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四格风小故事合集《机场酒店的那间酒吧》

[ 2219 查看 / 11 回复 ]

【机场酒店的那间酒吧】

  “呐呐,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我说,没头没脑的问题,怎么也不可能回答得上来吧?”
  “当然是那个啦,前几天入住的那位客人。”
  “我的工作是在酒吧调酒、招待客人,住宿的那部分怎么可能知道。”
  “明明是自己消息不灵通。我说,那个客人可是很厉害的哟。”
  “怎么个厉害法?”
  “一个人就包下了一整层,整整四十间房间呢。”
  “哇,这可真是……会不会是哪家旅行社的导游?”
  “不是的不是的,就只有一个人,已经入住好几天了。如果是导游的话,没理由这么挥霍的吧?”
  “没骗人?”
  “订房间的时候连问也没有问价格,也不关心是单人间双人间、豪华套房还是普通套间,总之就是一口气统统订下来,就和包场一样唉。”
  “谢谢你的消息,不过我马上就要开始工作了,你也该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去了吧?”
  “切,翻脸不认人的家伙!”
  “是是。”

  像这样一边聊着天,一边完成了准备工作,有些漫不经心地擦拭着酒杯。
  虽说像这样的事情对来说也应算是奇谈怪论,平时一定会饶有兴致地再聊上两句,不过今天有点不一样。
  的心思还放在那位客人,那个给十足奇妙感觉的人身上。
  入住的那天起,每天晚上都会来酒吧。点上一道主食,一道甜点,再加一杯Tropical Screwdriver,从无例外。
  Tropical Screwdriver是一种色彩缤纷的鸡尾酒,尝起来口味清爽甘甜,像夏日特饮多过辛辣酒品。
  “我不是很会喝酒,不过今天的心情倒是很适合喝上一杯。有什么可以推荐的吗?”
  “那就试试看这个吧,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从那个时候起,每天傍晚都会点上一杯,一直坐到满夜星光,每日如斯。

  “说起来,你是在这儿等人么?”
  某一日,看着闭着眼,小口呷着酒的微醺侧脸,突然开口问道。
  “为什么这么问?”
  放下酒杯,这样反问道。
  “只是有点好奇。毕竟这里是机场的酒店,这家店又是酒店里的酒吧。虽然这样的话不该由我来讲,不管怎么说价格也挺贵的。如果不是有特别的理由,应该不会长住吧。”最近似乎也没有那么多班飞机延期、滞留这么长时间的。
  “有没有试过这样做?”
  “嗯?”
  “换上一双舒适的鞋,放下平日里总要带着的东西,打开门,迎着阳光走出去。漫无目的,没有方向,看看街景,看看路。一直走到斜阳西沉,腿痛脚乏,再好好坐倒在草地上,用尽全力呼出一口长气,躺倒下来数数星星。有没有这样试过?”
  “……想的话,是有过的,不过没有实际做过。现在想想,还真是浪漫主义的想法啊。”
  “那时候会觉得很安静,一切都是静悄悄的,那是唯一一次可以和自己好好说话,又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声音,同时学会表达与倾听的旅程。”
  “听起来好像大学的哲学课会听到的讨论啊。”
  “‘想’的过程,也许是不分学科的也说不定。只不过呢,我现在就躺在草地上,伸出手想要触摸星星。”
  那时的,在想些什么呢?不是很清楚,也不是很分明,只是看着微醺的侧脸,狭长的眼睛也在微笑的样子,禁不住也一同扬起了嘴角。
  “谢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这样吧,我请你一杯酒,是我送给你的。谢谢你这么多天一直过来给我捧场。也谢谢你喜欢吃这里的东西。”
  “谢谢你的酒。如果说感谢的话,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那天夜里,喝了第二杯酒,一杯White Lady。对来说,酒精不会醉人,想要的只是喝酒的心情。醉的,也只是那份对的心情。

