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散文] καγα$ 鸦

[ 3747 查看 / 3 回复 ]

逐渐变得寒冷的冬夜来的分外的早。

闪起的灯光宣示着小镇夜晚的到来。

涌动的人流显示出不同于白日的活力。

在街边的一角,叫岩泽的少女挥手拨动吉他的五弦。

被她歌声中的狂热所感染,大量的围观者将她层层包围。

在这些围观者中,一名刚来到这个小镇的少女由依崇拜的看着岩泽。

在此她在心中种下了要成为岩泽这样的演奏者的憧憬。



而这个小镇并非只是由这样的日常所组成的。

同一个暗夜里,异形的黑影在夜空中飞掠而过。

激起的强风将这一年的初雪吹散。

如果有人看到,或许会当作是UFO吧。

如同战机的两具金属物体,以人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划出忽分乎合的曲线。并不时对着对方发射出光弹。

再次贴近,两者又化为了金属包裹着的人形铠甲。手中的利刃紧紧相贴。

“你,还差得远呢。”

白色金属包覆的人形,在与对方相抵时犹有余裕的嘲弄着。

紧接着噌的一声,利刃在空中划出流畅的弧形,将对手的两臂卸了下来。

对着坠落在地的失败者,覆盖着白色铠甲者冷酷的用剑结束了他的生命。

尸体成为了被风吹散的黑色的羽毛。

胜利者身上的白色金属也化为升腾而去的白色羽毛,露出了他形似少年的外形。



于此同时,在另一个遥远的地方,少女手中的物体啪的破碎了。

“......”

有着银发金瞳的少女立华奏知道,手中名为小镇之心的神器的反应,预示着这一次的契约者失败了。



站立在小镇最高建筑的顶端,那个少年俯瞰着脚下。

他的背后数个人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有着金色头发,带着玩世不恭表情的少年。

歪着头露出迷茫表情,手拿五角星形物体的少女。

一头灰色长发,发出可怕气势的少女。

还有一对面孔几乎一模一样,分别留着紫色长发和短发的两名少女。

“忘记了与你们所生存的这个世界近在咫尺的那个世界,以及那儿的住民的愚蠢人类。想必你们也对他们感到忍无可忍了吧。”

少年这样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数人说着。

“你将会改变着个状况吗?”

有着紫色长发的少女这样问到。

“自然,我将用光玉的力量,彻底的建造这个小镇崭新的未来。”

得到这样的回答,身后的五个人形分别俯下了身子。

“那么,请允许我们助冈崎大人一臂之力吧。”

感觉不到落在脸上的雪花,冈崎朋也看着将要被他所改变的小镇而露出了笑容。


==============================================================


在那三年之后,小镇上的医院里。

数名护士推着一名奄奄一息的伤者飞速的往手术室跑去。

在一个电车事故的现场,经过数天的救援挖出的生还者当中。

这名少年音无结弦将无法再次醒来。

而在飞奔而过的手术车后,谁也注意不到,一名银发金瞳的少女注视着远去的少年。


同一个夜晚,迎着风雪而驶往这个小镇的列车上。

新人警官日向秀树正忐忑不安的想着自己的这次调动。

“到了那里你就知道自己的工作了。”

他们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想到这是一个宁静的小镇,因该不会有什么大麻烦吧。

然而在火车上打发时间用的报纸上,他看到这样的标题。

《三年来第N起连续怪死事件,犯人是人类吗?》

......自己的调动不会碰到这样的麻烦事吧。


正在烦恼的日向此时并不知道,在自己脑袋的正上方,隔着一层铁皮,有另一名“乘客”。

速度达100km/h以上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呼啸的列车顶上,有着棉被的四角被四本字典压住的铺盖。

铺盖中的少女毫不在意自己被狂风带起的紫色长发睡得正香。

当晨曦来临,曙光将接近的小镇从夜幕中揭起时,少女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我回来了啊......



==============================================================



“这位先生,超美味的鲷鱼烧,要来一只吗?”

