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第13.5屆版殺文後傳】春夏交轉的溯時演奏【After you leave me】

[ 1377 查看 / 0 回复 ]

對擁有「仲村由理」這一身分的少女來說,家人就是她最珍視的事物。
當然,平時的情況下少女當然並沒有這個自覺。
即使少女的母親因病而長年住院,卻也因為不是什麼會造成生命危險的病的關係,讓少女對此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只是偶爾會對母親要長期住院的理由感到好奇而已。
說是這麼說,但是除非少女在過去發生過什麼,不然就算是換成其他人恐怕也都會跟少女一樣吧。
否則這個世界也就不會有「失去後才懂得珍惜」的這句名言誕生了。
不過,即使只有激發起少女心中的一點重視家人的想法。
但是三月二十九日的這一天卻確實發生了一件讓少女開始珍視起家人的事情。



  ——長岡市 金澤醫院
「咦?要轉到佐渡的大醫院去?」
一名頭上戴著在右側附有大蝴蝶結的髮圈的短髮少女——仲村由理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說道。
這裡是長岡市宮內町的一間規模既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普通醫院。而由理和她的母親——仲村香菜兩個人現在則是在一間二樓的四人病房裡談著有關於下個月要轉到佐渡的一間叫作「冬天醫院」的大醫院裡去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嫌經費太多的醫院在四月這種不上不下的時節就已經開了空調。
即使已經外穿了一件薄外套,由理卻也還是覺得醫院的空調溫度有點低。
然而實際上醫院的空調溫度雖然是低了點,但也不至於到會讓人打起寒顫的地步。
所以由理那緊握雙拳的手其實是為了其他理由而顫抖的。
本來只是過來探望因病而長年住院的母親而已,結果卻從自己的母親那裡聽到要轉院的消息。
不過讓由理感到奇怪的並不是轉院,而是另一件和轉院也有關係的事情。
「要轉院也就算了!但是為什麼只有媽媽一個人要到佐渡去呀?!這未免太奇怪了吧!!」
由理不顧其他也在病房裡的病患們的放聲說道。
雖然因為這個行為讓由理和她的母親頓時成為這間病房的目光焦點,但是由理一點也不在乎。
即使不是什麼會讓母親有生命危險的病,由理也不會特別對母親一直待在醫院沒辦法回家、又或者是為了要幫助治療要轉到別家醫院去的這些事情去特別埋怨。
實際上由理一家人已經因此搬家了好幾次。
不過除了年紀比較小的弟妹會為此抱怨之外,她和姐姐還有父親都不曾吐過半次苦水。
畢竟轉院終究是為了母親好,而且他們一家人也不可能放著有病在身的母親一個人在外地。所以對由理來說,在母親要轉院時跟著搬家其實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但是這次由理的母親卻說了這次的轉院只有她一個人要到外地去,這怎麼樣都無法讓她接受。
「由理……妳跟姐姐一樣是個很為媽媽想的好孩子。但是這次就聽媽媽的話好嗎?」
由理的母親用著有些和藹的眼神和微笑看著由理說道。
不過她並不知道這麼做反倒只會讓由理更無法接受要讓母親一個人到外地。
但是即使看到由理露出明顯不願認同的非常複雜的表情,她也還是繼續說下去了。
「妳看佐渡市其實離長岡的距離並沒有多遠呀?只要想要來的話隨時都可以過來不是嗎?雖然像妳這樣願意每個禮拜都來探望媽媽是讓我很高興,不過其實由理這個年紀不是應該很需要要把更多的時間花在跟朋友之間的交際上嗎?由理如果能多交上幾個知心的朋友,媽媽也會很高興的哦?」
