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无尽天梭 故事帖 蓝队 2015年12月

[ 26485 查看 / 114 回复 ]

上一章发生了什么:
  • 分散在各个世界的玩家开始集合。

你们的任务:
  • 科界的一位自称Neme Guish的大富翁,突然放出话来说自己有适合科界人学习的简易魔法书,不去调查一发么?
  • 此外,希望你们能够做好准备,应付来自其他组的攻击。

其他队伍的动向:
粉队:
粉队赚钱中……
绿队:绿队成员开始聚集,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的样子。


本月故事文将于美洲东部时间6月3日更新。
TOP

Sheriff Jack从一个梦中惊醒。
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房间。
确切的说,接近于旅馆房间。
房间内除了自己躺在其上的床以外,就是电视机,衣柜,小冰箱,桌子凳子等在普通的汽车旅馆中能到处看到的东西。

自己睡下之前貌似并不是睡在这地方的啊。
Jack暗想。
话说自己刚才还在和Iris和Mensar一起讨论着Kel的情况呢,然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怎么可能?

首先要摸清楚这是哪里。
Jack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门边用手用力地放在门把上往下按去。
门把纹丝不动。

见鬼了。从来也没有哪个旅馆的客房门可以从外面锁上的。
Jack快步走到柜台旁的电话边,拿起话筒就按下了0。
很快,一个明快的女声传来。

“星灵旅馆 前台,请问有什么事情?”


“啊,我的房间门被锁上了,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稍等片刻,我亲自上来为你开锁。”


接下来,那边单方面切断了电话。

Jack心中有一万个问号,不过他还是坐回了床上,摸出了电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不管他如何切换频道,电视屏幕上都显示着“目前主持人不在,请欣赏音乐——星灵电视台”这样的显示,同时播放着普通的电梯音乐。
“怎么回事……”Jack无聊地切换着频道,但是唯一不同的地方只是电梯音乐换了。

“没用的哦,唯一的工作人员在这里呢。”


叮地一声,房间门打开了。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银发黑裙手上绑着红色丝带的少女。
“你还负责电视转播?”Jack不明所以。

“…………说多了你也不会理解,但是欢迎来到天界(Dosian)”少女微微地点了点头,“此外,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你我具现出来的产物。你的记忆具现出了这旅馆还有周边的一切,我要做的便是将记忆赋予内容——”


等一下,天界?
Jack心头一震。
自己只是从父亲那里听到过天界这个名词。
他当然知道的,自己的家乡科界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在世界之外,还有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叫做数界和幻界。但是,在三界之外,还有天界的存在。据说那是人死后才会去的地方,那么他现在已经……

“你已经死了(wasted)老兄!(pardner)”少女举起双手。


哦这一定是世界上第一大玩笑。

× × ×

科界 英国某地
“呼呼呼,这样一切就准备好了。”身材高大的一个男人看着面前无际的原野这么说着。
科界目前人口虽然并没有到爆炸的程度,但是能有这么一大块地皮供任意使用,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身边的女性从皮包中拿出了一叠文件。“加胜(Guish)大人,请确认这个合约无误。”
被称为加胜的人粗略地翻阅了下那文件,微笑着在最后一页签下了一个花哨的签名。

“我希望明天开始这里就立刻动工。”他这么说着。

× × ×

科界 英国 伦敦 某YMCA旅店房间内

安妮道尔(Anne Doyle)一个打挺从床上跳了起来。
自己设置的闹钟像是有感应一样,开始播放起振奋人心的电音音乐。

“知道啦知道啦~”这么说着,安妮将闹钟回复原位。

从安妮隔壁的床上,一个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了,将闹钟定的这么早。”
说话的人是其同学兼闺蜜艾米莉贺兰(Emily Howan)。
“艾(El),帮我看看我们的拇指公主有没有被吵醒。”
安妮一边从床底下熟练地拖出一个箱子,在里面找着什么,一边自顾自地说道。

“不用找了,在这里——”从卫生间方向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
比安妮二人矮一半的紫发女孩子从房间里面探出头来。
“——虽然比你家里面的要寒酸多了,但是和我来的地方比仍然是好地方啊,所以就用了次锤子——”
随后,卫生间里面传出了哗哗的水声。

“『幻想乡』连现代的卫生间都是奢侈品,还真是无法设想啊。”艾米莉低声吐槽。

× × ×

天界 巴士站

“没有你的车。”,自称星灵的少女仔细地看着面前的电子面板。


不,从刚才开始的事情就将Jack的大脑搅的一团糟。
首先,自己的确是挂了。现在在名叫天界的地方。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可爱很努力的少女叫做星灵,是天界的唯一住人。
虽然天界这个地方看起来什么都有,有超市啊,药店啊,住宅区啊,汽车旅馆啊,甚至还有基本上囊括了每个食品风格的美食一条街。
但是Jack刚踏进超市,身边的星灵就自动换上一身售货员的衣服,微笑着站在收银台边。
他随便拿了点口香糖和巧克力豆,星灵也很专业地一个个扫过去,最后——

“有会员卡么?”


