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 9908 查看 / 17 回复 ]

补丁.......打补丁...订几片关于上次战争的YY...   


───圣杯战争
那是从几百年前就重复着的大仪式
参加了就必须要排除其它六人,赌上生存的互相残杀

不知道圣杯战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只是传说,在这小镇的土地上有着圣杯,过去有许多魔术师互相竞赛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得到被称为圣杯的宝具

没错
传说中,圣杯可以实现各种愿望

那所有权只有一人分
一个圣杯能实现的,只有一个人类的愿望
但是,在这土地上召唤圣杯需要七名魔术师

一个奇迹,与七名协力者



那是,七年前的事了
……我看到了很怀念的人
身长很高,轮廓深刻的脸孔,我印象中一次都没有开过玩笑的人,在抚摸着我的头
不,有点不对
因为他不知道控制力道,与其说是摸头,不如说是抓着头转来转去来的正确

我想这也是当然的
因为再怎么说,这时是这个人第一次摸我的头

「那么我要走了,之后的事你懂了吧」

我对着他沉重的声音,有礼貌的回答是的
摸着我的头的人点了点头,拿开手站了起来

「成人之前先让协会照顾,之后的判断就交给你了。你的话,一个人也能过吧」

───大概
这个人,已经不会回来了吧

「佐佑理,圣杯有一天会出现。得到那个是仓田家的义务,更重要的是
───如果你要做个魔术师的话,那是无可逃避的道路」

再一次
摸着我的头,那个人离开了

那是最后
身为一名主人参加圣杯战争而没有回来,既是师父也是父亲的人的最后模样

「路上小心,父亲」

我有礼貌地送他走
虽然知道自己快要哭了出来,泪水却决不会流下

我喜欢那个人
优秀的父亲,也是优秀魔法师的人
魔术师只不过是一群偏执者
以这魔术世界来说,有像他那样优秀人格的人应该是没有吧
他以师父的身分教导我,以父亲的身分爱着我

所以,我决定了
我要以那个人在最后留给我的东西,决定自己的道路

弟子照师父的话去做是当然的
从那之后,经历很多事,我以仓田佐佑理的身分成长

从父亲参加战争的那冬天,过了七年
虽然不是焦急地等待这一刻,心情却不由得兴奋起来
这也是当然的
因为七年间一刻也不曾忘过的这事件,再过一会儿就要开始了────


就在前天,迎接回到家里的我的是,闪烁着的电话录音机灯泡:
“是我。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期限是到明天为止喔,佐佑理。想太久我会很困扰。还剩下两个位子,不赶快成为主人就当不成了”


不用多说,今天佐佑理就要把最强的英灵给召唤出来--Saber




身处梦境之中
快乐的梦
悲伤的梦
究竟是何时梦开始变得永不结束的呢?
相泽佑一正身处梦境之中,七年前那被雪覆盖的街道。
本该如此的
然而眼前只有无边的金色麦田。周围的人正在消失

是在被世界遗忘。自己已经记不得面前人的名字了。不久前还知道那是自己的朋友,但现在连这一点也想不起

来了。荒唐啊。不久,连他们的存在也会被遗忘吧。然后,自己,也不可避免的会被遗忘。已经,逃不掉了,

眼前只有麦田,海一样无边无际。感到好伤心,感到好绝望。就在这时,那个人出现了。

已经不知多少回了,从同样的梦中醒来。相泽佑一换好了衣服走下了楼梯。
“果然,又来了啊。”说着不明的台词,我走向了餐桌,然后使劲摇晃着餐桌上的不明物体,大声叫着:“醒醒啦名雪!”
水濑名雪,我的同学,如你们所见,是何时何地都能睡着的家伙。但不知为何,每天早晨都跑到我家作早餐。
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后。“可恶,只有这样做了么?”我缓缓拿起自己的土司,涂上平常几乎没吃过的草莓果酱。然后就这么吃了一口。
名雪:“…草莓果酱…”
正如我预料的有反应了。
“今天的草莓果酱特别好吃呢。”
“…草莓果酱~”
“好啦,那连名雪的份也吃掉吧。”
“呜咪…不可以啦~”
名雪揉揉眼睛抓住了盘子。
然后就这么和我四目相对。
“佑一?早上好…”
十分钟后,我们走在了上学的路上。

七年前救了我的那个人,名叫国崎往人。很自然的,他成了我的老爸。往人是一个旅人,大半时间都在外面旅行,从一个小镇到另一个小镇。他说自己在寻找一名天空中的少女。对此,无人相信。然而我相信他。因为他可以做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小镇中,他靠人偶表演为生,那是不用线提,也没有用任何障眼法的木偶剧。他说这是法术的一种。如果法术这种不可思议的东西存在的话,那天空中的少女什么的也一定存在吧。
然后,是五年前的夏天。
那晚,月亮很美
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跟国崎往人一起赏月。
“小时候我曾经憧憬着制造奇迹的人”
突然,在我看来已经是制造了奇迹的往人,很怀念地说了。
“什么意思啊?曾经憧憬,是放弃了么?”
  我有点不满地响应
往人很抱歉似地笑了,抬头看着远方的月亮
“奇迹不是那么容易发生的东西,正因为不会发生,所以才叫奇迹啊!”
“可是我认为正是有着微小的发生的可能性,所以才叫奇迹。”
那时就因该注意到,我的话使往人下了某种决心。不久他再次前往某个小镇旅行。
那个夏天,在他旅行过的无数小镇中的某一个,他的行踪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此时,在上学的路上,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仓田佐佑理,三年级的学姐。
在学校被认为是完美的代名词。被称为“影之学生会长”。
是令现任学生会长久濑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人物。但有些奇怪,她似乎在自言自语。



“Archer,有什么异状么?”
“目前还没有”
在别人看来,我一定是在自言自语吧。想起昨晚的事,我不禁叹了一口气。

原本是完美的魔法阵,处在完美状态的我
于子夜,念起了祷词
:“孩子啊…
仔細聽清楚了。
我現在要跟妳說的…是非常重要的事。
是我們一直…
代代相傳的…
相當漫長的…旅途的故事。
...........
...........
...........
不用感到悲傷。
因為我一直都會在妳身邊的。
正如雨滴可以匯聚成河流,再匯集成海一般…
所以…
希望妳,能夠將妳的幸福。
寄宿於妳的羽翼上。”
不过,这个奇怪的咒文,能召唤来英灵?
这时,客厅里传来一声爆响。
快步走进客厅,那儿已经有一个很了不起似的女人坐在一堆瓦砾上边。
“啊哈哈,你是谁?”
“看来这次又被一个了不得的主人召唤了呢。”露出无奈的神情,拥有紫色长发的Servant说道。仔细看,眼睛

