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鍵大陸物語】第二十五話 雙星都市(上)

[ 2982 查看 / 1 回复 ]

前言:
  這次真的是坑了很久了啊,久到本神都不好意思去追究自己到底坑了多久哪(笑)
  好在自尊心還有剩的關係才能回到這裡來,嗯,時間不夠什麼的全都是藉口!這怎麼可能能打斷本神對寫作的熱情啊!
  哼哼哼……那麼廢話不多說,趕快來看到我們這次的鍵大陸物語第二十五話!雙星都市(上)!


正文:















"呃……一瓶四、四十K……







第二十五話 雙星都市(上)











  北國領土越是上走就越能感覺到冬天的氣息。
  明明時值夏日卻讓人不時會誤以為自己其實被關在巨大的冷凍庫中,果真不愧是被稱為雪域的北國領土。

  正義使者們在川澄的帶領下現在已經在皇宮裡面,而事實上也和國王談完有關任務的事。

  「嗯,就是想讓你們去找回名雪來,真的拜託你們了。」
  國王就只說了這麼一句話而已,其他的就什麼都沒說了。

  估計是猜想到川澄恐怕已經先和他們告知了吧,總之她似乎也沒有多餘的話要說。
  看樣子國王和川澄兩人似乎對彼此都非常了解的樣子。

  雖然國王並沒有特別提出來,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
  從國王那堅定誠懇的眼神中總覺得會讓埃等人感覺到「請你們也幫忙解決墮落城市的問題」的想法。
  當然這可能只是因為公主有可能在城市裡面才會忍不住讓人這麼想而已。


  「答應是答應了,可是埃你到底打算怎麼辦啊?」
  邁斯一邊在皇宮的豪華套房裡面對正在抱著水羊玩的埃問著。

  所謂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可能是因為怕他們旅途勞累的關係所以水瀨秋子國王還讓他們今天一整天就好好休息。

  不過說說也是,畢竟他們連夜搭車到皇宮時就已經凌晨了。
  一般人如果不休息的話確實是會累倒。

  奈奈子、敦子、和苟羞子已經各自躺在豪華套房的床上睡著了,
  就連邁斯現在也是躺在床上側身看著埃問話。

  被邁斯問話以後埃就把已經幾乎快睡昏過去被玩還不曉得的水羊給抱到床上說了:
  「哼哼哼……當然是直接走進去囉。」
  「哈?直接進那個墮落城市?」
  「不然還會是哪?」
  「沒搞錯吧,你沒聽那個騎士團長說的話嗎?」
  「沒有!」
  「為什麼你可以回答的這麼有自信啊……是說我根本就不是在問你!你給我自己做你的輔臥撐去!」
  邁斯吐槽著一旁邊做輔臥撐邊回答的傻俊以後邊把疲累的身體給支撐起來看向埃。
  「是只要進去就會受到影響,這樣的話就只能靠外力去解決辦法了不是嗎?」

  墮落城市。
  如同其名,是個能讓人心徹底沉陷在迷茫當中的災害。

  若只是旁觀那還不成問題,但如果進入了城市裡面那就會受到影響而再也回不來。

  「邁斯應該也不會相信有這種荒唐的天災吧?」
  「說是這麼說……但如果是魔法的話就又更麻煩了。」
  被幽這麼說了以後邁斯忍不住皺起眉頭。

  魔法是藉由人發動的。
  只要發動者取消掉那個施術或者被取消掉施術那就可以破解。

  不過重點就在這裡。
  想讓發動者取消掉的話那就得和那個發動者談和才行。

  「這樣規模到市的程度的魔法,發動這個魔法的人肯定是在市區內部啊。」

  規模越是龐大的魔法就越是需要發動這個魔法的人去維持魔法的存在。
  墮落城市的情況則是規模廣到可以影響一座城市的誇張魔法,這樣的話發動魔法的人就一定城市裡面維持魔法的運行才行。

  「簡單比喻一下的話就像是機器要運轉就一定要有馬達才行。」
  幽豎起了一根手指然後繼續道。

  「但不管再怎麼說,不管存再怎麼樣強勁能耐的馬達也終究有其壽命,啊…這裡換成現實這邊的狀況來講好了,沒錯,也就是說不管魔力的存量再怎麼巨大也終究有其極限,可是據川澄小姐所言這個災害應該已經持續好幾個月了對吧?」
  「這麼說來好像真的是那樣啊……不對不對,可是那樣的話又是怎麼回事?可別和我說什麼無限大魔力之類的東西啊。」
  「喀哈哈咍咍哈!怎麼可能呀,當然不可能是那樣啦。」
  
  要使用規模、強度級越大的魔法所消耗的魔力就越是龐大,以墮落城市的這個規模來講能維持幾個月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魔力並不是能馬上再生的,那就像人一天得睡個一次來補足精神一樣是有限的東西。

  也正因如此,邁斯才會有疑問。

  「邁斯,你知道所謂的『質能守恆』嗎?」
  「唔……大概懂……」
  「嗯,懂個大概就行了,那既然大概能懂質能守恆的話那麼『質量守恆』當然也理解吧?魔法的使用就像是一個化學反應,使用等量的魔力來使用等級數威力的魔法,也就是說在轉換的過程中如果沒有其他因素影響的話就不應該會有質能上的誤差,也就是不會發生使用巨大的魔力卻只能使用拿來塞牙縫都不夠的魔法。」
  「你在這裡提這個到底有什麼意義啊?」
  「當然有啦,那麼我們回到剛才那個『推測墮落城市可能是魔法所造成』的假說去。如果有什麼方法能夠將整座城市消耗掉的魔法再一次回歸、集中到同一點的話,那只要施魔法的人待在那個地方用特殊方法再使用那股被回收回來的魔力的話,要辦到『永遠』的使用這個規模性魔法不是就不成問題了嗎?」
  「喂喂喂,哪有這麼方便的啊!應該是說如果真是這樣我們不就根本沒輒了嗎?」

