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暑期力作]年度最感人Angel Beats同人——最后的十个人

[ 7820 查看 / 11 回复 ]

本来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闭上眼睛还能睁开,另一种闭上了就永远不睁开。但凡事总有个例外,就像上帝开了玩笑。
    钱贵一睁开眼睛,就在几分钟前,他还仿佛在某个梦中,不过从背部传来越来越强烈的寒冷感迫使他不得不睁开眼睛确认自己是不是还躺在床上。但他第一眼看见的是银白色的满月,说明已经不是在不在床上的问题了。
    “这里是……学校??”因为眼前的传统教学楼和阶梯下面的塑胶操场都表明这里是一所普通的全日制十二年义务教育高中。现在是深夜,没什么学生,只有操场正中一个白色的亮点晃来晃去引人注目。
    钱贵一揉揉眼睛,才看清那不是幽灵,而是一个光头男人拿着手电在四处巡视,因为月光反射在头顶,所以看上去亮晶晶的。
    “搞什么啊,难道是寺庙么?”
    “不,你前一个答案才是对的。”
    钱贵一猛一回头,原来身后的矮墙边还躲着一个白头发的少女,年纪十五六岁,眼睛是少见的玫瑰红色,手里抓着个大大的麻袋。
    钱贵一第一眼看见这个少女就有些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还没等他开口。少女见光头男人转过身去,便快速的拉起钱贵一跑到了教学楼后面的一栋学生宿舍内。
    “我、我说,你究竟是……”
    ???:“等一下,就到了。”
    少女一直把钱贵一拉到三楼一个房间前,然后看看左右没有可疑的人,方才敲了三下房门。里面传出声音来:
    “搞无产阶级专政!”
    ???:“批修正主义歪风!”
    “暗号对了。”
    门随即打开,钱贵一看见里面挤挤挨挨大概有十个人,年纪都在18到25岁左右,面带饥色,正一脸期待的看着白发少女。
    “那个,搞到了么?”
    “嗯,”少女点点头,接着把麻袋一翻,倒出许多小纸片来。
    钱贵一:“口类瓦……”
    “粮票!这么多!?”
    “万岁,万岁,我们有救了!”
    “我三天没吃到带肉的菜了。”
    “我说……这里还是粮食配给制么?”钱贵一不解的问,虽然有很多疑问,但眼前这个槽真是不吐不行了。
    “新来的,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吧,我们正在为粮食和尊严而战斗。”
    “啊?”
    “不好意思,”白发少女说着“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解释,这里是‘工农红高中宿舍前革命造反总指挥部’,我叫李花奏,是大家推荐的总司令员。”
    “因为小奏她头脑很强的,外语又好,又精通计算机技术,反应敏捷,制订了很多的作战方案了。”
    李花奏:“如果你想学电脑,我可以教你。”
    “暂时不用了。”钱贵一看看四周“如果说是指挥部的话,未免人少了些吧?”
    李花奏:“……本来还有三四个人的,但不知为何大家陆续的消失了。”
    钱贵一:“你说消失是……”
    李花奏:“就是突然的从眼前不见了,我分析是因为某种契机,但现在最大的嫌犯是校学生会长——游离子。”
    钱贵一:“游离子?”
    “就是你刚才看见的那个光头了。”
    钱贵一:“这不是摧毁原作么……”
    “所以我们要举起反抗的大旗,就像今天的‘秋风’作战一样。”李花奏得意的说。
    钱贵一:“那个……真想吃饭的话,用钱买不成么?”
    “什么!?你有钱?”
    “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蛀虫妄想腐蚀我们的红色阵营!”
    “审判他,让他上绞刑架!”
    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连李花奏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等、等一下,”人权中一个瘦弱的青年说道“你真有钱么?”
    “啊,虽然不多,但钱包里也有差不多1000多块吧。”
    “能把它给我么?”
    “摆渡人,你又开始了。”
    李花奏:“因为他一直向别人借钱,就像冥河的那个摆渡人一样,所以我取了这个称号,顺带一提,这里很多人都有称号的。”
    “也就是说,你们一直都没有借钱给他么?”
    李花奏:“没办法,大家碰巧身上都没有带钱啊。”
    “哦,”钱贵一看了看钱包,又看了看满怀期待的摆渡人。
    “无所谓,就借给你好了。”说着把钱放到摆渡人手里。
    “我、我终于拿到钱了……啊里啊都……”
    摆渡人流着泪说完这句话,转眼从众人面前消失了。
    从那一刻开始,我相信了李花奏的话。
    10-1=9
    第二天,学院食堂。
    大家点好菜,分坐了两张桌子,摆渡人的份也打了出来,只是无人受用了。
    食堂里没有人说话,只有筷子与碗的协奏曲,李花奏夹了一大块麻婆豆腐,一言不发的默默吃着。
