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湮灭的世界之旅

[ 2983 查看 / 2 回复 ]

遇到她的时候,我正骑着老旧的机车在皲裂的高速路上扬起灰黄色的扬尘。
最开始还以为是斜下的夕阳闪耀着的热气所引起的海市蜃楼,但是高速掠过之后的好奇心却指引着我掉头折返,这才确认对方并不是我脑海当中越来越严重的癔症造就的幻象。
我也说不清她的年龄,直觉只告诉我肯定不会比我年长。也许是刚刚成为不死人而来到这个世界,迷茫的脸上带着一股难以置信的表情,不停打量着我和我骑着的旧式挎斗机车。
“要上来吗?”将挎斗当中的帐篷和罐头整理一下,应该后座能放得下。不过跟一堆厨具坐在一起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受的体验了。
她似乎仍然是迷茫着。虽然很久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的,不过努力一下应该能做出一个能看得明白的微笑吧。
“要上来吗?”我又问了一遍。汽油应该还够吧?
她似乎不太信任我,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在这样堪比内华达沙漠一样的地方,有交通工具比没有要好太多了。
所幸对方并不是很丰满的体型,本来就被厨具和其他干粮杂物占去一半的车斗,她坐进去也居然显得还有空余。我踩下离合器打火,挎斗机车缓慢的扬起新的黄土。

大概行驶了手表分针穿过一圈半那么久,她终于向我搭话了。几乎是用嘶吼着的声音叫喊出来的话语,也没能掩盖住稍微显得有些稚嫩的声线。
“那个!“我侧过头去,隔着风镜看着她。”我们是要去哪?“
”随便什么地方!最好是个加油站!“大概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和人说过话了吧?上一次遇到其他人是在什么时候?
似乎是这样迎着风叫喊太累,她很快也放弃了继续搭话的念头,只是默默地眯着眼睛,按住飘散的头发打量着周围的景色。

按照在之前的小镇拿到的地图,这条路上确实是有加油站的。不过完整程度也超乎我的想象,虽然玻璃破碎的便利店当中积满了灰尘,但是自来水居然还完好的供应着,汽油也是充足的很。不知道对方喜欢吃什么,但是这种场合应该问这样的问题吗?这样一想的话我也是个没救了的家伙,所以果然才会来到这种地方吗。哈哈哈。
”那个,“对方站在挎斗的旁边,一脸不安的尝试着搭话,”您那儿有吃的吗?“
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有,不过现在只有方便携带的罐头和干燥食品。“
我想了想,一个女孩子应该不喜欢吃这种东西吧?难得碰到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弄点汤呢?黄桃罐头适合做汤么?
她的表情马上就灰暗了一些,不过还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没关系的,我什么都可以。“
不,那个表情很明显是不满意吧。虽然很久没看到过人了,但是书我可没少看,被扔到这儿来之前也是看表情的功力一流呢。
”那么就这样吧。如果想做点什么的话,能不能帮忙把挎斗侧面的塑料布铺一下呢?随便找个干净点的地方就行。“
似乎是露出了因为自己能派上用处而有些开心的表情。
”嗯,好的!“说完这句话就开始解绑着塑料布的绳子,不过我绑得比较结实,应该能解开吧?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刚刚遇到她时的斜阳现在已经有四分之一沉到地平线边的山脉以下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完全天黑吧,差不多准备好食物就可以把油灯点上了。

