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原创]逆转的友情

[ 5882 查看 / 9 回复 ]

“你...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干什么?要你为自己的愚蠢举动付出代价。”
“不...不要...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很对不起,我现在...只想要你的命。”
“别...别...这样,不然你也会很快被发现的。”
“不用担心,我会没事的,会有人替我接受处分的,哈哈哈!”
(砰~~)
“呜呜呜呜~~~!!!!!”

12月25日 上午8点12分 成步堂律师事务所
“成步堂,你现在还好吗?我的修行还在一如既往的进行着,说起来我离开事务所已经一个多月了,大概在有一段日子就能回去了吧!今天,我
碰上一件很令人气愤的事情,一个男子为了自己的一点利益,竟然出卖了他人的生命,我最恨这样的人了!!啊,好象说很多了,不说了,最后
希望你能不要懈怠工作,别我不在,你就偷懒,不要辜负姐姐和我对你的期望......”
成步堂:(看过真宵的信后,才发现她已经离开这么久了,真宵不在后,事务所真是冷清了许多,圣诞节期间,不会有人来委托事务了吧。)
(铃铃~~)
成步堂:(恩?是谁来的电话?)
???:喂,成步堂大律师吗?快来救救我,快来一下宾野大厦,快!!!
成步堂:你是谁?
???:来不及说我是谁了,请您马上来一下!!
成步堂:(究竟是谁呢?总之,还是先去一下的好。)

12月25日 上午8点43分 宾野大厦大厅
???:成步堂律师,您终于来了!请您务必救救我,我是冤枉的......
成步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请问您是谁啊?
广田:啊,对不起,我叫山本广田,是宾野大厦的保安,今天早上,我刚一打开电梯,突然一个人向我倒来,我慌忙的扶住了他,后来却发现那是
一具尸体,正在这时,又有人走来了,他们就认为是我杀的人,并报了警。久闻成步堂大律师之名,请您务必救我。
成步堂:(还是一头雾水......)那么,你确实没杀人?
广田:请您相信我,我绝对没杀人!
成步堂:那好吧,我接受委托,你知道这次案件的负责刑警是谁吗?
广田:好象...好象是叫什么系锔的刑警。
成步堂:(又是那个家伙啊......)请告诉我您家大概在哪里,以便于我调查。
广田:好的。(说明自己家的位置)
成步堂:那你先随刑警去拘留所,我去调查一下。
广田:那么就万事拜托了。