也是紫色的,头发上装饰着白色的纱巾,校服上有盾形的校徽。
“你是我的Servant吧,我是仓田佐佑理,请多多指教。”
“...又不是你的前辈。不过,这样也好。知道Servant是干什么的吧?”
“使魔!”
用可怕的眼神瞪着我,之后花了不少时间,总算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现状。

黄昏后的学校,我和Archer搜寻着。之后知道了Archer的职阶,虽然没能够召唤出Saber,但以当时的情况看,召唤出的是Servant就已经很幸运了。
进入学校后,Archer发现学校里被布下了结界,其效果还未知。现在我们面前,就是那结界的一个基点。
“消不去呢。”
“很强的魔力啊,搞不好是Caster所布下的。”

“呵呵呵,那边的小姐注意到了么?”从旁边传来声音。
“啊哈哈,莫非这是你干的么?”
拥有两条蓝色发辫的女人闪了出来,手中握着的是...竹枪
“可惜,我对这种事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的Servant。”
“这么着急么?过会儿可不要后悔啊,Lancer。”Archer也以吓人的气势回应着
“哼,是Berserker么?正合我意。”
“呵呵,我要把你的眼珠挖出来塞到鼻孔里去哦。我哪里像Berserker了?是Archer啊,Archer。”
你现在的样子就很像啊,Archer。不过,看来已经没办法阻止那两个人了。
“Archer,要和佐佑理平安回去喔。”
如信号一般,两人迅速的缩短了距离,以竹枪为武器的Lancer却恨不得冲入敌人的怀里。然后发出了令人惊异

的攻击......是剑道,短短的竹枪被当作竹刀使用。
“切,Lancer却要学Saber的样子攻击。”
Archer双手不停的防御着竹枪的攻击,那手上凭空出现的是...字典?
“你才是,我可不记得有使用字典的弓兵啊。”
“你的身份倒很好猜,像这般使用竹刀的,在这个小镇的历史上,也只有一人啊。”
“是么,那就准备接下一招吧。”
Lancer突然向后跃去,巨大的魔力量开始充入那竹枪内,看来是打算使用宝具了吧。
就在此时,旁边传来了喷嚏声。
“...佑一君...”

不久前,相泽佑一的家里

“佑一,可以把我的笔记还我么?”
“笔记?”
“我不是把笔记借你了么?”
“喔,你等等。”
我拿起扔在床上的书包仔细寻找。
......到处都没有名雪的笔记本。
“所以说就是在学校了。”
“骗人的吧?”
“抱歉抱歉,你明天在学校提醒我一下,到那时我马上还。”
带着失望的表情,名雪离开了。
不过,说到底也是我的责任啊。
...算了
我穿上了大衣,冲入了寒冷的夜里。

夜色笼罩下的学校和白天迥然不同,似乎是其他世界的空间,魔域一般。
然而,自己真的看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就不那么好玩了。
“...那边的那人...佐佑理学姐?”
没有惊奇的时间,身体已经被杀气所包围。
会死
被那两个相斗的女人发现的话,会死
这时,那个喷嚏已经打出来了

“什么人?”Lancer大叫着追了上去。
“Archer,追上去!”
为什么,佑一君,会在这里?


口中呼呼的喘着气,双膝发出悲鸣,身体早已到了极限,
然而,不能够停下脚步。
因为我知道,那家伙并没有放弃追击,而被追上的那一刻,就是毫无意义地bad ending
然而,她居然从墙壁钻进了走廊中。
竹枪一晃,我就飞入了旁边的教室里。
然后,那蓝色的家伙跟了进来。
可恶,怎么就在这里死了,就这样死了?不甘心的。
握着折断的桌腿站了起来。
“喔”那家伙似乎满有兴趣的。
下一招,竹枪直接劈了下来。
好快。
勉强架住,竹枪却翻转了过来,顶在胸口。
没时间思考,从另一边翻了出去。然而,下一击已经追了上来。
这一击终于要结束了吧。

随后来临的却是“啪”的一声。
在我抬起头来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像是幻想中的光景。
应该说是超乎现实的光景。
不过对我而言,这个存在本身很不自然的少女,配上这样的气氛却没有违和之处。
不过这在平常绝对不会发生。
因此,我才以幻想来形容。

少女站在深夜的校舍中
而且携带着一把剑
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扎成马尾
那碧绿的眼瞳镶在端丽的脸庞上
不过,那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Master?”
...说...说话了
“...契约...完成”
哈?没反应的时间,手背上已经多了个红色的印记
而那少女,开始和Lancer对峙着。
“居然是最后一个Master啊?不过,这次的是Saber吧?”
一瞬间,竹枪挥到了少女的胸口,下一刻却被长剑弹了回去
太...太厉害了。两个人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对攻,那是,一不小心卷进去,便连残渣都不会剩下的死亡的漩涡
这时,走廊的尽头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真的是...佐佑理学姐...
Lancer小声地唾了一声,迅速的隐去了
然而那少女却没有收起剑,径直朝着佐佑理冲了过去
不行,学姐会“...快停手啊...”
少女停了下来,转身瞪着我
呜,好可怕的眼神
“为什么?”
“啊哈哈,不好好地听主人的话不行哦,Saber”
“那个...学姐,是认识的人么?”
“啊哈哈,佑一君你真幽默,Saber不是你召唤出来的么?”
崩坏了,日常生活,佐佑理学姐说着听不懂的话
“佑一君...莫非...你还什么都不知道?”看着我傻瓜似的脸,学姐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走在前往教会的路上,之前,从佐佑理学姐那里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我参加了圣杯战争?成为了Master?
总之,学姐,Archer,我,Saber正前往小镇的教堂。圣杯战争的管理者,是那个神父,冈崎朋也
“啊哈哈,冈崎君,带来了喔,第七个主人。”
“喔,真少见啊,你居然主动到这儿来。”
那是一张令人无法愉悦的脸,并不是其上有什么丑陋的东西,应该说是很英俊的脸,可却充满了冷漠,仿佛对

