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V+计划(没有过去和将来的谋杀)

[ 3106 查看 / 2 回复 ]

    经历塑造了记忆,感情决定了关系,而记忆是感情的基础,那如果忘却了经历失去了记忆,感    情和关系还会一如既往么……
    是改变还是不变,是救赎还是亵渎……
    一场没有过去,却决定将来的游戏……
【序】
    未来,面对越来越大的人口密度密度以及相关部门的工作态度,在所谓高层中兴起了一种新的游戏,就如同《饥饿游戏》一般,将人们抓起来并关进一个密封的空间,只有满足条件的人才能安全回去。
    当然,随着时间的变迁,那群人已经无法满足于这些简单的刺激,于是它们尝试着各种新鲜的玩法。比如将人们丢到孤岛上,没有枪械没有刀剑,反倒是给你些坦克大炮。更有甚者,将一批网络游戏爱好者抓起来,然后将其丢入了模拟游戏的环境中进行游戏,有扔炸弹的,有开机器人的。还有些家伙的爱好比较文艺,喜欢将人们编入自己的剧本,再安排个杀手去掌控剧情的走向,而安全离开的方法只有找到其安排的凶手,不然只能被创办者玩弄于鼓掌。
    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玩法层出不穷,同时也出现了诸多专业人士,更确切的说只是群喜欢参加游戏的杀手,有为了享受杀人乐趣而混入普通参赛者中的,也有喜欢坐在监控器面前欣赏各个参赛者的表演,也有喜欢设计各种玩法不同的游戏规则。当这些专业人士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一个游戏公司、杀人集团就会成立了。
    而最近流行的新玩法就是在改变他人的记忆后开始游戏,让本来的爱人反目成仇等等,只是由于技术方面的不成熟而时常出现BUG,比如记忆错乱或变为疯子等。
    这次的故事并不是发生在一般的游戏者身上,而是那些所谓专业人士之间。
【一】
    一个装饰可爱的房间,一个黄色短发的少女正趴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着眼前的笔记本电脑。尚若只是看着房间内的布置,那满衣橱可爱的洋装,房间摆满的各式各样的玩偶,一般人基本会将这个房间主人想象为一个可爱的少女。虽然说眼前这个少女从外貌上来说确实配得上这个房间的主人,只是少女眼前的电脑中所播放的内容,就远远不是一个拥有这样房间的女孩子会去观看的,甚至是一个称得上“人”的人会去观看的东西。
    屏幕中的影像是一个下半身赤裸的年轻男子正在对一个年幼的小女孩施暴,小女孩那身原本可爱的洋装早已被撕得破破烂烂的,小女孩躺在被鲜血染红的床上,虽然那并非她的血,但小女孩双目无神,手中却还紧紧的握着自己珍爱的玩具熊,任凭那男人如何粗暴的行径,小女孩都毫无反应,别说挣扎反抗了,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只能从她那一张一合的小嘴看出来她还活着。
    而就在小女孩的边上,还静静的躺着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中年男人的尸体,那年轻男子却毫不在乎身边的尸体,继续亵渎着眼前的小女孩,肆意的用沾满了鲜血的双手逗弄着小女孩的敏感部位,虽然小女孩对此没有做出一点点的反应,可年轻男子却对此毫不介意,仿佛按照预定工序一般的抽动着下半身。
    “老板,实验结果已经出来了。”一个黄色碎发的少年站在门外说道。
    “怜,我说了要喊我铃姐姐的吧。”少女用调皮的语气答道,只是声音中却透露着一丝冰冷。
    “是的,铃姐姐。”叫做怜的少年在门外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并更正了称呼。
    “恩~这样就听着舒服多了,把结果说来听听吧。”铃歪着脑袋思索了片刻后满意的点点头。
