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東方悠遠談】

[ 2711 查看 / 3 回复 ]

在夏天的日照下,遠看博麗神社因為熱氣的影響似乎變的有如海市蜃樓般扭曲著。

在暑氣難消的這個季節下,一名散發著一股不符年齡妖艷氣息的少女正在與一名精神渙散的黑髮青年下棋。

“我想回去了……好熱……”

“這才第三盤而已,為了幫我打發時間你就忍著點吧。”

少女這麼一句簡單打發了青年,然後將角向左前移動了一步。



“神槍「Spear the Gungnir」!”
閃耀著紅色光輝的彈幕在吸血鬼的投擲下劃破雨水和空氣筆直的朝前方飛去。

只見長槍般彈幕軌跡前端不遠處的湖邊好像閃了一下。
“「振魂之歌(Soul Activation Hymn)」。”
宛如聖靈高歌般的聲音響徹在整個空氣中,與此同時,剛才發出短暫閃光的地方便化為圓心在往周旁擴散出約十公尺左右的無數三角狀光陣螺旋。

三角形的光陣在長槍即將撞擊上的同時剎那間從中心噴發出金黃近白的閃光。
閃光宛如要淨化一切一樣和紅色的妖力互相對峙著,而這股對撞的力量甚至讓周旁的積水都飛濺起來。

明明先發起攻擊的是自己可是對方居然還是有辦法靠攻擊給擋下。
有著少女外貌的吸血鬼——蕾米莉亞·斯卡雷特忍不住咬著自己的大拇指看著這狀況。

這裡是紅魔館。幻想鄉裡相當顯眼的西洋風建築。
而如今,這棟在幻想鄉裡有如地標一般的建築已經被打出一個大洞來。

“大小姐!?”
“啊……咲夜嗎?真稀奇呀,沒想到妳的速度居然這麼慢。”
沒有回望趕到身後的女僕的身影,蕾咪莉亞只是直直的盯著湖邊的力量對峙的情形。
“因為妳太慢了所以我已經先動手了喔。”
“看這個情形,也是能知道的……”
話說到一半,咲夜便發現到在湖邊無數個螺旋著的巨大三角光陣。
“那是什麼?”
雖然很想先問大小姐為什麼要把紅魔館給打壞但是在那之前更讓她在意的是湖邊的那景況。
“我這邊才想問呢……就連洋館也是被對方給打壞的。”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啊?”
“因為我以為是大小姐太衝動先下手的……”
“哈?我看起來像那種人嗎?”
“對不起。”
“喂!”

在兩人吵嘴的同時一聲巨響將他們的注意力轉回到湖邊。
“不妙!”
金色的閃光已經突破了蕾咪莉亞的攻擊朝這裡射過來。
雖然很在意這股力量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如果就這麼中招的話就算幸運不死也會剩半條命。

——總之必須先躲開!
反射神經本能性的讓咲夜在閃光來到前做出了行動。

“「咲夜的世界」!”

轟。閃光如同雷射砲般從旁呼嘯而過。
靠著將時間靜止來躲過這招的咲夜慶幸自己的反應能力夠好,否則肯定會因為剛才那一擊而領便當。

“大小姐,您沒事吧?”
咲夜擔心的問著被她抱在手中的蕾咪莉亞。
“除了被人抱著的感覺不是很愉快以外都沒事。”
蕾咪莉亞輕輕一跳從咲夜的懷裡落到地面上。
“雖然不清楚對方為什麼會找上這裡,不過……”
蕾咪莉亞露出了有如吸血鬼代表的尖牙有些在自嘲般的笑著。
“把我的洋館給搞成這個樣子可不能說算了就過去啊!”