  “呐呐,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我都已经说过,你这么问,我是没可能懂的吧?”
  “先别管这些了。那个一个人包层的客人,还记得吗?”
  “嗯,前几天你和我说起过。怎么,故事有后续消息了?”
  “听说她每天都会去酒吧吃晚餐。你见过她吗?”
  “唉?”
  ……不会这么巧的,吧?
  ——当时的,心中这样想道。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6-07-03 10:55:50
2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如果是的话,就算明天钱就会花完,也一样会做想做的事吧。可要是钱真的花完了该如何是好?】

      “呐,我说。每天一个人工作,不会很辛苦吗?”
      “多少是有一点。你打算帮忙么?”说着,自己也笑了。哪儿有让客人帮忙的?
      “好啊。你这里还缺女招待么?我可以来打工哦。”
      “……没开玩笑吧。唉?真的?……我帮你问问看哦。”

    【这之后发生的事】

      “说起来,工作服是什么样的?”
      “什么样的……和我穿的这件差不多吧。”
      “可以穿自己平时穿的衣服吗?”
      “……你悠哉的样子比其它人看起来更像客人哦。”
      “就是说要穿仆佣装的意思么?”
      “不不不这里可是酒吧啊,是酒吧。侍应生的衣服就好了。”
      “嗯……这样啊。”

      “你为什么要选男装?”
      “有什么关系,反正也是侍应生的衣服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唔,看起来是很合适没错……”
      “那就决定穿这件啦。”

    【经常上演的事】

      “呐,我说。明明长得很可爱,为什么没有去当空乘人员,反而是在机场的酒吧当侍应生呢?”
      “……突然说什么啊,可爱什么的。”
      “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要说的话,空乘也不是说当就当的吧,要去拿文凭、考试,还要有航空公司愿意收啊。这种事情想想就麻烦死了,还不如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果然是因为那个吗?”
      “哈,那个?”
      “比起在天上到处飞行,脚踏实地地走在路上更有生活的感觉。是这样的吧?”
      “……感觉你完全没在听我说啊。”
      “啊,麻烦请来一杯Tropical Screwdriver。”
      “这是工作时间啊工作时间!”
      这间大大的机场酒店里小小的酒吧,今天依然很安静。

    【关于酒吧餐点的对话】

      “话说回来,这边的员工餐,每天都是酒吧里的菜品呢。”
      “是这样没错。”
      “每天都吃,不会腻吗?虽然很好吃就是了。”
      “……我说啊。”
      “嗯?”
      “你来当侍应生之前,好像也是每天晚上都来这儿吃晚餐的吧?”
      “嗯对,你没记错。”
      “当时好像也没这样的烦恼嘛,不是也吃得很开心么?”
      “那时是由自己做决定的嘛。自己作出的选择,决定今天也要来这里吃晚餐,和‘呜哇,今天还得吃这里的菜?!’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哦。”
      “……虽然很想反驳但微妙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嘛,现在也还是觉得很好吃就是了~”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5-11-01 03:29:36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偶尔一起去逛街】

      “真好啊,这里在休息时间可以有这么多店面可看,而且也总是人来人往的,永远也不会觉得冷清。”
      “偶尔也还是有的,那种时候被叫做‘淡季’。”
      “正因为有起有落,所以才更要珍惜愉快的时光。一起来逛街吧!”
      “虽说是‘逛街’,不过现在还是在室内,更是在机场里,总觉得和商场、购物街之类的地方有落差感呢。”
      “有什么不好的,正因为是机场才有很多免税商店嘛。”
      “……你在包下一整层酒店的时候好像完全没有考虑过税不税的,倒不如说那根本就是在烧钱吧。”
      “哎嘿。”她眨了眨眼,“去那边看看吧,是机场的书店。‘在飞机离开前最后的一段静谧时光,安静地享受阅读的空气’,感觉好棒!”
      “真受不了你……”

