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随意写的小说 开坑

[ 3201 查看 / 2 回复 ]

这来源于我高三历史地理课的想法 和我同桌讨论之后 他说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土了 于是就暂时命名为土鳖之旅 文章和二次元无关
最后编辑XenonPower 最后编辑于 2011-07-30 17:26:49
3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火车缓缓的开过,窗外树木和电线杆向后慢速的移动着。偶尔会路过村庄,几幢二层矮楼,统一的白墙乌瓦,在碧色的苍穹之下,在绿色的农田边缘。我想起了许多唯美的电影桥段里,这样的远景。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主角通常在思考,或是在热恋。但是当我再望向远方的时候,视野的尽头不是青山,只是一片被采石业炸的裸露出岩石的山;也没有地平线,几根高大的烟囱十分扎眼,没有夕阳,没有荒原。我就这样回到了现实,淡淡地感叹:
    “这是我想要的旅途么?”
    六个小时的火车之行却是难熬,大腿早就麻木了,也不敢把手机拿出来听歌,生怕会没电。
    “还没到么?”坐在对面挂着耳机的老姜突然问我,“除了我收到的几条短信告诉我从XX省到了XX省之外,我觉得我们一直在打转转。”
    其实我很想告诉老姜,我看到不少各种路牌,房子的式样和作物的类型在变化,但是又懒得解释,于是就算了。
    “我们会不会是一直在同一个地方打转,但是有人换了路牌。”老姜摘下了耳机,“我觉得我们就像汤姆什么什么演的....”
    “楚门是吧,你电影看多了,而且 那是金凯瑞演的”
    老姜看我指出了他的错误,有点尴尬,清了清嗓子:"你还有水么,我的喝完了”
    我举起了还有最后一点水的水瓶子,扔给了他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到这么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的远方小城,在买火车票之后这种想法尤其的强烈。我把我的想法透露给几个同学,几个沉默着,另外几个祝我路上顺风,一切好运。只有一个人说了一句:“你有病”但是这个说着我有病的混蛋,让我又多买了一张票。老姜说:他也想去玩玩。
    我找了一些可以说出去的理由,什么体验人生啊,寻找生活的意义啊,到一个没有城市喧嚣的环境里去啊。但是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之下,只是一个在大城市混不下去的可怜小人物去某个人少,生活节奏慢的小地方逃避人生困难而已。
    又或是如老姜所言,我确实有病

    在我回忆的时候,老姜不仅喝完了水而且觉得水不够,他站起身来,从包里掏出钱包,准备去买5块一瓶的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纯净水。我正当为老姜要损失至少4块而感到惋惜时,列车破旧的喇叭里传来了失真的声音:X城即将到达。老姜有些失望地把钱包揣回口袋,开始把行李架上的大包往下搬。
    没有春运,没有回乡高峰,我和老姜孤独的下了车。作为一个小城,火车站的顶棚已经破损,地下投影了阳光的光斑,站牌已经锈蚀了一部分。车站里只有屈指可数的旅客。这些正好和载我们过来的掉色的红白破车相搭配。
    萧瑟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本想随口感叹几句,这时一阵仿佛撕破空气的声音从我们来的方向传来,白色的列车刷一下穿过了车站,把正在启动的破车一下就超过了,我甚至没看清车身上的文字。但是子弹型的车头,低矮的车身,白色的涂层告诉我,这是高铁。
    “真快啊,我们要是坐高铁就好了”老姜感叹了
    “没看见么,高铁不屑于停这种小站”
    破车慢慢地开出了车站,和我们一样。

    即使像老姜一样满脑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人,下了车也知道自己处在中国小城。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中国特色。破旧的楼房上放着巨大的牌子来说明自己的身份,15层的楼也叫大厦,总是冠着世界和亚洲的名头。站前广场不大,但人很多,和我们在车站里所见到的冷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还没走几步,就有大妈拉着我们去“服务很干净”的旅馆,即使现在是下午4点。面包车排成了一列,司机们坐在一起打牌。我想先掏出手机问问李凡什么时候来接我们,但看着车站,顿时就怂了。
    这里是一个狼窝,旅客就是羔羊。
    在车上没有喝到水,老姜现在让我帮他看着包,自己去买水,我想告诉他到外面去买放心的时候他已经走远了
    我站着看着包,完全没注意到一个男人靠近了
    “朋友,要车票么,便宜的”
    我被吓了一跳,以为是遇到抢劫的了,不敢说话
    “动车的,我有关系搞来的”
    我这才缓过神来,敷衍着:我刚从车站出来。
    “那要房么?绝对干净”
    “太早了”
    “那要旅游么,全城游览50块”
    “我们是来住几个月的”
    男人似乎没料到我居然把他三个推销的项目全否决了,愤愤地骂着:“来这过日子,有病啊,这里他妈的连个毛都没有,就是给老子钱老子也不住这里。”
    我望着男人头都没回的背影,又想想老姜的当初评价,觉得自己确实有着些什么。