    “关系性的部分剥离十分成功,只是感情的部分剥离失败了,或者说太过彻底了,几乎只剩本能了,虽然没有对于记忆做过多改动,但由于关系性和感情的牵连而出现了些破损。”怜再门外继续解释着:“所有导致了现在这家人几乎是凭借着本能去行动,通过对于关系性的直觉去判定如何对目标行动,但是却失去了情感的表达能力。”
    “看来‘V+计划’还远远不够完善啊。话说,你还没有告诉我他们几个人的关系呢。”铃叹了口气说道。
    “那个年轻男子是那家人的男主人,躺在地上死去的年轻女子是女主人,而另一名死去的中年男人是男主人公司的老板并与其夫人有不正当关系,至于那名小女孩则是那家人的大女儿,他们还有一个小儿子,只是暂时没有出现,但可以肯定他还在屋中。”怜解释了下那家人的关系,可见其现状已经足够混乱了,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贵圈真乱’。
    “小男孩?确实没有看见呢。怜,你猜小男孩什么时候会出现?”铃的眼中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应该马上就会出手了吧,然后......”怜不假思索的答道,只是话说一半就被屋内的铃给打断了。
    “出手?你就这么肯定会这样展开么,这可是现场直播哦,而且你都已经站在门外5分钟没有看过监视器了。还有,然后小男孩会继续对小女孩施暴?!天啊,你们男人简直是禽兽!”铃用悲凉的语气说道,仿佛她是世上最倒霉的受害者一样。
    “不......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小男孩会带着小女孩逃跑吧。”怜摸了下头上的汗说道,显然对于这位喜欢演戏的老板‘姐姐’十分没辙。
    怜话刚说完,电脑画面中的年轻男子突然颤抖了几下身体便停下了动作,也就在这一瞬间,床下一道白光闪过,年轻男子的颈部便喷涌出了鲜血,不少片刻就歪倒在一边了,然后一个看似年纪比小女孩还要小的男孩子握着沾满了鲜血的利刃一把拉起小女孩便朝屋外跑去,而小女孩空洞的双眼中也突然流出了泪水。
    “真不的了,居然还真被你猜中了。而且那小男孩的行动力、判断力都是如此出色,究竟是有天赋呢还是因为实验的副作用而产生的本能呢?怜你不打算好好解释下么。”铃有些郁闷的说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怜准确无误的猜出结果了。虽然作为她的第一亲卫,越优秀是越好,但总之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怜整理了下思绪,开始解释道。
    “首先是年轻男子,再剥离关系、失去感情后,凭借记忆的判断,使他对于自己妻子与老板的判断是仇恨和愤怒,所以年轻男子选择杀了他们,至于对自己的女儿,由于失去了关系性的约束以及感情的控制,他的判断是爱和占有欲,所以他便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再是小男孩,他对于小女孩的判断应该是爱和保护。或许他对于自己父亲的判断多少还有一点正面的想法,但当他发现自己父亲,这个年轻男子杀死了一个判断为重要的年轻女子杀害并伤害了他要保护的姐姐时,小男孩对他父亲的判断变为了仇恨,并在本能的驱使下选择潜伏在床下等待机会,天赋还是相当出色的。”
    “至于小女孩,则是在父亲杀死母亲并对她施暴的时候,失去了所有的判断能力,处于虚无状态,可以理解为失去灵魂一样的状态。但在小男孩出现并将她救出的时候,她对小男孩的判断为依赖,恐怕对于她来讲小男孩便是她的整个世界了。”
    “是么,原来如此。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怜会救我么?”铃装出一副娇弱的语气问道。
    “那是一定的。”怜在门外用着往常一般恭敬的语气答道。
只是隔着门扉,彼此仅能听到对方的话语,却不知道彼此的眼神中,一个闪烁着悲伤,一个充满了坚定。