“啊……没有。”

“哦,那么总价格加税为0.00美元,欢迎下次光临~”


Jack就拿着一口袋免费的零食出了超市,星灵也换上了刚才的黑色连衣裙不知不觉地跟了出来。
刚才在美食街也是这样。
Jack刚走到摆着寿司的摊子前,抬手就看到星灵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和服站在店面里面。
自己对生鱼实在没有兴趣,于是Jack摇了摇头,走向了对面的另外一家店。
然后和穿着一身白衣的星灵撞了个满怀。她手里面还拿着两杯东西。

“欢迎来到星灵海边餐厅,今日的全蟹套餐新鲜度最高,只需要0美元~这是今日的蟹蓉海鲜汤样品~”


唔,海鲜啊,还是算了。
Jack自认为自己是牛排派的。
这么想着,穿回黑色连衣裙的星灵从自己身后跟了上来。

“啊啊,牛排馆的话在那里。那个印度料理店旁边。”她指着某个夸张的歪扭霓虹灯箱。


嗯,那样么。
果然,Jack刚在牛排馆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银发女仆装的星灵小姐就拿着菜单走了过来。
“…………”

不行,再呆在这里肯定有一天要疯掉。

“嗯,应该算是好消息吧——没有你的车。”星灵转了个身子,手上的丝带画出了梦幻一样的螺旋,硬是将Jack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于是请将我送回去……”如果星灵讲的没错的话,没有他的车,通俗的意思就是他并没有到死的时候,不会被一天三次的天界巴士带走去什么地方。

“那个做不到,对不起。因为……”


总之经过一段漫长并且高密度的解释后,似乎是因为什么时空连续性方面的原因,就算没有天界巴士将死人彻底带走,也要在天界呆满30天,才能在死前的位置复活。
自己没有死亡时刻的记忆,大概只有还阳以后,才能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也就是说,还要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呆满30天么!

× × ×
数界 中国 蒸汽工房『五言堂』内
堂主伍敏审视着自己手上的数份订单。
五言堂是一个专门制造小工具和小装置的门户,因为这些东西不需要永动机支持,在科界和幻界也能用,所以科界和幻界的订单会源源不断地来到这里。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这个月的订单实在是有点多,不用说他自己了,他将他手下的十几个徒弟全部动员起来,也不过是勉强完成了所有的订单。
当然,质量是可以保证的。
那么这个月是不能接再多的订单了。他这么想着。
突然,他感到下腹部一阵疼痛,像是被什么子弹打中了,但是低下头查看,没有血液也没有伤口流出。
唔,自己果然是老了么?
他看着那最后一份订单,其目标赫然是上届幻界大统领天海。
伍敏认识这个人,应该说,是无比熟悉。
那么,借着这机会叙叙旧也可以啊。
他拿起了身边的封闭妥当的小盒子,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长袍马褂,走出了门。

当然,他并没有注意到门外有个十七八岁的人,手上摆弄的并不是数界的蒸汽计算器,而是明显科界模样的平板电脑。

× × ×
幻界 日本某地
机巧城。
这曾经是幻界大统领工作过的地方,当然,曾经在那里办公的人并不是现任的大统领米卢。
目前,这座防卫精密,使用了三界科技构造的日式城堡,已经纯粹地成为了上任幻界大统领 天海 三千代的寝宫而已。
听从曾经是其下属的米卢的建议,她不仅在自己的城堡内布置下了无数机关,而且也使用召唤术,定点召唤了锁和钥匙两个属性的妖精来加强守卫。
毕竟,如果想对米卢不利又无法直接伤到他的话,绑架这个曾经是他上级的这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婆可能会更简单点。
当然,这些机关的作者,和天海一起,目前正坐在城堡最顶部的房间内。
“那么就是这样了。”伍敏将手上的盒子递了过去。“不过为何侦测幻界物质的物品要用我们的科技……”
“思维定势”,穿着和服的老妇人拿过剪刀,拆开了盒子上的包装,拿出了一个奇形怪状的类似于钩爪一样的东西。
突然,钩爪上连接着的几个灯亮了起来。
“怎么样,还满意么,前大统领小姐?”
“这个灯表示——”
“哦,目前有三个妖精在你的城堡内,有一个正在高速接近这个房间中。”他指着目前亮着的三个绿灯说道。
“接下来,有一个魔法师……”伍敏的脸色突然大变“就在这个房间内!”
说时迟那时快,三发魔力飞弹从屋顶上直射下来。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紫发的妖精如同一道闪电,直接撞开了房门,并没有任何减速的意图,继续冲刺撞开了天海和伍敏二人。
而自己从怀里具现出了一个公文包,将第三发朝向她发射的飞弹挡住。
“卡珊德拉(Kazaxdra)!是米卢让你来的么!”千海一边朝着那个一身黑衣装扮,现在已经从房梁下跳下来的人影发射了一枚类似于子弹的气块,一遍朝着紫发妖精的方向喊道。
“啊啊,对,米卢已经接到有人对您不利的消息了,特别让我到你这里看看,没想到正好赶上——那颗子弹必中!”
那个黑衣人还想转身跳窗逃跑,未料那个气块在空中凭空转了一个弯,硬是将其钉在了地上!
黑衣人哼了一声,嘴里面念叨着什么。
“然后是你——不灭!”自己的自灭咒文强行被卡珊德拉的宣告打断。“想自杀封嘴,这可不行,要不要我再给你加个真言属性让你不得不吐出点什么东西来——”
此时,天海转向了仍旧没回过神来,惊魂未定的伍敏。
“请回房休息吧,今天招待不周,十分抱歉。”
伍敏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早就听说过前大统领小姐各种躲避刺杀,莫非天天都是如此惊险?”
“差不多吧,不过今天这次多亏了卡珊德拉帮忙,我们才可以问出最近某些事情的答案了。”

此时,卡珊德拉在被钉在地上的刺客旁边蹲了下来,从自己携带的公文包里面拿出了数支类似于针灸针一样的东西。
“大统领先生——啊我说的是米卢——还有大统领前辈大概有很多的东西要问你,不想受苦的话就全部给我说出来。”

× × ×
科界 伦敦某地铁站

安妮一行人,除了那个小个子的女孩子没有携带任何东西以外,其余二人都背着巨大的包,就这么上了地铁。
安妮道尔,这个名字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名气。
不过,要说『激光猫(Lazor Katz)』这个名字可是在互联网上有一定名气的。
那是一个在各种音乐网站上,上传并且贩卖自己写作的电音舞曲的某个作曲家的名字。
而激光猫的各种舞曲都有着极高的点击量和购买量,每个月能够收入近万美元!

