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第二十話 目標冠軍獎品&亞軍得主!?任務代碼是BLMOTBB!勸誘新人入組大作戰!

[ 4596 查看 / 3 回复 ]

前言:
  好久不見了各位~總而言之讓各位等待已久的鍵大陸物語的第二十話終於釋出囉!
  值得紀念的第二十話裡頭有一名黑幕人物終於首次豋場!
  而這又會代表未來有哪些變化呢?這個故事如果不繼續下去,就連本神也不知道
  總而言之,到第二十話的路程雖然漫長但還是終於走到了這一步…
  那麼今後的物語也還得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緊接著就讓我們趕快來看到這回的鍵大陸物語第二十話吧!


正文:















"這就是我們的Spirit!"











第二十話
目標冠軍獎品&亞軍得主!?
任務代碼是BLMOTBB!勸誘新人入組大作戰!











  「人生未來的旅途上,充滿了無盡的希望與夢想。」
  在狹小的餐館裡頭,一名男子看著報紙邊喝咖啡如此說道。
  閉上雙眼的寧靜神情露出了一絲笑意,彷彿要對接下來所要說的話打草稿般,停頓了一下。
  「你們不覺得這句話很像是在替自己悲慘的人生尋找某種依賴一樣嗎?」

  男子的名字被喚為幽。是個全名不詳的神秘人物。
  於今日不久前的早晨正式加入了Messenger of Justice! 的行列,成為第八名成員。

  暗沉的黑色巨角大大的亮在頭的左側,硬直的黑髮與黝黑的皮膚,
  而身上則是穿著黑色的有領毛織衣搭配上深黑色的緊身牛仔褲。
  這位全身打扮皆為黑色的男子在這白雪紛飛的氣候裡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我說埃,這傢伙是誰啊?」
  邁斯彷彿沒能搞清楚狀況般,掏了掏耳朵這麼問道。

  「本神剛才不就說了嗎?是新成員。而且苟羞子也已經正式加入了。」
  埃自滿的說著,同時也朝著另一桌的女成員們看了過去。

  「是的!苟羞子一定會竭盡所能的說!」
  一名女子神采奕奕的這麼叫著。

  她有著一頭混亂無章的黑髮,還在後頭綁了一個高高的馬尾。
  黑色的粗框眼鏡搭配上整體男性化的冬季服裝。
  此人正是目前為止第一個向正義使者們申請入隊的神祕少女──苟羞子。

  「哇~又有新成員了呢~牡丹~」
  「噗嗤~」
  不過某人似乎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勁就是了。

  傻俊端詳了片刻,然後把視線轉移回埃的身上,搓揉著下巴遺憾的說著。
  「嗯……真是的……一點都無法成為戰力的樣子啊。」
  「我們到底是要跟什麼樣的傢伙戰鬥啊……」
  「咦?嗯……巨大又凶猛的噴火龍?」
  「不可能!而且為什麼是問句啊!」
  「呃?……那我想不出來了啊,雲穹。到底是什麼呢?」
  「為什麼你這個傷最嚴重的傢伙能夠這麼有精神啊!」

  傻俊與雲穹的對話,本不該出現在這個早晨裡。
  畢竟昨晚才剛與魔熊進行過激烈的殊死戰而且還受了重傷的傻俊,本來應該要靜養才對。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傻俊雖然受了重傷卻有辦法自由行動的「強壯」身體讓他有辦法在這兒快活的聊天。
  這種好到沒話說的精神與體力實在叫人咋舌。

  「傻俊這傢伙未免也太誇張了……都被打成那樣了還可以這麼有活力。」
  「這都是多虧了本神的庇護。」
  「開什麼玩笑!總而言之現在那個不是問題所在,重點是這傢伙為什麼會加入我們?」
  說完邁斯馬上就用手指著幽並且一臉厭煩的樣子質問著埃。

  「真是的,為什麼你說的好像很討厭我的樣子啊?」
  「混帳!你可是把我們的隊友打成重傷,而且有一個還在昏迷耶!汝真的想要俺從後爆頭是吧?」
  看見眼前這名男子的輕鬆態度,敦子不禁放聲破口大罵起來。

  沒錯。
  不管是胸前的X字形白毫也好,牛角與羊角混合般的暗沉巨角也好,甚至連三條惡魔尾巴都完整的重現。
  雖然呈現的方法略有不同,不過只要與北方這裡的傳說──『弒鐵魔熊』碰過面的人至少都可以知道,
  眼前這個男子,明顯就是其化身。

