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书评] 从言文一致角度浅谈新文化运动中的反对声音

[ 6291 查看 / 20 回复 ]

没有研究过日本文学史,不过紫式部写《源氏物语》不用汉字的直接原因不是因为当时女子不许使用汉字吗?
据说紫式部腹诽清少纳言用的就是:身为女子,居然使用汉字。
1

评分次数

    TOP

    小D的這篇文章,主要是勸喻別人對「文化运动中的反对声音」公正地進行評價,而並非著重於文言或白話文。

    我就直接對以上「勸喻」的行為來作出回應吧:
    1. 大概誰也不想對誰作出「公正的」評價,只想得出「能讓自己覺得滿意」的評價,至少大部分人都是這樣。
    2. 評價的「公正與否」是「能否讓自己滿意」的衡量標準之一,有時候標準卻是越公正就越不能讓自己滿意。
    3. 官方書寫的歷史就是所謂的「勝者的歷史」,對全國民進行教育的歷史教科書很明顯是歸於此類。
    4. 勝者可能不會為自己的歷史定下任何評價標準,但勝者的追隨者們,總是會好心地為他加上評價的標準。
    5. 如果我是個投身工作的社會人,知道自己接到的活就是寫「歷史教科書」,第一個扔下的東西就會是公正。
    6. 不為半斗米折腰的君子是不願意接下違心的工作,那願意接下工作的又只會剩下哪些人?
    1

    评分次数

      TOP

      回复 10# boluobread 的帖子

      至于刘先生的事迹,有兴趣的孩纸可以去百度一下,还是挺丰富的。当然也留了些话柄。

      关于你说的第一点,梅光迪先生的《评提倡新文化者》里有一段很能解释问题:
      “吾国今之提倡“新文化”者。颇亦类是。夫古文与八股何涉。而必并为一谈。吾国文学。汉魏六朝则骈体盛行。至唐宋则古文大昌。宋元以来。又有白话体之小说戏曲。彼等乃谓文学随时代而变迁。以为今人当兴文学革命。废文言而用白话。夫革命者。以新代旧。以此易彼之谓。若古文白话递兴。乃文学体裁之增加。实非完全变迁。尤非革命也。诚如彼等所云。则古文之后。当无骈体。白话之后。当无古文。而何以唐宋以来。文学正宗。兴专门名家。皆为作古文或骈体之人。此吾国文学史上事实。岂可否认。以圆其私说者乎。盖文学体裁不同。而各有所长。不可更代混淆。而有独立并存之价值。岂可尽弃他种体裁。而独尊白话乎。文学进化至难言者。西国名家(如英国十九世纪散文及文学评论大家韩士立Hazlitt)。多斥文学进化论为流俗之错误。而吾国人乃迷信之。且谓西洋近世文学。由古典派而变为浪漫派。由浪漫派而变为写实派。今则又由写实派而变为印象。未来,新浪漫诸派。一若后派必优于前派。后派兴而前派即绝迹者。然此稍读西洋文学史。稍闻西洋名家诸论者。即不作此等妄言。何吾国人童无知。颠倒是非如是乎。”
      当然这篇文章也被作为“阻碍者的言论”而遭到批驳。

      “文学烂俗化”这个东西……要谈起来又要发表一堆老头子一样的言论了,我也不想说……
      至于普及知识,当然白话文有优势,这一点我也提过。当然太多的人拥有半瓶醋的知识也许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知识还是越多人懂越好。

      写文可以天马行空的写,当然若是研究文学就是另一回事了。
      最后编辑Decorated~38324 最后编辑于 2012-09-28 20:19:59
      1

      评分次数

        TOP

        嗯,梅先生的这一段很有道理,新的文学形式的出现并非是取代旧的文学形式,所有文学形式应当是并行不悖的。

        如果是左派的批驳倒还能理解,教科书最终定论也是加以批驳?

