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古河捡到的面包师

[ 2649 查看 / 0 回复 ]

本文和【CLANNAD同人文参赛作品】星之所在 为同一个达拉然巨坑中捞出来的发酵品。







如同炽热的钢铁棺材。

稠密的大气将送葬的烈焰从下方吹送而来。

红色,炽烈的信号充塞着通信回路。

C3-G11装甲剥落

机体温度过高

姿态错误

姿态错误

眼前尽是表示着失败,死亡的红色文字。

强忍着指挥因高温而要失去意识的身体不断的操作。

调整机体姿态

释放冷却液膜

减速发动机开始工作

减速伞打开

黎明前空中一颗炽热的光点向着占据了视野的海面尽头白色的一线飞快的冲去。


==============================================================


哼~哼~哼~哼~

一边从叼着未点燃香烟的嘴里哼出歌声来,古河面包店的老板秋生一边揉着手里的面团。

今天的心情可是太好了。

是啊,早苗的面包居然奇迹般的都卖出去了。自己终于不用塞上几箩筐那种奇妙的混合物了。

老天啊,保佑早苗的面包永远都这样卖完吧。

“嗯?”

感到自己的衣角被人拽了一拽,面包店老板扭过头去。

不出所料,小汐在背后拉着他。

“怎么了?有什么事等我忙完再去吧,然后下午让咱们再去打几只本垒打。”

听到他话的小汐摇了摇头。

“萝卜......”

“啥?”

秋生一瞬间感到自己变成了傻瓜。

“捡到了......萝卜......在海边”

皱眉思考了三秒钟,秋生想起了“萝卜”是小汐要他爸爸给她买机器人玩具时的用语。

“喔,捡到了别人的失物了吗?有没有交给警察啊?”

又摇了摇头小汐接着说道。

“一个人做不到,太大了。”

“可恶,这是哪家弄丢的,居然能比老子所有的模型还要大吗?”

想起自己仓库里秘密收藏的几百只“男人的浪漫”都没有能让小汐搬不动的,秋生涌起了强烈的嫉妒。

“阿秋,帮忙。”

小汐继续催促着。

“好吧好吧,到底是什么样的玩具啊。”

拍了拍手上的面粉,古河面包店的老板,跟着外孙女往海边走去。



==============================================================


被咬得变形的香烟从秋生张成O型的嘴里掉到了沙滩上。

“......还真是捡到......不得了的东西了啊。”

看着小汐指给他的沙滩边的东西,秋生半晌才冒出了这句话来。

十几吨重的半熔的金属混合物。

那东西虽然严重的损毁,但依然保留了作为MS的基本外形。

胸部几道深深的裂口是ZAKU电热斧的杰作。

而裂口周围大量的装甲被剥落,金属也被融化。

“这种灼痕......这东西莫非是从大气层外突入的?”

靠近观察着这架MS,秋生这么判断着。

远处的海面上,还有着未被分解的减速伞的残片,沙滩上也留下了它从海面上而来的冲击痕迹。

“KANON联邦的标志......这是从来未见过的机体,是KANON新开发的吗?”

秋生一边从自己亲手组装的数百台MS模型知识中检索着信息,一边继续观察着。

但是小汐再次拉着他的衣角看着他,打断了他的思考。

“......去把早苗叫来。啊,记得让她带上急救包。”

回过神来,秋生这么吩咐着小汐。

点了点头,小汐一溜小跑前往面包店,而大叔靠近了驾驶舱的位置。

海水、海风和砂子已经带走了金属表面骇人的高温。

“紧急排出口,应该是在这个位置吗?”

回想着自己从模型杂志上读来的乱七八糟的知识,秋生摸索着找到装甲保护下了标有开启标志的开关。

“里面的家伙,但愿让早苗给你带来的东西还用得上。”

外面已经损毁成这个样子,里面的乘员多半活不成了。

只是希望他的死状不要太惨,因驾驶舱密封过早遭到破坏,全身血液沸腾而糊满舱室的血肉泥,这样的惨状绝对

不能给
小汐他们看到。

做了一个深呼吸,秋生扳动了开启开关。

“......这小子,KANON联邦居然开始用童工了吗?”

