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每周更新】Sideway of Sighn'

[ 2782 查看 / 2 回复 ]

-说明-
其实今年暑假本来有认真地写一部轻小说的(虽然中间有一个月停了|||)…但是因为时间不够最终没有完成,军校第一学期又不让带电脑,所以那东西没办法在这学期里继续完成了。不过还好设定啥的都记得,所以为了保持新鲜度也为了练手,就写了这个短篇…
我希望能够在学期结束之前完成,因为是手写然后手机打字,而且学校时间表比较紧,所以每周1000+的更新速度请不要吐槽…
故事沿用正篇《sighn'》的设定,基本上时间是同步的。
.
已经是秋天将近尽的时节了,虽然在这种南方地区的城市里,几乎没有什么树会应景地改变树叶的颜色,甚至乎不会落下太多的叶子,但更干燥的空气和更低的气温,却无疑宣告了冬日的来临。
不过说起来,那种像样的秋天景象还是有的。从桥上望着延伸入河心的半岛上特地栽种的一片枫树林,乌天晓这么想到。桥下是贯穿全城的,把岚沚市分成南北两个部分的清河,早晨的太阳昏沉地在河面被打散。
时间还太早,桥上没什么车,两侧的人行道上也看不见行人。风吹得不远处半岛上的树林发出沙沙的声音,目之所及,都想是还停留在半睡半醒之中。
正想说是个难得安宁的早上,手机忽然在这时振动起来。
“哟!天晓~到哪啦,今天也是在那里碰头哦!”果然,一接起来就是夏阐这家伙的嚷嚷,明明比夏天最热时候的蝉鸣还吵。看到是他的名字就不想接了,下次还是果断挂掉好了……不对,那样的话事后一定会被抓住质问为什么挂电话的……
“喂喂,反应呢?”正在头疼的时候,那家伙又在我耳边吵着——明明这中间只隔了一两秒而已你着什么急啊。
好不容易把电话打完的时候我已经离碰面的地方没多远了,从行人专用的引桥上走下来后,我们一般就在前面不远处的桥墩下碰头。其实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的必要,几乎每一天他都会先到。
一般而言他只是安分地站在那里等我,可是今天……
……你在干什么。
它在我们平时碰面的地方蹲着,用手上的红色粉笔在地上画着一个像是魔法阵的圆形图案,蹲在地上画着的时候,还时不时对照着手里一张皱巴巴的,看起来十分可怜的A4纸。
“你画的这是什么……”我站在圆的另一侧,隔着似乎是快要完成的图案,带着不想承认自己认识这种人的心情,这样问他。
“啊啊你快看,是所罗门的魔法圆哦,我想召唤个什么东西出来看看,于是就照着书上的办法做了,正好今天也符合这个召唤术要求的的天文——喂你在干什么!我本来马上就画完了!”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一脚踏在圆上,挑了一个看起来最复杂的图案,用脚抹掉了。然后,在他抱着头痛苦地说什么“本来都要完成了啊”的声音里把他强行从现场拖走了。
还好那时间还没什么人,否则被看到的话,会被当做脑子有问题或者是邪教分子的吧。
夏阐是我从小学开始的朋友,虽然初中没有在一起读,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一直保持这联系——倒不如说是被缠上了——到了高中又碰巧考进了同一所学校。
今天早上的事情如果发生在他身上,根本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好惊奇的,因为他多年来的爱好就是那样。小时候还好,毕竟作为小孩子不可能有太多的资源让他去研究,但是一年年过来,他对此可以说是越来越迷恋。
无论是谁,第一次进入他的房间绝对会被吓得不轻,那哪里像一个高中生的房间,看起来就像是小说里描述的,魔法师的工房一样。以床为中心点,有一个铺满了整个房间的圆,从圆的中心用奇怪的符号做出六条直径,而圈外又用古英语重复写着同一句话,他说在紧急时刻可以用那个他自己设计的魔法圆来降灵或者除灵。除此之外,如果去翻过他的书架,就会发现那上面几乎没有一本正常的书,各种版本的魔法学书籍甚至是魔法书原版的影印本自不用说,还有许多以百页计算厚度的资料,有的是打印的,有的居然是他自己写的。
没错,这家伙迷恋魔法之类的东西,简直到了病态的地步,以致于那一整天,他都在因为被我“破坏了绝好的机会”而沮丧得连饭也吃不下。
最后编辑darkice1_0 最后编辑于 2011-11-27 20:58:36
分享 转发
TOP

