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第十九話 起程

[ 4940 查看 / 4 回复 ]

前言:
  好久沒出現的物語又來亂入文學區囉!
  說起來本神照理來講應該要認真寫稿子才對……
  為什麼會墮落成這種地步……
  算了,文稿活動就先暫時放一邊
  久違的鍵大陸物語又來跟大家見面了
  今回的物語是以新生隊伍「Team Hope」為主軸
  因此稍微對不起期待正義使者們豋場的各位囉?
  這篇文章是某新增角色人物的初登場,本神要把它送給大H
  至於為什麼的理由……則是因為本神在某星球裏無聊為了挖苦人弄了個一百八十樓水帖
  還讓人去找哪裡有秘密,找到的人就能有獎賞,總而言之,就是自找麻煩
  不過也因為這樣才讓本神的物語多少有了一點進度吧?
  那麼不管這個潛水艇有沒有在看這篇文章
  我們都要來開始看到我們鍵大陸物語的第十八話囉!
 


正文:














"總有一天……一定會找到的。"











第十九話 起程











  有關於夏天可聯想到的詞語有很多。
  要舉例的話就是泳裝、沙灘、美少女……不對。
  舉個例子來講,就是炎熱難耐的天氣和雨下不停的梅雨。

  而在鍵大陸的南方國土裡,有一半以上的國土正在挨受這連下不停的雨之苦。
  慘到甚至連門都不能出,工作也完全沒有辦法。

  為何連工作都沒有辦法的原因其實並不正常。
  雖然說因為這種雨已經連續下上好幾個禮拜了,要說淹水也不是不合情理。
  只不過下雨的原由卻不是一般人所想的那麼普通。
  而是有「某種東西」被釋放出來的緣故。

  然而在這一半以上國土都遭受雨之災禍的南方國土裡,卻有極南地帶這種地方是不受侵擾的。
  炎熱的盛夏,酷熱難耐的天氣與令人難以提起幹勁的氣溫,確實較為符合夏日這個名詞。
  而在某個靠海的小鎮裡,正準備開始一段艱辛卻又讓人感到溫馨的旅途。




  這樣讓人發懶的夏日裡,不斷散發著熱氣的柏油路上有一名少年與一名少女並肩行走著。
  兩人的穿著以「普通」這點作為分界線,成明顯的對比。


  少年身著讓人在這種天氣裡看了就倍感無力的奇特服裝。
  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屬於「不正常」那頭的。

  印有星形大圖案的短袖無領上衣搭配著一件深藍色的夾克,就連下半身也是深色系、且密不透風的緊身牛仔褲。
  此外還戴著一頂外型十分奇特,有著扣鐶與皮帶的造型圓頂鋼帽。
  從鋼帽裡頭露出來的暗綠色頭髮讓人感覺十分多餘,看了就覺得難耐。甚至連右眼也被紗布眼罩給遮了起來。
  少年渾身「清涼」的打扮使人光是用看的就覺得脫力。

  雖說如此,但他的名字卻與之不同,給人一種如臨秋季的感受。


  「真抱歉啊,神尾。害的妳就要這樣子暫時休學了。」
  他抓著自己的鋼帽一臉不好意思的向旁邊的女孩如此說道。

  少年的名字叫做衛宮。是個自稱自己為外星人,時常用高傲語態與人說話的神祕人物。

  「不,沒有關係的。因為已經下定決心了。」
  在一旁的女孩用著輕柔至極,細如蚊鳴的溫柔口音回答對方。

  女孩的名字叫做神尾奈流。是個外表如同內在般溫柔的人。

  輕柔飄逸的淡紫色連身洋裝寬鬆的穿著在身上,並另外配戴了一頂繫有白色緞帶的手工麥桿帽。
  一頭漂亮的銀灰色長髮在小巧洋傘的庇蔭下顯得非常柔和。

  女孩擁有著縱使在這種天氣下也能夠面帶笑容說話的堅強毅力。
  至少這對一般同齡的女性而言是不可能的事。

  「是嗎,那就走吧。該帶的都帶了吧?」
  叮嚀提醒般的語氣,衛宮一臉輕鬆的樣子看著道路遠方這麼問著。
  仔細一看,雖然旁邊的女孩已經開始流了不少汗,但是他本人倒是連一點汗也沒流。
  明明身上穿著比旁邊女孩還要更讓人覺得難受的衣服,卻一臉輕鬆。
  在這種天氣裡的這副模樣,不禁令人為之咋舌。