他惊奇的发现,里面还有着完好的人形。

将手伸了过去。

“......心脏还在跳动,你小子命可真大。”

这时,远处传来了呼声。

“秋生~你叫我来帮忙吗?”

小汐带领着走了过来的...

“早苗!!!!......你怎么这个样子。”

...是全身穿着护士装,拎着急救包的早苗。

“秋生不是说需要急救包吗?我想是有人受伤了吧。这个时候,自然需要护士小姐早苗登场。”

“不要穿这个样子在外面乱跑!!!呃,不对,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帮我把这小子抗回去。”


==============================================================


热......

感觉被融化的柏油所包裹,手脚都无法挣脱。

张开嘴,想要嘶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在无边无际黑色灼热的柏油海中,连骨头都要溶化。

这时,一丝沁凉的感觉在额头上铺展开。

所以能够聚集起力量,将沉重的眼皮稍微的撑开。

缝隙中模糊的影像传达着一个幼小的身影将她的一只手伸到了我的额头上。

在想象中,女孩子模糊的面孔显现为久远而清晰的记忆中的面孔。

“......美纱绪......”


==============================================================


“美纱绪!!!!”

再一次从沉睡中醒来,折原浩平一睁开眼就这样大喊着。

“唷,小子,你终于醒了啊。”

可他的眼前探过来的,是一张叼着香烟的大叔脸。

“......我这是......在哪儿?”

“哪儿?当然是古河面包店的后堂了。喂!小汐,把水端过来!”

眼前一副不良中年样的大叔扭过头去对着走道喊着。

不一会儿,刷的打开的门后,端着与她小小的身体不相称的大水罐的孩子走了进来。

......原来我在之前看见的是她,浩平这么想着。

“小子啊,你可得好好感谢我们家的小汐。”

旁边的大叔一边用勺子把水递到了浩平的嘴边,一边夸耀着边上的孩子。

“带着你掉下来的那个铁罐可是我们家小汐发现的,能把你捡回来可全都是小汐的功劳啊。”

仿佛惊觉了什么,浩平一口把水喷了出来。

“喂!小心点!!!”

不顾慌乱躲避的大叔,浩平紧接着问道。

“Radiant......那架MS......怎么样了?”

大叔的脸上立刻笑了开来。

“哦,托那个东西的福,我们古河面包店做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生意啊。”

“......什么?”

“分割运走那么多的废铁让废品公司的人花了不少的时间呢。不过没想到那坨废铁能卖上这个数啊。”

大叔的双手得意的比划了一下。

浩平一下子觉得身体松弛了下去。

是啊,自己和那台MS本来就应该毫无交集的。

怎么会第一时间去在意那个让自己卷入无意义的战斗的东西呢?

瑞佳,瑞佳和M.tridactyla号上的大家在一起应该没有事吧。

七濑......仓田舰长和川澄大佐......大家又都怎么样了呢?

但是现在最该关心的,因该是自己的处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才对吧。




==============================================================



微微作响的烤箱旁边,折原浩平盯着自己带着手套的双手发呆。

手中还残留着揉捏面团的触感。

那天之后,将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古河家的人们。

大叔当即便说没地方可去的话就呆在这儿吧。

靠着他们的照料很快的恢复了身体,不想吃白食的浩平试着帮起了面包店的忙。

啪的打开烤箱,将冒着热气的面包端了出来,送到了大叔的面前。

小心的拿起一只,吹开了热气,大叔将面包送进了嘴里。

一动不动的,一旁的浩平紧张的盯着大叔的脸。

“......如何?”

“......你小子,真的从来没做过面包吗?”

“啊?”

