否定它。
  總之前面這些並不是重點!
  重點是,令人感到期待的物語第十八話終於發放囉!
  什麼?你說一點都不期待,甚至已經忘了?
  嘛~本神也無所謂的,反正這個小說本來就不屬於大家都會喜歡看類型的
  總而言之,雖然製作途中經過許多的事情還有時間
  不過最後終於順利完成的鍵大陸物語還是要請各位繼續欣賞囉!


正文:














"嘻嘻嘻……那~臨時小隊的名字就叫做……"










第十八話 Team Hope











  這是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世界。
  雖然用「世界」來形容有點過於過份,但就是因為過於黑暗以至於無法掌握空間感才以此襯詞。

  極度深沉的黑暗中隱約可以看到某些電流從看似牆壁與天花板的交界線的地點竄流進來。
  當電流匯聚到一個定點後便消失無蹤,黑暗再度降臨於這個極度死沉的世界裡。

  『各位,應該都已經聽的到了吧?』
  在這黑暗之中,響起了一個年長者的嗓音。
  隨後,從聲音發出來的地點,冒出了某種類似於虛擬影像的人型。
  隨著這個老人影像的出現,其他也陸續出現許多人的影像來。

  『恩維啊……你要知道,這個會議並不是小孩子玩鬧用的聚會。』
  一名中年人的聲音從其中一個影像裡傳來。
  他的名字叫萊普特,為東方共和國的首相。
  對於此次的秘密會議抱有一定程度的不滿。
  因為身為首相的他,所需執行的職務也是非常沉重的。

  『萊普特,我想恩維還沒有老到會為了一些小事情就召開這重要的集會的。』
  一道沙啞到令人感到喉嚨困苦難過的聲音隨之響起。
  聲音的主人叫做赤井海人,擔任北方國家的輔佐大臣一職。
  對於此次會議抱有異常期待的他自然不會對此有任何埋怨。

  語畢,另一名老人的聲音從另一頭的影像裡傳了過來。
  『也是呢,你這傢伙還不置於老糊塗到這種地步吧?恩維?』
  老人的名字叫柯特爾.泰倫。與萊普特相同,是一個極具權勢威嚴的首相。

  『哼……那當然。』
  最後,名為恩維的老人對於自己召開此次會議的意義進行全面性的肯定。
  堪稱鍵大陸中權威最上者的恩維首相縱使是只聽的到他講的話,也會倍感其威嚴。

  『不過是跟十七神使有關,與碎片是完全兩碼子事。這點不用我提醒吧?』
  恩維首相隨後補充說道。


  在虛擬投影的光芒照映下,五角柱型的密閉空間更顯的幽暗。
  而白色電流所發出的閃光與聲音更能突顯這個地點的寂靜。

  而在此時,自恩維首相補充說明完後約五分鐘左右,沉默終於被萊普特首相給打破了。

  『開什麼玩笑,挑在這種時候。』
  與先前刁鑽恩維的語氣不同,這次萊普特首相的口氣聽來顯的有些憤怒。

  『是啊,那麼應該知道是哪個傢伙吧?』
  緊接在後說道的則是柯特爾.泰倫。
  對於這個問題而言,在座的每個人都很想提問,只不過既然會說明那就沒有一定要去問的必要了。

  『哼呵呵呵呵呵……冷靜點吧,你們。雖然是很想這麼說啦。哼呵呵呵呵呵……』
  此時,從最後一個影像裡頭,傳來一個帶有極度輕浮口音的男子聲。
  男子的名字叫做馮.伊爾梅斯。在先前的談話中保持著極度的沉默。
  或許是在思考什麼事情或者是覺得很無趣吧?高亢輕浮的嗓音是他的一大特色。

  『……馮博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柯特爾首相謹慎的這麼問著。
  畢竟要是妨礙者難纏,那麼不安的變數就隨之遽增,而計畫也會就此被打亂。
  這便是在座五人無一不煩惱的事情。

