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发一篇既不是同人 也和动漫无关的文

[ 2934 查看 / 3 回复 ]

一直等着你,住在我心中的少年
能随心所欲地画画,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对现实的梦想,可以尽情地挥洒在画纸上,你可以让猫长出翅膀翱翔于蓝天,你也可以让两个相爱的人相互依偎在海边欣赏夕阳。画师自己也许是个不幸的人,他却可以让自己笔下的万物永远幸福,无论是长翅膀的猫,还是久别重逢的恋人,在画纸上定格的那一刻,他们一定是最幸福的。
王塑就是这样一个人。
下雨之前王塑正在学校的画室里给他的作品上色,虽然老师教的是水粉和国画,可是他不喜欢。他喜欢更加细腻严谨的上色方式,比如彩色铅笔,比如photo shop。
“红色红色...”
王塑拿起身边的铅笔盒翻来覆去找了三遍,眼角的余光才发现脚下那短得可怜的红色铅笔头。没有办法,只有出去一趟。一路很顺利,坐公交,下车,买笔,再上车。然而让王塑有点难以理解的是,明明从商店出来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为什么快要下车的时候,却下起了大雨。公交车打开后门的时候,王塑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王塑看着外面到处躲雨的学生胡思乱想着,这雨这么大,该不会是有人从天上用盆往下倒吧。想要毫发无伤地回去,看来有点不现实。
“真是不错的天气,比女人变的还快。”
王塑叹口气,冲进了雨幕中。
----------------------------------------------------------------------------------------------------------------------
真是神奇的暴雨,暴雨来之前,大气竭斯底里地散发着他最后的热量,仅仅二十分钟地洗刷,就将所有闷热一扫而空。根据天气预报的说法,这场雨把城市的平均气温下降了七八度。
邵雨婷今天也很倒霉,她放学后本来要去打工,留在教室里花了半节课的时间好不容易画好了妆,正当她准备出发的时候,却下起了雨。邵雨婷的妆画的很浓,漆黑的眼影,火红的双唇,还有那一副比耳朵本身还要大一圈的耳环,加上稍稍染黄的短发,邵雨婷就像奥特曼变身一样,从一个学生变成了久经沙场的职业女性。只是这个时候淋雨的话,马上就会变成花猫脸吧。
“婷婷,要不然先去画室一趟吧,我舅舅在那里教画,他说不定有伞呢。”
一直陪着邵雨婷的是张萌,张萌是邵雨婷在高中交到的好朋友,女生都有这个癖好,漂亮的找丑的做朋友,身材好的找身材不好的做朋友,家境特别好的找家境特别不好的做朋友。
“画室?”
“嗯,就在隔壁的教学楼,走吧。”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刚下楼邵雨婷就遇到了煞星。
“哟校长,晚上好啊。”张萌知道这个时候邵雨婷一定会有麻烦,于是抢先用毕恭毕敬的语气问候着那个老头,老头显然不买张萌的账。
“邵雨婷同学,在校园居然打扮成这样!你还是一个学生吗我问你?你这个没有父母管教的野孩子,不是看你可怜我绝对不会让你在这里上高中的。你赶快给我把脸洗干净,下次再遇到你这样,马上给我退学。”
“知道啦知道啦,校长别生气了,雨越下越大了,校长还是赶快回家吧,我按您说的马上带她去洗。”张萌继续陪着笑脸,看着校长一头钻进了他的小车扬长而去,张萌立马向他的背影啐了一口:
“就那破车,连我家法拉利的一个轮胎都换不来,还天天开到学校门口,有什么好洋气的。”
邵雨婷一直没有开口,也没有看过校长一眼,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谩骂。从那天开始,不知道有多少人戳她的脊梁骨,她一个词不少的都听到了。她丝毫不在意,一点也不在意,没有人了解她,她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她每天浓妆艳抹,只是想多卖几瓶酒,因为要是卖不掉酒,她只有卖掉自己。
“走吧萌萌,赶快去借伞,今天是周五,酒吧会来很多人的。”
----------------------------------------------------------------------------------------------------------------------
