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外傳】Lighter篇 - Over the past

[ 2980 查看 / 0 回复 ]

前言:
  喀哼哼哼哼!好久沒有寫文寫得這麼痛快了,本神的作家魂又燃起來了!
  其實仔細想想也有好多事沒做,但是那種事怎麼樣都無所謂!
  Lighter篇在進入第四話後也開始進入高潮,分離的兩人究竟會以什麼樣的形式再會面呢?
  到目前為止連名字都沒有出現過半次的神秘男主角到底在被甩了以後會有什麼樣的心情呢?
  討人厭吊胃口的話就不多說,讓我們來看到這次的【鍵大陸物語外傳】Lighter篇 Over the past!


正文:














"渴望自由的火焰總是會被妳的牢籠束縛住呢……"












【鍵大陸物語外傳】
Lighter篇

Over the past












  我的人生一直都過的很平凡。

  每天早晨醒來就是做完必要的刷牙洗臉等事以後就出門慢跑個一小時。
  回到家以後就會看見母親在廚房料理、父親坐在飯桌前看報紙、以及哥哥和弟弟在客廳看電視的情景。

  這就是我每天早上必定會看見的日常。

  九點準時上班,然後偶爾依心情會提早到或者遲到個一兩分鐘。
  我的公司基本上並不會太拘束,和上司及同事的關係也並沒有那麼緊張。
  所有人都很和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中午的休息時間是一個小時,總是會和幾個要好的同事一起去吃飯。
  這樣輕鬆的感覺其實也挺不錯的。

  要說辛苦?倒也不會。
  要說快樂?也並沒有這麼特別。

  但是……這樣的生活總覺得欠缺了什麼。

  一成不變的日子不斷持續著。
  只因為周遭的人都是這麼過活的所以自己也將此當作理所當然的。

  就算偶爾會想做一點大事也會受迫於現實和自我拘束不告而終。
  不對,或者應該用「根本就是空想」來形容會比較恰當。

  只是靠著慣性繼續活著下去而已。
  縱使再怎麼無趣,再怎麼平凡無奇,也都是這個世界的「理所當然」。

  也不是特別討厭,也沒有抱持任何過度的負面情緒。
  只是一昧的認為若能發生什麼事情驚動一下自己的世界該有多好。

  沒多久,這種想法不但沒有消退,反而更加的強烈了。

  很多事情都是能夠空想卻無法實現的。
  最後,我選擇了一個最簡單、最能夠打擊現實的行動。

  那一天,記得朦朧的視線裡只能看見父母擔心叫喚著我的模樣。
  等到醒來時人就已經待在病房裡了。

  割腕自殺沒能死成,倒是換了一個讓人耳目一新的場所。

  雪白的天花板。
  同樣淨潔的牆壁。
  因為經常打理而乾淨的磁磚地板。
  醫院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接觸的日常有所差異。

  縱使病床睡起來的感覺沒有自己的床習慣,那樣還是令我感到興奮。

  啊啊……我所追求的就是這種「改變」不是嗎?

  那時我就清楚了解到自己所追求的究竟是什麼了。
  雖然同時換來了家人的擔憂與煩惱,但我已經都不管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一個禮拜的養病時間很快就過去。
  迎到出院時家人們也都非常開心我能好起來。