  對邁斯的這個疑問,埃突然就從旁插進來回答:
  「沒問題,只要把城市給一口氣炸掉就行了!」
  「你想連居民也一起炸死嗎!」
  「到時再給他們吃せかいじゅのしずく(世界樹露水)就行了。」
  「在知道那個詭異東西的功能之前我想先吐槽那個聽起來像是遊戲道具名稱的東西是怎麼回事……」
  「不對啦埃!那個是恢復HP用的,せかいじゅのは(世界樹葉)才是復活用的!」
  「喔?本神記錯了啊?謝啦苟羞子。」
  「原來真的是遊戲道具嗎!?還謝什麼謝!你們給我認真點!!」

  碰隆一聲,有如要聲援邁斯的怒火一樣,城堡在巨響後震動了一下。

  「嗚哇!怎、怎麼回事?難道邁斯你原來還隱藏著這種強大的力量嗎?足以毀滅世界的力量……將在未來背叛我們,成為反派的角色。昔日的同伙成為敵人,彼此對戰的情結。啊啊!這個設定真是太棒了!!」
  苟羞子一個人投入了奇怪的妄想裡面,一旁的邁斯則是露出嫌惡的表情:
  「別開玩笑了!我可還沒厲害到能不用詠咒就放出魔法來哩!」

  所以到底是怎麼樣呢?
  埃有趣的哼哼哼笑著,然後……

  「衝啊夏影!全速進攻!目標,城堡屋頂!」
  「呵呵呵……了解。」
  「喂!你們兩個給我等一下!!」

  背影已經消失的兩人,他們的目的是調查剛才聲音的來源,以及造成城堡震動的原因。
  至於追在兩人後頭的邁斯,則只是單純的不希望又看見有什麼麻煩發生而已,就這麼簡單。





  時間是凌晨兩點。
  北國的領土縱使是面臨夏季時期地上也都看的見積雪,而這情況越是往北方走這情況就越是明顯。

  這裡是有著北國雙星都市之一的雙子鎮。
  其地理相對位置處在北國領土的東北方,在整個領土裡也算是寒冷的區域。

  雙星都市是北國領土的商業要區。
  要比喻的話就像是國家的代表都市一樣,雖然不是首都,但其出名程度卻是絕對不在首都之下。

  雙星都市如同其稱是兩個都市的稱呼,一同共有的稱號。
  其名取自雙子鎮的雙,與另個名叫星雪城的星字。

  這兩個城鎮由於正好坐位相鄰,因此外人都非常簡便的稱呼為雙星都市。

  想要出名就得有原因。
  雙星都市會成為商業都市並非沒有原由,而是其各有的特色。

  雙子鎮特色在於僅次於中央國土首都的高等開發研究技術。
  星雪城特色則在於城市區內部向下挖鑿開發的大量礦產。

  兩個城市各自提供自己所有的優勢來互相合作以取得所要之利益。
  而合作到後來,雙星都市也就都成為了相當有名的城市了。

  可是,這光榮的時期卻也維持了沒有幾年而已,災禍便降臨了。

  墮落城市。
  那是堪稱第一級天災的可怕禍害。
  一但這個現象降臨在哪個城市上都絕對會造成該區的荒廢。

  比起純綷的破壞,這種讓人心沉淪墮落的方式更能確實的使一個城市癱瘓。
  而就在不久的幾個月前,這個城市夢饜就這樣降臨到星雪城上。

  雙星都市是兩市共同合作缺一不可的商業要區。
  一但其中一地發生了什麼狀況,另外一邊也絕對無法好到哪裡去。

  於是隨著星雪城的城市機能癱瘓,雙子鎮也跟著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如今的雙星都市也已經是有名無實了。


  在這個已經落沒的雙子鎮裡,一名男子踩著些許沉重的步伐走出了旅館。

  或許是半夜醒來想要買宵夜來吃吧?總之男子的精神看來似乎有些疲憊。
  雖然很想說那個讓人會有倦怠感的臉很像就是男子該有的面貌就是。

  亂糟糟的頭髮翹了個幾撮毛髮,就連眼睛也還有一隻似乎是是沉重到閉起來睜不開的。
  擺明了就是剛睡醒的樣子。

  「喂!那邊那個小子。」
  才剛踏出旅館沒幾步而已,男子就被路旁的混混三人組給叫住。
  或許是對這種常見的找碴方式感到厭煩,男子有些遲鈍的將身體面向那群人。

  「哼哼……是和女人玩累了才出來的嗎?」
  「嘿~~真好啊,喂~~!有這種好事怎麼可以不和我們分享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混混三人組相當熟練一樣的一搭一唱向男子找碴卻完全沒有自己其實像個蠢蛋一樣的自覺。
  對這三人組的行為舉止男子也不是第一次碰見,或者老實說他也是一名不良份子更為合適。

  話是這麼說,不過男子現在實在是很不想亂惹麻煩。

  「在2樓1022號室。」
  於是男子扔了這麼一句話就打算閃人離開現場。

  比起待在現場繼續和這些人對話也只會讓事情變的越來越嚴重而已。
  沒錯,這個男子打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這些人的行為模式到底是怎麼樣。

  ——打從一開始就只想要找他碴。

  不過男子想想,如果場子冷掉的話其實那些人應該也是沒辦法再拿什麼方法叫住自己才對,所以他就很乾脆的老實招認出房間位置和號碼……不過各位小朋友們請千萬不要有男子這樣子隨便的行為唷!

  雖然是這樣,可是男子還是想的太美了。
  因為這種方式可不是對每個等級的小混混都管用。

  而很不幸的是他現在所碰上的是「死纏爛打」的類型。
  要比喻的話這種人就好像是電影前半部份用來找主角麻煩然後輕鬆被幹掉以突顯主角強大的龍套角色。

  「唔喂!可惡你這臭小子什麼意思啊你!」
  「煩不煩人啊你們?都承認了還把房間號碼報給你們知道了,你們還想怎麼樣?如果想要手銬或者是麻繩什麼的來增添樂趣的話我可沒有,真是抱歉。」
  「唔!」
  對於男子的這句話,三人組一時無法找到話做出回應。

  的確以剛才的對話來看這群人應該是討完房間號碼之後就該拍屁股閃人入內才對,但當然這並不是他們的主要目的,因為剛才也說過,他們只是單純想找碴而已,開頭講的那句話不過是像開場白一樣的話,總之現場的氣氛雖然有些僵住但也不至於會有人蠢到在這時「我們只是來找碴的啊!」這樣和不認識的人宣示吧?