第二次更新…

“夏阐怎么了,我看他今天消沉得像个死人一样,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话。”
中午放学的时候叶簌庭来找我一起吃饭。排队的时候,她这么问我。她和夏阐是同班,说到这一点,我们也是托他的福才认识的。
“那都不能算个事。早上他发神经在我们碰头的地方画魔法阵,我把他画的东西毁了,就这么简单。”我一边把饭卡递给她,无奈地说。
“那个中二……至于吗,今天老师上课点他回答问题他也没反应,是不是太夸张了点?”
“啊啊…他就那样,以前还好,现在是越来越夸张了。不过说到中二,你也该算一个吧?”想到她带着几个人成立的“实用武术社”,忽然觉得强迫着几个人(当然包括我)硬是把社团立起来的她,这么说是在五十步笑百步。
“什么?我好像听到了奇怪的东西了哦。再说一遍啊~”
可怕的笑容!里面藏了五千根针的笑容!而且被你狠狠踩着脚谁还敢再说!谁知道说了之后会被这个暴力女怎样啊!
“痛啊痛啊……这就是你喜欢我的方式吗?”——既然不能正面迎击,那么就迂回反击吧!
“……”脚还踩着,她却不说话了,脸上的笑容也像是从悬崖上滑下来的雪一样消失了。
嗯?这是怎么了?
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叶簌庭忽然把脚缩了回去。
“去你的!爷才不喜欢你!要不是你苦苦哀求,我才不会…”
这…一百八十度的态度转变是怎么回事…而且谁哀求了啊!不过是很普通地告白之后你点头同意了而已吗?
虽然在九月将近结束的时候才认识叶簌庭,但是不可思议地,很快就混熟了,以至于到后来开始交往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喂,去喂猫。”放学的时候,同学很快就走光了,只剩下我自己在慢慢地收拾东西,相熟的练安从隔壁班过来,在班门口敲了敲门框。
“哦……今天也去?昨天不是刚去过么?”
“昨天注意到有一只似乎状况不太好,为防万一,今天还是过去看看。”果然是他的作风啊,虽然长着一张扑克脸,但是对猫的喜爱却非同寻常。你那身每天都整洁如新和像军人一样精干的短发,还有总是带着拒绝态度的表情,也没办法挡住自己表现出来的本性啊。

“对了,八年前全国性的案件,今早有新闻出来,看了么?”在往野猫集中的公园走去时,练安这么问我。
“我没有看新闻的习惯啊,而且在家的话,爸妈那会让我一大早就看电视。”虽然如此,对那个曾经引起轰动的案件,我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在全国范围内有近千的幼童被以各种手段带走,几乎实在同一时间东西南北的大城市都被波及进来,这便是它虽然只发生在几个城市,却仍被称作全国性案件的原因。
“说是要结案了,在没有寻回哪怕是一个孩子的情况下。”
“那你爸……”他就是被牵连的家庭之一,本应有个弟弟的他在那时成为了独子。听到这种消息,恐怕他的父亲恐怕难以平静吧。
“啊,他说也难怪,都那么久了。”是个出乎意料的回答,我看了看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别看我,我又不和他住,没什么感觉。”感觉到我的视线,他这么对我说。
……一个是释然了,一个是因为从未得到过,所以对失去没知觉吗。
后者或许是有可能,可是毕竟是儿子啊,怎么可能就这么甘心失去希望呢。
嘛,不过时间是最大的浪,河滩上的刻印再深,日复一日的冲击下也会有消失的一天霸气。
恐怕很少有哪个家庭,能够像我的那样安宁吧。比起见过的任何家庭,我的那个家简直就像假的一样。
TOP