当然,这是很老套的叙事手段了——激光猫和安妮道尔,就是一个人。
不过,安妮遵循着自己家的家训,仍旧节俭地过着日子。包括这次出来原本是会见同道中人,却仍然住着YMCA,也没有租车更没有安排其他额外的东西,就是这个原因。
唯一就是叫了自己的闺蜜帮忙。
至于这个女孩,其实安妮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

某天晚上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只有一只手掌那么高的女孩。自称来自幻想乡,而且是小人族。
虽然查询了资料后,由随身携带的那个锤子证明了种族方面的疑问,但是这个女孩否认自己来自于幻界——或者科界和数界。
除了幻界,科界,数界以外还有其他的世界,这安妮可是第一次听到。

嘛,总不能将她丢在自己家里吧——反正可以用小锤子任意变换大小(听说还有其他帅炸天的功能,不过目前貌似只能这样了),大概不会出问题吧。
这么想着,安妮这次也就带上了她。

不过——
安妮等人下车的时候,被某个身材娇小的男性少年拦住了。
“自我介绍一下,幻界妖精Linq,针对你身旁那个外界人,我可是有话要说。”

× × ×
???
在一片废墟中,身着白衣的少女缓慢地走上了曾经是整个城最高的建筑物的楼顶。
看着一片漆黑的夜空,少女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要开始了。

最后编辑nemoma 最后编辑于 2015-06-08 07:33:06
TOP

5月4日 天氣:晴
今天一早醒來以後發現自己竟然長出了尾巴。
而且還不只這樣。洗漱照鏡子的時候甚至又發現到頭上多長了一對獸耳。
因為獸耳的關係,讓我現在聽到的聲音比以前感覺到的還要來得大很多。
只是大聲而已的話倒是還能忍受,但是我比較受不了的是那些很難聽的噪音。
比如指甲刮玻璃之類的很討厭的聲音。
雖然很想問問醫生自己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因為醫生不在幻界這裡的關係,所以也問不了。
感覺也不像是能夠割下來的東西一樣是真的從我的身體長出來的……醫生能處理這種問題嗎?
和森羅哥哥他們說了這件事情以後他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好像是很不正常的現象的樣子。
溫特說了幻界可能找得到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的問題原因。
因為除了長出獸耳和尾巴來以外身體並沒有感到哪裡不適的關係我也就沒有太在意了。
對了。我還請森羅哥哥和赤瞳幫我買了耳塞來用了。
有了耳塞之後多少減輕了一點聲音對我造成的負擔。
雖然也有耳罩的選擇,不過這個季節戴耳罩太熱的關係就沒用了。

5月10日 天氣:晴
自從長出獸耳和尾巴以來已經過一段時間了。
多虧耳塞的關係讓我很快的就習慣了自己身體上的這個奇怪的變化。
只是睡覺的時候總會很困擾。
因為不能再像沒尾巴的時候直接平躺,不然壓著尾巴會很難受。
而且那樣子醒來以後也會因為尾巴被壓著太久而直接麻掉。
側躺也偶爾會因為在睡的過程中翻身壓到尾巴而突然驚醒不太好的關係,我現在變得喜歡趴著睡了。
今天跟大家一起到吃到飽的自助餐廳去吃飯。
吃了好多好多的肉。有機會的話還想再來一次。
不過森羅哥哥吃沒多久就吃壞肚子一直跑廁所,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
還會有機會再來嗎?

5月11日 天氣:雨
幽靈出現了!
雖然這麼和森羅還有大家說了,可是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我說的話。
因為在我把大家帶到幽靈出現的地方時幽靈早就不在了。
真的只是我看錯了而已嗎?

5月12日 天氣:陰
幽靈又出現了!這次絕對不是我看錯!
在赤瞳洗澡的時候我看到幽靈跑進浴室裡面了!
……雖然我很確信自己的確沒看錯。
可是在事後問了赤瞳她卻說了什麼也沒看到。
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赤瞳看不到幽靈嗎?

5月16日 天氣:晴
和幽靈叔叔成為朋友了!

5月17日 天氣:雨
今天和幽靈叔叔說了對幻界的魔法很有興趣的事情以後,他就嘿嘿嘿的笑著告訴我只要讓他附身的話就可以使用魔法。雖然我沒有多想什麼就直接說好,可是結果附身卻失敗了。
聽說好像是因為我身體裡的靈魂的空位已經被其他的幽靈給占走的關係,所以才失敗的。
雖然我也覺得很可惜,可是幽靈叔叔看起來好像比我更失望的樣子。

5月18日 天氣:雨
想要把幽靈叔叔介紹給大家認識。不過卻是一件比想像中還困難的事情。
即使我已經努力的跟大家說過好幾次幽靈叔叔的事情,但是因為就連有真視之瞳的森羅哥哥也看不到幽靈叔叔的關係,所以大家就沒有認真的相信我說的話了。
雖然溫特是唯一肯聽我說話的人,可是那把我當成小孩子看的溫柔態度讓我有種自己只是被哄著騙的感覺。但是我絕對不會上當的!溫特肯定也沒有相信我說的話!哼哼!
說起來……真視之瞳的能力可以看見幽靈嗎?