    “那个……昨天的事,我确实有责任。”
    “……………………”
    “你们骂我两句也好,我不会辩解的。”
    “……………………”
    “喂喂?”
    “你没看见墙上的字么——吃饭时禁止言谈。”一个带眼镜的战友说道。
    他话音刚落,身后猛的一只大手拍到了肩膀上。
    “游离子!?”
    “可恶,什么时候……我们竟然没有感到他的气息!”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剑拔弩张的注视着游离子。
    “我、我、这、这个……”眼镜慌的说不出话来。
    “……嗯,很好,很活泼。”
    出乎意料的是,游离子并没有责备和辱骂,只是善意的微笑。
    “哎?”
    更出乎意料的是,在听了游离子的夸奖后,眼镜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随即消失了。
    “混蛋!这是什么咒语!”一个人高马大的战友一跃而起,砸翻了桌子。
    李花奏:“冷静下,温侯!”
    说话间被称做“温侯”的人冲到了游离子面前,抬手要打,但很快被后面的四个护卫压制住了。
    “可恶!可恶!放开我!”
    游离子:“………………放开他吧。”
    再次令人称奇的举动,接下来就是温侯拍了拍身上的土,不知想说些什么,但立刻消失了。
    于是没有人再敢采取行动,大家把目光投向李花奏。
    “……没办法,这里先撤退吧!”说罢从裙底摸出几个烟雾弹,抛了出去。剩下的人便趁乱逃了。
    9-2=7
    下午六点,体育馆内。
    “可恶,真是被摆了一道。”李花奏咬着指甲,显的很烦躁。
    ???:“那个……”
    “今晚的活动还举行么?”一个人问道。
    钱贵一:“什么活动?”
    ???:“那个……”
    “是帕瓦罗酱的演唱会。”李花奏指着一个粉色头发的女孩说。
    “嗨嗨嗨,帕瓦罗酱最~喜欢音乐了~!”
    “但是就现在的情况看,举行活动恐怕会出问题。”
    “那个……”
    这时钱贵一注意到角落里有个很不起眼的少年,每每要插话都被其他人的声音压过了。
    “你有什么话么?”
    弱气少年:“那个……我们最终都会像他们一样消失么?”
    “………………”
    弱气少年:“我、我从出生那天就几乎没什么存在感,妈妈甚至把我忘在了医院。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关心过我……我不想……我不想就这么……”
    “说什么呢。”
    “哦、哦尼酱……”
    钱贵一紧紧的抱住弱气少年,此时他感觉到少年的心跳在加速。
    “不要说傻话了,这里的每个人不是都在关心着你么?大家都在为了幸福而战斗啊。”
    “是么……太好了,看来……我没有白白出生在这个世界呢……谢谢。”
    少年在钱贵一的怀里化为点点尘星,渐渐的消散了。
    钱贵一:“你会留在我们心里的,和其他人一样。”
    李花奏看着一切,然后问帕瓦罗酱“……你真的要坚持开演唱会么?”
    “……嗯。”
    “哪怕因此消失?”
    “嗯。”
    “好吧,你的决意我收到了。”李花奏把手一挥。
    “发动——卡莉欧碧作战!”
    ……………………
    这一夜,伴随着无数NPC的欢呼,当宛如天籁的最后一首歌的最后一个发音落地的时候,我们又失去了一位可敬的战友。
    7-2=5
    第三天早晨,主教学楼第三教室。
    先生:“钱贵一。”
    “到。”
    “李花奏。”
    “到~”
    “石有田。”
    …………
    “石有田!”
    …………
    李花奏:“糟了,那家伙准是昨晚闹的太疯早晨起不来了。”
    钱贵一:“不过,迟到这么点小事不至于消失吧?”
    李花奏没有回答,只把眼紧盯着校门口。
    钱贵一:“……不至于吧。”
    又过了十多分钟,只见石有田气喘嘘嘘的从门口跑过来,但正好被游离子撞到了。
    “不好!”
    两个人站在那里不知说了些什么,就看见石有田松了口气的样子,便马上不见了。
    钱贵一:“怎、怎么会这样!?”
    李花奏:“现在是紧急时期了,看来不管做什么都有消失的可能,甚至上课也可能。”
    “那怎么办?”
    “马上停止活动,全员到司令部待机!”
    “说是全员,也不过四个人了啊。”
    虽然这么说,最后四个人还是撤到了宿舍,并把门窗紧紧关好。
    李花奏:“……这样就不要紧了吧。”
    “大概……”
    于是我们四个无所事事的渡过了整整一个上午。
    “忠雄,你老看着我干嘛?”李花奏不好意思的问。
    东忠雄:“啊,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要是有一个女儿,长大了也像你这样有活力就好了。”
    李花奏:“哈啊?说、说什么傻话呀。”
    “是啊,我是随便说说……”
    ………………………………………………
    ……………………………………