兩人的身後,是被光芒衝擊燒的一點灰燼也不剩的空洞和雨景。




即使是雨天,也是會有討喜的地方。
比如同樣位在幻想鄉的博麗神社,就有個穿著紅白色裝服的巫女正在愜意的喝著熱茶。

“啊……果然還是熱茶最棒了~”
少女被茶的熱氣與香味薰的渾身都是懶意瞇起眼睛來。
“不過魔理沙怎麼還沒來呀?不是說了下午有空就會過來陪我的嗎?真是…”
才正剛開始抱怨而已,少女等待已久的好友就已經到了。

在不遠處的前方,一名身穿黑白裝服還在頭上戴了一頂繫有蝴蝶結魔女帽的元氣少女正在向自己打招呼。
“喲~!靈夢~!”
元氣少女大大的揮著手就好像怕自己看不到似的非常顯眼。

真是的……讓我等這麼久。
博麗神社的巫女——博麗靈夢,將茶杯給放到一旁才正站起身子來而已。

轟——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一道猛烈的閃光便伴隨著強風從眼前呼嘯而過。
感覺似乎還能聽見什麼東西在高歌頌唱的聲音。

等到這道光完全從眼前消失以後,出現在眼前的是神社入口處嘴巴半開抽搐看著這裡的自己的好友,霧雨魔理沙,以及——
“我的塞錢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那道光給破壞的上半部連灰燼也不剩下的,原本是叫作塞錢箱的東西。




無數的銀製飛刀在空中密集的排列飛舞,讓飛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連成一條線筆直而迅速的飛向目標。
“「收縮的世界」。”

被這十七把銀刃時間線給鎖定的對象則是在不大的雨勢中,勉強能看見一點身影的透明人。
似乎做了什麼一樣,被雨水打溼的那透明身影晃了一下。

“榮耀射擊(Glory Shoot)……”

無數火光在透明人的周邊閃爍著,而那些朝他飛去的飛刀則隨著火光的閃熄一個接著一個的被打落。
收縮的世界並不是單純的將飛刀給投擲出去的招式,可是對方居然有辦法將一直線的飛刀給一次打落。
短短的五秒鐘內,咲夜剛才投射出去的十七把飛刀便被打落了十一個,而剩下來的六把則是朝著透明人身後的湖泊穿射過去。

“……幻術「吾刃歸返」!”

見對方大意時立即解開收縮的世界並以最快的速度再一次使用自己的力量。
只見原本要射向湖泊和草地上的飛刀如同有自己的意識般反轉過來。

雖然看不見,但卻能想像到透明人驚訝的樣子。
透明人周旁雜草的晃動這麼告訴了咲夜。

“咲夜,我去找帕琪過來幫忙。如果能想辦法暫時把雨給停掉的話我也能盡情加入戰鬥不用怕破壞洋館了!”
“那就拜託您了。”

蕾咪莉亞掉頭便往裡面跑,而透明人則是少有的有明確的動作不顧身後射向自己的飛刀朝這裡衝過來。

“不會讓你碰大小姐一根汗毛!”
咲夜雙手一晃,兩手指間便握滿了銀製刀刃。
“時符「銀之銳角360度」!”

投擲出去的刀刃眨眼間消失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包圍在透明人周旁無法閃避的銀刃牢籠。
對方衝動的接近反而換得咲夜的一身冷靜,因為她已經知道對方的目的為何。

“既然已經知道了的話就更不能讓你為所欲為。加速!”

被加速後的飛刀以和剛才完全不能相比的速度朝透明人飛去。
如果是這次的話,一定能夠命中!!在心裡如此確信,卻又同時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在警示著自己。

“近光速「跨越時空的一發逆轉(Fate Destroy Shoot)」。”

嗙!
沉重的槍聲響起。一直捉摸不清正體的透明人只在此時透露出他的攻擊手段。
感覺到危險的同時咲夜馬上將操作飛刀的力量收回來將周圍的時間給靜止。
靜止、加速、緩速,雖然三者皆是由同一個能力所操作卻沒辦法同時使用。

灰色的安靜世界降臨,可是她卻沒能看見半顆子彈。
難道說連子彈也是透明的嗎?在感到疑惑的同時,咲夜突然察覺到一件更加不對勁的事。

原本該包圍在透明人周圍的無數刀刃,全都像蒸發了一樣不見了。
“這怎麼可……咕咳咳咳?!”

