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clannad同人文】守护幸福的光芒

[ 3415 查看 / 4 回复 ]

原创,文已在百度clannad吧首发。这里再发的时候修正了一些错别字和不通顺的地方,改了一处细节。下面,让我们开始再次相会在那长长的长长的坡道上吧。
文/潇枫纭飞

序章 航迹云


“大叔,快看,是航迹云呢。”
“哦?”红色头发的大叔把刚摘下的棒球手套放在一边,抬头望着天空。夕阳已经把天空染成一片金色,仿佛在湛蓝的天空上洒下一片金色粉末。渐渐暗淡的霞光中,一道白色轨迹横贯天际。
“又不是没见过,快回家吃饭吧,改天我们再战。”大叔看着意犹未尽的孩子们,说,“再不走让你们吃早苗的面包哦。”
看到大叔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面包,孩子们一哄而散。这时,一位可爱的少女从后面拉了拉大叔的衣角。大叔回过头,正对上她的目光。
“妈妈,在后面。”少女指了指身后。
“我的面包,我的面包……原来就是惩罚孩子们的东西啊!”少女身后,家庭主妇模样的女性捂着脸,大哭着逃走了。
“早苗的面包,我最喜欢了~~~~~~~”大叔把面包塞进嘴里,追了过去。
公园重新被寂静包围,少女呆呆地望着天空。“是航迹云呢。”她自言自语道。
这种错觉,难道是会有人来吗?来到这个,充满欢笑和悲伤的小镇么。
“不知道呢。”少女回过头,看着面包店的方向,笑着。
夜幕,渐渐笼罩了小镇。


第一章 微风


  已经到了夏天了,但风还是很凉爽。
我跟在班主任鹿田老师的身后,走进了3-D的教室。
“这位是新同学,中野尤美。”鹿田老师在身后的黑板上写下我的名字,粉笔摩擦黑板的声音能够很清楚地听到。
“哇,很可爱的黑发女生呢。”男生的窃窃私语也能清楚地听到。
我面朝着同学们所在的方向,挤出一个笑脸。
“中野同学的视力不太好,同学们要多帮助中野同学。”鹿田老师说完,指着倒数第二排的空座位,“先坐那里吧,我们准备上课。藤林同学,你带中野同学找到座位。”
“是。”一个女生小跑到我面前,低头致意,“我是3-D班的班长,藤林椋,请多指教。”
“嗯。”我低头跟着她来到我的课桌前坐下,然后抬头看了看前面。
还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视力不太好只是委婉的说法,其实我没有对班主任说,我已经近似失明,只有站在我面前的人我才能大致看清。因为,如果我这样说了,恐怕连在这里上课的资格都会失去。
第一节课是国语,我努力听着老师的讲课,做着笔记。
在这样的世界里,时间也会变慢的吧。


下课了,也许是高中的最后一年,要升学的缘故,教室里很安静。这时,我听到了旁边有人在说话。
“喂喂,春原,醒醒。”
“哈啊?”坐在我旁边的一个黄头发男同学缓缓抬起头。我看不清他的脸,于是凑过去想要看清楚。
“你旁边有女生在看你。”
“什么……哇啊!”那个叫春原的同学一下子跳起来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我,“你……你是哪个班的?”
“?”我疑惑地看着他。
“啊,抱歉,春原上课一直在睡觉。”之前跟他说话的男生走到我面前,蓝色的头发很干净。“我姓冈崎,这家伙姓春原。”说完他扭过头去,对着春原说:“这是新来的同学,中野尤美。你赶紧打个招呼。”
“啊……是。我叫春原阳平。呃,下面怎么说。”春原扭过头去看着冈崎。
#%#%”冈崎小声对朋也嘀咕了一句。
“啊……”春原扭过头,“我叫春原阳平,请和我交往吧……喂!冈崎!”
“真是个笨蛋。”冈崎叹息了一声。
“初次见面哪会有人说这种话啊,冈崎你才是笨蛋吧!”春原表情十分尴尬。
“那个。”我默默扭过头去,看着冈崎的方向,说:“请问……冈崎同学,你的名字叫朋也,对吗?”
“是。”冈崎回答,“不过,你怎么知道的?”
上课的铃声响起,“午饭时间我再告诉你吧。”我对着冈崎笑了笑,说。