  就像是三流的混混會刻意撞人然後說「喂,很痛啊」接著就把人帶到小巷子裡面痛扁一頓一樣,這三人組說出那些話的原意本來就是單純想找碴而已,可是誰知道男子這麼輕易就承認而且居然還送上房間號碼來,所以要說奇怪的是誰的話男子這裡肯定也和混混三人組有的比。

  「你這個臭小子!我們只是來找碴的啊!!」
  「你也稍微找個藉口好不好?哪有人這個樣子直白的說自己要找碴!」

  被這狀況弄得惱羞成怒的三人組最後放棄了口語上的挑釁,變成直接三個人一起衝上去。
  男子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身影瞬間化為了風塵,消失的無影無蹤。

  「什?」

  唰咻

  剎那間出現在三人組面前的男子的眼神凶惡如同追捕獵物中的豹,和剛才那懶散模樣大不相同的散出殺氣。
  先是一個個左勾拳把三人組中間的人給猛力的揍了一下便一同把在右邊的人也給一起打飛,
  接著一個就是藉這個勾拳讓身體順時鐘旋轉了大半圈後用再右手反手抓住了剩下來那最後一人的臉。

  啪咚!

  被打飛到旅館前階梯的兩人疼痛的哀號著,至於被男子的手給一把抓住臉部的那人則是雙手緊抓住男子的手臂想要掙脫開來。
  可別說是掙脫開來了,男子甚至還越抓越緊,甚至還就這麼單隻手把那人的身體給舉起來。

  只見那凶惡的眼神簡直像要把他給殺了一樣他的掙扎也開始越來越激烈。

  「想體驗一下頭爆開來是什麼滋味嗎你們這群混蛋?」
  幾乎被憤怒給控制住舉動的男子說出了奇怪的話來,
  但以那如同在陳述著將要發生的事的可怕眼神卻讓三人組都嚇的說不出話來。

  「咕唔……嘎……」

  男子的手越抓越緊,
  而就在男子把那人給抓住沒辦法隨自由行動的時候三人組的另外兩人就趁此時機連滾帶爬的逃跑了。

  就像是這麼回事。
  在小混混或者是不良份子裡面幾乎是沒有所謂絕對的好兄弟可言。
  只要一有危機就會拋下同伴逃跑,畢竟誰也不想因此丟了寶貴的性命,其實早知道會有危險不如不要幹不就沒事了?

  就像是要體現這地下社會的殘酷現實一樣,
  被抓住的三人組的一員正在不斷的詛咒著那兩名逃跑的同伴邊回顧自己短暫的人生。
  雖然說人也不可能就這麼簡單死掉就是了。

  「唷,炎小哥,你打算爆了那傢伙的頭嗎?」
  就在這時候,一個男子的聲音插了進來,那是一名聲音略顯高調的男子聲。

  「唔!……」
  在這一聲以後男子突然像是醒了過來一樣的鬆開了緊抓住三人組的臉的手。
  剛才那可怕的眼神頓時隨之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這麼被放開來的那個人雖然一開始是雙手抱著自己的臉覺得疼痛,但後來就趕緊跌跌撞撞的逃跑了。

  「哎呀,就這麼放著他逃了好嗎?偶爾也是需要那樣爆了一兩個人頭來抒發一下自己的情緒壓力吧?」
  「我覺得沒有人會那樣來抒發情緒壓力。」
  被稱作炎的男子將身子轉向那名制止住他的男子的方向用著剛才出旅館時那有氣無力的模樣回應道。

  這名在恰好時機出聲阻止了炎繼續進行暴力行為的人就站在離他沒幾步的距離。

  他留了一頭長過腰部的亮麗紅色長髮並在白色襯衫外頭搭了一件黑色的大衣。
  是個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反派角色」四個字的這麼一個人物。

  「呼呼呼……我可是經常追求刺激與緊張感的呢,因為那樣就能滿足我的欲望。」
  「不對,你那只是變態的用魔法和能力去滿足自己的欲望而已吧,哪裡來的刺激感和緊張感啊。」
  「難道你不會有種『哇~在叫耶~在叫耶~』或者『在害怕了,好棒!好棒!』的感觸嗎?」
  「沒有,所以說心裡面居然會有那種想法的你實在是太噁心了!」

  炎無力的做出吐槽然後一面收拾起受剛才的事影響的雜亂心情然後這麼說道:
  「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
  「那當然是看見炎小哥終於要爆發了才趕緊過來看熱鬧的呀。」
  「……唉。」
  「哎呀別那一臉『真是無聊』就這麼轉頭要走了啊,剛才是開玩笑的,玩笑!等等居然不理我嗎?喂喂!好吧那我要說了,其實我這邊得到了風他們這次打算要到墮落城市的的消息啦!」

  原本不感興趣的打算要離開的炎的身體突然抖了一下,然後轉過身子來面向長髮男子。

  「呼呼呼……總算是肯有反應了。」
  長髮男子咳了一聲以後又繼續說道:
  「你也知道風他現在都在幹些什麼事對吧?」
  「不就是什麼魔法傭兵團的隊長嗎?叫M什麼來著的……Munsell of Atlas?」
  「是Messenger of Justice!啦!是說你居然能把三次元和二次元的東西亂入在一起也太厲害了吧?」
  「什麼跟什麼啊……」
  「居然完全沒有自覺嗎?算了,無所謂啦。」
  長髮男子很乾脆的放棄與他爭論無意義的小事。

