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原創][SR同人]凝雨

[ 11915 查看 / 11 回复 ]

凝雨


库里斯,你那边仍在下雨吗?
伴着窗外不断的雨声,我阅读着毫无改变的信的开头。
虽然不知道怎样,不过,毕业演奏也很快就要开始了,你应该已经决定搭档人选了吧。虽然不是朵鲁妲,不过她也知道你一直在努力练习的。所以,即使没有选她做搭档,也是没有关系的。不管是谁,不管过程如何,只要库里斯选择了,那对库里斯自己来说,就是正确的。
最近,朵鲁妲听说你在练习室中和一个声音非常美的女孩子合奏,如果是库里斯的话,这样的毕业演奏就一定不会有问题了吧。
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担心库里斯读不到这封信,或者不愿读这封信。
但我仍然会写,会用信笺来传递这份心情。
相信在库里斯那里,这封信的内容已经被雨濡湿了吧。
我好像又一次语无伦次了,就此停笔。
我没有再看附言,只是小心的将信纸折好,重新抚平早已斑驳的信纸。原本干净整洁的纸张,在寄到之前便已狼狈不堪,阅读需要花很大功夫。将其装入平滑的信封,再次扫了一眼四周,确保没有其他人看到信封上的字样后,放入了那个熟悉的抽屉中,与其他被阅读过无数次的信放在一起。
“看完了吗?那就快些吧。等下要陪我合奏,说定了!”看到我完成整个过程后悄然出现的音之精灵,用略有些不满的语调说着。刚才在芙铃的提议下,我习惯性的去取信,而果真在邮筒中发现了一封熟悉的信函。在阅读之前,我已经拜托她暂时回避了。但我知道她一定会悄悄的再次阅读这封信的。其他的信就罢了,但是只有这一封,我不知道是否可以让她知道内容。
仅仅是那一段附言,我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去面对。
“喂,库里斯,你又在发呆了!”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变化,芙铃刻意的强调着合奏,却避开了最敏感的话题。“快点快点,我可不想因为库里斯发呆而耽误合奏的时间呢。”
从很久以前,芙铃就在这里了,她自称为音之精灵。而作为符德鲁琴系中被老师重视的高材生,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芙铃的“专属琴师”。从我们的第一次合奏开始,我就明白她歌唱的实力了。有如水晶般澄净的声线,配合上自然优雅的歌曲,实在无愧于“音乐的妖精”这样的称谓。随着与芙铃共同享有的时日的流逝,周日的合奏,也已经成为双方默认的契约。
但是,她的存在并不是毫无来由的。也正是她,为我找回了一段不可以遗忘的记忆。在那真实的梦中,有过戛然而响的刹车,有过殷红的血,也有过已然不会再次微小的容颜。
同时,有着芙铃与雅琍重合的迭影。
芙铃,是在车祸中失去所有意识的,我的女朋友雅琍的某种形态,我只能这样说服自己。而现在我唯一的心愿,就是与芙铃,不,与雅琍一起最完美的完成毕业演奏,仅此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无所谓了。
但是只有那封信,是我无法忽略的。我有些犯难的皱了一下眉头,又重新披上有些勉强的笑容,迎了上去。
“好吧,今天继续演奏那首曲子吧。”我很快的走到早已架好的琴旁坐下。因为白天已经有练习过了,而我根本就没有费心去把符德鲁琴收起来。为了防止芙铃提起有关回信的事情,我几乎下意识的弹起了曲子的前奏,没有再留下任何时间。
“啊,等等,我还没有准备好……库里斯好坏的说……”芙铃真的有些生气了,但随后引动的歌声依旧是那样的纯美动人,毫无瑕疵。我的思维也渐渐融入音乐之中,仿佛淡却了周围的一切。
对,就如同在做梦一样。我在机械的弹奏着,而我并没有动。或者是有另一个我在弹奏着曲目,而真正的我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除了与旋律同化,没有任何其他选择了。
好像是梦……的确是一样呢。我在远处看着另一个我,听着若隐若现的声音。仍然只能接受,仍然无法选择。
“记起来吧……”
“忘记吧……”
歌声不知不觉间消失了,而我又听到了相同的声音……
这个声音我听过,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歌谣了。是我、雅琍、朵鲁妲共同学习的那首子守歌。
熟悉的旋律…………怀念的声音…………究竟是谁在歌唱…………?
为什么会在现在奏响……?
为什么唱出的会是这首歌曲……?
为什么……?
“要消失了……肯定要消失的……”
越来越迷离的思维……越来越纷乱的大脑……不行……什么都无法理解……无法记起……


