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遥远的记忆之海

[ 3781 查看 / 2 回复 ]

要开学了,把假期里写的东西贴上来,依然长进不大的样子=_=||
最初的设想是模仿Clannad写的风格能够治愈一些,然后坑了好久。
依然只是一个片段式的故事,有些自娱自乐的样子。


【背景】
生命死去后所存在的世界。

【人物】
【 我  】18岁,死后世界记忆之海上的渡船人
【老人】86岁,死后想来到记忆之海寻找寻找幸福的回忆
【男性】中年,因为意外事故而死亡,死后也来到记忆之海上
【青年】17岁,情况不明,来记忆之海上寻找“丢失”的东西。


然后,旅途开始了——

遥远的记忆之海

图片是转的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而年轻的我是记忆之海上的渡船人。
每天都会有亡灵抵达这里,来在这片汹涌的波涛下探寻往日的回忆。
我将用这片小舟载着他们,驶向掩埋于他们意识的幻境之中。

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开始这项职业的,也不知道是否在遥远的未来会有某个终结点。
大概我便会这么一直以这样让自己感到幸福的方式生活下去吧——每天都可以期待不同的故事。
而自己就做好一个船夫好了,不必因好奇心让记忆为自己增加多余的烦恼。

“坐稳呦~要出发了~”我向船头上来的一位老奶奶说道。
然后熟练而悠闲地推动起身旁的桨,让船缓缓却高速地飞向某个预定的水域。
海水在炫目却冰凉的天空下闪着光芒,一眼望去只能看见浅浅的海面。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让船平稳地停下而随意地顺着波浪起伏,然后向着船的那一头:
“你的记忆便保存在这里,在这片浑浊的水面之下。不过还有若干事项要知道——
在波浪起来的时候,要努力地往海底望,凭自己的坚定的意志去努力地望。
让自己的身躯仿佛为回忆包围、洗涤、沉浸,直到某一刻海水骤然变得清晰。
这样你便能看见深深的海底,看见那片保存着你的记忆的地方。
那是只属于你的地方,只有凭自己的力量才能看见,而别人的帮助对此无能为力。”

我程序化地说完后,便顾着自己的悠闲在船头躺下了。
看着老者在船的另一头有些吃力地站起身子,然后视线眺望着周围这片广阔的水域。
无边的海面上的这幅小舟飘荡的景象就这样持续的好久,仿佛静止了一般。

老人只是静静的望向远方,一直没有把头低向海面。我出于本职提醒道:
“天黑之前就要返航了,不抓紧时间就无法看到你想寻找的东西了。”
老人似乎没理会我的话,我也无趣再说,看着老人依旧静静地站在船头。

老人最终还是放弃了,没有再去努力尝试,转过身来在船头坐下。
“就真的这样放弃了吗,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老人的行为多少让我不解。
“恩”老人轻轻地哼了声,然后坦然地点了点头,颤动着的嘴唇似乎有话要说。

于是我也安下心来,在这水天包裹的空间里躺在船的一角,听着老人传来的言语:
“随着人生漫长的时光,我已经是一个年迈的人了。记忆在一天天流逝,身体也一天天薄弱。
变得不再有力气去触摸身边的世界,对周围事物的意识也越渐模糊。
活着,自己却越来越难以感受到自己是存在着。于是生命的最终一刻,便在完全不知觉中抵达了。

“过完了一生,纵然有坎坷或遗憾,可终究还是幸福的一生,可以让我安心于死后了。
可是消失的记忆依旧是留下的残缺,对于自己最后的时光,竟然不能在心里珍藏着这份幸福。
所以我便来到了这片记忆之海,想弥补这份残缺,想为自己寻找一份安慰。
不过果然我还是有这份幸福感便足够了,这种感受纵然被遗忘,也毕竟曾经存在过。”

我打量着对面的老者,觉得她是在害怕由记忆去触及内心的某些,不禁叹气感到遗憾。
于是等老人平静下略带激动的言语后,我起身撑起船驶上回程之路。
伴着海平面上柔和而巨大的夕阳,身后留下了那片曾经抵达的水域,
也同时告别了那里那些或许将永远被掩埋于海底的对往日的记忆与情感。

