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一人的很久不见出现的感慨。

[ 599 查看 / 8 回复 ]

我以前一定是一个不幸却又万幸的人。  我爱自我放弃自我偏见然后又从何处自我满足,完全的诠释了一种孤零零的形态,即便是这样的我,在一次机会接触到了KEY社。
  即便是这样的我,也认识了那么多同样内心细腻的人。

  我觉得,这一定有着超乎理解的幸运在其中。
  这种幸运没有欲望的贪婪掺杂,没有对于不甘的呐喊,只有着对于内心真实想法共同渴求的心灵的共鸣。


  我以前从未深刻的理解隔阂这两个字,从所谓的80后和90后隔阂,我只是觉得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差异,然而,如今在和95后00后接触,我终于发现和理解了。
  同样的动漫,同样的二次元,一个充满了温馨的话语,一个却变成没有硝烟的战场和纷争的文字世界。

  不知道人是不是年纪大了一点就会开始回忆,喜欢怀旧的情节。
  我总觉得,我那个时代给予了很多值得我称道的美好,我遇到了一个温暖的群,里面有温暖的人,从说话就能互相发现,大家内心的追求是类似的,大家会很克制的用自己的语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某种感觉很有趣很搞笑的脏字来蹭热度和交流。
  或许,我老了,就像论坛那些比我更加年长的人在某一刻的感叹一样,我们老了,新的东西,真的和我们的世界不一样了。

  我还记得,在我那个时代,没有人会轻易而残酷的把倾诉自己话语的人贴上矫情的标签,而是用一种现在难以想象的语气和方式,从心底温柔对待着那些还在成长中的人的抱怨,没有焦躁和不耐烦,直面屏幕中那边可能是一个,做着曾经那个自己所讨厌的自己所做的事情的人,努力的引导和宽慰。

  这种感觉我无法忘怀,深藏心底,如果人生中有几个宝藏的话,或许这就是我那个时候不可替代的宝藏,那些令人羡慕的朋友,哪怕,我一直叫的是他们给予别人的那个昵称。

  我始终觉得,现在的人缺少了点什么。

  看不到那股内心因为感动和震撼而带来的心态变化后的沉淀,也没有那份细腻的感情和温柔的持续。
  放眼望去,遍布直白而焦躁的灵魂。

  我明白,我会对对象的标准十分狭隘,或许比想象中更加狭隘。

  毕竟我有一个此生都不会在心中放下的温暖的信念。

  或许,这就是我的怀旧吧,和千千万万执着着自我执念的自诩老年人们一样。

  很多曾经的人都投身生活渐渐杳无音讯,但是曾经,他们都是鲜活无比的身影。

  感慨纪念曾经陪伴我的,keyfansclub。

  谢谢那些还记得我的人,我也会同样以这样的方式,铭记着你们。
分享 转发

看,不难的吧?谁都不会受伤的世界完成了。
TOP

老人說,我看不爽年輕人。年輕人說,我看不爽老人。

不過,老人絕大多數時候在做的事,是盡可能要求年輕人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以符合他們自己的理想。

而年輕人絕大多數時候,是嘗試把生活改變成符合自己理想的模式,而不想在未來成為自己所討厭的老人。

有時候,老人是太貪心了,以為年輕人不肯把自己的「意見」聽下去,是因為經驗不足,而將來一定會後悔。

其實,可以的話,年輕人大概總是在想,要是能在更年輕的時候,就懂得貫徹自己的意志就好了。

要是年輕人想要鬥爭,而老人想要和諧,請老人讓年輕人們去鬥爭,而年輕人也讓老人們去和諧。

老人們別放火燒掉年輕人的公園,而年輕人也別放火燒掉老人們的養老所。

要是,改變來得太快了,年輕人再沒那個耐性和溫柔去留一所養老所給老人的話。

老人已經沒立足之地了,天理也。為自己的人生爭取了大半輩,還要再把一所養老所爭回來嗎?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7-10-19 05:10:50
TOP

宋·刘斧《青琐高议》:“我闻古人之诗曰:‘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
小可”一般都用于男性对自己的谦称。(“小”字一族。谦称自己或与自己有关的人或事物。)现充中。
奸笑社请你吃土
TOP

回复 2# kameu03 的帖子

可能我还并没有想到巨大的年龄差下所带来的大量矛盾和接近难以调和的价值观差与生活方式的理念的区别,只是从比我大几岁和小几岁的人身边就感受到了,哪怕只有3到4岁的差距,所认知的东西可能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让人不得不感慨。
  原来当初,他们就是因为看到这样的我而发出感慨的啊。

