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人鱼

[ 3344 查看 / 8 回复 ]

这个故事是我本来打算画的漫画,由于没有时间,先用文字诉说出来吧
                                                          *故事中的时间,人物,团体均为虚构(我想现实也不会有.....)
      人鱼,一种传说中的生命,大多为少女的形象,她们有着很长的寿命,却没有自己的灵魂。在欧洲的童话里,她们是大海的女儿,然而,在东方的民间传说中,她们是诅咒、悲哀的化身。无论在童话、还是传说中,人鱼的存在永远都是那样美丽,虚幻而又危险......
                                        1998年4月20日            河畔附近
    这里是远离喧闹城镇的郊区,唯一与城市连接的,就是一条漫长的公路,即使在这条唯一的公路上,也极少看到有车辆经过。在公路的一旁,蜿蜒曲折的河流缓缓的流淌着,汇入远方的大海之中。在河边的草丛之中,一个白色的影子若隐若现,自由疯长的杂草几乎将那娇小的身影淹没。
    “啊....”
      纤细的小手扑了个空,雪花般的蝴蝶从指间悠悠地飞向了天空。少女抬起了头,注视着飞走的蝴蝶,轻轻地叹了口气,扎成双马尾的头发随着呼吸,缓缓地飘动着。
  (插张人设)
  “哈哈哈,真可惜,差一点就捉住了呢。”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一边呵呵傻笑着说着一边向少女走来。
  “怎么样?这里可是我的秘密基地呢!景色棒极了吧!从这里还可以看到大海喔!”男子像个小孩子似的挺起胸膛,骄傲的说道。
  “嗯...”少女轻轻地点了点头,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男子。修长的刘海遮住了少女的半边脸,为她增添了些许神秘的气息。
  “是吗,你能快乐就好.....”男子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搔了搔脸颊,说道:“呐,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玩喔,我得离开一下,去处理些事情。”
  “院长......又要走了吗?”少女有些不舍地说道。
  “抱歉,我一会就会回来的,我保证!”
  “嗯....我知道了,哪里也不会去的!我会在这里等着,直到院长你回来为止,约好了喔!”
  “啊.....约、约好了,”院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低声嘟哝了一句:“....抱歉...”
    快步离开少女之后,院长来到了公路边,遥望着公路的尽头,既像是在等待,又像是拒绝着什么的到来。15分钟后,两辆车出现在视野之内,打头的一辆停在了院长的面前。这是一辆平日绝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高级轿车,即使是外行人也可以看出来这辆车的价格非常的昂贵。轿车的司机走下车,打开了后车门,一名衣着十分时髦,带着太阳镜的女子走下车,即使看不到她的眼睛,也可以感受到她咄咄逼人的目光。
  “按照说好的,我把孩子带来了。”仿佛受不了这犀利的目光,院长转过头,压着嗓子说道。
  “目标呢?”女子一边问道一边摘下太阳镜,充满威严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院长。
  “....在那边的草丛中。”
  “去把目标带走。”女子对停在后面的车子说道。几个穿着灰色工作服的男人走下了车,向女孩所在的方向走去。
    似乎受不了女子干脆利落的指示,院长转过头,对女子说道:“按照约好的,对孤儿院的资金赞助,不会出差错吧?”
  “当然,钱会通过10种渠道汇给你的,不会被人发现破绽的,这方面你可以放心,毕竟我们也不想让外界关注这件事。”
  “唉....”院长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过脸望着河边的方向,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过,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啊.....”
  “嗯?”
  “从外表看,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而已....”
  “哼....”女子眯起一只眼睛,带着讽刺的口吻说道:“明明都看到了那种场面,你居然还对目标的身份怀疑啊?”
  “唔!?”似乎被截到了痛处,院长的脸一下子扭曲了。
  “不管怎么说,事实摆在面前的话你也就没什么可讲的了吧,”女子仿佛很享受似的对院长进行了追击:“那个女孩并不是普通人,她无法,也不可能待在孤儿院的!不仅如此,即使她长大了,人类社会也不会接受她的!”
  “喂!你不要说的太过分了!”院长怒吼道。
  “实际上,你不就是因为害怕她,才把她交给我们的吗?”
  “......”院长沉默的低下了头,想反驳,想拒绝面前这个女人说的话,但是,却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
    也许是不想再看这个男人的挫败的面孔,女子转过身,准备走进车子。身后传来了一声询问,
  “......喂!能答应我,好好照顾那个孩子吗?”
  “我可无法保证,那个孩子去的可不是福利院,没有那么好的待遇的。”女子的嘴角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说道:“不过,作为一个重要的研究实验对象,我想研究所也不会疏漏对目标的照顾吧。”
  “记住了,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我都没有来过这里,如果到处乱说的话,当心出麻烦!毕竟,这也算是政府内部机密。”女子坐进轿车,一边示意司机开车,一边对院长说道。
    “这种事情,谁会去乱说,”院长苦闷着一张脸,对女子说道:“那么,请您走好,市长夫人。”
最后编辑rerenhao 最后编辑于 2011-06-14 14:48:12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这个世界上不缺少爱,缺少的是跳票!不是我偷懒没画完,是我想弥补跳票数量的不足!不是借口,真的…
    TOP