    【看看酒吧里的客人吧】

      “我说,那个客人。”
      “怎么了?”
      “看起来像不像一个老学究?”
      “当心别让人家听到了。不过戴着眼镜的样子确实很有学术气息啊。”
      “猜猜看他是做什么的?”
      “唔……说不定是大学教授?”
      “我倒是觉得他比较像是小说家。”
      “唉?说他是老学究的不是你自己吗?”
      “太大声会被注意到哦,你看他都看过来了——我说,你没发现吗?”
      “发现什么?”
      “他从进店开始,就一直在观察周围的人。也没有特定目标,基本上是将注意力均等地分配给每一个人。包括我们两个,目光在我们身上停留的时间也相差仿佛。坐的位置也是能观察到整间酒吧的角落。看他放松惬意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跟踪啊监视之类的,所以一定是在做人类观察,为写作积累素材,没错的。”
      “……你一定是侦探小说看多了。来,他点的Mojito,当心别洒了。”

    【平日里说不准何时会有的对话】

      “这边机场的乘客,平时没赶上飞机,或者班机延误的情况多么?”
      “挺常见的吧。毕竟不管是我们这边的机场还是对面的机场,哪一边出了问题都会造成这样的情况。天气多变的季节更是如此,毕竟这是影响空中航运的重要因素。”
      “那这间酒店的入住率呢?”
      “……嗯,这是个很伤感情的问题。”
      “应该不至于吧,地理位置很好,出去就是登机口,连安检也可以在酒店出入口完成。装潢的风格也很成熟,相信能让世界上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入住者满意。虽然是嵌入在机场内的酒店,因空间局限,不得不建造成整体呈‘凹’字形的建筑,但格局开阔大气,完全不会给人狭促的感觉。可入住率似乎总不那么尽如人意。我刚入住的时候就是那样,轻轻松松就包下了一整层,也没有出现故事里会有的‘同一层已经住满了客人,要用双倍价格与其换房’的情况。为什么客流总是上不去呢?”
      “嗯,大概是因为,世界上像你这样从来不看价格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吧,大概。”
      “原来如此,确实周边也有许多平价旅店,来回也有机场免费公交接送。这样看来,来住我们酒店的客人实在是有点像冤大头。”
      “……还有,拜托你看一下环境,周围的客人好像都呛得不轻。”
      “啊,还真是,抱歉抱歉。”

    【某日午后的对话】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近总觉得来酒吧的客人比过去微妙的少了不少呢。”
      “确实,有时候一晚上都看不到一个人。看你当侍应生,就和女主人招待来客的感觉一样,说不定客人们就是被你吓跑的哦。”
      “你谬赞了。”
      “就是这种泰然自若的态度,差点要让我也相信自己是在夸奖你了。”

      “说起来,酒吧这部分以前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打理的,工资也只需要付我这一份。现在明明多了一个人,结果营业额却还减少了,老板还真是可怜啊。”
      “唔,这么说来,他的运气确实蛮糟糕的。”说罢,她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这说的可是你的事情唉。”
      ——实际上只是惯常的淡季到了。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5-11-02 11:46:58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圆周率的奇谈】

      “圆周率。”
      “圆周率怎么了?”
      “不觉得和我们的酒吧很像么?”
      “这间酒吧好像不是这么伟大的地方啊。”
      “从基数开始,自开业的小数点向右,每一天都是无限不循环小数,就好像某种奇迹一样。”
      “嗯,从某种角度来说好像确实没错,营业额什么的,换桌率什么的。”
      “说到食客,好像所有餐饮店都是这种感觉?这样一来,圆周率岂不是变成有很多个了吗?唔……还是用普通的无限不循环小数来形容比较好。不过我们的酒吧还是圆周率哦。”
      “是是。”
      “说起来,我们酒吧有名字吗?”
      “不过是间机场酒店的附属酒吧,没有名字也不奇怪吧。反正谁也不会注意到的。”
      “那决定了,从今天起,你就叫圆周率了!”
      “嗯……哼……也许会是个好主意也说不定?”

