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第13.5屆版殺文後傳】佐和田醫院災禍的第一樂章【After you leave me】

[ 3090 查看 / 1 回复 ]

——佐渡市 佐和田醫院
只剩下緊急逃生口的綠燈和消防栓紅燈還在亮著的夜晚的醫院裡,夏露克獨自一個人在走廊上奔跑著。
大概是怕發出聲響又或者是更方便行動。夏露克並沒有穿著病人用的室內拖鞋,而是光腳。而且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病人服,而是她自己的藍色運動服。
雖然在不久前才剛因為在這種時間溜出病房被護士給教訓了一頓而已,現在又像這樣跑出來看起來很像在故意給護士找碴,不過夏露克這次跑出病房是有原因的。
「該死……!為啥好死不死會出現在這種鬼地方……!」
因為就在剛才,夏露克收到了怪物出現的警報。而且出現地點——就是這座醫院。



除了少部份具有特殊能力的人例外。
不論是獵人又或者守護者都不是具有千里眼或者同等級的感知能力的人。
除非是剛好在自己附近。否則即使怪物真的出現了,那些獵人和守護者們別說是沒有手段可以得知那些怪物究竟在哪裡了,甚至就連原來有怪物出現了都還不知道。
所以為了避免這樣的狀況發生,佐渡市都會交給每一位獵人和守護者們一支專用的手機,以保證能讓他們在觀測到怪物出現的同時能立刻告訴所有的獵人和守護者那些怪物的出現地,方便讓他們前去消滅怪物。
不過,即使是佐渡市設立的專門用來監測全島的設施——怪物對策與研究管理局(簡稱管理局)也沒辦法準確的觀測到怪物的詳細位置,頂多就只能給出「XX學校裡」或者「XX大樓裡」這樣的情報。只因為管理局用來觀測怪物的方式似乎是通過監測每個地方的某種特別數據的值是否正常,藉此來判斷一個地方是否有怪物出現。
唯一例外的就是怪物出現在有設置有公共監視器的地方。
只有這種狀況才有可能給出更進一步的詳細位置情報。
不過像醫院或者學校之類的設施內部當然不可能會設置有公共監視器,所以夏露克才會像現在這樣一個人在醫院裡到處尋找有沒有可疑人物徘徊。而如果有的話,夏露克甚至打算立刻對那個人發動攻擊。
現在的夏露克身上並沒有能夠用來觀測怪物的手段。
普通人在這種情況下是沒有辦法判斷出什麼樣的人是怪物、而什麼樣的人是人類。因為那些怪物不僅僅是有著與人類相同的外表,甚至也跟人類一樣有著高度的智慧和思考、學習能力,而且當然也可以說話。
即使如此,夏露克還是有自信能夠靠自己的經驗來判斷出對方到底是不是怪物。
當然也有一個最簡單的判別方法就是等怪物開始搞破壞。畢竟除了怪物以外大概也就只有恐怖份子會在醫院這種地方搞破壞而已,所以「災害發生以後再來找」肯定是能最準確判別出一個人到底是不是怪物的途徑。
但是對夏露克來說,那樣的事情是她極力想要避免發生的狀況。
而且當然不止是夏露克而已,守護者們恐怕也是抱持著跟她同樣的想法。
在醫院這種地方要是發生了災害,會比一般的情況下還要更容易出事。
甚至如果嚴重的話還會造成許多傷亡。
所以不論如何,夏露克都想趕在災害發生之前把怪物給找出來。
「該死,這時候如果有那對白癡兄妹在的話就能用『波紋』找出可疑的人了。」
一邊在嘴上說著他人聽不懂的抱怨的同時,夏露克也已經繞了醫院二樓的半圈。
現在夏露克人所在的位置正好有一道通往上下樓層的樓梯,而如果要省力的去比較高的樓層話旁邊也有電梯可以用。然後當她在看到電梯的按鈕停在「B1」的位置上以後,她才開始注意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明明怪物出現的警報發生到現在都已經過了至少五分鐘久的時間,可是她在巡視醫院二樓的期間卻都沒有看到除了在服務台值班的護士以外的其他任何人。
正常來說,像醫院這種一旦被災害波及就會發生很嚴重的問題的地方都會駐守有不少守護者。所以如果有怪物出現的話,駐守在這個醫院的守護者應該會總動員來找出怪物才對。
「該不會……」
雖然也是有怪物其實已經被清除了又或者她只是剛好跟守護者的人錯開來了的可能性,可是夏露克卻在這時想到了一個最糟糕的狀況。那就是——守護者全都被怪物給打倒了。
夏露克習慣性的用左手捂住了自己半邊的臉然後露出嫌惡的表情。
如果守護者真的全都被怪物給打倒了的話,那將代表這次的怪物有著非常誇張的強度。
畢竟從在服務台值班的護士一臉沒事的樣子就可以知道他們根本就沒有收到任何有關怪物出現的通知。而從此也能推理出守護者們根本就沒有那個餘裕、或者根本來不及通知院方的人。
「嘖。希望只是我想太多了。」
夏露克一邊在嘴中喃道一邊跑到電梯旁邊看了一看醫院的平面構造圖。
「該死,只有二樓的而已嗎?」
本來是想要用平面構造圖來找到醫院的守護者的休息處在什麼地方,但是結果什麼都沒有。
然後就在夏露克放棄看平面構造圖,打算繼續繞完二樓剩下的半圈的時候——
噠噠噠噠噠地。隨著一道倉促的跑步聲,有什麼人從一樓下面跑上來了。
(是誰?)
夏露克下意識瞇起眼睛把注意力往樓梯口的地方集中並提高了警覺。
不過在幾秒後,先映入她視界眼簾的並不是什麼人的身影,而是一把巨大的鐮刀。
在下一秒,她才看到從樓梯下面跑上來的、持有那把巨大的鐮刀的主人的身影。
持有鐮刀的人是一名留有及腰長髮並在頭上戴有髮圈的少女。