5月23日 天氣:晴
今天在家裡和幽靈叔叔玩著將棋。
不過幽靈叔叔太強了,根本就打不過。
只是因為幽靈叔叔會邊下邊教我怎麼樣走會比較好的關係,所以並不會很無聊。
在下棋的過程中被森羅哥哥說我好奇怪怎麼在跟自己下棋。
我回答我是在跟幽靈叔叔下棋以後,森羅哥哥就露出很複雜的表情然後說要陪我下棋。
結果森羅哥哥居然沒有贏我半場。好弱。
「不,是妳的學習能力好。把我教的都學進腦子裡去了。」
被幽靈叔叔這麼誇獎了。
結果今天和森羅哥哥打了不知道幾場的將棋。我才發現森羅哥哥意外的是很不服輸的人。
「我想那只是因為對手是妳的關係。」
幽靈叔叔這麼告訴我。不過我不懂這跟對手是不是我有什麼關係。

5月28日 天氣:陰
聽說幽靈叔叔是來自叫作北境魔界的地方。
會來到這裡是為了找一個叫作……不知道名字怎麼唸的人。
雖然我問了幽靈叔叔找到那個人以後他想要做什麼,可是幽靈叔叔並沒有回答我。

5月31日 天氣:晴
今天的晚餐吃了火鍋!
寫錯了,今天是6月1日。
TOP

7月11日
森罗哥哥已经去应该很久了,现在这里只留下大冬叔叔和幽灵叔叔,不过貌似一点也不寂寞呢~明天继续试验魔法!虽然到现在连一点头绪都没有找到!

7月15日
魔法这种东西,好像根本不在我的理解范围呢,还是说人家现在的脑袋本来就是空空的。温特说咱有一个幻想种的外表和一个绝对凡人的内在,听着感觉怪怪的。而幽灵叔叔则告诉我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部分,我身上拥有就算是他也无法完全理解的东西。无法理解的东西.....我的尾巴和耳朵吗?

7月17日
今天本来懒得写日记了,不过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生的时候我必须记录下来!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居然发现天都亮了!不过光线很奇怪,但是我看了一下时间还是半夜,外面也不是满月,不过什么都看的很清楚。往外望的时候,我又有一个让我非常震惊的发现,我居然可以看清很远处树上的一只松鼠!就像有了望远镜一样,不过又不像,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拥有如此广的视野,这感觉就像又看到了一个新世界了一样!(本来就在一个新的世界吧~

7月18日
我把昨晚的事情告诉了大家后,大冬叔叔说我要变成妖精了!虽然温特马上否认了这种可能性,幽灵叔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愿不要变成什么奇怪的东西就好了。
PS:现在似乎可以更加随意的凭空拿出东西,不过之前听莲姐姐说似乎是通过空间转移过来的,那么肯定这些是在另外的地方存在的,这样随便拿的话,会不会有偷东西的嫌疑啊,还是尽可能少用好了!
TOP

北境魔界 中心点
中心点并不是如同它名字所暗示的一般是有着什么巨大建筑的中央地带,而只是整个扭曲时间的魔界和幻界在此相交而已。
驾驶着装甲车接近,伊诺看到了恶魔们为了防止误入魔界而建立,高耸的冰雕堡垒。伊诺拿出安娜莉兹临走前给自己的护符,握在手心注入魔力。瞬间巨大的堡垒如同海市蜃楼一般,当中的部分烟消云散,留下一道露出土壤的狭窄通路。幻象解除之后马上就能看出,之前看起来像是堡垒的部分实际上是冰川,而这冰川几乎是围绕着中央向左右展开去,云雾缭绕的尽头完全无法看见。这和恶魔典籍中记载的相同,他们用冰和岩石制造了这座环绕中心点的巨大冰川,仅仅留下几处开口用作紧急出入。
进入冰川之间仅仅能够容纳两辆马车并排的缝隙,乌尔一直趴在车窗边,抬头努力向上望。伊诺拉动操纵杆,轮胎旋转速度加快,迫使乌尔不得不退回座椅上重新扣好自己的安全带。
“前面会越来越黑。三公里高的冰川,过去了再让你看个够。”
伊诺打开魔法驱动的探照灯,明亮的黄白色灯光将面前越来越深邃的通路照得透明。也许数十年来都不曾有人经过的通路上仍保持着整洁,褐色土壤压平而形成的路面上甚至没有一片积雪。打开车窗锁,伊诺放下侧面的防弹挡板,凛冽而死沉的空气吹进车体。乌尔很快就坐在座椅上缩成一团,冷得发抖,伊诺只是腾出一只手来扣好自己的衣襟,然后催动引擎加大速度。
“先……先生,能把窗户关上……”
乌尔小脸冻得有些发白,伊诺看了看了一眼窗外一成不变的漆黑,抬手关上侧面挡板。很快随着魔法阵的运行,车体里又重新暖和起来。可随着温度的上升,伊诺发现车灯的光线越来越黯淡,连带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乌尔也正在变的越来越模糊。他下意识的想要抽出魔杖,可手脚却不听使唤的握住了操纵杆,然后车体开始猛的加速。伊诺脑海里不断闪现出各种各样的回忆,从幻界通过那场暴风雪进入魔界,从魔界通过暴风雪回到幻界,这条路忽然间就像曾经走过数十遍一样熟悉。眼前的事物不断黯淡,紧接着纷扰的碎片回忆在意识当中浮现。他回忆起自己曾经是一名王家学院的大魔导师,回忆起自己曾经是一位花资妖娆的神女,回忆起自己曾经是一个一辈子以驾车为生的马夫,回忆起自己曾经是一名追逐新鲜事件的记者。他忽然间知道了科幻数三界的存在,忽然间对自己生长的小村庄以外的世界一无所知;他通晓诸家魔法派系,造诣深厚以至几近无所不能;他也对那些玄妙的魔法术式一无所知,却能轻松驾驭一匹驽马;他对无休止的守卫生涯感到厌烦,回忆起自己每日都对着一望无际的雪原发呆;他也对无止境的冒险旅途感到疲倦,回忆起自己如何在那些危险关头虎口脱生。
然后,伊诺眼前一黑,一头栽倒。

