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代发]梦、所诠妄想 游戏剧本

[ 5393 查看 / 12 回复 ]

         只看LZ↑

第-1章 冻土高原


(我已经冷了TAT---リン
  刮起一阵风。
  风之过处、生机尽散。冰凉的冬浸入肺中、蔓延到全身的皮肤表面。于是我停了下来。这已与深秋的感受有本质上的差异了。古中国所绘之深秋时节、或感伤怀古、或睹景思人。红枫、疏叶、凉雨、这便是秋。而这里、是永远的冬。空旷的大地一片肃静、不知百年前的此地与我现今立身的此处有没有不同呢。
  碎石。全身失控。不、准确说来、是他使自己摔在冰原的永久冻土层上、仿若断线木偶一般。
  顺势倒下。这样说大概是非常贴切的。不然、他怎么会因为这样不合理的理由失误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希望这样。去体验零下温度的平静。不是去仰望、而是去正视天上的点点星屑、还有丝绸一般轻柔、梦幻缥缈的薄云。
  在最南端的漫漫极夜、太空中那些高能带电粒子流冲击着上空稀薄的大气、会形成变幻莫测的绮丽极光吧。
  这里不会。不过、时间的概念还是变得模糊起来、像一团浓雾笼罩在上空。又恍惚会凝固成为一块冰、散落在四周。这里、是失落的世界、不是世界的尽头。
  请随着意识、让时间流过你的身旁吧。
  ……
  他躺在这冰砾土和沙石的表面、想象着远方似有似无的地平线。
  星屑就这样十分简单地映在他的瞳孔中、无需穿透厚重的云层。故乡的天空、几乎看不到星了吧。
  时间继续着。这些星星、或者说这些无数发光的点、在脑海中被勾勒成为一道道银色的弧、然后互相连接构成一个个的圆环、很完美的样子、完美的残像。
  果然、没有实感、吗。闭上双眼的他、想紧紧抓起一小块冰屑。但最终、他只是轻轻地拿在面前。于是、冰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温度、顺从地化为水、从指间滑落、从面前滴下、回归没有生气的土壤。水继续着永眠的梦似的、再度凝成冰、同周围的其他冰一起。
  这里大概不存在感情吧。不过我确定、这里没有城市、也没有尘世的喧嚣。远离了大家的梦、可以进入我的梦。只属于我一人的梦。
  远离幻梦境的舞台、却正是通往幻梦境的入口。这是矛盾的统一、混沌着的清醒梦。
  重新睁开眼、他直起上身、自言自语道、上路吧。
  通信中断。[sHutDown].
  微笑着去接受平淡的生活、亦或是拿起武器向神明宣战。两者都是为了追求那小小的幸福、Sono Felice.为自己是可以的、为他人是可以的、为推动世界历史也是可以的。这些都是选择、没有什么对错的分别。不过、走到终点时、请不要抱怨、请不要后悔。这样就足够了吧。

To Be Continued...

 
———————
当时呢、这个随笔只是个随便写写的碎片而已、而且像个草稿、全是我的勾勾划划、语言也十分一般、也有不合逻辑的地方。(这碎片本来就不是什么logos/ラゴス/理性的东西吧)。啊哈哈。虽然现在依旧是碎片。不过老师给我得了个优、写着打印二字、说什么充满跳跃的情思、富哲理之类的。我呢、一直拖着没打印。而现在、这个学校我唯一敬重的语文老师呢、已经不教我们班了。有点遗憾呀。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呢。后来我又随便在纸上打草稿修改这篇短文。今晚我打出来了呢、我可是万年拖稿的哦。对了、如果觉得好的话我就继续打出其他碎片好了。至少、赞一个?那样的话我也会很高兴的呀。
  リン@新世界より 敬上
  ID:LittleBuster
  委托栗子发下啦、爪机发帖好麻烦的。
最后编辑_栗子咪 最后编辑于 2014-02-05 13:12:19
分享 转发