  「嗯真是可怕呢~不過那一切都是不可抗力的。」
  「不可抗力個鬼!」
  「總而言之呢,那時要不是有風的幫忙,我可能還是那副野蠻的德性呢。」
  「你現在這樣也沒好到哪裡去吧?」
  「真是傷人呢,總而言之當時和你們的打鬥並非我願,就是如此。」
  看著聳著肩一副事不關己模樣的幽,眾人的火氣已在不知不覺中到達了頂點。
  但雖然如此,所有人的心裡都明白。
  眼前的這個魔熊的化身若跟當時一樣的話,個性肯定不會這麼隨和。

  「真是……埃你這傢伙總是這樣隨心所欲啊。」
  迫於無奈下,邁斯只能捂頭這麼說著。

  「哼哼哼……這才是本神的行事作風啊!不過還得再加上一點惡作劇才算是100%。」
  露出了招牌笑容的埃在吧檯上輕鬆的說著。

  順帶一提。
  由於餐館狹小的緣故,使的這八人小隊無法聚在一起說話。
  因此目前所有人在餐館裡的分布位置大概如下:
  水羊、牡丹、與苟羞子在同桌;
  而邁斯、傻俊、雲穹、敦子則在另一桌;
  最後則是在吧檯上悠閒的埃與幽兩人。
  至於奈奈子則是在黑澤村長家靜養,沒有辦法前來。

  「說起來……」
  入隊介紹正式終了後,其他人就都轉回頭去各吃各的,沒在跟所有人聊什麼。
  不過只有幽例外。
  「那個女孩居然是……」
  說完,幽把視線轉移到苟羞子的身上,用一種佩服兼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

  「哼哼哼……這種事情本神早就知道了。」
  「呵……早就知道不就會很無趣了嗎?」
  「不。正因為早就知道卻還是會覺得很有趣,本神才會想繼續待在他們身邊的。」
  「這樣啊……對了,我剛才說到哪裡了?」
  語畢,幽便感到無聊的撮弄著自己硬直的頭髮,打算要繼續剛才自己被打斷掉的話題。

  不過……

  碰咚

  隨著餐館大門的一聲巨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那裡。
  開門的是一名年輕男子,面有懼色的模樣看起來很疲累,從已經滿頭大汗的樣子看來他是非常匆忙跑來的。

  「怎麼了?大谷?這麼著急。」
  「不好了老闆,昨天的那批貨因為沒有辦法送到,所以那個大人物今天來這裡了。」
  「那可真糟糕……」
  聽完年輕男子的說明以後,老闆也露出了一副傷腦筋的模樣,開始收拾起東西來。

  而且仔細一看,除了老闆以外,所有人的表情也都沒有好看到哪去,幾乎全部散場。
  彷彿一種無形默契的牽引般,除了埃等人的所有客人全都安靜離開了。

  「嗚……這是怎麼回事?」
  見狀離奇的邁斯開始詢問起正在收拾物品的餐館老闆。
  不過代為回答的人卻是在旁輕鬆看著報紙的幽。

  「八成是那個赤井海人大臣對吧?」
  幽喝了一口咖啡代答著。

  赤井海人。是鍵大陸北方領土王國裡的大臣。
  是專門輔佐身為國王的水瀨秋子處理政事的國務大臣,其權威之大似乎遠過於國王。
  不過關於這點國王本身似乎渾然不知覺的樣子。

  當然這不是現在的重點。
  重點在於這名權位至上的大臣居然親自到來這個小鎮,可見事情有多麼嚴重了。

  「弄不好的話我們都會很糟糕的!」
  年輕男子著急說出此話的模樣讓眾人的眉頭頓時間皺了起來。當然……這其中總是有少數例外。

  「嘛─反正這又不關我的事。」
  剛加入的成員馬上就把自己排除在事件外,用一種非常不在乎的態度繼續看著自己的報紙。

  「喂!若要算起事情根源的話,你才是罪魁禍首吧!」
  雲穹馬上對其不該有的態度進行吐槽,不過對方似乎沒有打算要理睬的樣子。

  雲穹所說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畢竟要是可以使用更為便捷快速的交通工具的話,也不會造成這種下場。
  不過說是這麼說,其實真正製造出這種麻煩事的人其實……

