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东方地狱变

[ 3051 查看 / 5 回复 ]

好吧,提前说句,你们都被标题骗了。
==============================================================





眼前呈现的,是一如往常的景象。

对在这个战乱的时代里寻求救济的男人来说,堆积成山的尸体是注定了的结局。

听到哪里发生了战乱便赶往那里,于是,他只有拨动念珠,为人们念诵往生咒。

十年以上的岁月中,他祈祷着,能有一只狗也好,能有一只猫也好,让我在那儿找到一个活着的生灵。

但只有死亡,静谧、平等的死亡,等待着被他纳入胸中。

持续十年以上的祈愿,如今带给了他唯一的奇迹。




转身离去之时,和尚突然停下了脚步。

望着一片焦土旁的乱草窠,他突然发现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结界。”

用破烂的绳头与枯枝粗陋的划痕组成,虽然不堪,却确确实实是结界。

伸手将作为结界基点的绳头拔去,在那里面呈现的景象前,和尚屏住了呼吸。

“……还……活着……”

哽咽着,他盯着草窠中安然睡着的孩子,任由泪水首次在他石像般的面孔上漫延。




“你的名字呢?”

烧得噼啪作响的篝火前,和尚将手中的糠菜团递给了孩子。

“梦……”

接过食物,孩子只是不紧不慢的嚼着。

“那个救了你的结界,是谁做的?”

听了和尚的话,孩子扑闪着眼睛。

“结……界……?”

“就是将你藏在里面的那圈东西。”

“啊……”

嫣然一笑,孩子轻松的说着。

“那个是梦自己做的……”

“什……么……”

这回答让和尚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是和谁学会的?”

“没有和谁啊,只是……”

歪着脑袋,孩子想了想。

“以前被其他孩子追打的时候就发现,这样就能让别人找不到自己了。”

……真有这样的事吗?

虽然是十分粗陋几乎不能算是结界。

但是一个孩子,真的能凭自己一个人领悟吗?

“……你的家人知道你会这个吗?”

孩子渐渐低下了头。

“大概……知道吧。所以梦被抛弃了。”

……

“小的时候,梦就经常梦见将要发生的事情。有一次,梦见村北边的房子被烧掉了,梦说了出来。后来村里真的

起火了。以后,大家就都很讨厌梦了。村里的孩子都追打梦,家里人也叱喝梦,再不许把梦到的事说出来。但是

前几天,在梦里见到村子被烧毁,大家都被杀了。梦很害怕,忍不住说了出来。大家都很生气,把梦赶了出来,

再不许回去。梦中村子被毁的时候快到了,梦就躲进了那旁边的草窠里。”

……预知之梦吗,这孩子天生拥有极其罕见的强大灵力。

“和尚,你不吃吗?”

面前的孩子突然仰起头这么问着。

“没有了,这是最后一个了。”

“……对不起……”

望着手中所剩无几的食物,孩子低声道歉着。

“没有这样的事,禁食乃是修行中常做的。今后几天要走的都是无人区,好好的把它吃完吧。”

崎岖的山道旁,冰冷的月光下,裹着破烂的僧衣,孩子安然的入睡了。




==============================================================




“莲……呼……呼……,莲你慢一点啊。”

在那一年后,另一处草木茂密的山道上,梦跟在和尚的身后气喘吁吁的跑着。

和尚停下了脚步,回头说道。

“就快到了,再坚持一下吧。”

“呼……莲你总是到处跑来跑去的。”

梦露出一脸无奈的样子。

“那上一次路过伊势,神宫里的祭主一见到你便很喜欢想要收留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拒绝了呢?”

“那个嘛……”

“你不是总说想要睡在柔软的新棉被里吗?”

“是呀!软乎乎!”

“不是总说想要吃白米做的点心吗?”

“是呀!好甜的!”

“不是总说想要在午后躺在榻榻米上面晒太阳吗?”

“是呀!懒洋洋的!”

“留在伊势神宫的话,这些就都能实现了,为什么那个时候你拒绝了呢?现在也还跟着我到处乱跑。”

“呼……梦想跟着莲学结界嘛。”

“以你的资质和灵力,不论在哪儿都会很快超过我的。”

“莲你把我说得太厉害啦!”

“这可不是开玩笑。”

转过头,和尚继续朝前走去,身后的孩子努力的追赶着他的脚步。





“便是这里了。”

路边林中的一片开阔地前,和尚停下了脚步。

“呜哇!莲这次去的地方居然没有死人耶!”