“合格了,以第一次做面包的人来说,这样已经非常好了。”

一边说着,秋生一边对着浩平比着拇指。

“是吗......,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松了一口气,浩平将隔热手套脱了下来。

“你小子要不要考虑留在我们店当面包师啊?如果有个帮手,我说不定可以劝说早苗不用再做面包了。”

这些天见过了店里因早苗的面包发生的惨案,浩平会意的笑了。

“哈哈,不过我想早苗小姐不会轻易放弃开发新面包的。”

“是啊。唉~”

大叔的表情一时阴沉了下来。

不一会儿,大叔脸上的乌云散了开了,拍了拍浩平的肩膀。

“对了,小子。还有件事情想拜托你。”

“不用客气,大叔,如果能帮上你们的忙就尽管吩咐吧。”

但接下来秋生说的事却是浩平意想不到的。

“通往那边山坡上的幼儿园的路你已经认识了吧。我已经和那边的老师说过了,今天开始就由你来接小汐回家吧。”

“......我吗?”

“嗯,我对他们说你是一个搬过来的远方亲戚。我想让小汐多跟年纪比较接近的人一起比较好,何况似乎她对你

也很有
兴趣的样子。”



==============================================================



“小汐......不姓古河呢。”

从幼儿园通往面包店的路上,浩平盯着小汐帽子上绣着“冈崎汐”的字样。

“冈崎,这是爸爸的姓。”

“爸爸?小汐的爸爸不在家吗?”

“爸爸乘坐着巨大的萝卜去宇宙中了。”

......萝卜,听大叔说过,小汐形容MS时也会用这个词,那么,冈崎先生,他也是MS的机师吗?

“......好像,也没有见到过小汐的妈妈啊。”

“家里灵龛上的就是妈妈。”

看到小汐低沉下去的面孔,浩平感到自己的脑袋嗡的挨了一棒。

......是啊,面包店里的那个灵龛供奉着的,是大叔的女儿啊。

慌忙的想要转移话题,浩平口不择言的说着。

“小汐想爸爸吗?”

“嗯,非常想。不过,只要再忍耐一段时间,爸爸从宇宙中回来的时候就会来接小汐了。”

“小汐的爸爸和浩平哥哥,更喜欢哪一个来接你呢?”

怀着忐忑的心情,紧张的等待着小汐的答案。

“虽然小汐很喜欢浩平哥哥,但是还是最想爸爸来接我了。”

......果然,我还是不能代替啊。

稍微感到一点失落。

这时,两人走进了商店街。

街旁的橱窗玻璃中,映出了手牵着手的少年和孩子。

就宛如要好的兄妹二人。

在浩平的眼中,窗玻璃中映出了另外两个身影。

比现在要年幼许多的自己和另一个女孩子手牵着手散步的样子。

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景象。

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美纱绪。

也很少被母亲关心,就只有哥哥一个人惦记着的美纱绪。

想要在家长参观日代替父亲而用油彩笔画上了胡须,在鞋底踩上了铁罐的自己。

无力的自己。

只能看着美纱绪痛苦的死去的自己。

没有那个自己的影像。

玻璃中只有小汐。

只有七年后已经长高了的自己。

不由的放慢了脚步。

想要稍微的驻足一刻。

在这宛如兄妹二人的倒影旁。




==============================================================



呜哇~~~

呜哇~~~~~~

我听到了哭声。

是谁的呢...?

不是我的...

对了,就和平时一样,是美纱绪的哭声。

从那一天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而我,到底是在哪里,为什么手脚都不能动?

张开了嘴巴,从里面发不出一点声音。

可恶......

从噩梦中醒来,额头上浸满了汗水。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是梦见那时的事情的?

应该早被驱赶走,那时候的梦魇。

干渴的喉咙促使我起身去找水罐。

而在走廊里,我确实的听到了,似有似无的轻声啜泣。

在屋子的一角,大叔女儿的灵龛前,小汐抱着身体,低声的抽着鼻子。

靠近小汐,俯身将手掌放在了她的头上。

“怎么了么?”