刚到画室门口,就看到三四个学生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问着:
“你看我这鼻子是不是画大了点?你帮我改一下嘛。”
“前辈,教教我怎么用彩铅上色吧。”
王塑淋了雨,心情很不怎么样,有点不耐烦的回绝了他们:
“没时间。”
王塑赶走了那群小鸟,继续上他的色。张萌走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肩膀。
“哟,我舅舅你看到了吗?”
“他不在,今天我们自习,怎么了?”
王塑似乎和张萌很熟悉,头也不回的答到。
“也没什么大事啦,我和同学一起回去,想借把伞。”
“借伞的话,把我的拿去吧,下周记得还我。”
王塑记性很差,这把伞是上次下雨的时候他带来的,回家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于是他理所当然地忘记把伞带回去,一次又一次。
“那你怎么办?”
“这雨下不了多久。”
“对了,他们来请教你,为什么要拒绝啊。”
“因为我只会画画,不会考试,想要上大学的话,当然要离我远一点。”
“哦~~…”
从谈话开始到结束,邵雨婷十分不爽,明明只是一个靠着父母吃饭的高中生,明明根本不懂得生存的艰辛,他有什么资格那么拽。张萌也好其他同学也好,他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也许只是一种嫉妒,她嫉妒可以正常生活的人,她嫉妒有家可回的人。最让她生气的是,从头到尾,王塑居然头都不回一下,虽然成绩不好,但是邵雨婷有自信以她的身材与美貌足以让任何一个男性侧目。如此的盛气凌人,从来只是属于邵雨婷一人,现在却出现了一个连正眼都不给她的家伙,邵雨婷决定给他点颜色瞧瞧。
“真自负呢,这个家伙。”
邵雨婷的语气很不友好,她本以为王塑会生气,然后回过头来和她吵两句,谁知王塑只是停了一下,又继续忙他的活。
“婷婷别生气,他一直这样的,伞在那边,我们…”
“喂,回过头来看看嘛,我很漂亮的。”
邵雨婷的声音很大,她没有理会身边的张萌,换上了一张笑脸站在了王塑的背后。在酒吧里,邵雨婷什么样装个性的人没见过,最后不都是被她收拾得服服帖帖,老老实实地掏钱买酒。画室里的人都看向这边,每个人都想着运气不错,今天有戏看了。
“听你的意思,就好像我没有看到你一样。十分天真呢,小姐,很多事情都是在暗地里进行的,你没注意到,不代表它就没有发生。比如说,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已经看了你很久这件事。”
王塑终于开口了。
“有趣,这位同学,很久是多久?”
“久到足以让你的长相像烙铁一样印在我的脑海里。怎么样,信不信我五分钟之内就可以把你的脸画出来。”
此言一出,整个画室的人都围了过来,邵雨婷干脆把书包放下,拖了一根板凳坐着。
“要是你能画出来,这一个月我不卖酒了。”
王塑什么都没有说,重新拿了一张纸贴到了画板上,甚至连边框辅助线都不用,随手便画,那感觉,比邵雨婷掀开酒瓶盖还要熟练。邵雨婷的表情也从不屑,到严肃,最后惊讶地站了起来。哪里需要五分钟,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一张稍微有点害羞的,带着浅浅酒窝的脸便跃然纸上。对于每天都要照很多次镜子的邵雨婷来说,还有谁能比她更熟悉自己的相貌。下一瞬间,邵雨婷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她觉得她回忆起来了一些东西,那被她刻意尘封的回忆,现在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奔驰而来。王塑并没有感觉到邵雨婷的表情变化,他毫不理会周围学生们惊奇的嘘声,继续画着。画到头发的时候,王塑的铅笔更是大气的一拉,画中的邵雨婷一下变成了及胸的长发。张萌先是愣住,然后不知为什么,总感觉这幅画里,长发和邵雨婷是那么相配,就像鸟儿该长翅膀,草鱼该长鳍一样。虽然看惯了短发的邵雨婷,但是现在她再看身边的邵雨婷,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王塑细心的在胸前的两束长发上画上可爱的蝴蝶结,画中的她弯着嘴角,一脸幸福。
邵雨婷看着这幅画,似乎很痛苦,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拿起书包,默默地离开了。邵雨婷的离去并没有影响到王塑,他不慌不忙的做着最后的收尾,在画的右下角重重地写下,
“邵雨婷”
写到最后一划的时候,因为用力过猛,笔尖断了。王塑握笔的手不停地颤抖着,许久,他回过头对张萌说
