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外傳】Lighter篇 - 被否定的實力

[ 4237 查看 / 4 回复 ]

前言:
  不知不覺又偷懶了幾個月,真是對不起所有的讀者們啊!
  然後向物語本派的支持者們說聲抱歉,好不容易出來的鍵大陸物語又是外傳!
  所以在這裡特別預告下,Lighter篇預計還有2~3話,不會再多了。
  因此在Lighter篇結束前還請各位繼續支持本神寫的大坑下去了。
  那麼趕快來到Lighter篇的轉捩點,被否定的實力!


正文:














"你以為你能保護我嗎?"












【鍵大陸物語外傳】
Lighter篇

被否定的實力












  隆隆、隆隆
  隆隆、隆隆

  長長的列車在軌道上奔馳著,像是要逃離什麼一樣。
  嘟嘟的汽笛聲響驚嚇了鳥群,啪一聲全都逃也似的一哄而散。

  時值夏日,且天氣晴朗、艷陽高照。
  若是普通人看著這台火車精神的在軌道上前進的模樣也許會更覺得疲憊吧?

  「在哪裡呢……」
  一名男子帶著一個外表比他小上許些年歲,幾乎可以當他女兒的少女在車廂中尋找座位。

  男子的一頭亂髮幾乎都要長到嘴邊去,若不是有稍微撥開恐怕就連眼睛也會被蓋住。
  可以看出沒怎麼在整理的頭髮還有幾些翹起來,但男子似乎完全不以為意。

  閉著右眼似乎是習慣的他用著剩下來的左眼在擁擠的車位中尋找自己的座位。
  被帶著的少女不知道是因為不滿又或者是天生下來就是那張臉的關係一直面無表情。

  如果這幅景象被外人看到了恐怕會有「爸爸因為找不到車位而使女兒有點彆扭」的想像。
  很可惜的是,這兩人不但沒有這類的血親關係,甚至只能說比陌生人還要好一點而已。

  男子是一名年過三十、已近不惑之年卻仍未成家的單身男子。
  在六年前,剛被公司裁員而尋找工作的他突然受到不明人士的委託。
  由於當時正是男子被裁員的非常時期,因此看見有人委託甚至還有優渥的薪水,立刻就決定幫忙。

  沒有錯,委託的內容就是這名少女。
  照顧這名少女,保護她使其不受到任何危害。

  少女沒有名字,只有一個可以用來稱呼的「代號」。她叫作「Lighter」。
  Lighter是外表年紀僅有十歲初,讓人值得皺眉深鎖究竟該用「少女」還是用「女孩」來形容她的小女生。

  經常一副面無表情的她其實有一對翅膀。
  不過在男子的叮嚀下,Lighter並不會在外人面前展開翅膀。
  雖然表面上來看是這麼回事,但實際上只不過是「用斗篷遮蔽住翅膀不讓人發現」而已。
  因為Lighter的翅膀其實根本無法收放。


  從男子接受委託的那時候起,兩人就成了保護者與被保護者的關係。
  雖然從外人的眼光看來可能會是父女一樣,不過其實兩人的關係還要更為淡薄。

  在保護Lighter使其不受到任何危害的大前提下,他還得遵從她的各種任性的要求與命令。
  總而言之,現在的他就好像一名保鑣(奴隸?),無時無刻都得待在Lighter的身旁。

  找了幾節車廂以後終於找到座位。

  車票是已經買了,而且也有兩張座位。
  不過可能是因為有人搭長途車的關係所以互相衝突到。
  導致Lighter的座位上已經有人先在那裡了。

  (嗯……)

  和Lighter生活的時光已經有六年了。
  這樣的男子自然對Lighter的個性是再清楚也不過。

  如果她知道眼前這個老先生就是佔去自己座位的人的話,恐怕會二話不說就直接把他給趕走吧……

  「在發什麼呆?」
  看見男子凝視車廂一角的Lighter這樣問著。

  其實男子也只是在想要怎麼矇混過去而已。
  所以在檢查車票的時候至少會注意到座位號碼和自己不一樣,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勢必得收回Lighter的票才行。
  男子就是在思考著這樣的問題。

