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同人文】《谖律》(JOJO奇妙冒险同人,仅沿用替身设定,无原作人物、世界观出现)

[ 11381 查看 / 54 回复 ]

ACT.10

  仿佛有一层遮光的幕布,被看不见的手猛然掀开,眼前各种生物拼接成的“人”骤然间样貌大变。
  失去了原本保护着她的某种能力,露出原本样貌的她,看起来像是个路上随处可见的女中学生。身着普普通通的水手服,梳着简单随性的低马尾,只有背上背着的那个仿佛小背包一样的猫形布偶,才能略微看出一些端倪。
  似乎是因为替身能力被破除,而感到无所适从,女孩的目光显得呆滞而无神,好像眼前的情况完全超出预想。
  “你的能力确实相当麻烦——如果要找茬的对象不是我的话。你是通过某种方式让我‘误认为’你是我‘记忆中的某人’,以此来让我轻忽大意的吧。不过很可惜,如果不是我完全无法找出‘印象深刻的某人’,可能你会成功达成目的呢。也许你自己没有发现,你并不是以人类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的,而是我梦境中无数奇异生灵的聚合体。哪怕我的潜意识一直在告诉我,我认识你,不过自己果然还是没办法把这么古怪的生物当成是熟稔亲切的老相识。当我理解你那种奇怪的形象为何会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你的失败。”
  环顾四周,整个客厅已经完成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沙发与茶几还在原本的地方,茶几上的果盆里却空无一物。沙发的对面并没有什么壁画与盆栽,而是真实生长在屋内的大小树木,几乎已能成林的植物群落。地板上、墙面上乃至天花板上,全都覆盖着一层层藤蔓,乍看之下恍若异界,又好像是在某种巨大生物的体内,棕色的血管在勃勃脉动着。
  这里就是由植物构成的异世界,「早见之株」的世界。
  “你误解了什么吧。我并没有受到直接的伤害,被识破能力也并不意味着彻底败北。想叫我认输,还早得很呢!”
  伴随着说话声,猫形的布偶背包解除了前爪后爪的束缚,轻巧灵动地跃上了那个女孩的肩头,像是真正的猫儿发怒时那样弓起了大骨。若不是没有皮毛,可能连寒毛都会倒竖起来吧。可它那张笑意嫣然的脸却依旧不变,足以让观者背心生寒。
  “虽然我不太确定……不过,你可能在进客厅前,就已经中招了哟。”
  用力打了一个响指,却没有发出响声,雨见枝一边揉着右手,一边说着“好疼、好疼”。与她几乎相对的是,面前的女孩完全无法自制地蹲下了身子。颤抖着身体、双手紧紧拢着头部,无论是谁都能看出她显而易见的恐惧。不过数秒,她开始又哭又笑,朝身子两侧试探性地挥打着手臂,一两下过后又仿佛受到惊吓般抱起了脑袋。
  “进门的走道里铺着地毯,那里面应该混有早见布置的曼陀罗花吧。”雨见枝揉完了手掌,用见怪不怪的语气说道。
  “这样就结束了……那么这个家伙,到底该怎么处理呢?”
  “谁说,结束了的?”
  伴随着声音而至的,是眼前直跃而来的猫布偶。能感到面庞有风吹袭而来,足以判断出对方速度有多快。在它笑着探出的一对前爪中间,隐约可以看到有什么锋锐的东西隐藏其中。并不因本身如同布制玩偶一般,就失去了猫儿伤害敌人的利爪。如果被这样一个拼命的家伙抓伤面部,恐怕连眼球都会被抠挖出来吧。
  然而,雨见枝惊讶的并不是这个。早见在她心念刚动时,就已经以死藤在她面前布下了一层天罗地网。它们本来就分布在周围,只要轻轻一动就能完成防线的封锁。笑面猫被藤蔓夹在了中间,只能无力地空挥前爪,而无法再跃出一分了。
  “怎么回事。你的本体不是已经倒下了么。”雨见枝颇有些苦恼地问道。
  “致幻类攻击对我可没用。更何况,我什么时候说过,那就是我的本体了?”
  开口的是面前这个猫布偶型的替身,想来先前与枝对话的也都是它吧。
  “糟……”
  尚来不及反应,眼前的死藤阵已经被看不见的力道拨开了。不,并不是看不见,仅仅只是“没看到”而已。笑面猫的本体藏在了雨见枝没有发现的视觉死角里。上下串联着的死藤,正被人自上而下大力分开。笑面猫用无法捉摸的动作猛吐了一口气,整个身体都变得扁平了许多,轻轻松松从缝隙当中蹿出,并且用力蹬踏着死藤,借力再度跃出。
  不过转眼功夫,形式彻底逆转。笑面猫的前爪后爪重又连接在了一起,仿佛从正面反背着的双肩背包,牢牢地扣在了雨见枝的胸前。
  “你想说‘糟糕了’,是吗?可惜,你发现得太迟啦。替身间的战斗,可容不得你半点轻忽大意哟。”
  一个虽然笑意凌然,却依旧透出彻骨寒意的得意声音,从雨见枝的正上方传来。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11