12月25日 上午9点01分 宾野大厦电梯处
???:喂~那边那个家伙,不知道前面是案发现场的说,不允许一般人在此逗留的说。
成步堂:(...的说?应该是......)
系锔:是你,你在这里干吗的说?“原来如此”君。
成步堂:(和别人说话时,不能先把对方名字念准再说。)系锔警官,听说这里发生了案子,具体怎么回事呢?
系锔:这是警方机密的说,不过告诉你也无妨,这里发生了命案的说。
成步堂:这个我知道,死因是?
系锔:是尖物刺进胸膛,一击毙命的说,凶器就是这把尖刀的说,上面还有被告的指纹的说。
成步堂:这样啊!
系锔:喂,你打听这么清楚干吗的说?
成步堂:其实偶已经接受了被告的辩护委托了的说。
系锔:不要学我说话。这次的案件对被告相当不利的说。
成步堂:哦?为什么?
系锔:我怎么能把王牌,随便向对手透漏呢?
成步堂:(说...说的也是啊。)不过这电梯里的血迹很奇怪啊!
系锔:你也注意到了啊,这血迹不仅在地板,连电梯顶上也有的说,而且电梯顶轻微还有凹陷。
成步堂:是啊,这真奇怪了。
系锔:好了,我们要回警局了,你慢慢查吧!
成步堂:那总可以告诉我死亡时间吧!
系锔:那个还没准确鉴定出来的说,只能初步断定在今早4:00-6:00之间,详细情况下午你来警局一下吧。
成步堂:那好吧。
12月25日 上午9点26分 宾野大厦2楼
成步堂:(既然电梯顶也有血迹,那么在2楼发生过什么的可能性也很高。)
(目光一闪)
成步堂:(啊!那是什么,在2楼电梯口处有严重的划痕,看来在这里确实发生过什么。)
???:请问您是?
成步堂:恩?我是......
???:你是成步堂!
成步堂:(怎么有不好的预感...)是...是的,你怎么?
健治:我叫松平健治,是这里的保安,同时也是御剑大人的狂热FAN,你这家伙竟然让御剑大人出丑,我绝对不放过你,明天我会出庭做证,你等着瞧吧!
成步堂:(怎么会这样......)
12月25日 上午10点15分 宾野大厦门口
成步堂:(看来还是没什么决定性的证据)
???A:你觉悟吧,我有决定性证据的。
???B:什么?
???A:看这张照片。
???B:啊,怎...怎么可能!!我不信。
???A:信不信是你的问题,不然就让法律来制裁你。
成步堂:(出什么事了?)请问?
???A:(?)你是?啊!你就是那个打败了御剑检查官的律师,成步堂龙一吗?
成步堂:(看来那场官司果然让我提高了不小的知名度呢!)
成步堂:是...是的!
???A:太好了,您既然是专业律师,请您说一下,如果有这张照片,能否作为决定性证据,证明他在6:53分时在偷东西呢?
成步堂:(上面确实清楚的拍下了那人的犯罪瞬间)恩,是可以的。
???B:什...什么??
成步堂:您还是认罪吧,不然,真上了法庭,您一定输的。
???B:这样...好吧,我赔偿你。
???A:谢谢您,成步堂律师。
成步堂:没...没什么的,不过,你是怎么得到这么精确的照片的,连时间都这么准确,如果是你当场拍的,又怎么会让他偷走东西呢?
???A:哦,是这样的,你看那里。
成步堂:(是监视器。)
???A:这个城市的监督是很严的,马路上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立刻被发现的。
成步堂:(还有这种事,我在这城市住了这么久都没发现......不过,我能不能借此得到点线索呢?)
成步堂:请问,这照片从哪里调查?请告诉我一下。
???A:好...好的。就在交警大队总部。
成步堂:谢谢。(是不宜迟,我应该马上去调查一下!)
12月25日 上午10点35分 交警大队总部
成步堂:(哇!这里果然很先进啊!)
???:请问您是?
成步堂:哦,我是个律师(指示律师徽章),希望能调查点资料。
???:恩,好的,我是今天的监督警察,负责监视器,这边请吧!
成步堂:谢谢。
监督警察:请问,您要调查点什么?
成步堂:请让我看一下,今早4:00-6:00之间,宾野大厦前的情况。
监督警察:好的,请稍等一下...好了,在这里了。
成步堂:有什么特别吗?
监督警察:没有的,如果有我们会出警的。
成步堂:这样啊,那详细情况呢?
监督警察:如果您非要这样说,只有一个人,在5:18,开一辆红色轿车停在这里,进了宾野大厦,呆了有26分吧。
成步堂:(这可是关键性证据啊!)请给我一张这人进入大厦时的照片行么?
监督警察:这...对不起,我不能随便这样做。如果您是为了案件需要,是要向警方开证明的。
成步堂:(可现在系锔警官不在啊!看来只能这样破一次例了。)
成步堂:(示出警方初步尸检报告)请看这是警方出示的初步尸检报告,有人在今早4:00-6:00之间,于宾野大厦被杀害了,我需要证据。
监督警察:是...是这样啊,真是不幸,我立刻为您洗出照片,请稍等。
成步堂:谢谢,对于案件,还请您保密。
监督警察:好的,给您照片。
成步堂:恩,谢谢。
监督警察: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成步堂:(有必要了解一下委托人家当时附近的情况,好象听委托人说过自己家在哪里的。)
成步堂:请帮我再查看一下市C区道附近的情况吗?
监督警察:好的,请稍候...
成步堂:有什么吗?
监督警察:对不起,什么也没有,不过,要和宾野大厦联系的话,从此通往宾野大厦的最近路在4点40分至5点45分之间被一辆卡车挡住了。
成步堂:哦,是吗!
监督警察:需要照片吗?
成步堂:(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还是要下的好。)
成步堂:那么麻烦了。
监督警察:好的...给您。
成步堂:谢谢。
监督警察:很荣幸能给您帮上忙。
成步堂:(这照片上的人是那个二楼的保安,叫什么松平的,他一定和案子有什么联系,去打听一下他的住址调查一下吧!)
12月25日 上午11点12分 宾野大厦大厅
成步堂:......
???:您是成步堂律师吧!还在调查吗,律师还真辛苦呢!
成步堂:也没什么了,您是大厦职员吗?
大厦职员:是的。
成步堂:那请问您和松平先生熟吗?
大厦职员:还好吧。
成步堂:那您知道他住在哪吗?
大厦职员:是的。
成步堂:那请麻烦您告诉我一下。
大厦职员:好的。(说明松平住址)
12月25日 上午11点31分 松平健治住宅门口
(敲门~~)
成步堂:(没人啊!)
???:您找松平先生吗?
成步堂:是的。
???:他很早就出去了,一直没回过家。
成步堂:很早就出去了?大概几点?
???:几点?大概在5点左右吧!我在晨练时看见他开着车出去了。
成步堂:(这样就更清楚了,委托人是被冤枉的,真正的犯人是他!不过还是确认一下的好。)
成步堂:您确定?
???:当然,我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信心。不信的话,我可以写保证书。
成步堂:不...不用了。
???:不,我这个人很认真的,一定要写,我不会让任何人有丝毫机会怀疑我的记忆力。
成步堂:(哎呀哎呀)那...那好吧。(松平邻居写下保证书,证明松平在早晨5:00左右开车出门了。)
12月25日 下午3点13分 警视厅搜查一课
系锔:哦,你来了,这是完整的剖尸鉴定,死亡时间大概是今早5点25分左右,而且这次的检查官也打听到了,好象是叫宫崎什么。
成步堂:(宫崎?是巧合吗?还是?)
系锔:而且是现改的说,本来是向大阪部调查点资料,但对方从听筒听到了这个案子,并听说你是被告的辩护律师,就坚决的要求由他办理,
现在他已在火车上了吧!你认识那个宫崎什么吗?他好象很恨你的说。
成步堂:(这不会是真的吧......)
系锔:喂~
成步堂:(难道真的是他?)
系锔:喂~~
成步堂:(良有......)

