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天霸同人文

[ 2529 查看 / 5 回复 ]

时值正午。阳光洒在城墙上的每一个守军肩上,凭空给拳王府增添了一份暖意。
我坐在城墙上,心不在焉地磨着猎刀。眼睛却一直盯着拳王府的大门。
几个月前,朔夜大人是与我一起从这道门走进来的。
而昨天,她却以阶下囚的身份从这道门被押了出去。
“不用担心,虽然卡桑德拉有着鬼哭之城的恐怖传说,但朔夜可不是一般的犯人。我已经吩咐威路古狱长对她特别照顾了。”
一只手搭在我的身上,是亲卫队队长蕾娜大人。
看见她,我连忙站起身,对她行礼致意。
蕾娜大人挥挥手,示意我不必多礼。
其实不必她说明,我知道大伙都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即使是对朔夜大人成见最深的苍牙大人也一样。还让身为朔夜大人心腹的我镇守本营要地就是最好的证明。
令我担忧的,是我在昨夜做的噩梦。
我梦见,圣帝军如朔夜大人预料的一样袭击了拳王府,我与蕾娜大人领着一干弟兄奋勇搏杀,终于撑到了拳王大人的到来。 归来的拳王大人,与圣帝萨奥沙展开了殊死决战。
然后,他们谁也胜不了谁,为了避免他们同归于尽,朔夜大人拦在了他们俩之间,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承受了足以破金断石的两支铁拳。
温热的血液仿佛溅到我的脸上。当我从梦中惊醒时,我甚至还能感觉脸上在微微发烫。
如果这不是梦,而是即将到来的真实…
车轮扬起的灰尘打断了我的思绪,一支印着南十字星的战旗出现在百米之外。
来了吗?
“看来朔夜说的是真的。”蕾娜大人神色凝重地从怀中掏出一张便条:“来人,把我的手令送到卡桑德拉。”
“是。”一个信使打扮的人立刻拿过便条,然后将它绑在了信鸽的腿上。
“寇翊。”
“是。”我扔掉磨刀石,用力地挥了一下猎刀。
刀刃破风的声音让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
“所有人,箭上弦。”
随着我一声令下,城墙上的守军各自在弓弩上搭上箭矢,警惕地对准已经排好阵势的圣帝部队。
圣帝军的领头者,是一个打扮的妖里妖气的恶心男人。 看着城墙上的强弓硬弩,他轻蔑地哼了一声,挥了挥右臂。
然后,血战开始。
每个人的箭壶里有15支箭,但就如我之前估算的一样,城墙居高临下的优势只能为我们赢得射击7轮箭的时间。
7轮射击让圣帝军丢弃了大量的尸体,但没能阻止他们的逼近。通过云梯,第一个圣帝军爬上了城墙,我毫不留情地将他蹬了下去。然而更多的敌兵却从其他的云梯爬了上来。
拳王大人的力量无人能敌,有他在,每次战争伊始,拳王军的铁骑便能毫无阻碍地一路突入敌军的腹地。
而这,也导致了,打惯了顺风仗的拳王军,完全没有守城的经验。即使有我与蕾娜大人坐镇,战士们仍然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在我砍倒第二十二个士兵的时候,我听到了城下传来一阵惊呼。
大门被攻破了。
“蕾娜大人,城墙就拜托你了。”来不及慢慢走台阶,我反身跃进府内。
指示几个拿着巨盾的战士护住甬道两侧,我独自站在中央。这样,大门内部的战斗就变成了一对一的单打独斗。
而论单打独斗,这些杂鱼绝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这一点,很快,就有一个急功近利的圣帝军士兵过来送死。
我抓住了他的长矛,一把将他扔到了自己的身后。
“宰了他。”
随着战士们的应和,身后响起了那个失败者的惨叫声。
这个人的下场没有唬住他们的同伴,第二个士兵大吼着向我发出了挑战,他的吼声没有持续多久,喉管上多出的一道刀伤让他再也吼不出来。
毫无难度,这种程度的杂兵,只能靠一拥而上才能发挥作用,失去了人数优势,他们就和沙袋没什么两样。
唯一令人担心的,是我头顶上方越来越激烈的喊杀声。
“上城墙助战。”我略微回头,看着身后的士兵:“这里有我。”
“是!”
趁我说话时,一个圣帝军士兵冲了过来,我正准备将他踢开,他却先一步倒了下去,然后,露出了身后的那个身影。
看着那个身影,我几乎浑身僵硬,直到她走到我的面前,我才如梦初醒般跪了下去。
我这一生,只会对两个人下跪。
那个敢于向天挥拳的男人~拳王拉奥。
以及,我自幼便追随的那个女子。
“朔夜大人!”
“先战斗,待会再说。”微微一点头,她便与我擦身而过。
“嗯!”我站起身,顺手将一把短刀刺入敌人的肚腹。
圣帝军的士兵太过轻视朔夜大人,居然让她这么轻易地杀了回来,也许是认为,区区一个女人,对战局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但,那是号称天下第一军师的奇女子。 大规模的军团作战,她的指挥不会输给任何人。
很快,我便感到甬道内的压力增大了。
这就意味着,圣帝军已经没法在城墙上捞到便宜,只好在我这儿寻找突破口。
“嘿嘿嘿,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拳王的麾下真是藏龙卧虎。”
随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那个打扮的妖里妖气的男人来到了我的面前:“我是尤达,南斗六圣之妖星。”
“…”对于这种人,我懒得与他多言,只是提刀向他一指。