        还真是难以想象……
        1

        评分次数


          優しさには いつも感謝してるだから強くなりたい(I'm on the way) 進むために敵も味方も歓迎じゃん    ——《again》 YUI
          TOP

          有幾點想提出一下:

          1. 這是期末作業還是論文?原始材料的引用不太足夠啊。結構上還缺少了研究方法及術語定義的部份。
          2. 文中的「言文一致」,我比較喜歡「文白相爭」這個理解。文言與白話之間的此消彼長,遠至元明間成書四大名著已有白話化傾向,近至清末已有未成熟的白話小說創作。「新文化運動」仍是順應文學發展的歷史趨勢。
          3. 大陸一直以來以「唯物史觀」作為教育、研究的必備框架,所以充斥著「逆歷史潮流」、「封建的糟柏」等有色眼鏡是可以理解的。我不吃「唯物史觀」這一套,讀到這類詞彙時就像「敏感詞」一般過濾掉就可以了。
          4. 新文化運動主要推行者很多都是在日本留學的,可以推論出在文體變革這一塊是向日本「借鏡」的。(有很多細節可以研究,夠寫一篇作業或論文了)
          5. 『文言文化中包括“三纲五常”等』我感到有點疑問︰
              a. 何謂「文言文化」?文言只是載體,是媒介,是中性的,不要把道德教訓的批評算在文體上。
              b. 從歷史現實來看,「三綱五常」只是口頭上說說,作為達官貴人的裝飾品而已,從來沒有成為主流。三綱是法家韓非子的,孔子沒有講。只是後儒將三綱五常合在一起講方便統治而已。在我看來「仁義禮智信」才是不容置疑的普世價值。
              c. 所以若將這句改成「舊封建文化中包括『三綱五常』等」,又有甚麼分別呢?
          6. 文言文學習都有難易之分,唐宋散文應該不太難。最重要的是細心、有耐性、用心思考,多查字典(不是說現代詞典,說文或者爾雅都是很有用的)。
          7. 其實文白之爭,我一點都不關心。現在學生語文水平低下的現象,還不是沒有在語文上下功夫害的?日文的「勉強」,請按中文意思解,並作為學習態度。

          有些地方講得過火了,請見諒。
          最后编辑ceruleanpearl 最后编辑于 2012-09-29 00:36:47
          My treasure box
          蔚藍色的珍珠,將它們一顆顆放進寶箱裡
          TOP

          回复 15# ceruleanpearl 的帖子

          这篇文章只是听过大学第一节中国现代文学史的课后的一点感想,交给教授来讨论的。确实很多地方不完善,也不能作为论文来看待(期末作业什么的离我还远着哩~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v-b)。这篇文章写的时候只用了一天的晚上10:00到凌晨3:00五个小时,所以也没有太多的取材,只是凭着印象记得哪里的哪里有怎样的话就去找来用而已,结构上也有些混乱。还只是个雏形而已,以后或会丰富,也或不会丰富,如果有时间还是想再完善的,见笑了-v-b
          新文化运动最重要的还是把白话推进到了文这个领域。之前诸如白话小说,是由唐传奇一步步发展来的,一开始是戏文,戏文的话或多或少还是要贴近说话,也就带了白话的根。而文虽有骈散之别,但均系文言。文本身与小说既同属于文学又彼此区别,可以说长期在分别的轨道上发展。虽大潮流确实是白话日益繁盛为趋势,但具体上还需具体分析。
          其实当时写这篇文章的唯一想法就是:气不过。对书中偏颇的看法气不过,更为这种论调成为教材而气不过,也为著者无端抹去事实断章取义气不过。其实那时也懂得,毕竟是80s大陆出版的书,某些色彩是抹不去的。但是还是想说,这样的思考方式如果通过教育的方式延续,流毒甚深啊……
          其实本来是想写封建文化的,但是由于封建这个词在中国现在的用法很奇怪,既不是《封建论》中“分邦建国”之意,亦不是西方“feudal”的意思,而是被附上了很多奇怪的定义……所以当时犹豫之下还是换了词汇,是打算以“文言文化”代“中国封建文化”之义。但是正如所说,“文言”是媒介,是中性的,这个替代不能成立。
          又,三纲虽只有官员会提及,但我认为,三纲的思想还是浸润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的,虽没有严格的规定,但也成为一种道德的约束与规范。
          对于文言文,我的看法是,文必须有其使用环境才会有生命力。白话替代文言之后,文言逐步淡出了日常使用,丧失了其使用环境,也就是说文言在白话文兴起后其实已经“没用”了。所以我们虽然研究文言,学习文言,但是却很少创作文言,新的文言作品也没有广为流传。
          说来惭愧,尔雅与说文虽久慕其名但也都未看全,说文更是只是扫过几眼。多谢建议,要学的还很多呀~这些书以后会多加参考的=v=
          TOP