    老姜买到了水,回来了。打开瓶盖。看了一眼,然后笑了:“喂,中奖了”他高兴地喝了一口之后拉着我去兑奖。
    老姜买水的地方是个报亭,说是报亭,其实只摆了一两种报纸和一些猛鬼故事之类的小册子,其他的空间放着冰柜,烟酒,还有写着“本地特产”的礼盒。老板是个中年人,穿着个“奥运在X城”的背心,在躺椅上看着《故事会》
    老姜拍了下老板的肩膀,老板一回头,老姜就几乎要把瓶盖摁到老板眼睛上似的:老板,兑奖。”
    老板是个爽快人,直截地说:“不兑”
    老姜懵了,他看了一遍兑奖说明”是到康师傅冰红茶销售点兑奖啊”
    老板不慌不忙:“你看正面”
    老姜转瓶子一看,我乐了,上面写着三个字“康师博”。老姜怒了,放下瓶子就要开打。我赶紧拉住老姜,把他拖到一边。老板却很舒服地继续躺着看他的《故事会》
    “你干嘛啊!”老姜对我拉他的行为不解,他手上还攥着瓶盖。
    “你看看,这里是哪里?”
    “火车站啊”
    “我们作为外地来的,这里又是火车站,老板那么淡定,一定有后台”
    “那也不能反了他哎,我要报警”
    “现实点吧,估计他上下都打点好了”
    老姜没了脾气,他看到远处有个超市,把康师博的瓶盖往草丛里一扔,说
    “我去超市买”
    我觉得超市比较靠谱,就让他也帮我带一瓶纯净水,但是又有点不放心他要去哪里,于是就跟着去了。
    超市比那个报亭大多了,东西也不只限于烟酒和“本地特产”礼盒,有“外地特产”甚至还有“中国特产”,一会儿老姜出来了,他一开瓶盖,突然看了一下反面和瓶子正面,我知道,老姜又中奖了。我接过老姜递给我的瓶盖,微笑着对着他让他仔细看。老姜一下就把含在嘴里的冰红茶吐了出来,因为瓶盖里写着“再买一瓶”
    我把还没开的纯净水递给满脸黑线的老姜:“顶多是自来水,喝不死人”
    这时,我们身后的超市里传来了:“这里兑奖不?”的声音。看来有人比我们还傻。
    无论是超市还是小报亭,都是一样的买着假货。就像城市里那群光鲜的人,出身漂亮,说不定一样还是草包。

    火车站很幸运地在城市的中心。我没有空去想这个城市是依托铁路运输发展使火车站自然地成为市中心,还是城市的规划让火车站在市中心让它更好的带动全城经济。我把它理解成一种幸运,没完没了的考究只会浪费脑细胞。同样的市中心的“世界贸易中心”这一全城最高建筑底下有着M记的原因,是由于城市的发展还是城市引进它来促进城市的发展,也不会让我去想,我倒是很好奇,这栋楼的命名者对911怎么看。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游子思乡也是由于吃不到家乡菜。而M记能让我找到家乡的感觉,这是因为全中国的M记,都是一个口味。
    老姜突然问我:“李凡是什么人?”
    我这才发现我对李凡的现在一无所知。甚至由于好久不见,连他的过去也模糊了。他是我的邻居兼初中同学,家境很好,有着电脑和游戏机。我经常借共同学习的名义带着作业去给他抄,然后玩他的游戏机。后来他父母离婚了,他跟着父亲来到了这个城市做生意。在QQ上聊天时我通常喊他李老板。
    说道他父母的离婚,是悲伤中透着喜感。由于中考报名时,李凡发觉有太多人和他重名了,于是就要改名。正好他的家长也有此意。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他父亲要给他起名李超凡,想要超凡脱俗。但他出生于书香门第的外公要给他起名李一凡,听上去高雅,又觉得李超凡反而不超凡。于是两家产生矛盾,矛盾得不到缓和不停激化,最终一拍两散。到最后,李凡觉得是自己的过错,名字也没改,还是李凡。
    老姜拍了我一下,把我从回忆中拉出,我突然觉得这些话说给老姜听很没意思,稍微精简一下:“李凡,有钱人,抄了我三年作业。”
    吃饱喝足我打电话给李凡,但是李凡却说他在农村谈生意,明天才能回来,他似乎低估了我国多次提速的铁路,在他印象中,这趟火车要过夜。
    于是我没辙了,问老姜:“李凡明天到,我们是去网吧过夜还是找旅馆住?”
    老姜似乎没有在意由于李凡,我们不得不在陌生的城市单独过夜,而是说:“网吧好啊,我一直想体验包夜来着。”