世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双眼却又放出不一样的光,像是灰色的火焰。
“我就是被任命管理这教会的冈崎朋也。你的名字呢,第七名主人啊”
“───相泽佑一。不过,我还不记得有当上什么主人啊」
  我在腹部使劲,不输给这重压地盯着神父
  「相泽──────佑一」
  「咦────」
  背上的重压变成寒气
  神父静静地,像是遇到什么可喜的东西一样笑了
  ────那笑容
  对我来说,有无法比喻的────
“那个,我听说成为主人就得除掉其他主人是么?”
“怎么搞得啊?佐佑理,似乎他还搞不清楚啊。”
“啊哈哈,这回圣杯似乎选了个无关的人做主人呢。不过,你很擅长这类补救吧?”
“要说必须除掉其他主人的话,可没有这种规定啊。”
“哈?”
“但是,你和你的Servant相比,哪个更容易打倒?”
这样说来...
“不过,高兴吧,相泽佑一,你长久以来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
“我的愿望?”
“圣杯所实现的可是奇迹啊,不愿意么?让奇迹发生?”
为什么,这个男人似乎知道?
“怎么能这样?为了引发奇迹,去伤害他人。”
“哼,世上根本没有奇迹,有的只是等价交换。不过让黑色的奇迹发生也不在乎么?”
“黑色的奇迹?”
“没错。在上次圣杯战争的最后,有人对圣杯许下了愿望,结果这个城里的许多人因此都被抹消了。”
“抹消...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不留痕迹的消失了,无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痕迹都无法保留在这世上。因此,就连到底有多少人受害都一直无法统计出。”

  一瞬间
  那地狱,在脑海里浮现了





“滚开,色狼!”
在其他人离开后,教堂里的暗门被撞开了,飞出来的是个金发的男人。
“痛,痛,居然敢对本大爷这样!”
“这个废物又做了什么么?Lancer”
“呼,真是不幸,我本来是淑女啊,淑女。被迫成为英灵,还居然是Lancer,作者的脑子秀逗啊?现在居然还得和这种人渣一起工作...”
“Archer,去为七濑留美小姐泡杯茶来。”
“朋也,你当本大爷是谁啊?我可是这个小镇历史上最强的不良学生,传说中的废柴王!”
“啊,没错,而且现在是我的仆人。快一点,我也要,不然我就用令咒命令你去和Berserker作战。这回的Berserker是哪一位,想必你很清楚吧。”
“呜呜...可恶,总有一天我要变得比你们更Big...”

“居然吓成这样。不过,令这个废物如此害怕的Berserker,真的很强?”
“别小看春原啊,Lancer。虽然生前是个废物,但既然成了英灵,他也有着相应的实力。那个Berserker,确实有着与“最强”相称的实力,不是普通的英灵可以对付的。”


离开了教堂,走在回家的路上。
“怎么了佑一,变得很没精神呢?”
“加入了这场战争,就得和佐佑理学姐为敌了吧?”
“啊哈哈,那就和佐佑理结盟吧。”
毫无征兆地说出了这句话
“什,什么,前辈,真的么?”
“这样的事在之前的圣杯战争中也很常见啊。而且我不想和Saber成为敌人呢。那么Archer,其他主人被打倒之前,不可以对佑一他们出手喔。”
“知道了。”
“Saber也可以接受吧?”
沉默了一会儿...“其实...很喜欢佐佑理...”
...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而在此时
“那边的主人,那边的主人,请停下来。”
啊咧?
“呜咕,是佑一呢。”
背后长翅膀的少女和...
仔细看,那不是翅膀,而是背后书包上的装饰
不过,更为显眼的是她身后的身影,灰色的长发,盾形的校徽,
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是单纯的强大,是英灵!
“Berserker的主人...”学姐嘀咕着
“呜咕,你好,仓田佐佑理,人家叫做月宫雅,这样说你明白了吧?”
“...那个...月宫家...”
“呜咕,虽然不情愿,但是上吧,Berserker,把他们全给杀了。”
用天真的神情,下达了杀的命令
Berserker无声的靠近,那股威压。令人几乎不能喘息。
然而,Saber人如其名像出鞘的剑迎了上去。
!!!被挡住了,Saber的斩击,被Berserker轻易的用手接下。
一瞬间,Berserker已经防住了Serber的数次斩击,均是从不同的方位斩下的。
这家伙,不只在力量上,连速度也凌驾于Saber之上。
下一个瞬间,Berserker对Saber击出了无数飞腿,在防住了最初的几击之后,Saber被击飞到天上
“Saber!”
“Archer,援护!”
咬了咬牙,Archer冲到了Berserker面前,一阵闷响声,在Berserker面前出现的是一本半人高的字典,防住了

踢杀
然而,那只是一瞬间,数秒后,那本字典也被踢烂了。
这数秒钟,Saber和Archer已经退后了十几米,与Berserker对峙着。
“呜咕,没有用的,人家的Berserker是这个小镇历史上最强的学生会长,你们那些普通的英灵根本不是对手。


“史上最强的...学生会长...”
我和佐佑理已经明白了
一次出手就令充满了不良学生的学校整个年级停课;竞选学生会长之前一周压制了所有的体育社团;从开发公

司的手中保住小镇上的樱花树;......完成那无数丰功伟业的学生会长,那太过知名的名字是......
“坂上智代”
低声说着的是Archer
“你认为我不配最她的对手么?月宫雅!”
...为什么一脸怨恨的表情啊?Archer
但巨大的魔力量已经灌注到Archer手中的字典里了
“真  日汉字典!”
Berserker的脚下如同遭到炮击一般
因烈风所弹起的各类碎片四处乱跳
那是Archer的字典造成的,连Berserker也不得不认真防御的一击
然而,就算如此,Berserker也没受到丝毫的伤害

“呜咕,我对你另眼相看了喔,佐佑理。挺有一套的么,你的Archer。”
“那好,回来吧Berserker。无聊的事本来打算最先解决的,不过现在行程稍微改变了”
那样突然的,消失了。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3 10:31:45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写了这么多 虽然我理解能力差 看不懂 但是也要回贴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很多情节人物都融合得很完美的说~ -w-
往人的法术、回校找笔记碰上战斗的祐一、舞=Saber...
Kanon的奇迹、舞的“其实...很喜欢佐佑理...”
转换视角和切换镜头的写法很不错~~
看着楼主的文章有种在看动画的感觉…… -v-
其实这应该已经能当一部同人作的剧本了…………
背景画面正好能从动画中截 -v-

另,
其实楼主的文笔也是很好啊~
-v-

另另,
其实AYU才是真正的英灵啊...
(忽然发觉AYU对应伊里野真的是绝配啊!)
-----------------------------------------------------------------------------------------
以下引用zerglings在2006-3-8 22:48:56的发言:
(我还要写...)
好期待这个…………
楼主加油~ -v-

>>七年前救了我的那个人,名叫国崎往人。很自然的,他成了我的老爸。
>>圣杯战争的管理者,是那个神父,冈崎朋也
这两句差点没把某从椅子上笑趴在地上…… OTL (锤地翻滚ing...)
不过族谱应该是:浩平 => 祐一 => 往人 => 古河?(废墟猎人貌似孤独终老?)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我服了......orz...吃西瓜去...-v-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b
比大海更深沉的忧伤,比天空更青蓝的悠远。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不好意思,楼上的,真夜是以字典为武器的么?
本人应用的都是key系的人物
其实我玩过和看过的游戏动画不是很多。不会日语是一大死穴。那个Archer啊,去Clannad里找吧。敢和智代为敌的...
话说one我只是勉强玩了玩,misaki线走了一半(看某大人的剧透)
所以one人物大概把握不好

另:看看自己列的提纲...写同人真是十分漫长的工作啊。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噗.....  徹底倒地抽筋中....  樓主真的把那個構想化為現實了阿.
不過..這樣的話....RIDER 是誰...不能1人扮演2個英靈吧..
不管如何...不得不拜  OTL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破风驰行
...穿越层层浮云扶摇直上
面对着无尽的蓝天
胸口急促的悸动
虽早已疲惫不堪,却仍要竭尽全力...
前往那个地方...