午休时间,我和冈崎同学走在楼道里。
“原来是渚的朋友啊。”冈崎一边喝着从自动贩卖机那里购买的果汁,一边对我说。
“嗯,是的。昨天下的飞机,爸爸让我去找古河大叔。古河大叔是爸爸当年的同学,两人关系很不错呢。”我跟在冈崎的后面,小心翼翼地走着。
“那么,是要在渚家里住下了?”
“嗯,最近要麻烦你们了。”我们来到中庭,我低头对他行了个礼。
“我和渚住在一起你也知道了么。”冈崎说,“那么,请多关照。”
“嗯。”
“啊,渚。”冈崎突然抬头看着对面。
“朋也君。啊,还有小尤美。”渚跑过来,亚麻色的短碎发随风飘动着。她拉住我的手,露出浅浅的笑容,“我刚刚去食堂买了最新的面包呢,一起来尝尝吧。”
我和冈崎同学接过面包,三个人一起坐在树荫下吃了起来。微风拂过,感觉心情很平静。
我扭过头,看着冈崎和小渚模糊的身影,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悲哀。


第二章 古河一家


放学了,同学们鱼贯而出,我慢慢整理好书包,站起身子。
“呐,中野同学。”旁边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是上午的那位春原同学。“你家是往哪个方向?要不要我们一起回去?”
“你不是住在宿舍吗?春原。”冈崎的声音加入进来。
“这跟你没有关系吧!”春原扭头说了一句,重新转过头来,“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嗯,谢谢。我现在暂时住在古河同学家,所以跟冈崎同学、古河同学一起回家。”我微笑着说。
“啊……什么。喂,冈崎!为什么漂亮女生都要和你住在一起啊!”春原跳起来,后面已经没人了。门口传来冈崎的声音。
“中野同学快点啦,不然会被H生物骚扰啊。”
“冈崎!你说谁是H生物!”春原怒吼着冲出教室,不小心绊了一下。只听见“碰”的一声闷响,好像不止一个人摔在了地上。
“又是你啊,我们又见面了。”粗壮男生的怒吼声远远传来。
“啊,我真不是故意的!”春原的道歉声。
“跟我们去后面走一趟吧。”
“咦咦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逐渐远去了。
“走吧,中野同学。”冈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我有些担心地问他:“刚才是什么人?春原同学不会有事吧?”
“是橄榄球队的队员,他和那些人的纠葛真说不清。不过那家伙从三楼跳下来都不会死,放心吧。”
我答应了一声,背好书包跟着冈崎走出教室。


“我回来了。”冈崎和我走进古河面包店,迎面看见一个红头发的大叔拿着麦克风在收银台坐着,嘴里哼着什么。
YO~YO,我是MC秋生……啊,是未来女婿回来了。带同学来玩?”大叔挠了挠头,说道。
“您好,古河叔叔,初次见面,我是中野家的尤美,请多指教。”看来这就是爸爸说的古河叔叔了,我走近他,看清楚了他的脸。
“啊,是中野哲哉那家伙的女儿啊,都这么大的啊。哲哉那小子居然已经娶妻生子了啊!”古河大叔说。
“喂喂大叔,轮得到你教训人家么。”冈崎说,“早苗阿姨呢?出去了么?”
“没,她和渚在做饭,你俩赶紧去洗洗准备吃饭了。”古河大叔说完,盯着我看了几秒钟,说:“真的很像哲哉那小子呢……”
我低下头,不再说什么。


“早苗阿姨和小渚做的饭真的很好吃呢。”我不停地动着筷子,称赞道。
“那个,尤美,我这样称呼你可以吗?”早苗阿姨说。
我点点头。
“尤美,听说你的视力现在非常不好,已经快……看不到东西了,对吗?”
瞬间,室内的空气凝固了。
“中野同学的视力,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么。”冈崎看着我。
“那还不快点治疗啊。”渚的声音已经透着焦急了。
“其实……我来这里,是想找到一样东西。啊不,是一个地方。”我慢慢地说。
“这个小镇,实现愿望的地方。”


第三章 秋生的回忆


“那只是传说而已。”大叔喝下一口啤酒。
“肯定有这个地方的,我之前演的话剧里面,开场白就是这个。”渚抗议道,“肯定是有这样的一个地方,不可能没有。不然,我怎么会记得这种事情。”
“你记得当然是我告诉你的。”大叔有点微醉,转过头对我说:“小尤美,一会吃完跟我去外面公园,有些话我要告诉你。”
“嗯。”我点了点头。


夜里的风有点微凉。我和大叔坐在公园的秋千上,说实话,大叔还真的是很年轻。和他坐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是一对情侣在约会。
“你这次来这里,你的父亲给我提前写了封信。但是,他说你是从札幌坐车过来,但是寄信的地址在九州岛。”大叔深呼吸了一口气。“你和你父亲,没有住在一起?”
我点点头:“他在我六岁那年就离开了我和妈妈。”
大叔的表情顿时凝重了起来:“哲哉做了对不起你和你妈妈的事情?”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那小子有的时候就是认真了点,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对吧?”大叔自嘲地笑了笑,“看到你的脸,就让我又想起来你父亲和我上学时候的故事。你和他,真的是太像了。”