北欧共同体 某个小镇
伊诺从陌生的床上坐起,按着自己仍然眩晕的脑袋时,乌尔正在房间外大声叫喊着名为维拉的名字。有些摸不着头脑,伊诺挪动着双腿下床,走到投进明亮阳光的窗前,推开似乎是石英制成的窗户,眼中所见的是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世界。没见过的材料制成,透明的窗户安装在各种建筑上,屋檐下牵着不知道用来做什么,黑色的线缆,道路两旁竖起了一根根柱子,顶着奇怪的装置,路边的店铺都摆着色彩鲜艳但完全前所未见的看板。果然,这就是几十年后的未来。
脚步声接近,伊诺回头看到乌尔拉着另一人走进房间。褐肤黑发,高挑姣好的身姿配上利剑一般锐利的金色眼眸,这大概是乌尔称作“维拉”的人。
“喔,醒了。你的小旅伴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保密工作严格到了毫无必要性的程度啊。”
伊诺打量着周围,右手不自觉地摸向自己的口袋。维拉从胸前抽出一根熟悉的木制汤勺,正是伊诺之前在用的简易魔杖。
“在这里。咱是个生意人,你开车撞咱和咱救你,咱认为这是一种投资。那么现在来初步返利,回答咱几个问题如何?”
伊诺尝试着凝聚魔力,但是在没有符文辅助的情况下就连最简单的法术都没办法形成,都怪那该死的诅咒。
“那么咱就当成你默认了。来,首先,你叫什么?”
乌尔站在维拉身后,一脸担心。
“哎哎,别那么紧张,咱并不是要害你。那么以示诚意,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说着,维拉一挥手似乎解除了什么,然后她的目光变得愈发的锐利,瞳孔也变形成了爬行类动物一般的竖缝,“如你所见,咱是维拉,维拉 佛顿哈尔德,咱是黑龙。”
伊诺看着维拉的瞳孔,感受到一丝灵魂魔法的痕迹。
“……我有很多名字。”
“没关系没关系,不用紧张。随便选一个能称呼的就好,小乌尔是一直管你先生先生的叫,太疏远啦。”
伊诺看着维拉握在手中的,自己之前一直在使用的魔杖。表面似乎没有缺损,刻上去的符文看起来应该没有问题。
“……伊诺。”
维拉顿了一下。
“咱没听过的名字呢。也罢,那么伊诺先生,”说着维拉就让开身体,将汤勺塞在乌尔手里再一把推向伊诺,“请多担待了。”
乌尔猝不及防地一把抱住伊诺肥胖凸出的腹部,把脸埋在柔软的脂肪当中,流出泪水。维拉转身关门离开。
伊诺从乌尔手里抽出魔杖,注入魔力,熟悉的感觉从右手蔓延全身。
“她是谁?”
乌尔抽回手臂,坐到伊诺最开始躺着的床边擦拭着眼泪。
“维拉小姐……先生你不是知道的吗?”
“所以她是谁?”
乌尔穿着伊诺所未见过的疏松款式的外套,用袖口擦干净眼泪之后整理好自己的披肩和裙摆。
“维拉小姐……先生你还记得我们从雪原出来的时候吗?”
“继续说。”
“嗯……先生晕过去了。车子失去控制,装上了维拉小姐。但是她没受伤,然后上来驾车带着我们从那里穿过暴风雪出来,一直开到这个镇子。”
伊诺眯起眼睛,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自己失去意识的事情。尝试追溯记忆,却碰到了似乎是自己给自己设下的屏障,一时半会解不开。
“然后先生晕了一个礼拜,维拉小姐人很好,一直在照顾先生。”
伊诺握住魔杖,勾勒出符文对自己释放。感受到的是自己支离破碎的灵魂和大量不完整的意识碎片,就像是几百个人的记忆和人格都被丢进绞肉机里绞做一团,然后一股脑的塞进自己的头壳里一样。原本是有着常驻的法术来维持吸收的灵魂和自己本身的平衡,但现在不知道因为什么,这个平衡被打破了。好在自己的魔力供给重新恢复,逐渐开始整理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和情感。
“啊,维拉小姐也带着我学会了魔法!真的很神奇的!”
说着,乌尔平举双手发动魔力,随着她身上的魔法纹路一闪而过,乌尔双手之间出现了一个火球。
“先生你看!你看我也会用那些魔法了!”
脑海里的记忆和知识得出的结论是,这些魔法和自己所熟知的那些“古代”的术式虽然在外表上大相径庭,但内在里仍然是差不多的东西。似乎是某个小流派加上了很多改变,深入研究的产物。
“这就是未来啊……”
伊诺看向窗外,庞大的魔法天幕折射出淡蓝色的光芒,就像自己现今所处的时代一般令人困惑,同时也是如此的令人着迷。
反白信息是一种艺术。
TOP

上一章发生了什么:
  • 自从数界出现了通货膨胀的现象后,科界和幻界也出现了类似的状况。看起来是因为各种原本很稀有的『素材』和『资源』在各个世界被倾销导致的。
  • 科界英国郊外,某栋巨大的城堡在两个月内拔地而起,据说城堡里面有魔法书。但是幻界派出调查此事的妖精卡珊德拉到现在还没回来。大概事情也不小了。
  • 科界发生了一些嗜睡症集中发病的现象。考虑到嗜睡症的各种发病因素,这种爆发并不自然。并且,发病者多为12岁以下的儿童,更为这个现象添加了一笔诡异的色彩。

你们的任务:


其他队伍的动向:
粉队:
粉队OC纷纷被其雇主背叛,目前下落和生死情况不明。但是Lazor Catz的音乐会很成功。
绿队:
绿队成员准备参加绿灯VR虚拟实境大赛。
TOP

8月2日
老爸那里传来消息说科界也要出现魔法的样子,不过魔法什么的,习惯了之后发现其实和科技没什么区别,不知道为什么尽管魔法非常不符合我的常识但是一下子就接受了。不过考虑到咱身体的变化,幽灵叔叔,以及那些梦境,常识什么的真的有必要吗?