老爸...

────我是个魔法使喔

这么说了的往人,其实是魔术师
是为了一个漫长的旅程,代代相传的人偶使
小时候,我憧憬着这样的往人,求他教自己魔术
而我当然没有天生的才能,往人也没有教我人偶的知识
问他为什么,他说是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我现在也还不懂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小时候的我是怎样都没关系吧
想着总之只要能使用魔术的话,就能变得像往人一样
......往人呢,是不希望相泽佑一踏上他的旅程吧
我想那也没关系
我憧憬的是往人,而不是魔术师
只要能跟往人一样,为了某人,那就...

呜...好困,
不过,今天是周末,稍微休息一下也不要紧吧。
难得昨天生还了。
生还了?!
对了,昨天发生了那么多事。
唉,回到家后自己就倒在床上,Saber又怎样了呢?

楼下,
是不得了的情形。
坐在堆满丰盛早餐的餐桌旁的是佐佑里学姐和Saber
而门口站着嘴里快能塞下一个苹果的名雪。
“哇呜!佑一,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很想知道哪。
“啊哈哈,早上好,名雪,佑一,这位是Saber。”
“呜...”名雪露出困惑的表情。
“Saber哪,是我的亲戚,同时也是国崎往人先生的fans喔!”
...老...老爸的fans...这么说来,老爸确实是演木偶剧的。
“Saber哪,几年前在别的小镇上看过国崎先生的表演...从此就迷上了呢,
现在非要得到国崎先生的签名不可。但国崎先生似乎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
所以啊,我们要打扰佑一一段时间了。对吧,佑一君?”
...破绽太多了吧,学姐。虽然是不可思议的人偶,但我想没人会迷上那种表演的
。而且,你为什么也要过来啊,学姐?
“原来如此。”名雪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不要这么轻易的就接受啊!
不过,名雪似乎也不是普通人,她那个个性,和秋子阿姨一样呢。
“那么,我也要住下来。”
名雪敲了我当头一棒。
“为,为什么啊?”
“国崎先生的客人,不好好招待不行。佑一让人信不过呢。”
“但秋子阿姨那边...”
“打个电话问一下就可以了。”
结果我已经猜到了
“没问题。”
看,一秒钟就同意了。

吃过丰盛的早餐,品尝着学姐泡的红茶。

将来,要从那些怪物手中活下来,不努力一下不行呢。
从仓库中找出了木刀,开始在中庭练习。
呼...呼...,连续两个小时的挥剑,全身大汗淋漓。
“能不能来只野狗啊?”
“这样应该就能抓住实战的感觉了。”
唰...劈开风的声音。而且不是来自于我的木刀。
“咦?”
锵!!某种东西打到我的脸,冲击使我向后跌坐在地上。
“好痛...是什么啊?”
仔细一看,身边有个铁制的水桶。
“...连正面攻击都躲不掉。”
抬头看去,站在那儿的是Saber
“Saber...”
“所以...从上面的攻击更躲不掉。”
“啊?”
嘡~!!脑袋上又中了一击。一个巨大的脸盆滚到水桶旁边。
“危险。”
“太慢说了啦!你有看到我被打到吧,还嘡了一声不是?”
“如果刚刚躲不掉,本来就不打算丢脸盆,可是后来一起丢出去了...”
Saber来到我身边后,捡起地上的水桶跟脸盆就准备离开。
“你是来做什么的啊?”
“小狗,汪汪!”
在我愣在原地的时候,Saber已经离去了。
“那个,我才刚刚说的是吧?”

“呜哇!学姐,午饭又是这么豪华啊!”
无视旁边目瞪口呆的名雪,我和Saber已经开始了“战斗”。
“喂,Saber。你把我盯了很久的最后一个炸肉卷抢走了。”
“因为很好吃。”
“呜,我可是从开饭时就盯上了呢。”
“我从佐佑理做饭时就瞄上了。”
“你以为别人会容忍你那无视他人的性格么?看,那边有猩猩在跳舞。”
趁机夹住炸肉卷
“哈哈哈,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啊,傻瓜。”
接下来,我被手刀不断的敲击着。
“疼疼,还给你啦。”


唰...唰...
不断的重复着挥刀的动作。
白天,被Saber耻笑了。
无论如何,想要变得不再是累赘。
“呼...呼...”
黑暗中不知何时浮现出一个身影
“啊...你是...Archer...”
“哼,白费力气。”
“...我也知道是白费力气...”
这家伙,不知如何很感兴趣的样子
“听说你是国崎往人的养子。
怎么,那个‘名侦探’没教过你什么吗?”
“名侦探?”
“不错,那个家伙,过去在业界可是出了名的无情啊。
只要是委托人的要求,无论什么都毫不犹豫地去做。”
“喂!!!!”
我生气了,这样说往人,好像很了解他一样。
无论别人怎么看,往人都是...

“别的且不说,你到底为什么参加战斗的?”
...确实...如果说是为了活命,就应该逃离这个小镇。
如今,我只是拖累佐佑里和Saber而已。
“真受不了,早知道绝不会让佐佑里和你结盟。”

“那么Archer呢?你也是想得到圣杯么?”
“什么啊?那个能实现任何愿望的邪恶宝盒么?我可不需要这种东西。”
说完,就如同未曾出现过一样消失在夜中

...唰...唰...
到底是什么?让我不想逃开。
是什么?让我在这里挥剑呢?



梦..........
与平时不一样的梦
七年前的那片麦田里出现的是从未见过的景象
相互对峙,展开厮杀奇怪的组合

“哟,又见面了啊,Rider!”
--------从未见过的金发男子
“Rider,对付这个白痴没问题吧。”
“啊,Master专心去对付冈崎好了。这种垃圾我来清扫。”
--------为什么老爸和Archer会出现,老爸称呼她为Rider又是怎么回事呢-------现在一切都无法思考------
“..........喂!!!!!!!
你们把人家当什么啊!!!!!
我现在可是堂堂英灵,叫我Archer!!!!”
“呼,春原,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乖点啊。让人看了很烦啊!
虽然当年没能如愿,但是现在把你轧成人饼也不坏。”
“.......别瞧不起人,藤林。要受教训的人是你。”

数秒钟之后什么东西在疯狂的轰击着Rider所在的土地
“呼呼呼,怎么了,藤林。不是要轧扁我么?怎么只会开着车躲来躲去啊?”
“可恶...本来想留下魔力,在战争结束后撑一段时间的....”