“我和你父亲,是在高中一年级认识的。那时候,我这准备组建话剧社,你父亲有一张很英俊的脸,而且表演才能很出众。我就把他找来当顾问,他欣然接受了。”
“哲哉有的时候有点神经质,因为他十分热爱演艺这个行业。我们在高中话剧社比赛中拿到了金奖,我作为获奖代表上台发言的时候,说出了我们两个的心声。”
“一定要以演剧为职业,追求自己的梦想。”
“高中毕业,我们加入了当时最热门的话剧团,继续我们两个人的梦想。很快,他和你的母亲,中野音雅结婚了,我和早苗也在之后结婚。”
“本来以为这样的日子就会持续下去,但是有一天早上,我来到换装室,突然发现桌子上面留有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秋生,我的妻子有了小宝宝呢,我要去照顾她,暂时告别我们的梦想。别担心,我还会回来的。哲哉。”
“看完之后我哈哈大笑,真像那小子的作风啊,对妻子和孩子很细心,就像演戏的时候一样一丝不苟。我跟团长说明了情况,然后就继续演戏。”
“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他好像去了九州另外一家剧团演戏,我只知道他有了一个女儿,仅此而已。”
“直到你的出现,我才发现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喂,还在听吗?”
身边的秋千已经空了。


我摸着墙壁逃回古河面包店,草草地跟早苗阿姨打了个招呼,就躲进了给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我的心如刀绞。
我从来不知道父亲还有这么一面,在他的眼里,应该只有那些剧本才对。演戏是他的生命,他还在乎过其他的东西吗?
我和妈妈,他在乎过吗?


第四章 灾厄的火光


“尤美~”梦里传来妈妈的叫声。
这是什么感觉……好温暖。
我睁开眼,扑鼻而来的是呛人的浓烟。我咳嗽着爬起来,发现烟雾顺着门缝扑进来。
温暖的气息来自于房门之外。
我打开门,外面的世界已经变成了红灿灿的一片。
仿佛进入了炼狱。
“尤美~”还是妈妈的叫声,变得清楚了一些。
我听到了我的名字。
“妈妈,我在这里。”我叫喊着,环视着四周。烈焰已经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旁边的门开了,妈妈惊慌失措地跑出来,抓住我的手:“尤美,快,快下楼。”
“嗯。”我和妈妈跑下楼梯。
火势是从一楼蔓延上来的,妈妈护着我冲进了火墙中。等到我睁开眼,房门只有一步之遥。
希望的门。
头顶上传来“咔吧”一声,我已经没有余力再去想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回过神来,我已经倒在了家门外。我吃力地回过头,却发现玄关已经被天花板掩埋。
“尤美,要快乐。”
妈妈的最后一句话,永远回荡在我的耳边。


我睁开眼,按亮了枕边的电子表。
凌晨三点
果然是又做梦了么。
现实终究是无法逃避的,就算你不去想,梦里也会让你饱受煎熬。
我的妈妈已经在我十岁那年,死于一场意外的火灾。
而哲哉……我的父亲,却在我们最需要他的时候,躲在外面为了他的梦想而奋斗。
多么可笑的现实。
我永远也无法忘记,父亲接到消息回来的时候哭泣的样子。但是我没有原谅他。
“我恨你!是你害死了妈妈!”我冲着父亲大喊。
我看着他,带着落寞的神情,重新背起包,蹒跚地扶着墙离开,从我的视线中消失。
我的视力,也从那一年开始,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开始减弱。札幌的叔叔婶婶跟我父亲关系非常好,叔叔婶婶把接我到他们那里住,还带我去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结果。
也许,从十年前父亲不辞而别的那天起,不幸就已经降临到了我的身上。


偶然间,我在叔叔婶婶的房间里发现了父亲早年的剧本,上面有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让我带你前去吧,这个小镇,实现愿望的地方。”
下面署名,古河秋生、中野哲哉。
我认认真真地看完了剧本。这个剧本说的是在小镇上,一个帅气的男青年为了救治身患绝症的妻子,在一片绿地上许愿,最后妻子获救的故事。
如果这是真的话,是不是我就能解脱呢?从这该死的,家族的诅咒中,解脱出来呢?
我抱着这个目的打通了父亲的电话,请求转学到这个小镇。爸爸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给古河大叔写了一封信。我便来到了这里。
剧本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呢?但是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来到这里。
但我现在更加确信,这个愿望之地的存在了。因为,从我第一眼见到古河大叔和渚的时候,我就能隐约感觉到什么。
这个小镇,有着幸福的感觉。