良有(少):不要啊!成步堂!不要走!不然我就要......
成步堂(少):对...对不起...良有,我...我做不到的...原谅我...(逃离)
良有(少):(大喊)成步堂!!!!!!
(......)

系锔:喂喂喂喂~~~~~~~~~~~~
成步堂:啊啊啊啊啊!!!
系锔:你在搞什么,和别人说话心不在焉,很不礼貌的说。
成步堂:对不起,那我先走了。
系锔:怎么了的说?
12月25日 下午3点55分 拘留所
广田:成步堂先生您来了。
成步堂:啊,我想问一下,今天早上5点左右,你在干什么?
广田:等我想一想,对了,是在街上晨练,一直到6点。
成步堂:你一个人吗?
广田:是的,我向来一个人晨练。
成步堂:也就是说你并没有不在场证明。
广田:不,大概在5点左右我曾和邻居土凛太太在我家门口见过面而在5点45分左右,我和土凛太太又在广场说过话,从大厦到我家,起码要25分钟,
来回的时间根本不够,更不要说再加上杀人时间了。
成步堂:如果是这样就好,不过......
广田:不过什么?
成步堂:这一次,我完全没有把握......
广田:怎么了,对方得到什么死证了吗?成步堂先生,请您不要吓我啊!
成步堂:对...对不起...
广田:怎么会这样......

12月26日 上午7点53分 当地裁判所 被告人第3候审室
广田:请您一定要加油,就算您没信心,也请您务必努力,我很相信您的。
成步堂:好吧,但我还是那句话......
广田:......
???:成步堂,这可不是要上法庭的样子啊!
成步堂:(这声音好熟悉)啊,是良有!
良有:距上次分别已经有三年了吧。
成步堂:良有,为什么?我已经没脸见你了,当初,我......
(严肃起来)良有:是啊,你当初真是过分,就那样......
成步堂:良有,求求你别说了,我会为你的事付一切责任的。
良有:你怎么付,那永远无法让人忘记的耻辱,那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退缩了。
成步堂:我承认我确实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良有:那你又能怎样呢?我们法庭上再见吧!