  當然我也感到非常高興。

  一方面是因為終於能夠離開這裡的平淡無味,一方面則是能夠踏上尋找自己追求事物的旅程。

  我渴望著的東西。

  那就是「自由」。

  正當我這麼想著,而回到公司打算辭掉工作時才知道。

  其實我在住院的期間就已經被裁員了。
  是認識的同事這麼跟我說的。

  雖然有種敗給這家公司老闆的感覺但那也沒辦法。
  當時面臨經濟不景氣的狀況,其實也想過遲早會輪到自己的。

  抱著反正也是要辭掉工作的心態,回到了家中。

  家裡的人都有各自的工作。
  我回家時是一個人也沒有的狀態。

  空蕩的屋子中只有我一個人在。

  在想要做什麼的時候,我已經把準備離開的行李都收拾好了。

  最後只留下了一封信就離開家裡,踏上那個不知終點究竟在何處的旅程。

  一天。
  兩天。
  三天。
  然後是一個禮拜過去了。

  平時工作的積蓄正在慢慢的減少著。
  就好像不關自己的事一樣無關痛癢的領出存款使用。

  也是該找工作的時候了呢。

  一個禮拜的時間讓我走了不少地方。
  縱使有時候也會迷路,我卻也是什麼都無所謂。

  其實就算過了一個禮拜也有一種不實在的違和感。

  或許是因為被裁員的感受不太好吧,總覺得心裡有一塊大石頭壓著。

  在我到了第三個城鎮以後,終於開始尋找打工的場所。

  如果只是這樣一直下去的話遲早會把積蓄給花完。
  至少滯留在一個鎮時要找一個工作賺取生活費才是。

  否則回到原本的那個平淡無味的生活也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很快的,一個月過去了。
  在無聊發呆時開始會思考「家人會不會擔心我?」、「原來的公司怎麼樣了?」的這種事。

  不過雖然心裡會那樣想,卻也不會主動去聯絡他們。
  甚至連一絲想行動的意願也不存在,或許只是把這些小事拿來打發時間用的吧。

  靜下心來仔細想想看的話,這麼久的時間下來自己究竟又得到了些什麼呢?
  明明追求著的自由現在應該得到了才對吧?

  不能思考。
  不可以去思考這種問題。

  要是深入去思考可能會讓我現在的生活崩潰。

  「這就是我渴求的生活」

  我必須時時這麼提醒自己。

  兩個月後,改變我命運的那一天到來了。

  那一天我像平時一樣在路上閒晃著,漫無目的的晃蕩著。
  在那樣的我面前,出現了一名有著高大身軀的壯碩男子。

  「對工作有興趣嗎?」
  他這樣對我說道。

  不知為何,我感到有點高興。

  這是為什麼?
  因為現在是經濟不景氣的非常時期所以很難找工作的緣故?
  因為我其實還是想找工作的緣故?

  糾結在一起的心情讓我感到有些混亂。

  「薪水優渥是相當不錯的一點,缺點就是偶爾會讓性命受到危機。」

  我沒有回答,只是一愣一愣的聽著高大男子的解說。

  「如何?你有興趣嗎?」

  啊啊……我已經什麼都不管了。

  一次也好,我想再一次回到那平淡無奇的生活中試試。

  沒錯,而且現在經濟不景氣的關係,要找到薪水優渥的工作已經很困難了。

  「請讓我做吧!」

  我當下就做出了決定。

  當晚,男子把我約到車站以後就帶我到那個從今以後會一直待著的偏僻小村。
  因為太過偏僻的關係等我們到達時已經是深夜的時候。

  待在村中廣場的少女看來有些嬌弱。
  但是那個平靜如看透一切的面色卻是從未改變過。

  現在回想起來只會覺得從她眼鏡另一端投來的視線帶了莫大的鄙視。

  但當時的我真的是這麼想的。

  那是多麼脆弱的模樣。

  讓我認為這個工作實在太有道理的脆弱外表使我的心裡充斥了想要徹底守好工作本分的情緒。

  隔天,男子向我還有那名少女做最後的道別。
  明顯我就是接替他繼續這份工作的人。

  他向我說明了很多有關工作的事情以及少女的事。

  她總是不會向人表露自己的感情。
  與其說不信任他人,到不如說是排斥著一切。

  在說明完一切以後,男子就這麼離開了這個偏僻的小村。

  「今後還請多指教了。」
  「………」

  初次的見面如我所料的不告而終。

  排斥著一切,拒絕著一切。

  那並不是厭惡,也不是憎恨。
  意識到這點以後我開始覺得這名少女和我十分相似。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從前那股渴望自由的猛烈大火已經逐漸消逝了。

