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燕燕于飞

[ 3060 查看 / 1 回复 ]

-

燕燕于飞


一、

“九儿哥……九儿哥……”远远地,不知哪里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九儿哥……快来看这是什么!”苇荡的朝雾散去了,苇子里钻出一个小小的少女来,手里还不知宝贝似地攥着什么。
“嗯?”苇荡的另一头来了回音。
“快来看呀!”少女却着急起来了。
“来了,来了啊。”说着,一个男孩子拨开苇草,从那边探出身子来。后边却还牵着个人高的大水牛。
哎呀,好个俊俏的牧童儿啊!

“九儿哥!快看我抓到了什么!”说着,女孩儿两步窜到了他面前。
“来来,让我看看。”少年说着,微微俯下了身子。
少女小心翼翼的把两只手打开一个缝,从里面透出个绿莹莹的小东西来。却原来是田里的蛙儿。
“怎么样!”
少女又把手举得高了些。没想那蛙儿滑溜,一个没注意,竟从指缝里溜了出去,跳了又跳,倏地便消失在苇落里了。
“哎呀!”女孩儿急得直跺脚。
男孩却只是笑了一笑。
“哎呀,燕儿哟……”说着,男孩儿轻轻地摸了摸少女的脑袋。
那燕儿却还只是站着,痴痴的望着蛙儿消失的方向,不知道回头。

苇荡里的雾又起来了,从那头缓缓地吹向这头。


二、

九儿本不是这儿的人。
“他是从江那头过来的哩。”村里的老人们常常这么说。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只听说那天在江浦上,发现他躺在筏子里,差点儿整个儿埋在苇子里。
“找到他的时候呀,苇子花儿落了一身,可漂亮哩!”
村里的老人喜欢讲这故事,燕儿也喜欢听。听的时候,总喜欢两只手把脑袋托着,去想苇花落在他身上的样子。

再后来,杨老头,看他可怜,也没地方去,就把他拉回了自己家。可巧儿那老两口也没孩子,年岁大了,就把些放牛挑水的活儿交给了九儿。九儿也就在他家住下了。
燕儿家在杨头儿家边上。九儿不懂放牛,燕儿就来帮他,等得后来九儿自己能放牛了,燕儿也就不再去帮他,却还是常常跑去苇荡子里找他。
江水挨着荡子边儿,村里的老人说,那江里有龙王,专去抓小孩子来。燕儿怕,便不敢去江边上玩。

村里人好像格外的不喜欢江外的事。
“晦气!”他们这么形容。
“不过,毕竟是那头来的人,难免有晦气的啊……”村里人内里说起九儿时,总是喜欢加上这么个结尾。
不过燕儿可不管,不管是从哪里来,九儿哥就是他的九儿哥。


三、

九儿识字,燕儿就老是缠着他问这问那,要他教她写字。
“燕儿呀,知道自己名字的意思么?”
燕儿摇摇头,不知道。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燕儿的名字,是从这里来的哦。”
燕儿瞪大了眼睛,“那是什么意思啊?”
“是说啊,燕子呀,总有天要高飞的,是要去远方的。燕儿有朝一日也会高飞的吧。燕儿,想去远方么?”
燕儿眨了眨眼睛,想了想。
“才不呢!我要呆在九儿哥这里!”

燕儿不知道江外头的世界是个怎样的地方,但是那一天,远方这个词,却悄悄地,第一次住进了她的心里。


四、

“九儿哥呢?九儿这个名字是哪里来的?”过了好一阵子,燕儿突然这么问。
“我在家排第九,所以叫九儿啊。”九儿笑了笑,这么回答。

九儿说,他爹是城里的私塾先生,先生心好,他是收养的。他的书也是先生教的。
燕儿不知道什么是城里,也不懂私塾先生是什么,却总觉得是好厉害的人。能教九儿哥识字的,那也准是个可有学问的人了吧。

“那,九儿哥在城里还有兄弟?”
燕儿边玩着脚边的苇草,这么问。九儿却不答了。只是抬抬头,又低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五、

苇荡边的江有说头,孩子们都不敢过去。可九儿不。
九儿起得早,早上的苇荡子里,还留着厚厚的雾,这里那里,什么都迷迷蒙蒙,看不清。九儿却总是从苇子间寻出一条路来,一个人到江边。在江边找块大石头,坐在那儿,往江心扔些小石头。
燕儿知道这事,所以时不时的,也起早,天还没亮就摸出去,悄悄地跟在九儿后面。
江边上燕儿不敢过去,她就躲在苇子后头。透过苇子尖儿,看九儿斜坐在江岸的石头上,在身边随手捉些小石子,有的没的地,向江中间扔过去。石子发出“咚”的一声轻响,江里散出一圈涟漪。
看着看着,燕儿却好像生出了什么样的惆怅似地。转过头,天似乎还没亮,却顺着原来的路回去了。


六、

陆家的人来提亲了。王家的人来提亲了。女儿大了,该嫁人了。
不知不觉,燕儿也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女孩儿了。
“爹爹说了算吧!”燕儿小嘴一撅,却扭头走了。
爹知道女儿在赌气,是不愿的。

春过三月,江里也是涨水的时候了。


七、

苇子长了,开出花儿来,燕儿喜欢白白的苇子花。
“九儿哥?”
“嗯?”
九儿牵着牛,慢慢走在苇荡子间的小路上。燕儿坐在牛背上,两只脚像秋千似地垂下来,在苇花间打着晃。
“九儿哥,想要到远方去么?”
九儿的步子慢了一下,却没做声。
“快说啊,九儿哥!”燕儿从牛背上跳下来,拉着九儿的手说,“九儿哥的家,在江那头不是么?”
等了许久,九儿却还是一句话不说。
“果然,想要回去么……”
燕儿恼了,小手一甩,径自顺着路跑去了。
等到跑出老远来,却又忍不住停下回头去看,却发现九儿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想着什么。
燕儿鼻子一酸,一扭头,钻进苇子里不见了。


八、

江水涨起来了,漫过了苇滩,却漫不过九儿坐的那块大石头。
这一天的燕儿,起的格外早,早早的却独个儿去了苇荡。不知怎的,却也在江边,找了个大石头,呆呆的坐下来。
苇子长了,密了,把九儿常坐的那块石头遮在苇子的那一边。燕儿垂着头,长长的发梢被清晨的寒风吹起,她的心里,又在想着什么呢?
隔了好久,旁边的苇草却磨出莎莎的声音来。燕儿知道,那是九儿哥来了。

“咚。”石子溅起了一阵的水花,江面上,开出了一朵波光。
“叮……”那却是燕儿的小脚儿,正轻轻地拍打着水面的声音。


九、

那一天的燕儿,睡得格外迟。要起来时,发现在她的床头,那里却落着一朵小小的苇花。
燕儿看看花,看看窗外,心里淡淡的,却觉得暖暖的。

后来她才知道,在她拾花的那天,九儿乘起筏子,顺着江,不知到哪里去了。


夕拾
11.12.30


燕燕于飞,
差池其羽。
之子于归,
远送于野。
瞻望弗及,
泣涕如雨。
              —— 《诗经·邶风·燕燕》


-
最后编辑夕拾 最后编辑于 2011-12-30 22:39:54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6:50:16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心冷了……
TOP

相知相爱的厮守,和对自由的追求,就像属于鱼和鸟的两个世界,永远无法交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