「朋友的話我已經有很多了呀!雖然因為時常搬家的關係總是讓我總得在新的學校花時間認識新的朋友,但是在現在這個時代裡就算見不到面也是可以透過網路或者電話來聯絡感情,媽媽根本就不需要為我擔心好嗎!」
「妳這麼說的話媽媽我才是不需要讓你們擔心呀……由理也知道媽媽生的不是什麼大病不是嗎?媽媽我就算這樣好歹也是個大人了呢。妳、還有姐姐、還有爸爸都太過度保護我了啦。如果只是想看媽媽的話,一個月也還是能找個一兩天的時間到佐渡不是嗎?」
「唔……!媽媽妳這個笨蛋!我們明明都在替媽媽著想卻說什麼不需要我們擔心的這種過分的話來!就算佐渡距離長岡不算太遠,但要是有什麼急事的話不就沒辦法像至今一樣在第一時間來找媽媽了嗎!再說最重要的一點是!我絕對不會允許讓有病的媽媽一個人到佐渡那種危險的地方去!」
說到這裡,由理的母親不禁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苦笑。
即使說了那麼多,由理卻也絲毫沒有讓步的打算。
雖然由理的母親早就料到自己說的事情恐怕很難被接受,但卻沒想過由理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不過原因她也很清楚。而且一旦被提出來的話她也找不到任何話來反駁。
畢竟自己這次要轉入的醫院的不在其他地方,就是在被評為全日本最危險的地方的佐渡市。
作為表態由於實驗測試的關係,會讓市內各地有怪物出沒的實驗島都市——佐渡市——即使一直對外宣傳市內的對災害防制體系有多麼的完善、醫療系統和醫療人員有多麼的完美,仍舊是無法改變外人覺得佐渡市是個危險的地方的看法。
「……」
看著自己的母親沉默下來的樣子,由理也多少冷靜了下來。
佐渡市是個危險的地方的這點,由理的母親當然不可能會不知道。
所以可以從此得知由理的母親是明知那裡危險卻還是要轉院到那裡去。
雖然還是無法理解母親堅持要轉院的理由是什麼,但由理總覺得自己似乎能明白母親為什麼不希望他們一家人也跟著她的轉院搬到佐渡市去了。
就像由理會為她的母親在佐渡市的安全擔心一樣,由理的母親也一樣會替他們所有人擔心。
所以如果真的要轉院的話,換成是自己恐怕也會對家人提出跟母親一樣的要求來吧。
由理這麼想著的同時也在心中大聲的嘆了一口氣。
「這件事已經跟爸爸還有姐姐他們說了嗎?」
「雖然跟妳爸爸說過了,但是姐姐那邊沒有。會由爸爸負責傳話。」
由理的姐姐跟身為高中生的由理不同,已經是在職中的社會人士了。
而且為了工作上的方便,由理的姐姐現在也是獨自居住在外地。
所以別說是要來探望母親了。甚至就連要讓她回到家裡來一趟都有點困難。
大概也是因為這樣的關係,由理的母親才讓父親代為傳話。
「爸爸她對這件事情是怎麼說的?」
「妳爸爸他也是反對的。」
由理不禁為自己母親的固執頭疼起來並大嘆了一口氣。
「唉……我知道了啦!讓妳去總行了吧!」
「真的嗎?」
在聽見由理的同意以後,她的母親便露出了很明顯的高興的表情。
不過那樣的表情馬上就在由理接下來的這句話之後收了回去。
「不過,有一個條件。如果不答應這個條件的話,我也不會同意讓媽媽過去那裡的。」
「嗯,我知道了。那麼那個條件是什麼?」
由理的母親很理解那是為自己擔心的女兒做出的最大讓步。
所以為了能夠讓自己的想法被允許,就算被做出再怎麼為難自己的要求也一定要盡力去達成。
只是即使由理的母親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卻也還是沒有料到由理接下來說出的這句話。
「讓我跟媽媽一起過去!」