  第一次見到她的心情起伏是在給她書的時候。

  她總是待在書房裡獨自看著書,不論何時都從未停止。
  她不會在我的面前做除了看書以外的事,送過去的飯總會在我沒注意的時候被吃完。

  她喜歡書嗎?抱有這樣的想法以後我嘗試送書給她。

  第一次送給她的書是一本滿富情感的小說。
  是類似作者對自己過去的自傳一樣的作品。

  書名叫作《過去的自由》。

  那時給她這本書時的那個反應我永遠也忘不了。
  雙眼圓睜的模樣雖然沒有說半句驚嘆的話卻讓我覺得她像是小孩子一樣。

  然後終於,那是她第一次對我說話。

  「這是什麼?」

  以此為開端,我已經漸漸開始融入她的圈內了。

  一年,兩年……光陰似箭,很快的到了第三年。

  從工作中被迫鍛鍊出來的身體反應能力和射擊精準度也已經不是剛開始能夠比的。
  只想說人類的適應力真是強的可怕。

  但是……這樣的生活居然讓我支持了三年。
  我實在無法想像因為從前那個契機而離開家中的我為什麼有辦法在這裡待上三年。

  但現在我清楚了。
  那個原因只有一個……

  在對生活感到無聊的時候。
  在對生活感到乏味的時候。
  在對一切開始厭倦的時候。

  總能有一個東西束縛住我渴望自由的火焰。

  那像是牢籠一樣,並不是將我的意志澆熄,只是單純抑制住。
  原來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已經陷進去那個堅固的鐵牢裡頭了。

  「Lighter……」

  我渴望自由的火焰,總是會被妳給束縛住。

  連為什麼都不曉得,只是為了工作而一直待在妳身邊的我究竟在做些什麼?

  只不過是個脆弱無用的普通人而已,
  在Lighter眼裡的自己肯定十分愚蠢吧。

  不論怎麼努力也不過是個普通人,並不會因為努力而變的能無視槍彈。

  相較之下,Lighter卻比起我而言有強上數倍……
  不對,那力量已經超越我百倍之上了。

  那樣子的我居然還這麼輕易草率的在當時接受了這份工作。
  當時只不過是抱著近乎於自暴自棄的隨便心態接受了這份工作。

  如今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你以為你能保護我嗎?」
  腦海中不斷的重播剛才的影像。

  當初抱著那種心態接受了這份保護者工作的我……

  「回答得出來嗎!混帳!」

  碰

  在無人的鐵道上我只能怨恨自己的無能。

  拳頭上的血滲進鐵道上的砂石中,
  或許是因為熱度的關係使我感覺到有點疼痛。

  「手好痛……」

  Lighter已經走了。

  「還是先去醫院吧……」

  拖著因傷痛沉重的身體,我離開了和她分別的鐵道。

  *

  話會不會說太重了?
  事到如今才這樣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吧……

  那個笨蛋肯定被我給嚇到了……

  但我還是第一次……這麼對人發脾氣。
  其實我只是不想再讓他因為我而受傷,僅此而已。

  如果不是我想去看海的話,他肯定就不會受這麼多沒有意義的傷了。

  那個笨蛋和我不一樣……只是個普通人類而已啊。

  我只是想要趁早回去,結束這場災難而已。
  這樣一來那個笨蛋就不用因為我再吃更多苦頭了。

  一個人坐在河邊發呆,只能空想著一些奇怪的事。

  「事到如今後悔也來不及了吧……」
  緊握著拳頭,好想隨便找一個人洩憤。

  但是只要一想到那個笨蛋現在還受著傷,
  我的心情就沒辦法平靜下來。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可惡的傢伙,為什麼會害我這麼心煩!

  「可愛的小妹妹,心情不好嗎?……嘿咻!」

  啪啪啪啪啪啪…咚

  隨著一名男子的聲音在身後響起,河面上點出了一陣一陣的漣漪。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就是所謂的打水瓢吧。

  「想死嗎?」
  「這可真是恐怖,我還年輕,希望小妹妹能留我一命啊。」
  與說話的內容不同,男子大概是把我說的話當玩笑看了。

  煩躁的心情已經不是能夠用言語形容的混亂。
  這種心情快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了。

  「如果是關於戀愛的煩惱的話我可是相當拿手的喔?」

  真是夠了……

  忍受不住玩笑話的我一個轉身就是送給那個男的一拳,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居然被擋了下來。

  「真是禁不起玩笑話的小妹妹啊,抱歉,我錯了,對不起啊。」
  「可惡……!」

  啪

  揮出的弟二拳在要打出去時就被抓住手臂。

  可惡,不過是個人類而已!