第五章 真正的证据


“冈崎同学,我想……不用这样吧。”
“以后叫我朋也就可以了。”
“啊,那个……朋也君。这样可以吗?”
“嗯。”
“还是……放开比较好吧。”
我和朋也君,小渚走在前往图书室的路上。朋也君怕我跌倒,死死拽着我的手。我被他拉着往前走。
“第一次来会不熟悉的。”
“……”我看了看渚的方向。
“第一次来肯定不熟悉路呢,小尤美跟我们来吧。”渚笑了笑。


很快,到了图书室的门口。
“我进来了。”朋也敲了敲门。
然后,我们跨进了图书室。
朋也君松开了我的手,径直走向里面。我们跟了上去。朋也君在一个书架前站定。我和渚走近,发现地上坐着一个少女,正在认真的看书。
“琴美~
没反应。
“小琴美~
“啊……朋也君?”坐在地上的少女抬起头,看着朋也君。“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呢?”
“那个……我和渚,还有刚转学来的中野同学一起来查些资料。”
“新同学吗。”叫琴美的女生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站起身来。“你好,我是三年A班的一之濑琴美,兴趣是读书,如果可以的话,请和我做朋友,我会很高兴的。”她低头对我说。
“一之濑……琴美,嗯,谢谢。我也想和你成为朋友。”我伸出手。
握了握。
“那个,关于这个小镇的传说之类的书,这里有没有?”朋也君在我们身后的书架周围走来走去。
“那个……这里是没有灵异书籍的。”琴美不解地说。
“这个不算灵异书籍吧。小镇的传说之类的。有么?”
“那个……还是去资料室看看吧。”琴美说,“这里很多都是专业课的书籍。”
“好吧,那我们去资料室。”我们三人向琴美告别,走出了图书室。


“啊……朋也?今天要来点什么吗?咒语,咖啡,还是炒饭?”
“有纪宁你在啊。还是来三杯热咖啡好了。”
“是。”
被称作有纪宁的可爱女孩带着小跑去泡咖啡了。我们坐在桌旁耐心等着。
“给,三杯热咖啡,三位请慢用……咦?”有纪宁看着我,“这位是……”
3-D班的新同学,中野尤美。”渚赶紧介绍我。
“初次见面,我叫宫泽有纪宁。”
“初次见面。”
“那个,宫泽同学。”渚小声说,“这里有没有关于小镇的传说之类的书籍或者资料呢?”
“嗯……”有纪宁低头思考了一会,然后站起身来。“你们看看,是不是这个?”
她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封皮已经磨损的快看不清了。
我低下头盯着封皮,看了好长时间才看清楚上面的字。
《被光守护的小镇》。
“这是一本资料集,我来给你们读读看吧。”有纪宁接过那本书,翻开页来。
热咖啡的香气飘荡在屋内。


第六章 守护到永恒


该从哪里说起呢?
这个令人悲伤,却又温暖的故事。
那么,就请跟我来吧。
来到这个小镇,实现愿望的地方。


温暖的三月,洋溢着春的气息。
“等等啊。”母亲焦急地喊着,但是小男孩没有听到。自顾自地跑进了树林。
很快,他迷路了。他发疯般寻找出路,但是没有找到。
他坐在一棵树下,哭了。
突然,一个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你为什么在哭泣呢?”
他抬起头,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影。
“不用找我了,我就是你身后的那棵树。”
男孩惊恐地站起来,望着身后的树。
奇怪,三月其他树木只是刚有一些翠芽,而身后的这棵树却异常繁茂。苍绿的叶子,挺拔的树干。富有生机和活力。
“我只想找到妈妈。”小男孩有些无力地说。
“这个很简单,但是,你要牢记住一点。”声音在继续,“这个小镇,是靠你们新的一代来维持的。任何东西,都是有生命的,要去珍惜它们,善待它们。”
“这样,所有的愿望都会实现哦。”
声音消失了,男孩突然感觉周围亮了起来。
是光。
男孩闭上了双眼。
等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妈妈的怀抱里。妈妈不停地哭泣着。
“能找到……实在是,太好了……”
这就是,温暖吗?