  「那個,其實……還有點事情。」
  受天氣折磨的女孩皺眉微笑的樣子看來就有點像是在硬撐。
  不過在睜開雙眼後神情就變的比較輕鬆,似乎還有些開朗的樣子。


  雖然天氣有點炎熱,但也不至於到會讓人撐不下去的地步。
  於是在少女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了一家規模較小的診所。

  那是在一間街頭轉角處的地方,旁邊的變電箱上頭還有招牌寫著「霧島診療所」的字樣。

  看到招牌後的衛宮不禁對此反感,開始這麼問起來。
  「是這裡嗎?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會來到這種地方啊……」

  正常人在這種情況下要去的地方應該會是朋友家或者是附近的親戚家才對吧?
  不過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住的神尾她不可能會在這附近有什麼親戚。
  畢竟如果有的話,身為母親的不管怎麼說都應該託為寄養才對。
  再者她也是因病而沒有半個熟識的朋友的關係,更不可能會到朋友家裡……因病?

  「是這麼回事啊……」
  「不,那個……其實也並不是什麼要緊的病,只是沒吃藥的話也會很傷腦筋的。」
  看見衛宮因此對自己露出落寞神情的樣子,結果身為病人的奈流反而在替衛宮打氣。
  立場完全相反過來的情形在外人來看可能會覺得有點奇怪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女性與男子的爭議聲從門口大大的傳出來。


  「所以我說這根本不是有沒有病的問題啊。」
  男子的口音顯得有點浮躁,不過大把大把抓著薯條往嘴裡塞的動作卻與此相反。

  他背著一個因塞滿物體而顯得過於膨脹的大型……不,巨型登山背包,並用左手拿著一小盒的薯條。
  從此背包看來可得知男子應該是路過此地的旅者才對。

  高大的身高明顯與對方有著差距。而那寬鬆的短袖無領衫上頭大大的印了個「H」的字樣。
  一頭雜亂的栗色頭髮上頭被髮箍隨便的固定住,還有幾撮頭髮用著愉快的姿勢翹了起來。
  那憤世嫉俗的臉孔與臉上還帶有些稚氣的容貌,與其說是路過這個小鎮的旅人倒不如說是大學的問題學生。
  而就像要呼應這個想像一樣,男子的左手與脖子上頭都掛著一個造形特殊的詭異飾品。

  「一個大男人突然想要能夠幫助睡眠的安眠藥做什麼?怎麼想都覺得可疑。」
  女子有著一個沉穩的嗓音與漂亮的深藍色長髮。
  白色的外衣一看就可以清楚明瞭她的職業是個醫生,而那暗綠色的眼眸也露出了銳利的凶光看著對方。

  「真是……這女人怎麼那麼麻煩啊,就說……等等啊喂,那個手術刀是怎麼回事?」
  話講到一半,女子突然從手頭露出了一把銳利的手術刀。彷彿要對其展現殺意般發出了帶有殺氣的閃光。
  男子突然發現情況有點糟糕準備開溜時,頭髮就馬上就被女子的手給抓住,動彈不得了。

  「那個……霧島醫生?」

  一聽到熟人對自己的叫喚,被叫為霧島的女子就轉過頭去看了一下。
  「快放開我啊!…會痛的!」
  「神尾?身體又不舒服了嗎?」
  無視了男子的叫喚,霧島轉過頭去與奈流對話著。

  「不,那個其實……」


  「妳說要出遠門旅行?」
  由於太過震驚了,霧島一下子就把男子的頭髮給突然放開,讓它漂亮的發出了叩咚的沉重聲響。

  「咕啊啊啊啊啊──!痛啊!居然挑在我鬆懈的時候!妳絕對不是醫生!」
  男子抱頭慘叫著,吶喊聲清楚的響透了整棟規模不大的診所裡。
  不過她卻對此無視,繼續與奈流談話。

  「絕對不行。如果說為什麼的話妳自己應該是再明白也不過的吧?」
  強硬否定的態度以及絕不絲毫猶豫的作風讓人感受的出她毫無疑問是個很有自主性的人。
  只不過對此不肯退讓的人並不是只有她而已。