  「哼哼哼……不要突然用那麼崇拜的眼神看著本神嘛,會不好意思的。」
  「你的眼睛到底是被什麼東西給糊住才有辦法把我們的眼神看成具有崇拜的樣子啊!」
  「咦?水羊不是嗎?」
  「噫!……我、我嗎?……」
  被這樣一問的水羊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不過這慌張著急的模樣只要一露出來,埃就會立即變的安靜詭異。

  「………」
  只見埃的雙肩突然虛脫似的向下垂,用一種看似疲憊的眼神盯著水羊。然後……
  「……?」

  「哇嗚!」
  在一瞬間就撲向前去把水羊給抱到空中旋轉著。
  「喀哼哼哼哼……水羊果然很可愛啊~~~」

  對此舉感到無奈的邁斯只好暫時無視兩人,開始向老闆詢問。
  「請問那位大臣曾經做過什麼事情嗎?」
  「這個……其實我們也只是聽過傳聞而已。」
  「那是……?」

  國務大臣。如同其號,正是處理國家各種事務的一個重要的職位。
  主要為在旁輔佐國王進行各種要事或者是傳遞訊息的代理者。
  因此這重要的職位要是落入心存不軌人士的手裡,幾乎可以濫用其權。
  而赤井海人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他完美的利用年邁長者的經驗扮演一個雙面人,在國王面前表現的非常出色。
  不過在背地裡卻暗自使用此身分做過許多不人道的事情。
  要舉例的話,曾經有過一個村莊因為招惹到赤井大臣,結果該村居然在一夜之間就此消失,
  這樣離奇的事情實在令人難以想像,也可見得赤井海人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人物。

  「消失……這未免也太離譜了。」
  邁斯緩緩喃唸著自己的想法。

  沒錯。
  要若是放火燒盡之類的話還可以想像是怎麼做的到,可是那個村莊卻是完全消失的無影無蹤。
  簡直就像是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一樣,讓人心裡直發毛。
  也就是說……

  「魔法……」
  若有所思的,邁斯說出了自己想出來的唯一可能性。

  「哼哼哼……算你聰明,邁斯。」
  「埃?」
  埃緩緩的將已經暈頭轉向的水羊放在地上以後,開始說明。

  「要讓一個城鎮在一夜之間像蒸發掉一樣的消失,只要用魔法這種東西就可以辦的到。」
  「果然嗎?可是這麼大的規模……」
  「哼哼哼……而且呢~據本神所知,現今會使用這麼龐大規模的魔法的傢伙,只有一個人。」
  露出自信微笑的埃開始慢慢的走向了原本的吧檯邊,面向眾人說道。

  「那到底是誰?」
  「不用這麼著急。那傢伙隱藏著自己的身分,旁人看來只是個再平凡也不過的老先生而已。」
  「這樣啊……不對,那城鎮的消失又要怎麼解釋?」
  邁斯提出了疑點。

  若是唯一可以辦到這種事情的人沒有被察覺、發現到,那城鎮的消失到底又是怎麼回事?
  這怎麼想都讓人倍感疑惑。除非這世界上真的有什麼神鬼,否則是不可能發生這種荒唐事情的。

  「哼哼哼……是鍊金術。只要發動鍊金術的話,就算是一整個國家也有辦法讓它直接消失。」
  讓人訝異的答案就這樣子從埃的嘴裡道出來。

  鍊金術。這就是埃對城鎮消失的解釋。
  可是這樣一來,新的疑點又產生出來了。

  「那麼產生出來的結果到哪裡去了?」

  沒錯。
  如果是鍊金術,無論如何都得遵守『等價交換』的定律結果,幾乎不可能否定它。
  那麼這樣一來,龐大的市鎮與市民們又消失到哪裡去?
  這牽引人走向的最終答案,埃面無表情冷冷的說了出來。

  「賢者之石。」
  「……!」
  「對……這是唯一的可能。用上一個城鎮所創造出來的賢者之石,無疑是個可怕的武器。」
  「不是吧……居然……」
  「不順眼的東西就把它給產除掉,並將之化成對自己有用的東西……這手法可真令人值得讚賞。」
  在旁聽的很起勁的幽無所事事的附和著,並且用不該有的態度輕笑起來。

  「喂……那怎麼辦?」
  邁斯擔心的問著。

  畢竟是身為肇事者的埃等人,要是這個村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定得背負起相當的良心譴責。
  所以這時的他們,一定得幫村長做些什麼才行。