12月26日 上午8点05分 当地裁判所 第一法庭
(锤~)
裁判长:现在开始审理山口 广田的案件。
良有:控方准备完毕。
成步堂:......
裁判长:辩护方律师,你准备好了吗?
成步堂:啊...啊...辩方...准备...完毕...
裁判长:你真的没事?
成步堂:没...没事的,谢谢您的关心。
裁判长:这样啊!那么,请刑警方叙述案情经过。
系锔:在下是本案的负责刑警系锔 圭介,12月25日上午5点25分左右,在宾野大厦发生杀人事件,死者是大厦的人事部经理前田 成,死因是由于尖物刺进
胸膛,一击毙命的说,凶器就是这把尖刀的说,还有这是死者照片。
裁判长:请将剖尸报告、死者照片和凶器提交证物。
系锔:是。
裁判长:辩护方,对警方叙述你有什么意见吗?
成步堂:没...没有...
裁判长:是吗!那么请检查方发言。
良有:是,裁判长大人。我方主张,被告杀人,应予以处分,请允许证人上庭。
裁判长:恩。
(健治上庭)
裁判长:证人,请做证。
健治:是,那天早上,我来到公司上班,看到电梯口处,广田,也就是被告正拖着一具尸体从电梯里出来,很明显人就是被告杀的,不过我真想不到
广田会是这样的人。
裁判长:案情很清晰,凶器上又有被告指纹,很明显了,那么,辩方律师有什么要说的?
成步堂:......(我没有资格和良有辩论)
裁判长:辩方律师!!
成步堂:......(我没有资格和良有辩论)
(锤~)
裁判长:辩方律师你在做什么!!!
成步堂:对...对不起...辩方没什么要说的...
(听审席:喧哗)
(锤~)
裁判长:肃静、肃静,怎么辩方律师,你承认证人观点,认为被告有罪吗?真是出人意料的发展方向。那么我宣布......
良有:等一下!!
裁判长:检查方,难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明明你就要赢了!
良有:我不想赢得这么不明不白,请允许我进一步证明,让对方输得心服口服。
裁判长:好吧!检查方请开始。
良有:是。我这里有一份宾野大厦职员的证词,在前一阵,死者曾和被告因职位问题发生过争执,并且矛盾一直在恶化,所以我方认为这就是被告的
杀人动机,且据被告证词他早晨在晨练,并在5点45分在广场与邻居土凛太太谈话而制造的不在场证明,我方认为并不成立,经过我方实验在被告家到
大厦,是有一条捷径的,如果走捷径的话15分钟就可以到达了,所以被告也有犯罪时间。(鞠躬)
裁判长:谢谢检查方的补充,本案已经完全没有疑点了,那么现在我宣布......
(???:成步堂你在做什么?你的自信到那里去了,被告是那么相信你,你怎么能这么轻视你的委托人的性命。)
成步堂:(这声音是?千寻小姐!!是啊,委托人相信我,而我却轻视他的生命......)
(“一个男子为了自己的一点利益,竟然出卖了他人的生命,我最恨这样的人了!!......)
成步堂:(真宵也最恨这样的人,仿佛现在,千寻老师和真宵正用失望的眼神看着我,我太惭愧了,我是对不起良有,但这已经发生,无法挽回,
但我还有机会挽回即将对不起的委托人,我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我要振作,在此刻,逆转法庭!!!!)
成步堂:等一下!!!
裁判长:哦?怎么了,辩护方,好象又精神起来了,不过我已经要判决了,你已经输了。
成步堂:请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会将裁判逆转!
良有:没关系的,裁判长大人,我并不认为辩护方律师还能做什么,给他一次机会吧!
裁判长:好吧!我也不想错判案件,就给你一次机会!
成步堂:谢谢裁判长。那么请问证人你是否看到了被告杀人的过程?
健治:不,没有,但他拖着尸体,这还不够明显吗?
成步堂:请法庭注意,证人并没有亲眼目睹被告的杀人过程,也就是说不能轻易下结论。
良有:(微笑)那么你又如何解释,刀上的指纹,杀人动机呢?
成步堂:我当然能证明,并且这就是我下一步要说的。辩护方控告证人松平 健治杀人罪名!!
(听审席:喧哗)
裁判长:什...什么?!
良有:反对!证人并没有杀人动机和杀人条件。
成步堂:那么请问证人,在案发时间,你在哪里?做什么?
健治:我一直在家里。
成步堂:不可能!在你家附近,有人证明你曾在案发前开车出去过。
