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散文] 止(每日一更 10月23日凌晨3点更新)

[ 5787 查看 / 10 回复 ]

今天我来说几个发生在我朋友身边的故事。
我有一哥们,在某一个师范学校读的,他在数理系。
可以这么说,他们数理系是最能嘬人的一个系了。
几乎什么缺德事都干过。
他们学校校区内有一个小河泡子(也可以理解成池塘),冬天的时候池塘就冻住了,体育系的那帮人就去那个河泡子上面滑冰。
而数理系的人去河泡子刨坑是他们系冬天的一个传统项目.......
有一天晚上,数理系的几个哥们结束了一天的学业,拿着篮球打算去室内球场打球,忽然发现球馆锁门。
这几个混蛋耷拉个脑袋,回到了寝室,开始琢磨怎么嘬人。
某一哥们从床底下掏出来一把劈柴用的小斧子,就说,咱去把那河泡子给刨几个坑玩玩好了。
于是,他们寝室七个人,人手一个家伙,叮叮铛铛的就把那小泡子给刨的跟月球表面似的。
第二天早上就听见窗户外面一阵阵的叫骂声,但是由于没有证据,体育系那帮人也就只能骂两句散了。
同样还是那个小池塘。那池塘中心有一个小塔,有一些闷骚的人总会喜欢去那里合影留念。
同样还是冬天,数理系一哥们晚上吃多了,肚子有点不舒服,但是他所处的位置距离寝室厕所太远了。
那倒霉的小塔却离他很近。
这哥们二话不说冲进去一顿狂轰乱炸......
一时爽快了,留下那一坨该怎么办呢?
这哥们也够狠的了。二话不说掏出一厚沓面纸,抓起那一坨就开始往小塔的内壁里面抹。
据他之后自己说,第二天早上里面的风景.....真他娘的过瘾啊......
无巧不成书,第二天中午,有俩不知道是哪个系的女生去那里拍照。
只听咔嚓的一声,女生青涩的微笑跟那哥们“完美”的杰作被记录在一张相片里,同时也记录在了他们那一届毕业相册里.......
其实这两件事做的已经算是轻的了。据他所说,他们做的最过分的事情之一是在卫生间洗手池子里大便。
事情依然发生在冬天。
数理系跟计算机系的人住在一个楼层,某一天晚上,他们几个在寝室里喝酒,喝的是五迷三道的。
不知怎么的,这仨哥们一起来感觉了。
本来就喝了点酒,都爱起高调,这仨哥们没去正规的地点轰炸,同时爬上他们那个洗手间的洗手台上面发泄。
发泄完了,这仨哥们忽然就来灵感了,抄起个扫帚掘起来一坨就往水龙头嘴里面捅。
那个洗手池一共是四个水龙头,这几个哥们捅了仨,剩下一个干净的水龙头哗哗的放水把池子冲干净了。
之后,他们仨挨个找他们数理系专业的寝室,告诉他们明天早上洗脸打水什么的去其他楼层弄。
本来就是冬天,厕所里面就冷,那些成坨的东西在水龙头里一点一点的变硬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数理系的人非常默契的避开了他们那个楼层的厕所,纷纷到别处打水,可是有一个好事的人就躲在这个楼层的厕所里面,摆明了想要看笑话。不一会,几个计算机系的人进来了。二话不说,开始放水洗漱。
...本身就是拿扫帚捅进去的,根本堵不住水龙头出水,而且在里面冻了一宿都变硬了。那水放出来,起先还算有点透明,越放越黄,越放越黄,那几个倒霉蛋也没当回事,随口嘟囔着“今天早上这水还真黄啊”一边把刷牙杯接满了水毫无顾忌的刷起牙来......
厕所里躲的那哥们是真忍不住了,掏个手机装着给人打电话,欢快的笑出声来。那几个倒霉蛋也没当回事,依然在那里刷牙洗脸。
我估计到今天那几个倒霉蛋都不知道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时至今日,我的朋友用一种很平静的心把这些事情讲给了我,而我把它记录在这里。
他们曾经干过一些非常出格的事情。
他们年轻过,不论那时候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到今天也不过是一些好玩的事情罢了。
但是,这些确实是他的宝物,不论过了多久,回想起来,他都会感到心情愉悦。
年轻,不用来做一些傻事真的是太浪费了。
恩,浪费了。
他,生于1981年,死于2011年的一场车祸。
最后编辑猥琐Z 最后编辑于 2011-10-23 03:48:33
2

评分次数

    D3亚服tag:屎黑 #348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