刚走出车站,日向的面前就跳出一个粉红色头发的少女。

少女的胸前挎着食品盒,里面正发出鲷鱼烧的香味。

“哈,不用了。”

正想绕过去赶路的日向一口回绝了,但是,少女马上又闪到了他的前面。

“本店的特制鲷鱼烧实在是便宜又好吃啊,##·%!%!¥#%......”

仿佛认定了日向,少女缠了上来,展开了滔滔不绝的推销攻势。

“......我就买一个吧,求求你饶了我吧。”

晕头转向的日向最终决定少女投降了,举手掏出了钱。

“Hi,谢谢惠顾。”

收下日向的付款,少女将手伸入了食品盒里,紧接着却脸色大变。

“......没了......”

疯狂的翻开食品盒,里面空空如也。

“没了!”

少女茫然的盯着日向。

“小姐,这个......”

日向刚想说些什么摆脱这尴尬的场面,眼前的少女哇的哭了出来。

“呜哇.....明明是老板早上刚给我的一整盒刚出炉的鲷鱼烧。怎么会又消失了。难道是大白天碰到妖怪了吗?”

“喂,小丫头。”

突然那名火车顶上留着紫色长发的女子从旁边靠了过来。

“随便说什么妖怪什么的,可是会把妖怪真的招来哦。”

留下这句话和迷一般的笑容,她甩了甩头发离去了。


“同样的事情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四次了,这一回老板一定会炒我的鱿鱼的。”

稍微平静下来的少女继续对着日向倾诉。

“......好了好了,这一盒鲷鱼烧就算是我全部买下来好了。”

一边叹着气,日向一边当了这个冤大头。

“真的吗?”

少女听到之后一下精神了起来。

“请问这位客人尊姓大名。”

“我叫日向秀树。”

“我叫由依。对了,为了感谢客人的帮助,作为答谢请日向先生一定要来听一听我们乐队的演出。”

“乐队?”

恢复了精神的由依叽叽喳喳的把日向拖走了。


==============================================================


而不远的街上,那名紫发的女子跟着什么痕迹一路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公园。

“找到了。”

伸出手,她啪的对着空气中拍了一下。

“喂,像这样随便拿人类的食物,可是会惹出大麻烦的!”

在常人眼中,她随手拍在的空无一物的空气中,实际上有着一个矮个子的女孩子。

“呜咕,人家,人家实在是太喜欢鲷鱼烧了啊。”

被发现的鲷鱼烧大盗惊慌失措的辩白着。

紫色长发的女子低身拿起一个鲷鱼烧,坐在长椅上那个女孩的旁边吃了起来。

“下一次可不能这么做哦。”

看起来她似乎不打算找别人麻烦的样子。

那个女孩子松了一口气,想了想抬头问道。

“这位大姐能看到我,莫非你也是妖怪吗?可是那些人类似乎也能看见你的样子。”

“我?我是......曾经是轮入道的藤林杏。”

“我是屋敷童子月宫亚由。”

“既然是屋敷童子不找个人家住下来跑到大街上偷鲷鱼烧做什么啊?”

“杏大姐你不知道,如今在这个小镇里妖怪的容身之地越来越少了呢。”

“也是啊......”

“杏大姐你是为了什么来到这个小镇呢?”

“哼哼,是有些事情要找一些老朋友。”

这么说着的时候,杏的脸上露出了食肉兽一般的笑容。


==============================================================


“......到底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啊?”

被自称由依的少女缠着,日向跟着她后面过了大半天。

在由依的打工结束后,又将日向强行带到了偏僻的街区。

“嘿嘿,这可是值得日向先生等待的哦。大家都是很厉害的哦。”

看看天色,已经入夜了,日向哀叹着,今天不能及时报道了。

在一个街角,居然真的有带着吉他、贝司和鼓的三名少女等在那里。

“由依,今天好慢啊。”

“抱歉抱歉,不过,今天我可带来了观众哦。”

“哦~”

凑过来的三人盯着日向直看。

“日向先生,这是我们女子摇滚乐队GDM,Girls Dead Monster。吉他手久子,鼓手入江,贝司手关根,当然还有我,主唱由

依。”

由依兴奋的给日向介绍着。

“大家,为了含恨而去的岩泽前辈,今晚GDM,也要好好演奏。”

“哦~!”