    第一话
      四角村,被人戏虐的叫做死角村的村庄,由于周围的三面都被山所阻碍,另一面又是急淌的河流,使的这里与外界的沟通变得极其困难,没有公路,也没有公交车辆经过这里,是一个完全的隔绝环境。在这个村子里,居住着近百户人家,村庄里面的人们不会离开这个村子,对于外来的人也极其的抵制。村子里没有学校,也不存在医院,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公共设施的只有一座建立在村子最高处的神社,里面居住着被村人们绝对信奉的巫女。在这里,没有法律,没有规则,巫女的话是绝对的命令,人们不会、也无法违逆。
        2000年3月18日  四角村
      敢助搬来这里已经1年多了,对于四角村,敢助的印象就是一句话,不可思议。或许,用桃源乡来形容这里是一个不错的解释,不过,这里可不是陶渊明心中的理想世界,没有人对外界有一丝期盼,村子里的人的凝聚力高的让人吃惊,要不是父亲死前说出他是从这个村子走出去的话,敢助根本不会相信这里会有人居住。本来打算把父亲安葬在故乡才来到这里,敢助却被这里的情况深深的吸引了。迷信、自闭、落后的村子,敢助想要去改变这里,因此,他留下来,成为了村子里第一个外来的人,也是村子里最大的异类。没有人接近他,大家认为,敢助的父亲背叛了村子,而他的儿子也是叛徒,叛徒是没有在这里居住的资格的。经过了一年的生活,敢助现在已经完全意识到,想要改变这里,仅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是不可能了……
          2001年2月10日  四角村
      一场恐怖的瘟疫正在四角村蔓延,已经有近3成的住户得了这种瘟疫,患者全身发红肿胀,剧痛难忍,大家都感到非常的恐惧。
      “喂!阿空!好慢啊!“在门外的青梅竹马焦躁的喊道。
      “喔!马上就来!“我快速地吃完早饭,冲出了家门。
      “叶空!这种时期你怎么还往外跑?巫女大人说过,现在诅咒这么强烈,让大家都不许外出的,你还乱跑?“母亲在屋内气愤地大吼道。
      “没听见没听见!“我可不是能焖在家里的人,让我老老实实待着,还不如让我去死。
      “真是的,明明是男孩子,怎么行动起来像老太太那么缓慢!“青梅竹马的火冥不耐烦地说道,齐肩的长发也激动的飘来飘去,虽然绝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但是性格却是可以用豪放、狂野这种感觉的词来形容的假小子。总觉得有些遗憾啊…
      “你干嘛像一个傻子似的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啊,不许想什么失礼的东西啊!“
      被看穿了…
    TOP

