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Key之国度(连载进行中~~已更新至第一章第三节)

[ 3660 查看 / 4 回复 ]

前言

话说,很久没有这么一个题材让我跃跃欲试了。
收到了“键大陆物语”的影响,我开始了新作。

本次新作,为了避免刷帖之嫌疑,所有连载一律放在此帖上。


------------目前已发放连载------------------------------
序言
第一章
第一节 air参战!!?
第二节 我的秘密
第三节 激战!! 国琦vs国琦



to be continue!






------------------------------------------------------------------
如果有建议啊、想法神马的,请在此帖留言的说~~~

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44876.aspx
最后编辑黑色的纯白 最后编辑于 2011-04-27 12:16:49
3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走自己的路,做唯一的我
    TOP

                                 

    序章








    在这片领域中,有着人类所不知道的悠久历史。
    因为无法越过这条界线,人们就给这里起了一个注定和祥和无缘的名字
    ——魔鬼三角洲。

    事实上,这片领域,和别处无异。
    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但这里,并不是从远古开始,就是现在这番模样。
    这片领域中,分割成了五片。

    西方大陆的霸王——clannad
    南方海域的精灵——kanon
    东方森林的守护者——little busters
    北方山巅的阴影——angel beats

    哦,对了,还有这块不大的版图中东南一带小小的岛国——air


    这一片大陆上,曾被硝烟所浸染。
    但现在,虽然硝烟已尽,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和谐。
    为了证明自己的国力,每一年,四大国家都会派出最强的选手,进行“切磋”
    ——说是切磋,其实正如以死相搏的战场一般,没有犹豫的机会。

    由于种种原因,air从未参加过这场注定着谁是霸王的战斗。
    ——几乎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知道秘密的,保持在个位数上。
    因此,在数百年的“切磋”中,air越来越不被其他国家所重视,国境线也被压缩成小小的海岸线了。

    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走自己的路,做唯一的我
    TOP

    第一章 

        第一节 air参战!!?


    这里是air学院,驰名四海的air最高等学府。
    如果你熟读air近代史,你就会发现这里的姓都很熟悉
    ——神尾氏、远野氏、雾岛氏……
    不过,奇怪的是,在这些令人耳熟能详的姓氏中,有这么一个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高一(7)的新生
    ——神北 拓也。


    “喂喂,你听谁说了吗?今年底的五国大战,air要出战了!”
    “哦,是的吗?不是好久都没有出战了吗?”
    ………
    最近,校园里总是回荡着这些对话。
    其实,距离上一次大战不过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可是,就像是没有历史价值的时尚一般,很快就会被人们所淡忘。而此次不知为何air又突然做出参战的决定,着实让air国民都兴奋不已。
    因此,作为未来精英的孕育地,各大校园自然是跃跃欲试。
    据说此次出战将在年轻的新生代力量中选拔,各大校园的优胜者在进行过全国的比拼之后,最强的一个便可以参加备受瞩目、air历史上的首次出战,如果获胜,自然会被认为是英雄而记录在史册上。


    “就是这么回事。”雾岛秀收起笔记本,表情上带着些许的期望。
    ……
    “喂!你倒是说话啊!”秀一脸不满地看着面前的拓也。
    “哦。”拓也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嘿嘿,有没有想参加的欲望呢?”秀一脸坏笑地问道。
    “没有,这又不是属于我的战场。”
    ……
    “无聊”拓也拉开教室门,不顾身后的秀,走了出去。
    是啊,这又不是属于我的战场。


    拓也感到很无奈,作为唯一的一个非有名先祖的后人,在这一片为了保存优良血统而存在的校园中,自然会受到排挤。秀是拓也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虽然很唠叨,却总是给拓也一臂之力,也时常给拓也很多好的建议。
    “但是,这一次,果然不行呢。”
    拓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唯一的特长是剑道,国中时代也曾是剑道部部长。也是拓也曾看到过网络上的“五”国之战的视频,别的国家的代表,都拥有者他们自己国家的上古遗物

    Clannad——光玉之戒
    Angel beats!——天使之翼
    Little busters!——思念之链
    Kanon——雪之刃

    但是,从未听说过air有什么神奇的遗物呢。
    也曾经听说过遗物被掩杀掉了,这也可能是air为什么从不参战的原因。
    嘛,反正是未查证的消息,是谁也不能说出个一二三的事情。
    再说了,关于过去,谁又能说得准呢?