小汐微微抬起了头,直视着我的眼眶中闪动着泪光。

“没能忍住......哭了......”

“为什么?这种事情,不需要忍耐的吧。”

“阿秋说过,能哭的地方,就只有在爸爸的怀里。”

感到心中被狠狠的刺中了,一把将小汐抱在了怀中,我接着说到。

“那是因为小汐从来没有哥哥啊。没关系的,到底是什么可怕的东西,浩平哥哥会给你赶走的。”

“噩梦,好可怕......”

感受到小汐身体不住的颤抖,那种无力感再次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噩梦?”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小汐的眼睛。

“嗯,爸爸开着萝卜,被黑色的萝卜给毁掉了,爸爸......他回不来了。”

“......不要怕,只是梦而已。”

从我的口中,就只能吐出这样苍白的言语。

不......至少现在,我可以给小汐更多地......

强行挤出了笑容,我把小汐的头捧到了眼前。

“不用担心,小汐的爸爸不会有事的。因为浩平哥哥也是他的伙伴啊。”

感到小汐的身体停止了颤抖,我继续胡诌下去。

“小汐看到浩平哥哥是开着萝卜到这里来的不是吗?浩平哥哥和你的爸爸,正是所谓正义的伙伴啊。所以像动

画上那样
,万一有危机的时候,浩平哥哥一定会开着萝卜去帮助他的。”

忽闪着眼睛,小汐听着我拙劣的谎话。

就在我担心她绝对不会相信这么白痴的事情时,小汐开口了。

“可是浩平哥哥的萝卜已经摔坏了,被阿秋卖给废品店老板了。”

......好吧,既然开了头,就把谎继续圆下去。

“那是假的哦,看似普通的废品店老板,其实是正义组织的秘密成员,他们会把哥哥的萝卜修得和新的一样的。”

又沉默了半晌,然后小汐低下头去说到。

“那么,以后以后乞求妈妈的时候,会让她连同浩平哥哥一起保佑的。”

“......什么......”

“浩平哥哥一定会保护爸爸的吧,小汐也会向妈妈祈祷,希望浩平哥哥也平安无事,不会像这次一样摔得爬不起来。”

感到灼热的液体在脸上蔓延开来。

结果,并不是我保护了小汐,而被保护的是我。




==============================================================



......真像个傻瓜。

从小几乎没有打过棒球的自己,如今却握着球棒站在打手的位置上。

不管怎么看,自己的样子都那么可笑。

但是让我恨恨的捏紧了手指的,是对面投手的那张脸。

名叫冈崎朋也的男人,若无其事的回来了。

理所当然的,接送小汐这些和小汐在一起的时间,再一次的属于他。

没错,看到小汐这些日子更加明朗的笑脸,我也很高兴。

但是......对这个男人的忿恨不断的在我的胸口膨胀开。

......当小汐哭泣的时候,你在哪里
......当美纱绪哭泣的时候,你在哪里

“三振出局!!!”

砰的一声,错过了挥棒的时机,旁边担任裁判的孩子这么喊着。

......不爽。


下一场比赛的时候,我站在场边看着小汐在打手的位置上熟练的挥舞着球棒。

“听秋生说过了,这些日子来,我们家的小汐受你照顾了啊。”

身边,那个令我厌恶的男人这么亲切的打着招呼。

他不会没有察觉到我对他冰冷的怒意。

按常识想想,他想必是在纳闷吧。

“......为什么,要做MS的机师这种工作?”

对我极端无礼的态度多少有些意外,但他依然用平静的语气回答。

“也是因为之前很多偶然的契机吧。”

没有等他多说什么,那平静的态度更加激怒了我。

“之前的一天晚上,小汐在哭。因为她梦见了你遇到危险的关系。驾驶MS这种事情,比女儿的感受更重要吗?”