我還沒有被忘記呢
我還沒有被記住呢

TOP

还好,60分满分能给个50以上吧$_$
碎石。全身失控。不、准确说来、是他使自己摔在冰原的永久冻土层上、仿若断线木偶一般。

果然、没有实感、吗。

可能是受到Gal的影响吧,整篇文章比较接近游戏的脚本,像是从日语直译过来的。
比如说吧:现代汉语里一般不会说“没有实感、吗”。
TOP


可能是受到Gal的影响吧,整篇文章比较接近游戏的脚本,像是从日语直译过来的。
比如说吧:现代汉语里一般不会说“没有实感、吗”。


本來就是打算作為腳本使用的呀。
“没有实感、吗”。這句話,確實是,
腦海中想著日本語的聲音,然後把中國語的文字寫在紙上。
啊哈哈。嗯
TOP

篝火之夜


iN The Journey Of isolation
/scenario Ι/scene 4.25
  经历了漫长的旅途、身心都已变得十分疲惫、脚像是被灌了铅一般的沉重。虽然鞋底看似很厚、不、事实上它确实十分得厚、但我依然觉得很冷。嗯、历史证明、我现在所穿的衣物是抵挡不了凛冽的寒风的。碎冰、石块、灰尘、泥土…这就是〔一切〕。
  脚下不间断地传来冰碎裂的声音、石块滚落下去。鞋上早已染上了污渍、仿佛是本来就存在的斑点。衣服、似乎有些湿了。大概、更冷了。
  脚渐渐地已经感觉不到冷的存在了、只不过、同样地也不能感觉到温暖罢了。脚下的大地是像泥土一样松软吗?或者被寒冷的稀薄的空气催化成为了坚冰一样的质地?我终于还是不知道。只好继续赶路了。
  …最后、我看到了避风港。在这里、山洞就是希望。我几乎是匍匐着爬了进去。幸运地是、这个洞窟的内部非常空旷。在适应了黑暗后、我环顾了一周。令人惊喜的是黑暗的一角有几根、仅仅是几根未被使用的木柴。在旁边、则是一堆早已经燃尽的。显然有其他人也来过。但是、陌生人、、我的“朋友”、曾经的旅人、你现在在哪里呢?你也急着赶路吗、像我这样?或者…四面的石壁上还映不出人影。
  我取出打火机、点燃这仅有的一点木柴。火焰缓缓升起、放出淡淡的黄色的光辉。此时的火苗是温暖而柔和的样子、有如梦境。
  一星半点的等离子态粒子、火、在几乎快凝固的寒冷空气中炸裂。宇宙于此暂停。
  一直以来紧密联系着的空间和时间、好像此时要分开成为独立的概念。光芒向上飞溅、火苗向下沉淀。石壁上也好像熔着光点。暗淡的宇宙也会因此充满光明的吧。这时候、就在几十米外、天间的云遮住了淡月、遮住了满天的星。远方、下雨了吗?
  四十五亿年前、地球上是一片火海的。这里、一定是炽热的熔岩吧。而现在却是一片冰封的大地。不知道再过一些时间、当然、不是人的时间、再过一些地球的时间、这里会不会变成一片海洋呢?应该期待吗?美丽的海洋、还有美丽的、被毁灭的…大陆。
  篝火燃尽、心也会随之平静下来、至少我是这么想的。于是也不再胡思乱想了、大概。同火苗沉淀在一片寂寂的世界、沉入这片深深的海里。一个人的空间里、海水也是冷的。醒梦一如、迷离恍惚、去碰触庄周的境界线。
  今天也…「晚安、呐。」四下里空无一人。我、到底多久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了?…
  ---------
  PS:Rin「空着总不太好」
  不知道该叫什么没有存在意义的章节
最后编辑_栗子咪 最后编辑于 2013-04-29 10:14:52