  然而,五人其中最可靠的馮博士卻說出了這種相似於「如果情況再好一點應該辦的到」的宣言,實在是令人打擊。

  『行動的一共有三到四人,幸運的話是三人,反之不幸的話就是四人囉~哼呵呵。』
  馮博士用著彷彿置身事外的輕浮語氣如此說道。
  對他而言,計畫什麼的都是無所謂的,他的目的就只有賺取研究資金以利於進行實驗而已。

  『三……居然有三個嗎!』
  『視情況還會增加到五人唷。』
  彷彿嫌現況不夠慘,或者是想要看到眾人慌亂的模樣。
  馮博士繼續說出了對在場的人而言的壞消息。

  『五個,那豈不是全部了?你的意思是說,毀滅者那傢伙已經回來了?』
  如此問道的赤井大臣雖然從聲音可能聽不太出來,但他確實對此感到畏懼。  

  『哼呵呵呵呵……放心吧,這些變數都在我的計算裡頭,成功率一樣不會有所改變。』
  『真的嗎?馮博士?』

  聽到馮博士的保證後,所有人的心頓時都安定了下來。

  『再來就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各位。』
  在一次整合著所有人的心情,恩維首相沉穩的說道。

  『你說的沒有錯。難怪一開始那個成功率實在是有點讓人驚訝。』
  赤井大臣也跟著被安撫了下來,不過隨之衍生而出的則是興奮的情緒。

  『也是呢,畢竟由地下世界眾所皆知的天才科學家,馮博士操手的實驗……成功率怎麼可能會只有七成呢。』
  柯特爾首相一邊喝茶一邊如此說道。

  對於馮博士此人的信任是所有人都相同的。  
  然後在此時,馮博士突然插了一句話進去裡頭。
  『哼呵呵呵呵呵……「№99」已經快要結束測試階段了,等正式完成後的計畫將會進行的更為順手,你們就好好期待著吧。』

  『……這樣子十三神使也不是對手了吧,馮博士。』
  萊普特首相如此說道。

  『沒錯。如果再加上「№98」的力量的話,根本就沒有畏懼那幫神使的必要了。』
  恩維首相如此贊同著萊普特的看法。

  『接下來只要一個接著一個的把碎片們給蒐齊,一切都將如我們所願。』
  柯特爾首相如此說道。

  『咳嗯……』
  在所有人因此計畫即將完成的此事而感到興奮時,恩維首相咳了一聲示意要宣佈另一件要事。

  喫茶聲響起,緊接過後數秒鐘,恩維首相的聲音終於從模糊的虛擬影像裡傳了出來。
  『再來就是有關於那個小隊的動向報告了。』

  沒有人出聲回話,因為這就像是大型企業公司的每月收支報告一樣,是一種例行的公事。

  『根據我的人手調查的結果,目前的人數似乎由原本向我接取任務時的五個人,增加成八個人了。他們在北方國土的那爾德村裡加入了一名隊員,名叫伊香奈奈子。然後又在同國土的極北地區,貝馬拉斯特山區裡加入了兩名隊員,分別叫做苟羞子與幽。』

  『這是調查出來的個人情報。從照片、個人資料、及資歷和各種情報等都一應俱全,我現在就把它列印過去。』

  說完,黑暗的密室裡傳來了一道特別強勁的電流,然後分散於四處再度傳出,
  然後則可以隱約的從影像裡傳出的雜音聽到某種印刷機器的運作聲響。

  過後沒多久,大約只有十秒鐘而已,響起了一個年輕男子的口音。
  『哼呵呵呵呵呵……資料不詳……嗎?』

  『這是我動用自己的龐大情報網所獲得到的情報,遺憾的是唯有「埃克羅斯特」與「幽」這兩個人的情報是零,完全沒有任何一絲線索。』
  『這兩個傢伙似乎不簡單……』
  萊普特首相一邊發出感慨的聲音,一邊這麼說著。

  在場的所有人裡頭,權威最上者非恩維首相莫屬。
  而且那地上與地下世界都極具有權勢的身份也使的他辦起事來非常得心應手。
  也因此在這樣的身分之下所構築而成的龐大情報網也成了重要的工具,甚至可以得到非常難以得取的秘密情報。
  這些都是五元老們眾所皆知的事實。