  「……總之他在做什麼我還是知道,不過我還真搞不懂他為什麼要幹那種無聊事。」
  「是呢,的確他的腦袋再想什麼是很讓人不曉得啦!不過說起來他真的有打算把十三個碎片都搜齊嗎?」

  從開始的話或許還有一點糢糊不清,但到現在總算是可以很確定他們所說的「風」是什麼人。
  而且從這幾句對話來看,這兩個人與Messenger of Justice!小隊的幽相同,都把埃稱呼為「風」。

  也許是暱稱或綽號之類的東西,總之他們很可能是認識的人。

  「好了,那你也別吊人胃口了,他們現在在哪裡?」
  炎一聲長嘆然後這麼問道。

  「哎呀別急嗎……咦?等等,難不成炎小哥不知道墮落城市在哪?」
  「知道的話我早就去了好嗎。」
  「噗哇哈哈哈哈哈!!!」
  「信不信我爆了你的頭。」
  「抱歉抱歉,嘛,總之這個回答太喜感了。」
  長髮男子拼了命的忍住笑意,不過他已經笑到眼角都出現了眼淚。

  就如前頭所說的,雙星都市是因為墮落城市的災害遭殃的著名城鎮,
  而炎現在明明就身處在雙子鎮卻不知道墮落城市的位置在哪,也難怪那長髮男子會笑出來。

  「噗呼呼呼呼……不行,快不行了,抱歉,我害怕一不小心就會講出來,先走一步。」
  「喂!慢!給我等下!」

  沒聽炎的話,長髮男子的身體就好像和大地同化一樣漸漸潛入地底,沒幾秒鐘就不見他再出現過了。

  「可惡……」
  炎咂了咂舌然後踢了旁邊的花圃一腳。
  「墮落城市到底在哪裡啊。」

  浮現在他腦海裡的是長髮男子離開時最後那憋笑的模樣。
  炎只要想到那個人居然只是跑來說消息卻不透漏城市位置或正義使者們在哪就覺得非常火大。

  這時,有個男子的聲音叫了他一下。

  「那個……」
  「幹什麼?我現在的心情非常不痛快,要是不想死的話就給我閃遠邊去。」
  「不……我只是想問……你難道是要去找墮落城市嗎?」
  「呃?」





  「欸嘿。」
  小女孩露出的純真的傻笑面對滿是訝異與不敢置信的邁斯,
  不過這一笑卻讓邁斯從驚嚇中回過神來進而轉化成莫名的怒氣。

  「才不是『欸嘿』吧?快給我看看你幹的好事啊啊啊!!!」
  「放心吧,只是在練習火球術時不小心失控了而已。」
  「會有不小心把城堡轟出一個洞來的傢伙嗎!」
  「呀哈哈。」
  對方用開朗到根本沒有半點反省念頭的笑容回應邁斯。

  雖然邁斯很想動手揍人可是面對一個外表看起來比自己小上十幾歲的小女孩他實在無法下手。

  小女孩的外表看來有些年幼,感覺像是和水羊或敦子一個年紀的樣子。
  紫色的頭髮在右邊綁了撮馬尾,頭髮上還有奇怪的骷髏髮飾,奇特的服裝則是讓人覺得新穎,
  女孩給人的印象就是活潑愛惹麻煩又喜歡搗蛋的感覺。

  當然了,後面那幾點是因為現在的情況才會追加上去的。
  所以說第一印象真的是很重要的東西呢。

  「喂這該怎麼辦啊?埃?」
  「哼哼哼……別看本神啊邁斯,本神的能力你應該也是最清楚的才對吧。」
  「呵呵呵……邁斯不會使用修復魔法嗎?」
  「會的話我早就用來給你們收拾爛攤子了!」
  「嘛嘛~別這樣嘛~靜下心來好好談吧唄~」
  「妳這傢伙以為是誰的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邁斯的吶喊之下,幾個城堡的護衛也剛好到達現場。

  「發生什麼事了?啊啊!!又是妳!!」
  「嗚哇……真是太糟糕了。」
  女孩看到突然趕來的大量護衛以後開始慢慢朝後退步,大概是想逃走吧?
  可是她身後卻是一面牆,所以哪裡也不能去。

  「哼哼哼……你說呢?夏影?」
  「呵呵呵……看著不就行了嗎,埃。」
  「你們兩個就不能稍微換一點能讓旁人聽的懂的對話方式嗎?」
  「哼哼哼……你說接下來本神該怎麼樣做才好呢?夏影?」
  「呵呵呵……看著不就行了嗎,埃。」
  「不用重複一次也可以…是說夏影你居然真的聽的懂嗎!」

  相較於這邊的狀況,護衛那裡則是慢慢的在接近小女孩。
  畢竟對方已經沒有退路了,要抓到只不過是早晚的問題,因為護衛們不論在身高和體型上都有極大的優勢。

  「莉莉,這次妳別想再跑了。」
  從這其中一名護衛的話聽來,這個被叫作莉莉的小女孩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鬧過了。
  沒想到眼前這小女孩是一個可以堪比埃的麻煩人物,這麼想著的邁斯忍不住冒了冷汗。

  只見莉莉的身體已經撞到後面的牆壁以後徹底沒有退路了,
  但是接下來她的舉動卻讓護衛們吃驚的趕緊要撲向前去。

  「太慢了!」
  只看見她雙手各聚集了兩團紅色的魔力球然後各一揮手,
  紅色的魔力轉眼間就成了火焰屏障阻擋了護衛們的去路。

  就像是一道牆一樣,並不是太熱無法穿越,而是不能穿越。
  結界性質的魔法就這樣阻擋在他們與莉莉之間。

  「不是吧喂……不需要詠咒就施放魔法了?」
  在旁看著這一幕的邁斯則是吃驚的看著莉莉使用的火之結界愣著。

  魔法的使用方式大體可以有兩種。
  第一種,是講求速度來犧牲攻擊性,只唸出咒術名稱來使用魔法。
  第二種,是講求攻擊性來犧牲速度,將咒文連同咒術名稱一同唸出來使用的魔法。