世界在咲夜口吐鮮血的同時得到了色彩,她只能不敢置信的看著隱隱作痛發熱的自己的腹部緊咬自己的上唇。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自己純白的圍裙已經染上了暗沉的紅色。

帶有雨水的濕潤腳步聲正慢慢的接近自己,如果就這樣放走他的話大小姐一定會有危險。
從手裡再一次的變出數把銀製小刀準備對此時應該是無防備接近自己的透明人發動攻擊。

“不准你再往前一步了!”

咲夜忍住腹部的疼痛使勁起身朝前方扔出的銀刀只在那之後換來劃破空氣的聲響。



“不能往前的話……我就後退吧。”

聲音與被槍械抵住頭部的感覺都是在身後。
對方是什麼時候跑到自己身後的?

結果自己就這樣徹底的敗北。
無能的自己沒能保護的了想保護的人讓咲夜不甘心的握拳捶地。

要和這樣的對手打果然還是太吃力了。在投擲飛刀時也是沒辦法精確的瞄準什麼地方。
想對付捉不清實體的對象如果使用遠距離攻擊那命中率肯定會大幅的降低,更不用說碰到對方還有什麼作為的情況了。

“至少在最後告訴我……”

咲夜放棄了一切般的仰望著暗沉的天色。
雨,現在也仍然不停的在下著。

“……你到底是誰?……你想對大小姐做什麼?”
“這兩個問題,答案只有一個。”

這是第三次聽見透明人開口說話的聲音。
雖然在一開始時還沒辦法確定,可是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從這個透明人的口音來判斷可以得知他是一個男性。

可是到目前為止咲夜在幻想鄉裡遇到過的男性只有僅僅一位,而且事實上似乎也沒有其他男性存在了。

“我,是吸血鬼獵人。”




“所以靈夢就循著光過來的軌跡一路追過去了嗎?”
“是這樣沒錯……有什麼問題嗎?”
看著在這樣的雨天裡撐著洋傘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陰謀氣味的八雲紫,魔理沙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沒什麼。”
意外的,紫給了魔理沙想像以外的回答,這反而讓她更覺得詭異了。
“總覺得很可疑啊……不會又再策劃著些什麼吧?”
“呵呵……妳說呢?”
“……”
即使知道這個人一定會做些什麼卻還是無法預料到她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作怪。
就算已經成為熟人了,魔理沙還是無法摸清紫的內心到底在想什麼。
“這麼說起來為什麼妳會來這裡啊?如果是泡茶的話我可不記得靈夢有說過妳也會來哪。”
“就算真是那樣我也會不請自來的喲。”
“我想也是……”

魔理沙和紫兩個人就靜靜的這樣一坐一站的望著雨景。

“不行,果然我也跟著一起過去吧。”
小小的身子輕輕一躍,即使因為剛才來的時候不顧天氣而讓身體沾濕了裙襬還是微飄了起來。
“如果放著靈夢不管的話那傢伙估計會就這麼一路不分青紅皂白的打過去吧!”
“那我就不奉陪了。妳自己加油吧。”
“哦!”

話才說完,魔理沙就乘上了隨身攜帶的掃帚咻的往靈夢離開的方向追去。
看著越離越遠的黑白魔女的身影,紫在漸小的雨勢裡呢喃著。
“在修復結界之前,還是先把「禍害」給根除吧。”

操縱境界的妖怪,朝開啟在身後的隙間轉身離去。
用來隔離幻想鄉與外界的十數重巨大結界,如今已經被打破了三層。




若完全沒辦法看見對方的身影在戰鬥中無疑是代表著自己即將敗北的警示。
可是如果像這樣戰鬥的兩方都看不見彼此的身影的話就又是不同的情況了。

在不受屋外氣候影響的紅魔館地下室的廳內有一個正在以肉眼無法輕易看見的移動速度穿梭在四處的「什麼」。
“先對上身為人類的咲夜或許讓你很得意吧?畢竟咲夜沒辦法捕捉到你的確切位置。”

蕾咪莉亞為了防止對方有所作為而不斷的靠著高速移動來讓對方無法拿定自己的確切位置。
不過對於透明人而言想要隱藏自己的身影只要站著不動就行了。

“……看來妳是屬於直系血系的……”
“原來你這傢伙……是吸血鬼獵人嗎!”

