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同人】废土小红帽

[ 1659 查看 / 2 回复 ]

1
在这个漫长的黑暗年代,有无数生命如同风中残烛般湮灭。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曾经的故事,在这无暇回顾的年代,也很快就被永远遗忘。
“安息吧,那个世界不会再有战争。”
我蹲在阵亡士兵的遗骸前,撕下块布盖住了他的脸。
他的全身上下,已经被咬的血肉模糊。
这是狼人的杰作。
若干年前,全球被一种异态病毒所感染,感染者将会化为狼人,在各项体能异于常人的同时也会失去理性,只剩下对血肉的无限渴望。
自那以后,属于人类的悲惨岁月便拉开了序幕。
为这名遇难者默祷了片刻,我取走了他的装备。
狼人不会使用人类的武器,因此除了被撕成碎片的战术背心,遇难者的装备多半都能保留完好。在生产力急剧下降的战时,回收这些遗物成为了补给的主要手段。
哒哒哒。
远处传来了枪声。听起来,似乎又有同胞遇到了麻烦。
我站起身,向枪响的地方赶去。
不远处,披着红色斗篷的女孩正被数只狼群包围。女孩的手中拿着一支微冲,但更能吸引人眼球的,是她背在背后,比她还要高出一头的反器材步枪。
对峙了几秒,一头狼从背后向女孩扑去。女孩转身,开枪。另一头狼抓住机会,张开大嘴咬向女孩的脖子。
砰!
44口径的马格南弹穿过它的眼窝。我快步冲至女孩身边,没握枪的另一只手拔下了背后的长刀。
弹药很珍贵,不到万不得已,我更偏向于用刀。
这场战斗很快就画上了句号。我侧过头,看着那个女孩。
“……你没事吧。”
这句话毫无意义。在看见她背着那支步枪还能如灵活地翻跳纵跃时,我就明白她并非常人。
“我没事,谢谢你。”
“没事就好。”我将刀插回后背,准备转身。
“那个…”女孩嗫嚅着,从斗篷中掏出一个罐头:“作为救我的谢礼,这个给你。”
看着那个罐头,我的喉头咕咚了一声。
哪怕是罐头也好,我已经许久没有吃到正常食物了。
大部分的食物供应都被军方所占据,野外的动物也几乎被狼人吃个精光。只剩下这些与狼人算是同宗的野狼,而狼肉的味道,实在令人难以下咽。
“不必了,即使没有我,它们也奈何不了你吧。”
“请你收下。”女孩对我一笑:“不能让好心人白白受累,是外婆对我的教诲。”
“……”
我又看了一眼那个罐头。
在大脑还在考虑的时候,右手已经不由自主地将它拿过来揣进怀里。
“这样吧,就当是委托。”我看着她:“这一路上或许还会有危险,我会送你到你的目的地。”
“不必麻烦了,你知道的,其实我…”
“不管怎么样,我也没法看着一个小姑娘独自冒险。”我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不让我为你做点什么,我也不好意思收下你的罐头。”
“……好吧。”
2
女孩没有名字,认识她的人都管她叫小红帽。
她是第十团的战士,在昨天的战斗,她独自击杀了两头狼人。作为立下军功的奖励,她申请回去探望自己的外婆。
团长批准了她的请求,但要求她在明天天亮前便归队。届时,第十团将赶往其他战场。
“外婆的家住在尖尖镇,这儿的火车站有直达那儿的火车。”
“…哦。”
我漫不经心地答应着,心里则在想着另一件事。
年纪轻轻却属于军方编制,没有名字,独战狼人的逆天战力…小红帽的真实身份,似乎是政府的生物兵器。
至于究竟是哪一种,她无意透露,我也无意深究。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了车站。
战时的火车除了载人外,更重要的功能还是用来运输物资。 所以除了贵宾车厢外,其他车厢的座椅全被拆去。仅留下一个空空荡荡的铁皮空间。
我靠在角落,开始闭目养神。众人的谈话声钻进我的耳朵。内容各有不同,但围绕的主题却十分一致:对战争的抱怨,及对远赴前线的亲人的担忧。
“小姑娘,能帮我念念这份报纸吗?”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么说道。
随即,我听到了小红帽的声音:“13日,我军成功攻下XX城,歼灭狼人10000人…”
“真的?”听到这消息,老人面露喜色:“这么看来,我们离胜利不远了!”
