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伊甸园魔女第三 第四章 最近心情不太好所以都没什么进度

[ 3514 查看 / 3 回复 ]

第三章:遗失乐园
        大地上长满了荒芜。
        这是我到达目的地后的第一个感想。整座镇上看不到一个活人,到处弥漫着不真实的雾气,空气里充斥着死一般的寂静。
        不,这个镇子应该已经死了吧?随手打开几间房门,里面都是空无一人,好像这是理所当然似的。让人很难想象一天前这里还居住着一千多人。
        叹了口气,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虽然这里只是座位于德国北部,不怎么知名的小镇,不过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有定期班车路过的。我还是在政府介入以前离开这里吧。
        坐在前行的火车上,我整理着思绪。对于我这么容易就被释放一事,爱斯贝尔和萨兰都非常惊讶,不过我倒很平静。一方面是拉斐尔事先已经告知了我,另一方面则是我在那个地下室里关押得已经麻木了。作为释放我的条件,魔术协会指派我去调查发生在德国北部的魔术师失踪事件。不过等我赶到时才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不光是魔术协会的两名魔术师,整座小镇上的人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佛是夜幕将他们吞噬了一样。
        “看来彩衣吹笛手的故事已经过时了啊。现在流行的是集体失踪呢…”我这样想着,列车到站了。
        走出车站,黑森林特有的寒气迎面而来,我不由得拉紧了大衣。虽说这是比刚才的小镇大得多的城市,不过人口也只是几万人而已。漫不经心地走在街道上,我有意无意地观察着路上的行人。行人并不是很多,但有一点引起了我的关注。
        太奇怪了。虽然说不出是为什么,但是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我低下头,边走边思考,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您好,请问要用餐吗?”
        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一位面带笑容的侍者,大概是在招揽顾客吧。我原本想要回绝,但当我看着侍者时,猛然醒悟了过来。
        对了,就是笑容!走在大街上的每个人都跟侍者一样面带着笑。那是一种僵硬的,像是无意识间被强迫做出似的笑。
        “请问您要用餐吗?”侍者带着那种笑容,像是被操纵一样再次问到。
      “看来这里面有问题。”我想。
      虽然不知道他是否真能看到,我还是对他做出微笑,说到:“ 好吧,请为我找一个靠窗的坐位!”
        落座后,我向侍者点了意大利面。侍者仍旧保持着那种暧昧的笑容说道:“好的,请稍等。”便转身离去了。
        看着他的后背,我想到:“那样一直笑着,难到不会累吗?我只是看着就会觉得脸颊痛呢…”
        然后,仿佛是为了回应我的问题,侍者毫无征兆地倒下了。他的四肢交错地纠缠在一起,犹如断了线的木偶。
        “你没事吧!”我急忙站起来,冲到侍者身边。听到我的喊声,餐厅里其他客人纷纷向这里望过来。我蹲下将躺倒在地的侍者翻过身来,这才发现在昏倒时他仍然保持着笑容。
        “您好,这位客人。我是餐厅的老板,请问您需要什么吗?”在我上方传来一个声音。
        “他突然晕倒了,请赶快叫…”医生这个词还未出口我便语塞了,因为抬起头来的我再次看到了那个诡异的笑容,只不过这次它是出现在餐厅老板的脸上。
        “不要紧的,我们马上把他送去医院,请您不必担心。”餐厅老板一脸轻松地说到。
        看着他丝毫不紧张的表情,我几乎要发怒起来。但是,当我环顾四周时,我立刻清醒了:餐厅里的其他顾客和侍者都保持着一贯的笑容,他们的脸上分明写着:“不必担心。”
        这家餐厅的二楼也为客人提供住宿。当天,我就在那里住下了。
        夜幕缓缓降下,我站在客房的阳台上,回忆着白天发生的事。侍者最后是被送走了。“这里离发生失踪事件的小镇很近,这里的怪异现象会不会与失踪有关呢?” 这样想着,我决定住下来。去房间的路上,引导我的服务生笑着向我搭话,我心不在焉地回答着。他们脸上一成不变的笑让我觉得恶心。周围的人都在笑着,只有我一个人冷眼旁观。而他们对于我的冷淡似乎毫不介意,依然是笑脸相迎,这又令我有些不寒而栗。
        “这些人是怎么了?”正当我做出种种设想时,怪异的一幕再度上演了。突然间,就像接到命令一样,很多人出现在原本空空荡荡的大街上。他们有说有笑,三三两两地走在街道上。我惊异地看了一会儿,才发现他们的目的地是这城市一角最高的那栋建筑物。虽说是最高,不过在这旧城区也紧紧是一栋六层建筑而已。
