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轉學生

[ 1145 查看 / 2 回复 ]

「我討厭人類,請不要來騷擾我。」

這是第一句,我們從她的口裡聽到的說話。

在場的人,好一會兒,也沒有半個懂得如何作出反應。

大家都在等待她,親自打破這個沉默的局面。

但她只是一言不發地繼續站在那兒,眼神卻依舊堅定。

原來,這並不只是一個不好笑的笑話,她是認真的。





大概在幾分鐘之前,早上八時左右。

一座平凡的學校裡,其中一個平凡的班級。

有位消息靈通的同學,帶來了一個令人振奮的傳聞:

有一位「活傳說般」的美少女,即將以轉校生身分加入這一班裡面。

沒有哪位男同學不感到興奮,而在女生之間則同樣引起了一場騷動。

正當大家都在期待傳聞沒有、又或者有被誇大的時候,

班主任就正好出現,直接把這名轉校生帶到大家的眼前。

在親眼看見她之前,沒有人能發現,原來現實可以直接超越想像力。

原本,男生們早就準備好,在轉校生一出現就大聲呼叫與起鬨。

但他們因為無法第一時間接受眼前的現實,反而顯得異常的安靜。

班主任省下了維持秩序所需的氣力,就叫這名轉校生先作自我介紹了。





是的,沒有人預期,會聽到這樣一種方式的自我介紹。

平常冷靜得很的班主任,也似乎因為情況突如其來,而有點不知所措。

沉默沒能夠維持很久,同學們就開始向身邊的人發起悄悄話。

儘管私下的討論十分熱烈,也沒有人能夠鼓起勇氣,直接向轉校生提問。

班主任很快就把她安排到一個空座位上,之後就立即開始了第一堂課。

顯然,直到第一個下課休息時間之前,大家都沒法子很專心地乖乖上課。





小休時間,與之前的寧靜來過180度轉變,

大家都圍堵了在轉校生座位的旁邊,爭相提出了各式各樣的疑問。

可是,氣氛沒有因為大家的一鼓作氣而有所好轉,

依舊冷淡的轉校生,對所有人的提問一律愛理不理。

像這樣「拉鋸」的情況,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並沒有持續很久。

就算是臉皮再厚的男生們,也開始不再嘗試打擾轉校生了。

而女生們之間的悄悄話,也似乎沒有剛開始時的那麼安穩。





並沒有誰懂得如何與她相處,久而久之,大家都開始不再關心了。

並不是所謂的挑戰,又或者小動作沒有出現過,但她卻總是能夠很快平息。

於是她的周圍,永遠都能夠保持寧靜,而她似乎沒有因此而感到任何不便。

倒不如說,這或許才是她想要創造的環境,一種受孤立而不受打擾的生活。

難道,就跟她自己所說的一樣,她是如此地討厭人類嗎?