  「拜託妳了,霧島醫生。只要有藥單和醫師證明的話,在哪裡買都可以的吧?」
  奈流誠懇的低下頭,並且用溫柔中帶有堅定的聲音這麼請託著。
  見此舉感到有點茫然的她開始打算把矛頭轉開來。

  「……是你嗎?」
  她盯著從剛才為止到現在都一直跟在神尾身旁的衛宮這麼說道。

  然而,察覺對方想問什麼的衛宮也早已有了一番說詞。

  「對。就是我。」
  這番說詞對外人而言可能語氣有些過於強烈,甚至會讓人有種「難道不行嗎?」的這種語氣態度的感覺。
  不過在讓人產生這個想法之後,並說出來之前,衛宮就接下去說了。

  「我聽說過她的家境了,也深深的明瞭她從小的身體狀況並不是很好。」
  「………」
  「不過正因為這樣我才會想帶她出去,畢竟也許會有什麼在等著也不一定。」
  「………」
  「所以……拜託了。」

  讓人感到茫然的最後一句拜託突然的出現,總覺得這句話似乎不該這麼突然的出現在這裡。
  不過雖然如此,診所卻被一片寂靜給籠罩著,就連本在哀嚎的男子也都沒有出聲了。
  彷彿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回覆般,只留下了吵雜的蟬鳴。

  過後不久,霧島醫生露出了有點無可奈何的表情,走進了診所裡頭。
  「我知道了,稍等我一下。」

  「太好了!太好了對吧?」
  看見對方肯幫忙時,衛宮一下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雙手搭在奈流的肩膀上。

  「嗯。真是太好了呢。」
  而她也對此感到高興,柔和的笑了起來。  

  看見眼前兩人如此高興的模樣,男子就這樣子輕笑一聲以後,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如此說道。
  「真是的,這待遇未免差太多了吧。」

  「那個……你應該不是這個小鎮的人吧?」
  奈流靜靜的思考觀察一陣子後,看著男子這樣說著。

  會這樣說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因為如果是這個城鎮的人,除非是要出去旅行,否則實在沒有必要在背包裡塞進那麼多東西。
  而從剛才的對話也可以得知,男子應該是有什麼急用才會來診所取藥的才對,再說也沒人會帶那麼多東西來診所拿藥的。

  「是啊,我的確不是這個小鎮的人。」

  隔絕的零點幾秒的微妙停頓,男子繼續說了。
  「我只是剛好路過此地突然急需用藥,卻無故被醫生拿手術刀要脅拿錢出來的善良旅人而已。」
  自稱旅人的男子一副自己受了極大迫害般憤世嫉俗的表情如此強調並說明著剛才的情形。

  然後剛好在這個時候,霧島小姐也從裡頭走了出來,並且拿了一張聯單與一整袋的藥出來。
  「後面那些根本就是你自己編出來的吧?算了,拿去。」

  唰一聲,一瓶透明的茶色藥罐筆直的飛到男子的胸前,漂亮的被接下來。
  「這是……」
  「是你要的藥。錢就不跟你收了,反正已經是快過期的東西所以無所謂。」

  「哼……雖然不知怎麼搞的,但是謝謝妳啦。」
  男子露出了不是會讓人感覺很好的笑容,把藥罐給收到口袋裡,
  然後背對著她比了一個再見的手勢就往門口準備離開。

  「對了,不要一次吃太多啊,為身體著想的話。」
  「知道了。」
  叮嚀孩子般的話語結束後,霧島小姐便看向了衛宮與奈流這裡開始囑咐著。

  「還是跟以前一樣,三餐前後吃,一餐都少不得。」
  「嗯。」
  「開水要經常喝……這些就交給你了小子,可絕不能讓這孩子挨餓任何一餐。」
  「知道知道,包在我身上吧。」
  「那麼這是一個月份的藥,好好帶著吧。」
  「嗯。」