  然而,如今可靠的龐大情報網居然有兩個人的情報是毫無消息,似乎連個認識他們的人也沒有,這對恩維首相而言,可是前所未見的事情。

  『哼呵呵呵呵呵……只要叫你的手下多注意一點就行了,畢竟他們就算再怎麼厲害也無法跟我可愛的「№98」和「№99」為敵的。』
  『我想也是。』

  沒錯。
  即使如此,也無法擊破他們目前所擁有的安心感。
  因為王牌即將完成,所有的一切都將變成與時間的追逐賽。
  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會贏的勝戰,所有的不安定要素都將會變的毫無意義可言。
  在場所有人的信念都是一致,無可動搖的。


  『那麼……』




  『為了重現鍵大神的偉大神蹟。』
  『為了讓一切回歸於虛無。』
  『為了創造全新的世界。』
  『超越神的領域……乃吾等的理想。』


  啪咻


  如同詠唱經文般的字句終了後,寂靜到足以令人發毛的世界再度降臨在這個密室裡。
  五元老的集會就這樣告一段落。















  炙熱的陽光狠狠的打在街上。
  無視眾人的難耐,今日的陽光依舊如往常無情的放射著。

  這裡是鍵大陸南方國土的極南地帶。

  於這個靠海的小鎮裡,沒有所謂「熱鬧」的場所。
  因為背山靠海的緣故造成交通不便,也因此使的這個鎮的規模變的很小,人口也不算多。


  就在這樣一個小的地方裡頭,有一個少年正呆躺在海邊的堤防上頭,彷彿發了霉般的動也不動的楞在那裡。

  少年再這樣炎熱的天氣裡穿著一件印有星星大圖的短袖上衣搭配著一件深藍色的長袖夾克,
  就連他的下半身也都穿戴著密不透風的緊身牛仔褲,除此之外還戴著一頂外型奇特,有著扣鐶與皮帶的圓頂鋼帽。
  從鋼帽裡露出來的暗綠色頭髮不斷的吸收著太陽的熱量,似乎還嫌不足似的連那與之同色的眼眸也緊盯著太陽不放。
  不過讓人感到好奇的還有少年那不知為何而用紗布眼罩遮起來的右眼。

  就這樣,少年穿著讓人光看就覺得受不了的「涼爽」衣著讓身體成大字形躺在堤防上曬著太陽。




  「……快死了。」
  用著一種近乎虛脫的無力嗓音,少年仰望著天空如此說道。
  可惜的是這句話沒能傳到任何人的耳中,少年只能像這樣任憑太陽用高溫的光線宰割自己而已。
  不過就在這時,有一個女孩赫然出現在少年的眼前向他打了招呼。

  「你好。」
  對此感到有些許意外的他呆了好一陣子,然後才開始想要向這個女孩進行求救。
  「啊啊……救命……不對。」
  好像是突然發現有什麼不對一樣,少年立即改口了。
  「我命令妳現在、立刻、馬上、把我給拉起來……」
  改成了另一種更為糟糕,足以使人對自己的第一印象變的差到極點的話語。
  少年幾乎是用命令的語氣在跟對方講話,只不過雖然如此,女孩仍然沒有半點在意的把他給拉了起來。

  「嘻嘻嘻……很奇怪的路人先生呢。」

  女孩有著一雙澄澈如鏡的深藍色眼眸以及一頭柔順的銀灰色頭髮,看來清爽的衣著搭配非常符合夏季的打扮。
  溫柔而細微的口音會下意識的豎耳傾聽,從開始到現在都一直帶著柔和的微笑。是一名外表如同內在般溫柔的人。

  「呼哈……」
  少年先是吐了一口氣然後用脫力的表情望著大海說著。
  「肚子好餓……」

  其實這個穿著奇特的少年早在一個禮拜前開始就沒有吃過任何東西,然後就這樣子不斷的用步行的方式走來到這個小鎮。
  所以對現在的他而言,除性命以外沒有什麼事情比填飽肚子還要更重要的了。