        我决定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先观察一下。人们专心致志地交谈,走路,没有谁注意到我,即使是我就站在临街的二楼阳台上。旧城昏暗的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看起来十分古怪。我联想到了某些狂热的宗教仪式。
      (那些人,在干什么…)
        正当我感到奇怪时,六层建筑上突然传来巨大的响声。
        “砰!”
        我猛地抬起头来,只见夜空被照得一片光亮。
        (烟花?)
        “砰!”又是一串烟花飞入了夜空,楼顶上传来一片欢呼声。觉得莫名其妙,我决定去看个究竟。
        我刻意避开从旅馆到那栋楼房之间的大路,选择了一条小巷。不过我的选择似乎并没有能够避免麻烦,因为我看到在小巷的尽头,立着一个身影。
        “你…就是魔术协会派来的魔术师?”从声音判断,他应该是一位与我年龄相近的少年。由于逆光,我无法看清对方的长相。
        虽然想否认,但是看来是赖不掉了吧。我心有不甘地说到:“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起来对方并无心平气和地对话的心情,只见他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剑来。剑的造型非常奇特,介于西洋剑和东方古剑之间。那人摆开了架式,敌意蓄势待发!
        “怎么这样…”虽然很不情愿,但是看来一战在所难免。可是刚才有那么多人出发去看烟火,此刻楼上已经没了声音,如果被那么多普通人看到了的话该怎么办?
        看起来对手并不担心是否会被普通人目击,他死死盯这我,搜寻着破绽。然而,就在这时--
        “双叶哥哥!”陌生人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循声望去,路灯下,一个娇小的少女正在高喊:“双叶哥哥,你在干什么!”
        被称为双叶的那个人连头也没有回,只是回应到:“爱丽丝,待着别动!”
        话音未落,他微微沉下上身,以令人惊异的速度向我冲了过来。
2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第四章:sword dancer
            那个魔术师瞬间抽出了一把金色的剑,剑身上雕刻了精美的花纹。双叶不为所动,举起手中的剑,借助高速冲刺的动量刺了出去。
            “铛!”
            双剑交错,魔术师被弹开,向后退了好几步。双叶丝毫不敢放松,趁对方还未站稳就挥出了下一剑。
            “啧!”魔术师艰难地挡住了这一击。双叶步步紧逼,魔术师完全处于防守的状态,根本无力反击。
            十几个回合下来,双叶已经摸清了对方的实力。对方比自己差太多了,无论是力量还是技巧。就只有这种水平的话,大概再有十个回合就可以结束了吧。“不过,爱丽丝就在后面,还是不要掉以轻心为好。”这样想着,双叶加重了挥剑的力道。
            又是十几个回合的攻防。双叶一剑从侧面横扫过去,那个魔术师将黄金剑一横,挡住了这次攻击。不过魔术师已经开始喘着粗气,恐怕坚持不到半分钟了。
            ……
            两把剑再度交错。魔术师又抵挡住了一次攻击。这已经是第几回合了?双叶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不久前他还估计年轻的魔术师不可能再坚持五个回合了。然而现在,十五个回合已经过去了。魔术师不再剧烈地喘气,取而代之的是他脸上自信的笑容。
            双叶感到越来越急躁,同时不禁有些疑问“这家伙,为什么总是能接下我的攻击?”双叶感到背后的爱丽丝正紧张地注视这自己。“决不能输。”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双叶再度举起剑,向乱了阵脚的魔术师砍去。
            “挡!”的一声,还未完全挥下的剑上传来强硬的触感。双叶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空无一物的右手和被击飞了的剑。回过头来,年轻的魔术师嘴角带着一丝讥笑注视着自己,黄金之剑正抵着自己的喉咙。
            “比我快了一步?这怎么可能!”双叶的惊讶甚至超过了恐惧。
            魔术师对于双叶的反应似乎很感兴趣。是判断双叶对自己已无威胁了吗?他把剑从双叶喉咙边拿开了。魔术师又打量了双叶一眼,然后说:“你的剑术真的很不错了,说老实话,以我的能力赢不了你。我老师对我说我体质不好,并不适合练剑。”
            “你的实力与我相差那么多,是怎么赢过我的?”双叶不甘心的问。