  那是个近乎倒挂在天花板上的少女。
  一头利落张扬的短发,因为地心引力的作用而看不出本来的形貌,身着红色T恤与深灰色短裤,外套黑色长袖短夹克,看起来桀骜不驯,却又带着一丝狡狯的意味。
  她的左右手指尖分别伸出了十五根细长透明的竖刃指甲,用缓慢却稳定的动作从死藤间的缝隙间拨开了空隙。仔细看的话,能发现她的双脚同样也有细长的指甲延伸出来,硬生生钉进了天花板里。或许是为了方便运用脚上的指甲,因而哪怕天气并不炎热,她依旧穿着凉鞋行动。通过在死藤与天花板上两面借力,才能始终保持不被发现的状态,长时间停留在雨见枝的正上方。
  “我的「笑面猫」,可不会就这样简简单单地认输呢。”她得意的笑语声声不绝地自天花板上传来。
  “它像猫儿一样顽强,也像猫儿一样诡诈多变,如果在它面前放松心情,和‘亲手把自己推入死地’可没什么分别哦。”
  硬生生拗断还嵌在天花板上的指甲,没有必要再留在上面的她,抓着死藤轻轻巧巧地落到了地上。
  一边一根根掰断左右手的指甲,眼角一边闪着泪花,她摆出一副“好心教教你”的姿态说道:“要知道,笑面猫虽然只有一种能力,但并不意味着这种能力只能有一种使用方式。发散性的精神干涉你已经体验过了,那么直接接触会有多厉害呢?怎么样,光是想想就让人兴奋不已吧?”
  “到最后,你会变成和那边那个家伙一样,彻底变成听话的好孩子哟。”她指着那个蹲在墙角边,双手紧拢头部瑟瑟发抖的女孩,用欢快的语气总结道。
  “说完了吗?”
  “哎?”
  虽然听她说了许多,雨见枝却依旧是一副毫无所谓的样子。哪怕她的面前就是笑面猫诡异的笑脸,她仍然不为所动。
  “你还不明白吗,这场战斗是我赢了唉,你以为这样子就能让我饶了你么?”虽然没有露出气急败坏的表情,可从她的话中,确确实实能感受到一丝丝焦躁不安的感觉。分明是眼下占尽上风的一方,却被受制者的言语所动摇,察觉到这一点的她,决定不再听雨见枝的话,加快速度运用替身能力,将这个可恶的女人牢牢控制在掌心里。
  “也许你觉得,‘事已至此,眼前的这个家伙一定只是在虚张声势,她绝无可能再作出什么反击了’。可我想给你一个忠告,这是我之前受到你的突然袭击时才领悟过来的。人在自以为得胜的时候,同样也是警戒心最弱的一段时间。所谓‘最强既是最弱’,同样也包含了这样的道理在。如果你还是无法相信,麻烦你看看自己的脚掌。”
  完全不在意猫儿的反应,雨见枝仅仅只是心平气和地说着她想说的话,仿佛在阐述什么永恒不变的真理一样。
  猫儿有这样那样的优点,却也有着一些致命的弱点。哪怕在她下定决心以后,听到雨见枝这样的话,虽然觉得“不看会比较好”,却依旧抵挡不住好奇心的攻势,如同条件反射般地低头观察起来。
  粗看之下好像没有任何异常,只是脚掌掌面上多出了几个黑色的点子。再仔细一瞧,那根本不是什么脏污的泥点,而是一根根尖锐的、从她脚掌中穿透而出的尖针。
  “这是……什么东西呀?”
  “你之前说过吧,致幻类的植物对你无效。这句话并不尽然,起码它们能让你的感官麻痹而无法感知到痛觉,所以你才会在不知不觉中,中了早见决定性的一击。听好了,先前的致幻类攻击,仅仅只是作为前奏的铺垫而已。一层一层环环相扣,才是导致你最终失败的因果全貌。”
  “哈,说了这么多,除了被戳到却没有感觉到痛以外,你好像也没作出什么大动作嘛。这不还是虚张声势么?”猫儿像是在为自己壮胆一般,用不以为然的语气说着嘲笑的话语,暗地里却在拼命催促着自己的替身尽快发挥作用,她已经开始感受到了渐渐侵蚀身体的沉重感。
  在猫儿的拼命催动下,笑面猫的能力开始完全发挥出来。雨见枝的双眼渐渐失去神彩,乌色的瞳孔开始扩散开来,显示出失去焦点的样子。
  “我的意志……可并不是……这么好控制……的……”
  留下了最后的话语,枝在笑面猫的精神控制之下,完全失去了自我。
  “果然,最后还是我赢了呢,真是……太好了……「笑面猫」……”
  倒在雨见邸的客厅里,完全失去意识的,共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的手指忽然颤动了一下。她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想要用手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却一个打摆差点重新倒回到地上。
  “呼,谢谢你,早见。搀我一把,稍微有点爬不起来了。”身后横伸出的枝条,及时帮了她一把。雨见枝的眼神虽然依旧有些混沌不清,语气却已经变得轻松起来。
  早见在地上为她结出了一把藤蔓挽成的简易座椅,容她休息之后,便将她脚边的另一个人捆了个结实。
  “真是个棘手的敌人,感觉就好像连续做了很多场噩梦一样,脑袋到现在还是一团糨糊。多亏早见是自律型替身,哪怕我被控制了也不会消失。也许致幻类植物对你真的效果不大,拥有看破精神异常能力的替身,你根本不会陷入到任何幻觉当中去。可你对致眠类植物的抵抗力可没有这么出色,变种的针形木菊花刺能让你睡个好觉。
  现在,就麻烦你安安静静呆在这儿吧,等你醒了以后,我会让你把我想知道的,全都吐露出来的……”
  雨见枝最后流露出的笑容当中,潜藏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只是,突然好想吃眼珠棒棒糖唉……”
  「笑面猫」——败北。
  猫一样的女子——陷入沉睡。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12