  「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做點東西給你吃唷。」
  很意外的,女孩對這素未謀面的少年卻提出了好心的邀請。
  
  似乎是因為一時之間沒能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只見少年仍是一臉無力的望向那無止盡的蔚藍天空,然後……
  深邃的綠色瞳孔由無神轉而漸漸變大到幾乎極限的地步,
  隨後少年便露出了一種欣喜的表情突然把她的雙手給緊握住並面向她興奮的這麼說著。
  「太……太感謝了!」



  在一間和式的高架屋裡,有一名少年正品嚐著一名少女自己所製的拉麵。
  然而,這樣的景象不禁會讓人聯想到男女朋友這種親密關係的兩人,事實上他們的關係還要更為稀疏。


  「啊嗯嗯……好吃,太好吃了!」
  少年一邊流出欣喜的眼淚,一邊享用著拉麵。
  從此可看出,少年恐怕是餓有一段時間了。

  「嘻嘻嘻……不嫌棄就好囉。」
  在小茶几對面的女孩用手拄著臉,以柔和的微笑不斷的看著少年吃東西的模樣。

  爾後許久,大概是想找話題聊的關係,女孩開始問起了少年的名字。
  不過少年並沒有因此而放下手中的筷子回答問題,反而加快了吃東西的速度在短短的時間內解決掉了一整碗的拉麵。
  對於他人的問題而言,此種反應可以說是相當不禮貌的。

  「名字嗎?……這個星球的人類真是麻煩呢。不過也好,因為妳救了我,所以我就告訴妳吧,我是誰。」
  不過少年並沒有為此感到抱歉的意思,反而又用了一種自視甚高的語氣繼續這麼說著。

  於是他把碗筷放好在桌上,然後起身把頭望向天花板,用一種彷彿是小孩子要宣佈什麼有趣的事情般,神采飛揚的眼神如此說道。
  「我的名字叫做衛宮!是從遙遠的宇宙中來到這顆星球完成王國托予我的使命。用你們星球的詞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外星人!」

  「哦哦……好厲害……」
  面對說出那種過度超現實事情的少年,女孩並沒有歧視或潑冷水,反而是用一種崇拜的眼光看著他在旁拍著柔弱的掌聲。
  雖然從那可能是與生俱來,過度柔和的雙眼恐怕無法得知有任何崇拜的想法就是。

  「啊哈哈哈哈……還好啦……那、那妳的名字呢?」
  可能是因為反應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熱烈的關係,少年反而有種被冷落的尷尬感,開始另尋出口。

  說完,女孩便站起身來閉上眼睛彷彿要做什麼心裡準備般深呼吸著。
  這樣比較起來才發現,女孩比衛宮還要矮上一截,不過也因那矮小的身形更顯她身體的嬌小柔弱。

  女孩低頭行了一個禮,用溫柔至極的表情微笑著。
  「我的名字叫神尾奈流,沒有衛宮你那麼偉大,只是一個普通人哦。」

  「哇……嗚……嗯哦……」
  或許是被眼前這美麗的女孩所迷住,衛宮的心裡感到有些害臊,下意識的把視線挪到戶外的庭院裡去。
  原本想講的話也因此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
  「很適合妳的美麗名字呢。」他沒能把這句話給講出來。

  「哈……哈哈……很好的天氣呢。」
  「嗯,很好的天氣呢。」
  「………」

  也許女孩本身並未發覺,但對衛宮而言,現場尷尬的氣氛已經凝重到足以壓垮自己。
  接下來兩人就這樣坐回原位,女孩看著自己的書,而衛宮則是臉向電風扇吹著風發楞。


  四、五坪左右的和室裡,沉默與悶熱感拜訪了唯一的兩人。

  由於天氣濕熱的關係,面向庭院處的拉門整個被拆了下來擺置在旁,以便保持通風。
  通風良好的房間雖然使的悶熱感稍有減緩,但還是不敵夏日炎熱的高熱氣溫。

  嘈雜的蟬鳴和鳥叫顯的生氣勃勃,會讓人不禁想道「精力那麼多的話就分一點給我吧」。
  而與之成對比較為安靜的房裡,兩人正保持著一股沉靜的氣氛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不過這維持許久的寂靜空間,卻被衛宮無端的給打破了。
  「哪,神尾。我想……逛逛這個地方。」