“陪我出去一下。”
----------------------------------------------------------------------------------------------------------------------
张萌没有见过表情这么复杂的王塑。雨已经停了,她和王塑来到学校旁边的饭店里。因为王塑只是要了一瓶酒,最开始张萌都没怎么在意,可是王塑喝酒的速度好快,他一瓶接一瓶,等张萌注意到时,王塑的脚下已经堆了很多的啤酒瓶,人也开始有点东倒西歪。这怎么看都不像吃饭吧,张萌下意识地去阻止王塑,王塑却一把抓住了张萌伸过去的手。
“别拦着,有些话,不喝醉,我说不出来。”
“你已经醉了。”
“没有。”
“说自己没醉就是已经醉了的最好证据!”
“好吧,我醉了…”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两人又同时开口
“我…”“你…”
“你先说。”
“你以前,见过婷婷?”
“哈哈哈,见过?何止是见过…”
王塑的笑很忧伤,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她的父母是混蛋,我也是混蛋。她的父母最终还是抛弃了她,我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了她,你说还有比这更混蛋的么?我知道,她就在旁边的酒吧里卖酒,每天打扮的像是妖怪一样。真是的,那样哪里好看了……但是我又能做什么,我能改变什么?”
“王塑你太让我失望了…”张萌送了王塑一个白眼,插着腰站了起来指着王塑的鼻子,“本来我以为你是个男人,你是一个敢和我舅舅作对的学生,也是我舅舅教过最优秀的学生,你为了自己的梦想连大学都可以毫不在意,现在你却假惺惺地告诉我你什么都不能做,还学电视里买醉?别让我发吐了王塑,我要是你,我早就把那个小酒吧拆了,你却还在这里磨磨唧唧。”
王塑放下手中的酒,看着张萌的眼睛,就像有什么东西丢失在了她的眼里。张萌毫不避讳王塑的目光,直到王塑站起身,迅速地消失在了夜幕中,留给了张萌一个背影和一句话。
“谢谢,但是我今天没带钱。”
噗~
张萌一下笑出声了,她觉得她很想将就地上的啤酒瓶直接扔到王塑的脸上去。她的笑,是少许无奈加上大量的安心。无奈是因为每次出来吃饭都是她付账,安心的是那个敢作敢当的王塑终于回来了。对于张萌来说,王塑就是这样一个存在,比朋友还要亲密,比恋人还要陌生。
----------------------------------------------------------------------------------------------------------------------
邵雨婷回到了酒吧,她并没有换衣服上班,一个人坐在床边回忆。那是邵雨婷刚上初中的时候,她的父母终于结束了不停的争吵选择离婚,邵雨婷一直跟着母亲。后来有一次,邵雨婷母亲上班的时候,继父欲行不轨,把手伸到了她的被窝里,当时邵雨婷很害怕,随手把手边摸到的一个玻璃茶杯砸向了继父的头,继父因此缝了十多针。当邵雨婷留着泪向母亲哭诉的时候,母亲一耳光差点把她扇晕:
“贱蹄子,连老娘的男人都要勾引,知道这次花了多少钱么。那么会勾引人怎么不去当妓女,老娘也省得再浪费粮食!”
邵雨婷惊呆了,她捂着脸,眼前的母亲突然感觉好陌生。再后来邵雨婷笑了,她清楚了,自己对于母亲来说,就像一个时刻都在嘲笑她有过一次失败婚姻的人偶一样,母亲看到她,就一肚子气。邵雨婷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拿,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母亲的家。是的,那是她母亲的家,不是她的家,她的家,早就破碎了。再后来,她迷迷糊糊地绕到这家酒吧里,以前的她,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到这种充满烟酒气息的场所来。这里没有人会问她的来历,这里是宣泄不安的地方。邵雨婷没想到酒会那么可口,也没想到酒可以让她再次看见那个身影,那个让她等待着,说他一定会回来的身影。恍惚中男孩的手缓缓的伸向她的脸,就像以前一样,男孩用手指轻轻的挠着她的小酒窝。她觉得痒痒的,就一边拨开他的手一边笑,越笑酒窝越明显,直到最后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便倒在男孩的怀里任由他去。忽然男孩的脸一变,变成了母亲的脸,手也不再温柔,重重的打了过来。邵雨婷猛的一惊,才发现自己在柜台上睡着了,周围的人不知什么时候都不见了。买单的时候邵雨婷发现,自己身上的钱,连一个酒瓶都买不起。老板娘知道了她的情况后,就收留了她,让她卖酒。那天晚上,邵雨婷将毫不犹豫的剪去了她的长发,她发誓,要将她过去的所有一切,像这一根根青丝一样,全部剪断。