沉默良久,小红帽黯然回答:“其实,并不是如此…”
“??”
“我军根本无法打出这种战绩,即使发动进攻,也得等到狼人没东西可吃,因为饥饿降低战力的时候,否则的话,别说一万头,即使只有一千头,我军也不是它们的对手…”
“少在这儿蛊惑人心了,你又没打过仗,再这儿胡说八道什么?”
一个年轻人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我睁开眼睛,看见他正气势汹汹地向小红帽走来。
我起身两步,拦在小红帽身前,冷冷地注视着那个年轻人。
与我对视了两秒,他脸上的神情很快便化为畏惧,不等我开口,他便自动退了回去。
“我就是军人,在第十团参军两年了,昨天,我还亲手打死了两只狼人。”在我的身后,小红帽掏出了自己的证件:“这是我的军人证。”
“…那么,你认识阿扬吗?”得知小红帽是军人,一个年轻妇人热切地抓住她的手腕:“他是我丈夫,一个月前去了春风谷,最近那儿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我心下一惊,连忙对小红帽使了个眼色。
但她却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自顾自地对那些人说了她所知的事实:“一个月前,上级命令第五团在那儿为大部队争取时间,如果你的丈夫是第五团的士兵,那么他已经牺牲了。”
“……”
如我所预料到一样,那个女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一把拉过小红帽,向车厢出口走去。
“怎么了?”
“换个车厢。”
一路走到最后一节,我才与她停了下来。
“以后,那种事不要乱讲。”
“…我没有骗人。”
看着小红帽委屈的样子,我不由得叹气。
军方的那些家伙,就没教这孩子怎么为人处事吗?
不过话说回来,反正对他们而言,这孩子只是用来战斗的工具,让她保持一颗单纯的内心才便于他们控制吧。
“一支军队是否拥有战斗力,不是取决于人数,而是取决于军心。如果士气高昂,即使只剩一人亦敢独对千军万马。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即使再怎么艰难,只要百姓们还有必胜的信心,这个国家就能坚持下去。 相反,假若民心不稳,这个国家就风雨飘摇了。”
听完我的话,小红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对不起,我会注意的。”
“你给我出来!”
小红帽不解地看着我,然后,顺着我的眼神回头望去。
角落的杂物堆,哆哆嗦嗦地站起了一个矮小的身影。
是一个小男孩,看上去比小红帽还小个几岁。他战战兢兢地看着我,脸上满是惊恐。
“你躲在这儿干嘛?”
货用车厢是免费的,不存在逃票这个问题。
“我,就想一个人待着…”
我耸了耸肩,没有再理会。
“欸,姐姐你是军人么?”
看见小红帽身上的军服,小男孩来了兴趣。
“是啊,我是第十团的战士。”
“我也想当兵,可惜我的年纪太小了…”
小男孩与小红帽聊了起来。
这个小鬼也是战争孤儿,值得寻味的是,害死他家人的,不是狼人,而是吸血鬼。
相对狼人而言,吸血鬼的数量较少,但却比狼人更难对付~除了超出常人的力量外,他们还拥有与人类等同的理性与智慧。
所幸,也正是因为拥有理智,他们知道不可涸泽而渔这个道理。  在吸血鬼的提议下,人类与吸血鬼制订了条约,只要按时给他们提供鲜血,他们便不会与人类为难。
“我不明白,明明也是敌人,为什么我们不能与吸血鬼开战。”男孩委屈地问道。
“这也没办法啊,抵抗狼人就够呛了,同时和双方开战简直是自取灭亡。”
“唔嗯…姐姐,你见过吸血鬼吗?”