  「車票可以給我一下嗎?」
  男子很直接了當的問道。

  他清楚對方不是會隨便任性說不的人。
  不合理的事情她不會老實照辦,而她覺得沒有影響的事也只會乖乖照做。
  就和她被男子要求披上披風時一樣,也只是默默的遵從而已。

  Lighter面無表情的將車票遞給男子,男子也因此放心下來。

  Lighter其實是個比外表和舉止看起來更為乖巧的孩子。
  男子一直是這麼看待Lighter,今後也將是如此。
  然而只要想到這樣的Lighter居然不是人的這一點,他就會感到不尋常的違和。

  人造人。
  這才是Lighter的真正身分。

  但是不論是外表與作為,除了那雙翅膀以外實在無法理解有哪裡和人不一樣。
  而且他也對為什麼要把Lighter創造出來以後又扔在那個偏僻地方的人感到困惑。

  他究竟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怎麼樣的想法把Lighter委託給自己的?
  理論上來講應當是父母的創造者,究竟是有什麼樣的契機才會想創造Lighter的?

  這些無解卻又極想得知的困惑,就隨著男子的生活,一點一滴的被埋封在心中。

  隆隆、隆隆
  隆隆、隆隆

  列車的聲響和少女拉扯衣服的感覺將男子拉回現實。
  只覺得剛才的自己意識一片空白。

  糟糕,發呆了嗎?

  「抱歉,走吧。」
  說完,男子就帶著Lighter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然後向一旁的老先生表示敬意。

  結果他原本是打算就這麼到後面去繼續看沒看完的漫畫,卻突然被Lighter給扯住衣服的一角。

  不過雖說是扯住,Lighter的力氣比外表看起來的一般女孩模樣還來的超常。
  因此這樣的力道甚至還讓他差點因此跌倒。

  「怎麼了嗎?」

  面對他的問題Lighter仍舊如往沒有回答。
  不過這時候他才察覺到一件事。

  「妳把書弄丟了?」

  在上公車前,給Lighter的那本書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
  記得記憶裡完全沒有把那本書收回來啊,該不會因為剛才的事件太突然所以把書丟在那了?

  真是……

  無奈之下又怕Lighter覺得無聊,男子就這麼把自己的漫畫借給她看了。

  隆隆、隆隆

  站在一旁守著Lighter的男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大呵欠。
  列車已經離站了一個小時多卻還沒有停站半次,看來他們原本待的地方果真是偏僻的很。

  為了打發時間,男子也開始胡思亂想一些以前的事。

  記得以前總是這樣子對生活覺的乏味。
  就好像電視節目看太久就會對感覺麻痺,只是一昧的轉台隨便看而已。
  並不是想特別看什麼節目,只要能夠看就好了。

  生活?我究竟為了什麼而生活呢?
  雖然這個問題可能會只有自己才知道,但我就算到現在也沒能了解。
  為了什麼而生活並不重要,只要能生活下去就好,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嗯,就算是現在,我也仍舊抱持著這個想法和Lighter生活著。