  然而不管是第一種也好第二種也罷,至少都得需要唸出咒術的名稱。
  但是剛才莉莉卻是直接將魔力轉換成了結界火燄。
  別說咒文了,這個看來比自己年紀還要小的小女孩連咒術名稱都沒有說出來。

  「飛花散火,旋轉周圍一切的烈風降陣。」
  莉莉藉著這火之結界給予自己的優勢,開始唸起咒文。

  「哎呀?風火合成咒?哼哼哼……抱歉了,原本不打算出手的,但本神可不能讓妳就這麼逃掉呢。」
  聽到莉莉的咒文之後,埃馬上就有了反應,只見埃開始向後倒退了幾步。

  「火舞.亂華!!」

  莉莉將咒術名稱給道出來之後,身邊開始出現零星的小火燄。
  緊接著在一道道紅色的魔力以她為中心旋轉並且發狂似的爆發開來。
  然後在莉莉身邊的那些火焰便頓時都化成巨大的火球旋轉圍繞在她的身旁。

  而同一時間,埃也對空朝著莉莉所在位置的方向打了一個響指並道出咒術的名稱。

  「風華.旋舞。」

  轟————!!!!!!

  巨大的爆炸與足以撼動城堡的威力第二次降臨在這裡。
  因為突然捲來的巨大風暴瞬間就是將莉莉周圍的火焰給弄成可怕巨大的火燄旋渦。

  似乎是因為空氣承受不了這瞬間升起的高溫的關係,導致這裡又發生了第二次的爆炸。

  喀啦喀啦

  城堡屋頂的半邊被炸的比剛才更像是廢墟,
  被剛才爆炸給吹飛的士兵護衛們也都倒在地上哀嚎暫時無法起身。

  「喂!」
  邁斯爬起因為被剛才那個爆炸吹飛的身子就是瞪向埃那裡。

  城堡頂層這下已經因為剛才的爆炸而變得更加七零八落了。
  現在不只是屋頂而已,連牆壁也被轟出了個大洞來。

  這樣的景況實在真不知道該說埃是打算阻止莉莉的逃離還是打算搞破壞。

  所幸莉莉也因為剛才那火焰爆發的關係整個人被嚇的軟坐在地。

  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平安無事的,但是沒有逃跑還真是謝天謝地。
  畢竟如果真就這樣逃跑的話埃完全就是協助她逃跑的共犯了。
  邁斯在心裡崛起了無謂的安心。

  「發生什麼事了?」
  隨著第二波的爆炸以後趕到現場的是川澄。

  她看了看現場那悽慘的狀況以及跪倒在地的莉莉以後立刻就用兇狠的眼神瞪著她。

  「哇!不對!不是那樣!這個不是我用的!……啊不對這個的確是我用的,可是!這個是不小心的,一下子失控就——」

  鏘!!

  支支吾吾講不清楚話的莉莉被川澄用鐵劍用力的一敲,鐵劍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雖說剛才的那第二波爆炸的確不是莉莉刻意造成的,但她其實本意也確實是想把牆給炸掉,
  而且再加上平時就有不良的前科紀錄的關係更是讓人不會肯聽她說話。

  沒錯,這就是典型的放羊的小孩的例子。

  「真是夠了,妳給我過來!」
  「嗚哇————————對——不——起——啦————————!」

  就這樣,川澄很乾脆的把那名奇怪的小女孩給拖走以後現場就安靜了下來。

  「嗯,剛才不是本神弄的對吧。」
  「呵呵呵……那個小女孩真是厲害呢。」
  「不要一臉黑暗的說出這種謊話!不過……」

  看著那被爆炸波及的護衛們可還真不是慘不忍睹四個字就能形容的。
  但基本上因為火結界的關係,導致那些護衛看起來也都沒受到什麼傷害。

  所以川澄才會只把莉莉給帶走而不管其他護衛的吧?

  「真是糟透了……」
  邁斯現在的心情感想只有這幾個字而已。
  事實上在經過這一連串的麻煩事以後他的睡意又在逼迫身體了。

  雖然心裡還有眾多「那個女孩到底是誰?」以及「為什麼毀了城堡還只是被敲了一劍?」之類的問題,
  但是邁斯最後還是把睡眠給擺在第一和埃還有夏影回到房裡休息。

  於是,城堡第二次爆炸的真相就這麼被隱藏起來。



  名叫莉莉的小女孩本是前任騎士團長的女兒。
  因為某些事由的關係最後不得不將還是嬰孩的莉莉拜託給了水瀨秋子國王。

  國王沒有多想就接受了請託。
  畢竟騎士團長一直以來都是待在其身旁保護她,因此個性思想較與一般百姓相同的國王有時也會想要回報這個恩情。

  不過七年後,莉莉突然就失去蹤影,連個影子也沒能找到。
  最後就算是動用了水瀨秋子她身為國王的權力發起尋人告示也都沒人能找著。
  簡直像是人間蒸發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國王當時非常自責自己為什麼沒能看好她,但她當時也還有一個女兒要照顧。
  所以隨著時間的流逝,莉莉也就逐漸被塵封在國王過往的回憶中。