“……”
小红帽沉默了。
所幸,逐渐放慢速度的列车适时打破了这个僵局。
“啊,抱歉,我要下车了。”
“姐姐一路保重。”男孩甜甜地向他挥手。
“你也是,路上小心。”
3
“这儿是花朵镇。”下车后,我提醒小红帽。
“我知道,我在这儿还有事情要办。待会我们可以坐下一班车。”
我耸耸肩,随便她吧。
车站的出口处,设置着一个献血站。工作人员拦在那儿,劝说着过往的每一个人。
在他们的软硬兼施下,绝大多数人都会挽起袖子献上一管血。讽刺的是,即使如此,每天仍有成百上千的战士因为供血不足死去。
因为绝大多数的血液,没有成为医疗资源输入他们体内,而是远往海外。成了吸血鬼的贡品。
“同志,能耽误你几分钟吗?前线需要大量血浆…”
“抱歉,我献过了。”
“是吗,能把献血证明给我看看吗?”
“那种东西谁会天天带在身上。”
我想,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你呢,小姑娘。你也是军人吧,只要一点儿血就能救活你的战友,帮帮忙吧。”
见我不愿合作,这群人将目标转移到了小红帽身上。
“对不起,我不能献血。”
“为什么,你生了什么病吗?你是小孩子,我们不会抽太多的。”
“不是,我就是不能献。”
“你别指望他了。”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这孩子可坏了,在车上乱说我军的坏话,后来我们一问列车员,全是假的,都是他自己编的!”
“是啊是啊。”另一个人接口:“她一会儿说狼人太厉害军方打不过,一会儿又吹嘘自己亲手打死了两只狼人。”
“我…我…”
“军队里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
“……”
两行清泪从小红帽的脸上流了下来。
无论如何,她还是个孩子。或许她能轻松对付狼人,但同类的恶意中伤,却不是她能承受得住的。
见她哭了,那些人的声音才渐渐停了下来。
我用力地握了一下拳头,如果可以的话,我从没怕过能用刀和枪对付的敌人,但面对他们,即使是我,有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沉默了良久,小红帽忽然开口。
“…这个还能用吧?”
众目睽睽之下,她从斗篷里掏出一袋袋装血,塞进医护人员手心,然后,她逃也似地冲出了车站。
“喂,等等!”我连忙追了上去。
看着她最终逃进女厕所内,我尴尬地停了下来。
五分钟后,她走了出来。
“抱歉,让你担心了。”
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泪痕,大概用水洗去了吧。
“如果有必要…”我蹲下身,小声地说:“在没人的地方,你可以吸我的血。”
她的身子一颤。
“你…知道了?”
“第一眼看到你时就知道你不是人类了,只是刚刚才知道你属于哪个种族。”
“…谢谢你,可我们只能食用特制的人造血浆。”小红帽对我展颜一笑:“不必为我担心,等到了外婆家,外婆会为我准备的。”
“……”
虽然乍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作为吸血鬼的监护人,准备这种东西应该也理所当然吧。
“那赶紧上路吧,早点把事办完,早点去见你外婆。”
“嗯。”
花朵镇的镇口,有两名卫兵把守。
“你们这儿有一个叫做李黛的女人吗?”
听到小红帽的问题,两名卫兵对视了一眼。
“队长新接进来的女人,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那么,能让我进去吗,我是第十团的,她的爱人牺牲了,有些遗物得托付给她。”
“不行,这儿是军事重地,其他人不得入内。”
“拜托了,我就见一面。”小红帽恳求道。
“……你的包里有些什么?”
小红帽打开了包裹,里面除了一封信,两块肥皂外,还有五个罐头。
看着罐头,卫兵的眼里放出了贪婪的光。
“这样吧,你把罐头给我,我就让你进去。”
“可是,这是给我外婆的啊…”
“你不必全给我,我们俩一人一个,这要求不过分吧,不然的话你就回去,自己看着办吧。”
沉默了半晌,小红帽做出了妥协。
“好吧…”
她递给他们两个罐头,卫兵拿了罐头便让开了道。
“别磨蹭,送了东西就赶紧出来。”
“好的。”
小红帽走了进去,我想跟进去,却又被拦住了。
“送个信而已,那么多人干嘛?”