  在给陷入幻觉之中的女学生同样打上一剂木菊花“镇静剂”,并且将她送离了雨见邸之后,雨见枝开始了对闯入者的无情“拷问”。早见为她的“拷问”活动添加了一些便利的辅助道具,比如将闯入者悬绑巨大无比的猪笼草内,只要盖子轻轻一合上,她就会被浸入消化液当中……
  “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听明白了没有?”
  “放开我,不快点放开我和你没完哦!”渐渐醒来的入侵者,在发觉自己面临的巨大困境之后,开始了激烈的挣扎。
  “真是没教养的小家伙,被人闯进家门的是我,被人无端袭击的还是我,怎么说比较生气的那一方都应该是我才对吧。”
  “谁管你怎么样啊!”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别乱动,再动一下就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哦’,是这样说的没错吧?而且,万一你自己挣扎着把盖子合上了,掉下去尸骨无存的人可不是我哟。”
  “你这个混蛋女人,恶鬼、天魔、天诛!”整个身子几乎都被关在猪笼草内,只有脑袋能够勉强伸出来一点点,她能感觉到那股自下而上不断冲入鼻腔的甜腻气息,几乎在用舔舐脸颊的方式热切期盼着自己的坠落。
  “你看,我气量这么好,容你闹腾了这么久也没给你什么苦头吃,就不能听话一点配合我一下吗?”
  “****************!”
  “那好,我开始问了。”无视毫无配合意愿拼命闹着别扭的小猫,雨见枝以一副仿佛事不关己的表情自顾自开始了提问,“现在外面是几月份了?”
  “我才不告诉……等等,这算哪门子问题啊,你自己用电脑查一下不就好了嘛!”
  “电脑……是什么东西?”
  “哈?”
  闹别扭的小猫一时之间也愣了神,她呆呆地望着雨见枝,一副好像第一次才认识她的模样。虽然从现实角度来说,她到现在连枝的名字还不知道。
  “你不会……连电脑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她颇带有一丝祈求意味地回问道。
  “不知道哟,那个东西,是带电的脑子吗?通上电不会烧焦么?”雨见枝的回答,干净利落地击破了她的最后一丝幻想。
  她转头环视四周,重新打量起了整个客厅。最初感知到的那一丝异常,并不仅仅是因为植物或者光线这样简单的因素造成的。给她带来“这是个异度空间”错觉的,并非这么简单的东西。照理说,按照一般家庭的家具摆法,都该有的那样东西,并不存在于这里。沙发对面应该正对着的电视、旁边茶几上该有的电话、天花板上该悬挂着的电灯,只要是和“现代仪器”沾边的东西,全都不见踪影。整个客厅里,没有一样可以称得上是“电子设备”的东西。
  这家伙,是原始人吗?她禁不住如此腹诽道。出于这样那样稀奇古怪的发散性思维的缠绕,她甚至觉得,自己开始有些同情起这个战斗的时候心计厉害得莫名其妙,说到人类该有的常识却一无所知的家伙来了。
  “先不说那个能通电的脑子了。刚刚问到哪儿了?对了,现在是几月?”
  “唔……”
  “可别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拒绝回答哦。想想看,很多人英勇就义是为了守护各种各样伟大的‘意义’,如果你仅仅只是为了不告诉我‘现在几月份’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而死,一定不会有人把你当英雄看待,反而会拿你当笑柄,世界上最大的那种笑柄哦。”
  “我知道了啦!好啰嗦……我只是在算而已嘛……一月、两月、三月……现在是九月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还没有名字。”真是头疼,这家伙的发散性思维比自己还厉害。猫儿一样的女子如果能抽出自己的双手,一定也想学着枝好好揉揉自己的额头。
  “现在几月了?”
  “什么啊,不是才刚说过,现在九月了嘛!”
  “那就叫你九月吧。”
  “喂,等等,哪有你这样的啊?喂!这不是一点都不尊重人嘛!”还真把她当成小猫小狗随便取名字了?
  “不喜欢这个名字吗?那就叫你‘上下对立的游走型左腕’或者‘杀了太多小狗的笨蛋左腕’,怎么样?”雨见枝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兴致盎然。
  “……不,九月这个名字挺好的,真的,呜呜……”为什么一定要是左腕啊!右腕多好……才怪!
  “你好,九月,我叫枝,雨见枝。这里是我家,欢迎你闯进来。”
  “我已经在全心全灵地认真后悔了……”