  然後之後又經過了七年。
  莉莉就這樣回來了,而且不僅僅是如此,甚至還會使用魔法。

  回到這睽違的家的地方以後莉莉所做的事就是用魔法給城堡的外牆開了個洞。

  也不知道是愛搞怪還是如何,她在回來以後幾乎就是在到處搞破壞。
  話雖如此,她也不像是刻意要破壞城堡一樣,讓人非常難摸清她到底在想什麼。

  而水瀨秋子國王比起莉莉的行為,更擔心的是她這七年來究竟都去哪裡了。
  對於她而言,莉莉就好比自己的另一個女兒一樣是很重要的存在。

  當然,既然人已經平安無事的回來了的話如果沒有必要的話最好還是不用太過追究比較好。

  也許是怕打壞現在這層關係,讓莉莉又像七年前一樣從此消失。
  水瀨秋子國王對於莉莉惹出來的許多麻煩都是以予寬恕。

  所以,並基本上只算是半個外人的現任騎士團長,川澄才會對國王感到不滿吧。

  「我果然還是不能接受國王總是沒有懲處莉莉……」
  川澄一邊望向莉莉不久前離開的門口喃喃抱怨著。

  也對,畢竟自己家的屋頂都被不速之客轟出了一個洞來了,居然還不給予懲戒。
  一次的原諒倒是能夠理解,可是這已經不曉得是第幾十次了。

  縱然如此,水瀨秋子國王仍舊是保持一慣的態度。
  免除她個人對莉莉抱有的私人感情來看,國王的這種寬大甚至足以被稱為聖母也不為過。

  對這句抱怨話,國王只是輕笑而過。
  對她而言,這行為舉止當中的深刻含意,恐怕只有真正的非外人才能夠理解吧?

  川澄只能一邊納悶的想著下次該怎麼教訓莉莉一邊守在國王身旁。



  「嗚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逃,全速的逃命。腦中只能思考這件事的邁斯不曉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得罪人的事。
  應該說,比起這個,他現在非常需要與他同行逃跑的另一個麻煩人物好好解釋一下。

  「埃克羅斯特————你這個死小鬼又幹了什麼好事!!!」
  「喀哼哼哼哼……本神什麼都沒做唷。」
  埃擺出一臉輕鬆的笑容回答。

  當然,就算他擺出這種理所當然自己真的什麼也沒有做一樣的態度後面那群城堡的追兵也不會停下腳步。

  「那給我好好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邁斯就算激動的指向後面也不忘了現在的處境而全速在衝刺。

  跟他比起來,在一旁身為肇事者的埃卻看起來非常輕鬆的樣子。

  「其實啊,原本想著昨天都不小心把城堡頂樓給弄成那副德性了,就突然興起幫忙修復的打算呢。」
  「那然後呢?」
  「哼哼哼……你自己看看現在的城堡屋頂不就知道了嗎?」
  在說完的同時邁斯也望向身後那就算已經離有段距離仍顯巨大的城堡。

  然後邁斯臉上的表情瞬間垮了下來。

  城堡的屋頂是已經復原了沒有錯,可是卻又在那上頭加蓋了不該有的東西。
  利用雪磚砌成的有著疑似水羊外貌的建築就那樣被加蓋在城堡頂層。
  最讓人感到神奇的是那詭異的雕塑建築居然以無法用物理法則解釋的方式整個傾向城堡外卻沒有倒塌。

  水羊那讓他感到頭疼的天真笑容瞬間閃過邁斯的腦海。

  「你把別人的城堡當成什麼了啊!混蛋!!」
  「啊咧?邁斯不覺得本神弄的挺棒的嗎?尤其是那幻想狀態的幸福表情,啊啊啊~被本神刻畫的栩栩如生啊!」
  「要宣謠自己變態的思想給我到看不到人的地方去!」
  「哼哼哼……用不著誇本神到這種地步吧?本神會不好意思的。」
  「才沒有在誇你!」

  自己原本剛醒來精神還算不錯的打算出來找間店安靜的享用早點,可是卻突然被埃給捲進這起莫名奇妙的事件中。

  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啊!
  邁斯一如既往的在心中如此吶喊。

  等到騷亂事件平息下來時,已經是將近兩小時以後的事。


  「喀哈哈哈哈!真虧你能搞出這玩意兒來啊,風。」

  幽豪邁的大笑著,至於在旁的邁斯則是絲毫笑不出來。
  要說為什麼的話那當然是因為現在Messenger of Justice!的成員目前正在替隊長收拾爛攤子。
  也就是在幫忙進行「水羊城堡」的拆除作業。

  「哼哼哼……果然很棒對吧?這可是本神的心血結晶呢!」

  先將雪給全部堆積起來,接著再用風壓將雪給壓成緊密的塊狀,最後則是用風刀將這些雪塊給割成雪磚。
  埃一邊自豪的解說自己當初是怎麼打造出來的一邊用輕鬆的用風的力量將眼前的大塊雪磚給吹垮。

  「埃你這傢伙實在太過分了!」
  「喂,傻俊你也未免發火過頭了吧?」
  「可是邁斯!這傢伙居然沒有讓我來幫忙啊!」
  「你氣的是那個啊!!」
  「不能幫忙我也有點不甘心呢……」
  「為什麼!?俺不能接受連奈奈子也這樣說!埃你這個臭小子到底對我的奈奈子幹了什麼好事!」
  「嗯?本神什麼都沒做呀?」
  「不可能!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只好以奈奈子為賭注一決高下了!」
  「剪刀石頭布!好,你出石頭,本神贏了。」
  「不要————!俺死都不接受這個結果啊啊啊啊啊啊!不對你以為我會這樣說嗎?才不是要跟你比猜拳!!」

  看著一邊作業還能一邊搞笑玩樂的正義使者們,在旁監督的川澄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這樣的成員真的能夠解決墮落城市的問題嗎……」