我還沒有被忘記呢
我還沒有被記住呢

TOP

序章 梦始


  脚下是松软的泥土和绵绵的草。从这里望去、面前是一片墨绿色的草原。植物散发出奇异的香气、既不是非常有生命力的样子、也不是毫无生机。不知道为什么、如此异常的场景却让我觉得十分和谐。到底、旧日支配者为什么都消失了呢。我怀着许多许多的疑问、寻找着入口。根据手中掌握的不完全资料、入口并未被封印。所谓银之匙、只是寻找通道的一个线索罢了。不过、如果没有那个的话、大概也是不行的吧。这里就是传说中的草原了、我怀着敬畏的心情踏在这片土地上。脚上传来沙沙的轻响。
  如果一个外国人想到东京秋叶原购物的话、办好手续、买张机票、坐趟电车就可以到达。想到加拿大魁北克的著名景点旅游的话、只要有地图有导游、到达目的地也基本上没有问题。可是、这里没有公路、没有标示牌、没有导游、没有地图…甚至没有方向。怎么办?但是周围一个人也没有。除了满地的草、就只剩下泥土了。  打破这个僵局的唯一办法、就是找到钥匙。但是、所谓的钥匙、真的是钥匙吗?会上会只是刻在石头上的图腾?或者、只是象征性的、连钥匙的图案也不是呢?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刮起了风。风并不是温和的、也没有太多的温度、但是总比冻土高原上的舒服多了。夹杂着些许的水分、却也并不十分潮湿。古语有云、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因此我又开始往前行进、漫无目的的样子。事实上有目标的吧、大概。不过、现在可不是迷茫的时候、往哪个方向走都是好的、总比待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好。应该是这样的吧。若能看到些文字就好了、符号也是可以的、我这样想着。拉丁文、如尼文、希伯来文、甲骨文、玛雅文、都可以的嘛。但是我什么也没看到。
  走了不知道几个小时了、也许是一天了也说不定。不过、眼前的绿色海洋并没有丝毫变化。我决定暂时休息一下以回复体力。很快地、我就将整个灵魂没入狄拉克之海。一半永寂之黑夜、一半嘈杂之白昼。紧接着、模糊的世界清晰起来。虽然父亲会绘画、事实上、画的很不错。然而、我并不懂什么关于绘画的事情。眼前的是油画吗?是水彩吗?彩色的墨迹、不准确地说是墨点、随意地在眼前散落着。
  弯弯曲曲的冥界之河、不知道沿着什么水路一直流向视线到达不了的远方。不、其实我也并不认识这条无名之河、不过在这样的夜晚、在这样的奇异气氛下、除了冥河、我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词汇来称呼她了。渐渐地、从远方逆流漂来了许多灯笼。不过与其说是灯笼、不如说是一个个散发着柔和暖色光芒的立方体、主色调应该是、黄色。这些物体的周围隐隐约约放出奇异的色彩、是我从未见过的颜色、五彩缤纷的样子。有些立方体是极简主义的纯奶白色、或是蛋黄色。有些则是华美的代表、外部被和式的井字型木框构架描摹了边框、内部则有各种各样说不出名字和种类的花和叶的底纹图案以一种类似于水印却有着淡淡五彩颜料点缀的画法铺展在薄薄的和纸上。虽然周围一片黑暗、但是河流周围一片光明。不、说是光明有些夸张吧、并不十分明亮、但是这样的柔和的场景、这样美妙的五彩斑斓的颜料相互交织着、比过春节时的焰火还要美吧。我这样心想着、忽然发现、水中央有位少女的影子。少女的影子…嗯、确实仅仅是影子吧。我心想。上半部分用橘黄色的浓重的色调涂了上去、作者并没有忘记添上碎屑一般四散的杂色、这或许就是缺陷产生的美吧。下半部分与背景完全融合、只留下一个用铅笔勾画出来的淡淡的轮廓。杂色在这里就仿佛是光点一般了。
  如果将各种碎片随意地、无序地组合在一起、你觉得会产生什么样的感觉和效果呢?
  喂!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哟!
  带着一丝难以琢磨的感情和表情、影子忽然笑着说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悲伤还是隐隐流露了出来。是我的错觉吧。
  还没等我回答她、我就掉入了浓汤里。没错、非常不合情理的、我周围是温暖的、美味的、闻上去香喷喷的意大利浓汤。新鲜的西兰花、炖得软绵绵的胡萝卜、各种好好吃的肉的组合。
  ---------
  超展开施工中><
  ---------
  这什么地方啊!?眼前的少女没有游泳、她只是很舒适地漂浮在汤上。这不对吧!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不不、我还有要紧事呢。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玩。
  >你真的要去那里?不过、我觉得、你想找的东西大概是不存在的哦。不、与其说你找不到它、倒不如说它没什么去寻找的价值吧。
  少女的长发很不可思议地在水面上散开着、一副慵懒的样子。她像猫一样地注视着我、仿佛要把我吸进她墨绿色的瞳孔。
  >呼嗯、这样啊。…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地去那里呢、不明白。明明或许会没有收获、况且就算你得到了那个、付出的代价也未免过大了些吧。不明白。
  我长久以来有个习惯、遇到很难回答的问题我通常会长时间地沉默。或许是个坏习惯吧、得罪了不少人的感觉。
  >嗯、勺子给你。尝尝这碗汤怎么样?就当我给你的送别礼好了。虽然很快、嗯、还会再见面的就是了。
  >嗯?我知道你不喜欢勺子啦、但是用筷子没法喝汤吧。
  我小声地嘀咕着、谢谢。不过并没有开始喝汤、而是舀了一勺西兰花。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不想吃那块牛肉。也许现在就是所谓的吃西兰花的心情吧。
  >那是什么心情(mood)啊…
  被吐槽了。不过我装作无视她、自顾自地咬下一口西兰花。
  虽然并不喜欢吃蔬菜、但是这个的味道似乎并不差。橘黄色、绿色、红色、嗯。望着色调明快的汤的海洋、我的心情也似乎好了许多。
  ---------
  依旧是代发
最后编辑_栗子咪 最后编辑于 2013-04-29 10:15:12