少女在他的身后顽皮的揶揄着。

“……我也不是总去那种地方的。好了,仔细看吧。”

“看什么……”

半径十几米的一片圆形开阔地,其中除了石头还是石头。

“……好厉害……这些石头,每一个都有好强的灵力。”

“不光如此,注意它们的排布。”

“这些是……曾经是结界?”

“没错,以这些灵石为基点,构成结界。结界中又包含结界,构成的二重、三重结界。吾曾于此思获良多。”

“……莲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这个吗?”

“吾也曾多方寻访,这个结界的来历。”

“有故事吗?”

“嗯,这片石阵的中心,原本有一棵极古老的大樱树。那时曾经有一名天下闻名的歌圣在这棵树下长眠。后来敬

仰着这名歌圣的人们纷纷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的辞世之地。不断吸取了人们鲜血的樱树,渐渐变成了吸引人前来死

亡的妖怪樱。歌圣有一个女儿,天生拥有极高的灵力,被世人所厌惧。她和她的一个妖怪朋友尽力想要封印这棵

妖怪樱。这些作为结界支撑的灵石便是她的妖怪朋友从全国各地搬运而来。”

“她们成功了吗?”

“妖树吸取亡者魂魄成长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在结界还未完成前就将成长到无法抑止的程度。于是,少女用自

己的生命封印了这棵妖怪樱。”

“……真想见见呢,这个少女。”

“白玉楼的女儿,这是她留存在世间唯一的称呼。没有人在乎,没有人记住,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莲记住了她呢。”

“毫无意义死去的人们,若无法拯救他们的生命,就只有将他们的死记在心中。”

一阵强风吹拂而过,空无一物的空地上空响起了阵阵枝叶的沙沙声。

二人凝望着空中那早已不存在此世间的巨大樱树,遥想着当年树下那少女绝代的舞姿。





==============================================================




“莲,为什么总要来这种地方呢?”

又一个化为废墟的村庄中,和尚忙着为眼前堆积如山的尸体念诵往生。

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的少女,却突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想要救起什么人吧。”

感受到身后少女沉郁的面孔,和尚回答着。

“可是莲不已经救了我了吗?”

“你……根本是靠你自己的力量活下来的吧,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想要救起谁的话,根本不应该来这种地方吧。这里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拯救。”

……

“明明想要救起谁,可是莲你去的地方都是只能找到死亡,这个样子……”

原来是这样吗。

自己一直所做的,并不是拯救,而是……收集死亡。

有如地狱中熊熊燃烧的尸山前,少女悲伤的仰望和尚身披黑色僧衣的身影。




==============================================================




在空中飞舞着的符簨,瞬间排列成整齐的图形。

在一旁的少女得意的对和尚笑着。

“莲,如何?”

“完美。”

表情依然没有变化,和尚这么回答着。

“我早说过,以你的资质和灵力,早晚会达到这个程度。……既然最后的完成是在你的预知梦中得到的启示,

那么就叫做梦想封印吧。”

将悬浮在空中的符簨收回手中,少女重复着这个名字。

“梦想封印……吗。”

和尚这时掏出了一颗圆形的石头放在掌心,伸向了少女。

“我没什么其他的东西,这个送给你,算是出师的祝贺吧。”

好奇的望着手掌中的石头,少女问着。

“这是什么?”

“这个叫做阴阳玉。我偶尔得到的,拥有灵力的石头。”

用双手将这块石头合在掌心,少女感受着它的温度。

“暖呼呼的……”

静静的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和尚突然改变了话题。

“……这一次,你就不要跟着我去了。”

“噫……为什么啊?”

“那村子是在东北很远的地方,一路都很荒凉,还听说有妖怪出没。”

“嘻嘻,那不是和我们一直在去的地方一样的危险吗?”

“不知道……总感到这次不同寻常,有不好的预感。”

“哈哈,预感什么的从来不是莲擅长的。放心啦,每一次危险从来都被我预知到了,这一次如果有意外的话也

不会例外。不如说有什么危险的话莲更因该带上我一起去呢。”

……



==============================================================



“怎么回事,还没到啊。”

遥远北方的深林中,和尚和少女茫然前行。

“……你不觉得之前给我们指点方向的家伙很可疑吗?”

少有的,和尚主动提出了疑问。

“没有啊,我觉得她很亲切啊。”

望着少女的笑脸,和尚欲言又止。

“啊……有屋子!”