  「冷靜一點啊小妹妹,隨便遷怒也要看一下對象吧。」
  「少囉嗦!集血之道於我身,……」
  「哇哩,不是吧?血之道的咒文!?」
  「咦?」
  男子的驚訝讓我停止了咒文的詠唱。

  他知道?……

  「你知道?……」

  或許是聽到我的疑問後要回答的關係,男子把我的手鬆了開來。

  「嘛,多少有一點研究,畢竟我對魔法有一點興趣。」
  「那很好……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喂等一下啊!『有研究』不等於『會使用』啊!」
  「不會弄痛你的,只要一下子就好,我煩躁的心情多少就能紓解了!」
  「結果變得更嚴重了!?連疼痛都不會感覺到就要被殺死了嗎!?」

  碰碰碰!

  突然響起的槍聲把我從煩躁的思緒中拉回現實。
  往槍聲傳來的地方看去可以看到遠處有五名身穿黑衣的男子朝著我這裡開槍。

  真是愚蠢,那種距離用手槍開槍只不過是浪費子彈而已。
  反倒是這樣還會被我給發現你們的所在位置!

  「集血之道於我——」
  「嘿,大地啊僅在此時聽我命令,攜手排除所有外敵!」
  什麼?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時,
  那名男子突然扔出了幾個用試管裝著的藥水到地上。

  轟一聲,綠色的藥水立刻炸開來,大量的白煙籠罩了周圍的一切。

  「什麼!居然用煙幕彈,別讓他們逃了!」

  從遠處傳來的腳步聲在濃煙持續籠罩著周遭時越來越接近。

  「看看你幹的好事!」
  我只能對那名男子發怒而已,要不是他的話我早就把那五個人給解決掉了。

  只看見身旁的男子用食指搖晃著而已,這個動作就又讓我更火大了。

  「那……那是什麼!?」
  「怪、怪物啊!」

  隨著煙幕漸漸散去以後能看見有什麼巨大的東西出現在眼前……

  「樹精召喚。」

  高達十數公尺的巨大樹木有著相似於人的形狀。
  縱使如此也是只有手腳地方和人相似而以,那五個人說這是怪物實在也不為過。

  「這是……什麼?」
  「嘛嘛,待會兒再解釋吧,總之先逃再說。」
  「嘖……算你行。」

  之後只能從後面聽到陣陣的槍聲,他們與那個怪物的戰鬥結果如何則無從得知。

  *

  「………」

  已經走投無路了。

  『好好解釋一下吧,為什麼要帶著Lighter離開呢?』

  手機的另一頭傳來的電子合成音發出的聲音,
  或許是為了避免洩漏身分才這麼做的吧。

  從醫院這個禁止使用手機的建築出來以後就發現有許多通未接來電,
  正打算回撥時卻又突然打來了一通一樣的電話。

  我當然是立刻接通了。

  而電話另一頭的人是……Lighter的創造者。
  也就是雇請我的人,可以稱的上是老闆一樣存在的人。

  這也就是說,我擅自帶著Lighter離開那個小鎮已經被他給發現了。

  『視回答的情況,將決定你能否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
  「………」
  『這可是很嚴重的問題唷,你應該知道這代表什麼吧?』

  在他的眼中,我現在的行為,恐怕就是所謂的「背叛」吧?

  我沒辦法回答,或許該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和Lighter已經不在一起了的這種事我沒辦法輕易說出口。

  現在的情況就算告訴我其實附近的哪棟大樓上有狙擊手在瞄準我也不會驚訝。
  因為從我接下這份工作時就有考慮到各種危險的可能性了。

  包含了我做出會令老闆「失望」的事時。

  『好了,反正我很閒,就給你60秒鐘的時間想一個合理的答覆給我吧。』

  電話另一頭的電子合成音傳來了倒數計時的讀秒。

  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算是給我60天、60個月、甚至是60年的時間考慮我恐怕也回答不出來。

  炎熱的天氣曬得我汗不斷的從額上滴下來。

  早知道剛才就不要推辭掉住院的建議,
  這樣我或許現在也不用接到這通討厭的電話也不一定。

  仔細想想當初明明是抱著有被發現可能的覺悟才帶著Lighter出來的。
  可是現在這樣和最開始有所矛盾的想法又是怎麼回事?

  「Lighter……」
  『……、27…你剛才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唷?』

  沒有她的話,總覺得自己只會變成差勁的廢物而已。
  結果我只是個會因為Lighter不在身邊就變成如此沒用的廢人而已嗎?