我眉毛一跳。
“没关系的,叔叔。”小红帽回过头:“我去去就回,你在这儿等我就好。”
“……哦。”
瞪了那两人一眼,我退到了一旁。
算他们俩好狗运。
转眼间,十分钟过去了。就在我百无聊赖之际,小红帽走了出来。
“见到她了吗?”我问。
“嗯。”但小红帽的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真不想给人们带来坏消息。”
“别放在心上,这不是你的责任。”我转移了话题:“走吧,咱们坐车找你外婆去。”
“嗯。”
4
令我难以想像的是,仅仅出去那么一小会儿,车站已经变成了人间炼狱。
被开膛破腹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我认出脚边那具是刚刚辱骂小红帽的那个女人。
坦白说,看着她残缺的尸体,我有一点点儿高兴。
“是狼人。”小红帽可没心思幸灾乐祸,她警惕地从背后取下狙击枪:“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狼人怕强光,虽然不会造成实质伤害,但也足以让他们忌惮,在行动的时候回避有光的地方。
出于这个原因,列车站24小时都会开着强光探照灯,但现在,似乎整个车站都断电了。
“与其考虑这些,不如考虑眼前吧。”我从背后取下长刀:“不要让它们离开车站。”
很快,我便发现了一只正在吞啖列车员血肉的狼人,发现了新的猎物,它兴奋地向我扑了过来。
刀光一闪,仅剩下无头的尸体继续着徒劳的前扑,随着不断从脖腔流出的鲜血,它走了几步便颓然倒下。
与狼人的对决往往不会持续太长时间,无论用刀还是用枪,我都追求一击致命。而狼人干掉我,也不需要第二招的功夫。
在我的身后,那支反器材步枪也在不断发出咆哮。看着一只又一只的狼人被小红帽打碎,我撇了撇嘴,输给小姑娘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很快,最后一只狼人也被我斩下了头颅,我用力挥刀,甩去刀上的血迹。
“通知军队过来吧。”
在军队接管现场后,电力也很快恢复了运作,刹那间,列车站再一次灯火通明。
“有查明断电的原因么。”离开的路上,我随口问。
“电闸被关上了。”小红帽回答。
没有智慧的狼人是无法做到这种程度的,除非他们进化出新的物种。
如果真是那样,未来的战斗会更加艰巨。
思索之间,我们已经到了车前。
就在我们准备上车的时候,一名士兵拦住了我们:“瞎了眼吗?这是军方的货车。”
“拜托让我上车吧,我是第十团的军人。这是团长的介绍信。”
“不行就是不行!”那名士兵扳起了脸。
“……”小红帽无奈地转身,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从包里掏出一个罐头。
“这个罐头给你,让我们上车吧。”
“……”思索了一会,那个士兵拿过了罐头。
“当心点儿,别让队长看到你们了。”他补充道:“你们是偷偷上车的,和我没关系,明白吗?”
“明白。”小红帽点了点头,拉着我上了火车。
“……喂小鬼,你在这儿干嘛。”
“我要去王家屯,让我上车吧。”
咦,这个声音,是刚刚那个小鬼。
小红帽也听出了他的声音,她准备起身,被我拉住了。
“别惹麻烦。”
“这孩子怪可怜的,不能放着他不管。”小红帽挣开我的手,下了车。
我扶住额头。
如我所料,小红帽用她唯一的办法说服了那个士兵。
“再给你一个,让他也上来吧。”
“好吧,我再说一遍,都给我藏好。”
……
直到火车开动,小红帽才问那个孩子。
“你怎么下车了?”
“我想上厕所,没想到一回来,车就走了。”
“刚刚车站里闹狼人了,没伤着你吧。”
“没有,我在外面。”
“那就好。”
“姐姐,你说车站里闹狼人了?那他们是怎么被消灭的?”
“……军队消灭的。”
“你不是说军队打不过狼人吗?”
“军队也是有很多厉害的人的。”
“是吗?”男孩兴奋地问:“有他们在,我们一定能取胜吧。”
“……”
犹豫了一下,小红帽看了我一眼。
“是的,总有一天,我们会恢复到从前的生活的。”
“噢!太好喽!”
“闭嘴,小鬼!”我低声呵斥。
这熊孩子想让咱们几个被丢下去吗?