8月4日
浑身都透着一个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虽然这样的状态一直都有,但是今天似乎来大爆发了。咱的每一个肢体都可以很好的控制,不过用上去的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变扭,问了大家后大家都说我看起来没什么变化的说。冬叔叔测试了一下我的身体协调性后一脸吃惊的样子,然后告诉咱咱现在身体很好,没什么问题。(如果不是真的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地方我肯定会认为他在哄我!其实我得了重病!)

8月5日
有一种好想出去走走的冲动,还是在晚上!不过对我来说晚上和白天视野都差不多了已经,就出去散步好了~今天的月亮很漂亮哦~银白之月让我整个人都好起来了(不过我没变身,所以我不是狼人!)
为了避免迷路我选择走之前走过的去商店的路,不过估计现在肯定关门了吧。在这种安静的地方独处,才让我发现,我的感官能力并不仅仅是加强了,咱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风的流动,听觉和视觉在这种理想环境下配合起来让我感觉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逃过我的视野,还有!这种视觉下的萤火虫好漂亮!梦幻一样的光芒呢!虽然仔细看可以看清楚虫子的身体会让唯美感下降好多好多。
稍微活动一下后感觉身体在渴望更好的运动,感觉可以一口气跑个800米!不过一般来说跑了400米就不行了,反之今晚心情不错,跑累了就回去睡觉好了~“身体好轻”这是我跑起来的第一个感觉,感觉怎么跑都不会累的样子,由于尾巴的关系,我跑步时可以比一般人前倾的更厉害,且不用担心不稳,尾巴在无意识的时候就自己帮我平衡重心了。迎面而来的风使咱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速度,这是咱以前绝对不可能达到的速度,都快接近自行车的速度了,更重要的是我还不累。还没有跑过瘾就看到马上就要到家了,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太激动了,咱居然想试试看跳过围墙进去!结果我奋力一跳后踩在了围墙上又跳了起来到了阳台上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咱居然跳到了屋顶!更要命的是当时似乎感觉这样跳的感觉非常棒,居然在屋顶上跳了出去!“啊!!!死定了!这么高下去!“当时感觉时间好像变慢了,在空中无法控制身体,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各种方法试图安全着陆。安全气垫,消防员,喷气背包,蹦极...................就在身体加速下落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架住了我的身体,然而我耳边传来了一个机械性的声音“着陆系统启动”随后感觉有一股力量拖住我的身体,伴随着很吵的好像什么引擎的声音,咱安全落地了,而我身上多了一套只有在科幻片里才看到过的机器,似乎被叫做外骨骼的东西,它会随着我的动作同步行动,但是真的很变扭,而在我想办法把它弄下来的时候,它自己就从我身上脱离了,不过没有消失,还在那里。
明天再让大家研究这东西吧,该去睡觉了。
(不能让大家知道我恐高
TOP

8月7日
经过了冬叔一堆不明觉厉的分析后得出这是军用级别装备,但是没见过,可能是特殊装备的结论。但是无法搞清楚这是从哪来,不过由于这个装备有很多地方是可以伸缩的,似乎可以适应不同体型的人使用,冬叔应该也可以用,不过他表示在没搞清楚这东西怎么用前不想随便尝试。

8月9日
今天一个人去山上玩~其实幽灵叔叔也跟来了,大家明白了咱身体的变化后也相信咱可以照顾好自己。今天的能见度非常好,在山上视野应该可以看到整个镇子,配合现在咱的视觉能力肯定超棒!
爬山比我预想的还要轻松,本来以为需要休息几次,结果只是有点喘就到了山顶的位置。在一个悬崖的位置往下看,我才真正意识到,这个世界和我熟悉的那个世界差距是多么巨大,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观察一下~
就在咱好好享受异界风光的时候,一个危险的气息从后面传来,同时听到幽灵叔叔在朝我大喊“小心!快趴下!”咱感觉到背后有什么正在高速靠近我,咱本能的回头看到一个发光的朝我的脑袋飞过来,也就在一瞬间咱居然用手掌挡住了它!“好痛。。。”这是咱当时唯一的感觉,不过手掌上似乎没有对应的严重伤口,但是真的很痛! “哦?本来只是想让你晕过一下就好,没想到被发现了,你到底是什么人?样子像幻想种,但是没有丝毫魔力的迹象。”一个严肃的声音从咱前方一块空地上传来,不过那里看不到任何人,但是声音很清楚的告诉我对方的位置,但是什么也看不见。“很痛的啊!干嘛啦!要打劫的话咱身上才。。。才没有钱呢!”咱指着声音来源的位置抓起了一块石头准备随时反击这个怎么想都不是好人的家伙。“真是可爱的反应,扔石头不适合你这么可爱的孩子,我只要你身边那只幽灵,把他交给我我还可以给你点奖赏哦。”声音来源似乎在慢慢移动,咱的手指也同步保持指着音源的状态。“哎?你看得到我吗?不魔法啊,没有魔力的人怎么可能识破我的隐身魔法!你到底是什么人!“声音开始变得震惊然后有点慌张,随后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空气中。”啊!?真的有人啊!咱只是指着声音的来源罢了!还以为是有人用小型扬声器。。。你找他干啥?还有弄疼别人要道歉啊!“说完原来指着他的手也捡起了一块石头。”啊呀呀,这样可就不好了,那么就当没看到过我吧。“说完这家伙就消失了
后来问了一下幽灵叔叔那家伙是什么人,他也不说不清楚,只是说可能是抓他的人
PS:回家再去检查一下手有没有受伤吧
TOP