      从那天起,酒店的各个奇妙角落都能看到小小的奇妙广告——
      ——『转角遇见π~』。
      Cornerside π ~

    【某日闭店之后】

      “在记账么?”
      “嗯。”
      “今天营业额如何?”
      “和昨天差不多吧。”
      “说起来,为什么没有电子化呢?”
      “嗯?你是指这个么?”说着,挥舞了一下账本。
      “是啊。明明现在用电脑会方便很多。”
      “账本也很方便啊,更何况你觉得收支有多到值得这样投资的程度么?”
      “嗯,说的也是。”

      “写完了。”
      “请稍等一下,再帮我加上一笔吧。我要来一杯Tropical Screwdriver。”
      “什么时候学会自己调酒了?”
      “是特意等到你写完再说的哦。”
      “……不,倒不如说为什么不自己试试看啊。”
      “要说的话,我自己确实也会调的。但终究和你调出来的不一样。人和人调出来的酒,味道是不一样的。”
      “是、是这样的吗?那就给你调一杯吧。账就不用记了,就当是我请你的。”
      “你平时也会像这样偷偷给自己免费调酒喝吗?”
      “啰嗦。”

      后来有一次,如愿以偿喝到了调的Tropical Screwdriver。
      ——真的不一样,真的。
      微笑着喝下去,保持着僵硬的笑脸,颤抖着舌尖想道。

    【预想不会发生的事】

      “说起来,你是怎么到这个机场,又是怎么会决定住下来的?是旅行中的突发奇想吗?”
      “这个,不能说哦。”
      “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还是偷渡客?”
      “真是好过分的说法。为了不让你瞎猜,稍微说一点什么吧。”
      “‘稍微说一点什么’是什么说法,感觉好敷衍啊。”
      “你知道,我是个有‘告别癖’的人。像我这样的人,很少会在一个地方久住。也许今天会走,也许明天会走,所以租房子什么的太麻烦了,会给人添麻烦的。机场的话就很好,餐饮、住宿、服装、娱乐,一应俱全,要走的时候订张机票就好。再没有比机场酒店更合适我的住处了。”
      “……等等,那个‘告别癖’是什么啊,听起来好奇怪。”
      “简而言之,我无法忍受不够亲近而又变得过熟的人。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像清理杂草一样,把人际关系清空重启。”
      “什么‘简而言之’,归根结底就是个不负责任临阵脱逃的家伙而已嘛。还‘你知道’呢,我怎么会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如果是这里的话,不走也可以哦。”一声呢喃传入耳中。
      “你说什么?”
      “没什么,今天也别忘记努力工作。闭店以后一起喝一杯吧,算我请你的。”
      “明明每次调酒的都是我,偶尔也该由你来调一次。”
      “我调的话,你愿意赏光品酩吗?”
      “……这真是个好问题,唯有这点敬谢不敏。”

    【关于各自的住处的对话】

      “你平时是住在哪里的?”
      “离机场不远的住宅区,我是在那儿租房子住的。怎么,你也开始考虑搬出去住了吗?”
      “只是有点好奇。你每天是怎么来机场的?在机场泊车应该很贵吧。”
      “是坐机场专线往返的哦。反正是昼夜无休的班次,也不用担心酒吧经营太晚回不去。”
      “可怜——同情——”
      “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你想啊,反正你每天都只是和我在一起,明明只是呆在机场里,却一个人住在外面。结果来回赶路的每次都是你。”
      “……你的思考葫芦……唔,咬到舌头了……你的思考回路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这是夸人的意思吗?”
      “对你来说大概算是吧。你还记得我三天前、七天前以及一个月前说过的话吗?大概你还是没记住这家酒店的价格吧。”
      “记住了哦。”
      “嗯?这可真是稀奇,说说看你每个月的住宿费大概要花掉多少?”
      “听老板说,和你在外面租一个月的价格一样,而且不用缴水电网费,住宿费就从工资里扣。他说是因为酒店本来也住不满人,既然我已经是员工了,就给我一点适当的福利好了。”
      “这是不公正的差别待遇!”
      “你看,思考葫芦不一样也是有好处的吧?”