  气——

  列車的門隨著氣壓改變而發出了聲音。
  無聊過度的男子瞥了一眼進門的人。

  兩名全身包裹的和粽子一樣的可疑份子各手持一把槍。

  墨鏡、口罩、風衣,大白天在這種天氣下用這種穿著在列車裡頭拿著槍。
  毫無疑問的,只有一個可能。

  「這是劫車!通通不准動!」
  在其中一名可疑份子這麼大喊以後,車上的乘客立刻陷入恐慌。

  然後碰一聲,列車車廂再次回歸原有的寧靜。

  「聽好,要是你們敢輕舉妄動,我們就不客氣的開槍了。」

  那是真槍。
  可疑份子像是要再次聲明一樣朝著天花板又開了一槍。

  一片死寂的車廂內只聽的見可疑份子來回巡視的腳步聲和列車行進的隆隆聲。
  仔細看的話也會發現前後的車廂都各有兩名一樣把外容打扮的和可疑份子沒兩樣的人在守著。

  ……有組織性的劫車事件嗎……

  麻煩了,只希望不會波及到Lighter就好。
  男子他只能在心中這麼祈願著。

  過沒多久,前面的車廂又來了一個人。
  由其中一個人繼續巡視車廂內時,另外一個人就和前面車廂來的離開車廂談話。

  有不好的預感……
  意識到這點的男子開始決定要藉機逃離這裡了。

  車廂這種狹窄的地方要躲避射擊很困難,但要快速接近持槍的對手也不是難事。
  對雙方都有利有害的地方如果有任何一方有了人數優勢就完了。

  要逃只能趁現在。

  唰唰

  男子在決定要逃跑以後便快速的從衣服的內袋裡掏出一把槍。
  那是在公車站打倒的那名男子身上搶來的手槍。

  看見有人有動作以後劫車的男子自然不可能會杵著不動。

  「臭小子,不是叫你們不准動嗎!」

  碰碰碰!

  連續射了三槍。
  前面兩發因為焦急的關係都射偏而打破了玻璃,而最後一發則僅是擦過他的肩膀而已。

  「沒有經驗的傢伙就滾到一旁去吧!」

  碰

  而反過來的這邊,男子只射了一發就命中目標的腳。
  在對方因為疼痛而要蹲下來的瞬間他將手槍像是棒球一樣扔出去,精彩的命中頭部。

  只聽見一聲呻吟,那個劫車成員的一份子就這麼倒了下去。
  以此為機,車廂再次騷動起來。

  剛才的槍聲恐怕已經引起其他車廂的傢伙們注意了。
  如果真的要逃就只能趁他們過來前逃!

  「Lighter!」
  男子抱起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的Lighter以後就朝剛才破掉的玻璃跑過去。

  碰碰碰碰!

  四槍各射向玻璃的四個角落。
  因為原本就已經被流彈打破的玻璃應聲就碎裂的乾淨俐落,
  而就在這同時,其他車廂的人夥們也都趕來這裡了。

  「糟糕,沒時間了……」
  「混蛋,臭小子別想逃!開槍!」

  已經沒時間猶豫了,男子什麼都不想就只是朝窗外跳出去。
  之後的事,到時候再說吧!

  隨著大量的彈雨,男子他拼死命的抱著Lighter跳出窗外。
  落地以後僅管著用身體保護Lighter而已。

  受到慣性作用的影響,兩個人就這樣滾了好幾圈才停止。

  隆隆隆隆隆隆……

  等到列車已經連影子都看不見時,兩個人才站起身子。

  「唔……」
  意識到自己受到剛才流彈的攻擊,不只是肩膀,連大腿也受了傷。

  注意到Lighter也在看著自己大腿的傷時,男子硬是露出沒事的表情。

  果然很倒楣啊……
  所以當時才會不斷交代我不准帶著Lighter離開那個偏僻的城鎮。
  真的就這麼危險,這麼沒辦法嗎?

  可惡……才不會就這樣放棄。
  一定要帶這傢伙到海邊去才行。

  ……咦?……

  我到底……在堅持什麼?

  明明根本就沒做過這種連自己也覺得難以想像的大事。
  而且這件事甚至還有可能把自己做了幾年的工作給搞丟。

  那麼拼命冒險的我到底在堅持什麼?

  「夠了。」
  冷淡而平靜的聲音。

  夠了?

  男子抬頭看著Lighter表示不解。

  「回去了。」
  「咦?……」
  「不想去了。」

  為什麼?……

  腦袋一時之間沒辦法反應過來。

  Lighter說不想去了?

  「為什麼?都來到這裡來了……」
  「太麻煩了。」
  「什麼?」
  「我說太麻煩了你聽不懂啊混蛋!」

  男子沒有辦法回話。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見Lighter發火的模樣。
  幾年下來,男子從不曾看見過她的感情起伏。

  那個總是面無表情、不說半句話的Lighter發火了。
  這句話像是沉重的水泥一樣一直沉澱在男子的心中。

  「為什麼要生氣啊?」
  「少囉嗦。」
  「我做錯什麼事了嗎?」
  「少囉嗦……」
  「喂……」
  「少……!」

  話還沒有說完,Lighter的眼神突然變的相當兇狠看向一邊的草叢。
  受此影響男子也朝那邊看過去,緊接著只能聽見一聲急促的槍聲。

  「Lighter!?」

  Lighter被她用手摀住的胸口可以看見有血流出來。
  子彈命中胸口了!?