  ………………
    东忠雄:“那个……”
    李花奏:“什么啊?”
    “那个,那个……或许是冒犯了点,但是……但是……能不能叫我一声哦都桑?”
    “!!?”
    “拜托了!”东忠雄跪在地上,双手俯合,恳求道“我、我真的很想要个女儿,很想有人喊一声爸爸啊!”
    “这……”
    “拜托了!拜托了!拜托了!这是我一生一次的心愿啊!”
    “既然说到这个份上……”
    钱贵一:“等等啊,你如果叫了的话……”
    “没关系了,”李花奏含着眼泪“如果这是他全部的心愿的话。”
    “拜托了!”
    “………………哦都桑。”
    “……哎。”
    5-2=3
    现在已没有任何牵挂和犹豫,剩下的三个人直奔学生会室。
    “对不起!”黑衣少年率先破门冲入。眼前正是游离子。
    “你怎么不先敲门呢?”游离子温和的说。
    “啊,抱歉。”
    “算了吧,有什么事?”游离子说这句话时,只剩钱贵一和李花奏可以听到了。
    李花奏:“居然如此狠毒!”
    “不,是你们误会了。”
    钱贵一:“什么误会!你不是在利用各种手段把善良的学生消灭掉么!?”
    “我并没有消灭他们,”游离子停了一下“他们在现实中都是弱小个体,曾经因为点滴小错受到了各种不公平的对待,而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完成了自己未完的心愿,得到了宽恕,这是灵魂的救赎。”
    钱贵一:“胡说什么华丽的词藻,这个世界也好,那个世界也罢,人生就是人生,要由自己开拓,怎么能随意任人摆布呢!?”
    李花奏:“没错,我们今天决心不在忍受,现在是你放弃控制这个世界的时候了!”
    游离子:“……这是不可能的,你们所有人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某位大人注定了。”
    钱贵一:“那可不好说吧,命运什么的,就让我们打破给你看吧!”
    游离子:“既然如此……出来吧。”
    话音未落,二人身后便闪出一个白脸小丑和一个穿红背带装的公鸡人。
    “什么?这是……”钱贵一和李花奏还想反抗,但被一种魔法紧紧束缚,毫无还手之力。
    “谢丝塔09,谢丝塔00,这两人交由你们处置了。”游离子下令道。
    “YESYES~谢丝塔09早就想试试烤人串了~!”
    公鸡人说完用意念把墙角的旗杆的尖端对准了钱贵一。
    “不会很痛哦。”
    “烤串的火要烧的旺一些才好哩。”白脸小丑用手一拍,办公桌便化为烈焰熊熊燃烧。
    “准备好了吗?三、二、一……”
    “可恶——!!!”
    “嘛得、嘛得!”
    画面仿佛定格了一般,这时另一个钱贵一和两个高贵的女人出现在凝固的学生会室。
    “这样一来,不是又走进死胡同了么!?”
    ???:“呵呵呵,是你自己太笨了啊。”
    “可是,利用神职人员做棋子不是违反了魔女的准则么?希尔舍·卡尔卿。”
    “你说那个和尚么?布尔什维姬,你知道他后面养了几个小老婆?像他那种堕落的灵魂被魔女利用不是再理所当然不是么?”
    布尔什维姬:“……这一盘算你赢了。”
    钱贵一:“可恶!究竟要多少次才能打败她!”
    希尔舍·卡尔卿:“所以嘛,早点承认妾身的资格不就好了。”
    ???:“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布尔什维姬:“古立华卿,你怎么也来了?”
    希尔舍·卡尔卿:“啊啦,真是稀客,不是在和小三四玩么?”
    古立华卿:“我稍为插入二位的博弈是为了让局面更丰富罢了。”
    希尔舍·卡尔卿:“可是啊,咱们的贵一恐怕就要放弃了呢。”
    古立华卿:“所以我带来了让他恢复精神的道具。”说着把手一拍,一个少女出现在钱贵一身后。
    ???:“打起精神来……”
    钱贵一:“这声音,莫非是……”
    ???:“就算是魔女也一定有破绽的,只要抓住那一瞬的机会,胜利就在我们手中。”
    钱贵一:“……嗯,我知道了。”
    ???:“……还有,请不要忘记我……我的名字是……”
    古立华卿:“等一下,如果你说出自己的名字,那样你会……”
    ???:“无所谓了!”少女忍受了巨大的痛苦,紧紧的靠在钱贵一的背后,把嘴贴近他的耳边,低声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血从少女身体不断的涌出,如泉水般扩散开。
    钱贵一:“你、你不要紧吧!?”
    ???:“不要回头!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现在的样子……”少女用最后一口力气说道。
    “永远不要放弃希望!”
    ……………………………………
    希尔舍·卡尔卿:“终于咽气了么,那么,恐怖的战斗将再次展开。”
    钱贵一:“嗯,我知道了。”
    布尔什维姬:“……你可能没看见,但刚刚那个少女的肉是被……”
    “不要说了!”钱贵一眼中再次燃起了战斗意志的怒火,他转身用手指着得意洋洋的希尔舍·卡尔卿。
    “胜负,现在才开始呢!”