      即便如此,还是没有选择离开那个早已习以为常的窝。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6-04-17 14:32:00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来此住下的真正目的?!】

      那天晚上,没有穿侍应生的男装,而是套上了过去某时常穿的红色晚礼服。收腰、露背、裙摆到地,一袭长裙将衬得明艳动人。
      “只有今天,请将我当作客人。能给我调一杯Bloody Mary么?”手指轻叩着吧台,身子斜斜倚来,用微笑问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翘班的事情我可会好好记住的。今天的薪水可别想要了哦。”
      没有作答,只是望着的眼睛。等到鸡尾酒上桌,却眯起眼睛细细品尝。
      “谢谢你。”
      说着,便离开了吧台,留下一杯未饮完的酒。那是第一次,留下未尽的酒,就好像所有的思念与情感一并被留在了酒杯里,鲜红夺目。
      “……我说,没付的酒钱要在你工资里扣哦。”
      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已离去的人,这样喃喃自语道。

      那晚,想着自己调出的那杯酒,和被留下未饮尽的赤红酒液,有些辗转难眠。出奇的,从床上坐起,洗漱更衣,想要去看看披着夜的风衣的机场。
      坐着空空荡荡的机场专线来到左近,发现机场一片漆黑,好像不止所有店家一同打烊,连灯也都一并熄了。
      怀着不安的心情,走到唯一尚亮的地方。那是一间酒吧,机场酒店里的酒吧。
      原以为会看到人,以为会看到想象中的那个人,却发现吧台上多了一杯酒。仿佛那杯未尽的酒从来也未被她收走,盛满红色酒液的酒杯下,似乎压着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信封,确切的说,是装着信的信封。信封上只写了一行字:
      ——致我一生的挚友

      ████,见信如晤:

      留在这里诸多时日,多有叨扰,对给予的关照,我深表感谢。
      在这儿度过了一段十分美好的时光,但也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未免思离别苦,留书一封不告而别,万望见谅。

      珍重,
      代号七十五

      若非太过讶异,断不会将信翻来覆去,乃至连信封内里都一一查阅。将信封拆开后,能看到内里仍有字未读。上头详细解释了来此的真正目的,为掩盖真相所说的谎言道歉。
      本是来自L国的间谍,长期出入各地,为国家特务机构收集信息。必要时也会进行某些高风险活动,正如今晚。
      这段时间潜伏于此,的目标就是昨晚抵达机场,入住酒店的特里斯博士。作为E国首屈一指的科学家,他发现了AI重写后可将编程效率提高数十万倍的特殊公式。为此不惜在今晚行动,事成之后便将趁夜离开。
      永远离开。

      放下信纸信封,忍住眼泪,拼命往机场外跑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心中冒起无数个问号,感性让止不住流泪,理性却在告诉没有。没有真心想要欺骗,没有将当作一个与任务相关、可有可无的过客,却也不会再记得
      为什么?不想要这样,不该是这样。这感情让攥紧了信纸,埋下了头发足狂奔。
      霎时间,冲出了机场大门。

      轰鸣,螺旋桨的轰鸣。巨大的噪音震耳欲聋,那是垂直升降的飞行器来宣告别离将至。
      “给我等等!你这个笨蛋!”望着半空中的直升机,全然不顾那上面的人是否还能听到。
      直升机停下了攀升的脚步,门从侧面打开,能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站在上面,好像在对说着什么。
      “████,████████,██████。”
      “你骗了我这么久,别想这么容易就走!”纵然听不到在讲什么,也自顾自地将想说的话吼出来,“‘代号七十五’是什么?我从来没认识过会用这么奇怪名字的朋友!不告诉我真名的话,你别想就这样走!”
      “████。”
      好像说了什么,让罔顾朦胧泪眼,定睛凝神,想要从唇瓣的开阖间读出的话音。
      然后,机舱门关上了。
      好久好久,好像一辈子这么久。当直升机渐渐远去,终于坐倒在地,痛哭出声。
      “告诉我……”