在所有人都失去了對她的興趣之後,情況似乎不會再有所改變了。

但突然的,一位從來不對她感到興趣的無聊男生,卻突然又對她有所改觀了。

跟那些因為她的美貌而被吸引的男生不同,他反而對她的處境感到好奇。

「一個像她這樣『條件』那麼好的人,又有什麼必要去拒絕所有人的好意?」

「如果她只是跟其他人一樣,正常地與他人接觸的話,難道又會被討厭嗎?」

「現在這個局面,真的是她所渴望的嗎?如果是,又是為什麼呢?」

他並不打算去追求這名轉校生,他只是想搞清楚這些突如其來的疑惑。




「你說你討厭人類,難道你自己又不是人類嗎?又有什麼好討厭的?」

很久沒有人像他一樣,就這麼大刺刺地走近她的身邊了,更別說開始提問。

跟他關係比較好的男生們,都逐一奉勸他及早打消這念頭,免得又再出洋相。

一如既往,她沒有回應他的提問,而他似乎也沒有窮追不捨的意思。

情況跟一直以來沒有什麼改變,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卻又似乎有點遺憾。




數天之後,他選了一個沒有其他人在場的時間,又主動上前打擾她了。

「現在你能告訴我了吧?我不會告訴別人的,放心的跟我說吧。」

但她似乎沒有因為其他人的不在場,就打算改變無視他的那種態度。

像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好一段時間,他似乎沒有放棄追求真相的機會。

那些曾經鬆了一口氣的人,開始對他的舉動感到異樣,而再度精神蹦緊起來。

跟他關係比較好的那些「朋友」,漸漸變得不再找他,原來孤立是會傳染的。





「就因為你,我也莫名其妙地變得『討厭人類』了,大家都不跟我說話了。」

「我為了你犧牲了那麼多,你就不能被我的誠意打動嗎?」

他一如既往地去騷擾着她,尋求一個好奇心能夠得到滿足的解答。

對於他自己終於身處了跟她同一種立場,卻意識到自己沒有感到預想般的消沉。

「這是你自找的,我從來沒有叫你犧牲什麼,我也沒有因為你犧牲而得到了什麼。」

她不再像之前一樣只是沉默,她已經意識到,他不像其他人般只靠沉默就可以打發。

他對情況終於有所改變,而感到了一絲興奮,只要她肯說話,他就能繼續提問。





「我答應你,只要你告訴我原因,我就把原本寧靜的環境歸還給你,不再來煩你。」

「我並不信任你的為人,所以這種口頭上的答應是毫無意義的。」

「那你要我怎麼做才可以?其實我真的不是那麼討厭人類,也是很想把它還給你的。」

「……」她陷入了一段短暫的沉默後,又再開始說:

「他們就連你也開始無視了,人類總是這麼自把自為,你卻在那說你並不討厭他們?」

「嘛,也是我自己先無視了他們的勸告,變成這樣也不能全怪他們。」

「……你果然是一個怪人呢。」

「被你這樣同樣充滿特色的人說是怪人,我也不知道要作什麼反應了。」

「……」

「你是真的討厭人類嗎?」

「嗯。」

「那你自己呢?是外星人?是未來人?還是超能力者?」

「我討厭人類,所以跟討厭他們一樣,我也討厭自己。」

「我可看不出你有討厭自己的理由呢,大概也沒有人會預期你討厭自己吧?」

「難道你找到了一塊魔鏡,說世上有長得比你更美的人?」

「……」

「醜不是唯一可以被討厭的理由,難道你們又不在討厭這種美麗嗎?」

「要討厭他人的美麗是他們的事,又何嘗有理由去討厭自己的美麗呢?」

「……又何嘗沒有理由?」

「如果他們有他們討厭他人的理由,我又哪裡沒有自己討厭自己的理由。」

「所以,你是說,你跟他們一樣,那麼討厭自己?也那麼討厭他們?」

「嗯。」

「……真是意外,我真的開始後悔過來找你了。」

「這也是你自找的。」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6-11-04 03:05:13
分享 转发
TOP

「十年後,你會把我忘掉嗎?」

「大概不會吧。」

「只是大概嗎?那二十年後呢?」

「大概還是不會吧?難道你在害怕嗎?」

「不,忘掉才是正常的。」

「那我以後大概也不會變得正常吧。」

「將來的事誰知道?」

「沒有人知道,所以才是大概啊。」

「……」

「怎麼了?」

「不,只是在想容貌、聲音、生日、還有名字,哪個會被最先忘記而已。」

「……看來你對我的大概,一點信心也沒有呢。」

「大概還是容貌吧。」

「無視嗎……那不如這樣吧。」

「?」

「你的名字,我就拿去用了。」

「什麼意思?」

「以後,你的名字就是我的了,以後所有我認識的人,都只會知道這個名字了。」

「如果其他人沒把我忘掉,那一直被人提醒的我,也就不會把你忘掉了。」

「你是白痴的嗎?這是女孩子的名字喔。」

「又有什麼所謂?誰規定這個名字一定是女孩子才可以用的。」

「……你是認真的嗎?那你自己的名字要怎麼辦?」

「那當然是給你用,我都拿走你的名字了,沒有名字會很困擾吧?」

「我才不要……誰要用男孩子的名字。」

「又有什麼關係?誰會在意。」

「我會在意。」

「那……你不要名字的話,就拿姓氏吧,姓氏的話便沒有分男女。」

「……還是名字就好了,反正我不會跟其他人說的。」

「是嗎?那就這樣了。」

「……」



https://mega.nz/#!DFdAgayY!WjW3LX-s0T8QmqDv6SIjeif-_EfCLfH67sQVQHLURsQ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6-11-04 03:11:43
TOP

我的大脑并不适应繁体字,看了好久才明白(苦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