兩人間的談話暫停了一秒,下一瞬間只聽見一聲槍響,紅色的身影便遲了一下。

“銀符「亞音速靈魂撞擊(Subsonic Soul Impact)」。”

“夜符「Devil King Cradle」……!”

紅色的衝擊突破了銀色的閃光撞破了地面,透明人為了閃躲這一擊踉蹌的向後跌退了一步卻因為衝擊不穩而倒地。
抓準了這個破綻後蕾咪莉亞大量的從身上釋放出無數的紅光並編織成十幾條鎖鏈。

“命運「Miserable Fate」!”

“……第五樂章(Fifth Movement)……”

“太慢啦!”

鎖鏈趕在目標反擊前貫通了他的身體,原本一直無法看見身影的透明人此時也因腹部噴出的鮮血而現出一部份的形體。

“……「大地之主的翻身(Earth Lord Anger Turned)」。”
即使如此,透明人還是默默的將自己的招式給完成。

本以為會有什麼攻擊而準備好隨時閃避的蕾咪莉亞被從地面而來的撞擊給嚇的差點站不住腳。
緊接在那後她才發現那並不只是單單來自地面的攻擊,而是地震。

轟隆隆隆

裝飾的圖畫、花瓶和其他物品都因為地震而全部掉落,蕾咪莉亞甚至似乎可以感覺到地板要裂開來。

“你這傢伙幹了什麼?!”

因被這個震動而分散注意力的蕾咪莉亞等到注意到的時候透明人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而是近在咫尺。
在這個距離下她甚至連反抗都沒辦法就被一把抓住了脖子連帶整個身體都舉了起來。

“……公主病不是很好的性格……”
“咕唔……可……惡……”
想要反抗卻辦不到,對方似乎用了什麼奇怪的方法封鎖了自己的力量。
“剛才那一擊如果能確實命中「紅心」的話我現在應該已經死了。”
“咳咳……”

現在仍舊淌著血的透明人只有腹部的地方可以透過被血染紅的部份清楚看見他的一部分形體。
而如果那個傷處現在換成在他的胸口的話可能就不會演變到現在這樣的情況了。

“在最後的最後我可以聽從妳任何的一個請求。只要這個請求並不影響到我狩獵吸血鬼的行動的話,我都能想辦法替妳達成。”

蕾咪莉亞奮力的用雙手握緊了透明人的手想辦法將自己給撐起來。
只是她光要辦到這樣就已經用盡全身力氣,更不用說是逃走了。

結果她只能在感覺有什麼東西對準在自己臉前的壓迫下被迫思考透明人所說的「請求」。

“我……”

直到不久前,自己為了要尋找在圖書館的帕裘莉幫忙結果卻發現要找的人竟然不在。
由於情況也不能說很有充裕的時間所以只好在掉頭回到上面打算要協助咲夜。
可是,就在要趕到一樓時她卻發現到在樓梯口處有人的「氣息」。接著的狀況就是在對方突然朝自己攻擊後開打了。

如果這個透明人在這裡那就表示在一樓的咲夜已經被打倒了才是。

咲夜死了嗎?如果是那樣的話已經可以說就是自己的錯了。
如果那時自己沒有離開的話或許就能夠兩個人一起對付這個透明人了吧。

“唉呀……我這算是趕上了嗎?”
就在蕾咪莉亞已經放棄得救希望思考著對透明人的回答的同時,一道耳熟的聲音傳到了她的耳裡。
“……紫?”

撐著洋傘的女性臉上露出一抹與其說十分自信不如說是悠哉的笑容。
“好久不見了。不管是被捉住的那邊的人,或者是捉人的那邊的人呢。”
“……八雲紫……”