而在另一边,是更加难以理解的场面
“国崎,比你想象的还难对付吧,我们这对傻瓜的组合。”
-------那个神父
“你居然...这不是人类的力量...”
“呵呵,此身早已不是人类的身体了。
虽然还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只要再一会儿,两个世界便完全融合了。”
“你疯了么?像这样强行打开‘门’,只是让现实世界被吞噬而已。没看到那些人已经被吞进去了么?”
“呵,我的目的便是如此啊,只要两个世界融合便好。那边的灵魂降临此世,或者此身化为那边的灵体,又有何区别?不管是哪一种结果,我都可以完成我的愿望了。”
“Rider,不能再留手了,别管那个白痴,由你来破坏圣杯!”

“哈哈,你的主人还真苛刻呢,让你去送死呢。”
“看着这张白痴脸,就让人火气特别大......
让你看看吧,春原。Rider这个属性可不是摆设!!!!”
“去吧,牡丹!!!”
在Archer面前出现的是一座活动的小山。
发出怒吼无视魔弹的轰击径直朝金发的男人那儿冲去
“什...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原来这才是你的宝具......真是养猪贻患啊,如果当年做成牡丹锅....”
已经确认了失败的事实,冈崎只是嘀咕着什么

“Master...我唯一的请求...可以么?”
如同默许一般,往人闭上了眼
“仓田...佐佑里
把我的字典交给叫仓田佐佑里的女孩!!!”
“去吧。Rider,摧毁它!!!”

这个场景,这个记忆,以及它所包含的意义
全都随着早晨的阳光留在了梦境中


“怎么办?要把Saber和Archer带到学校么?”
“啊哈哈,今天可能还不行。再过几天吧。那时就可以一起上学了。”
“什么?学姐,莫非你...”
“啊哈哈,稍微让人帮了点忙,她们俩的转学手续,过几天就可以办好了。”
似乎,有点恐怖
“啊,说道Archer,昨天不在学姐身边么?”
“啊哈哈,Archer一直在喔,以灵体状态。佑一君似乎做不到呢。不过我想让她

们也重新体验学校生活呢。”
之后,我们费了好大劲叫醒了名雪。
于是,今天早上,是我,名雪,佐佑理一起上学。

课间,我在和佐佑理一起行动。
之前,听她说了学校里那个结界的事。
于是一起搜索其他的基点。

“那边的两人,请过来一下。”
但是,似乎有麻烦了呢。
芳野佑介,学校的音乐老师,也是合唱社的顾问。
“啊,麻烦了,能帮我把这些书送到资料室么?”
没理由拒绝呢。

资料室,原本是这个学校刚成立时的图书馆。后来新建了更大的第二图书馆。哪

儿也就变成了堆放无用资料的地方。
一年级时还经常去哪儿睡午觉呢,那是无人问津的安静场所。
打开门的一瞬间
“欢迎光临。”
...有一个女孩子坐在那里。
“请问,想要点些什么?”
“咖啡,”试着点些什么。
一阵煮咖啡豆的香味飘起来。
“啊哈哈,好香呢。”
“两位请用。”
那个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我们是来做其他事的吧?
“可以帮我一个忙么?”
“哈?”
女孩搬出一本大书,《世界魔法大全》
“请将两枚十日元硬币立在桌面上。”
很困难呢
“加油喔,佑一。”
学姐,你为什么也会感兴趣?
费了好大劲,终于完成了。
“接下来,请咏唱三遍‘我是《生死时速》的基努李维斯’。”
“我是《生死时速》的基努李维斯我是《生死时速》的基努李维斯我是《生死时

速》的基努李维斯”
好像有点傻
“最后,请想着自己憧憬的女孩子。”
啊,那自然是佐佑理...
“等等这是什么啊?”
啪的一声,两个十元硬币掉了下来。
“魔法。”
...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
...不对,自己明明已经见识过了
不可思议的东西
“啊哈哈,这个魔法有什么效果么?”
“不知道。”
...

知道自己的愚蠢是在放学后。
远处,学姐拖着一大筐篮球
“佑一,快来帮忙!”
是体育课么?好。
我和学姐把球送回器材室的一瞬间,门啪的关上了。
...打不开
这时,门外传来了说话声
“芳野佑介大人,成功了呢,这个诅咒,一下子就捉到了两个Master。”
“啊,同为主人,想必你们也可以理解吧,不得不对自己的学生出手的痛苦。”
原来是这样的魔法啊
“啊哈哈,果然是Caster么?”
“别担心,一会儿,就把你们的Servant夺过来,不会要你们的命的。”
“Archer呢?学姐”
“中午让她回去卖晚饭的材料了,这孩子,也很会做料理呢。”
...有种想哭的感觉。


“佑一,还没回来...”水濑名雪担心着。
刚刚Saber突然冲了出去。
不祥的预感,知道的,佑一在做危险的事情。
“什么呀,还在为那种人担心,不管那种家伙不就好了么?”
红色长发的女人浮现了出来。
“Rider...”
“明明拒绝了你,还糟蹋了你的心意,让他在这场战争中死掉好了。”
...还是不行,不能没有佑一。
“Rider,你跟去看一下”
“...知道了,不过,我不会救他”

Saber飞驰在前往学校的路上,胸口压着不祥的感觉。
出事了,佐佑理和佑一,一定是出事了。
然而,在校门口,一个身影把她给拦住了。
“嘿嘿嘿,不可以再往前走啰。”
“谁?”
“Assassin,泽渡真琴。有纪宁大人正在炮制可恶的相泽佑一,不许别人打扰哦

。”
啪,一记手刀打在Assassin的头上
“呜,可恶,居然敢小看真琴。”
扑了上去
然而,Assassin的手只是在Saber的面前乱挥,怎么也够不着。
只因Saber的一只手按住了她的额头。
啪...倒下了...

“夺取令咒的魔法果然很难呢,要垒起三枚硬币么?”
“啊哈哈,要好好努力喔,Caster。”
“呜呜呜,学姐,似乎在那之前我们就要被饿死了。”

“佐佑理!佑一!你们在那里面么?!”
“Saber!”
“麻烦了,芳野佑介大人,拜托了啊。”

似乎陷入苦战了呢,Saber。
“佑一,其实解咒的方法我是知道的喔。”
“...那为什么不早点说啊,学姐。”
“啊哈哈,那么,首先把裤子脱下来,露出屁股”
学姐转过了身去
呜呜呜,看来宁愿学姐不知道的好...