8月9日的梦境
何谓地狱,对我们来说没有地狱
在那个如同世界崩塌的战场,我不知道我在为谁而战,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战斗,我不知道我是谁,我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被认为可靠且强大的战舰被撕成碎片,被认为绝对安全的避难所成为四散的尘埃。在这里,一切的荣耀,一切的勇气都被无情的化为灰烬,我们曾经为之奋斗的东西,在这里,变得那么可笑。
”我们已经没有支援了,没有地方是安全的,活下去,这是我最后的命令。“这句话在我脑中无数次的回响着,身边剩下的只有旧日辉煌的残骸,手中的武器曾经是无数战士最信任的伙伴,但是现在他最多只能安慰你一下,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一阵强烈的白光从未背后传来,随后我看到一个巨大的火球,伴随而来的巨大声响和可怕的冲击波把这所剩无几的旧日的证明破坏殆尽,我把自己的剑插在前方,拼尽全力以自己的灵魂为赌注构成一层护盾,勉强保住了自己的命,而身边几乎被夷为平地。在这里逗留就等于自杀,得快点离开这里,我向着远处奔跑着,天空降下了火雨。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的枕头湿了
TOP

8月故事文

其之一

幻界是一个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地方。

以上这句话,是幻界的住民和自己结识的其他界的朋友介绍自己故乡时,最常见的一句话。
仔细想想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里的人类,打个响指就可以让你烧起来。这里的狼会站起来双足行走,而且会自己生火做饭。这个世界上最流行的偶像团体竟然是两个鸟人妹子。怎么看都是超脱常识的地方。

但是,就算是那种地方,也是有山寨仿制物品这种和其他世界一样无道德的东西存在的。
这不,幻界大统领下属部队的领头人物之一,意义的妖精 卡珊德拉,就接到了这么一个无聊透顶的抓山寨物品的任务。
所幸,领头人的头衔并不是白叫的。卡珊德拉虽然有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经常给大统领米卢以及前大统领八千代带来麻烦,但是如果是『任务』的话,她一定会超额完成。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这次,卡珊德拉接到的任务,是调查一个叫做『绿灯』的东西。
这个东西本身的来历就已经很奇怪了。它是一个商人看到『白灯』这个东西的销量火爆,所以使用了不知道是什么科技,仿照出了类似形状,只不过光线不同的物件。
但是,卡珊德拉看了一眼实物,就知道两种东西完全是云泥之别。
她无法解析白灯的内容。但是绿灯就是一团塑料和硅而已。如果说危险性的话,米卢和她说过白灯的危险性。但是在法尔西昂眼中,你不招惹白灯,它也不会去影响自己。但是绿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看着就很不稳定,像是随时都要炸开一样。
当然,作为幻界的政府机关人员,卡珊德拉当然是拜访过制造绿灯的发行商『立发贸易』的。
但是,其老板非常精明,特意将谈话地点安排在在科界中国广州的总部大楼的办公室内。

妖精这种东西,在幻界之外的能力是很有限的;就算是卡珊德拉这样强力的妖精的话,也需要使用附身魔法,将自己附身在一般的人类上,然后才能在幻界之外行动。
卡珊德拉那次为了掩人耳目,选择的附身对象是一个14岁的少女。
结果,整个谈判过程中,卡珊德拉就觉得特别不舒服,对面那个叫做王建军的商人的眼睛游离不定地盯着她不放。
”该不会这家伙是个萝莉控吧。“卡珊德拉的左手使劲地将袖口往下压了下,盖住自己手背上的标志。
标志是一个7画的笔记本状图形,是卡珊德拉的『意义魔法』在附身者上的具现。
魔法可以启动7次,一次启动消耗一画,7划消费完了,她就真的和普通的14岁少女一模一样了。

虽然是做好了”如果从那个老板身后突然窜出几个彪形大汉对她不利“的准备,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整个谈话过程毫无波澜的结束了。
最后王建军拍着胸脯保证自己的产品和最近在三界流行的那个白灯没啥关系,然后自己没有往幻界倾销绿灯的意图后,送了卡珊德拉一个特大号的绿灯。
卡珊德拉哭笑不得地收下后,就这么带着这个巨大绿灯,圆满地完成任务归来了。

于是,现在她就在大统领府的研究室内,从自己携带的公文包中拿出各种工具,任其在自己面前悬浮,准备拆卸这个绿灯。
不过,正动手前,两个意外的访客打乱了她的思绪。
来者是她的好朋友兼同事:运气的妖精 米勒瓦 和公正的妖精 法尔西昂。
两人都穿着妖精队的制服,和仍然穿着从科界回来时身上那套水手校服的卡珊德拉比,反而是这两个人比较光鲜亮丽点。
”卡斯姐,任务回来了?“ 米勒瓦将手里的类似于赌场中推筹码的工具的大型魔杖靠在了门边上。”看起来你弄了个大宝藏回来啊。“
”啊啊,是宝箱呢。“卡珊德拉叹了一口气,”但是不知道怎么打开。“
”真的能打开么,我觉得……“法尔西昂认真地盯了绿灯看了几分钟后,”呜嗯,我是看不到这里面有什么啦。没有魔法的痕迹。大概只是焊接的比较牢靠而已。“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科界那批人要是会用魔法那才是大件事。”卡珊德拉点了点头,手指一动,身边的扳手立刻飞了过去开始尝试拆卸绿灯。不过那个灯还是纹丝不动。“话说你们两个穿了一身正装,有任务出么?”
法尔西昂点了点头。“还不是和大姐你一样,要调查这个绿灯么。”
卡珊德拉苦笑了下,“对那公司的资金运作方面有怀疑,就派出公正和运气的妖精么。米卢哪病医哪里的想法还真是一百年不变。”
“所以卡斯姐有什么忠告么?”米勒瓦不知道从衣服哪里摸出来一个筹码,像翻硬币一样随手玩着。
“忠告?我觉得那个老板是个萝莉控怎么办。”卡珊德拉面不改色地盯着数目增加着的扳手。