  「哼哼哼……放心的交給本神吧。」

  然後……


  「唷,你是赤井大臣吧?」
  「混帳!不該是這麼輕浮的打招呼方式吧!」

  一見面就是這樣輕薄沒有半點尊敬對方的語氣。
  若要說符合其風格的話確實也是符合。
  只不過在不看好時間場合的情況下,這種態度是會招惹來許多麻煩的。

  「你是……?」
  而在兩人面前的,則是一位雖然有些駝背,身高卻超過兩百公分的高大老人。

  他有著沙啞到連聽的人都感到難受的嗓音與極其皺長的皮膚。
  長的離譜的眉毛細細的被擺到後頭,而其中一小部份則遮住了他的眼睛。
  白髮稀疏的他穿著常見的黑西裝服打扮並搭配著黑長的柺杖。
  這個雖然高大卻可以感受到他身型體瘦的老人,正是鍵大陸北方領土的國務大臣──赤井海人。

  「我的名字叫做埃克羅斯特。」
  「那個埃克羅斯特就是你啊……」
  赤井大臣若有所思的喃唸著。

  「怎麼?你認識本神嗎?」
  「不,沒什麼。不過原來你們還不知道你們自己的出名程度啊。」
  「哦?」
  埃稍微想了想,然後說:
  「不會是指頭版為『第一個接下尋找碎片艱鉅任務的魔法傭兵團:Messemger of Justice!』的那份報紙吧?」
  「哼呵呵……多少還是有自覺的嘛……小毛頭。」

  乾笑了幾聲後,赤井大臣便開始詢問起來了。
  「好了,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自稱為神的小鬼。」

  嘆了一口氣後,埃露出了招牌笑容對著赤井大臣直接明瞭的道出了想說的話。
  「放過這個小鎮吧。」
  「呵呵呵……我不明白你在講什麼。」

  對於埃而言……不,對所有人而言都是一樣的。這種回答完全是在意料之內。
  相信不管對方是否真的做過把一整個城鎮給抹滅掉的這種事,都一定會以此句回答。

  「是嗎?……哼哼哼……那還真遺憾。既然話題沒辦法繼續就只好到此為止了,再見。」
  「不是吧!」

  讓人出乎預料之外,簡單明瞭且爽快的一句話。
  完全讓人摸不著邊際的行動模式與極其麻煩別人的行事風格……這就是埃的作風。

  沒有多說些什麼,埃只是單純的不想在白費唇舌於這上頭而已。
  畢竟要是對方不想承認,沒有證據的話也拿他沒輒。
  因此乾脆就這樣直接離開了。

  「哼……話雖如此,還真是個讓人搞不懂的傢伙。」
  赤井大臣看著埃與邁斯背影,喃喃的唸著。

  「那麼您決定如何呢?」
  在赤井大臣身旁的一名隨從鞠躬彎腰問道。

  「保留吧。反正那東西也已經有足夠的數量了,再多做幾個也沒有意義。」
  「是。」

  雖然眾人可能要花些許的時間去得到答案。
  可是由黑澤鐵木村長所帶領起的有葉村……確實就因為這樣而得救了。

  而這也是埃等人與第二名五元老……赤井海人的第一次相遇。










  溫煦的太陽柔和的放射著光線,而只有些許白雲的蔚藍天空,也高興的大放異彩。
  已經融化差不多的積雪只剩下一點點的雪塊。

  在如此令人倍感舒暢的天氣裡,有一群人正在小鎮的公園裡愉快的玩鬧著。


  「真是不錯的天氣呢~要是奈奈子也能出來就好了。」
  「噗嗤~」
  「那是不可能的,水羊。你可別忘了他還有傷要靜養啊。」
  坐在長椅上的兩人的對話非常稀鬆平常,相較起來在遊樂區裡玩鬧的幾個人根本就是奇怪的人物。


  「混帳啊──!我絕對不會輸給你這傢伙的!」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回俺贏定啦!沒體重的我用膝蓋……不,用腳趾頭去想也知道贏的人會是誰。」
  「可惡──!難道我日以繼夜並長年累積下來的鍛鍊結果,居然比不上一個不到四歲的小鬼嗎……」
  「哈哈哈!就是這個樣子!給俺愉快的掉下去吧!」
  「喂……你們不覺得自己的對話聽起來很好笑嗎……」

  單純只靠以上的對話或許聽不懂他們究竟在比賽些什麼,
  不過其實真要說的話就是類似於耐力比賽的東西。

  項目是吊單槓,比的則是看誰「最先」掉下去。
  可是兩人卻拘泥於耐力較勁上頭完全沒搞清楚勝利的條件。
  想當然,利用這兩個人彼此互相競爭時幾乎等同於傻瓜的情況來訂下這種詭異勝利條件的人,就是……