    我们两人来到村子的山脚下,在那里有一个山洞,一开始我们发现时还以为有熊在里面,后来冥勇敢(或许也应该说是无谋)的走了进去,才发现这个洞通往山崖,在那里,可以眺望整个四角村,是绝好的观景地点。
      “嘿咻!“冥利落地爬上了崖,相比之下,我则显得笨拙又费劲。
      “喂,把手伸来!真是的,明明是男孩子,怎么连这种崖都爬不上来?“
      “罗嗦!不是我无能,是你太野了吧!“这里可是连大人见了都会发抖的高度啊。
      好容易爬上来后,我们俩坐下来,从悬崖上眺望村子,真是每一次都感到,太壮观了!!(虽然是有些害怕)
      “呐,阿空,“冥一边入迷地眺望着,一边说道:“你听说过人鱼的故事么?”
      “人鱼?那是什么?“
      “我听爸爸说过,人鱼是一种神奇的生命,吃了它的肉可以治疗百病,让人长生不老。“
      “像唐僧肉一样?那我也想吃啊!”
      “嘻,如果能找到人鱼,我也想吃,不过,好像没有人找到过人鱼呢。比起吃,我更想见见它的样子。“
      “人鱼啊……感觉听上去就是很高级的鱼啊!“我兴奋的说道:“它是生活在村子外面的吧?不如我们去问问那个从外地来的人吧!“
      “不会吧!你要去找那个叛徒?如果被巫女大人发现,你可就惨了!“
      “没关系的!只是问问他,说不定他可以告诉我们人鱼的事呢!你不也想要找人鱼吗?“
      “可是……”冥显得有些退缩。
      “什么嘛!这么没骨气,我还以为你是个勇敢的家伙呢!没想到这么胆小!“
      “你说什么!刚刚的话我可不能当没听到啊!居然被你这家伙说胆小!好!我们去问问他!没什么好怕的!“冥激动地站起来,对我的挑衅非常不满。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找他问问!“
      “人鱼吗…有意思!快走吧!“
    TOP

    第二话
      敢助的家门口,敢助缠着绷带,一瘸一拐的在浇水。
      “你们要干什么?“
      “唔!“我有些胆怯的问道:“呃,那个…我们想要问个问题…“
      “你知道人鱼的事情吗?“冥上前问道。
      “人鱼?“
      “是啊,你是从外面来的人,应该有见过人鱼的吧?“我好奇的问道。
      “呵呵,并不是从外地来的人就会看到人鱼的啊,“敢助笑了笑,停下了手中的活,说道:”进屋来吧,虽然我没有见过人鱼,不过也听说过她的传说喔。“
      “怎么办?他让我们进去耶,爸爸说过绝对不能靠近那个人的…“冥小声地说道。
      “没关系啦!我们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的,再说,他既然知道人鱼的传说,不进去怎么听他讲啊?“
      “也、也是…“冥虽然有些犹豫,还是快步跟我走进了屋内。
      “你们是第一批来我家坐客的客人呢。“敢助一边示意我们俩坐下,一边准备了茶水。虽然身体的状况不太好,但是他看上去非常高兴。
      “没有什么可以招待你们的,“敢助歉疚的笑着说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所知道的关于人鱼的传言。“
      “在哪里可以找到人鱼啊?“我问道
      “这个嘛…传说在河流与大海的交汇处,人鱼就栖息在那里,不过没有人找到过。“
      “呐,人鱼长的什么样子啊?“冥问道。
      “这个嘛…大概是上半身和人一样,下半身是巨大的鱼尾巴,这样的形象喔。“
      “唉…不是和普通的鱼一样啊…“我兴奋地说道:“这样的话,就没法吃它的肉了…“
      “吃它的肉?为什么?“
      “听说人鱼的肉可以治百病,让人长生不老!“冥补充道。
      “为了救村子里的人么?“
      “是啊!这么恐怖的病,连巫女大人都说是无法净化的强大诅咒引发的呢!”我说道。
      “哼…诅咒吗…这根本不是什么诅咒!“敢助突然变得愤怒起来:“这样欺骗大家,耽误大家的治疗,只会让事态变得更加恶化!为什么村子里的人们会相信这种可笑的谎言!“
      “不许怀疑巫女大人!“冥生气地反驳道。:“巫女大人的话是绝对的真实,她从不说谎!我们大家都这么相信着的!“
      “小姑娘,对于那个巫女大人,我希望你能站在客观的位置去看待她的话,她的话就像人鱼一样,都是没有依据的…“
      “你说什么!人鱼是存在的!不信我就去把它找到证明给你看!“我不服气地说道。
    TOP