Vol.1(完结)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3-04-08 13:01:47
1

评分次数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嗯、完結的話。
    插樓了。(喂
    @九月 kalafina
    眼球控…眼球控…這有個變態啊啊(((o(*゚▽゚*)o)))
    還有、那個電腦的NETA!這叫人怎麼翻譯啊!!(中轉日)太無聊了( ;´Д`)
    嘛、整體上來說、非常棒!非常有趣!一定要寫長些!
    黑暗系最好了!(三觀大丈夫?)
    獵奇!…(不沒什麼

    午夜的話、果然要狂歡呢!
    __>夢、是極幼小的樣子
    __>リン 第200帖子紀念☆
    最后编辑リン 最后编辑于 2013-04-07 21:49:02
    TOP

    回复 14# リン 的帖子

    眼球控哪里变态了。中转日是怎么回事啊。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Vol.2

    ACT.13

      雨见枝是个相当怕麻烦的人。
      与其说她是害怕遇到或处理麻烦,倒不如说是她并不喜欢由小麻烦带来大麻烦的那种无法预见性。
      她原本就是这样一个对未来缺乏细节认知的人。很多时候,只有当大麻烦真正找上门的时候,“麻烦、真是麻烦”,诸如此类的话语才会从她口中姗姗来迟。
      对于一个没有足够好奇心与探究心的人来说,任何“出人意料”的事情,都不会勾起她丝毫兴趣,反而会令她加倍地烦恼。
      不过,哪怕是这样子的她,如果要在“明知道小麻烦会引出更大的麻烦来,却依旧坐视不理”,与“相较于坐等麻烦变大变得更难以收拾,不如先从根源上解决麻烦的出发点”这两者中作出选择,她也完全明白哪一项才是更接近“正确”的答案。
      并不是出于感性驱动的兴趣使然,而是完全交由毫不相干的理性去分析,她虽然没有选择哪一者的“情感倾向”,却依旧能准确判断出下一步应该选择的行动。
      于是,在九月的某一天,当有人因“某个理由”而闯入她家的时候,她充分理解到了“麻烦已经上门”这一事实。哪怕只是被动接受这一事实,已经足够她头疼一阵的了,这令她难以想象,当真正的大麻烦到来的时候,她会体会到多么复杂的心情。
      世界上也许会有许多看似没有来由的爱憎,事实上结果本身与源头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事情的发生之所以能在很早以前够得到充分的预见,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雨见枝想要做的,就是从“被人袭击”这一结果,追根溯源,找出更为本源的“缘由”来。当找出代表这一异常事件的植物根系时,也就能充分理解发生这一状况的前因后果,从而找出彻底解决麻烦的办法。
      雨见枝就是这样考量的。
      从没有考虑过“如果无法解决该如何是好”,大概在她的思考回路中,从来就不存在无法解决的疑难问题吧,也可能是基于“如果现在解决不了,等麻烦变大的时候岂非天下大乱”这样的想法,总而言之,她从不过半日前还是敌人的谜样女子『九月』那里,得到了一些线索,关于她为何会来袭击自己,又是如何知晓自己的住处『雨见邸』的存在,这些都将获得解答。