    ED《YOU》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摆渡人(19)——死亡
    共和60年3月17日夜因为讨要工资未果于SZ某厂区3楼宿舍跳下,当场死亡;
    眼镜(23)——死亡
    共和60年3月29日因违反吃饭时不得讲话被惩罚于SZ某厂区宿舍楼顶跳下,头部破裂而死;
    温侯(18)——死亡
    共和60年4月6日因为与工友打架受伤无人过问于SZ某厂区宿舍内跳楼,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弱气少年(18)——死亡
    共和60年4月7日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情感寂寞于SZ某厂区外宿舍坠楼身亡;
    帕瓦罗酱(16)——死亡
    共和60年6月13日于SB会H国馆二楼被人群挤下,不幸身亡,死时手内紧握某明星照片;
    石有田(22)——死亡
    共和60年4月7日因为迟到被罚款于当晚从SZ某厂区外六楼出租房跳下,内赃出血死亡;
    东忠雄(24)——死亡
    共和60年5月6日因为老婆分娩请假看望不许,而后老婆难产不幸去世,精神崩溃后当晚于SZ某厂区宿舍跳楼身亡;
    黑衣少年(17)——死亡
    共和60年5月11日因进领导办公室忘记敲门被痛骂,委屈之下于SZ某厂区大润发商场前坠楼身亡;
    李花奏(18)——死亡
    共和60年4月某日因其上级在办公室欲对其不轨,争执中从SZ某知名教育机构17楼坠下,当场死亡;
    钱贵一(21)——死亡
    死因不明。
    游离子(法号)
    SZ某大型工厂总裁GTM花费百万从五台山请来的高僧,利用少林寺大方杖SYX开发的灵魂收集系统将死亡员工的亡灵进行超渡,本质是个酒肉和尚,为长生不老和魔女定下契约;
    均衡之魔女——布尔什维姬
    主张世界众生都享有绝对平等权利的魔女,为天界六大魔女之一,传闻与CX领导人JZR有契约关系;
    利益之魔女——希尔舍·卡尔卿(见习)
    贪婪的魔女,主张利益高于一切,为了追求超过200%的利益不惜违背魔女准则,目前正为正式魔女资格进行死亡游戏;
    轮回之魔女——古立华卿
    另一个六大魔女,刚刚在某地战胜了自己的老对手,为了使棋局更加有趣参与了进来;
    迷之少女——死亡
    为了鼓励钱贵一而来,说出自己的名字后肉被一块块掐掉了。