    突然,门外出现了咚咚的击打声,“可恶,又来了!“敢助费力地站起身,把门栅插好,对我们说道:“不要靠近窗户,当心受伤!”
      话音刚落,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就打碎了玻璃,落进了屋内。
      “滚出去!““去死吧!瘟神!““叛徒快滚!“之类的谩骂声不绝于耳。
      “怎么回事?“冥有些发抖地问道。
      “呵呵,拜你的巫女大人所赐,大家都传言,诅咒是被我这个外来的人带来的,是我破坏了村子的平静,让人们生病的…“敢助苦笑着说道。
      “你身上的伤也是…?“
      “是啊,我无时无刻都被排斥着,大家明明被谎言蒙蔽着,为什么还牵连毫无关系的人…“敢助手在颤抖,这样的处境他一直在独自的承受,没有人能听他的诉说,没有人能理解他的痛苦,我开始同情起这个一直被称为叛徒的人。
      “有什么我们能帮的上的忙么?”我问道。
      “没有用的,只要病情一天不消失,误会就不会解除…”冥也难过的低着头说道。
      “年轻人们,“敢助转过身,认真地看着我和冥说道:“你们是我在这里见到的第一个对外界有所憧憬的人,我很高兴能遇见你们,希望你们能保持这份好奇心,即使那是虚幻、不现实的…“
      “人鱼是存在的,那不是虚幻的!“我坚定的说道。
      “哼…那么敢和我打赌么,少年?“敢助笑着说道:“如果人鱼真的存在,你敢去外面的世界找到她,带到这里的话,我就心服口服。“
      “好!我会找到人鱼,证明给你看的!“
      “喂,阿空,你是认真的吗?离开村子,就意味着背叛啊,大家都不会原谅你的!“冥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有关系,只要找到人鱼,大家的病都会有救的,那时,我不仅不是叛徒,还是村子里的英雄喔!“
      “哪有这么简单…“
      “那么说定了!我一定要找到人鱼,让你心服口服!“
      “好,如果你能找到人鱼,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我们约好了!“
    TOP

    http://baike.baidu.com/view/35854.htm 我这有更多关于[人鱼]
    1

    评分次数

      由我来帮你
      TOP

      第三话
        “人鱼,生活在大海与河流的交汇处么…“我喃喃自语。
        从敢助家回来已经3天了,我满脑子里都想着人鱼的事。长着人脸,鱼身(现在我脑中的人鱼形象)怎么想都像是妖怪的造型,却深深的吸引着我。
        村子里的瘟疫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大家都不敢再随便外出,冥也不再来找我了,每天窝在家里,快要闷死了的我想要离开村子,沿着河流找下去。这样的冲动越来越强烈,几乎无法再待在这里了。终于,忍受不了的我找了一个大背包,装满了储备的干肉,准备趁着深夜离开村子,临行前,我留下一封信告诉了家人自己的去向。
        站在村子的外沿,或许是最后一次了,我眺望着村子。前方的道路一片漆黑,如果找不到人鱼,自己就没法回来了,这样一想,我的心里又犹豫起来。
        “只要找到就好了!没问题!“我自我安慰着,摇了摇头。
        四角村三面都是山,要想离开必须要爬近3天的山,但是山上有许多的野狼,以往似乎有人想离开村子,但是在山中,就成为了野狼的晚餐。在黑夜上山非常的危险,我只得在山洞里等到天亮,才出发。
        白天的山路散发着清新的气息,我在崎岖的山上快步前行,尽量小心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一天的行动总算是安全的,黑夜来临了,危险的第一夜,孤身一人,我把火点得很旺,呆呆地注视着火焰的舞蹈。家里人估计已经发现自己跑出来了吧…母亲一定非常的着急吧…迷迷糊糊之中,我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火把早已熄灭了,居然安全的过了一夜,我对自己的运气之好感慨不已后再次快步地赶路了。
        今天明显与昨日有些不同,我感受到了那份冰冷的视线,看来运气到头了,恐怖的狩猎者们似乎已经发现了我这个猎物,树林之中,狼的影子似乎若隐若现,希望是我的错觉,天空也阴云密布,气氛异常的恐怖,看来近几天要下雨了…
        “可恶!偏偏在这种时候要下雨!“我一边咒骂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黑夜很快就临近了,雨水还没有下来,空气就已经感到非常的湿润了。我点燃火把,胆战心惊的缩在火堆旁,或许是心虚,树林中我看到许多闪着绿光的眼睛,我拿出匕首,一刻也不敢放松。整天都在赶路的那份疲劳不断刺激着我的眼睛,终于,我还是抵挡住了连绵的睡意,挣扎到了天亮。
        狼群们似乎还在观察,没有一次性扑上来袭击我真是谢天谢地了,但是情况绝不乐观,我的身心都疲惫不堪,路程大概还得走2天,如果昨晚的情况再次发生,我恐怕性命难保了。
      TOP