  他提出了這麼一個需求。
  對他而言,勢必得在這個村子待上個幾天來準備再一次的旅程才行。
  然而對這個陌生小鎮完全不熟悉的他是沒有辦法一個人到處亂跑的。
  畢竟要是迷路跑到奇怪的地方去的話,恐怕又得要再經歷上一段飢餓難忍的悲慘時光了。

  女孩閉上了雙眼,就這樣子維持像是在思考著什麼般的表情一段時間後,給予了答覆。
  「好的,那麼請你到門口稍等我一下。」



  因等待而感到有些無聊的衛宮,再一次的望向那遙遠的青空。
  彷彿自己的故鄉就真的在宇宙的那頭一樣,呆滯的看著藍色的天空。
  「好溫柔的女孩啊……」
  然後便緊抓著自己繫在左手上頭,繡有「隊長」字樣的臂章喃道著。
  「不能在這裡待太久呢。」

  就在喀嚓的開門聲響起後,女孩就向著衛宮又一次的行了個禮。
  「不好意思,久等了。」
  「唔!……」

  銀灰色的柔麗長髮搭配上簡樸的素色洋裝,頭上戴了一頂手工草帽,並手持一把洋傘。
  端莊典雅的氣息彷彿就是為了形容女孩的美才誕生的一般,她的周圍似乎都為之所動般的染上了一股寧靜的氣息。
  女孩的美麗若要用藝術來形容也不為過。

  「哇……好美。」
  幾乎是脫口而出,衛宮無意識的從嘴裡講出了這句話來。
  就在他感到不好意思開始覺得慌亂時,女孩說了。
  「嘻嘻嘻,承蒙您的讚美。衛宮你也很帥氣的唷~?」
  「哇!這……好、好了,快走吧。」

  於是就在這樣使之尷尬的場合下,踏出了些許愉快的步伐。


  漫無目的的遊走後,他們來到了一個不小的田地。  
  在充滿鄉野氣氛的田園小徑裡,因無聊而想找話題聊的衛宮,開始問了某些問題。
  「妳的家人呢?」

  其實原本只是想隨便找個話題聊而已,畢竟這種時間父母可能都忙於工作沒有時間回家。
  不過回答完此問題後又可以接續著「妳父母是做什麼工作啊?」、「應該不是在這個小鎮工作才對吧?」之類的話題,以便一直延續下去。
  可是沒想到卻換來了意外的回覆。

  「媽媽在離這個小鎮很遠很遠的地方住院,而爸爸在我還小的時候就離開了。」
  女孩張開了至剛才為止瞇起的雙眼,露出了寂寞的笑容。

  「………」
  「啊……所謂的離開真的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並沒有什麼特殊涵義哦。」
  好像深怕被誤會一樣,女孩轉頭過來用著半開玩笑的表情這麼補充說道。
  不過縱使如此,還是無法掩飾她內心裡頭的寂寞吧?

  原來這個溫柔的女孩後頭還有這麼深的故事啊……衛宮在心裡這麼想著。
  然後覺得自己應該要說些什麼才好。
  「抱歉啊……我很不會看場合說話,或許該說每次我想問的話都會很剛好的踩中他人的地雷,真對不起。」
  不過最後卻只能說出這種老套的道歉,這讓他本人有了些許的罪惡感。

  「嘻嘻嘻……沒有關係的,其實我也已經習慣被人這樣問了。」
  「是這樣嗎?……」
  「嗯。」

  沉默的氣氛上癮似的再次降臨在兩人的身旁。
  不過,似乎是想要吐露些什麼一樣,女孩繼續開口打破這股沉默。

  「其實媽媽的病……好像醫不好了。」
  女孩停下了腳步,往回望著比自己還要高上些許的衛宮。

  其實女孩的身體天生就非常瘦弱,這點使的她常因病請假,也因為這個緣故讓她難以在學校認識朋友。
  所以衛宮雖然只是個陌生人,但是對她而言卻是唯一能夠傾吐心聲的對象,是「唯一」能夠稱為朋友的人。