                                            EP0 完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7:15:11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终于看完了~~好长啊,真是辛苦了
TOP

樓主已向我反映,這作品為原創同人文,請AB區版主或管理員把這帖移到文學區,謝謝。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0-08-10 00:13:50
TOP

怎么觉得这篇文章好欢乐的说......(PIA
跟游离子对话的那一段我以为那个公鸡装的人是教主...他会突然冒出来“么西么西,路~~~~啊~!”(拍飞
还有...我可以吐槽最后设定的富士康么......
最后编辑西门喷饭 最后编辑于 2010-08-10 09:41:58
TOP

完全看不明白啊~~~~~~~~~
很感人么???
TOP

意义不明+1(PIA飞~)
建议LZ加一些动作细节 人物神态 内心独白等的内容
可以突出人物个性(话说我连每个人物的名字和性格都米记住就消失了= =|||)
配角们的存在感真是底啊(QAQ原谅我...我没有恶意的)
总之该详写的地方要详写....该略写的地方要略写.....
话说人物设定我还挺喜欢的=v=嘛...期待LZ的后续作品
---------------------华丽丽的分割线---------------------------
话说kameu 额可以吐槽乃的签名么=V=
AB中某天→
死后世界战线司令部
游离子眯起眼睛,翠绿的瞳中闪着一丝锐利的锋芒,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音无君.
音无也不甘示弱,也用同样的目光回瞪着游离子..........
良久........游离子的目光缓和下来,用威严却有不乏温柔的嗓音说:
"音无结弦,欢迎加入死后世界战线(sss),这里是[向大叔复仇的最前线!]
我是团长仲村游离,可以叫我游离子,啊...游离大也可以"
.......................
=W=无限XD~~~~
最后编辑sq20080808sq 最后编辑于 2010-08-15 21:30:57
1

评分次数

    TOP

    CX和JZR是什么…内涵啊…还有迷之少女捏的是哪里的它…我海猫还没动,不知道啊…其他倒是都看懂了,话说富士康跳了不止这些人吧…再期待一下EP后续吧,楼主继续…不过还是有个槽不得不吐…感人在哪里啊啊啊!!
    TOP

    啊……果断LZ是标题党……
    TOP

    - -好吧,我决定回学校学语文。。。
    完全看不懂
    如果真能发生奇迹 现在就想展现给你   崭新的早晨 今后的自我   还有那没能说出口的“喜欢”二字   一直在找寻 不知在何处的你的笑颜   寻遍列车站 走过铁道口   尽管明知你不可能会在那里   如果真地能有来世 每次都要去你身旁   除了你以外 我已别无所求   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了
    TOP

    未完待续?只弄懂了那些人是怎么消失的,不过都消失得好喜剧..
    魔女们对话那里是寒蝉社团活动的捏它?

    另外这标题应该是  年度最感人Angel Beats    同人
    还是  年度最感人  Angel Beats同人
    最后编辑wang1987215 最后编辑于 2010-08-19 20:51:5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