指着远处露出的屋角,少女兴奋的大嚷着。

压抑着心中的疑虑,和尚跟在少女身后向那儿赶去。

心中盘算着这一连串的诡异。

为什么,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每每会出现好像周围住民的人给他们指路。

现在回忆起来,那些人身上都有着相同的气息。

而在这山中深处出现的屋子又是怎么回事。

沉思间和尚惊奇的发现,往常总在自己身后嚷着“慢一点”的少女此刻竟将他甩得不见踪影。

跨出树林的一霎,远处看来显得破败不堪的屋顶仿佛从未存在过。

取而代之的,是完好的一座神社。

不落灰尘的器物显示出有人居住的样子。

可是放眼向四周望去,尽是丛莽。其中孤伶伶的这个神社又怎么可能还有人生活。

“莲!莲!快看!”

刷的一声,随着少女兴奋的喊声,神社的门被拉开了。

“怎么样?这身衣服好看吗?”

……

换上了一身红色与白色的巫女服饰,少女得意的炫耀着。

“……这衣服是哪儿来的?”

“嘿嘿,一进门,这身衣服就叠好了放在门口呢。正好合身呐。”

“神社的主人呢?”

“噫?不知道,这里好像一个人也没有。”

……所以你不觉得奇怪吗。

“先别说这个,莲,快进来看!”

少女一把拉住和尚的手带着他冲进了房间。

“快看!快看!”

屋中间整齐铺好的被炉上用碟子盛着散发出甜香的点心,旁边的茶杯中新沏的茶水冒着热气。

“好好吃哦~莲也快来尝尝。”

一把抓起盘中的点心塞进嘴里,少女迫不及待的吸着滚烫的茶水喝下。

……应该阻止她。

……这一切绝对不正常。

这样的念头回荡在和尚的脑海里。

然而,他的口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僵直的身体一动也动不了。

“……莲你不要这么古板么,嘻嘻,快看,这里还有好东西哦。”

从被炉中,少女摸出瓶子打开,酒香立刻在整个房间中飞舞。

“哈哈哈,这就是酒啊~哈哈哈,这棉被也好舒服的样子~”

咕咕的咽下瓶中的液体,双颊变得绯红的少女在地上打着滚,最后钻进了被炉里。

“……嘻嘻,莲也……快进来啊……好暖……呼……呼……”





望着片刻之间便满足的沉睡的少女,和尚押了押被角转身走到了门外的屋檐下。

……这到底是怎样疯狂的展开。

短短的一刻间,如同剥夺了一切理智,少女沉溺在这里。

而自己想要阻止却感到无形的障壁挡在了二人之间。

盘腿坐下,屏息凝神。

拥有的灵力比我高得多的你,早该察觉到吧。

闭上眼睛,让意识去触摸,感受到了……

结界

前所未见规模庞大的结界。

纷繁复杂,其中精妙难以查尽。绵延反复,包含着方圆几百里以上巨大的地域。

不,不止一个,还有另一个未完成的结界。

两者纠缠在一起,同样的巨大而复杂。

另一个未完成的结界还需要一个核心,然后它将把此地从这个世界分离出去,这儿将彻底化为异界。



汗水沾湿了衣服,不知不觉间,用意识摸索着这个结界已用去了整个下午的时间。

最后一抹日光在山峦后消失,降临在黑暗中的气息刺醒了和尚。

“王显”

面前庞大的异形之影,以前并不是没有见过。

“不俱”

但是这样散发着强大妖气的妖怪数匹同时出现则是从未有过的事。

“金刚”

不动声色的在自己身边布下了三重结界,接受着对方的讥笑。

“呼呼呼,怎么搞得,我没听说除了博丽巫女这道正菜之外还有开胃菜啊。”

“哈哈哈,这哪能算开胃菜,肯定硬的难以下咽。”

“没关系、没关系,我就喜欢有嚼头的东西。”

如同挡路的虫子,被它们尽情的嘲笑,绝无沟通的余地。

从来没有对付过有其中一只这样强大实力的自己,牢牢守在它们面前。

进餐了。

这是妖怪开饭的铃响。

无声的操纵着三重结界。

这是我的回答。



==============================================================




“搞什么啊!”