这便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随着一天天的经历,我不久也就会把这天淡忘。
因为这毕竟只是我不断往复着的类似的日子,一个没有源头也没有终点的记忆所背负的时光。
接下来一天的客户是一位中年男子,身体健壮没有疾病的样子。
他是意外而死去的吧,我简单地这样判断着。撑起船,又一起踏上一个新的旅途。

船平稳地向预定的某地飞去,今天的海面的波浪依旧缓和,我在船头悠闲地把着方向。
而他在船的另一头显出好奇,往四周那片行船偶然路过的水天之痕,不断地张望。
“这附近不知是埋藏着谁的记忆,在无尽的记忆之海上,恐怕连我也可能不再会抵达这里。”

我静静地坐在船的这一头,以船夫的身份这样说着,然后依旧向着遥远的目光不能触及的地方。
“好了,我是有点兴奋,毕竟是第一次来到记忆之海。如果这样做对航船有影响的话,我会注意的。”
我眼角的余光中能够感受到他的视线,那似乎是一种期待在寻求着言语上的联络。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探寻自己的记忆呢?你还没有到一个健忘的年纪。”
“我来寻找记忆,并不是因为它们被我遗忘,而是因为它们已经离我而远去。
我是想寻找一丝安慰——即使将来记忆变得淡去,它们也曾经凭借着自我的存在而存在过。

“这也是那个生者的世界所留给我的痕迹,告诉自己往日的努力的意义所在。
纵然不能在物质上于现在我的建立起沟通,但是分明就是我在这里可以依旧延续下的一种财富。
这也就是我来到记忆之海缘由,想在这里挖掘到的心灵的一份宝藏。”

船速渐渐变缓,即将到达预定的海域,我向他做着说明引着他往船外沿的地方走去。
然后留下他一人等待海风的气息掀起翻滚的浪花,祝福他的思绪将能够触及到脚下海水的彼端。
风与浪下船头的他在海天间映出一个厚实的身影,仿佛是一扇凭空为世界展开的门。

他的声音在一层层的展开着他的过去:“这是我的出生,这是我的父母,这是我的学校,
我的成年,我的工作,我的老婆,我的女儿,我的事业,我的生活……”
海水的蔚蓝色里翻滚着幸福的味道,一丝腥味,又一丝甘甜。

“美好的期待一直在延续着,直到有一天,那天的一场意外,让我只能告别那一切。
回忆是以痛苦终结的,我想把这最后的时刻忘掉,可是又害怕失去了想守护的东西。
我便这样犹豫着在这个死后的世界,后来想法开始有些坦然——

“记忆的存在并不是因为它们被记住,而是它们被经历过。
记忆的痕迹即使随着时光淡去而似乎不曾有过,它们也不会消失依然存在。
不经意间看到自己身体上留下的微小残缺,知道这便是一种以不可弥补的痕迹来保存着记忆。”

“我想我脑海中的记忆也是一样的,是因为我曾今为着他们的存在而做出过什么。
这便足够了,它们就是我在记忆之海下埋藏的一份财富,将永远为海天守候。”
直到回程的航线上,他也一直在向我分享着他的那份满足。

“记忆里的东西无法改变,也不需要改变了,在现在这个世界里我也依然能为自己创造记忆。”
他似乎不在意我这样漫不经心地听着,能否记住他说出的话。
看着周围海面似乎永恒不变的夕阳景色,我想——
他把现在的感受说出来,这样便是让这种感受以与人共同的记忆,让自己能够保留下去。

这也便又是我不知过去与未来的时光里的一天,在永恒的时间轴上的一个渺小痕迹。
接下来一天的客人是位年轻的学生,年龄似乎与我接近,我依然职业地将他引上船。
今天的天空似乎有些异样,不过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航行,于是又将开始一个新的旅程。

我控着方向,让船往预定的地点飞去,在有些阴沉的天空下划过淡淡的线条。
他和来到记忆之海的大多数人一样,在船的那头打量周围,以未知抚慰着未知。
回忆的味道就是这样的吧,我也顺着他的视线向远方望去,心中划过这样的想法。