啪嗒,器材室的门打开了
“看来...我输了呢...”
“啊哈哈,Caster。作为一个魔术师,你还要努力喔。”
......



孤身走在黑暗的街道上,失去提供魔力的Caster,泽渡真琴不久就会消失了。
“呜...肚子好饿喔。”
“啊啦,啊啦,肚子饿了么?”
那是很适合把手放在脸颊上这个动作的女人
“这是阿姨做的果酱,可以请你试食哦。”
永远亲切微笑着的面孔
“真...真的么?”泽渡真琴马上大口吞了起来
“呜...啊...”然后她的身体开始融化
地上出现了新的魔法阵,在泽渡真琴消失的同时,另一个女人出现了。
脸被口罩覆盖着,敞开的胸前的T恤上写着“通天阁”
“魔术师大人,是您召唤我的么?”
“没错,Assassin。”
“可以问个问题么?你那个身体,应该已经是不老不死之身了吧?
永生的你,还有什么愿望么?”
“永生?嗬嗬嗬,你也可以试一试吗。我就是靠它活到今天的。”
一瓶淡黄色的果酱,带着不祥,出现在Assassin面前。
在把沾了那东西的手指放入嘴里后,就算是身为英灵的Assassin也跪了下来。
“呜...呃啊...”
“所以啊,不要再说每天必须吃食这个的身体是不死之躯了,Assassin”
“得到了圣杯,就改变它的味道吧。对了,就变成名雪最喜欢的草莓味好了。”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囧TL    這個.....這個......果醬...果醬..
已經不會說話了....

(舉牌子)
(樓主加油...)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好长阿……
好多字阿……
这……
真的是楼主写的吗???
佩服了……
…破風馳行。
…穿越數層浮雲而行。
前往到九霄雲外之處。
胸口的悸動是如此地急促。
身體雖然似乎快垮了…但我仍使盡全身的力氣…
前往那個地方…
………。
……。
...
TOP

回复:[原创]fate同人  ferly/stay night

“哇。好适合舞呢!”
一边发出赞叹声,一边被手刀敲着头。
引起骚动的中心,是穿上制服的Saber
所以,今天上学的路上,又多出了Saber的身影。
不过,为什么名雪可以毫不在意啊?
“学姐,Archer呢?”
“啊哈哈,她说学生生活过一次便足够了呢。”
然后中午,依然在我和Saber的食物争夺战中度过。

下午放学后,我独自一人走在商店街上。
之前,名雪和Saber已经回去了。
找着不知名的CD店,我漫无方向的走着。
“前边那人,快闪开!快闪开!”
被可怕的力量撞倒后,我睁开了眼。
“月宫...雅?”一阵恶寒,没想到在这儿碰见Berserker的主人。前几天才勉强生还,而今天Saber又不在身边...我的运气到此为止了么?
然而,
“呜咕,不快跑不行了啊!”
拉着我的手,开始飞奔。
藏入一家咖啡厅,装着看杂志的样子,月宫雅紧张的盯着窗外。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突然,小雅把头埋在杂志里,一动不动。
我向窗外看去...一个系围裙的大叔,脸上挂着好好先生的神气,满头大汗的在寻找什么。
“喂,那个就是来捉你的Master么?”
“不是啦,那是卖鲷鱼烧的大叔。”
“那为什么卖鲷鱼烧的大叔会追你啊?”
“因为...因为...说起来很费时间也很复杂啦。”
“我倒很有时间知道啊。”
“...因为,人家看到他在卖人家最喜欢的鲷鱼烧...人家又没带钱包。”
一点也不费时间,也不复杂。
这么说,她胸前一直抱着一个纸包
“那里面装的是?”
“鲷鱼烧...呜咕,好好吃哦!”
一边取出一只大口嚼着,一边落下了感动的热泪。
“佑一也来一个吧!”
这时才想起,眼前的女孩,是Berserker的Master。
“小雅,我说,我不是你的敌人么?”
“呜咕,佑一那么想被Berserker撕成碎片么?”
“开,开什么玩笑?不是小雅你先袭击我的么?”
“呜咕,好过分,佑一,不能让人看见是规矩啊。所以啊,白天我只是月宫雅而已。佑一不也没把Saber带在身边么?”
说着把鲷鱼烧塞到我的手里
“吃一个吧。”

嚼完了钓鱼烧,我和小雅走到了商店街的尽头。
话说回来,小雅一人居然吃掉了五只鲷鱼烧。
“不走...不行了呢。”望着火红的夕阳,小雅有点落寞地说道。
夜里...就是作为Master的小雅了么?
“那么再见了,佑一”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掉了。

“哼,和敌方的Master这么亲近,不愧是那个吃闲饭的儿子。”
...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满身酒气的女人。
...是喝醉了么?
“不,比他还要差劲,像他那样干脆的消失也不错呢。”
...知道Master的事,这个女人也是英灵。
瞬间,我的视野被红色的天空所占据,重重的摔在地上。
...摩托车...是用那个撞的么?
“还挺结实的么,那么用这个送你下地狱吧。”
一面说着,一面掏出一瓶清酒灌入了口中
摩托向后回转,瞬间,就加速到看不清的速度
...喂,还有没有交通法这种东西啊
这样酒后驾车的现行犯为什么还没被捕啊
然而虽然画着大小的S,但是毫无疑问那以超越常识的速度狂飙的摩托最终一定会撞在我的身上
------那就是那个女人的攻击手段
...躲不掉了...死于交通事故,这就是我的尸检报告么?
“Rider!快住手!”
飓风散去,拖着急刹车的尖叫声,摩托在我身前停了下来。
“名雪,你看到了吧,这样下去,就和那时一模一样...”
“不要说了Rider,我用令咒命令你,绝不可以对佑一出手。”
...名雪。
“对不起,佑一...我不想让你知道,自己成了Master的事。”
...居然
“请你不要告诉佐佑理学姐...我只想...像平常一样生活。”
...




我做了一个梦
是很久以前的梦
七年前的梦
是我见到小雅
然后自己的回忆,也被烙上无尽之悲伤的那天的梦
被封印的记忆...一直被遗忘的景色,如今就在我的眼前

只属于两人的场所,那儿有间只属于两人的学校。
这样的时光也将在今天结束。
小雅小小的身躯,就像是慢动作播放的影片般在天空飞舞。
就像是正朝着地面,缓缓飘落的一颗白雪...白雪飘落到了地面。
她躺在红色的雪地里。原本纯白的积雪,就像是被夕阳照射般染成了红色...
原本只有黑白的场景,逐渐被染为单一的红色...
然后,
将悲伤的现实锁在内心深处,选择了能够安心接受的虚幻情景。
为了避免弱小的心灵崩溃...为了避免...珍贵的回忆被伤害...