被我这么一吓,小鬼惊恐地扑进小红帽的怀里。
“别怕,其实叔叔是个好人呢。”小红帽拍着男孩的背轻声安慰。
“你这么说我可开心不起来。”我翻了翻白眼。
总算,在我的恫吓下,车里安静了那么一会。
但没过多久,噪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我与小红帽的脸色同时一变。
是狼嚎声,而且听起来数目还不少。
“得赶快去车头才行。”我拔刀起身,将车门打开。
小红帽也站了起来,眼睛却不由自主撇向小男孩:“不能把他丢在这儿。”
我就草了,你塔码是正太控吗?
正当我想大骂的时候,一只狼人扑了进来。
猝不及防下,我挥出的一刀只砍下了它的左臂。它咆哮着,对小男孩挥出了自己的右爪。
“当心!”情急之下,小红帽抱住了小男孩,用自己的后背挨下了本是袭向小男孩的那一爪。
这一爪,将她的后背划得血肉模糊。
那只狼人还想继续攻击,但它已经没有机会,还没抬爪,我的长刀便插入了它的脑袋。
我赶紧合上车门,现在的情况可不适合出去。
“姐姐…姐姐…”
“我没事。”小红帽抬头,对他露出温柔的微笑:“没受伤吧。”
“没有。”
“好好让我检查一下,即使是轻伤,也有可能会被感染的。”小红帽仔细看了一下他的全身,确定没有伤口才放下心。
“但是,姐姐你…”
“这点伤对我而言不算什么。”她掀起斗篷。
后背上,她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很快,除了破损的衣服外,再也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再…”我愣了一下,苦笑道:“不必了。”
因为我感觉到,列车的行进慢了下来。
从匀速缓慢下降的速度来看,不是停车,更像是失去了动力~车头那边撇下车皮,独自逃生了。
5
除了躲起来的我们及离去的车头,车厢里没有其他乘客。狼人很快也失去了兴趣。
等狼嚎声渐渐远去,我们才下了车。
小红帽沮丧着脸,或许军队会派人来回收车皮,但,且不说之后还让不让我们上车,只有一天探亲假的小红帽也等不了这么久。
“姐姐,你是要去尖尖镇吗?”
“确切的说,是附近往东几里外的地下掩体。我外婆住在那儿。”
“哦,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松林镇,在那儿有开往尖尖镇的火车哦。”
“真的吗?”听到这个消息,小红帽的精神为之一振。
“嗯。”小男孩很得意地向前带路:“跟我来吧。”
一路上,他们俩相谈甚欢。小男孩将小红帽视作无所不能的超人,好奇地问东问西,除了自身的秘密外,其他的,小红帽也是一一作答。
走到松林镇时,天已经快黑了。
松林镇被高高的围墙所包围,城墙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灯光。
我皱了皱眉头,如果没有强光,这些城墙完全没有意义。
“你们是干什么的?”
城楼上,一名士兵厉声问道。
“我是第十团的战士,请让我们进来吧。”
“你等着,我先和上级请示一下。”
尼玛的官僚主义。
还好,没过多久,城门打开了。
“进来吧,去市政府大楼,镇长要见你。”
路上,我听见了一个妇人的哭骂。
“你们当兵的干什么吃的,难道要看我们活活饿死吗?”
衣衫褴褛的妇人跪坐在值勤的士兵前,怀中搂着一个面黄肌瘦的小男孩。
不仅是他们,街道上或躺或坐着数十个因为生产瘫痪而无所事事的市民,同样是衣衫褴褛,面黄肌瘦。
“娘,我饿…”
“再忍忍,很快就好了。”妇人轻声安慰着小男孩,又转头看着士兵:“兵爷,球你了,一口吃的就好。”
但,那名士兵无动于衷地转过了脸。
“……”小红帽快步走过去,从斗篷里掏出她的最后一罐罐头。
“这个拿去吃吧。”
我无可奈何,她的圣母心又发作了。
但是…
我拦住了千恩万谢,准备离去的母子俩:“慢着。”
母子俩呆住了,妇人更是紧紧将罐头护在怀中,生怕我抢了过去。
“叔叔?”小红帽也是一愣。
“把它吃完,就现在。”
说话间,我瞥了一眼附近的人们。
他们已经纷纷站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母子俩手中的罐头。
我在荒野中被狼群包围的时候,看到的也是这种眼神。
虽然干掉了不少野狼,但在同类身上看到这种眼神,我还是感觉到一阵颤栗。
在我的逼迫下,母子俩狼吞虎咽地吃下了罐头。
看着他们吃完,我将空罐头抢了过来,转身走人。
“叔叔,你这是干嘛?”小红帽快步赶了上来,对我的行为还是不理解。
“这东西会害死他们。”
“害死他们?”