            魔术师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他开口到:“我老师曾经对我说,一个动作,无论多么微小,都会包含有多余的成份。一般来讲,这个成份占出力的二到三成--大幅度的动作占的更多。”
            魔术师注意到了双叶脸上的动摇,继续说:“你很奇怪吧?为什么看起来我只是防守,毫无还手之力。其实在每次挡下你的攻击时,我都会判断你的进攻路线选择最小的动作,在一次次的防守中不断地积累微小的优势,直到优势大到我可以先你一步出手,这正是老师为不适合近身战斗的我特地选择的战斗方式!”
            在魔术师说话期间,双叶的眼神一直关注在魔术师身上。魔术师终于结束了演说,很满意的看着毫无反抗的双叶。这一会儿的松懈正是双叶所等待的时机。他趁着魔术师不注意突然向后退却,仅仅是一瞬间,剑就回到了双叶手中。
            双叶再回头看魔术师,只见他像是早就料到自己的意图似的,胸有成竹地看着自己。黄金的剑身绽放出淡淡的光芒,预示着双叶的失败。
            “糟了!”双叶想到。然而已经迟了,魔术师身上刚才被抑制的魔力终于被解放,庞大的魔力流充斥了四周。黄金剑上的光芒越来越强烈,双叶本能地想要躲开。
            但是双叶的双腿像是生了根似的一动不动。“爱丽丝还在后面!”心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念头。如果自己躲开的话,无疑会让她受到伤害。
            “我要保护爱丽丝!”坚定了这个念头,双叶做出防御的姿势。但是自己能不能接下魔术师的攻击呢?
            “不准伤害双叶哥哥!”双叶的背后突然传来一声高呼。双叶和魔术师几乎同时向后方看去。只是对于魔术师而言,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不准你伤害哥哥!”身材娇小的少女发出了愤怒的喊声。她的眼睛发出了诡异的光,接触到爱丽丝的眼神,魔术师像是着了魔,呆住了。
            这样的情况仅仅持续了数秒。只听得“铛啷”一声,魔术师手中的黄金剑就掉落在了地上。不过魔术师本人已无暇顾及,因为此刻,他正双膝跪地,眼里充满了恐惧。
            “啊…”魔术师发出痛苦的呻吟,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景象吗?双叶心中有了肯定的答复。爱丽丝有着通过眼睛攻击别人精神的能力,这一点双叶是知道的。
            但也正是这样的能力给爱丽丝和双叶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因此双叶严禁爱丽丝使用自己的能力。当初已经决定自己要保护她的,可是如今又不得不借助她的力量,自己真是没用。
            双叶痛苦地摇了摇头。他举起手中的剑,猛地投了出去。
            然而,剑的目标并不是跪倒在地的魔术师,而是双叶身后的爱丽丝。没等爱丽丝弄清楚状况,就听到了金属撞击发出的巨大声响--双叶直直投出的剑弹开了一把血红色的短剑,而那把短剑正是以爱丽丝为目标的。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鲁莽,惊魂未定的爱丽丝呆呆地望向双叶。但是双叶的眼睛已经转向了魔术师刚才还在的地方--可是,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2

    评分次数

      TOP

      额,没有注意到又出来了,来看一看~~
            还是希望每章长点再……= =、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能量,只是很容易:被习惯所掩盖,被时间所迷离,被惰性所消磨.
      TOP

      很久沒看到了呢,等風的文章

      還是一樣很好看呢,希望能繼續保持下去

      本神很喜歡這種能自由轉換視角的形式

      因為各種視角下去寫都各有優缺點,如果能自由轉換

      那就能把其優點發揮到最大,缺點影響降到最小

      像第三章的遺失樂園主要就是採第一人稱視點去撰寫

      這樣的視點非常適合用來描寫心境的對週遭環境的感受,以內容來說,確實運用的相當恰好

      而第四章的部份改換成第三人稱視點來描寫戰鬥場景

      這以某種角度上看來確實是很合適,不過某些時候本神滿建議用第一人稱描寫戰鬥的就是

      不過看到結尾後就可以大概清楚的了解等風用第三人稱視點的意義了

      總之今回還是一樣寫的很不錯呢

      還有,進度什麼的都無所謂啦

      只要不要讓這作品變成坑就好囉

      另外,本神希望你的心情能早點平復(笑)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