    我们一直在M记坐到6点吃完晚饭才动身去找网吧 7点多,这里的街上人已经不多了,商场也似乎要关门,我很担心能不能找到可以包夜的地方,于是再次打电话给李凡,李凡给我一个地址,说那里可以包夜。
    这个网吧不是很偏僻,我告诉网管要两台机子包夜之后,老姜突然给我耳语:“我没带身份证”。网管耳朵很灵,一挥手:“报号码就行了”
    我付了钱,网管说:“听口音是外地的把,这里规矩是,玩魔兽世界的坐在外面靠门口的地方,玩跳舞的坐在靠厕所的角上”我还没问为什么,老姜已经一边说着知道了,一边把我推进去了。
    我不玩魔兽世界也不玩跳舞,就坐在中间的位置,上网泡论坛去了,我边上的老姜进了他的游戏扮演高手去了。
    老姜在游戏里算是名人,据说操作了得,装备极品,无数人膜拜,也有无数人暗算。他最辉煌的是一个人单挑了某某老怪,当他打死了BOSS的时候,围观者高呼万岁,然后上来捡东西。为什么老姜不捡呢?因为这时候他妈来了,揪着他的耳朵往外拖。
    渐渐入夜了,我又有点饿了。我准备问老姜要不要带泡面给他,看到他正在和一群人PK,杀得火热,于是没理他,去前台买泡面。由于下午的心理阴影,我特意看了一下是不是“康师博”“康帅傅”“唐师傅”等李鬼。网管很麻利地把水给我倒上,我问他:“你们这规定什么意思啊?”
    网管把水壶放下说
    “跳舞的那个啪啪啪太吵,键盘也容易坏,里面不会吵到别人,你不玩跳舞的吧?”
    “不玩啊”
    “那我告诉你,里头的键盘比较便宜,有的是外面淘汰的放里头,敲坏了也不心疼。”
    “那玩的人都乖乖的坐进去么?”
    “里头那个算是专属网吧,有加分”
    “那魔兽呢?”
    网管笑了,推了一下眼镜:“这城市小,坐外面方便玩家交流”
    我愣了,思考着这和玩家交流有什么关系,突然来了几个人问网管:“XXX呢?”
    网管看了一下管理系统,指了一下玩魔兽的那堆人,那几个人就过去了。然后就听见他们出来了,还多带了一个人,这人面色惨白,好像做错了什么。
    “什么情况?”我问网管,我还以为警察来抓人
    “谁知道呢,也许是黑了装备,被找到了”网管似乎习以为常。
    我明白了为什么要坐在外面了,还真是方便找人和交流。

    吃着泡面,看着电影不知不觉已经过了12点,老姜依然奋战着,完全没有疲劳的意思。我想到与李凡的见面,心中没底。老姜似乎又干翻了一个BOSS,心情大好,拿下耳机向我吹嘘。我不太听得懂他讲什么,就附和几句。他吹嘘完了我问他:“你不认识李凡,为什么也要跟来,不怕李凡把你卖了么?”
    “你很熟,我怕什么。”
    我很想告诉他我也不熟,但是不安会互相传染,不停增加,想到一句话:“我有一个快乐,告诉你,我们就有两个快乐。”现在是:“我有一个不安,告诉你,我们就有两个不安。”情感这种东西,是模拟式的,不是数字可以表达的。”

    一夜未眠,我和老姜都没有疲劳,5点多的时候,扫马路的声音响起,6点李凡短信通知8点我们去市中心见面,7点包夜结束。我和老姜背着包去市中心。临走的时候,我看了一眼之前被网管指着的那里,那人还在,只是鼻孔里塞着纸球。
    7

    评分次数

      TOP

      小城市的白天来的比较早,依照我们的习惯,早上7点正是吃早饭的时间,我本想去买碗馄饨,但是到了街上,却发现早餐时间已过,但也不算太迟,还有几个摊主正在收拾摊子。
      突然老姜冲向了马路对面,我喊住老姜,老姜迟疑了一下脚步停住了,这时只看见一辆黑色的奥迪疾驰而过,直接撞向老姜,老姜惨叫一声,侧身闪了过去,在地上摔了一个跟头。那司机好在看到躺在地下的老姜没有向后倒车,他停在了路边,打开车门。我脑中短暂的一片空白之后,只听到周围的摊主欢呼似的喊着:“撞到人喽。”我回过神来,把包拎着和围观群众一起跑向老姜。
      老姜此时已经捂着胳膊慢慢地站了起来,看来没有什么大问题,那人赶了过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我看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但记不得在哪里见过,觉得他应该和我们差不多大。
      “没事吧。”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数起一沓百元钞票来,额头渗出了汗水。
      “还好,还好,就是衣服蹭破了,不要你赔钱的,到医院检查一下就行了。”
      听到到医院检查那人更加紧张了。我看了一下老姜的胳膊,衣服没蹭破,只是有点脏。那人急了,掏出几张鲜红的钞票塞在老姜的手里,老姜愣住了,周围摊主也愣了一下。那个人一下子跑回车子,开车跑了。
      “这是逃逸,赶快报警。”有摊主提议道。
      “看他这种开法,多半喝酒了”
      “就是就是,我马上打110”
      老姜攥着手上的钱,有点不知所措,而我看着围观群众这么热心,一下子害怕起来,拖着老姜就跑回网吧的那个巷子。