“这个概念你可能不容易理解,但我会实践给你看。”掂了掂空罐头,我将它信手一抛。
还没等它落地,饥肠辘辘的市民们就争先恐后地冲了过去,哄抢的过程中,好几个人被打的头破血流。
“明白了?”我冷冷地问。
小红帽没有回话,默默地点了点头。
政府大楼内,镇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然后如我所想,寒暄了几句,他将我们带进了一个隔间。
“你能和你们团长说说,让他们派人过来帮忙吗?”
“?”
“如你所见,我们这儿的反应堆坏了。没有反应堆,城里就没有电,没有电力,粮食也生产不出来。再这样下去,大家都要被活活饿死。”镇长忧心忡忡地说:“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工厂,那儿的反应堆还能用,如果能从那儿取到反应堆,这一镇子的人就都能得救。”
“镇上不是有军队吗。”我插嘴道:“让他们去。”
“那儿有辐射,而他们说自己没有防化服。”镇长压低声音:“那些人压根不管我们的死活,我听他们说,等存粮吃完,他们就以资源耗尽为由调走,留下我们在这儿等死。”
“……那个工厂在哪?”
“往西五里就是。”听到小红帽这么问,镇长感觉抓住了一丝希望。
“明白了,我会去把它拿过来。”
“……”我欲言又止。
吸血鬼体质的她并不用惧怕辐射,但我不同,没有防化服,我在辐射前也撑不了几秒。
“我自己去就行了,替我照顾好这个孩子。”
“……”
看了一眼那个小男孩,我叹了口气。
“…你自己小心。”
6
随着时间流逝,天色越来越沉。
看着逐渐加深的夜色,我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他们说没有防化服,是真没有还是单纯不想去?”
枯坐了一会儿,我转头问镇长。
“这个…”镇长嗫嚅着:“我也不大清楚。”
“我去问问看。”
如果他们有,我就去借一件。
手触及门柄时,我又听见了熟悉的狼嚎声。
我说过了,没有探照灯,那些城墙就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蜡枪头。
“马的,老子今天是倒血霉了!”
我回身一脚,踹飞了刚刚坐的椅子。
“叔叔?!”小男孩惊恐地看着我。
深吸了一口气,我拔出刀。
“就在这儿呆着哪也别去。”我看了一眼镇长:“看好这小鬼。”
“是。”镇长连忙满口答应:“包在我身上。”
我扛着长刀,走出政府大楼。
这是今天第三次和狼人作战。
但这次的战友,可不是小红帽。
枪声频繁响起,但更多的还是士兵的惨叫声。他们毫无章法的射击没能打中他们的要害,狼人顶着弹雨前进,将一个又一个的士兵撕成了碎片。
起先我还能从容不迫地砍杀在我身边的狼人,但很快,干掉了其他人的狼人纷纷把目标转向了我。眨眼间,我就陷入了它们的包围之中。
“吼!”
没等我将刀从上一只狼人的尸身上拔出,背后又传来了另一只狼人的咆哮,我急中生智,扯下斗篷甩了过去,趁斗篷这住它脸时将刀刺入它的心脏。
“吼!”
另一只狼人也扑了过来,我拔出枪,马格南子弹轰碎了他的头颅。
“吼!”
要命的是,这次攻来的是两只狼人。
我射杀其中一只,没等我调转枪口,另一只已经近在咫尺。
“轰!”
它在我眼前被轰成了肉渣。在不远处,我看见了那飘扬的红色斗篷。
好吧,这只小天使终于做了件让我也能深受感动的好事。
“你没事吧?”