他笑着,双手在地下猛地一划,土地被他划出数道裂痕,而且裂痕余势未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我这边逐渐扩展。
拳法家的力量,果然超出常人的想象。
“你们几个,守住大门。”
简单地向左右的士兵吩咐了一句,我一跃而起,对着他的头顶重重劈下。
他阴笑着退后:“不管甬道了吗?”
“只要杀了你,你的部队自然也会一哄而散。”我冷冷回答,攻势丝毫不缓。
这个人的武艺其实并不差,即使和我堂堂正正地对决,鹿死谁手也是结果难料。但他却死活不愿和我交手,而屡屡躲进人堆里,在我被他的卫兵缠得心烦意乱的时候,再趁机从背后暗算。
我却只有继续这场无趣的追逐,否则当距离拉开,没有了顾忌的圣帝军便可以放手将我射成刺猬。
又一次将他逼退,我劈手夺过一支向我刺来的长矛,奋力向他甩了过去,躲闪不及的他,抓过身旁的士兵,用袍泽的生命替他挡下了这一记投枪。
“你真是令人厌恶。”
“醒醒吧小鬼,你以为现在是什么时代?”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没有一丝的愧疚。
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忽然出现在我的心里。
是一种既视感,我在梦中,听到过这样的台词。
然后…
我举起猎刀,向他扔了过去。
他自然是轻易地躲开了这一刀。
“嘿,你在丢哪里?”
我没有回话,就这么看着他带着得意的笑容…撞上一只硕大无朋的铁拳!
是拳王大人。
那个以武创世的男子,拳王军的灵魂,他回来了。
“辛苦了,寇翊。”他坐在黑王上,神色淡漠地向我打招呼。
“拳王大人!”
“稍等片刻,有些恼人的苍蝇得先拍走。”
说着,他的眼睛转向被他一拳打飞,正一脸羞愤地试图站起来的尤达。
然后,尤达再一次飞了出去~这种程度的杂碎,连让拳王大人下马的资格都没有。
“嘿嘿嘿,你还没有发现吗?”尤达躺在地上,不住地冷笑:“好戏现在才开场呢。”
顺着他的眼神,我看到了坐在一辆造型怪异的战车上,一脸戏谑的圣帝。
果然,他也来了。
“是圣帝萨奥沙,什么时候…”
蕾娜大人大惊失色,拳王大人的脸色也阴了下来。
朔夜大人的脸色仍然与往常一样淡然,她面无表情地跃下城墙。
“我的计策已经用尽了,看来,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他们俩人交手了。”
和梦中一样的话语。
而接下来,就是一场棋逢对手的死斗。
然后,为了避免两败俱伤的结局,朔夜大人,牺牲了自己。
我…绝不能让这一切发生。
“不,有的。”
“嗯?”朔夜大人望向我,眼神微微有些讶异。
“那就是…”
攥紧了猎刀,我迅速冲向圣帝:“在此之前,先由我来干掉他。”
“寇翊,退下!”
“拳王大人,恕我不能从命。”我脚步不停,猎刀扬起,挥向端坐在车上的…
人呢?
随着胸前传来的重重一击,我飞了出去,猎刀也脱手而飞。
“寇翊!”
蕾娜大人失声叫了出来,脸色满是关切。
朔夜大人站在她的身边,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情绪,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我对她们笑了笑,试图爬起来,但后背的重击让我再一次趴了下去。
这一次,我几乎没有爬起来的力量。
这个人,不是我可以战胜的对手。
或者说,这个人,根本不是我能一战的对手。
“怎么了,快起来啊,大家都看着呢。”
圣帝的嘲讽使我一咬牙爬了起来,对他挥出了自己的左拳。
我不能就此罢战,即使没法击败他,至少也要给予他重创,提高拳王大人的胜算。
这一拳,也没有打到任何东西,然后,我理所当然地再一次飞了出去。
“没劲,没劲透了,或许你有武器才能发挥实力?我可以让你先去拿刀。”
他仍然在冷嘲热讽,我没有回嘴,而是竭力在地上爬行,伸手去够我的猎刀。
在手指即将触及猎刀的时候,他伸出脚,轻轻将猎刀挪开,然后,重重踢在我的面门。
血,让我的视线开始模糊。
但即使如此,我仍能感觉得到他轻蔑的目光。
当一个武者,面对比他弱好几个档次的人,往往都会产生一种猫捉耗子的游戏心态。
没有比这更为致命的东西了。
在我的身上几乎已经没有一块好肉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机会。
那一瞬间,我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仿佛回光返照般,从地上一跃而起的时候,我的速度比常态上还要快上许多。
我看着圣帝那惊讶的眼神。
我听着大家发出的惊呼声。
我感觉到利刃入肉,鲜血温暖手掌的那份温暖。
然后,我被重重踢开。
圣帝面色阴沉,从自己的左胸,硬是把已经仅剩刀柄的猎刀生生拔了出来。
怎么可能?这一刀明明应该破坏了他的心脏…
“干的漂亮,我居然都着了你的道。”圣帝狞笑着,双手平直伸展:“做为奖赏,就让我用全力让你粉身碎骨吧!”
但没等他出手,一尊铁塔般的身影已经挡在了我的面前。
“沙奥撒,接下来由我来做你的对手!”
“…拳王大人…”
他没有理会我:“蕾娜,带寇翊回去治伤。”
蕾娜匆匆来到我的身边,试图扶我起来,但我却已经无法站立。
直到另一个人来到我身边,和蕾娜一起把我架了起来。
“你这又是何必?”
是朔夜大人的声音。
我嘿嘿一笑,没有回话。
因为,我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问题。
我…改变未来了吗?