  哈哈哈哈……

  「呼呼……呼哈哈哈哈!」
  忍不住開始笑出來。

  繞了……好大一個圈子啊……
  結果Lighter……我果然就像你所說的一樣,是一個笨蛋哪。

  但是……我已經了解了。
  「現在」的自己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在執行這樣工作。

  我對「老闆」,做出了答覆。

  *

  「剛才那是什麼啊?」
  我向那名男子如此問道。

  仔細一看的話會發現這個人留了及腰的長髮。
  雖然不知道他有什麼怪癖但我可一點也不想和那個奇怪嗜好扯上關係。

  「那個啊?只是幻象而已,幻象~」
  「幻象?」
  「只要吸進那個藥水爆炸產生出來的煙幕,哪怕是只有一點點,就會看見幻象。」
  「這樣嗎……」

  所以才會要趕快逃吧……在他們發現之前。

  「但是那個咒文又是怎麼回事?」
  「嘛,引導式的咒文而已,引發你們潛在的想像力。」
  「該不會每個人看見的幻象都不一樣吧?」
  「沒錯,小妹妹妳答對囉。」
  「太大了!被發現那是幻象的風險太大了!」

  根本就是亂來……

  「總比妳胡亂使用血之道還要來的好吧?」
  「你少囉嗦。」

  的確,血之道雖然擁有「制式速攻」這樣便利的特殊效果,
  但是這樣的咒文不論用不用這個效果,都有極大的副作用。

  「血之道可是會侵噬生命的咒文哦,小妹妹應該也不想體驗所謂的英年早逝吧?」
  男子露出了詭笑。

  血之道是會侵噬生命的特殊咒文。
  究性質上而言是偏向黑魔法的類型,是屬於兩面刃型的魔法。

  但之所以我會如此平凡使用的關係,是因為我已經不是正常人的關係了。

  就算用上個好幾次,也不會真的受影響。
  生命已經是常人的好幾十倍、好幾百倍。

  而且就算是受了傷也能快速的復原。
  這樣的自己根本和怪物沒兩樣了。

  「和你無關……」
  但是我沒有說出來。

  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秘密,就算是別人問我我也不想提。

  也不是要特地為了我那個創造者守住秘密,
  我只是不想被其他人當作異類來看。

  「小妹妹既然都要這麼說了我也沒辦法,但我好像也被妳給捲進去囉?」
  「……真是纏人。」

  看著附近身穿黑衣的男子發現我以後,都慢慢的朝這裡接近過來。

  「這可是有組織性的事件呢,真是糟糕。」
  「你滾……不然連你一起殺掉。」
  「太可怕了吧?至少這件事不再和我無關了,讓我為了自己的性命奮鬥一下吧。」

  我無視那傢伙的抱怨在他們接近之前先蓄積魔力。

  灼熱的能量從體內竄起,體溫正在逐漸升高。
  一次解放出大量的魔力的那種感覺果然是最痛快的。

  血之道在使用制式速攻的時候所消耗的魔力和破壞力都是固定的,
  但若不使用制式速攻而有先行醞釀魔力的話就能自由調節招式的威力。

  要更強或者更弱,都能由自己決定。

  「因為在市區的關係所以盡量不用槍避免引發騷動嗎?也不全然是沒腦袋的行動嘛。」

  的確,如果在這種地方開槍的話肯定會吸引民眾注意,
  最後勢必會引發大騷動,警方單位介入是遲早的事。

  不對……現在不是想那些事的時候,集中精神。

  將解放出來的魔力全都聚集到掌心,密度越來越高的能量也開始膨脹起來。

  「集血之道於我身,讓無限的砲口擴散如網……」
  「嘿咻,音之精靈啊聽我命令,請你在此刻制裁所有敵人!」

  再度凝聚回掌中的所有魔力大概足以破壞周圍所有的一切。
  當然也包括那個唸著奇怪咒文的長髮男子在內。

  雖然遺憾,但是永別——

  「音之聚集!」

  長髮男子突然又朝四面八方扔出類似剛才那種藥水的東西。然後……

  嘰咿咿咿咿咿咿────!
  叭啊啊啊叭────!
  咚咚咚咚!碰嗙嗙嗙!
  嘩啊啊嘩啦啦!