“如果你不开枪,事儿可就大了。”我捡起斗篷重新披上。
在她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就消灭了剩余的狼人。
然后,小红帽向镇长展示了她拿来的反应堆。
“太棒了。”镇长老泪纵横:“多亏你们,镇子有救了。”
“先不说这个。”我看着他:“那小鬼呢?”
“……刚刚还看见他的。”看着我的眼神,镇长慌乱地摇摇手:“在狼人被消灭前他一直和我一起,我可以保证他没有受伤,真的!”
“算了,管他去死。”我斜眼看着小红帽:“他多半在镇上,不过要是找他,怕就来不及见你外婆了哦。”
“……如果见到了他,请照顾好他。”小红帽看着镇长:“那个孩子,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
“我会的。你是我们的恩人。”镇长郑重地点头:“我会把他当亲孙子一样抚养长大。”
“那,谢谢你了。”
小红帽转过身,我也随她一同离去。
没走多远,松林镇再一次亮了起来。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市民们的欢呼声。
“虽然吸血鬼在书上都是恶魔的代名词,但你却是个天使呢。”
我笑着说着,将手放在她的头上揉了一下。
5
趴在火车上,我看见小红帽脸色有些发白。
“你还好吧?”
“…没事,只是有点饿了。”
“……你真的不能吸人血?”
“…真的不能…”
“…那好吧,你再坚持一会。”
下火车的时侯,我脱下斗篷,让她爬到我的背上,然后,我重新披上斗篷,将她紧紧裹在里面。
一方面,她的身体状态让我担忧,另一方面,我怕路上又会出现什么激发了这位大小姐的同情心,再一拖延,这个天使就真要升天了。
所幸,最后的一段旅途,没有遭遇任何麻烦。
“说不定,那个小男孩就是个丧门星。”松了口气,我便开始胡思乱想。
走到门口,隔着窗玻璃,我看见了一个带着头巾和防毒面具的矮小身影。
“来,到家了。”我将小红帽放在地上。
“谢谢你。”
小红帽准备按门铃,我拦住她,往她手上塞了一个罐头。
这是她给我的罐头,而她自己的,已经在这一路上分了个精光。
“难得回家一趟,空着手怎么成。”我扬了扬眉毛:“再说你也救了我一次,我们扯平了。”
“……”犹豫了一下,小红帽感激地收下了罐头。
她按动门铃,屋内的矮小身影放下手中的活,打开了大门。
“外婆!”
“小红帽!”
两人紧紧相拥,真是感人的重逢。
“这位是…”她外婆看见了我。
“噢,我就不进去了。”我向后退了两步:“你们聊的开心。”
她的外婆倒也没挽留,搀着小红帽进了屋。
随着蒸汽声,大门自动关闭了。
但即使如此,我仍然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你受伤了吗?快把衣服脱下来,我去给你拿一件新衣裳。”
小红帽顺从地脱去了外衣和斗篷。
没有了武器和斗篷,她看上去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罢了。
“外婆,我想喝血…”
“好好,我去给你拿。”
她外婆从保温箱里拿出一包血浆,小红帽迫不及待地一把抓过,大口吮吸起来。
看着她大口吸血的样子,我微笑着转身。
没过多久,她又能生龙活虎了吧。
这样的话,我也没有继续呆在这儿的理由了。
“砰!”
忽然传来的枪声让我蓦地回头。
小红帽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的外婆,她外婆的手里,拿着小红帽的冲锋手枪。
“真走运,你居然虚弱成这样。”
“外婆?!”
“我不是你外婆。”她外婆摘下了防毒面具和头巾。
是那个小男孩?
“是你?…为什么你要…”
“因为我恨你们这些吸血鬼!”小男孩的脸满是仇恨:“我的妈妈,就是为了保护我而死在输血车上,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吸血鬼需要血!”
“兔崽子你住手!”我打算破窗而入,但一脚蹬过去,仅仅是把玻璃踢出一道裂纹。
是钢化玻璃。
我举起手枪,对准那道裂纹不断开枪。射空一个弹匣后,窗玻璃终于碎了。我立马拔出刀冲了进去。
“怎么,叔叔你要杀我吗?”熊孩子脸色一惊,却很快恢复正常:“为了这只吸血鬼,杀我这个同类?”