对面的妖怪渐渐的焦躁了起来。

但是与几乎无伤的它们相比,和尚这边则是惨不忍睹。

不愧是拥有强大妖力妖怪,从未被攻破的结界如纸糊一般被它们接二连三的破坏。

身上的伤口不下十几处,黑色的僧衣也变得殷红。

但是,就那么着急填饱肚子吗?

对面为什么变得如此焦急。

“喂!区区一个人类,用得着这么多功夫吗?”

“好不容易给那个隙间妖怪做了手脚,让她多睡那么片刻。要是再拖下去……”

不再顾忌让自己受伤,巨大的异形之躯一直线的冲了过来。

“临”

聚集起残存的力量,左手不动明王印,右手外狮子印,朝着冲来的怪影挥出。

“肃”

挥动的同时,左手化为宝瓶印,右手化为不动根本印,聚集起的气劲与迎面而来的妖怪撞在一起。

巨大的冲撞中,数米高的异形之躯也不得不踉跄着后退,甩着自己晕眩的脑袋。

而和尚的双手被反冲之力朝着不可思议的角度扭了过去。

“你根本不行么,看我的。”

……结束了吗。

身上的伤口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有鲜红的液体汩汩的冒出。

取而代之的是簌簌掉落沙粒一般的红色东西。

再无法挡下一击的和尚看着视野中扩大的异形们的身型,以及,

在它们身后张开的虚空的巨口。




沙沙的粉末一般的血液继续从伤口中落下。

提醒着和尚刚才的一切并非虚幻。

确实看到了,朝自己走来发起最后一击的妖怪们身后张开的黑色裂隙。

如同它们的巨口一般,将它们一瞬间吞噬,合上后不留一丝痕迹。

“呼……居然耍这种小聪明,还真让我多睡了片刻啊,这些家伙。”

不知何时散开的云层后流下的月光,照出了缓缓移动着的洋伞。

以及那把精致的伞下少女模样的来者。

“……戴天……蛇蝎……顶经”

感受到莫名的巨大恐惧,本已无力再动的和尚强撑着再次发动结界。

酷似行星运行轨迹的图形,三个细长的圆环相互重叠着一般浮现在地面与空气之间。

一丝微笑浮现在来者的嘴角,少女悠然的踏上了圆环最外侧的线。

如同烟雾一般,和尚修行了一辈子的伎俩在她的脚下消散。

“……操纵境界的能力……”

来到和尚动弹不得的身边,少女侧过脸来回应着。

“正是如此唷,所谓结界什么的,要穿过的话,对我来说要比吹口气还要轻松。”

“……是你,将我们引来这个地方。”

“噫,‘我们’啊,可其实我需要的可不包括你啊。啊,不过你还是派上三分钟用场了。”

“……会将她怎么样?”

“安啦,以后就由本大人亲自来罩着她啦。倒是你,在今天彻底舍弃了被救赎的希望。”

“……什么,救赎”

“这么多年来你从没想过吗?她一直跟在你身边的理由。”

“……”

“在她的预知之梦里,早已看过了你的末路。”

“我的……陌路?”

“汝之陌路,非佛非魔。汝之陌路,乃化身行走此世间活的地狱变。”

“……”

“她一直希望着,能够将你从这样一条道路上拉开,但是到此为止了。今天的战斗中,你已经唤醒了自己的起

源。你已经不可抑止的将向那终点滑落下去。”

簌簌的,地面上厚厚的一层沙粒般的血液开始如倒流的沙漏往和尚的伤口中飞回去。

撑着洋伞少女摸样的妖怪继续抬起脚步,踏入和尚身后的神社。

依然不能动弹的和尚静静的感受着。

巨大的结界在此完成的时刻。

似有似无之乡之门在自己的身后关闭。

仿佛躲避着自己的皎洁月关,照耀着已经变成破败不堪的无人神社。



==============================================================




在似乎永无止境的睡眠中,裂隙的妖怪窥视着别人的梦境。

博丽巫女的梦境中,窥视到巫女注视着不常见的梦景。

结界。

层层包围,将死亡不断纳入其中的结界。

为爱而死——也就是家庭、恋人、母性、父性、养育。

为憎恨死——也就是家族、恋人、朋友、前辈、他人。

因各种各样的理由所造成的死。

每天都在重复,每天都更加确定的结局。

越来越浓厚的,死。

连自己也要被压倒的气息前,她等待着死神。

拥有黑暗中发出凛冽光芒的一双净眼的死神,最终出现了。

挥舞手中的利刃,将无数死亡束缚住的结界因此轰然崩解。

仿佛黑色的蝶群,无数的死从中挣脱,消散。

直到剩下空无一物,再无他物。

什么也没有留下。

这正是自己不知何时早已看过的结局。




“灵梦!灵梦!醒醒!”