如今的船不需要人过多的操作,加之今天格外低的天空,航行显得有些沉闷。
不过如果天空晴朗,这就是个同往日一样的航行了,充满生活的平淡的温馨。
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感到船身一个摇晃,我看见船对面的那个身影站起身子。

然后他向我走来,我赶忙先稳固下船的航行,听见他说话的声音:
“您比我大吧,我可以叫你哥哥吗?”“我已经不在意自己的年龄了。”
“那我就叫你哥哥吧!”“这随便你。”“嗯,哥哥好!”“……”

他在我一旁坐下,没有把刚才的热情继续下去,视线转向远方,有些顾虑的样子。
“来说你为什么要来到这里,是想寻找到怎样的记忆吧。”我以平静的语气想挑起对话。
“不知道,”他把头向着我,带着年轻人的活力,“其实我确实不知道,我没有想寻找的东西。”

“这里有记忆的宝藏,会有让人感到幸福的东西,不要为让自己可以努力的机会而犹豫哦。”
“可是那些记忆是我主动抛开的,它们让我感到难受,我却又为一种缺失感来到这里。”
“好了,既然来到这里了,即使意外,也会找到些东西吧。
它们都曾今属于你,今后也依然是。想着抛弃,就可能会让自己失去更多的东西。”

他看着我的眼睛,像在寻找一种希望。而航行也在这不知觉中驶近了目的地。
“去吧,相信自己心中小小的愿望,在海浪之间寻找能够寻找到的东西。”
“恩,谢谢哥哥。”他答应了,然后走向船的那头。站立在船的边沿上,在阴沉的海天间显得波澜壮阔。

我在船的这头放松下身子,视线漫无目的地望向天空,意识到居然第一次对客人说了自己的想法。
我这是说给谁听的呢。一个陌生人?一个在这死后世界里再也不会相遇的人?还是说……我自己?
我在怀疑着一件事情的意义,是否就代表着自己会做出一些多余的事情呢。

此刻我感到我的思绪与情感被他联系着,从未有过的被一个人所联系着。
想着能为别人的困难添上自己的帮助,同时也敞开心扉地能够去接受别人的帮助。
此刻他转过头来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我看着也在自己脸上也露出一个微笑。
这个微笑,一个是第一次在这死后世界里自己希望永远记住的东西。

忽然,一个浪打在了船身上,他侧转的身子没站稳,向记忆之海里跌落下去。
瞬间海风也变得巨大了,阴沉的天空似乎要发展往一个糟糕的方向。
此刻顾不上太多,我得救他。跑向他所在的船头,往波浪翻滚的海水里跳了下去。

我在下沉,身边被黑暗包围着。那是一片无尽的黑暗,我感到瞬间失去了重力,努力划着水却寻找不到方向。
周围也异样的安静,这是一个海面下无声的世界,时间的流淌似乎漫长,甚至凝结。
渐渐地我的心也平静下来,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呼吸在这个海底并无异样。
恐惧之后这我才意识到,这是在一个死后的世界,一个已经不会再死去而离开的世界,
一个欣慰却又孤独的世界,一个没有失去也没有保留的世界,一个让记忆永恒封存的世界。

在这个黑暗无声的世界里,我顺着水流漂浮着,让意识随着身体漂浮着。
在记忆的海洋中以心灵去触摸着曾今,以及那些孕育着现在和未来的过去时刻。
我能体会到在深海之下的幽幽的光芒,像一个指引者在前方对我轻轻的召唤。

我凭借着意志向光芒游去,让光点在眼前接近在身边扩散,觉得这样才能够拯救到什么。
这样能够实现自己对他人的一个守候,一个哪怕在这死后世界已经显得多余的举动。
一种哪怕只是出于内心原始的善良的淳朴的冲动,也要去带着落海的少年顺利的回来。

光芒弥散于海底,如同思绪飘荡在无尽的水中接受着温柔而永恒的抚慰,包裹在我的周围。
渐渐地,光点构成的屏障上清晰出一个影像,在向我讲述着什么。
在向我呈现着一个“生”所在的世界,一个在海底无尽的黑暗里“心”所体会的“光”所组成的世界。

