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读Crane大【AIR人文学术研究】及相关帖所思

[ 5014 查看 / 6 回复 ]

(来keyfc已经很久了,但是从来没有回过贴……这一次算是感想类的报道可以么?……
昨天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详细地读了Crane大的【AIR人文学术研究】及相关的一系列帖子(都是很老的东西了,翻旧账有没有问题?~),对Crane大和zaibdesf大的理解以及严肃的态度十分折服,但同时在Cranezaibdesf大与诸位能手的讨论过程中我想到了很多相对边缘化的问题,与讨论内容本身无关的一些看法,且放出来与大家分享~


(本文不涉及剧透,但引用帖均涉及剧透)
(又,此文为初稿,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应该会稍作修改……)


读帖的那一个下午我脑海中始终有一种类似既视感的存在,Crane大与大家的讨论不断地使我回想起之前我曾接触过的一类讨论:关于“金学”是否可成家的讨论,即关于金庸作品是否有足够高的文学价值,是否值得人们以学术的态度去探讨他的文学价值进而成立学说的讨论,进而演化到对于通俗文学作品的文学价值的讨论。在那一番讨论中除却未认真阅读过金庸作品的卫道士的抨击不议,更多的是已读过金庸的人(至少对小说稍微有过接触)中认为金庸小说不过消遣而已,并无太高文学价值的人们与认为金庸小说不仅在武侠小说范畴,在小说界本身也具有极高的文艺价值的人们的讨论。而认为金庸为消遣的人的观点很大程度上透露出来的是通俗小说由其性质所限是不可能具有很高程度的文学价值的。(我个人现在是极其反对这一观点)而在读各种讨论帖时,关于AIR本身的价值是否值得我们以极其严肃的态度来对待,是否值得以学术的态度(此处学术的态度专指文学评论的态度,其他引入医学或自然科学等方式来解释AIR这样一部带有幻想色彩的作品本身我是持反对的态度)来赏析的讨论也占据了虽不主流但也不可小觑的篇幅。这在帖《大家对橘敬介怎么看呢?》http://keyfc.laputachen.com/bbs/showtopic-20141.aspx与帖《为什么观铃最后会想起所有事情?》http://keyfc.laputachen.com/bbs/showtopic-20428.aspx中有比较明显的体现(此帖25楼就提出了“童话故事啦。。。何必这么认真呢?”的观点,这在一般接触AIR的人中也是极为普遍的)。


于是与对金庸的态度类似地,我认为AIR作为一个文艺作品,是具有足够让我们正视的艺术感染力与文学价值的,而我们在被AIR一遍一遍又一遍地感动的同时也应该更深层次地挖掘AIR的艺术价值。(其实这不仅仅适用于AIRGalgame中具有高度艺术价值的作品也已不少,Key社能够拿得出的就足够多了)这样做一方面能使我们更深层地了解这部作品,而不是简简单单地作为一个感人的故事而接受,另一方面这样的讨论与挖掘能够更进一步展现AIR的光辉,进而使它得以广为流传。故而我本人极其欣赏Crane大严肃的考据与分析,我认为这才是我们能更深入地了解和了解AIR的途径所在。(不过Crane大在《逸于世外的光翼——论Key作品中的独立赋格及其意义》一文http://keyfc.laputachen.com/bbs/showtopic-33135.aspx中所提出的“独立赋格”一词我还是稍有异议的,因为我自己并没有查到“独立赋格”这个词在西方文艺理论中的来源(说白了除了这篇文章外没有见到这样的说法),而赋格一词本身只是一种结构上的意义,恐怕并不是Crane大所提出的“被赋予某种特殊的‘格’”这样的含义)


AIR的艺术感染力恐怕大家都能够认可,但说到文学价值恐怕会有一些人提出异议,因为AIR作为Galgame首先是以娱乐性为目的(娱乐性不只是指令人高兴),并且AIR中的文字信息多为对话的形式,而对话部分常因人物本身的原因并没有太高的文学性(即通常人们所认可的文字优美一类),所以认可它作为文学作品的价值恐怕并不容易。不过Galgame在早期是以“电子小说”的名义自居,(我的同学第一次向我介绍AIR的时候也是称为电子小说,不过后来我自己玩AIR时跟他说这还不如叫电子话剧)认为其核心内容是它的文字信息这一点应该并没有错,仅就这一点看AIR是可以被称为一部文学作品的,(至于星之梦这样的短篇作品单看文字作为小说也是很不错的)而一部小说的价值并不只是看其中文字的优美与否,更多的是要看它作为小说对人物的描绘和对作品主题的深化,AIR中最重要的当属对神尾观铃逐渐变得坚强的过程描写和对母爱这一主题的刻画,在这两方面的表现完全可以使它进入优秀文学作品的行列。同时Key社为人称道的精品战略也保证了自己作品的文学性和艺术性,这都使我们对AIR进一步的研究成为可能。