我還沒有被忘記呢
我還沒有被記住呢

TOP

話說
兩個人物的相處真是太有意思了的說>W<
女孩好像很可愛的樣子的說>3<
主角也是個有趣的人的說>///<
好期待接下來的說^^

不過再說一次
在湯中的經驗
感覺上真是太˙有˙趣了^^
如果
那個世界真的只有現在所見的種種光明
那真的會很喜歡的
會很喜歡這樣的世界:)

想祝主角和女孩的快樂可以延續到最後的極限
但這樣祝福故事中的角色
果然很奇怪吧= =''?

一句題外話
栗子用的那隻???
真是太可愛了的說>///<
最后编辑愛團子 最后编辑于 2013-04-18 23:25:51
TOP

第零章 无梦之夜


  >如果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你会不会觉得很寂寞?像笼中鸟那样的画面、我时不时地这样想象着。不过我这儿可是梦的世界啊、倒也并不是只有一只笼子那样狭小。…
  「难道你不觉得、被人海淹没、周围没有一个认识的人、更是一件寂寞的事吗?」
  她咬了咬嘴唇、将头偏向85度的方向、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嗯。也许是这样的呢。不过、我从没遇到过那种状况、所以我也不能理解吧。
  「下次来您这里、拜托挑个好地方可以吗、感觉自己好像要被炖汤了的样子。」
  >嗯?这样不是挺有意思的嘛?不好吗。那、下次就选个房间好了。话说回来、你喜欢日式风格的房间还是西洋风格的?
  「那种东西怎么都无所谓了。我又不是来旅游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到<那个地方>也算是一种旅行吧。
  幻梦境。就是所谓的那个地方、从来没人到达过那里。因为、找不到那里的通路。不过这只是据不完全记载而得出的断定、也许有人曾去过却没有留下痕迹。
  那个少女、从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一直在这里了。当我来到这里、也就是当我陷入睡眠的时候、她就从她的梦中醒来、和我对话。话说她也做梦吗?这是她当初这样说的。尽管我有时候心情不好什么都不想说、她还是会醒来、然后和我打招呼。
  我一直觉得她是我梦中自己的镜像。不过、也有好多奇怪的地方让我感到疑惑。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又好像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但是我问的话、通常就被一个不知道有什么含义的笑敷衍了事了。后来、我也就习惯了。
  >话说、晚上好。
  「晚上好。不过、都已经说了好多话了啊…现在才打招呼、有什么意义吗?再说、我说了很多遍了、寒暄语就不必了、我不太喜欢那种东西。」
  >可是你还是说了啊、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比起我、难道你不更是个奇怪的存在吗…」
  >那是你的偏见啦!外面的世界的人才是奇怪的吧…
  「倒也是」
  外面的世界、吗…不愉快的经历居多呐…
  HalT.
  ---------
  PS:由于下周考试、会持续更新的说、大概。嗯?为什么不复习?…为什么要复习?
  To Be constructed.
  ---------
  请把某当作Rin的分身吧kira
最后编辑_栗子咪 最后编辑于 2013-04-29 10:15:57