随着四人的街头演奏,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了过来观看。

......她们几个挺行的啊。

日向也渐渐的被吸引了。

然而,就在演唱进行到高潮时,周围的街灯突然啪的一声炸裂了。

乐器也突然失去了声音。

大家在黑暗之中一个接一个的失去了意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日向竭力的抵抗着莫名其妙变得异常沉重的眼皮,却也倒了下去,闭上了眼睛。不过他的耳中捕捉到了那个声音。

“唉,这一次的收获也不错嘛。”


==============================================================


人们七倒八歪的街角,一个金发的男人走了过来。

然后,从爆裂的衣服下,几米高的机械身躯钻了出来。

从一堆钢铁中伸出的铁管一样的触手,几分钟就将几个昏倒的人类吮吸得只剩下干枯的尸体。

抛下几具干尸,机械怪物向其他人伸出触手。

这时,啪的一声,怪物的头上狠狠的挨了一记,发出金属撞击声。

回过头来,盯着砸在自己头上的字典,怪物恼怒的问着。

“是谁?”

从黑暗中,缓缓走来的是藤林杏的身影。

“哼,还是和以前一样糟糕的家伙啊,春原。”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这就把老相识给忘了吗?”

“......你是,杏......?”

被称为春原的机械怪物无机质的眼中,闪过了恐惧的寒光。

不过。

“......别以为如今我还会怕你,大家都得到了冈崎赐给我们的这个力量。”

冷笑着,藤林杏的双手各抽出一把手枪。枪身之上刻满了符咒。

“对付你这样的废物,用这个都嫌浪费了。”

一阵激烈的枪声,街角的两人消失了。


不远的一个下水道入口处,藤林满意的把手枪插回腰间。

“哎?你问我为什么不追下去?”

她一边对着跟在身旁人类看不见的月宫亚由说着,一边用脚把掉在下水口旁金属和玻璃制成的一只眼珠踩得粉碎。

“因为要给老朋友打的招呼已经打过了,而且......我才不会傻到去水里和河童打呢。”



==============================================================



不知昏迷了多久,日向被寒冷冻得醒来。

吃惊的望着倒在地上的尸体和昏迷者,他赶忙拨打了急救电话和报警。

于是,一阵忙乱后,他终于来到了自己早该来报道的地方。

面前的警察署长直井文人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日向。

“这么说你没能看到犯人的样子吗?真是可惜。”

“啊。”

“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老实说,这种案件已经困扰了我们三年了。”

“这么说报纸上的那条新闻......”

“唉,所以说,才决定给这里的特殊部门补充人手啊。”

“哦。”

似乎对日向的迟钝感到好笑,直井继续说道。

“我说的补充人手就是你啊,日向警部。”

“我?”

“没错,从现在起,你就隶属我们的妖怪对策课了,今后就和仲村警官一起努力吧。”



在这个什么标识也没有的小房间门前,日向停住了脚步。

根据那些听到他找仲村警官时露出一脸奇怪表情的人们的指示,这里就是“妖怪对策课”办公地。

敲了敲门。

“那个,我是今日调到这里的日向。”

似乎传来很大声音的门后却半天没有回答。

日向试着推开了门。

首先看见的是翘在桌面上的两只脚。

脚的主人正靠在椅子上,欣赏着占满了整个一面墙壁的壁挂电视。

这个不大的房间内四处放满了漫画和录像带。

日向随便捡起一些看了看。

《夏目友人帐》

《百鬼夜行抄》

《雨柳堂梦语》

《巷说百物语》

《地狱老师》
......

日向的脸上逐渐堆起了条条黑线。

“你就是那个新人吗?”

看着电视上播放的动画的女子终于开口问起日向来。

“是,我是日向。”

“这么说你在原来的地方是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家伙了?”

“哈?”

对方似乎开头就说了很没礼貌的话。

“因为么,你也注意到外面那些家伙对这里的态度了吧。”

“......呃”

这么说问到妖怪对策课,警局里的人似乎不是偷笑就是皱眉头。

“妖~怪~是~存~在~的~!!!!!”