  「混蛋,開了一槍以後就想逃嗎!……」
  「妳受傷了,別亂動!」
  「給我閉嘴!……集血之道於我身,運天地萬物之怒為炮火……」

  Lighter沒有理會男子的擔心,直接詠唱起咒文來。

  沒有事先凝聚魔力就使用的血之道。
  可以強制在咒文詠唱完畢時將魔力給拉出來,並瞬間施展。
  這就是血之道擁有的「制式速攻」。

  「……貫穿一切!」

  咒文詠唱完畢的瞬間,Lighter的身體立即就被血之道拖出大量的能量。
  而隨著大量能量的解放,她也得承受相對的痛苦作為代價。

  能量螺旋交合著成為銳利的長槍狀,在成形的那一刻像是急促的箭矢向前飛出。

  能量與空氣的摩擦聲音之大猶如在嘶吼一般響烈。
  像是要貫穿一切飛躍空間一樣穿到了遠邊的另一端。

  別說草叢了,就連在一旁與目標有距離的籬笆也被氣流影響而變得殘破不堪。
  草叢那裡的情形甚至就像是有一台大卡車撞過去一樣在地面上留下了能量破壞出來的長長軌跡。

  也不知道到底命中了什麼,男子只能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看清楚了嗎?」

  聽見Lighter的聲音以後,男子再次把視線移到她身上。
  而Lighter胸口前的傷也不知道怎麼了而恢復原狀。

  「保護者?這種東西打從一開始就是把我造出來的那個狗屎混帳自作主張請來的沒用東西。」

  男子沒有辦法反駁,他甚至在懷疑這究竟是否為現實。
  然而肩膀上和大腿上的灼熱槍傷卻在不斷提醒自己這裡不是夢境。

  「現在……」

  原本身高比較上是男子較高,不過現在他因為槍傷而跪下而與Lighter的視線平行。
  那雙眼睛裡,看見的究竟是怎麼樣的自己?

  Lighter用一種兇狠的氣勢揪住男子的衣領。
  她像是要向全世界代表一樣用氣魄壓住男子堵在喉嚨裡的話問了。

  「你以為你能保護我嗎?」









【鍵大陸物語外傳】Lighter篇 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1-04-22 21:55:47
1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4:21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哇,雪学生,参上!!!


    恭喜你直接性获得了雪学生召唤师的称号





    发现了新同人的说,前排留名的说

    可以来人找我卖广告的说,



    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吐槽了的说


    我不是很擅长吐槽,如果有人有比较给力的模版,还请不惜赐教!
    最后编辑lijilo 最后编辑于 2011-04-21 21:21:06
    2

    评分次数

      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TOP

      lighter释放魔力后性格的改变和之前给人的感觉变得完全不同

      看样子《键大陆无语》之前的篇章没有写过lighter篇
      这篇的带入感很不错的说~ 埋了不少后面的垫子

      另外,感觉到楼主的灵压和某只衰神的灵压相似=v=
      PS:没看出来埃神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写得很有趣
            加油吧 
            拓也看好你哦

      PS 2:惊喜发现这是4月22日第一贴
      最后编辑拓也 最后编辑于 2011-04-22 00:11:42
      I have no dreams other than to have a happy life
      TOP

      额,果然我坏掉了吗,为什么我在冰山下看到了热烈的心。莫非我是不小心就将什么代入进去了吗?总感觉lighter是因为看到男人受伤,担心一直走下去会给他带来太多的麻烦,于是才决定放弃逃出桎梏,走向海边的这一愿望,然后,为了让男人也放弃这一想法,于是才显现出这一实力,将他完全震慑住。

      就要为之前两年的放纵负责,也要为一年半之后的万人跳大坑做准备,虽然依旧常常发呆,却不知怎的就燃烧起来了,有种大喊“moto moto ”的冲动
      TOP

      为什么会有即视感啊。。。。。。
      感觉像这种平淡的文字才最能打动人心
      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去读他们
      。。。。。
      (这就是废话么……)
      不过好像现实就是现实
      对于超现实的东西便会千方百计的去排斥
      这就是原因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