      “……噶系噢真名……”
      “嗯?”
      “唔……?”
      “你醒啦。”
      “……”
      “好像做了个好梦呢,梦里一直在说着什么,可惜总也听不清楚,不然一定会很有趣的。”
      “你应该不会为了逃酒钱,坐直升机逃跑吧?”
      定睛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开口发问。问完后,却连自己都笑了出来。
      “还没从梦里醒过来吗?”闻言,回以微笑,用手指点了点的脑袋。
      “……要喝Bloody Mary吗?”
      重新躺回臂弯里的,这样问道。

      “那个,我觉得红色晚礼服可能会很衬。”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6-04-26 13:10:23
    1

    评分次数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某日突然想理发了】

        “最近感觉头发有点长。”她用食指卷了卷垂落的鬓发。
        “那就去理发店呀,你也说过,这里就是这一点方便。”
        “不太想让别人碰头发,”说着,转头看了看“要不,你来帮我剪吧?”
        “唉?我没剪过头发呀,肯定不行的。”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那双手调酒的时候这么灵巧自信,剪头发也不会差的。”
        “……既然你这么说,到时候可不要后悔哦。”

        “……”
        “……”
        “……那个……现在该怎么办?”
        “把剪刀给我吧。”
        喀嚓,喀嚓,喀嚓。
        两分钟后——
        “完成了。”
        “这、这是……”
        “很惊讶吗?”
        “好棒的古典发式,虽然很短,但感觉很有韵味。”
        “所以我才不怕你剪出岔子呀,像这样修一下很容易的。”
        “抱歉,虽然你特意请我来帮忙,结果反而给你添麻烦了。”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说,你看,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事情。”
        “嗯。”
        “所以下次别再叫我调酒了。”
        “……天呐。”

      【偶尔有兴作诗一首】

        夜晚静谧的机场
        沉沉的天空点缀着星光
        每夜望着飞机远去
        会否也因此悄然爱上?
        披着晚霞起翼
        沐浴晨风稍降
        每日望着飞机抵达
        会否也因此悄然爱上?
        头顶是深蓝色的天,而后是蓝,再后是青,最后是青葱的绿
        街灯旁也有光,那是家的方向。
        ——《无题》

        那是某一日,坐着机场专线回家,在心中一掠而过,有点像诗的思绪。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5-11-01 04:08:42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身体很健康时不会出现的对话】

        “昨天没来上班,发生什么事了吗?”
        “……抱歉,稍稍有点病倒了。”
        “要紧么?有去看医生吗?”
        “比起这个,我更担心昨天有没有因食物中毒送诊的客人啊……”
        “放心好了,昨天我闭店了。”
        “……合情合理的决定。”

      【生活中的教训从难忘的第一次开始】

        “还有多少?”
        “两笔。很快就好了。”
        “我说。”
        “嗯?”
        “偶尔也来陪我喝一杯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陪别人喝自己调的酒,想想就很无趣。要是你也能给我调一杯,我自然乐意奉陪。”
        “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好啊。你想喝点什么?”
        “就调你每天喝的那个吧。喝过这么多Tropical Screwdriver,想来你的调酒技术也会变得有灵性了。”
        “承你吉言。”

        ——那是第一次喝到调的酒。

        “味蕾的一生只有十天。我很后悔在它生命整整十分之一的时间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可怕回忆。”