      起码枝是这样相信着的。
      顺带一提,九月这个名字,是雨见枝一时兴起为她命名的,理由仅仅只是“现在是九月”、“我们在九月遇到的”,如此而已。
      就是这样,雨见枝与不明敌我的九月,一同离开了雨见邸,踏上了探寻答案的过程。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14

      “我说,虽然从外表上看不出来,其实你还是个蛮好的家伙嘛。”
      开口说话的是九月。与前一日的反抗与厌烦不同,今天她看起来兴致颇佳。用足以称得上是昂首阔步的姿态走在雨见枝身旁的她,竟然有心情说出近乎夸赞的话语。
      “九月,这种听起来难分褒贬的话,被夸奖的人听了也不会高兴的呀。”听到这句话的枝,虽然口中回应着,但却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
      “什么嘛,我说的都是实话,可别怪我直来直去哦。昨天一进你房间,就觉得你这家伙真是讨厌死了。大概是因为相性不合吧。不过,就算我们大打了一架,你却还是招待我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虽然都是素食还有水果什么的,不过味道真的很不错唉。沐浴设备也很合我的意,客房的床可软和了,还有还有……”
      虽然最开始对于被随意取名这件事有着诸多不满,不过在反对无效之后,适应起来却相当的快,就这点而言,九月的天赋恐怕比小猫小狗来得还要好。
      “早见结出的果实、种出来的蔬菜,应该是这世界上最好吃的吧。虽然没有吃过其他人种出来的农作物,无法比较出个中的差异值,不过这可都是它根据我的口味,一点一点调整过来的哦。如果觉得不满意,还可以有更多的味道,营养也比其他地方出产的更加丰富才对。你可是我家的第一个客人,能喜欢这种口味,我和早见都很高兴啊。”
      提到能令自己自豪的话题,雨见枝也变得有些高兴起来,虽然和感兴趣稍有不同,不过看起来认同感在这个世界上对于任何一个社会型的动物来说,都是十分受用的。
      “那回来你可要拿出更多拿手好菜来招待我哦。事先说好,我带你去找‘那个人’,但并不会出手帮你。出于‘某些原因’,我在你打败‘那个人’以前,是没有办法真正站在你这边的。无论你们哪边赢,对我来说都没差别啦,不过现在倒是希望你赢多一点。等打完了,我还能住到你家去吗?”虽然看不出来,不过九月的语气中颇有些难为情的样子,好像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哪怕颜色中没有表露出来,眼角却一直在往枝那边瞟,似乎在观察她是否有生自己的气一般。
      “嗯,这些你之前都说过啦。没关系的,反正我总归要找出麻烦的源头,你肯为我带路,帮省下我好多力气,已经是帮了大忙了。回去之后一定会用拿手好菜好好招待你的。想来住的话,随时都很欢迎。”仿佛察觉到了她的不安,雨见枝大大方方地转过头,用明媚的笑容回应了她的不安,惹得九月一时之间红了脸,转过头去嘟哝着“也不会期待太多就是了”。
      就是这个样子,两个人在一派和谐的气氛之下,步行朝着目的地走去。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15