等男孩已经变成少年的时候,小镇也在经历着变化。
无数新楼拔地而起,蚕食着本就不多的绿色。
少年加入了当地的环保组织,不懈努力着。因为他还记得小时候的那一幕。
“小镇,是由你们来守护的。”
这天,他和妈妈去超市买晚餐需要的食料。在经过马路的时候。
一辆卡车飞速驶来。
“快闪开!”妈妈推了他一下,很幸运地躲过了那夺命的一撞。
但是,鲜血还是飞溅了出来。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妈妈倒在了车轮下。
他发疯般地跑过去,抱起母亲的身体。
直到她的遗体已经完全冷却的,那一刻。
他还是没有松手。


少年没有放弃一切希望,他凭借着已经模糊了的记忆,再次去寻找那棵希望之树。
他找了很久,也没有发现那棵树。
他无力地坐在地上,抬头望着天空。
繁星闪烁,已经是深夜了。
突然,他发现天上在下雪。
“春天怎么可能会下雪……”他伸手试图去接住那落下来的东西。
“这是……光?”那个小东西闪烁着黄色的光芒,钻进了他的手心。
温暖的感觉。
光笼罩了这个小镇。
他看见了,那棵树就在他的眼前。
他闭上了眼睛,像小时候那样。
“妈妈,回来吧。”他虔诚地抬起头,流着眼泪。“这是我最大的心愿,作为小镇的一份子的心愿。”
睁开眼睛。
厨房的炒菜声,多么熟悉的声音。
他飞奔到厨房,从后面抱住了妈妈。
“……这是怎么了。又淘气了?”妈妈扑哧一声笑了,转过头去。
面对的,却是她泪流满面的儿子。
窗外的光还在下着。
只要你能够保护小镇。
那么,光就会永远守护着小镇。
直至永恒……


第七章 意外的发现


“那故事真的是很感人呢。”渚一边吃饭,一边小声说着什么。
“那也只是传说而已。大叔,有什么线索吗?”朋也君看着古河大叔,问道。
“关于那棵树……好像真的没有印象。”大叔说。
“是吗……”我听到这句话,失望地说。
“……现在播报一则消息,今天,来自九州岛的知名话剧团来到当地中心病院,为残疾儿童和病患儿童举行慈善公演……”
瞬间,我们的视线全部集中在电视上。
我站起身,走近了一些。
因为,接下来说话的声音,是我的父亲。他拄着一根手杖站在那里,表情很安详。
“我很喜欢这些孩子,是他们给了我创作的动力。”
“那么,你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的吗?”
“……要坚强的活下去,因为,还有这么多爱你们的人,关心你们的人。一定要努力。”
“谢谢您的回答。这里是NTV,为您报道。”
在画面切换的最后一刻,我看到了父亲的眼神。
空洞的,没有焦点的眼神。
却充满着希望。


“在临镇么。”古河大叔敲了下桌子,“他的女儿就在这里,怎么也不过来看一下!”他忍不住怒吼道。
“秋生,别生气。”早苗阿姨劝阻着,“也许是因为太忙了,稍后有可能过来呢。”
“那个家伙……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大叔说着,把头埋了下去。
我从身后的包里找出了那个剧本。
“古河大叔。”我把剧本递给他,“这个,您还有印象吗。”
大叔接过剧本,表情起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啊……哈哈,这是我们刚开始合作的时候写的一个剧本。你看,那个时候他写字总是歪歪扭扭的,上下总是对不齐……”
“大叔,请您告诉我。那块绿地,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单刀直入,直接问他。
“那里啊。”大叔迟疑着说,“本来这个故事是当时根据传说编写的,但是。这块绿地是存在的。”
“就在郊外的某一个地方。那是一个,非常美的地方。”
“那太好了,大叔,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朋也君接过了话头,“说不定能够找到那棵树也说不定呢。”
“你还真把那个传说当真的了呢……朋也。”早苗阿姨笑了。
“那么就一起去看看吧!明天正好是休息日呢。尤美我们一起去~”渚快活地说。


第八章 恐怖的黑暗


“爸爸,爸爸~
我拉开窗帘,太阳已经快要晒到屁股了。
“爸爸,早饭呢?上学都要迟到了。”我焦急地喊着。
“尤美,怎么了?”卧室门开了,妈妈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出来。
“爸爸没有做早饭就走了。”我哭丧着脸,“而且上学也要迟到了。”
“乖,爸爸可能有事出去了。我给你些零钱,你先去上学吧。在便利店买一些吃的。”
“嗯。”我接过零钱,匆匆背起书包跑了出去。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
爸爸再也没有回来。
由担心,到埋怨,到忘却。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就这样不辞而别了。
这一幕,如今,还在梦中不断重演。因为,命运似乎在和我开一个天大的玩笑。我试图忘记这些的时候,它就会让我不断想起。
我睁开眼。
现在是几点了?我摸索着摁亮了电子表。
咦?怎么没有亮。
我又摁了几次,放弃了。
我拉开窗帘,看着满天的夜空,现在漆黑如墨,没有一点星光。
在这个时候应该会有星光才对吧。我回过头,摸到了房间的灯的开关。
还是黑色的一片。
是停电了?还是……
我无力地坐倒在地上,最后一种可能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接受。
我,彻底失明了么。
真想大哭一场啊,眼泪却始终流不出来。
“连你也要和我作对么……”我默默地摸着眼眶,强忍着悲伤,“那么,请告诉我吧。我的希望,到底在哪里……”
我把头埋在双膝之间,默默地开始抽噎。
不知过了多久。我站起来,穿好了衣服。轻手轻脚地打开屋门。
下了楼,来到玄关。摸到自己的鞋子。
我轻轻地关上了后门。


