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蓝色手记

[ 2945 查看 / 1 回复 ]

玩了某部名为《失忆症》(好孩子不要玩)的游戏,想安慰下自己受伤的心灵...
分享 转发
TOP

第一页   

    茫然的站在车站,周围陌生的一切让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感。
    鼓囊囊的背包被我背在背上,手中握着一张纸巾,身上穿着的是与这个小镇的天气完全不符合的秋装。
    记不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何会在这里,好吧,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我那个该死的病症有关的一切。记得一声好像是说过,每到一个新的地点,我关于以前的记忆就会完全消失,这种解释没能让我的父母相信,就在一次,全家人出远门的路途中,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
    之后的东西完全不记得了,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有什么理由吗?
    坐在车站的长椅上,开始翻着背包,期望能从里面找出有关以前的事情。
    泡面...泡面...为何都是泡面?噢,这里还有一包压缩饼干。整理出来的东西堆在一旁。我看了一眼旅行包,再看了一眼堆在一旁的东西,我完全不明白我是如何把这些东西全部塞到包里的。
    背包中唯一和食物没有关系的东西,一个浅蓝色封面的笔记本,上面只写着几个字。
    「我的名字:胧」
    好吧,就一个字?这是什么名字?
    翻开笔记本,而在第一页看到的,是一张照片,一个少女的照片,不知为何,看到这张照片就感到莫名的思念,也许,她是对我很重要的人吧?
    照片旁边写着一个名字,也许是名字吧?飘逸的书写,即是使用记号笔写也足见其书法的优秀。
    东方祈月,这个名字...
    缓缓的翻着笔记本,那些如流水一般逝去的日子一一浮现在我脑海里...
 
—————————————————————————————————————

    「你要出门?!」母亲用惊疑的目光盯着我,那道像是盯着外星人一样的目光让我很不舒服。
    「只是去买点东西罢了,不用这么夸张吧?」我无精打采的说着,自从他们证实了那个病症之后,我便被禁足了,连学校的课程也停下了,对此,我只能无奈的叹气。
    「需要什么的话,让妈妈帮你买吧,说说,需要什么?」母亲那温暖的微笑现在只能让我更加厌恶自己罢了。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我无论说什么,都不可能撼动他们的思想,即便那是为了我。
    踏着沉重的步伐会到房间,关上门,墙上挂着的妹妹送我的不知名海报,似乎在嘲笑着我的无力。这个曾今给我幸福以及快乐的房间,此时却像一个牢笼一般,将我死死的所在里面,我只能透过牢笼的缝隙窥视外面的世界。我突然明白了,我曾今养的那一只鸽子的感觉,笼中之鸟的感觉。
    但是它已经被放生了,我却要继续呆在这个没有未来的牢笼之中。虽然有着家人,有着能够给我幸福的基础,但是,却没有未来。
    父母拒绝了医院要研究我的病症的要求,也就是我的病症被治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无法走出这个小镇的我,是没有未来的。
    趴在书桌上,斜着头望着书柜上的那本宣传画册,上面写的是,将在八月九日举行的大型庆典,地点是邻镇的一个的广场。
    今天,就是八月九日。
    而我,将在这个狭窄的房间之中度过。
    或者,我可以...
    打开窗帘,看了看楼层距离地面的高度,不行,这个高度的话,是在是太高了点。
    「可恶!」
    双手支撑在玻璃上,手似乎在颤抖着,我只能在这里度过我的余生吗?
    不,绝对不要这样。
    趁父母不在的时候溜出去,只有这个方法了,在下午五点半的时候,母亲会出门购物,而那个时候,父亲正在工作。本来这个时候,妹妹应该已经到家了,但是今天,是星期4,她有社团活动,所以会比往常要晚。
    机会!
    我从柜子里翻出许久不用的背包,把我记录以前事情的浅蓝色笔记本放进去,这个是第一次犯病以后想出的对策,看着这个,可以一定程度上回忆起以前的事情。
    把存钱罐里半数的钱全部塞进口袋里,穿上灰色运动衫,把鸭舌帽扣在脑袋上。这样就应该万无一失了。
    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关节渐渐僵硬起来,脖子似乎有些痛。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了前门关上的「咔嗒」的声音,我推开房间的门,伸出脑袋望了望,确认母亲已经出门以后,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现在这个样子,很像是小偷吧?我这样想着,心中忍不住窃喜。
    再次静等了两分钟,确认母亲已经走远,我换上鞋,打开了许久没有触碰过的前门。
    混合着淡淡的树叶的清香,风轻柔的扑打在我的脸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一年来,我第一次独自出门,独自享受这个空气。
    马上我便停下了这个看似愚蠢的行为,关上家门,这意味着我没有回头的路了,我身上并没有家中的钥匙。
    街道显得略微有些陌生,但是大致的景色并没有改变,确认了方向以后,我向着车站走去。
    医生对我的病症的描述是「由于对四周陌生事物的强烈抗拒,产生的精神自闭。」,我至今没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明白,只要不是去完全陌生的地方,这个所谓的病症就不会犯。
    邻镇的一切,我都还清晰的记得,在上次「失忆」之后,回家必须经过邻镇,那个时候在那里停留了一天。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并没有再次犯病,说起来也是一种幸运。
    在车站买了票,如果是现在去,虽然略微有些晚,但是还是来得及。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车缓缓开动,向着那个小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