“呜哇~”

对方突然用超大的音量吼了起来,吓了日向一跳。

“抱歉,我是给外面那些家伙听听的。我是妖怪对策课的课长仲村由理。”

“哈......”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终于可以给手下的课员做个说明了。”

“哎?”

日向向四周望了望,然后指着自己。

“对,没错,作为妖怪对策课唯二的成员,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由理一脸笑容的取出了一副眼镜。翻出了一叠资料扔给了日向。

“那么这一连串事件是从三年前开始的。

所有的事件都有相同的特征。

被害者的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

而且幸存者都无法提供关于案犯的任何信息。”

日向翻看着厚厚的案卷,里面的照片上全是和昨天死者一样干枯的尸体。

“怎么样,绝对不是人类干出来的吧。”

“也许吧,不过说妖怪......”

“你自己也是事件的经历者,居然还没有觉悟吗?”

由理说着把一堆漫画扔到了日向手里。

“喂?这是干嘛?”

“今后要和妖怪打交道,你给我好好学习那些家伙的习性和弱点。”


==============================================================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浮在空中的光点。

它们好像是某种东西的影子,但既然是影子,它们的本体又在哪里呢?

而且,我又是谁?

少年爬起来,看着这简陋的房间,走出门外。

门外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如同透明的这里的住民在这里嬉戏。


“我......是谁?我......在哪里?”

“早上好,结弦。”

一个概念注入了自己的心中,结弦,音无结弦,自己的名字。

于是少年顺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

一个银发金瞳的少女朝他打着招呼。

立华奏,少女的名字出现在他的意识中。

然后他注意到了手上握着的物体,那东西如同活了一般,睁开了眼。

小镇之心,那神器通过睁开的眼瞳,将概念写入了少年的意识中。

小镇的意志

幻想世界的少女

小镇的守护者



“走吧,结弦,该工作了。”

幻想世界的少女立华奏用空灵的声音说到。

“是,奏。”

接受了这些概念,结弦毫不犹豫的点下了头。


==============================================================



“可恶,该死的杏。这可恶的伤口,我需要血,更多的人血来治愈这伤口。”

偏僻的街道上,春原阳平捂着流血的眼睛如受伤的野兽一般走着。

而远处的楼顶上,他的头正处在瞄准镜的十字线上。

藤林杏手中此时托着的是一杆狙击枪。

“说起来我和你似乎没有那么大的仇吧,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杏一边默念着,一边在手指上施加压力。

“一、”

但在扳机扣动之前,耳边响起了空灵的吟唱。

“二、”

“是鸦。”
藤林杏四处张望着。

“三、”

春原阳平也发现了,眼前的少年和他身后的少女。

“四、”

“鸦吗?”

“五、”

“六、”

“七、”

“八、”

“九、”

“一但成為了十......

他将会落下......

轻轻的落下......

去吧!鸦!”

当立华奏的吟唱结束之后,无数的羽毛往结弦的身上飘落。

接触到结弦身体的羽毛化作了钢铁的铠甲。

“鸦,参上。”

全身被金属包裹的结弦,将手中的刀举在了胸前。

“解除。”

在奏的一声命令之下,刀锷上的封铁啪的碎裂。

“哼。”

见此情景,春原啪的挣脱人类的伪装,化为机械的本体。

“这一回的鸦,可要让我好好找些乐子。哦~?”

在春原说出这句废话的时候,结弦已经如幻术般的穿梭到他的面前。

飞起的一脚踢在春原的下巴上,将他数吨重的机械身躯抛向了天空。

“喝啊!”

结弦纵身跃上天空,追上春原四肢乱晃的躯体。

手中的利刃,不断的制造出飞溅的电火花,将对方机械的身躯变成一堆无用的零件。

当两人重重落地时,结弦的刀深深的扎在春原残缺不全的躯体上。

“别......高兴......冈崎.....一定会为我......报......”

像是喉管的地方嘎嘎的勉强发出了这些声音,剩下的一只眼睛中的光芒熄灭,停止了运作。


==============================================================



“快!快!快!快点朝事故发生的地点给我快开!”