    “算你识相,那事后处理就交给你了,包括那两个小孩。”铃恢复了正常的语气命令道,言下之意便是你可以走了。
    “是。”怜干脆的答道,便向楼下走去,同时打了通电话将命令发了出去。
怜回到楼下自己的房间中,这间屋子本来是属于那个小男孩的,明明是一个小孩的房间,却是意外的简洁,甚至连一个像样的玩具,虽然这很符合怜的要求,但每次想到这个房间的原主人,便心中有些异样。当然,这个异样也绝非同情,怜是职业杀手,双手早已沾满鲜血的他早就不会去同情他人了。
    “在父亲发现自己妻子出轨后所诞生下的孩子,明明受了这样的待遇却为何还要保护那个与自己有着天差地别的姐姐呢。”怜困惑的自言自语道:“恐怕是不是亲姐姐都是个问题吧。”
怜抓起墙上挂着的一柄长剑,那是他为数不多的私人物品之一,当然,这也并非他作为杀手所惯用的武器。手指拂过剑身,冰凉的剑身却令怜感到一阵温馨,这柄造型古朴,仿佛中世纪国王的佩剑一样,银色的剑柄上一颗漂亮的黄宝石,周围还镶嵌着数颗琥珀,不知为何,当初在一颗枯树下见到这把剑,熟悉的情切感令他毫不犹豫的将这柄剑带了回来。
    “这种颜色的宝石铃似乎很喜欢啊,要不要卖给她呢?”怜突然想到,但一个莫名的冷颤令他停止了胡思乱想。
    “怜!说好的晚饭呢?!”楼上突然传来了铃的叫唤声。
    怜“腾”的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立马冲向厨房,虽然这年头被雇佣的职业杀手都是对老板唯命是从的,但让职业杀手每天负责做饭的还真没几个。


P.S:第一次尝试悬疑推理小说吧,基本没有什么底子可言,所以整个作品会花上很长的时间,毕竟要一边写一边研究,我也不舍得随便糟蹋自己的设定,所以争取好好写吧。由于考虑到是悬疑小说,所以欢迎插楼讨论(虽然不一定有这个必要TAT),之后可能会征集下龙套什么的吧,总之作为复出后的一个短篇连载,希望大家会喜欢。
最后编辑执笔唯心 最后编辑于 2013-07-13 09:34:51
分享 转发
此生注定,挥毫为你。心无旁骛,只为伊人。
TOP

好吧,实在没人回复我也就酱油的回复下吧...
短篇连载什么的,我有朋友也在起点上写长篇连载。不过是动漫穿越向的...
悬疑什么最有爱了,对于经常能猜到结局的我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个人理解设定什么的还是有点不大能够理解
不过刚刚开始都这样吧...还是鼓励下吧
对于签名档突然有句碎语:所谓伊人,在梦一方....
1

评分次数

    TOP

    【二】
    【大哥、大姐】
        “啊~累死了!”一个褐色短发充满朝气的少女刚一回家便将书包随手丢在地上,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丝毫不顾及自己还穿着学校的制服。
        “美可,你倒是注意点形象啊。”随后踏入家中的是一个蓝色碎发的少年,制服外还带着一条蓝色的长围巾。
        “海人~我要喝酒~”名叫美可的少女对着少年嚷道,丝毫没有端正态度的打算。
        面对美可那副样子以及裙下若隐若现的春光,名叫海人的少年又一次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高中生就别喝酒了,而且你这个月都喝了多少了。酒我都处理掉了。”
        海人说着径直走向了冰箱,无视着在沙发上闹别扭的美可,但接着海人便发出了惨叫。
        “我的冰淇淋呢?!”海人双手紧紧握住冰箱,眼神中充满了悲愤。
        “哼~让你把我的酒给扔了!”美可在沙发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答道。
        “你个死酒鬼!”
        “你个不吃冰淇淋会死星人!”
        “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
        “你个有围巾癖的变态!”