  前途堪憂啊。川澄想道。
  即使如此,還是會有種這樣的隊伍似乎多少存在著一些一般人無法想像到的可能性。

  「對了,雖然現在才提起好像有點太晚了。」
  等到雪塊處理的差不多後,邁斯開始要問什麼一樣向川澄搭話。
  「那個『墮落城市』到底在哪裡?」


  隆隆、隆隆
  列車行進的聲響在有隔音設備的廂房裡聽起來非常催眠,
  而且事實上正義使者們有一半的人幾乎都倒在床上睡著了。

  埃等人目前正在豪華的列車廂房內,簡單來說就是像VIP室一樣的地方。
  與前面一般的車廂不同,並非座位式,而是「廂房」。

  雖然因為列車也有些年紀的關係所以看不出來豪華到哪裡去,
  但基本上還是可以感覺的到差異何在。

  「沒想到居然是那個雙星都市……」
  邁斯回憶著川澄給自己的答覆然後不敢置信的望向列車外。

  不過,這句話馬上就被幽給糾正了。

  「正確的來說應該只有『星雪城』而已唷。」
  他糾正了邁斯完以後又繼續說:
  「雙星都市,這名字實在取的相當絕妙。從名字上來看,意思就很像是兩個城市合成了一個像星星一般耀眼具代表性存在的都市,不過事實上這個名字並沒有特別考慮這麼多,只是單純取自兩個城市市名的一個字而已。也就是雙子鎮的『雙』,和星雪城的『星』。原本兩個名字不起眼的城市用『雙星都市』這樣一縮稱起來就變非常有存在感,簡直就像星、不對,已經是像超新星一樣耀眼的存在了,你不這樣覺得嗎?邁斯?」
  「我不太了解那兩個城鎮出名起來的原因,畢竟我和水羊是三年前來的,所以只知道雙星都市而已。」

  不過沒想到居然是那麼重要的城鎮變成墮落城市了啊……邁斯感嘆著。

  「雙子鎮和星雪城是兩個彼此相互合作協助的城市。他們一開始是從合作,到計畫,最後才開始慢慢興盛起來變成出名度足以媲美首都的繁盛城市。其實我也有點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才有雙星都市的稱呼,總而言之像那樣子腳踏實地從零到一百的成功方式我個人並不討厭唷。」
  幽露出了邪笑然後喝了一口咖啡:
  「雖然是沒想過『星星們』居然會用這種方式『殞落』,但倒是有想過他們遲早都要沒落就是。」
  「是這樣嗎?我總覺得他們的合作很有機會能一直發展下去。」
  「邁斯啊邁斯,自然能源這種東西遲早會被開發完,等到那時,星雪城也會沒落下去唷。當然,如果是當初一步一步起身的他們的話大概也能靠著先前的那股意念發掘到彼此城市潛在隱藏著的可能性而重新復活吧!」

  結束了「演說」的幽靜下來開始看報紙,整個廂房也跟著寧靜下來。

  好安靜啊……
  沒有埃在吵鬧果然就會覺得像是少了什麼一樣空洞……
  咦?沒有埃?

  邁斯用最快的速度尋視了整個房間一次可是卻完全沒有發現埃的身影。
  不單單只是這樣而已,就連夏影也跟著不見了。

  「可惡那兩個傢伙,一不注意就不知道給我跑到哪裡去了。」

  夏影雖然身為加入不久的成員,可是卻時常和埃這個隊長一起鬧出許多荒唐的事來。

  有他跟在埃身旁,因為夏影也會給埃建言的關係,多少能成為效果不錯的潤滑劑,
  但是,那也同時代表了另外一件事。

  ——夏影絕對不會阻止埃。

  好在現在是在列車上,要找到他們兩個人還不算困難。
  這樣想著的邁斯為了避免「災難」發生(也許已經發生了也不一定)而跑出了廂房外。

  這輛列車長度並不算長,前後包含車頭僅有七節車廂。
  由於是舊式列車的關係所以多少給人一些老舊的感覺。

  整輛列車善用了這個感覺鋪上了紅色的地毯後便成了具古風味的懷舊式列車。
  這樣的氛圍使車內部上的老舊傷痕與壁上斑駁變的帶有幾分溫暖的氣息。

  要在這樣讓人感到舒適的列車裡打鬧恐怕除了小孩子之外就沒有人會這麼做了。
  不,也許連小孩子都會乖乖安靜下來睡覺也不一定。

  「好了……那兩個傢伙跑到哪裡去了?」


  十一分鐘前……


  「聽好了,夏影。這輛列車上被裝了炸彈。」
  在車廂與車廂連結的窄短連接道上,埃壓低聲音如此說道。

  「呵呵呵……那麼,你想要我怎麼做呢?」
  露出了一如既往的開朗笑容,夏影接受了埃的「作戰」邀請。



  叮鈴鈴鈴鈴……
  列車發車前的鈴聲響起,而在這個聲響之後,人群也紛紛怕搶不到位置似的匆忙上車。

  在這樣匆忙的景象裡,角落的一旁,有三個人正情緒緊張(不如說是興奮)的討論著。

  「哈、哈哈哈……看、看來情報果然沒有錯哪。」
  最先開口說話的是一個頭上戴了一頂藍色針織毛線帽的男子。
  從他的表情看來似乎有點緊張。

  「是啊,Messenger of Justice!的成員們果然打算搭這班列車。」
  第二個是用白色頭巾充當帽子綁在頭上的男子,臉上還有龍紋的刺青。

  「只要能把他們有的碎片搶過來然後賣給地下商市的話我們就發了!」
  最後一個說話的是興奮到把頭上假髮抓下來的光頭中年男子。
  看起來有些頹廢樣子的他還有明顯的啤酒肚。

  「喂!小聲一點啦!要是被聽到要怎麼辦啊!」
  「啊,抱歉。」

  他們往視野的一角裡看去,在那裡的是擠在人群中的正義使者們。

  「好了,我們也趕快上車吧!」



  「不准動!這是劫車!」
  第二節車廂裡,一名面帶苦澀微笑的金髮少年正在被另一名年紀相仿的少年用長刀抵住脖子。

  一開始所有人僅僅是因為突然有人在車廂內大喊而紛紛朝那個方向看過去,
  只不過一般人只要看見那副景況再回憶一下剛才那句話就可以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了。

  「呀啊————!」
  「劫、劫車?!」
  「救命啊!!」

  跟在一名劫車影劇必定會出現的婦女尖叫後,車廂裡已經變成一片混亂的狀況。

  然後,高喊劫車的犯人——埃——壓低了聲音在人質——夏影——的耳旁發表了自己的感想道:
  「喀哼哼哼……這個比本神想像中的還要好玩啊。」
  「呵呵呵……現在還在演戲中呢,先讓他們安靜下來吧。」
  「也是呢。」