      “一二三.....一千块呢!”老姜已经忘记了被车撞的痛苦了,高兴地数着钱。
      我突然觉得就这样能赚到1000块,碰瓷的确是个好办法,只是作为正常人,我也就停留在想的层面上。
      老姜把钱叠好,放回包里,说他要慢慢花。
      这就是我们莫名其妙挣得第一笔钱,而老姜突然冲向马路对面的原因,没人问,估计他也忘了。
      我们稳定了一会儿情绪,然后走出巷子,摊主们都撤了,而122已经在那里了,我和老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心虚,老姜拉着我的膀子,低声说叫我快点。

      当我们到了约好的地方的时候,李凡已经在等我们了。虽然有时候看过李凡在网上传的照片,但面对面见到了还是有一种变化很大的感觉。说是变化很大,其实让我再去回忆过去的李凡,我已经记不得了,或是从一开始就没记得。当一个人和你很熟悉或是你对他有极其好的感情的时候,你就会忘记他的相貌,取而代之的是感觉,这种感觉是不随着对方外貌的变化而变化的,即使我和李凡很久不见,我依然能认出他,只是觉得外貌变化了。
      李凡很热情地招呼着我们上车,老姜来了,他像习惯一样的面带微笑伸出手去握手,老姜也伸出手去。
      “我叫李凡,初次见面,你好”
      “我叫姜仁,你可以叫我老姜”,老姜又说“这次前来,让您招待,真是有劳了。”
      “哪里哪里,您从远方赶来,真是给我面子”
      我看傻了,我从来没见过老姜客套的一面,还有李凡,这小子也没见过他如此客气的对人。
      上了车,两人还就着最近的经济危机说到李凡的生意,我坐在边上感觉自己是在人民大会堂听着两国元首在经济方面进行磋商,又或是在巴菲特的晚宴上。
      我无聊地看向窗外,无论在哪里,路边上总有兰州拉面,沙县小吃,鸭脖,网吧的边上一定有小卖部或是小超市。城市的格局正在趋向一致,那些各个城市特色却又不能赚钱的东西,在时代的浪潮中被吞没,被打上阻碍发展的印记,沉入时间汪洋的海底。这里就像是大城市的外围,只是,驴车和汽车依然开在一起。
      回过神来他们开始讨论金融衍生品,我听不下去了,打断了他们。
      “喂李凡,你的驾照什么时候考的?”
      “去年拿到的。”
      “看上去像老手啊。”
      “有天赋吧”
      “你省省吧,是不是至少有三年驾龄啦。”
      “我是良民”
      老姜也附和着:“李兄的确开得很好”
      我拍着老姜的脸:“你今天中邪了么,你要当外交部长还是发改委主任啊,知道的不少啊,还对冲基金,给我正常点。还有李凡,你抄我作业的时候怎么没见这么有知识技术啊。”
      “这里都是熟人,拿出你们在学校里的丑恶嘴脸啊。”
      “都是跟你熟,我还想给李凡建立一个好印象呢。”老姜嘟囔着,捂着他的脸
      “李凡,你开这车子去学校不怕同学说什么?”
      “能说什么啊,这破车有什么好说的啊,班上的班长,开着悍马,只加93号,油钱就能买我这辆车了。”
      老姜说不出话来了,他估计正在想象着学校门口的停车场。
      “悍马也不算什么,还有人上学开宝马,出去玩开悍马。”
      “老师也不管么。”老姜接上话了,“这种学校能好么”
      “都市场经济了,谁管财神爷啊。”我明白了一些。
      “是啊,谁想管啊,我这车也是和我爸去农村谈生意开开,平时还是开奥迪的,只不过借给别人了”李凡漫不经心地说着,好像已经习以为常。而我和老姜却像是见识了新大陆似的。我脑中突然浮现了早上那辆撞老姜的黑色奥迪和它年轻的司机,想着:这个地球,有许多世界,18年,我只见过我的世界。
      3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