鐮刀少女在樓梯口還沒完全跑上來的時候,雖然因為看到正在盯著自己的夏露克而嚇得停下了腳步,不過馬上就又用著很自然的樣子慢慢的走上來。
夏露克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上頭顯示的時間是上午三點二十三分。
照理來說在這個時間應該不會有人還在活動才對。
尤其少女還拿著一把怎麼看怎麼不像是玩具的真正的巨大鐮刀。實在是太可疑了。
雖然也不排除鐮刀少女其實是守護者的可能性,只是如果是守護者的話,很有可能在看到夏露克的時間點就對她展露出敵意,而且做出隨時都可以進行攻擊的準備才對。然而,鐮刀少女並沒有那樣做。甚至就連準備使用觀測怪物的工具的跡象都沒有,就只是能從她的眼神中感覺到一點戒心而已。
「妳是什麼人?這個時間在這種地方幹什麼?」
夏露克率先打破了醫院的沉靜,向鐮刀少女進行質問。
「我是守護者。因為收到了這間醫院有怪物出現的消息所以才會在這裡。」
「哦……會這麼說也就表示妳並不是這間醫院的守護者了?」
雖然鐮刀少女沒有回答,不過卻可以看到她似乎因為這句話而感到有些動搖。
「如果是駐守在這間的醫院的守護者的話,剛才的那句話不應該有『所以才會在這裡』這樣的句子出現。畢竟如果是這裡的守護者的話,打從一開始就在這裡了。根本沒有必要特別強調那件事。」
「……那又怎麼樣呢?」
夏露克揚起了嘴角,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同時,她也拿起手機重新檢視了一下管理局送來的通知怪物出現的簡訊,並繼續說下去。
「然後從妳是獨自一個人的這點來看,恐怕也不是機動部隊的守護者吧?因為機動部隊的守護者通常都是以小組行動。不對……應該說守護者全都是以小組共同行動的。這點哪怕就算是能力或者職位再怎麼高的人都一樣必須遵守的規定。所以從妳是獨自一個人在這裡的這點看來,不但可以排除是機動部隊的守護者的可能性了,而且還更加確定了妳不可能是駐守在這間醫院的守護者。」
「所以……?」
當夏露克說到這裡的時候,鐮刀少女臉上的表情已經明顯變得很緊張。除此之外甚至還可以看見她像是為了要讓自己隨時都可以迎戰一樣的握緊了手上的巨大鐮刀。
「所以如果妳真的是守護者的話,那就只可能是休假中卻還勤於工作的守護者了。但是——從管理局發送怪物出現的通知到現在經過的時間也才不到十分鐘。如果是白天的時間可以用『因為剛好路過』來解釋也就算了。在這三更半夜的時間裡除非是擁有瞬間移動之類的能力的人,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來這裡。」
「唔……」
「更何況妳還是從一樓底下跑上來。這也就表示妳至少應該把一樓底下都巡視過一遍了。可是實際上我光是繞這整個二樓半圈就花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妳的動作也未免快得太奇怪了。就算假設妳是剛好路過然後直接往二樓的方向跑上來的話也很奇怪。因為這個地方的樓梯剛好是位於很微妙的位置上。既不在靠近大門的位置,也不在靠近後門的位置,而且也不是離側門最近的樓梯。如果是決定直接往二樓跑的話,那到底有啥理由要讓妳大老遠的跑到這裡再爬上來?」
鐮刀少女啞口無言了。
就算是再怎麼沒腦袋的一般人也可以從夏露克的這番發言了解到她在懷疑鐮刀少女的真實身分。而且實際上夏露克所說的話全都很有道理的關係,鐮刀少女也無從反駁。
「綜上所述。妳——太可疑了!」
「!!」
在話說完的那一瞬間,夏露克就把自己的手機往一旁扔了出去並衝向鐮刀少女。
了解到已經沒有談話餘地的鐮刀少女連忙用鐮刀擺起架勢後一揮——
隨鐮刀揮舞而捲起的烈風便用著驚人的風壓把要撲向鐮刀少女的夏露克整個人給彈飛到牆上,並撞出很大的聲響。而縱使夏露克在鐮刀揮舞前及時擺出了防禦的架勢,因撞上牆壁而從背後傳來的衝擊卻不會因此有所減輕。
由於肺部的空氣受到衝擊被強制擠出來的夏露克在落地以後就猛地不斷咳嗽。
本來以為自己會在這時被趁機追擊,可是等她抬起頭時卻發現那名鐮刀少女已經不見蹤影。
「嗚咳咳……該、該死!竟然給我跑了!」
夏露克雖然想追上去,不過她突然就在這時聽到有什麼巨大的轟響從電梯處的下方傳了出來。
那個聲音聽起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從高處落下,然後砸在電梯頂上的聲音。
「這次又是什麼鬼東西……」
夏露克抱著有點痛苦的表情扶牆走到了電梯旁邊然後隨便按了往下的按鈕。
不過電梯就好像故障了一樣,不管等多久都一直停在「B1」的地方。
看著這景況,夏露克花了好幾秒的時間才總算察覺到地下一樓可能要出事了。
而且那恐怕跟剛才從電梯底下傳來的巨大轟響有什麼關聯。
甚至。
剛才那個發出巨大轟響的原因還有極大的可能是怪物直接把高樓層的電梯門口給扳開,然後直接跳下來所造成的。
「該死!難道剛才的那個可疑的丫頭不是怪物嗎!」
仔細想想,如果剛才的鐮刀少女有意的話,自己可能早就已經死了。
可是實際上那名鐮刀少女比起攻擊夏露克卻優先選擇了逃跑到底是為了什麼?
夏露克馬上就得出了答案。
「那個混蛋!既然是這樣的話就不要給我拿著那種危險的東西在醫院裡亂晃好嗎!」
一邊在嘴上咒罵著那名素不相識的少女同時,夏露克也開始往地下一樓的方向移動。