  「咕啊啊啊!!!!!」

  腦袋瞬間一片空白無法思考,
  原本好不容易聚集起來的魔力瞬間又散掉。

  反射性的用手摀住耳朵卻怎麼樣也無法阻止聲音傳入耳中。
  只能任憑聲音不斷的殘害著耳膜,完全沒有餘裕思考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除了噪音之外什麼也聽不見,然後我突然就這麼被抱走,離開了那個地方。

  「混蛋!你剛才做了什麼啊!」

  嗙!

  「咕哦!好痛!比想像中還有力!」
  「我可是快完成詠唱了啊白癡!」
  「那個咒文妳是打算把我一起捲進去的沒錯吧?『乾脆一起去死算了』妳絕對是這樣想的吧?」
  「不過那些聲音是怎麼回事?和噪音彈之類的東西有點不太一樣的樣子。」
  「居然轉移話題……算了。」
  「我命令你快點給我回答。」
  「那已經算是魔法了。」
  「………」
  「幹麻啊妳那一臉看見裸奔變態的鄙視眼神!」

  明明自己剛才否定了說「有研究」不等於「會使用」,
  現在卻又說剛才那是魔法,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剛才的藍色藥水是用來匯聚聲音用的,就例如在做一些竊聽工作時可是很方便的道具,因為不論聲音再怎麼小都可以匯聚到使用藥水的那個地方去。」

  然後聽這個傢伙解釋以後才知道這個道具的功用其實相當有限。
  最大範圍限制是九公尺,如此短小的範圍要再剛才的場合發揮作用根本沒有意義。

  「然後呢,剛才的那個魔咒就是以藥水的性質做為媒介,讓魔法產生相容性藉以作用的。也就是說,可以做到將那個藥水的功能『增幅』的效果。」

  用和藥水有相同性質的魔法藉以激發,記得書上也有看過魔法也有這種使用方式。
  效應類似於共鳴,很適合用在不擅常使用魔法的人身上。

  不過要調配這類的魔法藥水也需要相當的功夫因此大多數人都沒有嘗試過。

  總而言之剛才聽到的大量噪音,就是從這個城市匯聚來的聲音了。

  「有趣的是在他們大叫時聲音也會同時被凝聚過去哦。」
  「真是惡癖好。」
  「效果只有短暫的三十秒鐘所以有點雞肋就是。」
  「太快了!這魔法也太沒用了吧!」

  轟隆隆隆隆隆……

  在我們對談時,地面突然劇烈的晃動起來。

  怎麼回事?地震?

  「不是吧!醫院要塌了!」
  「什麼跟什麼啊……什!」

  我朝長髮男子的視線掃過去,看見一棟巨大的白色建築開始傾斜。
  從綠色的十字架標誌來看確實是醫院沒有錯。

  隆隆隆隆隆隆……

  地面的晃動仍然沒有停止,可是我卻感覺到了奇妙的違和感。

  如果用來安置病人的醫院這麼輕易就傾斜的話,為什麼其他樓房都還沒倒塌?

  那簡直就好像……刻意造成的一樣。

  在腦袋還沒思考出結果時,身體就已經朝醫院的方向飛奔過去。

  「喂!小妹妹,那很危險的啊!」
  「貪生怕死的人類就不要跟過來!」

  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後想起那個笨蛋?
  可惡……可惡!

  只管朝著醫院的方向猛衝。

  傾斜的醫院已經撞到其他的樓房開始崩塌了。
  破碎的瓦礫和崩裂的水泥塊開始掉落,看樣子也撐不久了。

  如果我的翅膀能飛的話……

  可惡!

  噗嚕嚕嚕嚕嚕……

  什麼聲音接近了?

  現在管不著這麼多,我要,去確認!

  「嘿!小妹妹,要載妳一程嗎?」
  剛才的那名長髮男子騎了一輛重機車擋在我的前面問著我。

  「那不是廢話嗎!」
  「既然這樣就上來吧。」

  坐上了重機車的後座以後仍然沒有排除心裡的不安。

  那個笨蛋受傷了。
  如果到醫院去檢查傷勢的話恐怕會被院方建議先住院觀察一陣子。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

  ……笨蛋……





在我趕到前,不准你那麼輕易就死掉!











【鍵大陸物語外傳】Lighter篇 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1-04-23 13:08:02
3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4:21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