  對於這個外表看似冷酷的醫生而言,或許每個上門的病人都像孩子也不一定吧?
  衛宮心裡不禁有了這樣的想法。

  「那麼母親那裡我會替妳聯絡的,不用太擔心。」
  最後兩人則在霧島醫生的這句話下,離開了這間規模不大的診所。




  「不要一直跟著我們!」
  並非沒來由,只是所指責的對象與自己的立場似乎倒了過來。
  衛宮用手指著前方的一名男子用會讓旁人感到莫名奇妙的口氣說話。

  「哈!?這句話應該是要由我來說吧喂!」
  男子的話並沒有錯,這句話確實應該由他口中說出口才對。
  因為衛宮與奈流兩人從剛才為止到現在就一直跟在男子的後頭,幾乎沒有轉路的跡象。

  「有什麼辦法,剛好同路啊!」
  「那就不要廢話安安靜靜的走就行了你這小鬼!」

  男子一副想起什麼事情的樣子用手指搓揉著下巴,並拿起薯條往嘴巴裏面塞。
  「這麼說起來你們好像也是要旅行呢……」

  「你不是剛才的那個大叔嗎?」

  原來眼前這個被莫名奇妙指責的男子,正是剛才那名在診所裡取藥的人。
  他仍是老樣子一臉問題學生的模樣瞪著人看,然後邊抓著薯條往自己嘴裡塞。

  「到現在才發現啊你,太誇張了吧?」
  男子用著一臉彷彿看見珍奇異獸的異樣眼神看著衛宮說著。

  「我哪知道啊!」
  「我的外表有這麼難認嗎!」

  「真是……話說回來你們這種年紀就要去旅行?還太早了點吧。」
  「多管閒事。」

  事實上旅人說的也沒錯,畢竟在他們這種年紀的小孩子都該去讀書才對。
  而眼前的這兩個例外實在是太過引人注目。
  一邊是外表看來瘦弱嬌小的女孩,而另一邊則是穿著詭異服裝的少年。
  這樣奇特的組合令他感到有點興趣。

  「目標什麼的總該有吧?」
  「沒有必要告訴你。」
  簡單明瞭的拒絕掉男子的問答,衛宮擺出了明顯不屑的態度看著他。

  「真是個狂妄自大的小鬼……今天我的心情還不錯,就放你一馬。」
  「啥?你說什麼?你這愚蠢的人類有種就給我再說一遍。」
  「哼……沒有跟一個小毛頭打架的必要,我想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該死的人類,就讓你瞧瞧我──」
  「啊……衛宮,動粗是不行的。」
  一觸即發的火爆氣氛,在兩人正準備開打時奈流臨時在旁制止了他,防止鬧出什麼事情來。

  「不好意思,真是失禮了。」
  奈流露出了一貫如常擺在臉上的輕柔微笑低頭向對方道歉。
  「很有禮貌的孩子呢,跟旁邊的傢伙完全不能相比。」
  「你說什麼!」
  不過衛宮本身似乎完全沒有自覺一樣,完全沒有一絲的歉意。
  「好、好了啦…衛宮。」

  「那旅人先生……嗯……」
  「啊……那麼在意怎麼稱呼嗎?真是……」
  旅人搔了搔頭然後開始做自我介紹。
  「名字什麼的我雖然沒有,但是可以稱呼的『東西』倒是存在的。」

  「『Humbug0453』……這是我的代號。」
  「沒有名字嗎?……」
  「真是麻煩呢……沒有啦。」

  暫停了許久,奈流開口說道。
  「那麼,就暫時稱呼你為大H先生囉?」
  「那個……為什麼是大H……算了,無所謂。」
  旅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這麼問著。
  「你想說什麼?」

  「嗯……那大H先生你呢?……有什麼目標嗎?」
  「這個啊……」
  有效轉移話題的一句話,被這麼一問的男子反而開始思考要怎麼回答了。

  隨後,略帶自嘲的哼聲,他望向了天際說了這麼一句話。
  「目標什麼的根本沒有。若真要問為什麼要旅行的話……」

  露出了一股相當傷感的面容,自言自語一樣的如此喃道。
  「可以回去的地方已經不存在了……就只是這個樣子而已。」

  在旁的兩人沒有出聲說什麼。
  不過正確的來講或許應該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畢竟他們沒有辦法知道此話背後的詳情,
  因此如果只是單純的說幾句隨便誰也可以說出口的話反而會讓人反感。