在夏露克離開了二樓以後沒多久。
哐的一聲。從電梯的門口處突然發出了非常巨大的響聲。
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電梯從門縫的中間穿出了一隻人的手來。
不過那隻手並沒有就那樣卡在電梯的門口,而是縮回了扭曲的洞口裡面,然後下一瞬間——
電梯門突然就轟地整個被扳開來然後被拆壞了。
只見電梯的運輸口裡面,有一名穿著深色西裝的年輕男子人被憑空吊在那裡。
如果這一幕被第三者給目擊到的話,恐怕會以為是什麼醫院的電梯怨靈而被嚇得半死吧?
不過實際上這名男子當然不是什麼電梯怨靈。
證據就是把男子給吊在電梯運輸口裡面的並不是什麼上吊用的繩子之類的東西,而是白色的床單。
「真是失算。沒想到長度不夠害我被吊在二樓了。」
男子一邊這麼說著,一邊晃動起自己的身體讓自己像鐘擺一樣搖晃。然後在算緊適當的時機後,他就用手抓住了被拆壞的電梯門的邊緣,並且就那樣一鼓作氣的直接把自己從電梯的運輸口裡面拉出來。
「得救了。」
為總算離開了電梯的運輸口的男子先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才往前踏出步伐。
「啊……忘記解開了。」
可是,那一踏步卻因為綁在他的腰上的床單還沒被解開的關係讓他不但沒能把腳踩到地,反而還因為手放開了的關係使他整個人又被床單給拖回電梯的運輸口裡,甚至還因此去撞到了裡面的牆。
然而即使出了差錯,男子也依舊面不改色。並且不氣餒的讓身體又一次的擺盪起來。
只是這一次——把男子給吊在電梯運輸口裡的床單終於因為支撐不了男子的重量而撕裂,然後讓男子就那麼直接摔落到地下一樓的電梯頂上,並發出了非常厲害的響聲。
由於男子在摔落時是頭先著地的關係,一般人恐怕都要因此受重傷。
可是這名男子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面不改色的爬起來了。
而且仔細一看,從他的身上別說是重傷了,甚至就連半點擦傷的痕跡都看不到。
沒錯——
這名看起來少根筋的男子雖然有著跟一般人幾乎無法區別的外表,而且也能思考、說話、還有人性。
不過實際上,這名男子正是夏露克想要找的、出現在這間佐和田醫院裡的怪物本人。

NEXT CHAPTER:佐和田醫院災禍的第二樂章  

最后编辑画ノ音 最后编辑于 2015-07-17 14:07:46
分享 转发
TOP

怪物是人类,守护着的设定好有爱,有焰牙的感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