        两人又如往常一般陷入了完全属于无理取闹的争吵中。美可与海人,表面身份是普通的高中生,但其实都是职业杀手,而且逮属两个不同的公司,均是王牌。起初,两人接到的任务是刺杀对方公司的王牌杀手,结果意外的发现竟是自己的同班同学。虽然,两人就如同普通学生一样,告白、追求、交往,甚至是同居,期间,两人都尝试着隐藏身份暗杀对方,但发现彼此实力相差无几,又害怕过多的动作令对方发现自己的身份。很长一段时间后,两人彼此开始恶作剧,但究竟是为了制造破绽还是单纯的玩乐就不得而知了。他们很清楚,两个对立的杀手间,结果只有一个,便是一生一死。
    【女王、诗人】
        昏暗的房间内,一个粉色的长发女子坐在王座上,门外传出了阵阵厮杀声仿佛是悦耳的乐曲一般。
    不稍片刻,房门便被被打开,一个穿着古装,握着扇子的紫色长发男子迈着闲庭信步走进了屋内,在他身后,长长的走廊已经被鲜血染得鲜红。
        “不愧是著名的杀手和吟游诗人,短短的几分钟便杀了我上百个守卫,还杀的如此优雅,真是令小女子佩服。神威乐步阁下。”粉色的长发女子缓缓起身朝着紫发男子走去。
        “不知道乐步先生来造访小女子有何事。”女子走到乐步跟前,仅有半步之遥,可她显然并不惧怕这位杀手。
        “不愧是露卡小姐,敢走进我一步之内,不妄女王之称啊。”乐步打趣的说道:“小人只是对于女王殿下的‘V+计划’饶有兴趣罢了,顺便也想一睹女王的芳容。”乐步言毕,扇子一合,露卡身上的衣服瞬间便化作碎片。
        “呵呵,原来如此,先生真是过奖了,只是不知道小女子能否和你胃口呢。”露卡对此毫不介怀,反而向前走去,双手缠上乐步,毫不犹豫的吻向他。
    【歌姬、偶像】
        “呼~” 一个穿着可爱服装,绑着双马尾的少女,握着麦克风走到了舞台后面。外面依然可以听见观众们热烈的掌声、尖叫声和欢呼声。
        “真是的,唱完歌还要去应付那些有钱的臭男人,真是累人。”少女坐在椅子上抱怨道。她是著名的偶像歌手,初音未来,虽然只是一个假名,但用久了似乎连自己本来的名字都快忘了。
        “小姐,最新的‘V+计划’的报告已经出来了。”一个经纪人打扮的妇女将一份报告交到了初音的手上。
        初音接过报告,翻了几页后便叹了口气说道:“今天晚上那些大老板就你们去应付吧,直接抓走去丢去进行实验也无妨,如果你们想要和他们玩一下的话也行,但不要耽搁了计划。我们的‘V+计划’并没有领先别人多少。”初音对着身后一排先前担当舞伴的女孩们说道。
        “是!”整齐划一的回答,就如同舞台上天衣无缝的表演一般,只是现在更多的是一些肃杀之气,而非舞台上那副可爱动人的形象。
    【V+计划】
        普通的杀人计划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了,大家都已经看腻了。于是,几大公司都开始寻找开发新的游戏方式,有趣的是几乎所有人的目标都放在了修改人们的情感、记忆和关系上,也被称为‘V+计划’。这也导致了谁能够帅先完成这个计划,谁就能够统领整个行业,而这项计划的技术,也能够轻易的掌控整个世界。
        就在各大集团、公司努力研究这个计划时,已经有人完美的掌握了这项技术,并开始了游戏,而故事,也是从这里开始……
    【三】
        一个黄发少年在沙滩边醒来后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又检查了下自己的状况,然后疑惑道:“我是谁?”
        没错,少年的第一个问题不是疑惑自己身处何地而是自己为何人。同时,他身边的另外几人也渐渐醒了过来。
        首先是一对年轻人,少女留着褐色的短发,而少年则是蓝色碎发,以及一条扎眼的蓝色长围巾。
        随后一个粉红色长发的姐姐也醒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同时,一个紫色长发的帅哥也醒了过来,不同的是他醒来第一件事情是整理自己的衣服。
        接着是一个绑着双马尾的少女醒了过来,怯生生的看着周围的人们。
        紧随其后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穿着西装的黑发男子,从气质上来看就想一名老师一样,而他的反应显然要冷静多了,打量完四周后便皱着眉头思索起来了。
        最后,醒来的是一个黄色短发的少女,她醒来后微微一惊,眼神中似乎有些害怕,但看见了黄色头发的少年后顿时就安心了,似乎是想要张口呼唤少年的名字,却什么声音都没能发出来,不是失声,而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少年。
        八人互相打量着,谁都没有说出一句话,突然间一个电子音打破了寂静,沙滩远处路牌上的喇叭中传出了奇怪的话语。
        “欢迎各位光临。”
        “首先,各位可能头脑有些混乱,但请放心,我们只是清除了各位大部分的记忆,将感情彻底洗涤了一下,也淡化了各位的关系性。”
        “接下来还请各位努力确认下各自的身份,然后前往远处的别墅,再那里我们会继续向各位讲述游戏的规则,以及活着离开的办法。”
        听完电子音那奇怪的介绍,众人只知道自己陷入了麻烦,但由于缺失记忆导致他们难以判断现在的具体情况,只是觉得麻烦、危险以及新鲜。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穿着西装的男子突然起身说道:“总之,麻烦诸位围成一个圈,然后想办法确认下各自的身份吧。”
        众人想了想也是,便围坐成一个圈子,然后等待着西装男子的下一个提议,显然大家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从之前那奇怪的话里大概可以知道,现在我们现在可能是十分的单纯,简直是被人弄成了小孩子一样。但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将我们几人丢在这里,或许我们彼此都有掌握对方的身份。”男子语气一顿,又继续说道:“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按顺序从我开始,其余人则依次说出对我的判断,以此来决定各位的称呼以及大致身份的定位。”
        “那么开始吧。”西装男子深吸一口气道。    结果剩余七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异口同声叫道。
        “老师。”
        “老师。”
        “老师。”
        “老师。”
        “魔鬼!”