不过对AIR价值挖掘的过程还是有许多很明显的障碍的:首先在于AIR作为Galgame并没有足够大的普适性,(简单说就是Galgame接触的人不够多,更多的人是看TV版被感动的;而且程序本身有兼容性方面的问题,多年后的OS是否还有AIR登场的余地还未可知……总是用虚拟机去玩的话代价还是稍大了些;还有Keyfc至今没有给出完整版的汉化(我同学在汉化组所以我了解的多一些,简单说现在的形势还是十分被动的……)使得我们不会日语的人与Crane大这样直接引用日语的人讨论会有比较大的麻烦,而更大的麻烦其实在于我们引文的不方便性,在游戏中寻找一句话可比在一本书中找一句话要麻烦得多了……)其次我们广大喜爱热爱AIR的同胞们也没有足够的自觉性,还没有多少人具有深度挖掘作品价值的意向与能力。(除Crane大与zaibdesf大外还没有见到太多的人有严格根据原作进行分析的意识,此外我认为的TV版是属于原作改编,其意义与金庸的诸多改编影视剧是一致的,当然水平上要高很多,这依然使我认为拿TV版作为我们挖掘的本体是极不合适的,在表达层面上两者还是有许多偏差的)这些对我们进行严肃讨论都是极大的障碍与不利。


(但是,就算是这样只要有爱就没问题对吧!~)


虽然有这些不利的条件存在,我依然认为现在的环境对我们开始严肃讨论是极为有利的,因为我们大家的内心都是处在逐渐开放的过程,逐渐能够接受这些在老一辈眼中或许幼稚不堪的“动画片”的文艺价值的过程,逐渐能认真地讨论这些撼动着我们内心的作品的过程。(和对金庸的讨论是很类似的)虽然有许多人还不具有这样严肃讨论的水平(比如我),但是建立起这样的态度就是我们讨论的开始!既然是开始,我们可以允许幼稚,允许偏见,允许细节方面的不严格,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对待作品的严肃与热情,这两个词完全不矛盾!~


所以我们大家更多地来进行严肃的学术层面的讨论吧!~可以从比较简单比较直观的论题开始,比如最直接的从AIR中表现的母爱入手,讨论母爱的无私,母亲对孩子的依赖性以及母爱建立情况等。AIR中最重要的两位母亲八百比丘尼与晴子恰好是两类母性的典型,一位是与自己亲生的孩子完全没有任何接触而再相见时体现出的母爱,另一位是虽然血缘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但是随着共同度过的时间的积累而逐渐产生的母爱。这两种类型都体现出了母爱的无私与伟大,但是建立的过程确实如此相反,在我看来是比较有意思的对比~当然还有圣对自己妹妹表现出的类似于母爱的无私,在作品的地位也是可以思考的~更有意思些的是晴子继母身份设定的原因,为什么在表达母爱主题的作品中最为重要的一位“母亲”却并不是母亲?如果是我的话我或许会设定成观铃的父母离异,母虽然抚养观铃但是由于她跟她的父亲有许多相似处而不愿太过亲近(好像太像朋也了嘿嘿~)~我想类似的讨论总是有价值的,而且也可以使我们逐渐学会如何严肃地讨论这一作品~


还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能以学术的态度来对待AIR,或者CLANNADKanon,乃至Galgame中的一切真正意义上的优秀作品!我十分期待能看到大家的讨论!~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我也覺得AIR也是文學作品,文字能到傳達作者想表達的東西,做為讀者,我們能夠理解到就是成功
    像是樓主所說的母愛,就已經成功傳遞出去
    雖然樓主所言的AIR普便性不高,但我個人覺得AIR已經眾所皆知
    我還看到有本教科書是用AIR做封面.......這的確很有普遍性(汗)
    GAL不需要侷限在他是藝術品,休閒品,文學作品那種只能擇一的選擇
    喜歡就好,只要喜歡那作品,那就是最好了~
    至於金庸部份的討論.....小青蛙好久沒來這裡呢(懷舊)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回复 2# 水羊 的帖子

    诶??小青蛙是什么人物呢??~其实我只是在这很少能见到像Crane那样严肃态度地分析理解AIR的人~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认真地讨论而不是以说着玩的态度说罢了~(虽然那样也无可厚非)
    1