直面我尖刻的质问,冈崎苦笑了一下。

“听秋生说你之前也驾驶过MS吧,你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去做MS的机师的呢?”

“不同的,我是被卷入了战斗之中,为了活命被迫驾驶那玩意的。你有着比投入战场中更好地选择吧?就是在

这个小镇
做一个面包师,也比当MS的机师好。”

让沉默在我们两之间蔓延了片刻,冈崎丢掉了挂在脸上的微笑。

“还记得我刚回来的那一天,小汐问我‘为什么春原叔叔这次没有来看我?’吗?”

我点了点头,表示记得那回事。

“我一直以来的死党,在这次任务中没能活着回来......光坂联邦并不是能一直置身这激突漩涡之外的理想乡。

迟早,
战火也会烧到这里吧。”

“造成这种状况的,不就是军队吗。”

“确实,我因此而失去了最好的伙伴。但是,正因为我选择了那条道路,这一次能够保护想要保护的人。也许

,下一次
就会轮到小汐需要我来保护。”

“这是诡辩,小汐不需要你跑到几千公里以外的地方去。她只需要和你在一起就行了,不管周围变得怎样。”

“......吵架?”

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引起了骚动,完成了击打的小汐已经担心的跑到了我们的身后。

越过我僵直的身体,冈崎摸着小汐的头回答着。

“怎么可能呢。爸爸和他可是最好的伙伴啊。.......这些天里幼儿园里有什么新鲜事吗?”

“嗯......幼儿园里新来了一个很温柔的姐姐。”

......

不爽,无法接受的现实,就这样梗在我的胸口。




==============================================================




和往常一样,古河面包店的营业时间。

我和大叔面对着和平时不一样的失去了活力,清冷的街道。

“......不会有事的吧。”

“哼,有什么好怕的,KANON联邦的家伙敢上这儿来的话就赏他们先吃上三箩筐早苗的面包。”

离这里不远的海湾上昨天突然出现的几艘KANON联邦的战舰,今天也仍停留在那里。

对于事先没有任何征兆就满载MS而来的这支舰队,大家都议论纷纷。

“哼,管你什么人,只要到这儿来吃了早苗的面包就得给老子说好吃!这是规定,这是法律,这是不可违背的!”

因为害怕大家纷纷闭门不出,面包店今天一个客人也没有。

大叔因此恨不得亲自抬着早苗的面包去KANON军的舰只上去劳军。

然而事情不可避免的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哈哈哈,二十一响礼炮吗?这欢迎还真是盛大。”

远处终于响起了交火声,KANON联邦的MS开始向岸上突袭。

很快,周围也响起了警报声与广播。

“切,现在才让居民去避难,树袋熊的反应也比你们快。”

大叔刚准备招呼早苗阿姨一起去避难所,我们就看见一颗失去制导的导弹尾焰画着8字往不远的山坡上游荡了过去。

山顶上很快冒起了黑色的浓烟。

“喂,那个地方是......”

我和大叔不由分说的开始往山坡上的幼儿园狂奔。




==============================================================



烈焰与浓烟,和那一日殖民卫星ONE中同样燃烧着的废墟旁一群孩子傻站着。

惊呆了一声不吭的他们围着一个大声哭泣的女孩子。

“喂!你们傻站着干啥,还不快去避难!”

我和大叔一边大喊一边在人群里寻找着小汐的面孔。

中间那个女孩子断断续续的哭着回答。

“......呜......为了救彩香,长森姐姐被压在里面了......小汐和她在一起不肯出来......”

炽热的红色染遍的屋子,比起那天我所处的火葬棺材根本不算什么。

我一头冲了进去,甚至没有注意那孩子刚才提到的名字。

在呛人的浓烟中,找到了试着把倒下的横梁从被它压住的伤者小腿上推开的小汐。

与巨大的梁木不成比例的小小身躯,令人心痛的努力着。

“不要管我!快出去!快!”