“我站在一个空旷的操场上。”少年的声音在耳边的告诉我,然后飘去了。
我想这是少年的记忆传递给我的信息吧。在他的视角上,我可以以第一人称在看到他的双手。
在这个记忆构建的世界里,体会着他的过去。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他的意识,以及他的存在。

身体开始活动起来,由机械变得自然地走动着,向着教学楼那里去寻找人的踪影。
我的意识仅仅是随着身体漂浮着,在这个世界里不能左右什么,也不会有想去左右什么的愿望。
在阳光下曝露的身体,接触着这里的空气与水分,仿佛在由陌生不断变得亲近着。

与空旷的操场相比,教学楼因为人的踪迹,而显出格外不同的氛围。
身体继续往教室里走去,人的气息的存在让它移动着的脚步学会了自信。
同时身体也是在渴望着阳光之外的什么,让自己来到这人群中去寻找着。

身体在经历着成长,可是这样似乎仍缺少着什么,它所见到的人群都在它面前散开了。
当身体带着疑惑去走进下一个教室,带着或许会有改观的期望,依旧得到的是一个失望的结果。
“果然人们是讨厌我的,这个世界里已经不需要我的存在了。”

此刻身体忽然开始传递出它的意识,让我清晰的感受到意识的存在,而随即痕迹又消失得更加完全。
之后,身体便失去了他本身的驱动,光芒远离而去了。交付于我,而我只是依然麻木地站在教室中央。
刚才跑去教室外的人群开始渐渐返回,他们仿佛无视了我的存在,又回到了他们的日常。

我就这样站在教室里,近距离的带着身体逝去的愿望。去接触人群的气息,去沉浸于海洋的梦境之中。
可是,梦境最终将迎来黎明。“刚才真是一个讨厌的人啊,就这么像无视我们的跑近教室来。”
是“讨厌”吗?一句声音之后,周围的声音也纷纷附和起来,成为这个狭小的教室里共通的话题。

我能感受到一种意志,似乎是身体在传递给我的。
让我出于内心的害怕,从这个空间里,从这个人群中向外跑去,跑向一个与此隔绝的世界中。
我在遥远的地方大口的喘着气。驻足后望,那个教室,那片学校已经变成渺小的身影。

这已经足够远了,这已经是喊声不能再被传递到的距离了。我的心开始变得空荡荡的。
这是一种安心吗?我看着自己缓慢起落的脚步,在坚硬的水泥地面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我再去望那片远去的世界,一个希望着阻隔开的,一个永远只保留着不起眼的存在的世界。

我漂浮在这个梦境的世界,和一个已经属于我的身体,因为躲避着什么而肆意游荡着。
只到有一天,也是偶然而特别的一天,我似乎是感到厌倦。
也似乎是出于好奇,决定再去一次那所学校,再次重拾起曾今想寻找的什么。

校门在眼前清晰了,操场在眼前清晰了,教学楼在眼前清晰了,曾今去过的那所教室在眼前清晰了。
自己的心愿,去寻找一个未知到重要的东西的心愿也这路途上变得清晰了。
这或许就是在凭借着海的梦境的经历,来记忆里所未填的空缺吧。

在那间教室的前,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心里已经做好了接受各种意外的准备。
而且不仅仅是躲闪着视线,而是在寻找他们的帮助,寻找着一种重拾遗失的启示。
我站在教室门前,努力地睁开眼,去接受着人群的目光。

身体在人群中肆意的走动着,人们并没有做出异样的反应。
身体想在人群中挑起话题,人们的意志中已经淡忘了他的痕迹了。
这我才发现,身体做出决定已经无法改变,关于那个希望消失于此的决定。
它已经不再属于这个世界了,一个它曾想抛开却一直未割舍的世界。

那我又将飘向何方呢,向着一个新的永恒的世界吗?
在意识在这个身体已经在远离我而去的时候,我又似乎不愿回到那片记忆之海上。
因为在我海的梦境中,在这死后的世界里,我是第一次意识到了我所希望寻找的东西。

我的意识回到的我的身体上,我闭着眼漂浮在黑暗的无尽的记忆之海的深处。
随着水流飘向我一个不知为何方的地方,一个永远将背负着记忆的地方。
在漫长的飘荡中,终于,我决定,睁开我的眼睛,去看看周围的世界。
去看看身边的世界,哪怕看到的依旧只是黑暗,去依旧能在世界里发现着什么。