----------------------------------------------------------------------------------------------------------------------
邵雨婷去洗手间把妆卸了然后坐在柜台里,看着不停舞动着的人群,这时酒吧的门被推开了,邵雨婷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王塑醉醺醺地搜索着,最后发现了柜台里的邵雨婷,左脚踩右脚地晃了过来。邵雨婷开始有点慌乱了,她觉得她必须在王塑的面前划清界限。她随手摸了一包烟,故作镇静地给自己点上。刚点燃,王塑就走到了她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烟雾中的邵雨婷,伸出自己的手捏住了烟头搓了几下,空气中立马飘出一股皮肤被烤焦的臭味。
“你不适合抽烟的。”
邵雨婷刚来的时候,老板娘就告诉过她,不想当妓女,就不要抽烟不要喝酒。邵雨婷记得很牢,烟酒她一次都没有碰过。她不愿意就这样被看穿,随手又把那包烟拿了起来,王塑一把夺了过去,大声的问
“这是谁的烟?”
他的声音被无数的杂音瞬间淹没了,谁都没有理会他。王塑又摇摇晃晃的挤向舞台,抢下了别人的麦克风,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出来
“这到底是谁的烟?”
霎时间,全场寂静,所有人都被这高分贝的声音刺激地捂住了耳朵。没有人说话,都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台上的王塑,背景音乐也停止了,一个穿西服的中年男性从柜台里走了出来,看着王塑问道
“这位小伙子是谁?”
“啊,一个喝醉酒进来撒酒疯的高中生而已。”邵雨婷爱理不理地说到。
“是这样啊,小伙子,那是我的烟,整个酒吧里只是我有那种外国烟,”中年人说着从西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包一模一样的烟,“有什么问题吗?”
王塑把话筒仍到地上,走到中年人面前,出其不意地挥了一拳
“怎么能让她抽烟?”
“怎么了,这就是你的全力么,一点也不痛啊。我的烟,我的女人,想怎么处理,是我的事。”男子毫不慌乱,声音沉稳有力,用驯兽师看着大象的眼光看着王塑。
王塑彻底被激怒了,他冲过去和中年男子厮打在一起,男子并不理会王塑的拳脚,轻而易举的就将王塑擒住,王塑动都不动不了。
“年轻人,发酒疯的我见过不少,我们遇到这种人一般都是好言相劝,甚至送上出租车并提前付好车钱,不过这仅仅是对在我们店里喝醉的人而言。你不是在我们这里喝醉的,这样的话还敢在我们店里撒泼,按理说我该留下你的一只手。看在你是婷婷同学的份上,饶了你这一次。婷婷,送你同学回家吧。”
倒在地上的王塑却已经失去了知觉。
----------------------------------------------------------------------------------------------------------------------
王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场景,非常熟悉,当王塑醒来的时候却彻底忘记了梦里的内容。王塑坐在病床上,身上穿着像斑马一样的病人服。旁边坐着的是张萌。
“哟,晚上好。居然这个时候醒了,你妈出去买饭,等会就回来。不过你丫真弱,才几瓶酒而已居然就酒精中毒了,像死猪一样睡了快半个月。幸亏我没说是我请你喝的酒…”
“婷婷呢?”
“所以说你居然在这个时候醒了。他们老板在深圳开了一家新的,这个酒吧已经卖了。婷婷已经有两天没有出现在学校里了,上午我去找她,她不在。老板告诉我他们已经收拾完毕,今天晚上就离开。喂…听我说完……”
王塑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大街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穿着斑马服赤着脚狂奔的少年,他觉得,就算出租车也不会有他的速度快。他不停地穿梭在下班的人潮中,用让人惊奇的耐力和速度,闯了一个又一个红灯,绕过火车站地检查,跑到了铁轨上。他感觉不到碎石对他脚地伤害,一步接一步地冲向终点。