有人摇晃着自己的肩膀。

“干什么呀,魔理沙?”

迷糊之中,看出了骑在自己身上金发少女。

“赏花呀,不是说好了的吗!怎么还在睡。而且你去看看,院子里都有哪些家伙跑过来了。”

“是吗。”

伸手揉了揉眼睛,感受到了面颊上沾湿的痕迹。

“这些家伙,真会给人找麻烦。”

“别磨蹭了,快给我出来吧。”

“啊~等我穿好衣服!”

“这件事就让我来……”

“出去!!!!!”

砰的一拳,将魔理沙赶出了房间。

“呼~那边藏着的那位,看得很开心吗。”

房间的角落里,须臾张开的黑色裂口中钻出了偷笑着的妖怪。

“哎呀,我只是来告诉你,你要我修复的境界已经都修复好了。”

“呼,那可真是辛苦你了。”

“就只有这样,没有其他的奖赏吗?”

顺势贴近到了灵梦的跟前,大妖怪厚着脸皮将脸探了过来。

“切,这一次真正的黑幕真的不是你吗?”

“啊啦啦,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哦。”

“算了……。……紫……你刚才也在看着我吧?”

“刚才对我来说也许是几百年前哦。”

“……我看见的那个……似乎是以前见过的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短暂的梦呢。”

“……不要说我听不懂的。……反正你只会说这种谜语。”

“不用在意,一起去庭院里干一杯吧。”
4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6:42:25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没人回复么?
    那咱就回复一下不给分了=v=
    其实咱很想知道那个和尚是谁呢,名字叫莲么(难道是圣白莲???),可是从故事来看只是个普通的僧侣(特别是僧侣都是男的,而且重点是父嫁什么的很有趣啊)啊...
    还有这坑爹的灵梦会做预知梦是怎么回事...而且后来紫竟然说灵梦预见了莲的未来..好沉重..= =,不对吧,喂!那是那个傻傻的红白么??
    1

    评分次数

      小町真是太可爱了~当然最可爱的是小舞。。
      TOP

      荒耶被打造成僧人嗎……衣服居然從風衣換成僧衣了。
      那麼接下來是簡單的感想。
      這平靜的寫法確實讓感覺有到味,也很好讓人想像荒耶那不論身處何處都生無表情的冷酷面貌。
      不過還真沒想到你這傢伙居然會想要這樣把荒耶給和靈夢搞在一起,該說真有你的還是什麼,總之佩服了。
      於是下次換本人我獻醜來寫個東方同人文吧。
      TOP

      回复 3# 画ノ音 的帖子

      那个埃......画ノ音莫非也只看动画吗


      “荒耶,这次你也失败了。”
      对于橙子说的话,荒耶没有回答。
      “真是惨啊,收集人的死、制造出地狱、体验他们的痛苦。做这些事只会带来痛苦吧?
      为什么要逼迫自己到如此地步。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于追求根源之涡这东西。你该不会还认真
      做着身为台密和尚时候拯救人类的梦想吗?”


      一般看过空境的都知道这家伙原来是和尚吧......
      若追溯起这个构思的源头的话,大概在最初接触妖妖梦的时候就感觉到和尚的很多属性和里面的人物重叠吧。与灵梦和紫的结界,与幽幽子的死亡,甚至与爱丽丝的人偶师。
      长久以来这个人物与东方系列的氛围巨大的差异阻止了我思考这样的同人。
      当然,也是因为我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去深入了解过东方的各种详细设定。
      在去年看过二次元上一系列东方的设定考后开始认真思考如何连接两者的各种线索。
      “也许我也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别开玩笑了,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这种奢望。”
      大概就想写出这种感觉吧。
      TOP

      回复 4# zerglings 的帖子

      評分沒了。
      那啥,我只說兩句話。
      1.去死吧。
      2.那傢伙不是穿僧衣。
      1

      评分次数

        TOP

        剧情很棒很紧凑,短小精悍,非常适合我啊。将空之境界和东方联系在一起了吗??
        希望东方能有像galgame大作般的作品出现……
        难道这也是遥远……的……梦……吗??
        拥有不输给任何人的思念。  半脱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