  ——佐渡市 八幡町
在成為實驗島都市前的佐渡原本是一個以因受地利之惠、甚至能夠自給自足的島嶼為聞名。
由於佐渡正好是位在日本海側的島嶼的關係,使得它同時受到了來自南北的對馬暖流和庫頁寒流的影響,讓整座島不止是水產非常豐富,甚至在自然資源上也同時混雜了限定在南方或北方才能種植的植物。
也因為這樣的關係,即使在成為了實驗島都市後的現在的佐渡也一樣是以出產農業為主的地方。
如果從政府官員的視角來看的話,總會很納悶、並且責怪為何作為佐渡管理者的瀨川音響不為市賺取更多的利益而開發那些不必要的農業區。然而他們並不曉得瀨川音響不去動那些農畜家的土地的這個行為卻博得了不少民眾的好感。而佐渡的民眾投訴案件會很少的理由,基本上都是從這些小事情中得取一點信賴、然後慢慢累積而來的。
即使有些政府官員的執政經驗已經有十幾年卻也還是無法理解瀨川音響成功的理由在哪裡。
不過這也就表示他們只貪圖眼前的利益,卻不了解民眾的力量究竟有多麼可怕。
只要能夠獲取人民的信任的話,哪怕執政失敗也能得到多數人的諒解。
但是如果被人民抱有負面的好感的話,就算做了什麼對人民有貢獻的事情恐怕也會被吹噓。甚至嚴重者還會懷疑是否在背後有不當的金錢流通等貪污行為的存在。民眾的可怕之處就擺在那裡。
就算如此。想讓「因要進行實驗而使島民有危險」的這件事被住民諒解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所以由此就可見佐渡的住民對瀨川音響的信任有多深了。
實際上,瀨川音響確實在佐渡做了不少對當地的住民有幫助的事情。甚至在有些時候,瀨川音響的所作所為會不顧權衡利益到實在會讓人無法想像她是一個島的管理人的程度。
至於如果要從瀨川音響對佐渡做出的眾多規劃中舉例的話,八幡町這裡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八幡町整體上由於有較多農地、私有地、和未開發林區的關係,讓這裡不止是住宅很少而已,就連商家也因在這裡賺不了錢的關係而屈指可數。讓這裡的住民每當需要買什麼生活必需品或者其他東西的時候就得到較靠近都心的地方去找店家,非常不方便。
對此,瀨川音響所做出的第一步改善決策是「自動販賣機」。
雖然要增設店家的話就會需要用到用來開店的用地,但是如果只是自動販賣機的話,所需要的用地就會相對變得很小。而且只要投入日常生活經常會需要用到的商品到自動販賣機,然後再放置到町內的各個地方就能改善當地住民的一些不便。
而現在。在八幡町的某個公車站裡就有一名少女正在物色著自動販賣機裡有哪些東西。
從高掛在天空的太陽和自動販賣機上的電子鐘顯示的「12:29」可以推測出現在的時間是正中午。縱使人已經在遮雨棚內了,少女也還是能隱約地感覺到外面的日照。
和都市地區不同,幾乎聽不到嘈雜的人車聲的這裡頂多只能聽到種類繁多的蟲鳴鳥叫。
同時,自己雖然身在集中了較多住宅區的地方所以已經算是農地很少的區域,但少女也還是能從遠遠多於城市的綠意明顯感覺到佐渡那不同於「實驗島都市」之名的鄉下氣氛。
「唔嗯——總覺得賣的東西都有點微妙哪。」
即使還是在五月下旬這種照理來說天氣還不算太熱的時節,少女卻只穿了一件無袖的白色洋裝。
實際上少女會有這樣的穿著並不是她自己想穿,而是在聽了建議以後才穿了這件洋裝。
本來少女還在想著這種穿著會不會太單薄了點,不過等來到這裡以後才知道這麼穿是正確的。
以前少女居住的地方雖然也是臨海的縣市,但是由於自家住的市區離海很遠的關係所以沒什麼感覺。但是佐渡不但作為海島若不論地形問題的話本身幾乎快可以說是四面臨海,再加上八幡町這裡比她以前住的地方還要來得靠近海邊的關係,讓她覺得這裡的溼氣有點重。
在心裡想像著真到了夏天以後這裡的氣候究竟會變成什麼樣的地獄的同時,少女——仲村由理——也按下了自動販賣機上的按鈕,購買了一個品牌名叫作「沙沙沙」的、雖然很奇怪卻既便宜又有份量的衛生紙。
「……好新鮮的感覺。」
對今天剛搬來到這裡的由理來說,這種自動販賣機實在有點稀奇。
即使她知道在日本的某些地方也有很多在賣一些比如泡麵或者零食的奇怪販賣機,但是會賣日常用品的販賣機卻非常少聽說,而且像現在這樣親眼見到、並且實際使用還是第一次。
(但是這樣不會很不方便嗎?)
由理看著自動販賣機上的商品這樣想著。
雖然感覺基本的日常生活必需品都很齊全,可是卻也不是什麼東西都有。然而即使由理硬要找出什麼這裡沒有的東西來,卻也只能想到一些本來就不可能在一般店家裡出現的商品來。所以才讓她覺得很微妙。
「算了。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後總能知道有什麼東西是缺的吧?」
這麼說著的由理從取物口拿出了份量很大的衛生紙並把它裝進包包裡後就轉身離開了公車站。
由理住的是距離這個公車站不遠處的一個叫「八幡野住宅區」的地方。
八幡野住宅區雖然也有自動販賣機,但是由於自動販賣機正好故障才讓她來到這裡。
不過由理本來以為佐渡這裡既然作為實驗島都市的話,應該會是個科技更先進的地方。
但是等她像這樣實際走過、看過、感受過以後才發現佐渡是個比她想像中還要來得更普通的地方。
「看來這地方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危險呢……」
這麼說著的由理一邊望著滿布白雲的天空,一邊為自己的多心感到有些愚蠢。
然而,在這之後她所住的八幡野住宅區卻發生了一件讓她馬上就想要撤回前言的事情。



  ——八幡町 八幡野住宅區A棟
在一聲巨大到幾乎要震破耳膜的爆炸轟響後。
在由理剛扭動自己新家的門把的瞬間,隔著自己一間房的右邊的住戶的門突然隨著不時閃現著紅色火花的黑色濃煙爆開來,並且彎成很愉快的「>」字形然後一邊旋轉一邊飛到對面的B棟住宅區,還把一家住戶的窗子給打破了。
由理看著這一幕起先是像魚一樣張著嘴愣著,隨後才在幾秒後發出了響透A棟住宅區的驚訝聲。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佐渡果然還是很危險的地方。
最后编辑画ノ音 最后编辑于 2015-07-23 16:15:34
2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