      2月18日 山林中  今天的天气也不让我省心,雨水稀稀拉拉的下着,估计到了晚上会下得更大吧。我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行动变得更加迟缓了。在泥泞的道路上行动,加剧了我的疲劳。  狼群的动作变大了,已经可以透过树林清楚地看到它们的影子了。那些锋利的牙齿和爪子,不久就会刺穿我的喉咙吧。
      最后编辑rerenhao 最后编辑于 2011-06-19 16:45:53
      TOP

      雨越下越大,地面变得异常松软,不小心就会摔倒,天色也越来越暗,我拼命地跑着。突然,我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一只狼看到时机,从我后方扑了上来,我一个翻身,翻滚着逃脱了它的利爪,我吐出泥土,从后包快速取出刀,靠着山站立了起来,那匹狼没有立刻扑上来,而是绕到我的右方,阻断了我的去路。其他狼乘机围了上来,粗略一数,大概有5只,狼群以半圆形的包围圈向我逼近。
        左边的一只突然发动了攻击,张开大口向我的脖子咬来,我立刻低下头,挥手就向它的右前爪给了一刀,它刚一退下,其他两只又扑上来了,我侧身躲过了一只的突击,但右腿被另一只咬住了,牙齿的温度透过小腿传入我的大脑,甚至连血液的涌出都感觉的到,我咬牙忍住剧痛,向咬住我的那只狼的后背猛刺过去,乘它松开口之际,伸手一拳打在了另一只的右眼睛上,狼被我的一击打蒙了,一跃从我身边跳开了,狼群又再次围着我,我气喘吁吁,小腿的伤口疼痛越来越剧烈,我叹了口气,万事俱休了么?
        狼群又打算要扑上来了,突然上空传来了巨大的响声,地面剧烈的颤动着,我抬起头,看到巨大的岩石顺着泥土滚落下来,原来是大雨引发了泥石流。如同千军万马一般奔腾的泥沙土石气势汹汹地冲下来了。狼群也顾不上我这个到口的食物,拼命地向我来的方向逃跑了,我也立刻向前方冲去,就在我扑倒在地上的一瞬间,原来我站着的地方就变成了一片沙土的废墟。
        “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兴奋地大笑起来,顾不上喘气,我全力地大声喊道:“我活下来了!!我没有被灾厄与野兽打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万岁!!耶!”……
        我在一棵大树下坐下,小腿流了不少的血,我撕下裤腿,进行了简单的包扎,连日赶路的疲劳加失血,我沉沉地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中午,我才醒了过来,大雨已经停了,太阳晒得我全身乏力,一伸懒腰,腿的疼痛就蔓延全身,无法走太快,不过可以看到远方的河流了,我缓缓地爬起来,用刀砍下一棵树枝当拐杖,一步一押的向河流走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