天上下著雪。
眼前是一棟很大的建築。坐在積雪長椅上的我依舊在哭。
小小的手擦拭著眼淚。眼前則站了一個少女。
「…一直都沒有回家…所以我一直都在找你喔…」
「…因為我有東西要給你看…」
「…所以一直…都在找你喔…」
「你看…這個叫做雪兔喔…」
「是我做的喔…」
「雖然我不太會做,所以花了很多時間…」
「可是真的是很用心做出來的喔…」
「……」
「…祐一…」
「…你願意…收下這個嗎…?」
「雖然從明天開始,又有一陣子不能見面了…」
「不過等到變成春天,然後夏天來臨…」
「接著秋天前來…然後這裡再度下雪的時候…」
「你還會再來找我的對不對?」
「雖然只能準備這樣的東西…」
「不過這是我送給祐一的禮物喔…」
「…你願意收下這個嗎…」
「……」
「雖然我…一直都沒有說過…」
「不過我從很久以前…」
「就一直…」
「……」
「很喜歡祐一喔。」

在這一瞬間,少女要遞給我的雪兔掉在地上碎掉了。
「…祐一…?」
少女疑惑地叫著我的名字。
剛剛還在的雪兔,如今卻掉到地上連原形都沒了。
「……」
眼睛掉出來,耳朵也歪掉的小兔子…
把少女手中雪兔甩到地上的,無疑就是我小小的手。
「…祐一…原來…你不喜歡雪呢…」
名雪忍住了眼淚,收拾著曾經是雪兔的那堆殘雪。
「…對不起…是我不好…」
不對。不好的不是名雪。不好的…只有我而已…
「祐一…對不起…」
然而我卻說不出這一句話。
因為那時候的我,經歷了比這個還要更加讓人難過的事情…
讓我絕望到希望這個城鎮…以及這樣的白雪…
通通都從記憶中消失的悲傷事件…
「…祐一…」
「…剛剛那句話,我無論如何還是想要再說一次…」
「…明天我可以來找你嗎?」
少女強忍著眼淚露出笑容。
「…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
「…在你回去之前…」
「…只要一下下就好…」
「祐一…好不好…」
忍了好久的眼淚,從臉頰上滑落了下來。
「希望…可以跟你好好說再見…」
而在約定的那一天…
一直到最後,我都沒有出現在孤單等著我的少女面前…


啊,似乎梦见了不好的东西呢
那是什么呢?
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

今天下午,依旧漫无目的的走在商店街上。
难道要和名雪作战?...
还有佐佑理学姐,虽说是同盟,但也只到其他主人被打倒的那一天为止
...呜...理不出头绪来
此时
和昨天一样的恶寒出现了,
迅速往旁边闪开,
在原来的位置上,月宫雅扑倒在那儿
“呜咕,果然是佑一”揉着摔红的鼻子站起来
“哈?这么说小雅你没确认就锁定目标展开攻击了?”
“呜咕,佑一好坏呜。什么锁定目标展开攻击啊?”
“那么你今天的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鲷鱼烧!”
“小雅...你这回有付钱么?”
嚼...嚼...,已经嚼了起来
“小雅!”
“啊,佑一也来一个吧!”
呜...就这样被轻易收买了。
“佑一,鲷鱼烧好吃么?”
“啊,好吃。”
“那就倒下吧。”
“...倒下”

睁开眼睛,自己在林中的空地上,是绑在一颗其他树根本无法相比的大树上。
旁边是Berserker和...
“醒来了啊,佑一”
“...小雅”
“放心好了,过一会儿就结束了。”
“啊?”
“佑一似乎下不了手呢,所以我这就去把其他主人全部除掉,这样圣杯战争就能结束了。”
“你要去杀佐佑理学姐么?”
“还有Archer,saber,名雪和Rider,别当我不知道哦,佑一。”
呜,把事情搞到这个地步的我真是太蠢了。
“暂时再见了,佑一。”
不过,这个地方似乎在哪儿见过。

“啊哈哈,佑一果然中计了呢。”
学姐?
“佑一...真笨。”
呜,被Saber说教了。
...Archer,求求你不要用那种可怜的目光看着我行么?

正在我们准备离开时
“呜咕,出发前果然还是先吃一只鲷鱼烧最好呢。”
...没有走。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家都来小雅的学校做客啊,不好好招待不行呢,Berserker!”
...迫近了
“你们快走!”
“Archer!”
“对不起,佐佑理,我一定想和这个家伙做个了断。”
“...拜托了啊,Archer”

“你...还在执著生前的事么?”一直无言的Berserker发出了声音。
“这是...关系到我身为学姐的尊严问题啊!”
“全  百科轰炸!”
“概念武装  最终兵器!”

那是七年前某一个傍晚的回忆
“你是想说对我的料理有什么不满么??”
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大声说着。
“Master料理的味道姑且不论,哪有让人天天吃拉面套餐的!!!长此下去味觉都要退化了。”
“...你怎么能够理解拉面套餐是让人多么幸福的东西。不想吃就自己解决吃饭问题!!!”
“哈?我早就有这个意思了,我做出来的东西绝对比Master强上百倍。就是Master到时候哭着求我也不会给你吃的。”
说完,外面就传出了摩托的引擎声
“喂!!!难道要我用令咒命令你么?早说过不许你再开着战斗用的东西去购物了!!!”
然而,Rider此时已经不再可以听到往人命令的位置了。
“哼哼,今晚大采购后就让Master后悔吧。”
得意的想着,对自己的料理充满自信的Rider却没想到,今晚的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吱----------
那是何等惨烈的撞击,虽然全力的刹车,但是突然冲出来的男子之前已经受了伤。
“可恶...要逃走...么?”
肋骨和脊骨已经完蛋了...
检视着这个人的伤势,Rider后悔的说着
“不会的吧...虽然经常发生这种事情...但是...但是...也没人出什么事啊....这个人...一定是他太不结实了......
不...不要啊...你要是死了我可成了杀人凶手了啊!!!”