“那个没关系,我们的附身对象这次是米卢的仪仗队的兄妹二人,是20岁的帅哥美女哟。那老板要是萝莉控的话会失望的。”米勒瓦握住拳头,让那个筹码落在了自己的拳头上。
“听说科界有些人有奇怪的兴趣,万一那老板还喜欢小鲜肉,你不就惨了——你们两个哪个人要附身柯尔特达仁的?”
米勒瓦后退了一步,“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要上达仁兄妹的身?”
“呵,说到仪仗队,兄妹,不是柯尔特和莫妮卡还能是谁。那家伙的长相在科界的话可是有资格上他们的地铁灯箱的。另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米勒瓦肯定是你吧。我印象中法尔西昂没有附身在男人身上的兴趣。”
“呜呜呜……科界奇怪的爱好已经够多了啊。”法尔西昂头上滴下一颗冷汗。
“话说,卡斯姐哟,你这扳手的数量是不是多了点?”
米勒瓦指着卡珊德拉眼前的十二个扳手。
“再打不开我直接用魔法飞弹炸掉它!”卡珊德拉也明显有点不耐烦了。
再这么看下去也不是个事,法尔西昂和米勒瓦二人对视了一下,决定暂且离开,让卡珊德拉一人静静。

“米勒瓦你好自为之,小心自己……”卡珊德拉本来想最后再开个玩笑的,但是仔细想想实在是比较下流所以就没把话说完。

不知道过了多久。

卡珊德拉看着久攻不下的绿灯,彻底失去了耐心。

“我给你附加一个『能打开』的意义,看你开不开。”这么想着,她挥了挥手。
这时,那个绿灯突然爆发出了夺目的亮光。

数秒钟后,整个统领府都听到了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以及看到了整个研究室的楼顶被掀开来的壮观景象。
那个时候,米卢正在和法尔西昂和米勒瓦二人商谈关于任务的事情,他们最先赶到研究室。

首先映入他们眼帘的,就是研究室中心已经差点就不能辨认原先模样的巨型绿灯,以及躺在绿灯之下自己的彩虹色血泊里面的卡珊德拉。
仔细一看,不仅是地上有溅射出的彩虹状印记,连四周的墙面以及各种完好的和不完好的实验设施上,都有着彩虹色的血痕。

米卢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立刻伸出了双手,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顿时,一道紫色的光影就从那具已经残缺不全的身体上飞了出来,并且径直飞进了米卢体内。

“唔,全身卷入爆炸,失血量竟然这么多么?”米卢一边观察着自己的周围,一边自言自语道。
“再晚几分钟,就真的要去转生了呢。”他看着自己手背上浮现出的几乎看不出来的笔记本图案,继续说道。

接着,他转向身后的两位妖精。
“看起来,你们和这个王建军,又有多出来一件事要交流下了。妖精卫队首席队员检查绿灯的时候被绿灯炸死。就这么说吧。虽然卡珊德拉现在没死,但是连出来反驳我的力气都没有了,也和死了差不多了。”

一段时间后。

“诶,对,就是因为这样我们丢了一员大将。”
“所以要安排支援么……”
“虽然我想嘴硬说不需要,但是目前明显不是嘴硬逞能的时候,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其之二

科界是一个充满了机会的地方。
如果是科界的住民,向其他界的朋友介绍自己的故乡,他一定会这么说。
仔细想想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因为科技的发展,科界的教育水平很高,培养出了各种学者和技师,为普通的民众提供科学上的各种新发现和发明。
就算没有科研的天赋,科界对各种艺术作品也有很大的鼓励性,就像lazor catz一样,哪怕多小规模的个人,只要能做出好东西,一定会飞黄腾达。

这lazor catz的唯一一名成员,和其朋友一起,目前完成了自己在伦敦的演出,在自己下榻的YMCA酒店中,迎接着意料之外的访客。
没错,就是幻界大统领秘书Linq。
主要来说,就是她们身边携带的这个叫做少名针秒丸的『外界人』。
本来Annie以为Linq的来意是让自己将外界人交出去。结果没想到却是完全相反的东西。
“你们要将这个少女看管好了。既然她落在了你们家门口,就代表你们有所谓的缘分这种东西。我这里有着很多的和你有类似遭遇的人们的名单,他们,不对,是你们,没有任何共同点。但我相信这绝非偶然。”
Linq清了清嗓子,“嘛,我到这里的任务最后还是没完成……不过你们的音乐会我全程听完了。”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很好听。”
听到这话的Emily立刻转进:“那么,秘书先生不买一份我们的CD么?”
“CD么,的确这种科界物品我们统领府有啊,那么就买下吧。”Linq伸手进口袋掏出了一把金币。
“哦对,你们不收这个……”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Linq快速地交换了伸出的手,他的左手手背上,有着一个像是纹身一样的毛笔图形。
“那么就给你们这个吧。”那个毛笔图形的两划消失了,然后他从原先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支毛笔。
“嗯,这个东西呢,你用它画出什么,它就会成为什么,够强了吧。如果你们想的话,用这个直接画出钱来也是没问题的。不过只限两件物品。给我省着点用吧。”Linq匆忙地说完,拿起CD就走了出去。
“……总觉得他给了我们远超过30刀的东西……”Emily低声吐槽道。

当然,Annie和Emily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很厉害的东西,在不久后就要救她们的命了。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