      【好主意会在不经意间蹦跶出来】

        “……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
        “嗯?你在自言自语什么?”
        “你觉得机场怎么样?”
        “挺好的呀。”
        “具体一点呢?”
        “要说的话,有热闹也有安静的地方,每个人都能找到休憩的场所,挺不错的吧。”
        “是呀。可以逛街购物,可以买书阅读,可以品尝世界各国不同口味餐饮店的美食。照理说应该很完满才对。”
        “经你这么一说,确实挺不错的。还有什么地方不满足吗?”
        “嗯……好像……嗯?”
        “嗯?”
        “你平时爱看电影吗?”
        “还好吧,唔……好吧,还是挺喜欢看的。去超市经过音像店的时候,我经常会租电影回去看的。”
        “嗯,就是这个了。虽说对于乘客来说好像没什么必要,不过在机场各家店里工作的人来说,有音像店的话会很方便的吧?”
        “不过,怎么想也很奇怪吧,机场里的音像店什么的。”
        “先去问问看吧。”
        ——问过老板以后,把闲置的酒店会议厅改造成了小型放映厅。

        “……虽然好像差不多不过差得好远啊。”
        “最后结果不是挺不错的嘛。”
        “不管怎么说,这样生拉硬拽的结局……”
        今天中午的电影看得很开心。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5-11-01 04:15:33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暂歇中的愉快会面】

        遇到,是在一家机场酒店的酒吧里。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远行。检查机票、护照、托运行李,哪怕入关后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那份谨小慎微也会让自己感到紧张。
        因为转机比较便宜,所以订购了相差半日的机票,今天晚上大抵要等上几个小时才能登机了。航班的登记时间是明日凌晨,想到要匆匆忙忙住下,躺上三四小时再起来,就觉得有些得不偿失。看着机场内的店家陆续闭店打烊,心想也许就这样躺在连座的候机椅上将就一夜的时候,看到了那家机场酒店大堂的灯光。
        去看一眼,当时的我这样想着,开在机场里的酒店会是什么样的?
        转着转着,就看到了那张小小的广告牌。
        Cornerside π ~
        这里有酒吧啊。看来会是个消磨时间的好地方。

        走进去,能看到是一间干净清爽的店面。棕色的木质打底,间或有黑色的圆桌点缀,吧台里站着一位调酒师,是个表情有些严肃的女孩子
        “……擦酒杯的布和普通的抹布是不一样的哦。”刚走进去就听到在对谁说着这样的话。
        紧接着,看到了我。
        “欢迎光临。请问想坐在吧台这边,还是去圆桌那儿坐?”
        “没想到这个点还有客人,请随意坐吧,反正酒吧里很空。”说话的是另一个女孩子正坐在吧台边的高脚凳上,一边说一边侧转过身看向我,脸上笑意盈盈,桌上还放着酒杯。
        “嗯……就坐吧台边上吧。”
        说实话,没怎么想过要坐在哪儿。不过店里原本只有两个,这样冷冷清清的,坐得再远一些大概连我自己都受不了吧。更何况只有我一个的话,坐在吧台边上,送餐或是送酒都更方便。
        “想喝点什么?”吧台里的女孩子问道。
        “请问有Cinderella吗……?我不是很会喝酒。”
        “好像没有凤梨汁了……要是没关系的话,来一杯Remainder Sheen怎么样?我想你会喜欢的。”
        “Remainder Sheen是什么味道的?好像是我没喝过的酒呀。”
        “你喝过的酒用两根手指就能数出来……别闹,客人还没回话呢。”
        “就这杯好了,麻烦你了。”
        “好的。有什么想吃的吗?可以尽管吩咐这个人。我觉得让她忙起来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件好事。”
        “唉?可以吗……?”原来坐在吧台边的那个人也是侍应生啊。没错,仔细一看的话,她好像确实穿着和调酒师很像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她好像比我更像客人。
        “可以哦,给,这是菜单,特意附了图,都是我拍的照。有什么想吃的就和我说吧。”她从多米诺骨牌一样立在自己面前的菜单中抽出一份递给我。
        “嗯……这个……烤鱿鱼圈?”虽说这么晚了还吃东西不太好,有点在气势上输了的感觉,不知不觉就点了一小碟。
        “我去去就回。请耐心等一会儿。”
        不知道是在对我说,还是在对那位调酒师说。