    放学铃声的余音还未尽,校门口前的拓也面前就站着一大群人了。
    拓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挑衅了。不过这一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为首的,正是air学院部最受欢迎的新生
    ——国琦光良。而此人似乎从一开学开始就莫名其妙地看不爽拓也,因此也发起国多次挑衅,不过像这次这样由本人亲自出马的,还是第一次。


    “有事吗?”拓也面无表情。
    光良微微一笑,从旁人手中接过一把竹刀。
    “以后,离秀远一点。”竹刀“唰”地一声指在拓也的鼻尖上。
    “哪个秀?你认识的人当中有关系好到能直呼姓名的人吗?”拓也面不改色。
    光良怒道:“别给我装傻,以后别让我看见你和秀有来往!”
    “我的人际关系,还轮不着你来指指点点的吧?”拓也一摆手,轻松地将竹刀挡在一边。

    光良脸憋红了。
    仿佛沉思什么一般,眼光直直地盯着拓也。
    “你知道我的身份吗?身为国琦往人的后人,我还不习惯有人敢这么给我说话!”
    “你应该试着习惯。”
    光良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他将竹刀抽回,然后猛地一刺,顶在了墙上。
    “小子,三个星期以后,就是学院新生选拔赛。你敢不敢和我一决胜负!”



    ……

    黄昏。
    光良无聊的躺在自己的床上。
    “你不配。”那时候,那个人这么说道。
    光良笑了。
    放心吧,你一定会参赛的,因为你不是那种在大庭广众之下受辱还能忍住的人。
    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爸,我想要参加学校的新生选拔赛。”晚饭时,拓也认真地看着他的父亲神北田川说道。
    “哦”田川淡淡地应道。
    ……
    然后又是沉默。
    拓也已经习惯了,习惯于冷淡的餐桌了。
    母亲常年在外,自己和父亲两个大老爷子也没什么共同话语,自然成了现在的境况。


    “过会,跟我过来。”
    拓也点了点头。

    田川走进了家后的小屋中。
    这里是一个储杂屋,由于基本没有人来,所以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
    田川继续往里走。
    拓也感到很奇怪,因为在他的记忆中,这里已经接近尽头了。
    但他没有多问,继续给在父亲的身后。

    突然,田川停了下来。
    “果然,没路了吗?”拓也想。
    田川一弯腰,用手拂去了地上的灰尘,敲了敲木板。
    下面是空的!拓也惊讶地发现。
    田川拉开木板,两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楼梯。

    田川继续向下走。
    拓也紧紧地跟着他。因为拓也感到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正在渐渐露出水面。

    “其实,我是知道你一定会参加选拔赛的。”田光淡淡地说。
    “为什么?”
    “因为,这就是你的命运。你无法摆脱的命运。”

    命运!
    就如夏夜闪电一般,划破了拓也的内心。

    “这是关于你的秘密,一个关于我们家族的秘密,一个只有国家高层中的几个人才知道的秘密”田川继续说。

    “一个关系到国家存亡的秘密”
    田川看着拓也稚嫩的脸,轻轻说道。
    最后编辑黑色的纯白 最后编辑于 2011-04-26 12:14:20
    2

    评分次数

      走自己的路,做唯一的我
      TOP

      第二节 我的秘密。






      拓也看着面前的布娃娃,怎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秘密。
      他不禁又回味了一次刚才与父亲间的对话。



      “你还记得近代史中五国之间曾发生战斗吗?”田川问道。
      不过,还未等到拓也开口,田川就继续说:
      air最纯净的血液,就是国琦家的血脉。
      但是,这一血脉需要经过12代的轮回才能拥有最接近先世的力量。
      当时五国开战时,正值轮回刚刚开始。由于没有强大的血脉来掌握遗物的力量,air只好选择签约妥协。
      同时,air高层命人专门保护国琦一族——为了在300年后的第12代轮回时,颠覆现在的国际情况。”

      “你不叫神北拓也。”田川忽然说道。
      “为了保存血统,国琦一族隐姓埋名,为了不令人生疑,便让王室的一族亲信易名为国琦。而我们一族每三代便换一个姓氏重新开始生活,每一代又都会搬到另外的一个特定的地方。
      到了你爷爷这一代,国琦家族的姓就变成了神北。
      其实,按照家谱,你该叫  国崎拓也
      你也正是我们国琦一族的第12代传人。
      ——寄托了整个国家命运的男人。

      “之所以air国会甘愿忍受他国的剥削,老实地呆在这一个小小的岛国上,是因为当年邪道用妖术封印翼人的灵魂时,就是在这一个小岛上施下的法具。
      一共有12个地方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代人都要搬家的原因。
      我们要去解开诅咒,解开属于自己的诅咒。

      “血统的力量从觉醒时开始领悟,然后不断增强——无论是不是有意识地训练都会增强。
      然后在25岁时达到顶峰,随后这份力量就一直伴你到老去。
      你今年15,按照计划应该是在10年后参战。但据前线的间谍来报,以clannad为首的四国正密谋以此次air没有参战为由发起战争。
      因此,今年,你必须出战
      ——必须经过学院战斗,然后脱颖而出。”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觉醒的?”
      7岁。”
      “可是为什么我没有关于此的记忆呢?”(此处着眼,暂定5.6话左右以此推出番外篇)
      田川没有搭腔,转而说道:
      “你现在试试自己的力量吧。
      毕竟,这是属于你的东西。”



      拓也叹了一口气,向后一仰,靠在了椅背上。
      “就算我知道血统的力量,可是这么一个布娃娃就是遗物,也太能扯了吧?”