  「埃……這兩個人絕對是白痴吧……」
  「喀哼哼哼哼哼……本神只是突然想試試看而已,沒想到居然真的變成這樣了。」
  「你也未免太無聊了吧?」
  「哼哼哼……雲穹,你不覺得這很有趣嗎?」
  「不……總覺得自己的智商好像降低了許多。」
  雲穹只能在一旁的鞦韆上頭看著自己主人那副拼命的模樣,自己先前的擔心似乎都白費掉了。

  「傻俊一直都是這麼強壯的嗎?」
  「似乎是這個樣子呢……想起來在還沒遇見你們之前,曾經被卡車給撞過一次。」
  「結果卡車被撞壞了?」
  「才不是!你把我主人當成是哪裡來的超人了啊!才不是那樣哩!」

  然後在雲穹的解釋下,埃才了解到傻俊這個人到底有多麼強壯。
  遭到卡車的正面撞擊以後,還能像沒事人一樣的站起來然後拍拍塵土說我沒事(當然最後還是送醫了)。
  檢查的結果當然是骨折了,肋骨似乎斷了不少根。
  連醫生也很驚訝,為什麼傷成這樣的他可以自己走來求醫?
  至今對那名醫生而言恐怕還是難解的謎題吧。

  不過由於當事人幾乎整天幾乎閒閒沒事的在醫院裡走動,
  甚至還在做頗為激烈的伏地挺身啦、仰臥起坐啦……等誇張的運動。
  所以最後只花了一個禮拜就出院了(其實是被轟出去的,因為驚動到不少病人)。

  「嗯……這樣啊……」
  埃撫摸著自己的下巴開此思考起來。
  「不過整個貫穿腹部之後怎麼沒能有體力說出『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就倒下了啊?真奇怪。」
  「拼了自己的命也要講出那句話來的人才是最奇怪的吧!」

  嗶嗶嗶嗶嗶嗶嗶──轟!
  雜亂的電子音……不,不是指搖滾樂。很乾脆的響在這個小型遊樂區裡。
  雖然小聲但卻十分的明顯,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好耶~終於呀~等待已久的這一刻終於到來了的說~」
  苟羞子欣喜若狂的留下了感動的眼淚如此仰天說道著。
  而她手中的掌上型遊戲機正是其感動與雜亂電子音的來源所在。

  「妳可是夠無聊的呢……虧妳有辦法不斷玩那種單調乏味的遊戲到一百次。」
  在一旁的幽一邊盪著鞦韆一邊佩服般的這麼說著。

  「倒立盪鞦韆的奇怪黑衣男子才沒有資格講人家這種話。」
  「這是一種平衡訓練,所以我已經說好幾遍……啊……」

  哐啷!

  「唉呀……」
  隨著愉快的聲響,幽整個人隨著鞦韆被拋到了遠處。

  碰嗙!

  漂亮的擊中了給小朋友遊玩用的溜滑梯,並且使之全毀。

  「我靠!那傢伙是怎麼樣啊!太離譜了吧!」
  看見此景太過驚訝的敦子立即就開口這麼吐槽著。

  首先到剛才為止所發生的現場狀況是:
  幽倒立盪鞦韆→鞦韆因承受不了重量而連帶幽整個人一起飛出去→
  幽撞上了溜滑梯→溜滑梯全毀→敦子罵髒話

  「喂喂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看見這離譜情況的邁斯馬上就著急起來。

  「抱歉抱歉,大概是身體重了那麼一點吧?」
  「那個樣子根本就不像是只重了一點吧!」

  於是在當事人的辯解之下,才發現其體重的狀況是與敦子類似的情形。

  首先,『弒鐵魔熊』才是幽的原始狀態。
  而據其所言,縱使是變身成人的模樣體重也不會有所變化。
  因此才會有剛才那種離譜的情形產生。

  「那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當然是趁早開溜啊邁斯。」
  「喂喂喂!埃,這是一個隊長該有的風範嗎?」
  「囉唆啊邁斯,這就是我們的Spirit!」
  「專門惹麻煩的Spirit嗎!」