“这样就够了,库里斯。”卡德鲁老师依旧吝啬的选择着称赞的词藻,而我已经明白老师所想表达的含义。
看着一旁惊讶的阿尔诺,我微微的笑了一下,收起了符德鲁琴。刚刚老师要求我在她面前进行试奏,而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这是我为芙铃创作的曲子,也是我为雅琍创作的曲子,更是我为自己的梦创作的曲子。在琴弦上跃动的音符,化作心灵中的Fay,是那样的美丽。
“很有库里斯的风格。”老师想了想,又接着说道。“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吗?你的魔力波动不同了。”
完全没有对这个问题准备过,我一时无法做出任何回复,只是有些奇怪的看着老师。符德鲁琴完全没有变化,但作为仅存的魔法乐器,演奏者的心情是可以对演奏的音乐造成巨大的影响,甚至改变音乐的整个风格。所谓魔力却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但是我和老师都接受将魔力与感情在一定程度上等同的这种观点。老师敏锐的听觉能力固然令我敬佩,但我还不想将信的内容告诉任何人。所以我的心情在他们面前应该是没有任何变化的。奇怪于这一点的我没有多作解释,仍然等待着老师来进一步询问。
“阿尔诺,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我想和库里斯单独谈一下。”看到阿尔诺很听话的离开,老师拉过来一把椅子。“库里斯,我希望你能够告诉我,最近是否发生过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你的曲子在圣诞节前是对爱人灼热的思念,现在为什么充满了迷惘?虽然我不否认这样更有助于体现你的魅力。”看到我依旧保持沉默,老师又进一步说明。
“我……不知道……”我感到有些难以回答,而关于我、雅琍、朵鲁妲之间的复杂关系,也是几乎无法说清楚的。而那封信同样没有起到任何积极效果。不过老师对我的关心着实让我心头一热,虽然依旧是那样的寒冷。“我还不知道我能不能回答……”我又补充了一句,以免老师误会。
“我知道了,既然这样我也不会强迫你说出来,不过你可以和朵鲁妲交流一下,也许这会是一个好主意。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希望发生的这一切不会对你的毕业演奏产生任何负面的影响,否则我会很失望的。你可以离开了。”
老师笑了一下,终止了这简短的谈话。而我也随即收拾好东西,行礼后就出门了。
刚刚走出教学楼,看到了雨中伫立的朵鲁妲的背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而我也不由得浮现出那个人的名字。
确实,她在等待,而等待的人很可能就是我。而等待的原因,也来自那封信,那封告知雅琍病危的信。
从我找回失去的记忆之后,便已经明白那些信的作者了,而朵鲁妲也和我见过面了,但是这次在后面署名“朵鲁蒂尼妲”第一次,而文字中仍然透着雅琍的气息。
沉睡在遥远家乡病房中的雅琍的家人,已经收到了病危通知单。而也许朵鲁妲并不敢直接面对我,而选择了比较内敛的信件的方式来告诉我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做,而这份心情反映在琴音中了吗……?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我仍然在像平常一样的来度过每一天。
我告诉自己,雅琍在我身边,就在那小小的身躯中歌唱。
但是这个理由……真的有说服力吗……?还是其他的缘由?
我小心的避开了朵鲁妲的视线,悄悄的离开了。