“喂!!!那边那个,是你抢了我的猎物么?!”
暗地里突然发出的令人不快的声音。
“...哈,太好了,原来只是一场梦啊。这个家伙出现在我的梦中,真是个令人不愉快的噩梦啊...”
“喂!!那边的从者在发什么痴啊......什么??是藤林!!!!”
“...看来不是梦呢...为什么事实总是比梦境更让人受不了呢...”
“...你似乎在想很失礼的事呢...藤林...不对...你是什么职阶的从者?”
“那与你无关吧,春原...给我快滚开,我对修理废物没有兴趣。”
“呼呼,莫非你是在瞧不起我么?嘿嘿嘿,我现在可是Archer的从者。你车轮下的那个可就是我今天干掉的从者的主人哦...是不是有点害怕了?...哈哈哈...哦,我的Master在着急了,下次再见面就做好觉悟吧。”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然后,车轮下的Master发出了呻吟
“...还有气么?...虽说是敌对的Master但是我也无法原谅自己...你还有什么愿望么?”
“...佐佑里...我的女儿仓田佐佑里...”

那是某个Master与Rider不是约定的约定

然而,这个约定,也到了尽头
“对不起...佐佑里...没法跟随你到最后...”
望着Berserker所发出的最后攻击,曾经被称作Rider又被佐佑里叫做Archer的英灵回到了虚无之中。





“Archer!”不用说,学姐手上的令咒一定消失了。
不管怎么努力,也只争取到这么一点时间么?这样的话,肯定会被追上。
学姐停下了脚步,
“佑一,就在这儿迎敌吧。”
“什么?如今失去了Archer,还有可能打败那个坂上智代?”
“就是因为失去了Archer,敌人才有可能轻敌。”
学姐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木刻的星星
“反正会被追上的,不得不试试了。如果从近距离被这个击中,也有可能打败她。”
“那是?”
“‘祈愿之海星’,古代传下来的魔法兵器。”
这个东西怎么看也不像海星啊。
“那么,Saber正面诱敌,我去埋伏在那棵树上。”
“我呢?”
“啊哈哈,佑一君没什么用,藏在那儿吧。”

“呜咕,继Archer之后轮到你了么?Saber?”
少女,独自一人持剑站在空地上。
“那样也好,反正只要回收英灵就可以了,放过他们也无所谓。上吧,Berserker。”
和上次截然不同,Saber全力防卫,躲闪着Berserker的飞踢。
“都说过会放过他们的呐,不想痛快一点么,Saber?”
...走到了树下,Saber不由分说地拔剑反击,那是用尽全身力量的一击。Berserker不得不回身抵挡。这就是Saber给佐佑理制造的那唯一的空隙。
发出异样的光芒,“祈愿之海星”投向Berserker的脸。
绝大威力的一击,超越了Archer的宝具
然而,那闪光中被击飞的是Saber
“Saber!”
闪光散去,让人想笑又笑不出的情形
原来Berserker的位置上,出现的是...熊!
准确地说,是巨大的熊布偶,而Berserker就在那布偶里。
“概念武装  最终兵器!”Berserker咏唱着自己宝具的真名
“骗人的,居然无视‘祈愿之海星’一次性全部的七百人份魔力!”
在树上惊讶得动不了的佐佑理学姐。
“呜咕,佑一好坏喔,居然暗算人家。Berserker,不用顾忌,放手杀吧!”
熊移动了,击倒了树木
“佐佑理学姐!”
“可恶。”
看着移动过来的熊。自己只能扑倒在佐佑理学姐身上,等待着那终结的一击。


那是名为川澄舞的少女的梦
从自己懂事开始妈妈就一直躺在医院里
真希望有一天,可以跟妈妈一起在太阳公公底下散步
我相信妈妈“没问题”这三个字,一直等待着这一天
两个人一起外出的这一天
第一次和妈妈一起出门
被好多好多雪兔所包围的动物园
之后的事我记得不大清楚
就算不去问别人,我也知道妈妈已经死了。
我知道为了能在最后实现我的梦想,妈妈才会那么努力。
不过没有抛弃希望,就算难过我还是相信着,妈妈还会再度恢复精神。
就这么一直许愿。
妈妈坐在病床上笑着。跟医生说着一些事情。太好了。
从那天之后,我变得可以做一些普通人不能做的事情。
我觉得这是神为了让妈妈康复,所以才送给我的力量。
然而,最终我们也被叫做“恶魔的母女”然后被欺负。
那么从一开始就错了吧。
自己一开始就没有出现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痛苦吧。
和未知的世界定下协约,
希望能终结一切的奇迹。
然而这个世界上,还有着能够接受全部自己的人。
“佐佑理...佑一...”
所以,这个自己封印了的力量,一定就是为了他们而生的。
“希望という名の剣!”


砰的一声
和想象中不同,Berserker的一击并没有到来。
抬头看去,是迫近的Saber和浮在半空中的Berserker
某种无形的东西把Berserker举到了半空中
其数一共有五
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被称作魔物的存在
巨大的魔力,贯穿了Berserker的身体。
熊布偶的头掉落了,披着长发的Berserker的头垂到了胸前
“Saber,那个是你的希望么?”
“希望という名の剣,我自己封印的力量。”
“我输了,但是,请不要伤害小雅。”
“Berserker!”
哭着扑向Berserker身边的是小雅...


“切,居然扑了个空。”
巨树前的空地上,站着的是拥有两条蓝色发辫的英灵--Lancer。
“不过,能和那个躲在暗处的家伙一战也不错啊。”
用口罩遮住面孔的Assassin浮现了出来
“那句话应该由我来说,Lancer。”
杀气向四周散开。
Lancer发出突然的一击,然而Assassin早已隐去。
“可恶,在哪儿呢?”
银色的闪光,一共有四道,从不同的角度袭向Lancer的身体。
竹枪挥开了两道银光,然而还是有两道银光在Lancer的身体上闪烁着。
...手术刀
“你得好好改改自己糟糕的个性呢,Lancer。”
“无耻的家伙,居然不敢现身一战。”
“这种实力也敢来向Berserker下手,你才不知羞耻吧。”
又是四道闪光
“该结束了,逆  腕脉自切”

“不愧是水濑秋子,很厉害的英灵啊。”
“啊啦,啊啦,冈崎君才是,这样夸奖人家。”
同类!!
在见面的一瞬间,两人的头脑里达成了这个共识。
靠着非人的方法活过了无数的岁月,几乎已经成为了非人的存在。忍受着非人的折磨,为的只是达成那同样的目的。
“怎么办好呢?圣杯可只有一个啊。”
“啊啦,冈崎君因该已经退出了吧?”
“如果我说我还保留着上次战争的英灵呢?”
金发的Archer出现在神父的身后。
“你的Assassin的手段我可都见识到了。”
“啊啦,啊啦,冈崎君在说什么呢?不是还有两个英灵可以成为圣杯的饵料么?”
“嚯,连你的女儿也不放过么?”
“看来,冈崎君对我的事还一无所知呢。那也没有办法。总之,现在我们的目的可以说是一致的吧?”
“如果是那样倒也无所谓。”
“那就决定了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