緊抓自己喉嚨的力道似乎在紫出現後有緩和的跡象。
從他們兩個人的對話看來難不成從以前就是認識的人嗎?
蕾咪莉亞在自己的意識逐漸遠離的同時在心裡疑惑著。

大地的搖動仍然在持續著,而兩人就好像無視了這激烈搖晃的站在物理法則外平靜在原地站著。

“上次見到你好像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呢……”
“……”
“真的已經是連我都會覺得久遠的很久之前的事了呢。”
“……”
對話單方面的在繼續著。
不過到這裡,紫開始像是感覺到異樣一樣眼神稍稍瞇了起來。
“你,叫什麼名字?”
“……雷克斯·伊茲烏爾德……”
“哦,是嗎?”
在聽完這個回答以後紫很顯然的變得像無所謂一樣隨口應和著。
“可是我認識的那個遊手好閒的獵人,雷克斯·伊茲烏爾德應該早就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哦。”
“……”
“人的壽命有限,即使如此,在大自然裡面也算是壽命夠長的生命了吧?”
“……”
“當然,這世界上還是存在著許多可以延長人類壽命的方法,這一點我也是知道的。可是……”
“銀符……”
“讓已經死掉近千年這麼久的人復活的事,我可還從沒聽過前例唷。”

“「亞音速靈魂撞擊(Subsonic Soul Impact)」。”

火光迸發,銀色的子彈從槍口射出的那一剎那因為閃光的關係露出一點形狀。
紫對這一招只是單純的右手輕輕一揮開啟一道間隙將子彈給吸進去。

“果然是「異變」呢……所以禍害的根源並不在這裡嗎?來錯地方了呢。”
“近光速「跨越時空的一發逆轉(Fate Destroy Shoot)」。”

嗙的一聲巨響,雖然可以明顯聽到槍聲卻發現兩人不管是誰都好端端的站在原地沒事。

“既然你還知道我是誰的話也不可能不清楚我的能力吧?想要打倒我的話最好用「偷襲」成功率來的比較高唷。”
“……嘖……”

透明人咂了咂舌後把已經昏厥過去的蕾咪莉亞向一旁扔去正面對紫,緊接著只見以透明人胸口前方發出了微微的光點,無數個三角光陣又螺旋向外擴散出去。
與剛才在打破紅魔館時所用的招式不同的點只在於那些三角魔法陣的頂點處都有十字的圖案,見此狀不對勁,紫立刻在手旁到光陣處開了一道連通的間隙接著用手指輕觸。

唰一下,一圈三角便瞬間化為光塵消散於空氣中。
透明人看見這個情景後也沒有任何遲疑,反而加快了動作。

“「鎮魂之歌(Soul Seal Hymn)」……!”

從中心點射來的不是光波而是光束,紫輕晃身軀往右一閃並同時開啟另一道間隙,以手穿越到另一個三角又是輕輕一觸將之抹消。

金黃色的光束就外觀而言威力並沒有因為三角的消失而有所減損,反而持續著無止盡的射擊。
透明人無視了對方打算破解自己招式的動作,俐落地將三角陣準心給轉到紫的地方去。

光束在移動的同時將觸碰到的所有一切全都給切割掉,不過移動速度沒有想像中的快。

“這下還真是難辦呢……”

紫為了躲避光束的追擊而在身後開啟一道間隙穿越到透明人的身後去。
從剛才的速度來判斷的話要操縱光束的「準心」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妳大意了。”

咻唰

突然一陣彎曲的光影閃過,原本該對準紫逃離追擊前所在位置的光束連同魔法陣在瞬間旋轉了近三百六十度。
臨時躲近間隙逃到透明人右側不遠處的紫微微皺了眉頭,只見她原本所在之處有一撮金髮飄落到地,周旁被光束掃過的事物也全都無一例外被貫通切割。

“還真危險呢……剛才是故意要讓我誤解那東西的速度嗎?而且這麼樣看來的話這已經能算是「劍」了吧?”
“不乖乖的躲進隙間裡思考對策嗎……”
“呵呵呵……我可不想嘗試身體被切成兩半的滋味呢~因為你的那把「劍」,似乎能貫穿不少東西。”
“……看妳能躲到什麼時候……”

語畢,魔法陣又開始隨著光劍的旋轉而舞動,原本就因為持續的地震而漸漸變的脆弱的紅魔館地下室的廳堂終於開始殘破不堪。

在快速光影的閃爍裡可以看見紫一次又一次在隙間裡穿梭的身影。
不過就在轉眼間,甚至連透明人自己都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三角形的光陣又被破壞了兩圈。

“耍小聰明……第三樂章(Third Movement)……!”