        “说是去去就回,结果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别生气嘛,给,这是你的份。”
        “……客人的酒都喝快喝完了。什么时候收敛一下啊,这种随性的样子。”
        “喏,你的烤鱿鱼圈。趁热吃吧,要不要来点开心果,免费的哦。”
        “别给客人带来困扰啊——”
        “不,我不介意的|||。”
        ……说起来,调酒师小姐,好像也没拒绝带回来的零食嘛。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6-04-26 13:03:20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在那放映厅登场后发生的对话】

        “最近感觉客流微妙的比以往更少了。”
        “真的吗?我看一下账本……嗯,看来你对数字的感觉变得敏锐起来了嘛。”
        “要说为什么的话,我猜是因为最近新开的放映厅。”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是夜班,所以总是白天去不是吗?”
        “对啊,感觉像包场一样,只有我们两个,看得很开心,就算一边看一边聊也没关系。”
        “其它人基本都是晚上去的,没错吧。”
        “是这样。”
        “不止其它同事,包括客人也会去,这样一来放映厅的人气随之水涨船高。你看,如果说晚上让你选来没什么人的酒吧喝酒,还是去看电影,你会选哪一边。”
        “会……嗯,我还是挺喜欢现在这份工作的。”
        “总之,有二选一的选项的话,不管怎么说客人都会被分走一部分的啦。”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出的主意反倒让我们的营业额减少了,是这个样子的吧?”
        “你总在奇怪的地方计较起来呐。”

      【电影是种娱乐,在娱乐中也能有别样的调剂】

        昨天有两桌客人留到很晚,趴在桌上睡着了,而却调着酒一直工作到很晚。没有叫醒,记完帐后才拉着迷迷糊糊的回了房间,塞到被子里安顿好。直到那时才安心回家。
        今天下午,约好一起去放映厅看新出的电影。期待了很久,总想找个机会一起去看。
        电影依然放映着,虽是工作日的下午仍然有不少人驻足观影。昨晚睡了个够的兴致勃勃地看着,转头想说什么时候却发现已进入梦乡。见睡得正酣,抿嘴一笑,脱下外套帮盖好。

        电影散场后,被走动的人群惊醒。掩住嘴打了个哈欠,按住从身上滑落的衣服,转头正想道谢,却看到身旁的也侧着身子睡着了。一侧的睡脸看起来莫名安静,像极了第一次见到时的感觉。本想叫起来的,想到这里摸了摸脸颊,决定再让睡一会儿。
        把身上的衣服盖到的身侧,打算先去化妆室一趟。可等到洗手照镜子的时候,却发现脸上多出了口红印。不像是亲吻的痕迹,倒像是小孩子的涂鸦,的脸上被涂上了部落图腾一样的纹样。
        把脸洗净,气势汹汹地赶回去兴师问罪的时候,却看到醒时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的样子。
        “……呜嗯,电影结束了?你的脸怎么湿漉漉的……”
        “明知故问!你……”
        转过脸时,看到沿着鼻翼为中线,的左半边脸也被口红涂了个遍,刚才揉眼睛的动作更是把眼眶周围揉成了大花脸。
        “……”
        “一起去吃午饭吧!
        “看电影之前不是已经吃过了吗。你快去洗把脸……”
        “唉?为什么?”
        “……别问了。”

        “明天再去看一遍吧。”
        “嗯?”
        “电影呀。我们不是全程都睡过去了么?”
        “啊……”

      【探病时的对话】

        “……谁呀。”
        “是我,来探望病人啦。”
        “家里有点乱,随便找个地方坐吧。”
        “没关系没关系。身体还好吗?”
        “感觉好多了,谢谢。可能是前段时间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我帮你做了午餐,看看合不合胃口?”
        “……”
        “这副见了鬼一样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这又不是鸡尾酒。”
        “……咕嘟。”这是咽唾沫的声音。
        这会不会是自己最后的午餐?那时禁不住这样想道。

        “喔喔,这个好好吃!”
        “你……这不是做给我吃的吗!不许你抢!自己再去做一份去!”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6-01-10 10:30:49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很喜欢本文,不知还会不会更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