良有:片面之言,我可没听见他的邻居有这样说过。
成步堂:是吗?(拿出松平邻居的保证书)
成步堂:这是证人的邻居写下的保证书,证明证人确实在那时出去了。
(受打击)健治:这...我是出去买东西去了。
良有:是啊,你难道还要管人家的私生活吗?而且和本案一点关系都没有。
成步堂:是吗!这是公路监察摄象机拍下的照片,在宾野大厦不远处停着你的汽车,这是为什么?那一附近没有什么商店吧?
裁判长:请证人说明原因。
(再受打击)健治:其实...哦,对了!其实我是去大厦拿文件去了,因为突然想起还有些紧急工作没做。
裁判长:这样啊,那就讲的通了。
成步堂:错!那就更不对了,在那个时间去公司,是没有理由见不到案发的!
良有:反对,辩护方并没有确实的证据。
成步堂:反对!有时,询问也是一种证据。
裁判长:哦!这道是头次听说,那好,请辩护方继续询问,但如果无法证明结论,我就会判你的诬陷罪。你听明白了?
成步堂:是,证人请回答我的问题!
健治:因为我需要的文件在一楼,所以不可能看见的。
(啪!拍桌)成步堂:终于让我抓住了!
裁判长:辩护方律师,你抓住什么了?
成步堂:证人!一楼怎么了?难道案发不是在一楼电梯吗?就算不在一楼电梯,那你为什么要强调你需要的文件在一楼。
健治:这...这...
良有:反对,反对辩护方律师对证人进行连续威吓。
成步堂:反对,这是在问清事实,并非威吓。
裁判长:辩护方反对有效!请继续询问。
成步堂:是。(还好裁判长站在我这一边,不然就前功尽弃了)我来告诉大家为什么!因为案发地点根本不是一楼电梯,而是二楼的电梯口!
良有:就算如此也不能说证人就是犯人!如果你一定要这么说,就拿出证据来!
成步堂:我当然有证据,那就是二楼电梯口的划痕,可以鉴定划痕的产生时间,并对比证人的鞋,看是否吻合。
良有:等一下!划痕产生时间鉴定只能大约鉴定,而在这误差时间内,被告也可以作案,别忘了,被告的嫌疑并没有被消除啊!
裁判长:确实如此,辩护方,你有被告不在场证据吗?
成步堂:这又要感谢这个城市严格的管理了,连这样的照片都拍到了,大家请看。
(众人:啊啊啊啊啊啊!!)
成步堂:没错!在4点40分至5点45分这段时间里,检查方所谓的捷径处停着一辆汽车,已经将道路封死了,所以被告的不在场
证明依旧成立!
良有:那么,凶器上的指纹怎么解释?如果被告没拿过那把刀。
成步堂:这...这...
良有:你能解释吗?而且你证明过,被告不可能去现场的哦!!
成步堂:(怎么能在这里认输,就差一步了,整理思路,证据究竟在哪?恩?等等!)
成步堂:请问这把刀是哪里的刀?是大厦里的吗?
良有:是的。不过这指纹是很新的,不可能是过去的。
成步堂:我也没说是过去的,只是有些奇怪。
良有:哪里奇怪了?
成步堂:请看尸体照片,你们没发现问题吗?
良有:我可没发现有什么奇怪。
成步堂:请仔细看,死者虽说是被一刀毙命,但刀伤却不象一刀会造成的!
良有:什么?!
成步堂:也就是说,那里有伤口叠加痕迹!
裁判长:确...确实如此啊!
成步堂:一定是凶手用刀杀死死者后,又用被告拿过的刀刺入尸体。也就是说,真正的使死者毙命的根本不是这把刀。
良有:反对,你有什么证据,只是妄加猜测。
裁判长:是啊,请辩护方律师拿出证据来。
成步堂:我想凶手为尽快摆脱嫌疑,是没时间处理凶器的,所以真正的凶器一定还在大厦内,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电梯的顶上了。
凶手为了处理尸体,用电梯运送尸体,但不敢正经的用电梯,因为可能会被发现,所以就用电梯顶,这样,血迹和凹陷就都可以解释了。
至于凶器,放在那是最安全的吧,况且一般人也想不到会有第二把凶器。
裁判长:系锔刑警,请立刻去调查一下
系锔:好的说。
健治:不用了,会发现的......
裁判长:这么说你承认了。
健治:......没错,人是我杀的,因为那家伙竟拿手中的权利威胁我,叫我辞职,如果我失去了这份工作,我要如何生存下去,所以......
成步堂:你就杀了他,对吗?
健治:是的......
裁判长:好,案情的真相已经大白了。
裁判长:那么,我宣布被告山口 广田,无罪!!!
(众掌声)
裁判长:成步堂 龙一。
成步堂:在。
裁判长:你又一次逆转了结果啊!可我不明白,刚开庭时,你为什么?......
成步堂:对不起,这是我的私人事情。
裁判长:这样啊!不过同样祝贺你!
成步堂:谢谢。