紅魔館的震動變的越來越劇烈,地板也漸漸的崩塌。

“「巨木之妖的鎖印(Wood Demon Blockade)」!”

從崩裂的地板發出轟然巨響後,數十條粗大的樹根竄起並追尋著紫的身影為了捕捉而去。

“我應該說過這種攻擊對我不管——哦!”

透明人無視了即將捕捉到紫的數條粗大樹根將光劍揮向她,紫輕身向後一躍讓自己的位置跑到透明人的正上方躲避。
還沒有發現紫所在位置的透明人慣性的將光劍反斬到身後確保沒有被偷襲的可能性,與此同時紫用手輕撥了一下巨大的三角陣使其化為幻影。

“不要以為到正上方就能躲過我的攻擊。”

發現到紫所在位置的透明人揮舞著光劍指向空中,接著開始用比剛才更為混亂的方式胡亂揮斬。

在震動、無數樹根的竄起、和光劍的掃射下,紅魔館的地下廳堂的景象已經是混亂不堪。

“真是胡來啊……還好事先把那吸血鬼小姐送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紫在閃避攻擊的同時喃唸著,接著又是慣性的在有餘裕時開啟了一道隙間又一次的破壞三角陣。

在短時間內重複著一次又一次的破壞後終於只剩下兩個環繞在離光劍「噴發」口處相當近的地方。

“用三角的結界來鎖住容易四散的高密度靈力,藉此達到製造出能斬斷萬物一樣的劍出來,還真是有意思。”
“……最終樂章(Final Movement)……”
“到此為止了。”

面對突然現身在眼前的紫透明人反射性的先將光劍舉往旁邊然後打算就這麼砍過去,不過在他打算砍過來之前紫就那樣抓住了他那看不見的手臂接著用洋傘對著光劍的噴發口點擊了一下,轉眼間,最後的兩個螺旋三角陣也就這樣破散成微粒,原本的光束則因為結界的封印消失而獲得解放化成了衝擊波。

“那麼……現在是提問時間。”

從紫的身後開啟了一個巨大到甚至能把廳堂包圍住的隙間,而不知何時,剛才噴發出去的衝擊波也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剛才的那股衝擊波,現在到哪裡去了呢?”

隱約可以看見有一道光正慢慢的從隙間的一頭接近。

“難道……可是這樣的話妳也會……”
“後會有期囉,因異變而生的幻影。你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讓人懷念的那段時光呢。”

撐著洋傘被光芒包覆的身影向後頭新開啟的另一道隙間輕躍,爾後地下室的廳堂裡便只剩下透明人與——他自己所放出的巨大靈衝。




有時,人們總會忘卻一些以往曾經發生過的事。

不過,那只是暫時想不起來而已。

而這些往事,也許會在未來的哪天透過一些什麼契機而蘇醒。

這些事或許讓人快樂、有趣,或許讓人悲傷、不快。

但是不論如何,這些記憶,將隨同歲月年齡的成長而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所以也許在想起時,會連帶自己那些忘卻掉的、令人懷念的過去,也一併回憶起來也不一定。

所謂的記憶,就是如此值人玩味的東西。





“將軍。”

喀的一聲,撐著洋傘的少女將龍給移到玉將的左方三格處。

往前走會被少女配置在前方的銀給吃死,往後退又有銀和角在把守著。

這已經是必至了。

“這是十一連敗了……我真有這麼弱嗎?”

一名身高約高出少女一顆半人頭的黑髮青年拄著自己的臉看著這局盤無奈的說道。

“這只是經驗上差距的問題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

“不玩了……難得天氣這麼好卻窩在這裡下棋,簡直像老人家似的。”

“從你的嘴裡講出這句話還真沒有說服力呢。”

兩人開始收拾著棋盤一邊簡單的閒聊著。

“這也沒辦法吧……吸血鬼的數量大減,想找到都有困難,所以我現在簡直可以說是失去生存目標了。”

“吸血鬼獵人嗎?真是吃力不討好的職業哪。”

“呵呵……不如就和枯木童女愉快的安享餘年如何?用你到目前為止所賺到的賞金應該足夠你生活好一段時間了不是嗎?”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只是個普通人類,遲早都要和她分離,所以我實在沒辦法這麼殘忍的繼續和她在一起。”