          对于文言文,我的看法是,文必须有其使用环境才会有生命力。白话替代文言之后,文言逐步淡出了日常使用,丧失了其使用环境,也就是说文言在白话文兴起后其实已经“没用”了。所以我们虽然研究文言,学习文言,但是却很少创作文言,新的文言作品也没有广为流传。


          我倒是记得文言文在之前的挺多朝代已经不是作为口头语言来说的了。而是作为一种文章的文字。。
          文言文自有其美,只是学起来麻烦而被白话替代。。但是这并不代表文言文本身就没有他的意义了。。
          我觉得少写文言文的文章的原因是他比较麻烦。。不是白话文那样是个人就能来两句。。
          这个世界方便的东西总是会代替麻烦的东西。但是方便的东西未必比麻烦的东西看起来好。。

          文言文对我的意义是。。他是我的地方方言的前身。所以感觉亲切了些
          KFC第三届版杀 戏服 日向秀树
          TOP

          回复 12# kameu03 的帖子

          1. 大概誰也不想對誰作出「公正的」評價,只想得出「能讓自己覺得滿意」的評價,至少大部分人都是這樣。

          “公正的”和“满意的”区别在哪?“满意的”作为一种非常笼统的说法,能否分为几种具体情况来大致讲讲?

          2. 評價的「公正與否」是「能否讓自己滿意」的衡量標準之一,有時候標準卻是越公正就越不能讓自己滿意。

          “有时候”指的是什么“时候”——即在何种条件下“越公正就越不能讓自己滿意”?

          3. 官方書寫的歷史就是所謂的「勝者的歷史」,對全國民進行教育的歷史教科書很明顯是歸於此類。

          “勝者的歷史”何解?是“为胜者说话的历史”还是“胜者编写的历史”,抑或是“胜者眼中的历史”?

          4. 勝者可能不會為自己的歷史定下任何評價標準,但勝者的追隨者們,總是會好心地為他加上評價的標準。

          “勝者的追隨者們”指的是什么样的人?“追隨者們”为“勝者”加上评价标准的时候,会用什么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好心”?这种“好心”在“勝者”看来是怎样的一种状况,是不是越多越好的东西?

          5. 如果我是個投身工作的社會人,知道自己接到的活就是寫「歷史教科書」,第一個扔下的東西就會是公正。

          很赞同,我认为写得越假越好,让每个人都看出这些话不能信,就可以不误导任何人了。假里带真反而误事。

          6. 不為半斗米折腰的君子是不願意接下違心的工作,那願意接下工作的又只會剩下哪些人?

          ——结合前几条来看,应该就是愿意让“半斗米”“满意”的“好心”人了吧。


          闲话:
          我觉得这个“胜者”是很主观的概念。陈胜张角之类,起于草莽死于镇压,算不算胜者?到本朝被捧起来了。汉孝武皇帝刘彻,外讨匈奴内打豪强,算不算胜者?但被后世很多史家批评。当权者如果总把自己当做胜者,而没有作为权力棋盘上一颗棋子的自觉,那是不会有几天光景的。至于把别人标榜为“胜者”的人呢?——没有永远的胜者,只有这一时那一时的权势和臣服而已。

          我不觉得楼主的正文和回复里有“勸喻”(或曰带有很强的目的性)的味道。用语言改变别人的想法,那是何等不易,即使能够说服,几句话完全够用,而不必扯出那么多的东西,这个道理我相信楼主明白。若是因结尾反问了几句之故,却又何以以这一两句话,便把前面那么多文字当做依附品来理解。我看到的,只是纯粹的自我表达而已——相较于很多缺乏意义的文字而言,这一篇的分量足以让人用心关注了。

          至于所谓“公正”,我从不认为那是需要让绝大多数人接受的东西,也不认为它还是不存在比较好。它维持的是整个社会的平衡,为了不让人们的私欲和利己主义把社会引入疯狂和崩坏。“公正”所要突出的东西其实就像一杆秤上的某个部件,虽然小、又远离轴心,却在整体上起着维持平衡的作用,让另一端的大、多、重的部分不至于失去控制。如果揣摩一下它的字面意思,也不难发现这一点。总之,各如其分才是最好的状态。
          最后编辑驿客林夕 最后编辑于 2012-09-30 13:58:26
          TOP

          “公正的”和“满意的”区别在哪?“满意的”作为一种非常笼统的说法,能否分为几种具体情况来大致讲讲?