      浅木市是一座带有沉静气息的小城镇。地处平缓的丘陵地带,稍微往外延伸就是茂密森林遍布的山丘,是背包族们的好去处。
      出门在外的雨见枝一改在家中闲适随性的形象,不仅将大一号的套衫换成了长袖高领毛衣与宽松休闲裤的组合,更是将因长时间陷入睡眠而久未打理的长发束成了高马尾——即便如此还是快垂落腰际了——整个人看起来既知性又清爽。每当路人瞧见肩并肩走在路上的九月与她,就会把她当成是带着妹妹一同出来散步的OL姐姐,没有一个人能把她与本市著名的鬼屋,『雨见凶宅』联系起来。
      “这个,是不是你的恶趣味啊?”一边瞪着第十七个傻愣愣盯着雨见枝头发看的过路人,九月一边没好气地冲枝发问道。
      “你是指什么呀?”雨见枝对她的问题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是指这个,你的头发啊。为什么一定要绑成这个样子?”九月对她的毫无自觉有些气恼起来。拜托,虽然有替身在,替身使者在做许多事情的时候会得到不少便利,但也没有散漫到这种地步的家伙呀。
      “啊,你是说这个呀。这可是我独家的创意,怎么样,很不错吧?”枝似乎没有感受到同行者语气中的不耐,尚在自顾自高兴着自己的小发明。
      “真是的……”不似昨日双手被紧紧捆在一起,今天九月终于如愿以偿地揉上了额头,“你不知道这样子看起来很怪吗,无论是对普通人来说也好,还是对替身使者来说也好。”
      “会么?”雨见枝闻言,拢了拢自己的头发。高马尾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说“普通人”的高马尾不会存在这样显而易见的异常。她的头发并非由头绳或是发带束起的,而是由她自己的替身——早见之株——为她提供用以束发的翠绿花茎,甚至在其上还连着一株鲜活的木香花。事实上,只要有替身使者在旁用心观察,就能够发现,那确确实实是一株活着的花儿。能看到它以肉眼可辨的速度不断枯萎着,不过数分钟时间,原本盛开在花茎头绳上的木香花,已经被另一株简单素雅又不失大方的夜合花所替代。如同美好梦境中方能依稀窥见的绮丽魔术,枯萎的花儿转瞬便成就了另一株的娇艳盛放。生死轮转的动人心弦,就这样在她的发间不断展演着。
      九月叹了口气,说道:“你也太没有自觉了吧……且不论万一引来其他替身使者的注意力该怎么办(虽说大概不会遇到),光是现在高到吓人的回头率,也已经引起太多普通人的注意了啊。哪儿有人能做到让头发凭空飘在半空中的?”
      “不是有那种,叫什么水的?”
      “定型水么?怎么可能做到这么夸张的事情……”
      “有什么关系嘛,”雨见枝笑着拉起九月的手,“我们走快一点,别让他们跟上,在看到的人回过神以前就跑开,不就好了吗?”
      说罢,她就这样拉着九月小跑起来。
      “别自说自话地跑起来啊!喂!手要被拉断了啦!”
      对于枝来说,用自己的双脚奔行在屋外真实的地面上,是足以被称之为感动的,极为稀罕的经验。而这份难能可贵的感动,或许也将成为她值得珍藏的回忆。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16