“醒了吗,小鬼。”
是拳王大人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见了身上缠着几处绷带的他。还有龙牙大人,苍牙大人,蕾娜大人…
“…朔夜大人呢?”
沉默了片刻,拳王转过身。
“她,战死了…”
“…真的吗?”
我神色黯然,奇迹,最终还是没有发生。
“当然是骗你的。”
听到那个声音,我忽然眼前一亮。
朔夜大人推门走了进来,看着我。
是幻觉吗?我似乎看见了朔夜大人的…笑容?
“朔夜,对于立下的战功,你要的奖赏只是让我说这些话吗?”
“是。”朔夜大人对着拳王大人严谨地行礼:“我希望,能给他带来最大的惊喜。”
“为什么你会认为,你生还的消息会给他带来惊喜?”
“因为爱。”
不愧是朔夜大人,我还是头一次,见人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个字。
“那么。”拳王大人望向我:“你喜欢这份礼物吗?”
“是的,也谢谢您,拳王大人。”
“叫我拉奥就行了。”拳王大人看着我:“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拳王军的士兵,而是我拉奥的将领。”
“是!多谢大人厚爱。”
“好好养伤,我的霸业,仍需要你的助力。”
又寒暄了几句,拳王军的将领陆陆续续地离开了病房,仅剩下朔夜大人,思考了一下,她坐在了我的床边。
“朔夜大人…”
“朔夜,我和你,现在同为拳王军的将领。”
我微微低下头:“或许,继续做你的亲卫对我更合适。”
“午间的那场战斗,确实是一场苦战。”
“……”
“嗯?怎么了吗。”
“没什么,请继续。”
不愧是朔夜大人,永远将公事放在第一位。
“一开始,拳王大人虽然击中了圣帝的穴位,却始终没法造成真正的伤害。但,很快,他便解开了这个秘密。”
“嗯?”
“你的那一刀给了他灵感,刺穿左胸的刀,却没能刺穿本应该刺穿的心脏,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与常人不同,他的心脏,位于胸腔的右侧。当秘密被解开,这场战斗的胜负,也就昭然若揭了。”
“……”
“接下来,愿意听我说一些其他的事吗?这并不是公事,如果你要休息,我不会打扰你。”
“当然。”
“我很感激你。”朔夜看着我:“无论是一起流浪,一起进入拳王府,还是一起征战,直到我被关入大牢。你一直信任着我,我很高兴,有你在我身边。”
“……”
“你能,闭上眼吗?”
我闭上眼睛。
深夜,病房里很冷。
但当一抹温暖印上我的嘴唇的时候,病房里的冰冷,似乎悄无声息地,被那抹温暖融化了。


“很早我就知道你对我的感情,我是天下第一军师,你的举动瞒不过我的眼睛,但知道,不代表我会做出回应。”
“……”相处了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朔夜的说话风格。
“我一直以为,拳王大人才是我爱慕的对象,直到你挑战圣帝的那一刻,我才终于明白。我的爱人,并不一定要像拳王大人那样所向无敌…”
朔夜望着我,露出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的温馨笑容。
“但,无论实力强弱,他永远会义无反顾地站在我的前方。”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听名字跟网文似的,然而搜了一下好像不是,没有那本叫这个的值得写同人的样子。

    TOP

    回复 2# Key_Player 的帖子

    灵感来自一部叫天之霸王的动漫
    TOP

    回复 2# Key_Player 的帖子

    话说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觉得龙空很适合我么?
    1

    评分次数

      TOP

      点进来一看,“朔夜”是nineth-night  blood over 中的吗?
      不过看了下剧情,好像不是唉。
      本以为是,蛮期待的
      TOP

      回复 5# 圣徒呆子 的帖子

      说了天霸同人…就像爱丽丝也不一定都是人偶使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