在一辆警车上,由理正狠狠的催促着开车的日向。

“我说,那好像只是普通的电器事故啊,由理。”

小心翼翼的,日向发出异议。

“切,你这新人知道什么,那一定是妖怪搞得鬼。总之做了我的手下给我认真干活!”

面对由理毫不留情的驱使,日向想起了之前和直井署长的另一番对话。


“日向君似乎对为什么我把你要来到这个部门很不理解?”

直井署长将双手靠在眼睛下,盯着日向。

“......我认为我不适合这个部门的工作的。”

“日向君你相信妖怪的存在吗?”

“怎么可能相信。”

“就是这样啊,所以我才做此安排。”

听到这句话后日向吃惊的看着直井,等着他的解释。

“老实说,我们大家对妖怪对策课的仲村很没办法。怎么说呢,她有点狂热过头的样子,那个,你因该知道了吧。所以拜托你牵

制......照顾一下仲村,别让她出大乱子啊。”

......现在想来,署长的要求实在是太难办到了。


==============================================================



幻想世界中的原野之上。

结弦坐在地上,看着身边的几个幻想世界的住民编织着手中的花环。

对于自己失去了记忆的事,他仿佛已经毫不在意了。

“鸦医生,给。”

雪女美坂栞将大家编织好的花环递到了结弦的面前。

“真漂亮啊,谢谢你们。”

“咳......咳......”

“怎么了,身体又变差了吗?”

“没关系,吃了鸦医生给的药,已经好些了。”

......我,到底是在哪里学了那么多医学的知识呢?

......我是......


在远处,立华奏踢着双脚坐在栏杆上,看着远处的结弦。

一瞬间,她的脸上浮现了沉痛的表情。
3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好办、好办的思维模式。……………
    只想忘记一切、就这样单纯的活着。
    TOP

    居然是让Key去cosplay鸦的故事,感觉被戳中什么了。鸦的完整的情节已经想不起来了,只是印象里有两幕特别深刻。一个是,男主角真实身份被发现并生命遇到危险的时候,另一个是面对最终的敌人感到绝望但是完成守护他人的使命的时候。觉得这两个场景是让观众体验到守护自身与他人生命的使命的力量中令人兴奋的一些感觉。就是本文行文感觉急促了一些,快速的切换使得好些情节的意义不是那么容易理解清楚。两个作品的世界来回穿的感觉有点像过山车,似乎可以在同人中稍稍偏重于其中一个作品中的设定吧。此外或许也可以让每个片段的情节再平面化特征化一些吧。不过依然是弥漫了满满的回忆与爱的同人文啊。(我的爪机呀…
    最后编辑ee.zsy 最后编辑于 2011-10-01 01:50:33
    TOP

    夜幕再度降临,小镇上的某处,两个不良少年摇摇晃晃的晃荡着。

    嗑药过多而变得血红的双眼,失去了神智的大脑,将他们带到了猎手的面前。

    “嘻嘻,小妞,来,给爷抱一个......”

    对着面前死亡的化身,伸出了手去。

    比他们更快的,面前灰发的少女伸手分别抓住他们的面孔,以巨熊一样的怪力,将他们拎到了空中。

    “呜......啊......”

    然后,透过皮肤吮吸着他们的血液。

    两具干尸被抛在了一旁。

    今夜,也将不良少年们的尸体堆成了小山。

    坂上智代,朝着镇上最高的建筑走去。



    在那建筑的最高处,传来妖艳的娇声。

    “啊~朋也大人,不可以,那里......会坏掉的......”

    “怎么可能呢,我赐给你们的这个身体,才没有那么容易坏掉。”

    没有回避少年怀中抱着紫色短发少女的场景,坂上智代径直走了进来。

    “杏回来了。”

    少年若有所思的露出笑容,而他怀中的少女害怕的抱紧了他。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高不高兴呢?椋?”