  雖然不應該,但其實所有人也沒有辦法。
  畢竟身上可沒有多餘的閒錢可以賠償這種程度的公共損失。

  也不知道是即時趕上還是來晚了一步。
  等到管理員查看到這情形時,正義使者們已經先走一步了。


  其實埃等人大約在一個禮拜前就已經離開有葉村了。
  而來到這裡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就只是單純的要把奈奈子送到大型的醫院做檢查與靜養而已。
  雖然傻俊是例外的健壯,但所有人還是得因此停留一陣子才行。

  在回醫院的路上,一行人如往常般的閒聊著。

  「說起來我們的成員居然增加到八個人了啊……」
  邁斯有如在感嘆時間流逝的速度一樣這麼說著。

  當初僅有五人的成員,在短時間內就增加到了八位。
  這驚人的吸收人手速度可真叫人不敢恭維。

  「嗯~似乎是這樣呢……嘿咻…好耶!又破關了!」
  「說起來這人數已經可以去打業餘棒球了吧?雖然跟其他傭兵團是沒得比,但這可真是不小的數目呢。」
  幽感到無聊一樣的甩弄著後頭的那三條明明沒有與之連接,卻隔空用像是漂浮狀態搖擺的尾巴。

  而聽到這裡,埃的腳步便停了下來。
  而所在位置的面前,是一個公告欄。

  「哼哼哼……」
  像是注意到什麼東西般,笑看著公告欄上的某一角落。

  「喂喂喂……不會吧……」
  「又來了啊……」
  「嗯?……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於是正義使者們在這個鎮上的活動行程就如此簡單的被訂定下來。

  「就決定是這個了!」

  嗙!

  面露笑容的埃將手用力的拍打再公告欄的某一角。
  看見標題後的一行人瞬間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並且同時倒地。

  那上頭用黑粗的字體這麼寫著。

  『縱使是外行人也想體驗一下籃球比賽的刺激嗎?』
  『那就來報名吧!只要在活動當天來報名即可立即組隊進行比賽。』


  「哼哼哼……那麼就這麼決定了……」

  沒有人反駁,都只是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任務代碼是BLMOTBB!勸誘新人入組大作戰!」





在這場籃球風波裡……究竟又會有什麼變化呢?
而不管怎麼樣…
此件事情的轉折……

又是另一起新的故事了











【鍵大陸物語】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0-07-27 11:47:42
4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4:53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20了.......
    這一路走的還真長......(望天)
    呵呵,赤井海人終於出場了
    不過相遇也真像埃神的風格 = =
    後面幽的體重也很有笑點
    估計以後還有他搞笑XD
    至於我在天上轉圈....應該很棒吧...(嚮往)
    不過赤井海人好像有很黑的陰謀......
    不知道他還策劃著什麼.......
    籃球大賽?
    好有CLANNAD的味道 = =|||
    1

    评分次数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用了一段時間才想起幽是那隻熊(汗
      怪不得好像有個人不見了的,原來是奈奈子啊...
      (噴茶)賢者之石啊...還要是鍊金術的....
      某某鍊金術士啊(汗
      話題完得太快了wwww
      那個赤井原來是SEELE的人啊(汗
      傻俊有的是AVALONwww
      那種防禦力無論是物理還是五大魔法都是打不到他的www(誤
      某程度上...傻俊越看越像是真人了(汗
      其實能說出那樣的話才神奇的+1ww
      敦子罵髒話自重www
      埃大神的「Spirit」有夠葉留佳的呢www
      怎看都是Little Busters般的發展XD
      然後就是Clannad的籃球了(誤
      話說我那邊像是幕間的呢=w=(意味不明
      嗯,期待下一話的=w=

      水羊你想在天上轉圈麼?
      那我來幫你實現好了XD(拋起水羊
      最后编辑emiya 最后编辑于 2010-07-26 22:22:40
      2

      评分次数

        TOP

        「噗嗤~」是指牡丹被水羊抱得漏气了么—v—

        炼金术~国土炼成阵?!

        e。。傻俊是因为身体里的空隙全被肌肉填满了吧==b
        段几根肋骨还是不成问题了

        新进成员怎么也是一身黑啊,和我重复了啊=A=
        话说他的设定怎么感觉和我很像呢=。=

        嗯,继续关注
        1

        评分次数

          话不要说死,人不要做绝,刀不要磨亮,袜子外面是鞋

          多睡觉,做做梦,少操心,没事就到妖怪山上转转,吹吹东风,玩玩青蛙,渴了就喝点橙汁和西瓜汁;偶尔也去太阳花田插插花,玩玩虫什么的,生活就是如此的安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