看,不难的吧?谁都不会受伤的世界完成了。
TOP

回复 3# hyabcd0123 的帖子

长江后浪推前浪更多时候  我自我感觉  是用来表达对后辈的欣慰的,可能我并没有什么资格去评判他人,只是有一点点觉得,现在的后辈,不,现在的整个人群太浮躁了,一不小心我就会下意识的受到了影响,这种浮躁的心态让我真的不时出一身冷汗,感觉就像被赶上了架子只能拼命前进,后面有一个无比可怕的存在追赶着我们,这种压力沉在心头。

  感觉说的东西大多数都在脑袋里想完了,自己想要表达的变得七零八落。
 
  只是,看着自己曾经希望和想要创造的世界已经远去,在这个时间线轴上也仿佛断层一般终止在一刻,只能由那个时代的人维护,等待后来者发掘。

看,不难的吧?谁都不会受伤的世界完成了。
TOP

萌新ssfd……
字数布丁字数布丁
   
TOP

lz加油~
君だけに伝えたいよぅ~真白な地図広げてぇ~
TOP

对一件事情的定义是随着时代的变化不断变化的,就好像改革开放初期把邓丽君的歌定义为靡靡之音,但现在却被奉为经典。你又怎么知道你现在所感受到的“整个人群太浮躁了”和当初叫嚣的靡靡之音不是一样的行为呢?

你我皆凡人,没能力也没资格改变世界,更谈不上什么创造世界。主流既不好也不坏,但主流就是主流,一切形式的非主流在主流之中都会感受到阻力。要么改变自己适应主流,要么独善其身,既想要在主流里左右逢源,又巴望自己的那些非主流成为标准,要求太高了吧。

客观的看,我们的生活是一直在进步的,不论是经济条件还是社会资源,都非常的丰富,对于大部分能够在网络上敲打键盘的人来说,只要付出一定的努力,就能过上还算自由的自给自足的生活。如果现在的人太浮躁,那么倒退三十年,不浮躁的社会里,你又能得到些什么呢?
1

评分次数


    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自己的同类
    阿踩酱送的马桶盖子一枚,jiangjiang~『ㄇ』
    TOP

    回复 8# 夹鸡馒头 的帖子

    首先以下言论皆为讨论,希望不要产生误解偏见和歧义。
      我觉得,对单一事物或者某个人的个体行为和艺术主要体现在思维价值观和一段时间内群体的差异性上。但是我所表述的人群的浮躁并不在这一列,就像碰瓷,就像扶人,就算没有亲自去做和遇到,大家也应该能够从社会气氛中感受到一股悲哀的感觉,好人不敢做,这难道在以后会让大家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和值得回味称道的事情吗?我觉得会,但是是作为一种警醒的存在。
    社会的焦躁我想大家都能感受到,不论是从生活节奏还是人们的言论暴躁程度,比以前暴躁的人似乎多了很多,这一点,难道以后回忆起来人们又会作为榜样?不会,人类文明一直在进步。
      艺术创作可以被蒙蔽让后人来评判和欣赏,但是历史上的事件基本上都是用来警醒世人的,可能我说的有点过于严重了。但是就这个时代来说,从90后到00后我感觉到一股隔阂,而现在的确有一种粗俗和脏话俚语变成表情包哗众取宠的趋势,大家也变得越来越需要简单的事情来快乐一下。
      我们来看一看,简单,快乐,这两点需求毫无问题。但是其他的呢?以粗话俚语为日常真的能令人满足吗(这个话题可以放在后面讨论),假如你的对象是一个每天粗话俚语的人,你会觉得很搞笑和快乐,但是这真的是一种正确的追求吗?身为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国度的子孙该追求的到底是什么?(讨论点2)

      说了很多,其实我一半是警醒,一半是疑惑。
      如果说到宗教,可能有些过于严肃和敏感了,只是讨论内心追求的话,我觉得,人们现在是否开始摈弃心中的曾经追求过的信念了?再被不知不觉的催赶着前进的时候,忘记了那些应当放在心中的信念?
      抱歉,我可能真的自我意识过甚了,开始有点忧国忧民,这不是我能改变的事情,这点没错,我很清楚。
      只是,我依然保持着警觉。
      现在的言论风气思想价值方向,究竟会去到一个怎样的地方呢。
    1

    评分次数

      看,不难的吧?谁都不会受伤的世界完成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