一个人的时候我从不觉得黄桃罐头煮汤是什么很糟糕的菜式,但是多了一个人一起吃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厨艺还真是烂的够呛。用铁勺挖空罐头盒子里面剩下的最后一点汤汁,嗯,果然应该做苹果那一罐。黄桃煮着真难吃。
她看到我放下了罐头,也停下了手里的塑料餐盒。
”那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问吧。刚来的话的确是很难一下子就接受现状的。啊,黄桃罐头煮起来这么难吃,关于这件事我很抱歉。我一个人吃的时候并不觉得来着。”
“不、并没有觉得很难吃……我觉得还挺好的。“她用塑料小勺挖起一块煮的疲软的黄桃果肉,仿佛是证明一样特意放进口中。然后似乎是鼓起勇气一样的发问了。“那个,这里究竟是哪儿?”
你看,果然是不好吃吧。好吃的话就不会问这种问题来转移话题了。
”嗯,我也不知道这儿是在地球上还是在哪儿。但是姑且认为是在地球上吧,具体的国家不知道。“
似乎是特别在意一样地,她将搭着的双腿换了个方向摆放。啊,你穿的连衣裙本来就没那么长,这样的话会发生很糟糕的事情的。
”那这儿还有其他人吗?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就到这里来了,但是看这里这么荒凉……“
也许是想到了自己今后都很难回到原本的世界了,她有些慌张。这也是很正常的嘛。
”别担心。有其他人的。虽然看起来荒无人烟,但是你看,“我比划了一下周围,”不是还有这样的加油站吗。而且,这儿风景也非常不错的啊。可惜我没找到照相机,否则还真是想把每天的日出和日落都拍下来呢,这肯定是不错的收藏品。“
她小口小口的喝着餐盒当中的果汁,语调忽然一下变得颤抖。
“在遇到您之前,我在沙漠当中呆了两天……好不容易才发现了公路,但是却等了一整个下午都没有任何人。看到您的摩托车经过的时候,我简直怀疑是不是在做梦了……”如同梦呓一般,越说她的鼻音越明显。
“嗯,没事的。不过你还真是幸运呐。我当时刚来的时候是被丢到了一片草原上,我在那儿呆了两个月才碰到其他人呢。不过也没什么,习惯了就好了,反正饿一饿也不会死。”
她也许是没听出来我在说什么,一边扒拉着餐盒一边落下豆大的泪珠。
“嗯,真的,真的很感谢您……”
“不不,没什么。大家都是独身一人,互相有个照应也是应该的。”
她抬起头看着我,棕色的眸子里还噙着泪花。
“其他人在哪儿?这一路上都没有见到别人啊?”
我挠了挠头。这还真不好解释,果然只能拿那本册子来了吗。
“怎么说呢,这个世界和你之前所处的是不一样的。这儿并不是只有我们,比如说这个加油站,在这儿的肯定不是只有我们,同时肯定也有其他人。”
她很快的就接着发问了。
“那其他人在哪儿?这里不是没有人吗?我刚刚去那边的便利店里面看过了,连电都没有。”
“对。是看不见的。打个比方吧,就像是一叠一摸一样的纸牌,我们所处的世界是在其中一张上面,其他人所处的都是在不同的牌上面。虽然这些牌,也就是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一样的,但是却不是同一个。”
”但是,但是您之前不是说过能遇到其他人吗?比如说我们现在,我坐在这里面对面啊?“
差不多该洗盒子了吧?黄桃汁干了以后挺烦人的。
“是的,这也是一种情况。我之前说的大家处在不同的纸牌上,这是常态。然后像我们现在这样相遇,也是一种情况,只要两个人隔得不是非常远,就会一直处在同一张相交的牌上。如果大家分开了,就会分开到不同的牌上面了。”
似乎她听得不是非常明白,眉头也皱起来了,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盯着我。哎果然我还是不行啊,太久不和别人说话,都已经生疏的一塌糊涂了。
“我之前也遇到过其他的人。遇到其他人,这本来就是很幸运的事情了,我从遇到的人那里听说,有的人甚至在这个世上孤独地旅行了几十年才遇到其他人。不过你才刚刚来,也不用很担心啦。“
”但是,但我这今后就没有办法回去了吗?“
”我刚来的时候也是想着要回去的。但是你看这儿风景多好啊,无拘无束。先安定下来,再去想着别的事情吧。啊,差不多吃完了吧?把盒子给我吧。”
她乖乖的将塑料餐盒连同塑料小勺一起递了过来。说起来,差不多也是用沸水烫过几遍了,应该不会很脏吧。不准备多一点餐具真是个错误的想法啊。
拿着盒子走向路边的水管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她坐在铺着塑料防水布的水泥地上,盯着放在身前的油灯出神。虽然水龙头有些锈了,不过还能开。真是太好了,没有水比没有汽油还要难受呐。

洗过餐盒之后我很快的将帐篷撑了起来。这还是在某个稍微大一点的城镇上顺便拿来的东西,不仅防水还带拉链,野营用这个真是超方便的。虽然之前都是一个人很舒服的躺在帐篷里面盖着毛毯,不过今天估计不太方便了。
差不多整理完了机车,稍微清点过剩下的物资,我将一直放在背包内胆当中保存着的小册子拿了出来。
封面上用马克笔手写着“废弃的世界指南”几个大字的装订小册子,翻开来也全是用手写的内容。不外乎是其他在这个荒废的世界上旅行的人们,利用虽然不能经常见到面但是物资却可以传递这一点做出来的小创造。主要是如何一个人也能简单的生存下来的一些诀窍,和必须掌握的几项技能,然后就是各种来自前人的留言和教学。就如同封底上写着的一样,不论是谁,不论何时何地,持有着这本册子的我们,都是先驱者。自然,我们应当照顾后来的人。
然后我在停车场的空地上找到了她。稍微带着点寒冷气息的夜风吹得油灯有些晃动,不过摇曳的影子却没有打扰到她。她站在空地当中,高高地昂起头仰望这悬挂在缀满星辰的半月,湿润的眼角掩盖不住脸上分明写着的悲伤。
“差不多可以休息了。”我出声喊道,“明天仍然要继续赶路,如果能够赶到日出的话风景更好看的。“
她听到声音猛地缩了一下肩膀,然后飞快地抬手擦拭着眼角。接着转过身来向我露出了大概是我遇见她的几个小时以来,所见过的最灿烂的微笑。




来源是打了一个多礼拜的黑魂之后,某天晚上所做的一个梦。梦本身比这个故事要黑暗的多,自然也不适合被发到这里了。
但是那种荒凉的、孤寂的氛围却萦绕不去,于是再三思索还是写下了弱化的版本。
Hope you like it.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反白信息是一种艺术。
    TOP

    可以的话真想拜读一下没有弱化的版本……
    真想坐时光机回去啊
    TOP

    回复 1# enoemos 的帖子

    不错不错,支持一下,谢谢楼主
    1

    评分次数

      经常打嗝是怎么回事www.bianque.net/d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