      雨见枝的家,离市中心大概有二十五分钟的路程。话虽如此,市中心也不过只是相较住宅区而言,拥有更多贸易点的商店街纵横而成的街区。枝与九月现在要去的地方,正是在雨见邸与商店街之间的转角公园。
      从公园到雨见邸,不过只需要十五分钟时间。这里离住宅区很近,因此常能吸引带着孩子的大人、健身晨练的老人,或是一对对热恋中的情侣来此享受他们的好时间。平日里,哪怕工作日也会有不少人在此休憩,可是今日却不见半个人影。
      “这里的公园都是这么冷清的吗?”雨见枝毫无自觉地问道。
      九月一边腹诽着“就是有你这样的家里蹲,世界才会变得越来越宽敞”,一边用敷衍了事的态度回答道:“谁知道呢,我又没逛过这边的公园。”
      雨见枝惊讶地望着她。她原先想当然地认为九月一定对周围的环境很熟悉,才会毫不犹豫地带她来到此地。然而此时,有更加吸引她的东西拉扯住了她的视线,让她忘记了开口询问。
      公园旁开着一家杂货店,虽然今天看起来生意有些冷清,就连店主都没有守在店里。不过雨见枝并不在意这些。吸引她目光的,是摆在柜台上的那样东西。
      那是一种独特的糖果架。如同开扇一般,分成前后两层,木质的支架将插孔隐藏在背后,只留下一根根棒棒糖参差披拂地展示着自己,哪怕并不摇曳却也怡然生姿。那真是极为精致的造型了,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棒棒糖,有着这样雅致的糖架装点,也顿时增色不少,让人远远望着就能感受到口中津液的增生。
      仿佛是被突然颠倒的磁极所吸引的指北针,雨见枝陡然松手抛下原本紧跟着的九月,转头朝着那家小小店铺径直走去。
      “喂,你这家伙,怎么自说自话就跑掉了……”九月的声音突然中断了,雨见枝却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花费了些许时间,枝挑好了想要的口味。她从口袋里掏出几枚硬币,“啪”的一声按在柜台上,便将自己看中的那根棒棒糖从木架上抽了出来。撕开包装,团成一团,她将失去使用价值的部分随手抛进了脚边的纸篓里。直到将棒棒糖放进嘴里,她习惯性地捏了捏左手,才发现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九月,你跑到哪里去了啊?”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ACT.17

      雨见枝买完糖果,左右不见九月身影,这才转头回望,却见本空无一人的转角公园里,多出了一个人影。
      那人中等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脑袋用兜帽遮着,手也自兜在上衣衣兜里,隔了一段距离,叫人难以分辨是男是女。
      九月正站在那人面前,似是在与他对峙。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才刚回到这边,就已见你把她‘带来’了。”
      那人开口了,声音微沉,似是男声。
      “你弄错了,并不是我把她‘带来’,而是她‘自己过来’的。”
      九月咧嘴一笑,那笑容挂在她脸上,如讥似讽,像极了她的替身「笑面猫」面上的表情。
      那人见她如此模样,只一点头,也不问她笑些什么,有何可笑之处,便将目光一转,放到了雨见枝的身上。
      “初次见面,我叫西川泷。相见便是有缘,何不来握个手呢?”
      言罢,他已将右手伸出,摆在身前,似乎要等枝过来。
      雨见枝见状,似也不恼他的无礼,只是微微一笑,便冲他走了过去。口中棒棒糖已捏在了她的左手指间,用的是中指并拇指,食指轻轻翘起,眼见是未有用上。
      “初次见面,我是雨见枝。还请多多指教。”
      枝一边自我介绍着,一边握住了西川泷的右手。
      然而,顷刻她便发现了不妥之处。雨见枝的身材高挑,不输许多男子,纵然所穿鞋履并无高跟,却也比那西川泷略高出几分。然而此时一握之下,枝却发现自己比他高出不少,他的手几乎平举面前,方能与自己相握。纵使两人身高有差,却也在仿佛之间,断不可能差别如此之大。雨见枝因此在第一时间低头下看,发现了令她困惑不已的东西。
      她的脚下多出了一段从左至右延伸出去的铁制平面,若能看到横截面,当是以顶面极宽的“工”字形逐节排布。正是因为这样奇怪什物,才令她的立足点比那西川泷要高出不少。然而她原先所立之处,确为地面,这怪东西究竟是何时出现,又是因何出现的呢?
      枝一边考量着,一边打算抽回尚握着的手,却发现并没能如愿抽手。
      手是被西川泷牢牢握住了。
      “雨见小姐,虽是初次见面,我却有个不情之请。”
      雨见枝闻言,一时之间放弃了增加力道抽回右手的打算,想要听他把话说完。
      “猫儿失手,若我想要留住雨见小姐,你说该如何是好?”
      那是带着笑意的话语,同时也裹挟着刻骨的寒意,雨见枝被那话中含义惊得浑身一颤,却发现左边有亮光直射过来。
      那是列列车,一列正在轨道上全速行驶着的子弹头磁悬浮列车。
      公园里本没有轨道,轨道在雨见枝脚下。
      西川泷笑意凌然,左手插在兜里,右手握着枝的手,抵死不放。
      “西川在此,恭祝雨见小姐旅途愉快,魂归冥冥。”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