呜~~~
火车无情的从王塑身边驶过,它毫不理会身边的少年,轰隆隆地驶向远方。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每响一下,王塑的心就抽搐一下。可是他无法接受,手指的烫伤虽然已经痊愈,但是痕迹却清晰可见,他不相信,他等了三年的人就这样离开了。他继续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突然远方的月台上,一袭白色的长裙映入王塑的眼帘。风将她的裙子吹的好长好长,邵雨婷使劲地按住头上的帽子不然它被风吹走。王塑重新奔跑起来,邵雨婷察觉到的时候,王塑已经跑到了她的面前,几乎有些野蛮的,将她拉进了怀抱。
“我怎么都上不去,那辆火车,看着身边的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在门口,我却怎么也挪不动脚。”
“我知道。”
“那个男人要我当他干女儿,他说他的女儿谁都不能欺负,我没有让任何人,碰过我一根手指。”
“我知道。”
“我对老板娘说,我要上高中,老板娘没有反对。”
“我知道。”
“……终于回来了,王塑。”
“我回来了,婷婷。”
邵雨婷说到最后已经泪流满面,她要把他离开后的思念和委屈,全部倾泻出来,然后做回他的小女生。王塑此时突然想起了那个梦。
那是一个还在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和一个长发的小女孩。有那么一天,两人无意间撞进了美术老师的教师,老师正在为大家示范。
“哇!好厉害,就像照片一样!”女孩毫不掩饰内心的惊奇,漆黑闪亮的眼珠不停的在模特和画纸之间对比着。
“哼!那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学会画画以后,看不都不用看就可以画出来。”小男孩对于老师看一眼画两笔的行为表示不屑。
“真的么?你真厉害,那你以后,也能不看着把我画在纸上么?”
“切,那多简单,等我学会画画了以后,五分钟都不用就可以画完了。”
小学的毕业考试结束了。
“婷婷,你爸妈又吵架了吧,对不起以后不能再让你到我家来躲了。我爸妈要我到他们上班的地方去上中学,不过我向你保证,高中,我一定会考回来,所以,等着我。”
“高中是什么时候啊?”
“笨蛋,高中就是初中完了嘛,三年结束了我就回来,那时我就能不看着你在五分钟之内把你画到纸上了。”
“嗯,虽然三年很久,但是婷婷等着你。”
“这样就乖了嘛。再见了,婷婷。”
“嗯,王塑再见。”
小男孩在的列车上对站台上渐渐远去的小女孩用力地挥着手,小女孩一袭白色的长裙,两只小手拼命的按住被风吹地翘起来的帽子。两束被蝴蝶结扎起的长发,轻轻在风中舞动。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7/22 17:19:04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昨天写的
然后试着第一次投稿
果不其然被退了
想听一些批评的评语
还有现在读小说的还是女生占绝大多数吧 
所以要女性向的文字才有过稿的可能性么 
 
我先自我评价一下吧
和现在流行的文学确实边都沾不上 
曲折的恋情好像才是现在的趋势 
文字别扭
内容 校园不校园  都市不都市的
暂时只能想到这么多
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PS 我是不是不知不觉中过时了
TOP

确定只想听批评意见?
说实话我觉得写得不错

好吧……批评意见
1.后半段显得太单薄,尤其是对于雨婷的身世过往的描写完全可以再扩展
  这样感觉令人印象不足
2.人物动作描写的时候,像是塑奔跑的时候可以加一些主观视角
3.心理描写可以再细致一点,内心的描写是挖掘人物最简洁有效的途径

能问一下是投到哪里了吗?
可以多改改然后再试试投别的出版社
流行文学什么的就是……算了,不说了……
校园都市什么的,很不喜欢把作品按照这样的标准来区分

毕竟写东西是给自己看的,至少我这么认为
我真的觉得写得很好
真的不让说优点吗……
TOP

....
因为这个东西  我们爱好动漫的人来看
可能就顺眼一点
但是  是不是我选错杂志了
我投的  《80》


赞美的我当然喜欢听了
只是很多人都是赞美一下就过去了
我两种声音都想听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