人類與妖怪或是天神不同的地方不僅在於力量或能力上,壽命的短暫也是其中之一。

“因為有感情了所以才會在失去時感到痛苦,我實在不想讓默火那孩子因為我的死而傷心哪。”

“是嗎?如果是擔心這點的話恐怕已經太遲了唷。”

“……別開玩笑了,紫……”

青年在收拾完棋盤以後順著渾身的懶意向後躺。

雖然夏天的天氣好到讓人受不了,但神社的走道卻依舊保有一點陰涼。

“說回來,為什麼從剛開始就沒看見默火?”

“哦~那個啊,因為天氣稍微有點熱所以我讓她去三姐妹那裡幫我買些清涼的了。”

“記得是叫作汽水的東西?那個確實是挺受歡迎的,我也喝過一次,雖然舌頭和喉嚨裡那種刺激感稍微有點奇怪但是的確很好喝。”

“然後因為魅魔也稍微有興趣所以就跟了過去。”

“喂!妳就這樣放著默火和那傢伙一起去了嗎?!!”

“哦呀,提到枯木童女時你的精神就突然好起來了呢。”

“妳以為這是誰的錯啊!”

“這點小事別太介意。”

“魅魔那傢伙總是會教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給默火,叫我怎麼不介意啊!”

“不過我認為那些知識在將來肯定會很實用唷。”

“意思是我遲早會被默火給用火燒死嗎?!”

青年已經站起了身子朝外望去。

“可惡……現在去的話應該還追的上吧……”

“呵呵……是這樣嗎?”

“喂,紫,給我開個門下。”

“做事情要一步一步來,腳踏實地才會在成功時有成就感。你不這樣認為嗎?”

“妳最沒資格講這種話吧!”

吐槽完少女之後青年便奮力一跳跨過了塞錢箱到神社的庭院前。

“順便給神社買個鳴鈴來吧,從新建到現在都沒有時間去買呢。”

“妳給我勤勞一點!”

不管身後的少女,青年就這樣全速奔跑離開了神社。




這段日常是否能夠持續到未來的事,誰也不清楚。

不過比起那個,還是先處理即將降臨到自己身上的危機還比較實在。

青年一邊感慨著自己這樣不平穩的日常一邊這樣想道。
最后编辑画ノ音 最后编辑于 2012-05-31 13:45:11
3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6:42:25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实在对不起,其实我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儿了:

    “喂,那个法师,给我开个(达拉然)门下。”
    .......1X秒后,悲伤沼泽的斯通纳德。
    “混蛋,我要的是达拉然门啊,这里是什么地方?”
    1

    评分次数

      TOP

      果然是如题目那样的''悠远''呢。
      故事从头到尾都充满了悬念啊。
      将棋象征着什么?
      吸血鬼猎人究竟从何而来?
      16究竟是否死去?
      红白和黑白追寻到了什么?
      帕秋莉为何不在图书馆?
      大小姐和紫妈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一切的一切,都是谜团;一切的一切,都象征着新的故事(坑)。
      不过就这篇故事来说,从头到尾贯穿始终的紧凑战斗,符卡的破解,让人非常燃呢!而开头和结尾那些闲适的场景,松紧结合。虽然很多地方缺乏解释但从另一方面正好为读者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间,让人夜不能寐(zzzZZZ~)(等等为什么会有奇怪的声音啊!)
      总而言之,部长的文字,我很喜欢,所以
      请出后续作品吧!(喂你的目的就是这个么!)
      1

      评分次数

        CLANNAD FOREVER


        大家好我是新人顺便潜艇
        TOP

        其實本來的話是想寫更多關於「雷克斯」這個人過去的事。
        不過礙於有可能會寫不完而成為大坑的關係所以就沒這麼搞。
        於是就突然想到乾脆就把這些全扔給讀者想像,然後這篇埋著無數伏筆和坑線的同人文就誕生了。
        還有那啥,其實如果有東方眾們覺得不滿或想要交流都可以試著給下意見,畢竟這是我第一次寫東方同人文,所以有很多地方都還有待加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