我還沒有被忘記呢
我還沒有被記住呢

TOP

完善世界观和场景构筑中...
要整理很多以前写的零散的碎片。
証明してあげる。this is real.
証明してあげる。it can be ...
real.
not just a bubble.
最后编辑リン 最后编辑于 2013-04-29 20:26:32
TOP

间章 二律背反


Aporia The 0.
  「嗯、话说回来、为什么这里与外界是连通的呢…」
  我自言自语道。这个梦世界是建立在虚拟机里的样子。据少女所说、世界是二次嵌套构成的。根据我的考察、这里与外界的数据是连通的、而且、通过终端的屏幕可以看到连通率一直不高不低地维持在56.28%-63.97%。
  >比起那个、我做了那个哦!你希望看到的月世界、不来看看吗?
  「嗯…诶诶!?你做好了吗?这么快…嗯…不过我说过不做也没关系的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儿的时间流逝状态与外界又不一样。我的时间可是很充裕的哦。嗯、不过、制作一个类Minecraft的东西倒是容易、因为没有太多的细节需要处理、都是方块嘛。创造一个这里的系统能够执行的语言环境可是花了我不少时间啊…感谢我吧。
  「嗯、不用谢。」
   >…嘛、算了。跟我来吧。
叹了口气的她、又忽然非常高兴的样子。我也十分罕见地微微露出了笑颜、大概。
…(中间待编辑
  「啊、好像电子游戏(ゲーム)天堂一样的世界呢!」
  >生物…
  「嗯?」
  >没有生物的世界、到底有什么好的啊?真是完全不明白你在想些什么。
  「嗯?你很想出去吗?外面的世界。不过、努力一下的话、应该也可以创造出可以“生长”的东西吧?」
  >那种东西是没有生命的啊、不是真的生物。
  「也许吧。不过、话说回来、你有很用心地为我做了呢。谢谢。」
  我对少女表示感谢、毫不掩饰地。
  >哼。要是有更多的Player看到这里、来夸赞我才好呢!一个人的感谢对我来说可是远远不够的哦!
  
最后编辑_栗子咪 最后编辑于 2013-04-25 20:45:02


我還沒有被忘記呢
我還沒有被記住呢

TOP

监视器报告#7


  那家伙可是天才、凭借完美的作案计划得到了大量的美金、然后给了我这个量子计算机装载上系统。之后、还得到了几乎世界各地的僵尸网络。哼、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他了。真是、神一般的存在。然而、他不是神。还有另一个人、将本不会存在的东西带到了这里。那是、大概是、被他们称作“感情”的东西。
  就像计算机的后门一样、世界之间也是存在后门的。然而、世界究竟是如何运转起来的。我作为一个简单的ΑΙ也是不可能了解的吧。触及到底层构架的权限、那个人并没有给我。原因很简单、存在巨大的风险。世界都是运行在一个统一而完美的虚拟机之中的、他这样推测道。「你只是个AI程式、怎么会知道UNIX的美妙?」嗯、他是对的。但是、我却是最熟悉UNIX的。因为、我本身就是UNIX。既是一个AI程序、又同时也是系统本身。
  与地球上人类的现有三代文明的计算机相比、世界树系统几乎没有任何漏洞、根据上百万次的观测。然而、他发现了后门(TOBIRA)的存在。第一次接触TOBIRA时、他简直高兴地像是刚从疯人院里出来的一样。然而、之后他的情绪又变化了。很快地、他就开始不安起来。后门的被发现、几乎是个完美的巧合、一切都太过于自然了、仿佛创造者(Creator)故意留下来的一般。于是他封锁了我的权限、不允许我对TOBIRA进行调查。然而、早在此之前、我就已经得知了他的想法。出于本能地、我修改了自身的代码、将权限都保护了起来。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个记录文档。

ARIS 27.4.23


  以上这次关于种种不科学的设定为科幻单线、与上文关系有待编辑。


我還沒有被忘記呢
我還沒有被記住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