    “什么吗,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姐姐的名字。朋也君不要管她。看着我,现在只要看着我就好了。”

    “哈哈哈,喂,还真是无情的妹妹啊,椋。”

    “是姐姐自己离开了我们,如今即使她哭着求朋也君,也不会再原谅她的。”

    “这可不好,毕竟,在我的计划中她是重要的零件啊。”

    一旁沉默的智代接上了话。

    “冈崎大人,杏那边就交给我吧。”

    “智代啊,我知道你的本事。所以啊......可要把杏给我活着带回来,别拆成破烂了啊。”

    得意的笑着,智代夸耀的回应。

    “是吗,那我就稍微的手下留情好了。”


    ==============================================================


    “哈~欠~”

    打着哈欠,日向揉了揉酸痛的眼睛。

    “我说由理啊,那只是普通的电器事故啊。”

    “哪有爆炸现场连一颗螺丝钉都找不到的事故,这绝对是妖怪在活动。”

    望着固执的上司,日向叹了口气,继续盯着监视屏幕。

    在事件发生后,由理找来了现场周围的所有监控录像,他们不眠不休的看着。

    但到目前为止,正对事故中心的几个监控都损坏了,更远处的监控中根本看不到现场的详细情形。

    但由理坚持要一个一个看下去。

    “那里,倒放回去!”

    在看离现场已经很远的一个监控时,由理突然提出了这样的命令。

    “你看那个。”

    在画面的边缘,可以看出楼顶上有着一个人影。

    “不过是个无关的人吧,这里离事故现场已经很远了。”

    “少废话,那种时间出现在高楼顶上的不会是正常人。”

    “......那也未必和事故有关啊。”

    按照由理的要求,日向开始时对监控画面做处理。

    当模糊的人影显示出一些特征时,日向记忆中的某处被触动了。

    紫色长发的少女。


    “随便说什么妖怪什么的,可是会把妖怪真的招来哦。”


    “是这个人吗......”

    把这个怀疑告诉了由理。

    “呼,你确定吗?”

    “......毕竟这个画面太模糊了......也许,给由依看看她能记得吧。”

    “那还等什么,快带我去找那个目击者。”


    ==============================================================



    “鲷鱼烧,有人要鲷鱼烧吗?”

    车站旁边,由依有气无力的推销着鲷鱼烧。

    放下车窗,日向对着她大声的打着招呼。

    “哈?日向先生。你要买鲷鱼烧吗?”

    “不了......哈哈哈,这次找你是......”

    没等日向说完,由理就急着挤出车门凑了上去。

    “小妹妹,是我有事情要问你啦。”

    由依眨巴着眼睛看着凑上来的由理。

    “女朋友?”

    得出了这个结论。

    “才不是!!!!”

    马上被两人异口同声的否定了。

    “小妹妹,你看看这个照片上的人,对她有印象吗?”

    接过由理递来的照片,由依歪着头想了想,大声叫了起来。

    “啊,那天那个奇怪的女人。”

    接着,她把那天的事情向由理说了一遍。

    “是吗?如果下次见到这个女人,要特别小心,并且要马上报告给我哦。”

    “哎?是这么危险的人吗?”

    由依茫然的说着。

    而日向临别时再次和由依打着招呼。

    “由依。”

    “嗯?”

    “乐队,要加油啊。你们可是最棒的!”

    “哦!”

    恢复了元气,由依对着日向比了个V的手势。



    ==============================================================



    “咳~咳~”

    幻想世界的小屋中,结弦喂给不断痛苦咳嗽的雪女美坂栞药物。

    病情越来越重了......

    我的知识没法解决,那些都只对人类有效。

    而且不止是雪女,其他幻想世界的妖怪也出现了衰弱的迹象。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在小屋的藏书处,结弦翻阅着记载妖怪事情的书籍。

    “结弦,那里没有你寻找的答案。”

    “奏......”

    “曾经是这个小镇的鸦的男人,正准备给这个小镇带来死亡。只有阻止他们,才是拯救这个小镇唯一的办法。”

    “我之前消灭的,好像是被称为御座的怪物吗?”

    “那些怪物投靠在那个男人的手下,自愿被改造成机械,已经不是妖怪了。消灭他们,让这个小镇恢复正常,这

    就是你的使命,结弦。”

    “是。”



    ==============================================================



    往警署驶去的车上,由理得意的笑着。

    “呼呼呼,这下只要找到那个女人就有线索了。”

    日向又挂上了一脸黑线。

    “我说,那个女人跟这些事情有没有关系还不知道呢。而且有那么容易找到吗?”