12月26 上午10点30分 当地裁判所 被告人第3候审室
广田:真是太谢谢您了,一开始您真下坏我了。
成步堂:真是对不起了!
???:成步堂你的表现真出色。
成步堂:(这个声音是?真宵)真宵!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宵:我修行结束后,来到事务所,听说你在法庭,就赶来了。
成步堂:那时千寻老师的声音也是?......
真宵:对啊!成步堂离开了我和姐姐果然不行啊!
成步堂:(哎呀哎呀......)
???:成步堂。
成步堂:良有......
良有:你的表现真出色。
成步堂:我...我...
良有:不要再想那件事了,毕竟已经过去了。
成步堂:你不再怨恨我了?
良有:三年前我就想通了,在那种情况下,也是没办法的,再看你今天的表现,你确实也明白了。
成步堂:良有......那,好久不见,一起吃一顿吧,我请客。
真宵:哎!成步堂难得大方一回嘛,一定要好好吃一顿。
良有:不了,看到你现在的状态,我此行的目的就达到,我还有工作,要马上回大阪了,我本还有一句话,但我想我还想说什么你应该清楚吧!再见了!
成步堂:啊,当然!
成步堂/良有:我们还是朋友!!!

ENDING


P.S.:有点长,大家忍耐一下...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3 10:35:04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我的一切,将在诞生的瞬间消失......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第二话 很快出炉,敬请期待!
我的一切,将在诞生的瞬间消失......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偶继续给这个人搞声援..................................
            话说你还真有耐心...........
有来保定一起当苦逼动画师的么....目前接着 魔王勇者和百花中....有意思的欢迎砸咱Qwwwwwwwwww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逆转系列??@_@ 混乱中……

良有(少):不要啊!成步堂!不要走!不然我就要......
成步堂(少):对...对不起...良有,我...我做不到的...原谅我...(逃离)
良有(少):(大喊)成步堂!!!!!!

是我思想太龌龊了吗……怎么总觉得有邪恶的味道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以下引用舞动∽人道在2006-7-22 14:51:27的发言:
逆转系列??@_@ 混乱中……

良有(少):不要啊!成步堂!不要走!不然我就要......
成步堂(少):对...对不起...良有,我...我做不到的...原谅我...(逃离)
良有(少):(大喊)成步堂!!!!!!

是我思想太龌龊了吗……怎么总觉得有邪恶的味道

    放心吧,你的思想很健康,因为感到邪恶的不止有你一个............................
有来保定一起当苦逼动画师的么....目前接着 魔王勇者和百花中....有意思的欢迎砸咱Qwwwwwwwwww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注:宣传作品,喜欢的看看,没兴趣的无视好了......在此特告......
我的一切,将在诞生的瞬间消失......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支持楼主……
原来也曾经非常喜欢(现在变成了喜欢……)的某人飘过……
声援一下……
写得不错……
另外……
某也从那段嗅出了邪恶的气息……
某的思想……
龌龊吗?不龌龊吗?
(混乱中……)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以下引用sakaun在2006-7-22 15:04:44的发言:
注:宣传作品,喜欢的看看,没兴趣的无视好了......在此特告......


..............原来这个人是来做广告的....................
有来保定一起当苦逼动画师的么....目前接着 魔王勇者和百花中....有意思的欢迎砸咱Qwwwwwwwwww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好吧~偶说实话~期待.
于是下文?=- =U...
TOP

回复:[原创]逆转的友情

我很喜欢逆转裁判,不过可惜续作要换主角了.期待楼主的下一部作品,但我想问一下"宫崎良有"是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