横梁下的人焦急的大喊着。

我认出了那再熟悉不过,曾经每个早上都要听到的声音。

“......瑞佳。”

我与声音的主人呆呆的望着对方。

“......浩平?”

不,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

我急忙俯下身子,全力去挪动那倒塌的横梁。

......好重......,没有一头熊的力气怎么可能抬得动。

“小子给我闪开!”

被人一掌甩到了一边,我看到大叔扣住了我原来握着的地方。

“喔...啊啊啊啊啊啊~”

呼喝着,如同掀翻破门板一般,将横梁扔到了一边。




==============================================================



“浩平,你还活着。”

我抱着瑞佳,大叔抱着小汐,低着身子走出了逐渐崩塌的屋子。

外面的孩子们一起喊着围了上来。

这时一直呆掉了的瑞佳紧紧抱住了我,吐出了上面的话。

“瑞佳,你怎么会在这......”

口中的疑问还没有吐出,我就注意到了远处的空中,那熟悉的绝不会认错的舰影。

“M.tridactyla号......那么仓田舰长、大佐和七濑她们......”

“.....百花屋战役后我跟她们一起逃到了光坂联邦,如今KANON恐怕是为了抓捕她们而来......”

瑞佳在我的背上低着头回答。

“喂!你们要磨蹭到什么时候?”

找到了跟过来的早苗阿姨,大叔带着孩子们朝避难所前进。发呆的我们,已经落后好一截了。




==============================================================



沉闷而又令人心惊胆战的路途中,我和瑞佳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着双方的经历。

接近避难所的时候,各处汇集的人流使得行进的速度慢了下来。

惶恐,失落,人群中弥漫着这些气息。

那一天,在殖民卫星ONE上,如果我没有去追七濑的话想必也会到这样一个地方避难吧。

那么后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这时,一个穿着工作服带着安全帽的男人突然挡在了我的面前。

“你就是折原浩平吗?”

看着陌生的男人,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大叔就一步跨到了我的面前。

“哟,这不是可疑的收破烂小子吗?今天我们可没捡到破铁罐。”

无视了大叔威胁的目光,那个男人继续说着。

“我叫芳野佑介,折原浩平,请跟我们来一趟吧,有些东西要给你看。”

与此同时,四周数名穿着制服的男人一同围了过来。

“哼哼,我说,这小子如今可是我古河面包店的面包师,想把他拐带到哪里,要先过问我这个面包店老板才行。”

大叔一边斜眼打量着四周一边把指节捏得啪啪作响。

“无妨,若是不放心,可以请你一起走一趟。”

那个叫芳野的男人若无其事的说着。

看了看周围不明身份的家伙,又看了看小汐他们,大叔叹了口气。

“小子,你怎么说。”

“没关系,我跟他们去一趟。”




==============================================================



将我领上一辆外观破烂的废品回收车后芳野飞快的加速疾驰。

这绝对不是什么废品回收车,内部装备的明显是军用的设备。

一路上从远处传来的交火声愈加激烈。

在某个设施门口,芳野对着警卫出示了证件后开车驶进了隧道。

蜿蜒的黑色隧道中就只有两排连成一线的标识灯亮着。

不知过了多久,地表的交火声早已听不见了,我们突然由狭窄的隧道进入一个巨大的空间。

周围尽是陌生的东西,然而在那尽头,我看见了熟悉的东西。

“MS......”

“这里发掘出的这台MS,按照一之濑夫妇生前破解的信息,叫做Eternity。”

一直保持沉默的芳野突然开口了。

“24小时前,KANON联邦的学生会长久濑突然带着舰队来到了旁边的海湾,给我们下了通牒,让我们24小时内

交出叛逃
的M.tridactyla和上面装载的KANON联邦的财产,MS——Eternity。M.tridactyla如何来到光坂联邦

姑且不论,我们不知道保密工作怎么出了纰漏,发掘后十几年中被隐藏的这具MS会被他们所知。”

“......那么他们的真实目的,就是这个吗?”