          滿意就是字面意味,因為能讓每個人滿意的答案也不同,所以就給出一個籠統的說法。
          公正的評價可以讓部分人滿意,也可以讓部分人不滿意,就是這個意思。

          “有时候”指的是什么“时候”——即在何种条件下“越公正就越不能讓自己滿意”?

          當給予別人一個公正的評價時,會損害到自己(或他人)的利益、或傷害到自己(或他人)的感受。
          這種情況下,越公正的評價就可能讓人越不滿意,無論給予評價的是自己還是他人。

          “勝者的歷史”何解?是“为胜者说话的历史”还是“胜者编写的历史”,抑或是“胜者眼中的历史”?

          那句子裡的「勝者的歷史」就是指「以勝利者身份編寫的歷史」。

          勝者的追隨者們”指的是什么样的人?

          就看勝者是指什麼來解釋:
          如果勝者是指某個時代的政府或領導人,那追隨者就是為政府工作的官員們。
          如果勝者指的是某個宗教領袖(或象徵性),那追隨者就是指信徒們。

          “追隨者們”为“勝者”加上评价标准的时候,会用什么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好心”?

          用他們覺得是好的東西來表現,這種好可以利己或利人,不能一概而論。
          如果他們覺得公正能讓自己滿意,就用公正,不能讓自己滿意就不用或壓制。

          这种“好心”在“勝者”看来是怎样的一种状况,是不是越多越好的东西?

          不能一概而論,會有「勝者」認為這種「好心」越多越好,也會有「勝者」覺得他們的「好心」越少越好。

          很赞同,我认为写得越假越好,让每个人都看出这些话不能信,就可以不误导任何人了。假里带真反而误事。

          那句子裡不包括這種偉大的想法,對我這個接下工作的人來說,可不會管其他人是否對內容抱有任何想法,只會關心自己的報酬、及上司(或負責評核教科書的人)的看法。

          回應最後面的那一段:
          我所指的「勝者」用於政治概念上,只是指「執政者」或「執政黨」這種身份,「勝」的描述不涉及「好壞」的判斷。對二戰時期的德國來說,未戰敗以前,在德國執政的希特勒就是當時德國的勝者,無論他做過多少壞事。至於是否自覺,光景有多長久等,對我來說政治家們都沒什麼光景可言。如果那些政治家的內心只為追逐名利、不是一心想為人民服務,無論他最後得到多少都無法滿足,只會更加空虛。
          1

          评分次数

            TOP

            0.0!气氛好热烈!
            (某d我来祸害你的帖子了……

            当初看到d发链接的那篇前贤所写的文章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感触。
            今天粗粗的爬了一下楼,心中有了六七分数。
            于我而言……最大的感想……大概就是,
            伤感,吧。
            我可以捧着唐诗啊宋词啊鉴赏辞典津津有味地看一整天;然而总有种古人之后,再无古人的赶脚。
            至少,经典想要成为经典,或许真的需要时间……
            ——话说唐宋时期的人们,是否有着我们现在对待这些诗词的感情呢?

            其实由我这个一心专于西方古典(?)小说的人来说或许真的不太适合,但是中国文学的现状,确实是少见文言了,吧。
            (等等这两者没有可比性吧?!离题万里吧喂!)
            推广白话是为了普及么?
            普及白话以来,真正好的作品我们有没有?当然有;那么现在新鲜出炉的好的作品,有没有?我们也有!
            但是,这些好的作品普及了么?那么现在真正被普及的,又是些什么作品呢?


            可话又说回来。普及的是些什么作品,原本就与文种无关(=_=b
            闹了半天我最纠结的问题原本就与某d的主题无关啊摔!
            算了我闪了不继续祸害了……(死很远


            顺便最后吐槽你们讨论的重点已经不知所云了……
            早该明白的。一直如此软弱。···尽管如此!还是选择坚信着——
            什么是通往成功的捷径?失败是通往成功的捷径。
            也许你不满意。那么好吧——失败是通往真理的捷径。
            上下求索中。
            ——就算水土不服也要努力填坑给你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