  明明僅有數十秒的沉默,卻好比數十分鐘一般長久。
  最後打破沉默的人……

  「那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呢?」
  奈流伸出了纖細的小手對著男子繼續這麼說。
  「只要再去找就可以了,那種地方不是到處都有嗎?……大H先生肯定只是不擅長找那種地方而已。」

  只見對方輕笑了一聲,嚴肅的表情就這樣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回到那個給人不良中輟生這種強烈印象的神情。

  看似輕蔑的神情裡其實隱含著少許的安心感,他就這樣子笑著說:
  「如果真有那種地方的話……我就去找吧。和你們一起去。」

  「嘻嘻嘻…那~就從自我介紹開始囉。」
  奈流擺露出了一貫如常的笑容,高興的這麼說著。
  「我的名字叫做神尾奈流,請多指教囉~?」

  「衛宮。」
  短而急促的自我介紹。

  「我才不想知道你個臭小子的鬼名字哩。」
  「你說什麼!我可是好心告訴你喔?你這該死的人類不懂得感恩也就算了,居然還這樣子損我?」
  「哼…想打架我很樂意奉陪喔?」
  「哇……不要吵架呀~」
  「………」
  只是這樣的一句話,兩人就瞬間沉默了下來,就連原本的火氣也都霎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也是這樣想的嗎……小鬼……」
  男子臉色凝重的向衛宮詢問看法。
  「唔……」
  本來似乎是想反駁,可是卻又無法否認。這樣的表情顯露在衛宮了面容上。

  「總覺得剛才的那句話……似乎有某種『很不看好時機的語氣』突然冒了出來。」
  「咦~~?」
  晴天霹靂的一句話。

  「氣氛完全被緩和掉了。如果要阻止人做些什麼事情的話……嗯。就某種『特別』的角度上或許會很合適吧?」
  「嗚~!」

  遭受嚴重打擊的奈流就這樣子突然蹲在電線桿旁畫起圈來一個人啜泣著。
  「……聲音本來就是這樣……這也不能怪我啊~而且我也不討厭……但是小時候明明好不容易人家才有機會發言時,卻有人會說『妳的聲音好奇怪哦』之類的話,明明就不是我的錯啊……嗚嗚嗚…………」

  「………」
  在旁的兩人只能看著奈流這反常的狀態無言的傻笑著。

  「我說……她時常這個樣子嗎?」
  「反了吧小鬼!這句話應該是要由我來問才對吧!」





炎熱的天氣裡響起了人們內心欣喜的竊笑



這一天…
在這樣歡樂的一天裡……

Team Hope小隊……

加入了新的成員…











【鍵大陸物語】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0-07-13 19:24:48
1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4:53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其实我也找了半天(虽然没有找到

    这次的是番外篇啊
    也有不少奇怪的人乱入—v—
    不过主角本身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的样子==b

    看到开头的描写 基本就是前段时间 我这边天气的写照
    我又不喜欢打伞— —b

    p.s:老规矩
    我什么时候再出现一下啊—A—
    1

    评分次数

      话不要说死,人不要做绝,刀不要磨亮,袜子外面是鞋

      多睡觉,做做梦,少操心,没事就到妖怪山上转转,吹吹东风,玩玩青蛙,渴了就喝点橙汁和西瓜汁;偶尔也去太阳花田插插花,玩玩虫什么的,生活就是如此的安逸!
      TOP

      夏天直接聯想到......打蚊子....
      霧島診療所!?  AIR豋場了 = =
      說是大H....他一直吃薯條讓我想起薯條兄...
      大H個性....很真實.....(逃)
      滿多打鬧和交談
      如果加點吐嘈式的玩笑,估計會有看頭
      不過我還是很在意霧島醫生.....
      這篇沒有我們的戲份 =v=b
      算了,大H出場了,來看看帥哥吧
      1

      评分次数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LZ的想象力真的和本人有的一拼啊.......
        只不过我一般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象力才会爆发...←[是疯狂乱入....]
        1

        评分次数

          TOP

          霧島醫生亂入成功www
          有點在意呢...這個真的很像AIR呢(汗
          好吧,反正我就不是一個正常人啦(淚
          嗯,奈流是我的嫁(啥
          話說...大H這個傢伙還真是...
          不知為何有點不爽的呢=w=
          嘛,期待著這隊奇怪人的後續XD(姆指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