“没错。”

“那么,为什么不把这个交出去?”

“曾经和M.tridactyla上的家伙一起共事过的你就能这么轻松的看着她们被引渡回去判死刑吗?”

“和人不一样!他们只是要这堆废铁吧!”

“......这堆废铁,恐怕是造成黑历史的文明灭亡的元凶。”

“......什么?......黑历史?”

“被各国竭力隐藏起来的发现。可以肯定,在世界各处发掘的遗迹表明,数千年前曾经有掌握了宇宙殖民能力

的人类文
明存在过。而最早被发现的最有价值的黑历史遗迹,就是FARGO在月面发掘出的ZAKU原型机。”

“你说什么!MS是......”

“几乎可以肯定,FARGO的ZAKU是在月面的黑历史遗迹中发掘出的MS复制而来。并且依靠这种武器,


FARGO取得了与KANON联邦战争初期的优势。当然,KANON联邦也很快意识到了黑历史遗迹中MS技术的价

值,他们也很快组织了大规模的搜寻与发掘,开始研究自己的MS。但是与月面的黑历史遗迹不同,由于地球上

空气、水以及地壳变动等各种因素地球上的黑历史遗迹中的MS大多风化十分严重,这也是KANON联邦的MS技

术长期落后于FARGO的原因。”

“风化......等等,你说这台MS就是黑历史遗迹中被挖掘出来的。”

“没错,你看到了吧,Eternity,如其名一般,经历了无数岁月而被挖掘出时依然如同新建造的一般。这个遗迹

与其他
的黑历史遗迹不同,一之濑夫妇生前通过对这个黑历史遗迹的研究,表明在那个时代除了人类之外还有其

他更加神秘的文明,他们相信,这台MS是由翼人文明所制造的。后来我们也发现了,与其他黑历史遗迹中现代

类可以立刻吸收复制的技术完全不同,这台MS充满了我们无法理解的技术。它隐藏着的力量也许确实可以毁

灭一个文明。”

“......等等,这一切,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古河秋生把Radiant的残骸交给我们之后,我们做了仔细的研究。Radiant上使用的生体CPU操作系统与这台

Etarnity
上的操纵系统有相似之处。”

“怎么会?如果KANON联邦已经从其他遗迹中得到了这些技术,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他们应该没有得到那种技术,说有相似之处,跟前者比也不过是劣化而极不完整的。而且除了操纵系统外完全

是常规
的MS。恐怕他们确实是从哪里得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并追踪到了这里。不过我要表达的是,既然你可以

过Randiant的生体CPU系统启动那台MS,可能你也有能力驾驶这架Eternity。”

“......所以说,你们的目的一开始就是让我为你们作战吗?”

“你当然可以拒绝。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将马上进行Eternity的试爆破作业,希望可以将它彻底的破坏。”

......

我,在被小汐救起的那时起,就以为永远不会再有这种日子了。

被毁掉也好,被久濑那样的家伙得到用来完成他的野心也好这些都离我太遥远了。

但是,现在M.tridactyla上的大家,仓田舰长、川澄大佐还有七濑都在死斗中。

同样处在战场的还有冈崎先生。

“浩平哥哥和你的爸爸,正是所谓正义的伙伴啊。所以像动画上那样,万一有危机的时候,浩平哥哥一定会开

着萝卜去帮助他的。”

你对着小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仅仅是怀着开玩笑的心情吗?

“......让我来试试。”




==============================================================



???????????????????????????????



==============================================================



“你这混蛋!!!!!”

嘭的一拳,我被七濑狠狠的打倒在地。

“竟敢把我的Randiant给搞丢了。而且你知不知道,你失踪以后瑞佳有多难过啊!每天安慰瑞佳的工作,可全


部得由我来做有没有!”