    评分次数

      TOP

      这个话题我稍微引申一下,谈谈“ACG”这个整体吧。
      这里有一个类似的例子,用这个来说也许不错。
      http://bbs.saraba1st.com/2b/read-htm-tid-808455.html
      就我个人而言,读完这篇文章后还是很有感触的,但是就我所接触到的东西而言,主流的意见是这样的。
      “作者就不能说人话吗?”
      “也就只有教授(原文楼主)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让他们自high去吧”
      “把那些看清楚我不如看动画,比如那个谈审美我就实在没看下去。”
      “至于那些看不懂的名词,我既然适可而止了,我为什么还要研究那些呢。我有研究那各种思考的时间,我不如看物理化学,因为说白了这只是一个兴趣娱乐”
      从这些话里可以看出,对大部分人来说,ACG只是一种单纯的商业消费产物,作用是娱乐。看过了,笑过了哭过了就算过去了。这种观念并没有因为现在环境而变弱,相反,这种“看动画就是图个乐子”的声音反而越发强烈了,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当今ACG市场过于偏向商业性和娱乐性,从而导致受众难以用严肃的目光来对待ACG---人家制作者的意思就是让你轻松点看待ACG,你还要去找“严肃性”,累不累?
      (其实也许根本不需要额外找什么例子,从楼主这个贴的回复量上就可以看出大家对待“严肃性”是个什么态度了w)
      而另一方面,说道严肃性本身,这个也不一定要在ACG里寻找,跳出这个圈子,世界还广阔着呢。
      说了这些也许有点悲观的话,但其实我本人还是赞成严肃点看待ACG的,但这种严肃自己明白就好了,能找到一两个讨论者就是万幸。想改变大环境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这种讨论中,除非从改变现今ACG市场开始。
      说道“艺术”和“文学”,我认为还是应该思考一下这两个概念的定义。首先这是一个社会性的概念,也就是说“艺术”和“文学”是由大部分人的认同和历史的发展所决定的,这个也许一时之间我们无法改变。但是另一方面,这些东西自己懂就好了,你觉得是艺术就是艺术,你觉得是文学就是文学。
      所谓文学,所谓艺术......
      对了,即使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如果楼主一定想找一些讨论带有严肃性的地方的话,在动画方面我的推荐是:Animesuki,兴盛期的Popgo,漫区。至于galgame讨论区...啊哈哈今天天气真不错。
      --
      呀抱歉忘记回了..
      这个..从作者的思想到转化到文字再到添加图画,声音,肯定在表达上是会有差别的,如果非要这么说的话,读者接触到的部分和客观存在的部分之间肯定也是存在差别的。
      大部分学校的动漫社写作动漫社读作交友社,这个就不必太过认真了,而且在三次元找到兴趣相投的同好我感觉概率还是挺小的...
      最后编辑I.C 最后编辑于 2013-02-07 19:45:54
      1

      评分次数

        TOP

        回复 4# I.C 的帖子

        额……感谢回帖~人气方面其实我自己是有准备滴~感谢你推荐的地方~
        确实对大多数人而言ACG只是一种娱乐方式,但我本人是对其中严肃一些的内容更感兴趣的~发这篇其实也就是看看能不能找到几个同道了~
        有一点不太同意的地方我再解释一下~
        所谓“人家制作者的意思就是让你轻松点看待ACG,你还要去找“严肃性”,累不累?”这一观点在对金庸的讨论中我也已经见过很多了(由于见识问题总拿他说事很抱歉……)作品本身在完成的那一刹那起与作者就有一段隔离了,并不一定由作者本身的想法来决定,而且作者向外界表现出的想法(具体到各类访谈)究竟表达出多少自己创作时的看法这是不一定的,金庸就常说自己只是个说故事的,可他就完全没把自己的小说单单当故事看~
        主流的意见我确实感触很大,在我们学校我还加入了动漫社结果因为感觉没有同道中人所以一直没跟着活动过……
        另外我并不是在ACG界寻找严肃性,只是在伟大的作品上切实地感受到了它(对AIR我很想用她)的伟大从而习惯性地以严肃地姿态来对待了~当然ACG外我更容易能找到自己的容身处,但ACG也是我脱离不了的美好世界了啊!~~(虽然和大多数人所需求的不太一致罢了~)
        TOP

        这么多年过去了,来这里的频率渐渐也比较低了,不过能看到这样的讨论帖子还是很欣慰的。
        因为和Crane在三次元世界中也是面识,我特地还为此联系了下Crane。

        就上面谈到的,我来说几点吧(部分也代Crane来说下)。

        1. dugu君提到的“深层次地挖掘”的意义:
        dugu君说到的,有利于对于作品的理解,有利于作品的流传,这两点也是不可否认的。不过我觉得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深入挖掘的过程中,你自身也会受益良多,即使没有达到提高艺术鉴赏品味的程度,其收获也要多过任何一次为了应付而写的文学作业吧。
        所以且就带着这个最纯粹的动机,无论别人怎么说,无论作品本身有着怎样的限制,尽情地为了自身的精神品性而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吧。