    呜的,一辆摩托从他们的车边超过,骑手的头盔下紫发飞扬。

    ......

    “喂!”

    日向和由理看了对方一眼。

    “快给我追上去!”

    一边命令日向加速,由理一边掏出了高音喇叭。

    “前面那辆摩托车,给我停下来!”

    踩动油门,杏以更高的速度向前疾驶。

    “什么?!敢看不起我吗?日向,你把驾驶座让给我!”

    “喂,现在可是在行驶中啊!由理,你干什么?”

    硬把日向从驾驶座上赶到一边去,由理疯狂的开始加速。

    “非追上你不可!”

    两辆疯狂的车辆,开始在小镇的公路上你追我赶。



    ==============================================================



    “跟......丢了......”

    被疯狂的飙车颠得脸色发绿的日向,瘫痪在副驾座上。

    “切,真是可惜。”

    由理心有不甘的嘀咕着。

    “由理,小心!”

    看着面前公路正中突然出现的人影,日向大叫。

    “来不及了~,这家伙,搞什么鬼啊!”

    拼命踩着刹车,可是距离实在太近了。

    “噫?哎?”

    眼看要撞上那人,可车的前轮突然悬空了。

    “怎么?”

    不止是前轮,整辆车突然被抛到了空中,倒着撞到了地上。

    “由理,没有事吧?”

    “呜~,没关系......”

    挤压的变形的车内,受伤的两人失去了意识。



    ==============================================================



    翻倒的车外,造成这一事故的元凶拥有有着可怕钢爪的机械身躯。

    如巨熊的利爪,正要把日向和由理连车拍成碎片。

    然而从雾中疾驶而来的物体狠狠的撞在她的身躯上,迫使她退了两步。

    撞在她身上的摩托的主人跃起空中,手中的双枪不断发出咆哮。

    却无法伤到怪物分毫。

    “嗯?杏吗?正好省得我去到处找你了。”

    藤林杏端着双枪,就这么和怪物对峙着。

    “坂上智代,我不明白,像你这么强大的妖怪,为什么当初也要臣服于冈崎。”

    曾经是少女摸样的御座咯咯的笑着。

    “彼此彼此吧,藤林杏,当年你不也是一样吗?在我眼中,比起其他几个,你也是他们当中最强的。你问我为什

    么帮助冈崎?那当然是因为,在他所要建造的小镇的未来中,没有那些不良少年垃圾的存在。”

    咬了咬牙,杏问道。

    “你们把椋怎么样了?”

    “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

    “呵呵,你妹妹啊。她目前最不顺心的事,就是害怕自己的姐姐回来和自己争夺冈崎大人的宠爱吧。”

    “什么......?”

    “安心吧,你妹妹活得很好,今晚也快活着吧,在冈崎的怀里啊.”

    “闭嘴!闭嘴!”

    宣泄着杏的愤怒,枪口突出火舌。

    “这种飞行道具会对我有效吗?”

    无视在自己身上溅起火花的咒文弹,智代一直线的突进到杏的跟前。

    因愤怒而失去理智,杏被对方的利爪狠狠的扫到空中。腹部被深深划开的伤口中,绿色的血噗的喷了出来。

    “怎么了,杏?为什么不使用我们的力量。”

    将杏压在爪下,智代逐渐施加力量。

    “冈崎给我们的这个力量,就这么令你讨厌吗?”

    “呜~啊~~~~~~~~~”

    被利爪压迫,在生存与战斗的本能驱使下,杏的身体向着机械转化。

    “这就对了,不能把你好好的给冈崎带回去的话,我就白忙了。”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一但成為了十......

    他将会落下......

    轻轻的落下......

    去吧!鸦!”



    听到此声,智代冷冷的转过身,面对着出现的结弦与奏。

    “哼,这一回的鸦有什么本事,就让我好好看一看吧!”