雨仍然在继续,而且好像越来越大了。


雨的旋律和琴的音色结合在狭小的空间内,同时以那一如水晶般澄净的声音带动,曼妙的曲目就诞生于此。
毕业演奏前的最后一个夜晚,最后一次合奏,完美的令我和芙铃都有些惊讶。
正当我们仍然陶醉在乐曲的余韵中时,已经许久没有被叩响过的门,传来了清晰的敲门声。
“库里斯,我知道你在,请你打开门可以吗?”
已经是一段时间了,而我一直没有给朵鲁妲开过门,确切点说,我将自己与世界相隔绝,而仅仅沉睡在一个音乐的世界中。没有人知道我,没有人能够打断我,没有人会用那些心痛的事情来逼迫我。我是一个人,但我不是孤单的,有音之精灵的陪伴,我每一天都过得非常愉快。歌声织出的梦,是那样的美好,而我的梦也一直继续,也许是现实,也许是梦境,也许二者兼有。
“库里斯,求求你把门打开……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你一定要听……”
我仍然毫无动作,依旧默默的享受着音乐的欢逾。
“库里斯……求求你了……雅琍已经很危险了……明天演奏完成后你一定要去………就是这样……”
芙铃也保持着沉默,过了好一会儿,轻轻开口了。
“雅琍……没关系吗……?”
我无法做出任何回答,对于自己的选择都感到很震惊,甚至连原因都无法确定。
“……这样呢……只要库里斯选择了,那对库里斯来说,就是正确的。”
芙铃也一改平时的态度,温柔的说道。而那熟悉的字眼,反而更有些刺痛。
“芙铃……你将来要怎样呢……?是和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我终于无法忍受这样的沉默,提出了自己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但终究能够打破这令人尴尬的沉默,而答案也将会成为我近期计划设计的原因。“我明天下午完成演奏后……应该就会赶往故乡看望雅琍。你会一起去吗……?”
“……我会……消失吧……”
“消失?”我没有想到这个答案,而更出乎我意料的是芙铃那充盈着落寞与悲楚的眼神,我从未见过的眼神。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明天的演奏中……你要用最古老的那首子守歌来参评……。”芙铃的神色似乎只持续了几秒钟,随后的话语接着恢复了正常,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那样凄惶的神色却使我无法拒绝任何要求,虽然是非常无理的一个要求。但是为了让芙铃不再露出那样的神情,我已经愿意做任何事情了。
“歌词你不用管了,我早已经写好了~但是你一定要弹奏到最好哦~”
“……好的……”
明天的演奏,我将演奏那首最古老的子守歌,而那首歌曲………是没有歌词的………。


无视场上的喧哗,忘记众人的惊讶,我与芙铃走上了音乐厅的舞台,不需要任何语言,心灵自然的沟通,音乐自然泻下。
而芙铃也随之开始歌唱。

一直就沉睡在那里
只是没有人察觉
从心灵的瞳孔之间
映出些许的记忆
那只属于 属于我的声音
请让我来 聆听吧
雨 可能会停止的时间
不知何期
或许就这样 永不停息
但是 那看不见的力量
长驻我心
可以吗?……可以吗?

会是谁在那里呢
无法看到 无法寻觅
但是心的旅程依旧
一直寻找着守候
那只属于 属于我的声音
请让我来 聆听吧
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
终将完结
也许已经是永远
无法完结的了
但是不会在无尽
飘雨的
所以,可以吗?……可以吗?

雨 可能会停止的时间
不知何期
或许就这样 永不停息
但是 那看不见的力量
长驻我心
可以吗?……可以吗?

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
终将完结
也许已经是永远
无法完结的了
但是不会在无尽
飘雨的
所以,可以吗?……可以吗?


已经迷失在神秘的音符之间,忽然被暴风骤雨般的掌声所惊醒。
“这是我……留给你的礼物呢……”
舞台上的我,呆滞的接受着掌声,孤独的接受着掌声。
可以吗?……可以吗?

“如果不愿雅琍消失,那就需要芙铃消失……”
“如果雅琍消失,那芙铃也会消失……”
“所以,我是必须要消失的……”
“这是最后的礼物哦……”

好像曾经在梦中听到了什么,又好像没有。
作为PIOVA学院以最高分数毕业的学生,我旅行于世界各地。
陪伴我的,仍然只有符德鲁琴。

我总会做梦,但是梦见的只是零星的碎片。
我仍然在迷惘, 我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但是,我同样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我只是在行走着,等待着。


一直在下
一直在下
在梦中,在旅行的梦中,在旅行中,在梦的旅行中。
By armage1234

Special thanks to 加贺正午

fin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3 10:42:24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http://link.angel-game.net/armage1234/signature.jpg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好~~先抢个沙发…………

虽然SR还没有玩通但楼主想要表达的情感还是非常鲜明的~~~
[IMG=upload/KFCFile6289_BN3.GIF]上传文件6289[/IMG]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板凳
尽管对游戏并不了解 不过楼主的文笔很棒 赞一个^^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好文 支持
[IMG=http://i118.photobucket.com/albums/o90/linan9/ev_dc_k12a637x380.jpg][/IMG]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小j最近正在sr
对冈崎老师五体投地的说
处于个人怕剧透的角度
仅仅支持lz,就不阅读了

正被简单模式的雨的幻影折磨的不象人样的小j留:)
Should Deny The Divine Destiny of The Destinies!!
反抗命运之神的命运!!

http://img02.album.enorth.com.cn/big/03/06/76/3067606_544507.jpg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好长~先回了再看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 _,= 转到这里来了嘛~
皆さん、さようなら.....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好文,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有点迟钝的说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赞~~~前天刚爆SR...再次向芙铃致敬!!!!这是我玩SR所有结局中最感到温馨的一个....
TOP

回复:[原創][SR同人]凝雨

回帖再看

智代,永远的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