      拓也身后的门被拉开,田光端着一盘茶具进来了。
      “试了没有?”
      “没。”
      “现在就试试”
      “怎么试?”
      “不知道,文献上没写。”
      ……

      拓也大呼上当,倒是田川什么都没说。
      田川沏了两被茶,将一杯摆到拓也面前:
      “你要用精神和肉体来感受它,将自己的注意力专注在它身上。
      不要在心中存有怀疑,你是国琦往人的第12代后人,你拥有最纯的血统,就是这么回事
      所以,要相信自己。”

      拓也将手放在了“遗物”(当然拓也并不这么认为)上。
      ……
      什么也没发生。

      “心要再静一点!”田川浅浅地抿了一口茶。

      拓也深吸一口气。
      他将手再一次地放在了遗物上。
      拓也闭上了眼睛。
      ——如果,这是我必须要接受的力量与历练,那么,我就必须坦然接受。
      ……

      “契约,达成。”
      忽然,冥冥中有人在拓也的耳边说道。
      拓也刚想睁开眼,眼前忽然一闪。
      拓也一惊,连忙后退几步,观察眼前的事物有什么变化。
      忽然,他看见了什么异样的地方!

      ——田川正优哉游哉地坐在那里喝茶……

      “咳,爸,你没感到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

      话是这么说,可是拓也还是感到了什么不同
      ——遗物,放在桌子上的布娃娃,消失了!
      拓也刚想开口,田川忽然说道:
      “看自己的左手手腕。”
      拓也一低头,发现左手腕处有一条透明的链子。

      “不会错的,”田川又向杯中倒了一些开水,
      “这就是遗物的真正面孔——air,风神的左手”









      拓也直到站在道场中练习着简单的劈、刺动作时,还在怀疑这所谓“特训”的含金量。
      还有三个星期学院战斗就要开始了,加上又听闻今年大战要提前至三个月以后。
      ——这么快就要开始实打实的战斗了,难道我只凭着种练习就能战胜早已熟练掌握遗物力量的对手吗?
      “心要静!”站在一旁的田川不时地说道。


      “叔叔,让拓也做这些练习有什么用吗?”被特邀前来参观的秀不解地问道。
      “啊,有用的。”田川没有犹豫,立即答道。
      “能帮他战胜敌人吗?”秀更疑惑了。
      “不只是这样。”
      田川顿了顿,然后接着说,


      “还可以让他真正地理解自己的力量!”











      最后编辑黑色的纯白 最后编辑于 2011-04-26 12:13:34
      走自己的路,做唯一的我
      TOP

      第三节 激战!!国琦vs国琦



      不知不觉,三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
      Air学院的主操场上早早就围满了观战的学生。
      就算早已发出通知,校内广播还是毫无倦意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比赛信息:
      Air高等学院选拔赛第一场, 国琦光良 对抗 神北拓也!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尚未做好观赛准备的同学抓紧时间……

      “没事吧?”秀看着一脸冷汗的拓也不安地问道。
      “啊,没事的。”拓也僵硬地笑了笑。每逢有竞赛前时拓也都会感到紧张,这么久了也一点没有改。
      站在一旁不动神色的田川走了过来:
      “记住……
      “平常心。”拓也答道。
      田川眉头一皱。

      以蓝天为背景的屏幕上打出了比赛开始的倒计时。
      10987……
      “好了,我该走了!”拓也朝着田川和秀挥了挥手,然后大踏步走上了电脑规定的位置。
      拓也没有回头。
      “这小子,长大了啊!”田川望着拓也的背影,若有所思。

      321……
      话音未落,拓也便被传送到了台上。
      面前,是带着一张熟悉臭脸的国琦光良。

      光良从腰间拔出雪亮的寒刃,摆好了架势:
      “那天的事情,该做个了断了!”
      “哦,实在抱歉啊。”拓也“唰”地出刀,“我已经忘了。”
      “你……你欺人太甚!”光良怒道。
      “你有没有听过这句话,会叫的狗不叫人。”
      Ha!”光良大吼一声,冲了过来。