KANON联邦的军队终于暂时后退了。而我一回到M.tridactyla上,七濑就立刻冲过来。但是她发着恼骚声音渐


渐的哽咽了起来。

“七濑你好像漏掉了一点吧,我记得每次都变成长森不得不安慰哭起来的你啊。”

平时几乎从不开口的川澄大佐居然在一旁插起话来。

“......什么......大佐你怎么可以......我那时候是......”

涨红了脸,七濑语无伦次的辩解着。

看到她的样子,我只有在地上尽情的大笑着。

“你你你还敢笑,再吃我的铁拳制裁!!!!”

恼羞成怒的七濑又狠狠的挥起了拳头。

这样不能自已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仓田舰长回到了舰上。

一贯总是微笑着的仓田舰长这回却紧绷着脸。

“M.tridactyla的全体战力,包括Eternity,将和DANGO号一起编入KANON联邦的战斗序列,共同参加对


FARGO的卫星要塞CLASS B的作战,此命令即日起生效。”

这个消息一下子让舰上炸开了锅。

“搞什么?让我们服从久濑的调遣吗?那我们刚才和他们的战斗又算什么?”

大家愤愤不平的议论着。

仓田舰长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这恐怕已经是幸村先生给我们制造的最好的结果了。这样Eternity将依然接受本舰的指挥。要知道KANON联


邦还有集结起来准备进攻FARGO的CLASS B的5个舰队正在周围,如果将它们全部调遣过来光坂联邦根本不可

能支撑得住。”

对于这样的说辞,川澄大佐依然不能接受。

“佐佑理,你因该知道,久濑那个家伙绝不会只接受这样的状况,一旦和他的军队一起行动,他绝对会使尽手段

也要把
Eternity完全搞到手。”

“没错,所以幸村先生让DANGO号全力支援我们,绝对要抵制他任何逾矩行为。”

“2艘战舰的战力被5个舰队挟持着哪里还能抵抗。”

“......现在接受这个现状,光坂联邦就能获得暂时的和平。至少在久濑彻底灭掉FARGO之前,他或许会将精力

集中在
对FARGO的攻略上面了。”

无可奈何的,大家也没有其他的话可说了。

阴沉着脸,我们各自散去,准备着再次前往地球之外。

再次出发前,我前去和古河家的人们告别。

大叔拍着我的肩膀说不论你什么时候回来,古河面包店面包师的位置都是你的。

腿伤依然未愈的长森被古河家接回去照顾了起来,让我安心了不少。

冈崎先生依然表面上若无其事的逗着小汐。

我只有在心里重复着誓言,绝不让小汐失去她的父亲。

而中途,冈崎先生迎来了一名意外的来访者。




==============================================================



“琴美......”

“朋也君......又要到那里去了吗?听说这回是一个很大的战斗。”

“嗯......”

“我好害怕,在亲自经历了那样的事以后,一想到朋也君要去做那样的战斗身体就不停的发抖。”

“......不要担心,这次是我方压倒性的作战,不会有事的。”

“但是朋也君你的手也在颤抖呢。”

“......”

“无论什么地方,不管我能否帮上忙,我都想跟在你的身边......这是不可能的吧。所以......”

从上衣的口袋里,琴美掏出了薄薄的一张薄片,放在了冈崎朋也的手心里,用双手合上。

“这是从梦美的残骸中我拣出的她的记忆芯片。如你知道的,她已经是我的家人了。有她陪着你,我一定就不

会害怕了
。”

“琴美......”

“不管花多少时光,我一定会重新复原梦美的身体。那个时候,朋也君你一定要亲手把梦美的心带回来给我。”

“放心吧,一定用这双手,重新交回到你的手上。”



==============================================================



就这样,我作为古河面包店面包师的日子,暂时结束了。
最后编辑zerglings 最后编辑于 2011-12-28 23:00:15
2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6:50:53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