  「所以我想要尋找,尋找能夠幫助媽媽的人。」
  女孩望向了天空,用輕柔的嗓音如此喃道。
  「嘻嘻嘻……如果這世界上有魔法就好了呢……」

  「有的喔。」
  「咦?」
  「如果說真的有魔法的話你打算怎麼辦呢?」
  他詢問著女孩的意見,用一種極認真的語氣和態度。

  「我……」
  「………」
  「……想要去尋找,去尋找那個能夠使用魔法的人,請他治好媽媽。」

  堅定的眼神將女孩的心意表露無疑,若是在醫院的母親能聽到自己的孩子說出這樣的話肯定會覺得很欣慰吧?
  確認女孩的信念之後,衛宮露出了一道欣慰的笑容,然後進而轉為燦爛。

  「好,那我們就去尋找吧!」
  「唔……我……」
  「有魔法的!這個地方。與其待在這裡什麼都不做,不如努力去尋找看看吧!」
  「……我……」
  「妳大可放心,要是那人不肯乖乖配合的話,我用威脅的也會逼他幫忙妳的。」
  「………」
  「怎麼樣?一起去尋找吧?」
  「嗯!」

  最後,女孩露出了欣喜的微笑,眼角泛出了一抹淚光。
  那與先前的笑容不同,是真的打從心裡感到高興才露出了笑容。





兩人就這樣子,踏上了尋找「魔法」的旅程

讓人感到突然的邂逅,最後到底會以什麼方式告終?
誰也不曉得。
只知道這兩人的碰面,對彼此以及的未來都造成了巨大的轉變。

無論如何…
這個邂逅只不過是個開始而已。
而終點…
也只是一個模糊的標的……

人生真正的旅途,是沒有盡頭的無限道路。
不管途中經歷的挫折有多少,等待著人們的都只有……

希望











【鍵大陸物語】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1-08-19 04:37:53
4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5:09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最後那幾句話,好有AB的最後一集的感覺
    元老的那邊的慕寫非常精采
    把背景與光影描繪的非常生動
    如同看到和聽到電流和影像
    新增兩位人物阿.......衛宮 跟 奈流 阿.......
    兩人相遇真的很突然呢 (笑)
    真的有餓倒在路上,被少女救回家的感覺~~
    印象中....好像哪部名作也是這場景來著.......
    1

    评分次数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SEELE來了(拖
      嗯,是有種幕間的感覺呢
      總覺得有點裡情報說了出來的....(汗

      怎看那混蛋男角和溫柔女角的相遇像是AIR的呢...
      「ラ...ラーメンセット!」(拖
      啊啊啊啊啊啊!那個混蛋是我啊啊啊啊(回音
      完全成為了怪人呢XD
      神尾...真的是AIR麼(誤

      嗯...看到最後...果然是把可愛的女孩抱走(?)了呢
      嗯,我真GJ!XD(誤
      最後給了人希望了呢,埃大神還真是猜不透的
      嘛,這次像是外傳一般呢,何時能和大家滙合呢...
      嗯,期待著喔(燦笑
      1

      评分次数

        TOP

        ==b
        我也想吐槽这个呢  是从AIR 来的灵感么

        no.99 no.98?听起来像是人造人或是怪兽的编号呢
        连神使都不放在眼里??那到了no.1会怎样呢——

        期待后话

        p.s:看了一半居然断网了——#
        1

        评分次数

          话不要说死,人不要做绝,刀不要磨亮,袜子外面是鞋

          多睡觉,做做梦,少操心,没事就到妖怪山上转转,吹吹东风,玩玩青蛙,渴了就喝点橙汁和西瓜汁;偶尔也去太阳花田插插花,玩玩虫什么的,生活就是如此的安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