        2. 我觉得dugu君那句“建立起这样的态度就是我们讨论的开始”说得很好。
        其实Crane在《逸于世外的光翼》一文的讨论中,就强调了态度的第一性。有了一颗去思辨、去审美的心,什么起始时的幼稚、细节上的不严格,知识上的不足,都不能阻碍你在这个方向上前行的脚步。
        就算是专家教授,满腹经纶,如果没有上面所说的这颗心,把学问仅仅用作评职称,或是在媒体抛头露面作秀的谈资,这些知识又有什么意义呢。
        反而是那些业余的纯粹的爱好者,把这颗心作为自己生活的一种价值航标,让思想和美学滋润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一个如周国平先生所提倡的“善良、丰富、高贵”的有灵魂的人,不是专家又有何妨呢?
        康德早在几百年前就为人的灵魂的高贵从哲学上加以了肯定,至于具体的个人如何去实现,依旧是态度决定一切。

        3. 这里代Crane解释一下,“独立赋格”是Crane在该文中提出的一个概念,也是该文的核心,因为很难从已有的学术中生搬硬套一个适用于本文的提法,严谨起见,Crane只好独创,请勿以现有的词义来联想或拆字理解。具体意义请回到原文中,已有详细阐明。

        可能是Crane在此文中已经超越了一般的亲情与爱情,进入了人文关怀甚至终极关怀的视角的关系,才使得大家不太好理解吧。

        4. I.C君提到的当前社会对于ACG的态度的趋势,我也表示赞同。这里面有ACG业界商业化深入的原因,也有时代大环境的原因。这不是一个思想家和艺术家的时代,但并不意味着个人在对待思想和艺术时没有选择自己态度的自由。
        技术与手法的进步并不能掩盖主题内涵的平庸。另一方面商业规则并不追求艺术,而是追求更高的利益,而更多更直接的感观刺激比起需要细嚼慢咽的内涵要来得“划算”得多。于是,大众市场造就了大众娱乐消费品,大众娱乐消费品又培养了更多的潜在受众。这是相辅相成的循环。我们不能改变这种趋势,但我们可以做我们自己。

        至于ACG,Crane在光翼的讨论中也说到,思想和艺术的领域有很多,但ACG依旧有其独特的表达特质。
        我认为,没有人有权阻止我们在这个领域内探寻那些精神价值,但每一个探寻者必须做好足够的觉悟:那就是孤独。
        就像是黑暗中各自前行的朝圣者。
        也许你身边没有一个人能和你有共同语言,但就像这种帖子,让你知道世界上也有这种人,他们很低调但很自足地活着,这就足够了。

        5. dugu君在回帖中提到的关于“作者的想法”的见解,我也表示同意。我们不妨这样来看,一方面,读者的品阅有时可以是对作品的一次再创造,所以我们讨论的时候,作者并非是绝对的造物主,读者的修养也是很重要的(更何况如前文所述,我们的第一动机是自身的精神收获。)。另一方面,在文艺领域,追求绝对的客观是本末倒置的方法论。这是科学的思路,但不是文艺的思路,也不是生活的思路,何况原作者本身也不是一个客观。适度了解作者可以有助于对作品的理解,但与其花巨大精力去研究作者的想法,不如把重点放在理解作品基础上的价值发现和自身精神的丰富与提升上。

        最后,我也认为任何伟大的思想和艺术都值得寄予严肃而认真的态度,这与审美的精神享受并不矛盾。
        祝dugu君能够继续坚持有自己追求的态度,不受大环境左右,在品鉴作品过程中有更多的精神收获。

        PS:Crane最近给某东方绘本写了文案。可能是因为东方世界既有深度,也经得起考据,又是个开放的同人构架,所以Crane才会如此有爱吧。他和我说他写这文案也纯粹是想留给自己一个有形的纪念。
        嘛。这里就不广告了。在二维咖啡屋有关于那本东方绘本的宣传贴。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去了解下。
        最后编辑zaibdesf 最后编辑于 2013-06-21 22:30:30
        【07澄空AIR组:请支起这片青空】
        【前往支援】

        スピリトゥス·サンクトゥスよ、魂の安らかなることを護り給え。
        TOP

        回复 6# zaibdesf 的帖子

        十分感谢zaibdesf大的回复!!~很久不来了所以现在才看到十分抱歉!~不过现在再看还是很有收获的!关于客观的问题我想在任何文学方面的学术讨论中都是一定会遇到的,而我们对于作品本身所兴起的分析作品、表达作品内在性的美的想法必然也是源自于我们主观上的感动与喜爱,但是对于作品内在的美的表达对于让更多的人更好地理解作品很有帮助,这也就是我们愿意将自身稍稍远离作品作更为细致且理性的分析的理由了!~

        关于独立赋格的感想其实也是我文科层面的积累不足的问题,对我们想要表述的新概念该如何地构词来表达这样类似的问题我还是接触的太少了~

        另外还要谢谢zaibdesf大的祝福~俺一定保持本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