“…”
一时间,我竟有些无言以对。
“…我的外婆呢?”
“你外婆?”那熊孩子似笑非笑地指了指地上的血迹:“这不就是吗?”
理解到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小红帽瞪大了眼睛。
原本乌黑的眸子,在那一刻变成了血红。
那一刻,一直被各种手段压抑的吸血姬,终于觉醒了。
6
在我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之前,那个小男孩已经变成了一团碎肉。
即使小男孩手上有枪还攻于心计,他也是个小男孩。
即使小红帽手无寸铁还虚弱不堪,她也是只吸血鬼。
“够了,小红帽。”看着小红帽还在拼命撕扯着小男孩的尸体,我从背后挟住了她,她拼命地挣扎,嘴里还持续发出意义不明的低吼声。
这孩子,应该很爱她的外婆吧。
直到她平静下来,我才松开手。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亲手做的一切。当目光落在那只头巾的时候,她的身子猛地晃了一下。
我扶住她,让她坐在一边的躺椅上。自己则在整个屋里乱翻乱找。
“马的,这包是她外婆,总不能包包是她外婆吧?”
很快,我就找到了我想找到的东西。
我将血包开封,凑近小红帽的嘴。
还好,虽然她两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但嘴巴还是下意识地作出了吞咽的动作。
“我想回家。”
家?
愣了一下,我意识到她是说自己的军队。
“你这样回去,他们会杀了你的。”
“我答应过妈妈…”她没有接我的话,仿佛自言自语地说着:“天亮之前,我会回去的。”
“…好吧。”
我将她重新背了起来。走出了这个掩体。
火车上,她给了我一支注射剂。
“这是什么?”
“如果我失控了,请将这个打进我的脖子。”
“老子懒得用这婆婆妈妈的玩意。”我大声骂:“你给我挺住,否则等你发疯了,我就用枪给你的漂亮脸蛋打一对酒窝!”
“……”她没有再说话。
回家的路,是一路直达,我们不需要再被任何事拖住脚步。
即使如此,到达第十团所在的山口的时候,天已经开始发亮。
“好了,放我下来吧。”
在晨光的照耀下,小红帽的皮肤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
她的斗篷落在了外婆家,我将我的斗篷解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而面对我们的,是一排排枪口。
“我是第十团的团长!请你立刻离开身边的小女孩,她是吸血鬼!这是唯一的一次警告,如果你拒绝,我们将会进行无差别射杀!”
一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女子对我命令道。
“……”
我停住了脚步。
小红帽却对此置若罔闻,她仍在蹒跚着继续向前。
被她视为家人的士兵们却惊恐地盯着她,一个个用拇指顶开了枪机上的保险。
愤怒在那一刻终于升到了顶点,我一脚将小红帽踢翻,从兜里掏出一支注射器。
“她的妈妈是谁,出来!”
沉默了几秒,自称为团长的女人走到我的身边。
“我就是。我也是吸血鬼,如果你想通过挟持我控制我的部队,请你打消这个念头。”
“她对我的最后一个请求,是赶回来与你们会合,她一直把你们当做家人。”
“……”
“如果她今天必须死,起码不能让她死在家人的手上。”我扬了扬手中的注射器:“来吧,抱抱她,做一个家人应该做的。”
又是一阵沉默,随后,团长将她搂在了怀中。
“外婆…外婆…”小红帽的意识已经恍惚,她不断地念叨着她最想见的亲人。
“你会见到她的。”我将注射器刺入了她的静脉。
“是吗,那…太…好…了…”微笑着说出了这一句话,那具小小的躯体归于了沉寂。
在这个漫长的黑暗年代,有无数生命如同风中残烛般湮灭。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曾经的故事,在这无暇回顾的年代,也很快就被永远遗忘。
最后编辑成焰冬 最后编辑于 2015-10-13 00:19:29
分享 转发
TOP

记得这是66rpg上的游戏
当时感觉名字不对口胃没有玩,去玩的《囧魂》
现在看来有去玩一下的必要了
我相信有奇迹存在。
TOP

回复 2# mangods 的帖子

没错就是这个的同人文,作者还在贴吧里回了我的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