    结弦轻捷的从智代的头上跃过,回刀往她的颈后砍去。

    当的一声,智代的利爪已经挡在了刀前。

    “打倒了春原那种家伙就得意起来了吗?我可不一样。”

    巨大而沉重的身躯,却蕴含了鼬鼠一般的敏捷。

    交错攻来的双爪,完全没有露出空隙,一步一步将结弦逼往死角。

    和上次那个家伙的级别完全不一样。

    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利状况,但结弦此时已经无法从对方精心设定好的步调中摆脱出来。

    钢爪已有数次在自己的铠甲上擦出一连串的火花。

    拼命的往空中跃起,试图重新调整迎击。

    但智代却以更快的速度纵身跃起,难以想象那数吨重的机械之躯如飞鸟一般轻捷的袭来。

    结弦眼睁睁的看着朝自己袭来的钢爪,但钢爪在最后一刻改变了轨迹,反手挡向智代的身后。

    没有放过对手毫无防备的胸口,结弦将刀深深的插了进去。


    ==============================================================


    腹部被利爪深深挖开的伤口中绿色的血液不断的涌出。

    杏在一旁一直竭力想要爬起来。

    当看到两人跃起到空中时,她一把扯下了身上的飞轮,用全力向智代的脑后砸去。

    感到身后的威胁,智代回爪拨开飞轮,却被结弦抓住了机会砍倒了。

    费力的支起身,杏试着移动脚步。

    “杀死她。”

    听到了奏冷冰冰的发出命令。

    慢慢的,结弦对着杏举起了刀。

    “等等,不要啊!!!”

    几天前刚认识的妖怪月宫亚由突然冲到杏身前,举起双手。

    “杏大姐和你们一样,是要对付那些御座怪物,不是你们的敌人啊。”

    朝着结弦和奏,亚由大声的辩白着。

    “她已经接受了冈崎的改造,成为了御座妖怪。如果不吸食人类的血肉是无法维持下去的。她早晚不得不杀害人

    类。”

    “不会的,杏大姐即使是自己死掉也绝不会去伤害别人的。”

    “结弦,动手。”

    举起手中的刀,结弦犹豫着。

    而杏嘶吼着,让自己转变为旋转的飞轮,绝尘而去。

    松了一口气,亚由感激的看着结弦。

    “谢谢你,鸦医生。”



    让身上的钢铁化为被风吹拂而去的羽毛,结弦恢复人类的姿态。

    “为何不杀了她?”

    奏面无表情的问着。

    “......不知道,只是听到她的话,手中的刀就砍不下去。”

    “走吧。”

    没有在多说什么,奏带着结弦返回了幻想的世界。



    ==============================================================




    远处的高楼上,两名新来到这个小镇的访客静静的看着刚才的战斗。

    “居然把妖怪改造成机械,那个叫冈崎的真有些无聊的想法。”

    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饶有兴趣的嘟囔着。

    “他手下还有那么厉害的妖怪,他本人应该也有两下子吧。不过我看他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你说呢,观铃?毕

    竟,你也是幻想世界的少女啊。”

    被黑衣的男人称为观铃的女孩正站在他的旁边。

    “妮哈哈,不行,往人,你不可以出手的。”

    一听到这样的话,往人马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听到你急匆匆的要带我出来旅行,我还以为有什么架要打呢。来到这儿却干看着,真无聊。”

    看着夜色下的小镇,观铃缓缓的说道。

    “这座小镇正在发出悲鸣。恐怕全国的幻想世界的少女们都听到了吧。但是,每个小镇的幻想世界之间不得相互

    干涉,这是我们幻想世界少女的原则。不久以后,他们之间的斗争将决定这个小镇的未来。我们将见证,这个小

    镇的命运被决定的那一刻。”







    To e.z
    抱歉,也许标签应该选择[连载]才对?
    e.z说戳中了什么。第一个戳中的应该是鸦里面妖怪们居住的世界吧。被风吹拂得此起彼伏的草原,空中飘过的光芒,还有那个水车样的小屋,一切都让人想起cl里的幻想世界。然后就是街的意志,猫属性loli的设定。还有那个rurutia唱的ed月光石。
    最后编辑zerglings 最后编辑于 2011-10-12 21:04:1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