        “老师。”
        “魔鬼!”
        “原来我是老师啊,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名次夹杂在其中吧。”西装男子郁闷道,然后试图找到那两个不和谐名次的来源。
        蓝色碎发的少年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虽然我也觉得你的定位是老师,但是我的内心深处却告诉我你是个魔鬼。”
        一边的紫发帅哥也配合的点头。
        “好吧,不管怎么样,那以后就叫我老师吧,似乎我以前是当过教师。难道你们都是我的学生不成?”老师扶了下眼镜正色道。“下一个。”
        “唉,果然立马一副老教师的态度就摆出来了。好吧,下一个是我。”蓝色碎发的少年郁闷的看了眼老师后说道。
        “大哥。”以黄色碎发的少年为首,黄色短发的少女以及双马尾的女孩都这样叫道。
        “好兄弟。”紫发帅哥用同病相怜的眼神看着他说道。
        “下人。”粉红色长发的姐姐说出来了十分彪悍的名词。
        “给我滚出教室!”老师思索片刻后发自内心的呐喊道。
        “……”褐色短发的少女盯着少年的脸颊,却没能从口中说出一个字来,反倒是自己脸上浮出一阵红晕。而蓝色碎发的少年也被注视的脸颊发烫。只是缺失情感判断的他们,并不清楚这到底是那种情感,也是也就作罢。
        数分钟后,六人的新名称以及初步的身份已经都出来了。
        黑色头发,带着眼镜,穿着西装的男子是老师。
        蓝色碎发带着长围巾的少年则是大哥。
        褐色短发充满朝气的少女则是大姐。
        紫色长发的帅哥则是诗人。
        粉红色长发的姐姐则是女王。
        双马尾的女孩是歌姬。
        最后只剩下黄色头发的少年与少女了,众人在思索片刻后大致定义出了‘弟弟’‘妹妹’‘好学生’这样的称呼。但歌姬确实盯着两人完全没有开口,眼中却是充满了复杂的感情。
        黄色碎发的少年看着一直躲在自己身边的黄色短发少女,心底确实异常的平静,然后突然开口道:“公主殿下。”
        少年的话语打破了周围的平静,虽然但从文字上来说,要远比其余几人的称呼来的不现实,但是少年坚定的语气却让众人感到信服,于是便决定下来少女的名称为公主。
        “骑士先生。”就在众人刚做完决定,公主和歌姬突然异口同声的对黄发少年叫道。
        “虽然感觉很合适,但这越来越帅气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啊!”大哥在一边抱怨道,显然对于自己的名字有所不满。
        “确实少年的气质很适合骑士,那就这么决定了。”大姐在一旁满意的点头说道。
        “但是你们三个小家伙,我怎么觉得你们小小年纪关系就有些混乱啊。”老师颇有深意的看着公主,骑士和歌姬三人说道,但他也只是觉得他们关系复杂,却无法给出具体的分析,判断的依旧也不过是直觉罢了。
        “不管怎么样,大家的名字都已经决定了,以后也方便称呼对方。那就赶快去下个目的地吧,总感觉老呆在原地不是很安全。”诗人打理着自己那飘逸的紫色长发说道。
        于是,一行八人便朝着别墅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大家都没有怎么说话,依旧是反复衡量着自己和他人的身份和名称,以及试图回忆起自己的过去。
    最后编辑执笔唯心 最后编辑于 2013-07-16 03:46:53
    此生注定,挥毫为你。心无旁骛,只为伊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