      虽说光良脾气易怒,可是比起功夫来,还是有这么些真本事的。
      他猛地一跃,刀身从天上狠狠地向下劈来。
      拓也没有多想,就势用刀一接……

      yeah!”整个学院忽然爆发出一阵欢呼。
      光良以强大的力量死死地将拓也压在下面,拓也则用尽全力勉强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
      看的出来光良下了狠心,刀与刀的交点越来越低,开始压向拓也。
      拓也暗想不好,死拼力量是无法战胜对手的。便突然向下一蹲,光良的力量使空了,一个踉跄,拓也瞅准时机用刀背向光良小腿肚横扫过去,同时用另一只手撑地一个侧翻站了起来。
      谁料光良并未中招,他用力向前一跃,躲过了这一横扫,然后又一次摆好了架势。

      “呼,没想到你还怪棘手的。”拓也喘了一口气,将刀向下一甩。
      “你应该明白这场战斗对我们的意义。”光良大气不喘地说道。
      拓也不吱声了。
      他明白的,这是名誉之战。


      拓也忽然发现,光良的刀刃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面对自己。
      摆错了吗?
      拓也想,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大喝一声,他向前冲去。
      刹那间,他的刀便向下打去。
      光良露出了一丝微笑。
      ……
      不对。
      拓也意识到中计了。
      这是招狠棋。
      拓也明白了刀刃没有对着自己的原因。

      光良将手向上一摆,挡开了拓也的刀。
      这样一来,刀刃就正对拓也了。
      拓也的视线中,一道寒光正如久为进食的野狼般向他扑来。

      拓也的心,忽然感到十分的平静。
      就像一滴水滴到了波纹不兴的湖面一样,他的脑海中泛起了一点小小的涟漪。
      他想起了昨天和父亲的对话。

      “爸,怎么才能赢?”
      “你想怎么赢?”田川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拓也一愣,既而答道:
      “平常心。”
      “不对。”
      “为什么?这不是你一直让我掌握的东西吗?”

      田川拍了拍拓也的肩膀:
      “求胜心。”
      “求胜心?”
      “是的,求胜心。”
      田川转过身去,点燃了一根烟。
      “是的,平常心会给你直面自己的勇气和踏实努力的性格,,
      但是,想要赢得荣誉,你就要拥有一颗求胜心。
      记住,胜利永远属于求胜心最强的一家!”


      光良一愣,他被拓也的眼神所吸引了。
      就像是一个野兽的眼神
      ——不存在丝毫的怜悯,只是在考虑如何追上猎物,并且捕杀。




      “爸,为什么你不教我怎么使用遗物的力量呢?”
      “书上没写。”田川坐在地上整理新从地摊上淘来的书。
      ……
      爸,哪来的书?”
      “哦,从地摊上淘的。”
      “不是这些,我是说那本书。”
      “对啊,就是从地摊上淘的。”
      ……

      “那你怎么教我遗物的力量?”
      “我没法教你”田川站了起来,走到了窗边。
      “遗物的力量,来源于使用者自身的信念。”
      “信念?”
      “是的,
      信念,是不同于信仰这种别人给予的东西。
      是那种,只属于自己的东西
      要相信自己的力量,要相信遗物的力量!”




      “我要赢”
      拓也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求胜欲。


      光良的手僵住了。
      不是因为忽然没有力气了,而是因为刀忽然压不下去了。
      拓也左手上的链子,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巨大的漩涡在拓也的面前形成,随之而来的,一道白光在拓也面前一闪而过。
        光良的身体僵住了。
        强而有力的气流从他的身后射出,撕碎的道服随着这股力量在场外的人群中掀起一阵惊叫。


      只有光良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自己,被贯穿了。



      “医疗班!”临场老师大声吼道。
      熙攘的人群让出一条道路,光良躺在担架上被抬出了场地。
        拓也一个人站在场上发着呆,
        ——他被自己所拥有的力量吓着了。


      “阿拉阿拉,那就是air的遗物啊。”场外,一个蓝眸少女笑嘻嘻的。
      “是的,不过,你准备怎么办呢?”一个年龄和拓也一般的男子说道。
      “嘛嘛,暂时还没有确定在这个学院里有多少遗物。不过根据我们clannad的情况来看,这里应该不止一个遗物。”少女沉思道。
      “不过,无所谓嘛~无论有多少遗物,我们都会收归囊下的。”
      少女笑了。
      男子没有说话,他脸上的刀疤在无声地抽动。
      他紧盯着拓也
      ——目光中溢满杀机。












      最后编辑黑色的纯白 最后编辑于 2011-04-27 21:14:24
      3

      评分次数

        走自己的路,做唯一的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