真冷啊。我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街道两旁的路灯肯定亮着,柔和的灯光洒在身上一定会感觉很温暖吧。
可惜,我已经看不到了。
“笃笃~”隐隐约约听到了手杖的声音。
安静的小镇,你那幸福的地方,到底在哪里?
不知不觉,我已经来到了小镇的后面。一片种满绿树的山坡上。
真累。我摸到了一棵树,就这样靠在上面,睡着了。


“嗯……尤美呢?”早苗的喊声传了进来。
“怎么了?”朋也和渚都被惊醒,赶紧跑出房间。看到的是,早苗指着客房的门。
里面是空的。
“这孩子,会去哪了呢?秋生~
“早苗啊,大清早的喊什么……什么?尤美不见了?”
“我们分头去找吧。”朋也说,“我去把春原也叫过来。”
“拜托了。”渚对朋也小声说了一句,“妈妈,我们去这边找。”


“咣”的一声,宿舍门被一脚踢开。
“春原!醒醒……”朋也拽着春原的被子使劲一拉。
“唔啊啊啊啊……啊,冈崎啊。今天应该不用上学吧。”春原揉着眼看了看桌上的日历。
“尤美不见了。赶紧起来我们一起去找。”
“啊,啥……我有点反应不过来,是中野同学?”春原赶紧穿好衣服,和朋也一起走出了房门。


第九章 小镇的生命


“尤美~
是妈妈的声音?
又是噩梦么?我真的很像逃避。逃避六年前的那天晚上。
忘不了的记忆。
忘不了,天花板砸下来的那一刻。妈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尤美,要快乐。”


“啊,终于找到了。”
是朋也君的声音。我睁开眼,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拉住我的手。”
我向前摸索着,抓住了朋也君的手,站了起来。
“没事跑这么远来干什么……而且还在这里睡着了。如果生病了怎么办。”朋也君略带责备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对不起。”我低头道歉。
“啊,找到了就好,冈崎你就别说人家了,赶紧回去吧。”春原同学的声音。他也来找我了么。


“喂喂~”远处传来说话的声音。我感觉到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
“是谁?”我问朋也君。
“好像是小混混一类的人,没事。”朋也君把我护到身后。
“这里是我们老大买下的地,赶快给我离开这里。要准备开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
“难道……你们要清空这片绿地?”朋也君颤抖着说。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离开。今天上午就要干完。”对面好像有很多人的样子,我捏紧了朋也君的衣角。
“终于开发到这里了么。”朋也君说,“那么,留下这附近的一片绿地,怎么样?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这块绿地消失?”
“绿地消失?这里会变成住宅区,变成现代化设施。绿地哪里都有,不一定非要留住这里吧。”对面的人说。
“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想打架吗?”对面发出了恐吓的声音。
“……”朋也君攥了下拳头。
“喂,冈崎。要上吗。对面有8个人。”春原小声嘀咕。
“那还……用说吗?”抓住的衣角松开了。一声惊呼,接着是拳头打在脸上的声音。
“朋也君!”我惊呼了一声。
“尤美,你靠后面站。”朋也君大喊一声。接着是挥拳的声音。
混战开始了。
我抱着头蹲下来,“赶紧停下来吧。”我默默地念着。
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给小镇留下一点生机呢?
为什么……