  短暫的對話結束埃打了一個響指,一旁某扇窗戶的玻璃瞬間就爆裂開來。

  雖然是埃用能力從內用風壓打破窗戶的關係所以玻璃的碎片沒有傷到無辜人士,
  但是這個攻擊卻已經足以震撼整輛列車的人士。

  「哼哼哼……這邊的本神,可是會使用魔法唷。要是不想死的話就給本神安靜下來。」

  咕嘟
  好像可以聽到整輛列車的人同時吞了一口口水。

  車廂的內部因為破裂的窗戶的關係灌進強烈的氣流,形成了風。
  在這個車廂裡,已經成為埃的主宰地盤了。

  他向前跨出了一步。
  有人只是因為他這樣的一個動作而已就嚇的半死,
  至於剛好在販售食物的服務生小姐則更是因此跪倒在地。

  在這個年代,要找到會使用魔法的人並不是不可能。
  只是那個數量,恐怕就算是百萬人當中也找不到兩三個。

  不至於到會讓人無法相信的數目。
  讓人知道其存在,並為之畏懼。

  所以魔法在這個時代裡,代表的就是力量。

  埃朝跪倒在地的服務生小姐伸出了有空閒的左手。

  「本神口渴了,飲料一瓶要多少錢呢?」





  擺明了像是剛睡醒髮型的炎的頭髮亂翹了幾撮毛髮的樣子搭配上現在這副吃驚的模樣看起來十分滑稽。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一個不認識的男子突然向他搭話,並且好像還有心要告訴他墮落城市的位置在哪的樣子。

  這對他來講當然是一件難以置信的事。
  簡直就像上天特意要賜與他這個機會一樣。

  沒錯,誰管剛才那個討厭的傢伙告不告訴我啊?答案線在就在眼前了,只等著他說出口。

  「你知道在哪?」
  「呃!那個等、等一下!不要這樣兇狠的抓著我的領口啦!」
  「嘖,抱歉。」
  「沒有人道歉還帶咋舌的吧?」
  「少囉唆給我閉嘴!你是要活命還是說位置在哪裡?」
  「咕哇啊!救命!我果然不該隨便向人搭話的!」

  沒多久後,男子總算得以向炎說出墮落城市的真面目以及其位置到底在哪裡。
  結果在聽到這個答覆以後他又再一次的露出前不久前那不敢置信的吃驚神情。

  「哈?你把我當傻瓜嗎?如果墮落城市就在這城鎮的旁邊,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噫!!我、我怎麼知道呀!是、是說!不知道的人才是最稀奇的吧?」

  的確,如果這眼前的這名男子所說屬實的話,白痴的人真的就是自己了。

  「好吧,那我就暫時相信你吧……」

  雙子鎮與星雪城兩邊雖然是靠在一起的市鎮,但是因為還是有距離的關係所以兩邊的來往都是靠列車等交通工具。
  「可是現在因為墮落城市的關係,現在沒有列車會直達星雪城,所以只能搭到城市的最東邊再用徒步的走到那裡。」

  想想也是,如果星雪城真的成了墮落城市的話那電車要是一開向星雪城,無疑就會變成通達地獄的黃泉列車了。
  畢竟車掌要是在駛入身為終點站的星雪城變的沒有任何行動的意念的話就會直接讓列車撞在站裡。

  這樣想想這些一般人居然能平安無事的發現墮落城市的狀況還真是了不起。
  炎暗自在心中這樣佩服。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姑且還是感謝你了。」
  「不,不用這麼客氣。可是你到那裡……」
  「啊?啊啊,別在意,我只是想去調查一點東西而已。」
  炎這種隨口應付一樣的態度讓男子有些吃驚。

  「調查……難道說是要進去裡面嗎?不行啦!要是真的進去的話就再也回不來了!」
  「不用擔心我,那種東西與其說會讓我的精神墮落下去,不如說剛好能讓我『變正常』。」
  「你在……說什麼呀?」
  「總之,你就快點回家睡覺去吧。如果想找我要回禮的話我也只有2樓1022號室玩剩的女人而已。」
  「不,……那個!請等一下!我想、我想拜託你幫我一個忙!求求你了!」

  已經厭倦回頭的炎沒有停下腳步或回頭,只是繼續向前行而已。

  「我家其實就在星雪城裡面,那天,因為工作的關係所以來到了這裡駐留了幾天,結果誰知道居然就宣佈了禁止進入星雪城的通告……所以我的家人都還在那裡面……」
  男子說著說著,頭就越來越低下,就好像怕人恥笑自己般的低下頭,最後跪下並流下了悔恨的眼淚。

  身為外人的炎當然不可能會了解男子心中有多難受。
  人又不是死了,只是變的渾噩而已,到底幹麻搞的這麼像在替車禍的家人爭取關係性命的移植器官一樣悲歡離合的哭泣?

  他搔了搔頭然後回頭喊道:
  「你叫什麼名字?」
  「哎?」

  男子抬起了頭,臉上還泛有一絲淚光。
  看不慣那種軟弱模樣的炎又把頭轉向前去邁開步伐。

  「雷姆!我叫雷姆.耶魯特!」

  男子的回答消失在有些強烈的晚風中。
  炎的背影,也在夜色中從男子的視野裡離去。


  ——耶魯特啊……

  麻煩死了,直接把墮落城市的問題給解決掉的話那傢伙也就沒話說了吧?
  忍耐著夜晚的寒冷,炎走向了車站。





默默的接下了男子請求的炎的目標與正義使者們的目的重合
風與火之間到底又會擦撞出什麼樣的意外來?

這一點
在列車到站之前,誰也不曉得答案會是什麼

只知道一點的就是……

恐怕又會有一場小小的災難,要降臨到雙星都市上了












【鍵大陸物語】未完待續…    

最后编辑Exocet 最后编辑于 2012-01-08 17:07:08
1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见习版主 Decorated~38324 于 2012/8/10 11:02:41 执行 主题分类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唔,發現前面漏掉了一小段,於是補上

    看來那時是寫的太興奮以至於忘記了吧
    TOP