这是一片天空柔和的色彩,西斜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我面前的床铺上。
双手是棉被的触觉,鼻尖是医药水的味道,身边有机器在运转的声响。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病房,我孤单的一个人躺在中央。身体不能动,只能望着粉白的屋顶。

我感到内心的一阵寂寞与痛苦,因为孤单而在对外界恐惧而害怕着。
害怕着我的记忆我的所知我的经历,会成为自己的一种负担,会让自己面对着未知却只会守护着丝丝迷茫。
我闭上眼,想象自己正被水包围着,想象就在海底,在那片无尽的黑暗中。
希望再次抵达那个世界每天航行在记忆之海上,一直地去陪同着别人寻找着别人在寻找的东西。

在这样的孤单中,我的意识又变得模糊开始轻浮,再向一个遥远的地方飘去。
直到忽然间清脆的敲门声让我回过神来,可是我仍害怕着不敢睁开我的眼睛。
我听出来是同班的同学来了,他们的话语声在翻滚着我的记忆,清晰着我的心跳。

那片无尽的大海中也有属于自己的记忆吗?他们一直埋藏在那里而我却没有在意。
可是现在我的有份小小的心愿,想去保留那份记忆。
那是一份需要继续延续的记忆,还尚未到一个被海水所掩埋的时刻。
让它独自在无尽深海之下,忍受着永恒的没有终结的孤单。

此刻,对于刚才的心头那份抛弃“生”的世界的想法,自己觉得可笑。
活着的自己,才是对那个死后世界无尽时光最好的终结。
况且人们一直在为着“生”而努力呢,让我能够再次的活过来。
来让我能够有机会去真正地体会到自己内心的希望,同时也是他人给予的希望。

“真希望你能够早点醒过来哦,和我们一起去看班级篮球赛。”熟悉的声音在面前传递过来。
我的内心出于一种固执,依然让自己的双眼紧紧闭着,用拒绝去回避心头残余的害怕。
“今天我们先走了,明天放学的时候还会来看你的。”然后是一个轻轻的关门声。

病房里恢复了先前的安静,又只剩下我孤单的一个人在这狭小的房间里。
此刻安静得又如同深海的气息,我心头的另一种害怕又让自己猛地设法睁开自己的眼睛。
可是我发现自己的眼睛没能睁开,只是忽然有泪水的热度在脸颊上流淌开来。

——“只是一个旅途,这几天里我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现在我已经回来了……”

而旅途,却依然将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延续下去。
最后编辑ee.zsy 最后编辑于 2010-08-29 00:44:13
分享 转发
潜水太久了,果然是我太冷淡么……
THE LAST STORY,THE ENDLESS FANTASY.

「星見の塔」で、2人は互いの夢を語り合う。
TOP

今天第一帖。居然是这样一个故事。而作者也是那个在上次游戏中掌握了命运的人。
很巧呢。

我的记忆已经被埋葬了。那不是我作为自己的生活。
所以,我没有什么好留恋的。我能把握住的,只有现在。
只是,有些人有些事,我希望可以记住他们。一个名字也好,一句话也好。
如果我能去一次那个世界,要找的大概就是关于他们的事情吧。
没有他们,我是无法走到今天的。
不过这样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也只能作为回忆存在吗。
——以我头像下面的称号作答。
实在不好想象他们就会沉在这样的“海”里面……

读的时候有一点点自己的命运被人说中的感觉。在这样一个日子里。
那么那个老人的状态,是否也会变成我的终点呢。
冗谈です。那么遥远的事我是不会去多想的。

曲子太空灵了。现在一直在听那种比较有质感的类型,一种生命的质感。
比较喜欢懂得自娱自乐的人。尽管这文我没能看懂多少,但作为写的人能表达出自己的感觉,也就足够了。
最后编辑驿客林夕 最后编辑于 2010-08-30 00:14:13
3

评分次数

    TOP

    這比起cl更像一本叫(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的書
    我不太懂評文章= =
    樓上生日快樂....
    說回來我也快生日
    還是把最終話在生日當天放出來吧= =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