第十章 世界の终结


“呼,呼。喂,冈崎……”春原虚弱的声音传来,“赶紧逃吧,对方还会来更多的人的。”
“那也不能……这片绿地,让他们……。”朋也君喘着气。
“朋也君。”我从背后走过来,“不要打了……”
“这片绿地。一定不能被住宅区占据……我有这个预感,因为……这里是,小镇的生命。”
“喂,你们几个就是破坏我建设这里的人?就两个小子?”对面传来了熊一样的吼声。
尽管我看不到,我依然仰起头,和旁边的春原同学、朋也君看着对面。
“是……是大河呢。”春原说,“这片地区很有势力的人。”
“尽管就你们几个毛头小子,但是破坏我建设的人,我是不会留情面的。”大河说。
“那就来吧!”朋也君冲了上去。
嘭!拳头的声音。
朋也君倒在我身前。
“朋也君!”我大声呼喊,春原也挥拳冲向了对方,同样被打倒在地。
呼啸的破空之声响起。在背后。
恍惚中,我听到朋也君撕心裂肺的喊声:“小心身后!”
但是已经恍惚了,眼前明亮了起来。我仿佛看见了妈妈,她就站在我的前面。
旁边就是那棵树,带来希望的树。


结实的一响,木棒打在身上的响声。我呆立着,却没有丝毫痛感。睁开眼睛,我缓缓回过头。看见的是父亲倒在我的面前,手杖掉落在地上。
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安静得,好像只有我们两个人。
视觉好像自然而然就恢复了,就像曾经没有失明过。一切都像是小时候,像是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
我连忙跑了过去,低声呼唤着父亲。
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血来。
“爸爸……”我流泪了,呆呆地注视着他。我和他有多长时间不见面了呢?看起来他变得苍老了许多。“爸爸,醒醒……”
“啧啧,不是说让你别伤到人吗?这个大叔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大河说着,一步步走近。朋也君和春原同学还倒在地上,看起来非常痛苦。“那好,就让我来……”
人影闪过。
大河粗壮的身躯飞了出去,落地的是一个少女,银色的头发反射着耀眼的阳光,穿的是光坂高中的校服。
“智代?”朋也君看着那个少女,惊讶地说。
“朋也君!没事吧!”渚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是我碰到坂上同学的。我让她和我一起找尤美同学……”
“你们在搞什么……算了,这里交给我了。你们照顾好自己。”智代说完,转身迎向对面冲过来的人群。
顿时,人群中惨叫声连连。


“爸爸……”我低头大声呼唤着。
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是……尤美吗。”
“嗯,是我。爸爸……”我低下头,“爸爸,你的眼睛……”
“一直没有对你说,小尤美。”爸爸的眼睛直视着前方,跟电视上看到的一样,是空洞的。“其实……我在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已经出现症状了……”他虚弱地咳嗽了一声。
我扶他起来:“爸爸,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你坚持一下……”
“其实我一直在埋怨,是你害死了妈妈。如果当时你在家的话,妈妈也许就不会死了……想想就很好笑啊。”我流下了眼泪,“当时如果妈妈不是为了救我,我也就不会再活下来了。我现在想,也许这就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我却还不知道,胡乱埋怨……”
爸爸露出了笑容。
那个在生活中很严肃,在戏台上很活跃的爸爸,第一次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你能原谅我……那就是最好的了。虽然,这里面还有很多的故事……”
“我知道一定有很多的故事。”我把脸贴到爸爸的脸上,“我愿意听你慢慢讲,你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去医院。”
“尤美……”
爸爸的手垂下了。
我端详着爸爸陷入沉睡的脸,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什么也听不到了。


第十一章 那些失去的东西


梦幻般的感觉。
我环顾四周,我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但是却又似曾相识。
我的身旁,有一张写字桌,上面趴着一个少年。我走近他,他在睡觉,似乎做着甜美的梦。
那是我的父亲。
突然间,他惊醒了。他伸手摸到桌子上的笔,趴在桌子上继续写着什么。
他没有看到我。
我绕到他的背后,低头看了看。好像是一个剧本。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台词。
突然,他挥拳打向桌子,吓得我后退了一步。他开始哭了,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开始看不清东西了……我的梦想……”


场景再次切换。
父亲坐在医生面前,两个人好像在说些什么。
“……这种病以前真的没有相似的病例,我建议你还是早点做好手术的准备吧。”
“手术成功的几率,有多少?”
“只有30%左右,而且失败了之后有可能会彻底失明……”
父亲无力地垂下了头。


时间回到了父亲离去的那个早晨。
父亲趴在桌子上,认真地写着信。我走近,低下头看着。
“尤美,音雅,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你们。但是,我已经近乎失明了。我几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失明意味着我可能要告别我的梦想,更会看不到你们的笑脸。我开始害怕了,于是我想到了离开。我会去寻找治疗的办法,同时尽可能的帮助和我有同样病症的人们。我想要独自承受这一切,不让你们担心……”
写到这里,他突然停笔,然后拿起信直接撕掉,把碎纸放进了包里。
“我还说这么多干什么……”父亲笑了笑,轻轻地推开门。
消失在了晨曦的微光中。