“我回来了……”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了,夕阳在房里投下长长的光影,视线穿过阳台可以看到不远处的玻璃大厦,正自下而上地被黑暗占领。走到窗前恰好看到路灯一下子点亮,像是整条街道都被黄色的灯光温暖了。
把米饭煮上之后,我倚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母亲下班回来。

……头在疼,仿佛有什么节奏一样,在额头的正中央,一下一下地跳动着。
脑子里是有什么要出来吗……虽然感觉和以前有些不同,但我还是试着像前几次那样,向自己的大脑内部探求着,就像把手伸进河里,试图去摸到河床上。
呃!在半醒中忽然感觉到一阵剧痛,那痛楚来自于说不好是心脏还是大脑的部位,尽管如此,痛感还是真真切切地传递到了我这里。
我皱着眉,上半身爆发一样地从沙发上弹起来,然后又因为没办法直接坐起来而重新撞到了沙发上。
是不小心睡着了么——被剧烈的感觉刺激过后,意识很快就变得清晰了。
然后我看见母亲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带着一副收到突然袭击被吓住的样子,左手还半举着,食指蜷在大拇指后面。
回来了啊……
等等!我忽然意识到什么,盯住了母亲举在我面前的手。
“儿子你吓死我了……我正弹着呢,你忽然用这么可怕的表情醒过来——”一边把手放下来,面前的她一边笑着说。
“妈你能不能有点当妈的样子……还干这种耍儿子玩的事,”我打断他的话,捂着额头正中发热的地方,指着明显刚回来还没换衣服的她,这样责备着,“而且我可是你儿子,亲儿子啊,下手能不能轻点?”
“哼,正因为是我儿子,我才更有理由随便折腾。”站起来之后,母亲扔下这么一句话,就潇洒地进房间了。
……爸啊,虽然你还没到休假的时候,但是请你赶快回来治治你老婆吧。
无奈的这么想着,我摇摇头系上围裙,把蛋打到碗里,用筷子搅动起来。
月光从天顶落下来,因为太过明亮,房间里像是有着淡淡的白色荧光。

我往上看过去,白色的光球镶在黑色的大理石上,看起来像是在旋转的云层,因为接近那份辉光而被染成深浅不一的灰色。
在午夜过后又被惊醒之后,与其说是被这幅夜景吸引,倒不如说只是因为不想再被那种感觉缠上,我索性把被子裹在身上,坐在飘窗上这样望着外面。
从上个月开始,几乎隔一两天就要被这样惊醒,虽然具体的时间不尽相同,但感觉是一样的。在睡梦中感到夜晚的黑暗里像是有无数杂乱的事物混在一起,毫无秩序地活动着,发出巨大而嘈杂的声音。
那种像是无数猛兽在狂奔的感觉,直冲击得心脏生疼。
比起那种感觉而言,此刻所见的夜景平和得如同天堂。深夜里,街道显得更为寂静,没有行人也没有车辆,只有新在乎种下的树苗随着夜晚的风声缓慢地摇动着。而空中紫灰的云,像是宇宙里缓慢转动的星云。
当我把视线放下来的时候,远远地可以看见楼下的街上有了跑动的身影,原本近乎静止的夜景就此被打破。白的衬衫和米黄的薄毛衣,以及深色的长裤,看起来像是高中或者大学男生的身影,正从街道的另一端冲破雾气一样的夜色跑过来。而且……似乎是拼尽全力地跑着。
我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白色的指针指着“3”。
这么晚了……还有谁会跑出来?难道……遇到事情了?

像是要特意验证我的想法一样,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有一个身影从街道拐角的地方窜出来,随即向前面奔跑着的男生追去;然后,从另一个岔路口又有另一个人影跑出来,毫无疑问追赶的是同一个人。两人身着的是同样的装束,黑色的裤子和衬衫,却披着白色的披风,披风上似乎有什么图形,因为跑动而看不清楚。
这种装扮……难道是cosplay什么的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