接下来,是父亲孑然一身的生活。
我看着他漂泊在日本的各个地方,凭借自己的才能加入了很多剧院,并且不断努力,赢得了很多观众的喝彩。他一直默默忍受着失明的痛苦,只是为了把欢笑留在这个世界上。
他喜欢自己热爱的事业,同时也希望这个世界能够因为戏剧而变得更美好。
我却像个傻子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直到我失去了母亲,视力也开始减退。我都不知道,我失去了多么美好的东西。
这种东西,叫做亲情。


天上似乎开始下起雪了呢。
傻瓜,春天怎么会下雪呢。
可是,真的是雪呢……
我呆呆地看着天空。
无数柔和的光,降落下来。
“不是雪呢。”渚的声音传来。
是光。我看着天空中,那一个个小亮点,慢慢遮盖了我的视野。
如果这是一场噩梦,请让它快点醒来吧!
如果,可以的话……


终章 小镇实现愿望的地方


  “尤美,今天要吃什么?”妈妈问我。
“什么都好,妈妈做的饭最好吃了。”
“太棒了,那我们出发!去野营!”爸爸笑着打开了大门。
爸爸开着租来的车,我们向着小镇进发。
“为什么要来这个小镇呢?”我不解地问爸爸。
“因为这里住着我一个老同学。正好顺便来看看他。”爸爸说。
“哦。”我不再言语,专注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高中三年级的暑假,我决定要升学了,因为分数不低,而且现在正值泡沫经济破灭的时期,面临就业困难的问题。爸爸妈妈也全力支持我,为了庆贺我能够顺利升学,我们决定来到远方的小镇去野营,顺便看看爸爸的老同学。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们在镇子后面的树林里安营扎寨,准备在这里度过一个夜晚。
“呦~看起来不错呢。我那个老同学说这一带很多来野营的,绿地保养的很不错嘛,还很凉爽。”爸爸搭好帐篷,看着周围的树木,叉着腰感慨。
“是啊,开饭咯。”妈妈笑着招呼我们过来吃饭。
“我开动了!”我看着便当盒里的美食,高兴地拿起筷子。
夕阳探了下头,悄悄地坠落了下去。


“哈啊~”我打了个哈欠,靠着树坐下。
这就是我向往的,幸福的家庭生活。
“一直持续下去吧。”我在心底默默地说。
旁边的树动了一下,也许是风吹的吧。
扑哧一声,我笑了出来。哪有这么大的风能吹动如此粗的树干?
好吧,那就是我的错觉了。
我摸了摸裙摆,眺望着下面的小镇。
愿幸福能够永远伴随着这里的人们。
直到,永远……


(完)
5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6:40:33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追不到的梦想,在远方等待着我们。
    追不到只是暂时,只要你还没有放弃希望。
    TOP

    不错的一篇同人文。
    挺喜欢的一个故事,清新的味道呢,喜欢。文笔也不错呢。很出色的发挥了CLANNAD的背景呢。主旨也很符合呀。
    但是一些情节发生得太戏剧性倒是削减了一点魅力。本来若是能够做好铺垫,慢慢推进情节或许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不过,或许是篇幅所限吧
    总之、真的是很不错喔,请继续加油~!

    PS:中野……看到这个姓某龙第一个想起了中野梓喵……
    TOP

    整篇文字以對話為主,描述佔其中少數,不過也因此讓人能捉到CLANNAD的影子。
    對於原作作品角色的描述的都很不錯,至少在個性方面上都有捉到,不會和原作脫離太多,這點還算令我佩服的。
    至於感想的話嘛,原創角色的半失明屬性還真是有吸引到我。
    我本身就特別喜歡那種有怪病在身的,順便我創作的角色中有許多角色都不是身體完好健康的人…呃那啥,貌似有點偏題了。總之嘛,在看完終章以後有種「終於結束了啊」的感受,同時也帶來一點的回想,偶爾看下這樣短篇的同人文也挺不錯的。
    TOP

    回复 3# 画ノ音 的帖子

    其实吧,写这篇文主要是为了让大家能够重温clannad当年留下的感动。设计这个故事主要是为了更好利用原作的世界观,然后又因为想写个短的,情节就有点铺垫少了。
    终章我利用了原作中的光玉,尽可能想创造一个Ture end。这样读起来,是有种「终于结束了啊」的感觉。
    谢谢点评。
    追不到的梦想,在远方等待着我们。
    追不到只是暂时,只要你还没有放弃希望。
    TOP

    回复 2# 哈克龙 的帖子

    多谢鼓励。我会继续加油的。
    追不到的梦想,在远方等待着我们。
    追不到只是暂时,只要你还没有放弃希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